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公主殿下微臣馋了玉U势灵犀

2022-05-06 14:57:2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絮儿,你仔细想想,我这老太婆的这点钱能入他们的眼吗?”  外婆双眸闪烁着精明的光泽,拍了拍梅絮的手背:“能让他们对小钱都起贪心的原因,你要深入的想想。&rdqu

“絮儿,你仔细想想,我这老太婆的这点钱能入他们的眼吗?”

  外婆双眸闪烁着精明的光泽,拍了拍梅絮的手背:“能让他们对小钱都起贪心的原因,你要深入的想想。”

  外婆暗示性的话令梅絮心情渐渐沉重,梅絮眯了眯眼睛,点了点头。

  到了医院,见梅絮跟外婆进来,梅兰竹快步就跑了过来,哭着就拉住了梅絮的手:“小絮,就算你不想救你亲外甥,也不能一晚上不回家啊,你知不知道姐姐和姐夫有多担心你?”

  梅絮看着梅兰竹假惺惺的样子就反胃,为了配合外婆,她硬生生的忍住了甩开梅兰竹的冲动,挤出了一抹笑。

  心中思绪百转千回,梅絮转了转眼珠子,唇角的笑意更甚了几分。

  她抬手拍了拍梅兰竹的肩膀,道:“姐,外婆今天跟我说了不少,我想开了,我们梅家只剩下你我两姐妹了,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应该是最亲的人才对。”

  梅兰竹跟陈晟对视了一眼,她拉紧梅絮的手:“小絮,那你是不是肯救救咱们家风儿了?”

  梅絮将梅兰竹那点心思猜的透透的,在心底冷笑一声,她向小时候似的乖巧的点了点头。

  这下子,梅兰竹和陈晟都喜出望外,连陈晟眼中对她的警惕都消失了不少。

  梅兰竹和陈晟跑去找医生,梅絮跟外婆对视一眼,便默契的聊起了家事。

  外婆的话给了梅絮莫大的启示,这些年她被仇恨阻了步伐,执拗的与梅兰竹陈晟做对,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目光短浅与止步不前。

  她终归是要救陈风的,倒不如利用一下这件事。

  很快,医生便来安排她抽血化验。

  在医院折腾了一上午,中午吃饭的时候,外婆看着陈风虚弱的模样,说她想让梅絮陪着给黄凡枝买些三周年祭祀品。

  每每提起黄凡枝,病房里的气氛就有些微妙。

  陈晟跟梅兰竹对视了一眼,没有任何犹豫就应了下来,还给她们派了辆车。

  司机将她们送到地方就走了,梅絮望着远去的车,压低声音道:“外婆,您是故意支开他们的?”

  外婆点了点梅絮的额头,笑道:“小鬼丫头,外婆就知道你聪明着呢。”

  外婆拉起梅絮的手,左拐右转的在专卖祭祀品的街道里穿梭着,直到走到一家花圈店,外婆才拉着她走了进去。

  里面的老板显然认识外婆,跟她打了声招呼便领着她进了里屋。

  梅絮跟在外婆的身后,刚进去就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椅子上,见她们进来,连忙站起了身:“霍老,您来了。”

  梅絮好奇的打量着扶着外婆坐下的中年男人,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以后,就听外婆道:“刘律师,开始吧。”

  这下梅絮反应过来了,探头扫了眼刘律师拿出来的纸张,果然是财产转移协议书。

  “絮儿,不要质疑外婆的决定,外婆活了这么多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三年外婆没有闲着,用开发的钱请了律师,学了很多东西,你和你妈的事情,绝不能就这样算了。”

  “刘律师是外婆委托一个故友请的,是很好的律师,你可以信任他。”

  这样的外婆是梅絮从来没有见过的,果断,决绝,而又充满了自信。

  以前梅絮都觉得母亲和外婆都不像是没文化的农村女子,她总觉得她们身上有股劲儿,或者说有种气质,令她由心的钦佩。

  如今见外婆如此雷厉风行的办事,她那颗一直畏缩的心突然就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点了点头,梅絮乖乖的坐在了刘律师的对面。

  在协议书上签下名字的时候,梅絮的眼眶不禁红了。

  懦弱了三年,如今外婆亲手递给了她枪,如果她再不鼓起勇气拿起枪,那么她知道,她哪怕是死了,都没有脸去见黄泉下的父母了。

  用力的握紧手中的签字笔,她深吸了口气,转身紧紧的抱住了外婆。

  “外婆,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此仇此恨,我定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买好祭祀品已经傍晚了,将外婆送回家,梅絮伺候她睡下,这才想起跟薄郡的约定,赶紧给他打了个电话。

  将见面地点定在薄郡家附近的菜市场门口,梅絮坐地铁赶过去时天已经黑了。

  菜市场连接着夜市,灯火闪烁,十分热闹。

  梅絮过去的时候薄郡已经到了,他穿着万盛地产的职业装,尽管衣服不算出众,可穿在他的身上就莫名耀眼。

  远远的,梅絮望着那个单手插兜打电话的高大身影,压抑的心情莫名转好,使坏的小性子一时兴起,她故意放慢脚步,绕过人群,往他的身后走去

 薄郡似乎在跟韩初打电话,梅絮悄声挪到他身后的时候就听他认真道:“韩初,你不懂,从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她值得我给她最好的,没有可是,我会用我的方式保护她。”

  夜市里明明那么喧嚷,可薄郡的话她还是听了个一字不落。

  伸出去准备捂他眼睛的小手微顿,她心底划过一抹苦涩,悻悻的将手缩了回去。

  悄无声息的向后小跑了几步,直到薄郡挂了电话,梅絮才装作刚来的样子走到了他的面前,朝着他笑了笑。

  原来他是因为心里有忘不掉的旧情,才会沦落到相亲的地步。

  也对,像他这样优质的男人,这样解释才合理。

  做饭的时候,梅絮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回响着薄郡打电话时说的那句话,每每想到那句“她值得我给她最好的”,她就觉得心底莫名燥郁。

  这么一走神,锋利的刀刃立马在她的指腹上切了个口子出来。

  条件反射的倒吸了口凉气,梅絮捏着手指,赶忙打开了水龙头冲了冲。

  看着伤口里翻出来的肉,她抿了抿唇,用力的掐了自己一把。

  想什么呢,你现在有资格谈恋爱吗?人家不过是撩拨了你几次,你就把持不住了,能不能梗气点。

  男人无奈的叹气声突然自她的头顶传来,梅絮还没来得及抬头,手就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拉住了。

  正想抽出来,便听男人有些严肃道:“乖一点,我帮你处理下伤口。”

  不知怎么回事,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梅絮每次撞上这个男人,她就莫名奇妙的有种被克制住的感觉。

  不过是略显严肃的话,她就莫名其妙的服从了,乖乖的跟着人家到了卧室,又乖乖的看着人家给她消毒,包扎。

  等她懊恼的回神,男人已经将她身上的围裙戴在了自己的身上,去了厨房。

  抬手揉了揉头发,梅絮盯着手指上还残留着他温度的创可贴看了好一会儿,只觉得手指头都不自在起来。

  杵着脑袋胡思乱想了半天,又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梅絮听着厨房传来的熟练的切菜声,到底没忍住,挪到了厨房门口。

  收拾的光洁整齐的厨房里,男人穿着白衬衫黑西装,身上围着小熊围裙,修长的手指压着青绿的菜,噔噔噔的切得飞快。

  围裙是她刚才在夜市买的,很廉价,还有点幼稚,可穿在他的身上却没有违和感,反而还为他添了几分烟火气。

  梅絮咬了咬手指,突然就有点好奇电话里的女主人公的模样了。

  到底是怎样的女人,才能得到这样一个优质男人的心,还能让他说出那样美好的话。

  梅絮第一次尝到了嫉妒的滋味,没错,是嫉妒。

  等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佳肴端上桌的时候,梅絮更嫉妒了。

  幸亏他只是个普通的销售人员,不是什么商业大鳄之类的人物,不然的话,梅絮真的有冲动去叩问苍天了。

  吃了几口米饭,梅絮给薄郡夹了一筷子菜,手指敲着碗由衷道:“楚先生,像你这等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好男人,不结婚真是国家和女性的损失。”

  见梅絮的情绪终于回温,薄郡面色不由放柔:“既是如此,不妨由你来拯救我这等空巢老人。”

  梅絮被他的话逗乐了,勾唇浅笑道:“别开玩笑了,我还没毕业呢。”

  “据我所知,你们学校必须有两个证书才能顺利毕业,我倒是十分愿意助你一臂之力。”薄郡给梅絮盛了一碗汤,幽深的双眸涌动着丝丝危险。

  梅絮脑子短路,下意识反问:“怎么着,你还能白送我一个证书呀?”

  薄郡莞尔:“不错,民政局,结婚证,我请客。”

  突如其来的话语令梅絮啃骨头的动作一僵,险些咬了舌头。

  直到挂好画,薄郡送她下楼,走到停车场,她才猛地扭头对薄郡道:“楚先生,其实……我们不合适,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看上了我什么,但是我真的没有谈恋……”

  梅絮的话还未说完,男人的手便蓦地比在了她的唇上。

  四目相对,薄郡的眸底满是复杂的情绪,梅絮看不懂。

  好一会儿,直到空气都有些凝滞了,他才道:“三个月未到之前,不要拒绝我,尝试着接受我,可好?”

  愣愣的看着男人清隽的五官,梅絮咬了咬唇,心里挣扎而又难受:“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三个月很快的,我还是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我……不想伤害你。”

  勉为其难的朝着薄郡笑了笑,梅絮跟薄郡道别,没有上他的车,快步跑出了停车场。

  望着那个逃也似的身影,薄郡垂眸扫了眼触过她唇的指尖,眉宇间不由覆上了一层落寞。

  已经等了那么多年,再多等几年又何妨。

  她是他的,这是他从未动摇过的信念与执着。

  一口气跑到公交车站牌下,梅絮气喘吁吁的坐在长凳上,不自觉的摸了摸唇瓣,她仰起头,望着稀疏的行人,惆怅的深吸了一口气

 爱情于她而言,是奢侈品,碰不得,也承受不起。

  更何况,他心里已经有人了。

  晚上梅絮没有回富丽小区,而是回了学校。

  晚上梅絮辗转反侧的想了很久,第二天上午下了课,梅絮想了想,给薄郡发了个短信,问他能不能让韩初帮她个忙。

  虽然她知道利用薄郡跟韩初搭线是件很无耻的事情,可像她这种普通老百姓,大概也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见到薄郡那样的人物了。

  短信很久才回过来,薄郡给了梅絮韩初的微信号,让她直接联系韩初,他已经跟韩初打过招呼了。

  发送了好友验证,梅絮看着通讯录里的“楚皓”二字,心中不自觉生出了愧疚。

  薄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韩初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家老板手里的手机,喉头不断滚动着,弱弱道:“薄先生,那个……其实,其实我是弯的,我对,我对女人没兴趣。”

  为了不被自家老板的眼刀杀死,他必须要撇清自己的嫌疑。

  哪怕……抛弃了自己作为男人的基本尊严。

  看着发送来的验证消息,薄郡薄唇轻启,念道:“韩先生,您身体好些了吗?上次我们见过,我是您兄弟楚皓的朋友,梅絮。”

  明明很轻很淡的话,韩初却觉得脖子上凉飕飕的,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可怜巴巴的望着那只瘦弱的手机,韩初暗自发誓,下次再见梅小姐一定要给脸上贴两片菜叶子,并且当众挖鼻屎,一定要给她留个不好的印象!

  指尖轻点通过验证,薄情转了转手机,在韩初保存的表情包里翻了翻,不由掀起眼皮子,凉凉的扫了他一眼。

  只见韩初的表情包里,都是些漂亮的小姐姐。

  谎言瞬间被破,韩初讪讪的笑了笑:“刚,刚弯的,还,还没来得及删,我,我这就删了。”

  “行了,去财务部领……”薄郡的话还没说完,刚才还站在办公桌前的韩初便咻地冲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

  “我错了,薄先生,我今晚就找个男朋友,不要开除我啊……”

  看着韩初一秒变孟姜女的滑稽模样,薄郡嫌恶的踹开他,寒声道:“领钱再买只手机。”

  韩初扶了扶镜框,喜出望外:“得嘞,只要不开除我,您就是让我现在跳段钢管舞都行。”

  学校食堂,梅絮紧张的握着手机,听到微信提醒音的时候她险些把手里掉地上。

  见韩初通过了她的验证,她眼睛一亮,赶紧打开了韩初的朋友圈,翻了翻。

  韩初的朋友圈内容倒是挺丰富的,几乎每天都有更新。

  梅絮迅速的翻了一遍,不由皱眉。

  薄郡最近在谈恋爱?

  看起来薄郡好像很在意对方,不仅时不时旷工,还因此给了韩初不少奖励,韩初有好几条动态都是在夸那个女人的。

  往后翻了翻,梅絮刚看到一张大合照,正想点开找找薄郡的身影,系统就突然提醒她只能看三天内的朋友圈了。

  郁闷的皱眉,梅絮不由腹诽。

  这韩初还真是够警敏的,难怪年纪轻轻就是薄氏集团的董事长特助了。

  想了想,梅絮找了个可爱的表情包,给韩初发了过去,问他吃饭了没,有没有时间出来见一面,她有事想让他帮帮忙。

  很快,对方就回了过来,很冷酷的让她有事找楚皓,让楚皓找他。

  敲了敲手机屏幕,梅絮反复看了下她刚才发出去的话,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心急了,反而引起了对方的反感。

  一下午,梅絮都在想如何才能十分钟自然的跟韩初搞好关系。

  王萝见梅絮心事重重的将重点都画错了,拿过书帮她改好,道:“小絮,你姐把你接回家以后,你是不是就不陪我兼职了?”

  “我最近接了几个翻译的活儿,工作量有点大,但是报酬很不错,你有没有兴趣?”

  梅絮堵塞的脑回路突然破了个口子,她眼睛一亮,连忙点头道:“接,必须接!”

  第二天拿到需要翻译的资料,梅絮翻了翻,心中打定主意便给薄郡打了个电话。

  上次去薄郡家的时候,她无意中注意到薄郡看的财经杂志是英文版的,这证明他的英文很不错。

  要想跟韩初搞好关系,就必须要通过他。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薄郡那边有些吵,似乎在参加饭局。

  梅絮心中的愧疚加深了些,等那边安静了,她放柔声音道:“楚先生,我想跟你做个交换。”

  “什么交换?”薄郡今天心情不好,喝的有点多,听到朝思暮想的声音,一直压抑着的思念便如潮水般将他淹没,连带他的声音都染上了一层深情的色调。

  梅絮被他酥麻微醉的嗓音引得体内窜过一道电流,说话不由结巴起来:“我,我最近接了个翻译的活儿,有些地方我不太会,又不想应付差事,你可不可以帮帮我,作为回报,我每天给你做晚饭,行吗?或者

动漫关键词:公主殿下微臣馋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