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公主在龙椅上和皇上做H

2022-05-06 14:56:2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刚进门,一个小女孩儿就拿着灌着墨水的水枪朝着梅絮的脸滋了过来。  梅絮眼疾手快,快步就走到了一侧,这么一走,墨水瞬间滋到了后面走进来的梅兰竹脸上。  霎时间,梅兰竹光鲜

 刚进门,一个小女孩儿就拿着灌着墨水的水枪朝着梅絮的脸滋了过来。

  梅絮眼疾手快,快步就走到了一侧,这么一走,墨水瞬间滋到了后面走进来的梅兰竹脸上。

  霎时间,梅兰竹光鲜亮丽的形象就毁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梅兰竹突然拿着手机坐在了外婆的身侧,说要让她看看前段时间出去旅游的照片。

  梅絮就坐在外婆的身侧,一边吃饭一边看梅兰竹假惺惺的翻着相册,故意不小心翻出了陈风化疗的照片来。

  梅兰竹演戏真不是盖得,确认外婆看到了,赶紧收起了手机,眼眶红着勉为其难的笑了笑,端起外婆的碗就说给她去盛碗粥。

  一晚上梅絮都在想梅兰竹要怎样逼她就范,没想到竟然是用这种伎俩。

  外婆当即就决定去医院看陈风。

  满腹心事到了医院,刚进了陈风的病房,陈晟就冲到外婆面前,眼睛红红的拉住了外婆的手:“外婆,您来了,现在只有小絮能救风儿了,您一定要帮我们劝劝小絮。”

  梅絮没想到这对奇葩夫妻竟然如此里应外合,她就说陈晟怎么没回家,原来在这儿等着卖苦肉计呢。

  梅絮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人一人拽着外婆一条胳膊痛哭流涕的模样,抬步走到了病床前注意到陈风被吵得皱了皱眉头,心中对这对小屁孩的同情心更浓了些。

  心情烦躁的走出病房,梅絮翻出钱包,看了看母亲的照片。

  救,不甘不愿,不救,于心不忍。

  找了个借口,梅絮出了医院,走在马路上,她望着不远处灯火阑珊的城市夜景,苦涩如同煮沸了一般,不停的在心里翻腾。

  世界这么大,却没有她梅絮的家。

  拿出手机,梅絮翻了翻手机通讯录,看着电话簿里寥寥无几的名字,不由苦涩的笑了笑。

  这么晚了,王萝的身体还没有养好,她不该打扰她。

  可除了王萝,她又能跟谁说说心里的惆怅与纠结?

  薄氏集团,整栋大楼只余下了董事长办公室还亮着灯。

  偌大的办公桌后,薄郡翻看着叠的厚厚的文件,时不时嘱咐韩初几句。

  韩初看着自家老板疲惫的模样,无奈的在心底叹了口气。

  最近集团事务繁多,自家老板还要挤时间去陪梅小姐,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加点到凌晨时分,这样下去,韩初都有些担心自家老板的身体会吃不消了。

  将最后一份文件签完,薄郡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拿起手机点开了定位追踪。

  看着上面缓慢的移动着的头像,薄郡眉头微蹙,抬眸看向了韩初。

  韩初打开公文包,将一叠照片递给了薄郡:“梅小姐已经入住了富丽小区,离您的别墅距离不远,现在梅小姐在医院附近,目的不详,已经步行了有半个小时之久。”

  利索的起身,薄郡将西装搭在手臂上,朝着韩初伸出了手。

  韩初恭敬的将车钥匙递给他,快步按下了专用电梯。

  梅絮走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正想进一个小公园里坐坐,就见不远处突然亮起了几道狰狞的闪电。

  闪电照亮了天际,衬得人工湖边的绿柳阴森扭曲。

  梅絮咬了咬嘴唇,站在空无一人的小公园边,突然就特想哭。

  没有朋友就算了,现在连老天爷都这么欺负她。

  轰隆隆的雷声迅速集聚,梅絮抹了把泪,快步跑进了凉亭。

  刚进去,外面就下开了瓢泼大雨。

  看着被斜雨打湿的木凳,梅絮借着雨声,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妈妈,我好想你。”

 紧紧的抱着自己,梅絮双眸无光的盯着地面上的纹路,泪渐渐干了,心也渐渐凉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件宽大的外套突然披在了她的身上。

  残留的体温夹杂着淡淡的薄荷香气,唤回了梅絮的神识。

  转眸,入目就是两条笔直的长腿。

  那是男人的腿,裤脚已经被雨水打湿,黑色的皮鞋上溅满了水渍污渍,明明很狼狈,却温暖了梅絮的心。

  嘴唇剧烈的抖了几下,梅絮抬头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熟悉身影,干涸的眼眶瞬间发涩。

  不算大的凉亭里,薄郡手里举着湿漉漉的雨伞,他面容略带惊慌,身上还带着风雨的气息,他就那么俯视着蹲在地上的女人,急促的呼吸不断变成稀薄的白气,继而消散。

  尽管他的手机里有她的定位,可地图毕竟跟实际有差距,大雨茫茫,天知道他在公园里奔波寻她时有多紧张。

  天这么黑,整个公园除了他再没有一个人影,鹅卵石小路很长,没有任何视觉障碍,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寻找她的过程很短,于他而言却漫长的很。

  在看到她蜷缩在凉亭里啜泣的可怜模样时,薄郡第一次有种揪心的感觉。

  那种感觉好似有无数根细针扎同时扎在他的心口上,险些令他失控。

  迎上她泪眼朦胧的视线,薄郡不自觉握紧了伞柄,长出了好几口气才堪堪忍住将她强拥在怀里的冲动。

  喉头滚动了好几下,薄郡掩掉眼底的复杂情绪,缓缓蹲在了她的面前。

  将伞放在一旁,他抬手用西装将她裹紧,小心翼翼的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别怕,有我在。”

  别怕,有我在。

  清淡的五个字,却令梅絮瞬间有种土崩瓦解的感觉。

  几乎不受控制的,她便攥紧了他的袖子,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

  这些年积攒的种种情绪骤然爆发,她歇斯底里的哭着,肩膀不断耸动着,越哭越刹不住。

  抬手,薄郡迟疑了一瞬,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后背上,轻柔的将她拥进了怀里。

  她哭声沙哑,每一声都含了太多的压抑,薄郡眼底如暗谭般阴冷,不自觉搂紧了她。

  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他安抚的吻着她的头顶,脸色愈发紧绷。

  凉亭外的风雨渐渐平息,暴雨过后的空气中透着淡淡的泥土气息,梅絮哭着哭着,竟是倚着薄郡睡着了。

  就那般保持着半蹲着的姿势一动不动了很久,直到梅絮呼吸平稳,薄郡才动了动酸困的双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轻柔的将她放进车里,薄郡看着女孩儿眼角挂着泪珠的委屈模样,不自觉俯身,用唇吻掉了她眼角的泪珠。

  在她的唇角落下一吻,他摸了摸她的脸蛋,暗哑道:“晚安,我的女孩儿。”

  清晨,梅絮挠了挠头发,迷迷糊糊的转了个身。

  大腿一伸,手一搭,便架在了一个结实的身体上。

  砸了砸嘴,梅絮喃喃道:“拔丝鲜桃、黄焖鸡米饭、红烧猪蹄……”

  动了动手指头,梅絮摸了摸手里的结实硬块,舔了舔唇角的口水,笑眯眯道:“清蒸大闸蟹。”

  一旁,正在看财经杂志的薄郡垂眸看着那只不停的隔着衬衫捏着自己胸肌的小手,不由失笑。

  拿起手机,他唇角含笑的给韩初发了个短信。

  韩初今天难得被老板放了一天的假,正梦到参加比基尼派对,就听到了一声专属的短信提醒音。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他便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蹦了起来。

  迅速的戴上眼镜点开短信,入目就是一连串的菜名。

  唇角抽搐了好几下,盯着短信看了好半天,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大清早的,自家老板就吃这么丰盛,看来昨晚没少卖力气啊……

  不过以梅小姐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住吗?

  韩初嘿嘿笑了笑,拿起手机就去约大厨。

  梅絮是被饭菜的香味叫醒的,朦胧间,她梦里的美食更真切了,口水淌进脖子里的时候她一下子就醒了。

  擦了擦口水,梅絮迷迷糊糊看了眼天花板,焦距聚拢的同时紧张的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

  这一看,就见自己的大腿正架在旁边的某人身上。

  而自己的手,正呈鹰爪状抓在某人的胸肌上。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在心底大呼三声,梅絮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

  看着正淡定的看着杂志的某人,梅絮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嗖得缩回了手脚,悄无声息的往床边挪了挪。

  双腿刚触到地板,某人透着慵懒的嗓音就飘了过来:“早安,昨晚睡的可好?”

  梅絮全身僵硬的保持着下地的姿势,尴尬的皱了皱脸,故作淡定道:“嗯,早安,昨晚睡的很好,你睡得好吗?”

  眼珠子慌乱的转着,梅絮探着脚趾想在地上找双拖鞋穿,却怎么也找不到。

  “除了忍得艰难之外,还算不错。”

  不知怎的,梅絮总觉得某人的语气里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气。

  尴尬的挠了挠头发,梅絮干脆光脚下床,快步往卫生间挪。

  经过餐桌时,她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摆满的好菜。

  迅速的看了一圈,梅絮不由瞪眼。

  怎么跟她梦里的菜色一样?

  见薄郡起身走了过来,梅絮扫了眼凌乱的大床,弱弱道:“菜看起来很不错,其实你可以把我放在客房的,我们,睡一张床,总是有些不妥的,你觉得

“不错,”薄郡点头,转而扫向她:“只可惜,昨晚抱着我手臂的双手实在是太难缠。”

  微怔了下,梅絮垂眸扫了眼自己的手,回想起自己刚才的睡姿,顿时尴尬了。

  掩饰性清咳了一声,梅絮羞囧道:“抱歉啊,昨天有些累,睡的太沉了,打扰了你,真的很不好意思。”

  “无妨,我说过,我对你抱有不纯的目的,早晨睁眼就能看到你的感觉,很不错。”

  薄郡浅淡的勾唇,抬起下巴点了点卫生间的方向:“准备吃饭。”

  梅絮可谓是又羞又囧,薄郡的话令她如获大赦,赶紧冲进了卫生间。

  背靠在卫生间门上,梅絮抬手抚了抚胸口,深呼吸了好几口气。

  抬手摸了摸发烫的脸,梅絮隔着磨砂玻璃往外瞧了一眼,想到自己刚才流口水的睡相,就想找一块豆腐一头撞死。

  梦见什么不好,偏要梦到吃大餐。

  都怪他,大早上的吃这么丰盛,肯定是因为她闻到香味儿了,才会梦到那么多好吃的。

  如是安慰了自己几遍,不负责任的将责任全数推给薄郡,梅絮用冷水洗了好几把脸,才终于淡定下来。

  吃饭的时候,梅絮才有机会打量薄郡的房子。

  打量着打量着,梅絮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喝了口汤,梅絮道:“楚先生,这套房子,怎么有点像是昨天我们看中的那套?”

  薄郡将剥好的大闸蟹放在梅絮的盘子里,点头:“眼光不错,昨天你回学校后我便买下了。”

  “可是,可是这手续也办的太快了吧?”梅絮不可置信。

  薄郡莞尔,继续剥下一只大闸蟹:“在这一行这么多年,没些门道岂不是很失败。”

  整个小区都是薄氏集团开发的,都是精装房,提包入住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轻而易举。

  梅絮想到薄郡的职业,也就没多想,赞同的点头:“不错,我妈以前经常教导我,干一行要爱一行,我……”

  吃大闸蟹的动作骤然凝滞,梅絮眼底划过伤痛,勉强笑了笑,却再没有了食欲。

  “昨天的名画,你来选个合适的位置。”薄郡适时转移了话题,巧妙的将梅絮的情绪拉了回来。

  心中泛暖,梅絮擦了擦嘴:“我晚点再帮你,家里有点事,我可能要去处理一下。”

  打开手机,一连串短信便传了进来。

  是靳云深的发来的,外婆昨晚找不到她,很担心她,就去学校找她,现在正在学校等她,让靳云深给她发了短信。

  得知梅絮要回学校,薄郡站起来道:“正好我要去上班,看你有急事,捎你一程。”

  梅絮知道这个点肯定不好打车,便点头同意,转而又抱歉的说:“晚上我过来帮那幅画挑位置,你别吃饭了,总吃外卖不好,我买菜给你做晚饭。”

  见薄郡扭头看她,梅絮耳根发烫,迅速的将头转向了窗外,不敢看薄郡的眼睛。

  雨后的阳光总是很明媚,女孩儿扎着马尾辫,丝丝碎发落在修长的脖颈上,撩拨着他的心。

  喉头有些干燥,薄郡抿了抿唇,扬唇:“好,晚上下班,我来接你。”

  到了学校,梅絮跟薄郡道别,快步朝着校园里冲了进去。

  男人的视线一直追着那个灵动的身影消失在校园深处,直到回味落尽,他才收回视线,微微一笑,转动方向盘将车开了出去。

  气喘吁吁的跑到副校长办公室,梅絮刚进去就见外婆正靠在沙发里闭目打盹。

  心中顿时生出了歉疚,见外婆的身上盖着毯子,不由感激的朝着靳云深低声道谢。

  安静的在办公室里坐了近两个小时,梅絮坐在外婆的对面,看着她脸上的岁月痕迹,她昨晚的纠结突然就有了答案。

  陈风陈羽的出生并不是他们自己可以决定的,谁做他们的父母也不是他们可以选择的,他们的身体里流着跟她一样的血脉,哪怕没有这层血缘羁绊,出于善心,她也不会对一个濒临死亡的三岁小孩儿坐视不管。

  等外婆醒来,梅絮拉着她走出办公室。

  出租车上,外婆拉着梅絮的手,眼睛有些红:“絮儿,外婆在这世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次来,外婆并不是想让你们姐妹俩的关系缓和,当年的事不是你的错,外婆知道你也是受害者,你妈妈的去世都是命数,有钱能使鬼推磨,外婆都懂。”

  梅絮没想到一直都不过问此事的外婆竟然看得这么通透,她眼眶不由发涩:“外婆,你早就知道?”

  外婆苦涩的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存折,塞进了梅絮的怀里:“外婆老了,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不给你添麻烦,也不让你徒增伤悲,孩子,你记住,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这些钱你拿着,外婆没什么能给你的,只希望有一天,你能争气,也好让你那苦命的娘在地下瞑目。”

  外婆的话深深触动了梅絮的心,眼泪不自觉往下淌,梅絮握紧手里的存折,突然就特别沉重:“外婆,梅兰竹早就盯上了你的财产,你把钱给了我,你又该怎么在他们身边待下去

动漫关键词: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