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男狂揉吃奶胸高潮动态图试看,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2022-05-04 16:13:2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有事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咬牙,荣皓南只能点头。“暖暖,你等我好嘛,我先出去一会儿,我保证,就一会儿的功夫就回来。还有三天我就要远度重洋,我想这几天的时间,和你在一起,

有事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咬牙,荣皓南只能点头。“暖暖,你等我好嘛,我先出去一会儿,我保证,就一会儿的功夫就回来。还有三天我就要远度重洋,我想这几天的时间,和你在一起,不想再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

 

一直知道皓南要走,但是心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这么快就离去。一时之间呆在当场,“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说还有半个月么?”

 

“因为巴黎有个服装展,刚好我们公司也需要人员去监督,我就提前去了。一切我回来再和你详细说好吗,不要走,乖!”飞快的在她脸上印下一吻,荣皓南转身匆匆忙忙离去。以后做亲密的事情,一定不能再开着手机,真是讨厌啊。

 

看着他离去,一直笑的很甜蜜的心暖,笑容疆在脸上,刚才皓南接电话叫一声妈之后,她就有种极不好的预感。后来看他不断往外面走,就知道事情要糟糕。

 

看来,蒋丽文不把自己和皓南拆散,她是不会甘心的。

 

一想到这个问题,心暖便抱着膝盖难受起来。

 

“叮噹……叮噹……”没想到皓南前脚走,后脚便有人来按门铃,以为他忘记了东西,心暖起身开门。

 

看见门口潇洒站立的荣皓然时,她大吃一惊,“荣执行长!”

 

挑眉,斜睨她一眼,不等她做出反应,荣皓然便径直往里行去。看他自在随意的样子,好像进自己家一样。这让心暖不仅有些怀疑,他们兄弟俩在外面表现的很凶,难道他也来过皓南这个地方?

 

“看见我很吃惊!”惬意的坐到沙发上,他解开了衬衣的纽扣。眼神不可避免的停留在他精壮的胸前,心暖尴尬的问道,“荣执行长要喝点什么?”

 

“随便来点卡布其吧!不加糖的!”

 

这还是随便来点!要知道心暖在家里都是喝白开水的!心暖耸肩转身去替他冲咖啡,可是她也是第一次到皓南这里来,打开冰箱,却只看见几颗水果。

 

“没咖啡,我给你打果汁吧!”

 

微拧了拧眉,荣皓然招手,“算了,过来吧,我们说会儿话!”

 

心暖还是很厚道的替他倒了杯白开水,这才坐到一边。

 

看了一眼面前的白开水,荣皓南没碰它,从身边的包掏出一瓶红酒,“我们喝这个!”

 

拧眉,一想到自己喝酒后没啥酒德,心暖就不想喝。“荣执行长,我不会喝酒!”

 

皓然冷笑,“叫你喝你就喝,知道这酒多少钱一瓶么?差不多是你一年的工资和奖金!”

 

心暖抽气,自己的工资加奖金还有分红什么的乱七八糟的算下来,也就是十万多一点,这样一瓶酒就值十万多,这个,还是酒么,它是金子做的吧!

 

喝这样的酒,心暖觉得自己会有喝钱的感觉。

 

瓶子被他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不得不说,这香味闻起来很纯正,还有种让人精神一振的感觉。只不过是一瓶酒俟,会有这样的效果。难怪要这么贵,心暖吸吸小鼻子,这么贵,我多吸二口,是不是也算是赚到了!这么一想着,心暖的鹅蛋脸儿便笑的像赚了好大盆金子一样。

 

这样的笑容落在荣皓然的眼里,全觉得这个女人,其实就是个贪小便宜的市侩女人。心里冷哼一声,只要你有这样的缺点,我今天肯定能搞定你。

 

到时候,我不怕你不乖乖就范。

 

不动声色的把酒替她满上,荣皓然笑都会举起了杯。

 

“干!”

 

有心想不喝,可在听到这酒得值十多万后,心暖的好奇心终归被激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她,完全忘了,酒是能惹祸的东西……

 

轻轻尝了一口,闭上眼睛,慢慢回味那丝泌甜,还有酒的清香。

 

似一股清泉流过,舒畅的感觉流遍全身。心暖再睁开眼睛时,眼里面大放光彩。“真好喝,奇怪,不就是一瓶酒么,怎么喝下去后,会有种飘飘然的感觉?这酒莫不是仙人酿?”电视里面的仙人酿,不就有这样的效果么。

 

荣皓然笑吟吟的举杯,脸上一丝浅笑,“这酒虽然谈不上仙酿,不过做工选料上确实是精品。这葡萄是你知道是哪一年的么?”

 

心暖摇头眨巴着眼睛,荣皓然这才继续讲解,“这酒是出自1945年那一年,那年可是大旱,很多葡萄酒庄园的葡萄都没几粒葡萄,可在美杜。杰斯庄园,却出产了近一吨的葡萄,那些葡萄长的颗粒饱满,色泽红润。被当时庄园里面最出名的酿酒师调配而成。最神奇的是,那些葡萄在那一年后,都相继干涸,再在那处地方栽种葡萄,都没法子成活。”

 

说话间,荣皓然不断给俩人倒酒,不知不觉的,心暖居然喝的脸颊飘红。“啧啧,真是不可思议的地方,大旱的时候,它居然结的最多,天气好了,它居然会死掉,那片地方还栽种都活不过来。不会是下面有什么通灵的宝贝不成?要是在国内,我估计会有很多江湖中的奇人去探风点穴位,好寻找传说中的通灵宝贝。”

 

心暖平时闲暇的时候最爱看些玄幻穿越总裁类的,现在听着这么神奇的事情,便充分发挥起她的想像力来。

 

等到荣皓然把第二瓶打开时,心暖再次感叹,“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一喝,就是二十多万,光二瓶酒啊,就让自己能奋斗二三年了。”

 

看她盯着酒眼睛闪闪亮,一张脸儿艳如春花,嘴巴也很诱惑的张着,荣皓南的眸里划过一丝好笑,一丝嘲讽,一丝心动……如手里的酒一样,什么样心情,就能喝出什么样的感觉。现在的荣皓然,喝着手里的酒,只觉得甘甜芳香,一如对面温心暖的馨香萦绕……

 

“咯咯,光喝酒,没舞跳,也没音乐听,好无聊哦!”喝高了的心暖同学,这个时候魔女的本性显现出来,一双狼眼滋滋的冒着光,想要找些酒后的乐子。

 

看她这神情,荣皓然哪有不知道她半熏了。虽然这样的她醉态可掬,不过荣皓然并不想立马就把她吃掉。毕竟这女人酒后估计会有些好玩儿的。

 

他很精灵,既不给心暖喝太多,但也让她喝的能做出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情来的量。

 

“想跳舞,我勉为其难的陪你跳吧,不过,你就不怕我这色狼一会儿把你吃光光摸光光?”挑飞的眸斜睨着她,眼里的邪笑看的半醉的心暖有些怔然。

随后便咯咯一笑,“不会,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咬人的狗不叫,叫的狗不咬人。嘻嘻,你说出来了,就会做那样有损你英明形像的事儿。”

 

听她居然敢把自己比做狗,荣皓然脸色一凝。心里冷笑连连,敢把我比做狗,一会儿我还真让你变做狗。

 

邪恶的荣皓然把音乐放着,屋里的大灯也熄灭,伸手,很绅士的邀请心暖一起共舞。看他这翩翩风度的,心暖娇笑着起身。“咦,那个,皓南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要是他在这,和他一起跳伦巴,肯定有意思。”

 

砸巴一下嘴巴,心暖这会儿才想起自己正统的男朋友来。

 

荣皓然的眸划过一道讽刺,“他呀,我出来之前,听他妈在和一个女孩子通话,说今天晚上会让他一起去一个什么地方吧玩吧。他母亲还自做主张替他请了好几天的假,说到时候直接就飞到巴黎!”他漫不经心的道出惊天消息。

 

心暖听的一呆,心里突然就觉得失落无比,没想到皓南这次走的,会连告别都不和自己说。蒋丽文还真是防范于末然呢。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男人捣鬼。他只需要在饭桌上老头问皓南怎么没在家吃饭的时候,看似随便的说一下他怎么怎么和一个女人粘在一起,就算是工作也不怎么用心时。那个一直把家世还有财产看的很重的女人,一定会采取行动。果然不出所料,只是这么小施一计,那女人便派人跟上了皓南,并成功把他从即将曝发的边缘揪出去。

 

想到这里,荣皓然的心情那是大好,看着怀里微微失落蹙眉的心暖,那笑意更加浓厚。这次,他一定要玩儿大的,把荣皓南气的吐血才行。

 

舞曲悠悠响起,但心暖却再没之前想跳舞的心情。

 

荣皓然岂会让她就这样沉浸在失落当中,手把她腰一紧,“跳舞的时候,不能想着别的事情,尤其和我在一起跳舞,更不能想着别的事情。专心点,女人!”

 

被他这么狂肆的命令,心暖甩甩脑袋,强打起精神和他共舞。

 

荣皓然虽然平时冷酷不爱言语,不过心情舒畅的时候,他和女人在一起有时候还是妙语连珠的。这不,一曲舞下来,几句玩笑的话,便把心暖失落的心情逗弄的放松下来。

 

“来,来喝酒!”

 

当又一瓶酒下肚时,心暖看荣皓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脑袋二个飞,三只胳膊六条腿儿。

 

她咯咯乱笑,“荣皓然,你怎么变成了妖怪,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好丑陋哦!”

 

看不清他的俊颜,只看见他变成了二个人,心暖无所顾忌的大声笑着。

 

把她搂在怀里,荣皓然也不生气,“妖怪可是要吃人的,你和我这只妖怪呆一起,一点儿也不担心?”

 

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轻轻的划过,有意无意的拔弄着她。

 

有些痒痒,心暖不堪的缩了缩身体,眼睛老实的瞅着荣皓然。突然面色一冷,声音变阴,“你想吃人是吗?嘿嘿……我先把你这妖怪干掉,看你还能不能吃人。”

 

话落,便要去咬他脖子。

 

看她白牙森森的样子,纱皓然皱眉,这女人,醉了就这这德性。没品啊没品。

 

把脑袋一偏,“女妖精,你咬错地方了!”

 

主动凑到到面前,紧贴着她脸儿,他调侃的戏说着。

 

大怒的心暖,看见这喷着热气的嘴巴一开一合的,血液上冲,唰的便去围追堵截这张可恶的妖怪嘴巴。

 

正合心意的荣皓然,乐得享受这送上门来的点心,搂着她。

 

“皓南,你是皓南吗?”

 

红酒的后劲,慢慢上头,心暖眼前的面孔变的模糊起来,感觉,就好像是皓南在抱着自己。

 

荣皓然皱眉,不悦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哼,我只是想得到你的身,至于你把我当做是谁,无所谓了。”

 

想到这里,原本的怒火,一下子消失,这样也好。

 

放倒在床上,荣皓然把一架摄像机放在对面后……看她昏睡过去,荣皓然才起身去欣赏自己的收获。“荣皓南,当你看见这一盒东西的时候,会不会气的吐血三升呢,哈哈……”

 

张扬得瑟的面孔,让他的五官变的扭曲起来,在浅黄光晕的映照下,显得更加恐怖。

 

冷眼看着床上的温心暖,他冷冷的吐出,“温心暖,我很期待明天你看见睡在我怀里,会是什么样子的。”

 

冲完凉后,控制不住自己昂扬的情绪,他再次折腾了她一回,这才把眼睛一直闭着的心暖放到床上。霸道的圈着她,慢慢沉睡过去。

 

心暖第二天很早就醒来,只感觉脑袋很疼,全身都酸都难受。那感觉,就好像一个晚上都和别人在打架一样。

 

困意倏尔不见,心暖悚然睁开眼睛,一下子捂住嘴巴不可思议的瞪着着面前这个还睡的很安实的男人――

 

一动,身体酸痛不已,这代表着……她彻底的呆了,一声惨叫吼叫出来。

 

泪水也跟着往下肆流。

 

终归,还是辜负了皓南么?他对自己那么真诚,那么呵护,那么宠爱,可是,自己却干了什么?居然会和他哥哥睡在一张床上,做出那种事情。

 

被她这尖叫声吼醒的荣皓然,睁开眼睛后看见的就是心暖不断往下流也的泪水。不悦的皱眉,他突然很不喜欢这个女人流泪。好像,跟自己在一起,她很委屈似的。

 

眸色一冷,鼻子里面冷哼一声。那轻蔑的意思不言而喻。

 

被他这样的态度,还有现在的事实刺激的失却了理智的心暖,一下子就扑到他面前,“荣皓然,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搞鬼?你故意的,是你故意让我喝醉,再要了我的,你这色狼王八耳。我掐死你,掐死你!”

 

现在的心暖,完全就是状若疯妇。脸上的泪水不断的流,头发凌乱,身体又光光的。

 

好笑的挑眉,荣皓然突然把失控的她压在身下,攫住她沾有泪水的下巴咬牙切齿的斥道,“女人,你觉得你值得我花费心思来上你?”

 

被他这尖锐的问题问住,心明瞪视着他。气的牙齿格格响的她看着荣皓然冷酷轻蔑的嘴脸,火气再度狂飙,“是你,肯定是你,因为你恨皓南,因为你恨他脸上幸福的笑容,所以你想把他所有的幸福全都毁灭。你这个恶魔,这一切全是你干的。”不得不说,心暖的怒吼,真的吼出了荣皓然的心声。

从母亲死后,大受打击,再到看见那三个人幸福甜蜜的笑容,他的恨意就更加的浓烈。一年一年,那三个人笑的越是浓郁,他的恨意便会越是深厚。长年累月下来,他的恨,亦然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心暖,只不过是恰逢其会而已。所以很杯具的,她撞到了荣皓然报复的枪口上,如他所说的,结局,早已注定!

 

手心收紧,心暖的下巴传来一阵咯咯的声音,荣皓然森冷的声音响起,“女人,昨天是你主动的。我也曾好心劝过你让你不要再喝,是你自己贪杯,非要再喝,你能怪谁?如果你还有一点记忆力,应该想的起来,是谁说要先把我吃掉,然后咬上我的?哼,明明就是一个交际花,却偏偏要在事后做出一幅无辜的嘴脸,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像你这样的女人,比那些出来卖的女人都不如!”

 

甩开气的快要晕倒的心暖,荣皓然起身往浴室走去。

 

想想就爽啊,居然在荣皓南的大床上要了他心爱的女人,而这一切,还真是那个女人主动的。虽然,他只是加了一点点油!

 

还好今天是周末,心暖不用到公司上班,麻木的走在路上,她有种想死的冲动。

 

因为荣皓然在走的时候,居然还出言威胁她,说什么怕她会纠缠他。老天,她看见他就倒霉还会想着去纠缠他,那男人不是一般的自恋啊。

 

涩然的回到那个临时的家里,一睡到床上便如死去一样。

 

空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天花板,大脑完全处于空冥状态。这件事情,要不要和皓南说?说了他会怎么样?

 

揪住头发,她不敢想。

 

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

 

一直呆到晚上,心暖才被肚子饿的清本一点。事情已经发生,就算再怎么痛苦此时也无济于事,所以她告诫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

 

刚把一碗面吃下去,电话响了,居然是五月打来的。五月前段时间去国外旅游了,那家伙家里有钱,又是家里的宠儿,命不是一般的好。具体五月家是什么背景心暖真不知道,只知道她家很有钱,也算是有势吧。当初那丫头之所以要住宿,其实也因为心暖,不知道怎么回来,五月就是爱粘着心暖。这一点,还被烟媚她们笑说是玻璃,其实俩人真没那事儿。

 

“五月,回来了!”电话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你怎么有气无力的,不喜欢听到姐姐我的声音呀!喂,女人,我晚上想去酒吧玩儿,一块儿出来吧,好久没见了,随便把礼物给你!”五月清脆的嗓音如故,可以想像她笑的开心的小样。、

 

一个人闷着也是闷,或许,和她们呆在一起,心情会变的好一点吧。

 

想到这里,心暖起身往五月说的地方去。

 

酒吧里面的气氛很热烈,以前也有来过这酒吧,但生意没这么好,今天,似乎有很意外的事情发生。

 

远远的,便看见五月一行人坐在一张大桌子前,宿舍五朵花,居然来了三朵。烟媚,五月,思琴。

 

看见思琴,心暖失落难过的心情也变的好点。因为思琴虽然恶做剧一点,但她却是最能理解自己的心情的人。至于五月,总觉得她像是长不大的孩子。

 

心暖一坐下,思琴便瞟了她一眼,看她落寞的神色后,眼神微闪了闪,但却什么也没问,现在问她个人情况会很扫兴的。

 

大家一起喝酒聊天,把这段时间分开后的情况全都说了一遍。女人钻在一起,离不开的当然是男人。

 

这几个色女把分别后的经历一说完,便各自询问起大家的情遇。

 

听到这话题,心暖乱不自在的。举起酒杯闷闷的喝酒,也不搭理几人。

 

“喂,喂,又进来俩个极品的帅哥俟!”

 

没想到那三个谈兴正浓的女色,居然会因为进来俩个男人而被吸引,心暖皱眉,抬头随便瞟了一眼。这一眼,吓的她全身一激灵,还真是冤家,早晨才和那男人分开,想不到晚上来一趟酒吧,会再次遇到荣皓然这个男人。

 

每次遇到他就会倒霉,尤其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更让心暖难过不已。现在看见他,可想而知她心情有多糟糕。

 

面色剧变,还好荣皓然并没看见她,径直便往里走去。心暖松了口气,不知不觉的便喝了好几杯酒。

 

一直留心着她的思琴,看她神色不安,看见其中那个最帅气的男人时,面色变的阴晴不定的,心里的疑问更深了。趁这功夫,她也仔细打量那个男人。

 

这一看,只觉得那男人好是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一年前在这间酒吧替心暖特色人选时,毕竟只远远的看见过荣皓然,事隔一年多,再在这样朦胧的酒吧里面,想要一眼认出荣皓然,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当初印像太过于深刻,所以思琴才会觉得他有些面熟。

 

“心暖你认识那个男人!”不动声色,思琴轻抿一口酒,看向心暖。

 

另外二女色狼一听心暖有可能认识,都把眼睛看向她,一个个的眼睛里面全闪着八卦因子。

 

被这二头狼盯的发毛,心暖缩脖子,“我,我不认识!”

 

心虚的她,完全忘记了,只要自己一撒谎,是绝对不会隐瞒过这几大色女的。

 

看着她这明显做贼心虚的样子,三女相互交换一个果然有j情的眼神,一齐轮番轰炸她。

 

被轰炸的无助,最后心暖才坦白从宽说出那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什么?他是昌立公司的首席执行长,也就是第一大的人物!哦买糕点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么年轻,这么强势,就是一大集团公司的老总。我公司的那个老总,可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叔俟。”思琴一听这放,当场便大发感叹。

 

五月则小眼睛越是有神,正正身体,疑惑的看向心暖,“坦白从宽,你和他真的只是一般的上下属关系?不说,你就把这酒喝掉。”

 

锵的把几大瓶啤酒放在心暖的面前,那架势大有你不说,就乖乖喝酒吧。

动漫关键词: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