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嬷嬷往下边塞玉器这是,古代乱亲H女秽乱常伦

2022-05-04 16:12:2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荣皓南的眼神落在心暖的嘴巴上,眉头微皱了皱,很明显的,昨天自己并没把她咬的这么伤,看她肿的很厉害的唇瓣上完全是新鲜的唇印,很显然的,这是今天才铬上的。 恐惧的往后退去,却没想

荣皓南的眼神落在心暖的嘴巴上,眉头微皱了皱,很明显的,昨天自己并没把她咬的这么伤,看她肿的很厉害的唇瓣上完全是新鲜的唇印,很显然的,这是今天才铬上的。

 

恐惧的往后退去,却没想想她现在是电梯里面呢。

 

皓南一个箭步跨到里面,迅速按下最顶楼的数字,他的眼神灼灼的盯着心暖,确切的说,是盯着她被荣皓然咬伤的嘴唇,一脸受伤的问道,“心暖,难道,你一直在欺骗我么?为什么不给我说实话?”

 

因为心伤,荣皓南脸上的肌肉都在激动的颤抖。心暖步步后退,一直抵到了墙上,今天的她似乎一直在后退。

 

“我,我没有,这伤是我今天吃辣椒辣的,我,我没控制住自己就吃了一点辣椒。”呜,这辣椒当然是人形的辣,而且是他吃我,不是我想吃他啊。心暖悲叹。

 

荣皓南阴沉的眸紧盯着她,不再吱声,似乎,在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给心暖的感觉却是风雨前的宁静。

 

叮,电梯到达顶楼,皓南伸手,“我们上楼去站一会儿吧,放心,我不会再像昨天那样对你。”

 

很平静,很温和,真的没有像昨天那样的狂乱。这样的他,似乎又恢复成了那个只会关心心暖的儒雅男人,她迟疑的把手递到了皓南的手心。

 

“唉,我是你男朋友,犯的着这么害怕么!看来是我昨天对你的伤害太大,在你心里留下了阴影。”

 

温和的道谦话,听的心暖怔怔的。这一刻的皓南感觉好了解自己,好体贴入微哦。

 

挠着,她还处在懵懵的状态当中。

 

俩人缓缓的上楼,心暖小声提醒,“那个,我上班迟到了,一会儿打考勤的会说我吧!”

 

“没事,我出来的时候给你请过假,假公济私的说你帮我拿资料去了,她们不会说你什么的。”

 

呃,看来有一位当部门经理的男朋友,还是有点好处的!

 

楼顶很宽,搭着一个大大的凉棚,这里也隶属于昌立公司,在修建的时候,当时的设计人把这上面搞了个屋顶花园。中午午休的时候,有很多人都爱跑到这上面来透一下气,远眺城市风景之类的。

 

俩人一上楼顶,便有股凌厉的风挟裹而来,吹的心暖缩了缩脖子,抚着自己的手臂,那上面起了一层的鸡粟。

 

把自己的外套脱上替心暖披上,皓南的眼神柔情的能滴出水来。这样的他,似乎真的忽略了心暖嘴唇上的红肿。“冷,小心别凉了!”

 

温暖醇厚的嗓音一如往昔,这样的皓南,令心暖的心里流过一丝暖泉,那暖意流遍了全身,温暖了刚才的寒意。

 

“皓南,谢谢你!你对我真好!”冲他发出一个发自内心的感激笑容。

 

皓南却伸手刮刮她的小鼻子。

 

“你是我女人,还这么客气。心暖,你知道吗?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就见过你了,只是,那时候的你一直不理我,而我也就一直默默的注视着你。那时候我就在想,你应该是我的,其实,你到我们昌立公司来,也是我想的办法,只不过,我做的很保守,你没发觉而已!”

 

心暖张着那张红肿不堪的小嘴儿,半天无法闭拢……

 

一把拉住他,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皓南,你再说一遍,你说你设计了我进你们昌立公司?我怎么觉得这一切像是在演戏呢?我,我之前面试的那些公司,都没有录取我,是因为你设计的?噗,多好笑啊,这怎么可能呢?他们怎么会听你的呢?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

 

全身发凉,心暖不断摇头。

 

皓南仍然一脸温情脉脉的看着她,还伸手替她把被风吹乱的发丝拂了一下。“是真的,那一年,你一边走路一边看书,却一下子就撞到了一个男孩子的身上。那时候我还有一年就可以毕业,你却刚进大学没多久。当时你的眼镜差点掉落,还记得吗?”

 

太久远的记忆,被他这么一提,心暖朦胧中想起当年,似乎真有这么一段插曲。

 

“后来我来找过你几次,但是你都远远的避让开,把男生当做了洪虎猛兽。你还记得吗?”

 

事后,好像也确实有几个男人来找过自己,不过心暖都把他们打发的远远的。至于那里面有没有面前这位看起来温情脉脉的荣皓南同学,心暖真的记不得。

 

“这让我明白,你只想读书,而我,也习惯了在暗处慢慢的揣摩你。你不会知道,当你在校园里面静静的看书的时候,我有为你画过多少张画像。那时候的你,总爱戴着一幅大大的眼镜,把一张明明很精致的脸儿遮挡的很严实。呵呵,可我却觉得,你那个样子,很好看,很美丽。因为,那眼镜后面的美丽,只有我清楚,只有我明白。所以那时候,我想的就是等到你毕业的那一天,我会慢慢接近你,再让你慢慢当我的女朋友。”

 

心暖吸气,不得不佩服荣插,他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毅力,一直在等待着自己。这样被人暗恋着的事情,要说他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呢?心暖不知道,她只知道这样的爱恋太过于深沉。而这样的秘密,他为什么会在今天突然讲出来?

 

“在你毕业的时候,我就通过我的关系,给好几家我们这样的公司打过招呼,故意把你的某些事情抹上了一些劣迹。这手段,真的太不光明了,所以我今天要向你坦白的讲出来,因为,我不想恋人之间,还有任何的隐瞒。因为,我不想再欺骗你,因为,我要让你深深的明白,我,荣皓南,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爱着你,而是一直一直都在爱着你的!”

 

震惊,令心暖说不出话来,只是张着一个猪嘴巴儿就那样瞪着他,眼珠子隔了好半天,盯着皓南虔诚的神情,盯着他无以认真的眼睛,感动,慢慢的溢出。

 

虽然,他是用了些手段,但是,昌立公司只要抛出橄榄枝,她当然会第一个选择这里。毕竟,昌立的前程很远大。

做了这么多,只因为他一直在默默的爱着自己。做了这么多,只因为他一直在关注着自己,虽然,真的有些攻于心计了。不过,能有一个男人用所有心思来爱你,你还有何话可说呢!

 

所有的责备,在这一刻全都变成了感动。心暖垂头,嗫嚅着想要向他道谦,想要向他说明这段时间自己为何会突然冷淡他的。

 

“为难就不要说了,但是我希望以后你有事情,一定要和我这个准男朋友说。我相信,你是真的吃辣椒吃伤了的,小好吃嘴!像只贪婪的小猪。”

 

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那动作温情到极致,让心暖的鼻子都酸了起来。吸吸,扯出一抹大大的笑容。“是,是一盘讨厌的辣椒,以后受伤了,我再也不吃辣椒了。”

 

他伸手把她揽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让她温暖,而她的脸上,一直有一抹温暖甜蜜的笑容。有这样体贴入微能理解自己的男朋友,真的很幸运。以后就算再有阿猫阿狗来说,她也不要与他分开。心里,在这一刻,才因为他的表白,撕开了一道口子。

 

可她没看见的是,皓南在把她的脑袋按在胸膛时,脸上的阴霾密布,哪里还有刚才的温情脉脉。

 

当她抬头的时候,他的面上,仍然是那种温情的样子。一脸的深情一脸的情深意重……

 

俩人关系恢复如初,这一次没有了心病,俩人的感情更上了一层楼。

 

现在的心暖,一看到皓南便会眼睛闪亮,脸儿娇羞,完全就是沉入了恋爱当中的女人。

 

她这样的举动,当然落入了所有人的眼睛里面,都明白她这样坠入情网的表现。

 

这一天,心暖还在设计自己新样稿,却看见荣皓然亲自到了她们这一层。就算平明有事情,也是秘书跑腿的,怎么他会亲自到这里来?

 

疑惑,令所有人都看着他。

 

荣皓然站在设计部门时,心里也楞了一下,他只是在电梯的时候,脑海里面晃动着那个女人的一切,不知不觉的便进入了这一层楼。

 

皓南正在和心暖一起讨论着新的设计样稿,看见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的落在心暖的身上,这让荣皓南的警觉性一下子就提高。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他这个部门经理淡淡开口,“荣执行长有事情吗?”

 

在公事上,俩人还是很有分寸的。

 

“温心暖,把你手里的事设计图样拿上来到我办公室讨论!”没有理会皓南,他直接对都会心暖发话。

 

转身,迈入电梯里去。

 

所有人的眼神都暧昧不明的落在心暖的身上,有的甚至于还有些许的鄙夷。而看皓南的眼神,则有些同情。刚才荣皓然炙热的眼神一直落在心暖的身上,那眼神里面的暧昧,是个人都会明白。更何况,像这样的小事情,荣皓然完全没必要亲自跑下来的,可他却亲自来给心暖说,眼神里面还透着无尽的暧昧之色。这,不是红果果的向皓南宣战,他要介于心暖和皓南之间的爱情么。

 

不用说,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温心暖这个用姿色哄骗男人的女人搞出来的。所以现在的同事们,对她的好感再度消失。对荣皓南这位儒雅与世无争的男人,却抱着极大的同情。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心暖难受至极。这个荣皓然,自己没招他,他怎么还不放过自己呢!

 

“去吧,我相信你。他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如果一个小时你还不上来,我会想办法上来的!”

 

温和的话听在心暖的耳朵里面,让她心儿一片柔软,男友能这么信任自己,还有什么话能说呢。

 

不再理会身边的同事众说纷酝,心暖拿起资料便往八十八楼冲去,那神情,大有视死如归的样子。

 

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哪知道人家真的是让她来讨论设计方案的。听到皓然精辟的理念,指出的不足之处,心暖再次心情,这个男人,没想到他的设计理念如此的“先进!”还很是自己的个性特点。却偏偏又把女性的想法心理都揉合在里面,令这一套设计只是看样本,便觉得生动美丽而诱人三分。

 

一脸激动的她,看着那一套设计,变的如痴如醉起来,一张脸儿变的红朴朴,看起来煞是诱人。

 

她的心神浸入设计图里,而荣皓然,却把心神落在了她的身上。

 

一张粉嫩嫩的脸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苑如水晶石,不断的发出灼灼的光晕,晃的人有些挪不开眼。

 

荣皓然对于自己这样的魔怔态度,感到了极度的难堪和愤怒。

 

轻咳一声,想要转移注意力。恰好心暖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就站在她身边的荣皓然,一下子就看见她手机上面写着“亲亲南!”

 

这么亲热?

 

看来,这个妖精和那个贱种还真钻出感情来了。不行,得想办法,不能让他如愿。

 

一想到当年母亲的死亡,还有这些年荣皓南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样子,他的心便如在滴血,恨意,嫉意,夹杂而来,这一切,都是荣家人欠自己的,其中更包括那个老头子。

 

想到这里,荣皓然决定与其天天在床上臆想这个女人的身体,不如把她真的变成自己的情人。到时候既能把荣皓南气的吐血,也能解决自己成天臆想的尴尬!

 

看着设计图样的心暖,哪里知道身边的男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她抬头的瞬间,却看见荣皓然冲她施放出一个魅力十足的笑容,“我看你一时半会的也想不透,不如中午一起吃饭吧,到时候我们再详细的讨论一下,你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还可以问我!”

 

那笑容,亲切如邻家大哥,看的心暖心儿砰砰的就跳快。嗫嚅着,很想当场答应,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看见皓南的名字,一想到他对自己的深情,心暖还是摇头拒绝了。

 

以为荣皓然会生气,哪知道他却冲她微微一笑,“好吧,既然你有事情,那就改天,我相信我们有的是机会再讨论的。我很喜欢上进的员工,努力工作,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哦!”

 

今天的荣皓然,给人好光明,好魅力的感觉哦。而且,他的笑容,怎么会这么好看?太阳从西边出来?偏头看向窗外,太阳挂在天边红彤彤的,一点也没觉得那轮太阳有什么不一样。

不好拒绝,心暖轻轻点头。

 

“来,这个菜是你喜欢吹的!”

 

看心暖在发呆,眉眼间一会儿蹙,一会儿展开,荣皓南很是纳闷,这几天的心暖,总是一个人发呆。时不时的还会一个人傻笑,要么就摇头。这个,出了什么事情?

 

“哦,好的,好的!”还在思索今天早晨看见荣皓然时,为什么他再对自己笑的心暖,昨天自己不小心即将摔倒时,他还很巧的把自己扶往,告诫自己走路的时候小心一点。呃,当时他的神情间,那种关心,好让人心动啊……思绪被打断,心暖被皓南这一筷子菜彻底的清醒。

 

甩甩脑袋,心暖收神,为自己居然和皓南在一起,却还想着别的男人而感到惭愧。吐吐舌头,心暖羞赧的睨他一眼,“刚才在想一部动画片,很有意思。”

 

溺爱的看她一眼,对她这样的举动表示无奈。“你真是一个长不大的丫头!这么大还看动画片,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对了,下班我们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皓南眼神灼灼的看着心暖,还有几天,他就是出国,有些事情他想要提前做!那灼热的眼神,看的心暖心神一动,有种被燃烧的感觉,皓南眼里面的热情,她懂。

 

只是,现在会不会太早?

 

虽然他暗恋了自己很多年,但是心暖真的不想这么快就和一个男人建立亲密的关系。这不像当年在酒吧里面开荤,这个,一旦有了那种关系,可就得负责,就算是一种承诺。

 

“能,不去么?”水汪汪的大眼睛,凝了一眼皓南,看的他心神一荡,更加坚定了想要早点把她绑在一起的冲动。“不,一定要去,我相信今天晚上会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手,抚在她手上,传递着他的暗示。

 

不远处同样在吃饭的荣皓然,怎么也不会想到,会看见俩人这一幕。原本他想在公司吃饭的,哪知道会有人约自己到这里来。更让他没曾想的,他还正好坐在俩人不远的地方,把她们俩的约会还有那种情意,听的一清二楚。

 

很好,你想去约会,你想更进一步关系。这一切,我是不是也要在里面搅一下水呢!

 

一想到把荣皓南从即将曝发的边缘强行拉走的预想,荣皓然的脸上,划过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对面的女人看的一痴,看他这么高兴,想必是有一笔大生意做成。想到这儿,女人主动出击。

 

可惜,她这么卖力,却没勾起荣皓然的一丝兴趣。皱眉,把她挪开,“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这是你应该得到的!”

 

把一张支票弹在那女人的脸上,荣皓然扬长而去。

 

繁华小区a幢33楼

 

早在二年前,皓南便在这里购置了自己的私宅。有时候心情烦闷或者不想让人打扰的时候,他就会一个人呆在这里静静的呆着。

 

前段时间,皓南便鼓动心暖让她搬到这里来住,可她却一直坚持不搬。

 

今天,心暖还是第一次跨入他这屋子,在玄关处把鞋子换掉后,便睁着大大的眼睛四下打量着屋里的摆设。

 

暖色调的沙发,还有暖色调的窗饰,一如荣皓南这个人一样,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屋里奢华但却不觉得铺张,装修风格很大气。“这是你设计的?”

 

从窗台的搬设还有家具的配置,心暖有种强烈的感觉,这屋里的一切,似乎都是皓南自己设计的。

 

自得一笑,皓南笑看看着她点点头。

 

“我一看就是你的风格,简洁大气,温暖,还有些,呃,奢华,很有你个人的风格。我得仔细的看看。”

 

其实,看屋子是一码事儿,最主要是,心暖想要避开皓南炙热的眼神。

 

被他用那种灼灼的眼神紧盯着,她感觉乱不自在的。尤其是想到他白天的提示,她那脸上的红晕便没褪却过。

 

第一次清醒壮态下,要和一个男人“坦诚相待”,这个,没做好思想准备啊。

 

不知道古代的人从来没见过面,却要在一夜之间突然洞房花烛是个啥滋味,反正心暖现在的感觉就是这即将来临的事情,让她有些无措。

 

看出她的紧张还有局促,皓南不断摇头,这个样子的她,令他有种莫名的怜惜,都想要放过她,等到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暖暖,要不要看一样东西?”含笑睨着她,皓南一脸的神秘。

 

看他这神秘的样子,还在纠结古代人怎么入洞房的心暖,立马就想到了前段时间看过的一部电视,里面的男主人公要和女人爱爱的时候,也是一脸神秘的说要她去看一样东西。而那个东西,不是别的,居然是一盒安全套!

 

倏的抬头看向皓南,“你要给我看汽球!”

 

不明白她怎么会想到汽球!皓南看着她眨眼,那双迷人的眸子,这么疑惑的盯着她求解,像是有一层轻纱一样,这样的荣皓南,其实也是很迷人的。

 

心暖看他这不解的样子,立即就感知到,多半人家并不是想让自己去看那种东西。天,这下子要怎么圆场!

 

心里在担忧,全身的血气不争气,血液唰的一下,便涌到了脸上,把一张俏白的脸儿烧成了红苹果。天呢,皓南会不会说我是个色女,没事脑袋就会想着这件事情。呜,丢头大了。

 

看到她烧红的脸儿,还有不断闪躲的眼神,那大眼里面写着满满的尴尬。皓南不是傻瓜,他立马就知道了所谓的汽球为何物!

 

这丫头,看来真的是太过于紧张了,算了,还是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再在一起吧。

 

“我不是说过,以前悄悄偷画过你很多的素描么。你想不想看看当年的你是什么样子的?”温和动听的话轻轻送来,听的心暖再次汗颜,无地自容,彻底的无地自容啊。

 

“看,怎么会不看呢,嘿嘿。在哪里,我看看当年的我有多傻气。”

 

“走吧,在我房间里面,我随手放在抽屉里面,有时候难过了,就会把它们拿出来欣赏一下。”

 

带头,把她带到自己的房间。

 

皓南的卧室设计的很简洁,一张大床,上面铺着紫色的床上用品。一边有一个圆形的小方几。在桌面上摆放着一本一看就是素描用的本子。

 

不用皓南招呼,心暖走过去就拿起那本素描本,“哈哈,天呐,我在你画里面怎么这么傻气啊。”

动漫关键词:古代乱亲H女秽乱常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