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激情艳妇熟女系列小说_邪欲医院(双性产乳生子调教)

2022-05-04 16:11:4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一打开门,荣皓然身上冷凛的气势磅礴而来。细闻,还有一股酒气,看来,这男人晚上喝酒了,尽量少招惹他,要不,谁知道他会不会发酒疯。 那双锐眸扫到心暖身上,吓的她一个哆嗦,但还是强势撑

一打开门,荣皓然身上冷凛的气势磅礴而来。细闻,还有一股酒气,看来,这男人晚上喝酒了,尽量少招惹他,要不,谁知道他会不会发酒疯。

 

那双锐眸扫到心暖身上,吓的她一个哆嗦,但还是强势撑着笑脸,“执行长你好!”

 

甩给她一记杀刀,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她示意她替自己去复印出来。

 

心暖不敢反抗,谁叫自己私自加班遇到这尊大神呢。

 

转身,踩着高跟鞋往里行去。窈窕的身段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影,看的荣皓然微眯了眼。

 

把心暖刚才坐过的椅子转了一转,他惬意的坐在上面,微眯着眼睛打量起正在工作的心暖来。

 

今天的心暖穿着一套紧身的v字领的套裙,弯腰的时候,风景秀美。

 

在转身的时候,那对儿丰盈轻微的动弹起来,跟着她走路的节奏在轻微的跳舞……

 

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心暖极不自在。当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胸前时,她更是又气又羞,血液再度不争气的往脸上涌,一张白净如莲的俏脸儿,唰的变的通红。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丽。

 

不得不说,她这秋波荡漾,欲怒还气的神色,真的极美。

 

不敢再看,荣皓南闭上了眼睛,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真的如之前这女人联想的,会对她做出禽兽的行为。

 

等到心暖把那份文件复印完,想要交给他的时候,却发现他闭着眼睛发出了均匀的呼呼声。

 

咦,这么快就睡着了?

 

耸肩,她趁这个时候打量起他来。

 

看起来很是性感。长而密实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排阴影,俊美如阿波罗神邸的俊颜看的她挪不开眼睛。

 

对着他,她犯花痴的毛病俩俩再犯,只是,他睡的好像并不踏实,一双浓收还微微拧着,脸也有些皱巴巴的,给人感觉很是孤独无助。

 

想不到一个强势霸道的男人,他睡着了后,会变成这样的神情。“你是不是还在想着你妈妈的死呢?唉,这么久了,何苦呢!”

 

把一边一件同事放在这里的衣服拿过来,心暖想替他盖上被子。

 

衣服搭上他的瞬间,腰,一下子就落下了一双大掌里。

 

现在的心暖,整个人都被迫弯坐在他的身上,而他的眼睛很近的盯着她的眼睛,还透着酒味儿的嘴巴,距离他很近。

 

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瓣便压了过来。心暖的脑袋轰的一下,嘴里充斥着他满满的酒香还有他霸道的气势。

 

“唔……你是属狗的吗,女人!”

 

“无耻!”除了骂出这么一词儿,她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自大自恋到极致的无耻男人。

 

“做我的情人,我可以给你想要的!”

 

看着面前这个绝色尤物,荣皓然开出自己的价码。

 

“你找别的女人吧,荣总,我不是你想向的那种女人,我不会出卖自己的!”

 

实在是不想再和这个无良男呆在一起,心暖提着自己的包包往外面走去。

 

“女人,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一抹危险的气息从身后传来,心暖没有回头,她知道,这个时候的他,肯定用一双阴沉的眸色在打量着自己。

 

看着她妙曼的身影远去,只余下一缕清香,荣皓然冰冷的眼神回收。一向在女人方面,他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手指头,那些人无一不是争着抢着谄媚笑着扑上来抱着自己。这个女人,她一再打扰自己好事不说,还敢于拒绝自己。很好,很有味道。

 

原本只是想给荣皓南一点心理压力,并不想付诸实施勾引方案的荣皓然,在这个时候,终于对心暖产生了兴趣,并且有种想把她夺到身下的冲动。刚才抱住她亲吻她的感觉,确实很美妙舒服的。

 

不过,为什么再一次觉得她的气息会这么熟悉呢?特别是吻她的感觉,总有种感觉,自己?

 

脑海里面,不断的思索与自己有过纠结的女人,一桩尘封的往事,和今天的味道慢慢重叠起来,荣皓然的锐眸,一下子就蹦出了一缕幽冷。

 

“可恶,真的是太可恶了,这个女人,一年前她主动勾搭到自己的床上。丢下三千块拍屁股走人。一年后,她再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居然是这样的姿态,还装做一点也不记得自己的样子。哼,明明就是个很开放的荡女,偏偏还要自视清高,装做很清纯的样子。”

 

一想起去年自己叫人找过的酒吧女,荣皓然的脸都气青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把自己当做鸭子看待的女人,会再次出现在面前。还勾上了那个贱人生的儿子,把自己忘记的一干二净。

 

再一次拔通电话,还是无人接听,直觉告诉自己,那个小女人,她有事情隐瞒着自己。这让皓然很不安,不知道她为何突然不理会自己。他有偷偷调查过她,除了自己,并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算是荣皓然,这段时间也很忙碌,听说他这段时间一直和一位新晋级明星打在一起。应该不会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心暖身上。她究竟怎么了?

 

不死心的他,不再期待打电话,决定到她住的地方去堵她,就不信了,不能把她逮住。

 

“她还没回来!”从烟媚的嘴里得知这一消息,皓南的面色一下子就阴沉了起来。看看时间,现在都晚上十点整了。这个丫头,她跑哪里去了?

 

眼里有股怒火在狂飙,吓的烟媚大气也不敢出,闪一边去给心暖打电话,同样的,通了无人接听。

 

“死丫头,你死定了!”

经过一辆车的时候,身体倏的就被人强行拉上车去。心暖的嘴巴张开,还没尖叫出声,便听到皓南带着愠怒的声音在责问她,“这么晚,也不接我电话,你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嘴巴闭拢,心暖只乖乖呆着不吱声。

 

看她这倔样,皓南突然起火,一把板过她,一个狂热失却理智的为便压了下去――

 

他要用为来印证这个女人是不是沾染了别人的气息!

 

可是,迎接他的,却是心暖带着怒意的耳光。“荣皓南,我想做什么事情,不一定非要给你禀报吧。”

 

不可置信会被她煽耳光,皓南森冷的看着她。“你居然打我!我荣皓南还没被女人打过,你居然敢打我,很好。告诉我,这么晚你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这么晚你和谁抱在一起,你告诉我啊!”

 

失态的他,冲着心暖嘶哑的吼叫起来,这样疯狂的皓南,是心暖从来没看见过的。被吓住了的她,只呆呆的瞪视着他,不断的摇头,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如狂风暴雨般的吻一举袭来,皓南失态的把心暖压在了车里的椅子上。

 

血,从他的嘴边溢出,当他啃到心暖的泪水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失态到把自己一直呵护的女人吓的傻住。愧悔不已的他,一把抱住心暖,“暖暖,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更不应该对你这么过火。你打我,骂我好不好?这都是我的错谁叫我太在乎你呢,你不知道我一想到你有可能会和别的男人呆在一起,我心里就如有火在烧一样。在这里面整整等了你三个小时。一个晚上都在打你的电话,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的!”

 

惶恐不安的抱着她,想要把她搂到怀里,给她安慰,但是,心暖却颤抖的更加的厉害。一双恐惧的眼神,看着他的手一举起来,便会露出惧怕的光芒。“不要,不要靠近我,你滚开,滚开啊。我不想看见你,再也不要看见你!”

 

铁青着脸,心暖使劲地扯着被他扯坏了的衣服,想要把自己的身体遮掩住。

 

荣皓南知道刚才的自己做的过火,所以任心暖责骂只是垂着脑袋,一幅等待宣判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心暖才平息下来。想要下车,却被荣皓南把车门锁死。因为他知道,若不把心暖的心结打开,他真的会失去她的。

 

一脸的惭悔,外带一脸的惶恐,再加上不断的赔礼道歉,心暖最终还是妥协在皓南的“我是太在乎太爱你,才会做出失控的事情出来,心暖你一定要相信我。再给我一个机会,若是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不再理我,我才会彻底的死心。要不我会天天来找你的……”

 

这些疯狂的爱意威胁下,她原谅了他。

 

回到房间,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我要不是逃离那家公司?”夹在那兄弟俩的爱恨攻击下,心暖第一次发现,这样的生活,过的生不如死。

 

第二天上班,心暖破天荒的晚起。

 

慌张的她,一冲到公司电梯,看见有人正准备关电梯门,一声大吼。“等等!”

 

声震四方,所有人全都瞪眼看她如箭一般往里冲去。

 

好险,终于赶到了电梯里,一进去的瞬间,电梯便自动闭合。

 

轻吁一口气,却突然发现这地方,怎么就不对劲儿呢?往常电梯里面,这个时候可是人满为患啊,今天,好像很空荡,很稀疏!

 

回头,看见的就是荣皓然玩味的眼神,正肆意的落在她不断起伏的脸上以及……

 

喘息未定,心暖一个脑袋俩个大,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和这个恶魔一起坐电梯!

 

不用问,她也明白,自己肯定是撞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呜,每次看见这个男人都会倒霉,这次不会也倒霉吧!

 

“我,我不是故意的!”

 

生怕这恶魔再一次误会自己是在“变相勾引”他,她赶紧很正经的解释。

 

荣皓然还是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她,看着她熟透了的红脸蛋儿,以及微微蹙起的眉。眸里划过一丝冷意,这女人装的多像啊,楞是做出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之前他也爱用这种玩味的眼神盯着自己,可今天他除了玩味,还有深深的冷意袭来。

 

被他这样盯着,心暖终于觉得别扭的心慌。

 

看电梯的数字是88楼,心暖想去按自己想要的80楼,她可不想和这个危险的男人一起到总裁专属楼去。

 

可是,荣皓然却在这个时候把身体一下子靠在了数字键那里,心暖举着的和差点就戳按到了他的胸膛处。

 

瞪眼看着他,她不堪的吞起了口水。这个,一大早的就在变想的油自己,这男人!

 

“花痴!”皱眉,对于自己的魅力荣皓然最是自信,不过他也最讨厌女人对着自己吞咽口水。

 

被他的白痴惊醒,心暖尴尬的收手,把眼神睨啊睨,“那个,我要到80楼!”弱弱的说出自己的要求,心暖心里牙痒痒。

 

荣皓然像没听见一样。

 

眼看着电梯到了88楼,门还没开,那男人又按了1楼。

 

心暖站不住了,一双漂亮的眼儿,狠狠的瞪着他,“我已经迟到了!”压抑怒气的提醒,希望这位执行长能懂事一点。

 

可荣皓然仍然抱着双臂,抬头看天,似乎没听见她说的话。

 

无形的压力,逼人而来,心暖的额角泌出汗水来,拳头捏的格巴响,真想一拳头揍在这男人的脸上。你有时间,我可没这么多美国时间陪你玩儿呀。

 

“你究竟想怎么样?”

 

在数字跳到30楼的时候,没没再抗住这巨大的压力,心暖愠怒的开口询问。

 

“赔偿我!”

 

“赔偿什么?”不解的问他。

 

“那天被你打扰的事情!”调侃的话吐出。

 

“你……你精虫上脑吧!我不是那种人,让开,我要出去!”姐姐我惹不起你,不身形你总行吧,我不坐这破电梯了。

 

“啊……”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电梯在这个时候居然出现故障。

 

灯光骤灭,黑暗降临,一阵恐慌漫天袭来。心暖尖叫一声,只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还有慌乱的呼吸声。

 

“怕什么,刚好你可以赔偿我了!”处变不惊的平和声音从黑暗中淡淡传来,沉稳中还透着丝调侃的味道。

心暖怒了,反正在这破地方也没别的人,“你做梦吧,这天下就是没男人我也不会找你的。精虫上脑,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形蠢物。”所有的不满,所有的恨意不平委屈,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心暖把自己一直以来想说的话全吼了出来,完全是不顾后果会有多严重。

 

这只刺猬,她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刺到了一头多可怕的动物!

 

磨牙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再说一遍,女人!”

 

森冷阻寒,心暖打起了哆嗦,刚才说什么了?天呐,怎么会说他是人形蠢物!心暖胆怯的想要跑掉,但是,这方空间只有客以巴掌大一点,她能跑到何处去!

 

黑暗中的荣皓然,似乎有夜眼一样,伸手就把她攫到了怀里。

 

他身上澎湃的怒火,吓的她得得颤抖,这个男人,原来彻底把他惹火会是这么可怕的事情。

 

“女人,你要为你所说的话付出代价,还没有女人敢这样挑衅我!”

 

脖子,被他捏的紧紧的,她毫不怀疑,这个男人,会把她人道毁灭。可怜人家如花似玉,正是娇花一朵,怎么能夭折在这黑暗电梯里面呢,呜……

 

眼睛发黑,小虫子在飞啊飞,可怜心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亡时,脖子得到了解放。但是,嘴巴却被人做起了人工呼吸。

 

“你居然不认识你,居然敢装做不记得我,你这个贱人!”

 

黑暗中中,不仅仅是心暖失控,貌似荣皓然也完全失控。失态的话,咬牙切齿的从他嘴里吐出来,可惜心暖只是一昧的害怕,完全不知道他在讲些什么。

 

缺氧,导致她大脑一片空白,小宇宙,在这一刻终于曝发,她在最后快被窒息而亡的瞬间,一把推开了这个凶猛的男人。“呼呼……”附带的还有一个响亮的耳光一起赠送给他。

 

寂静的电梯只听见心暖不断的呼吸声音。灯光也在这时候骤然亮起,看来抢修人员得知他们的执行长大人陷在电梯里面,抢修效率还是很及时的。

 

看向对面的荣皓然,心暖吓的不断后退,退到冰冷的金属上,她抱着双臂,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在荣皓然的脸上,有着一个清晰的手掌印,那是刚才在危机中她赠送给他的。

 

而他的眼睛,在这一刻毫不掩饰怒火,如熊熊燃烧的二盏太阳,灼灼的能让心暖崩溃而逝。

 

“我,我只是自卫……”

 

电梯叮的一声开了,89楼到了,还没回过神,下一秒,心暖就被他像拖动物一样的从电梯里面拖了出来。89楼,是荣皓然单独的私人空间,这里是他休息吃饭的地方。整个一层楼,全是他的私人地方。不仅仅有奢化的厨房休息房,还有一间很大房间,里面的硕大巨床,也是他偶尔在这里风流潇洒的地方。

 

“你……你要干什么!”

 

不断抡着拳头想要摆脱这个男人的箍制,但她的拳头抡在他身上,就如在给他挠痒痒。

 

“干什么?我要让你记住你惹火我的代价!

 

“我错了,荣皓然,我真的错了,我给你道谦好不好?呜……”

 

哗的一声,认输服软,心暖之前骂人的气势一下子消失不见。英勇当个屁啊,得有命才行啊,现在最紧要的,当然得先保命。

 

那间据说很是奢华的房间门嘭的一声被他撞上,一阵电子声音响起,不用说,这门还得用电子密码才能打开。这下子真的玩大了!

 

嗵的一声,心暖还没哀叹完,身体就被扔到了硕大的巨床上。

 

脑袋瓜再度发晕,荣皓然的眼睛里面,完全写着,“我是狼!”这样的字眼儿。

 

“你不是说我是思考的动物么,你不是说我是狼,狼可不光是说的,要行动,才叫狼,不在你身上付诸行动,我怎么能对的起你给我的无上称号呢!”

 

调侃的声音悠悠响起,他步步紧逼,她步步后退。

 

挤出一抹牵强的笑颜,“我,我收回,以后再也不叫你色狼,也不再说你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更不会说你是蠢人……你,你是英武神勇的荣皓然执行长,我,我有眼无珠,不识你这好人啊……”

 

奉承的话儿,在这一刻完全无效。

 

“啊,窗外,那是什么鬼!”

 

趁着对方掉头的瞬间,心暖却蹭地往柜子边跑。

 

他眸色阴沉的跨步上前相阻止,他知道她想干什么。

 

进门的时候,因为掌控了所有的优势,所以他很大意的把那把遥控大门的钥匙扔在了柜子上。

 

人没到,鞭子先到,可惜,心暖的动作还是快了那么一点点,抓住迅速按下开关。

 

她如电一般往外冲去。开玩笑,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常年被母亲逼着长跑训练,在大学期间也是没间断过的。长跑快跑常年第一的人选,怎么会落后于荣皓然呢。

 

如大鹏展翅,她几个纵越,便越到了门口。回头,看见荣皓然阴沉沉能滴出水来的面容,扮了个鬼脸。

 

后者唰的举起鞭子,优势要打的样子,吓的她嗷呜一声嗖的就窜不见了。

 

荣皓然并没有追,只是托着下巴,一脸兴味的看着大门口。“女人,没想到你会这么好玩,看来,你还真是个宝气呢,在你身上,我越来越有兴趣开发,想要看看你究竟有些什么好玩的举动!”

 

心暖不敢坐电梯,先走了二层楼梯,把衣服扣上后,这才按了电梯往楼下行去。

 

从电梯镜子里面,看见自己被咬破的嘴唇,她心里哀嚎连连,不要再遇到皓南就好。一想到昨天他的失控,心暖便心里发寒。

 

现在的她,若是有可能,真想请假一天算了。

 

闪闪躲躲的往80楼的设计部门走去,电梯一开,她脑袋便轰的响了起来。这个,是不是中了六合彩啊。

 

为什么不希望出现的人,总是会这么适时的出现在面前。

 

张着嘴巴看着皓南站在电梯门口,在他的手里还捏着一份文件,看样子,他正准备往外面走去。

 

而他另外一只手,明显的还拿着手机,心暖的心机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感情,看她半天没来上班,他打电话催促她了!老天爷,不带这样玩弄人的吧。为什么今天你不去接我呢,接我的话,我不就可以避免现在的尴尬了么!

 

“心暖……”

十一点,心暖还没回来,一边坐着的烟媚不断打哈欠,不好意思再呆在屋里等待心暖,皓南礼貌的告辞往楼下走。

 

坐在车里,他心如刀绞的守候在楼下,脑海里面把心暖的可能性想了千万种。特别是想到她可能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皓南的心便如刀在割一样。“温心暖,我说过,如果你敢背叛我,你就要承认背叛的惩罚!”儒雅的脸变的阴戾,此时的荣皓南,完全哪如恶魔上身。

 

夜凉如水,匆匆忙忙的走在寂静的路上,心暖一想到今天晚上被荣皓然侵犯的事情,便担心这种黑黑的楼梯会再窜出一个意图侵犯自己的醉鬼来

动漫关键词:激情艳妇熟女系列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