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坐在叔叔那里写作业 小SAO货叫大声点奶真大 善良的嫂子

2022-05-04 16:10:4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他身边有一个长相高挑的艳丽女人,妆色很是清冷,姿色傲人,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眼睛,更是风情万种。 看心暖紧张的注视着荣皓然,皓南心里有些难过,正当他准备揽紧心暖时,一道阴冷的声音

他身边有一个长相高挑的艳丽女人,妆色很是清冷,姿色傲人,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眼睛,更是风情万种。

 

看心暖紧张的注视着荣皓然,皓南心里有些难过,正当他准备揽紧心暖时,一道阴冷的声音从身侧飘过――

 

“这么漂亮的尤物,你可得看好了,我准备下手了哦!”

 

呆在原地,皓南的面色不断的变化。

 

“皓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心暖问道。

 

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皓南心里一暖,“心暖,告诉我,若是有比我还要优秀的男人诱惑你,你会不会背叛我?以前,我曾经有一个很喜欢的女友,可是,她最后却因为别的男人背叛了我……”

 

心暖认真的看向他,“只要你一心对我,我怎么会对你变心呢?”

 

看着她执着而认真的眼神,荣皓南终于踏实了些,“心暖,谢谢你……走吧,冷意还在里面等我们呢!”

 

俩人渐渐往里行去,却没看见荣皓然从树木间走了出来,一双遂眸阴冷残忍,还裹挟着一丝冷讽在内――

 

“荣皓南,心爱的女人再一次背叛马上就会到来!”

 

如皓南所说的,他那个叫冷意的朋友,和他的姓真不相符,一看见心暖,那双桃花眼儿立马就泛起了幽幽的光。

 

盯着心暖像看稀奇宝贝一样,嘴里更是不断发出啧啧的声音。“美女,你跟着那个人类斯文在一起太浪费了,还是跟我吧!”

 

心暖被逗的咯咯的乐。这一笑,那俩个漂亮迷人的漩涡儿显露出来,更逗引的冷意那头饿狼狼眼发光。

 

正在这时,人群一阵躁动,随着一阵阵惊呼,荣皓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将他修长完美的身躯勾勒的淋漓尽致,他如帝王般一步步缓慢行来,从内而发的高贵气度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璀璨灯光慢慢黯去,都集中在这个男人身上,直到,一边的奏乐团奏起了舒缓的舞曲。

 

“温心暖,跳曲舞!”

 

正当心暖和皓南向舞池走去时,一道伟岸的身影挡了过来,霸道地将心暖的手抢了过去!

 

皓南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愤恨的瞪视着荣皓然,他却邪肆一笑,“怎么,借你的女人跳一下舞,你就害怕了?”

 

就在这时,荣皓然的舞伴巧笑倩嫣的走到皓南的身边,“南……和我跳曲舞吧!”

 

女人一双妩媚的眼儿挑逗的看着他,被她这样一阻,皓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暖他们往舞池走去。

 

心暖被荣皓然箍紧着,没来由的便紧张万分。面对这个男人,她除了无力就是恐惧。

 

遂眸玩味的扫过她慌乱的眼,邪魅的薄唇轻扬,“和我跳舞你不乐意?”

 

心里直翻白眼,可心暖却不敢发做,只是嗯哼一声,眼神往一边挪,不理会他。

 

“可是,我很乐意和你……亲密接触。”

 

猛然,他气息逼近,靠近她耳垂吐着蛊惑的话语。

 

心暖一惊,被他的气息逼迫的恼羞成怒!手上用力,想要挣扎。

 

这时,舞曲缓慢响起。

 

纤细的腰肢,倏的被他揽入大手中,灼热的温度灼烫着心暖,强烈的压迫感也随之袭来!

 

他邪魅的声音再一次在心暖耳边轻轻响起――

 

“这么美得身体,可真是让人期待啊……”

 

心暖全身的血气都涌到了脸上,这个不要脸的混蛋!

 

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恶魔的怀抱,不想,却换来他更吓人的掌控。

 

他垂头,却被心暖灵敏的躲开。

 

“执行长,公共场合,我想你也愿意成为明天的报纸头条。”

 

她向后倾斜,歪着小脑袋,一脸的狡黠。

 

荣皓然停下动作,唇角勾起,“也许成为明天头条的是另一个人……看看对你宠溺无比的男人,他搂着别的女人可是有说有笑呢!”

 

随着他的视线,心暖的眼神唰的便投向了不远处。果然看见皓南和那个女人亲密的样子,一瞬间,心暖的心往下沉。

 

身体,就这样被荣皓然轻易的就带到了舞池里面。

 

“放心,皓南不会背叛我的。”

 

她绝美的容颜上满满的自信令荣皓然心里的怒火腾的就往上窜。狂佞的气息再度喷出――

 

“那么,我们来打个赌……”

 

“你什么意思?”

 

“我得提醒你,你和他的家世,似乎差太远了……”

 

轻飘飘的话语却掐中了心暖的要害,她一张脸儿变的唰白。

 

舞终人散,心暖却失魂落魄。

 

身体在一瞬间便被揽入另外一个怀抱,抬头,撞上的就是皓南关切的眼神。“心暖,我们出去散会儿步吧?”

 

坐在冷宅的后花园里,皓南紧抓着心暖的手,眼里闪着坚毅的光彩。

 

“心暖,相信我吗?”

 

被他这坚毅的神情吸引,心暖不自禁的便点点头,“相信!”。

 

皓南嘴角终于露出了笑容。

 

“执行长为什么总要针对你?”

 

皓南眼神有些许黯然,“都是上一辈的恩怨。他妈妈是我爸爸的前妻。我妈妈是她母亲的下人……可她爱上了皓然的父亲。有一次他们在家里亲密,被皓然的母亲看见了,她一时想不开,跳了楼……”

 

心没来由的就揪的紧紧的,没想到那个狂肆霸道的男人,居然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股同情油然而生。

 

“当时的皓然只有四岁,沉默了一个月他都不说话。只要有人走近他,他就会全身发抖。后来他去了国外去,找最一流的心理医生给他治疗,他才慢慢的恢复过来。不过从此以后,他对父亲和我母亲,就恨之入骨。”

 

“其实,他也满可怜可悲的!”

 

“我说,你们俩风花雪月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温妹妹,我借你男人用一下,你回去吃蛋糕吧。”匆匆忙忙而来的冷意,一看见皓南便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心暖轻笑,背着双手,看他俩人消失在视线里,信步往花园深处走去。

 

闻着园子里面的夜来香,心暖的心情变的舒畅起来。

 

就在她走到凉亭时……

 

“唔……”

 

“啊……”

 

一声声催人心肝儿的声音突然传来!

 

心暖一脑门的黑线,不会这么巧又遇上一对儿在这里……吧?

 

正准备转身走人,却不防地上也不知道是谁扔了一个果皮核,心暖杯具的踩在了那果皮上,华丽丽的往地上摔去。

 

“哎唷……”

 

这么一摔,她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

 

隐藏在花树里面的人传来悉悉碎碎的动静,接着是一阵高跟鞋格格远去的声音,很快便消失在心暖的耳朵里面。

 

支撑着自己爬起来,黑暗中却看到一双铮亮的皮鞋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抬头,撞进一双阴沉的眸子。

他眼里的风暴,令心暖毫不怀疑,这男人,正准备把自己干掉。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想来看看这里的夜景,执行长!”

 

阴沉的双眸看不出波动,可周遭沉重的气息,却压得心暖几乎喘不过气来,在她垂着头,准备一点点挪离这个男人时――

 

一双大手猛然伸出,狠狠攥住她的脖子,“女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我的好事,要怎么补偿我?”

 

杀气毕露的声音,听的心暖不断的呼气,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啊转。

 

“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要是知道你在这里,打死我也不会上来的呀!”

 

伸手,想要挥开他的箍制,可他却更倏的捏紧心暖的下巴,抬高,阴沉的眸紧盯着她的眼睛。

 

“欲擒故纵的把戏,我见多了!”

 

原本的惧怕,因为他这自狂的话一下子冲散,心暖的眼睛倏的瞪大,不可思议的瞪视着他。

 

“欲擒……故纵……哈哈,你一条种马,我会对你……哈哈,你真以为自己是神,还是……咳……咳……”

 

话还没说完,脖子上的手突然收紧,剧痛再次袭来!

 

“唔……”

 

得不到新鲜空气,心暖的俏脸由白变红又由红渐渐变紫,胸肺里像是要爆炸一般,她难受地张开嘴巴,像是一条脱水的鱼,手脚变得绵软,意识也在逐渐涣散……

 

她,会死吗?

 

就在心暖的眼神渐渐变得死灰一般时,荣皓然忽然松开钳制她的手,冷眼看着她瘫软在地,刀锋般冷锐的眸中划过一丝残忍的快意。

 

“女人,对我不敬,是要付出代价的!”

 

冰冷的话语,一如既往的霸道!

 

心暖伏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她倔强地看着眼前冷酷无情的男人,水润的月牙眼一片明亮。

 

如小兽般不屈服的姿态,似乎引起了面前男人的兴趣,一抹邪笑浮在眼底。他勾起唇角,蹲下身子,大手再次挑起心暖的下颌――

 

“女人,我要我的赔偿……”

 

好闻的男性气息,直扑鼻息,罂粟一般,带着致命的诱惑。似是被蛊惑一般,心暖仰着头,傻乎乎的问。

 

“怎么赔偿?”

 

他唇角绽开的笑意更大……

 

下一秒,他大力将她带起,冰冷如魔的声音再次传来――

 

“当然是用你!”

 

就在心暖还愣神的刹那,男人的唇已覆上了她的樱口!

 

“放开我,混蛋……”

 

在她快要氧气不足而要窒息的时候,荣皓然终于放过了她的唇,看着怀中的女人情动的模样,一抹嘲讽的笑,勾上唇角。

 

绝望到极致时,她张口对着他的手臂,狠狠咬下去!

 

“贱人!”

 

耳边传来荣皓然愤怒的咆哮,接着,他大手重重一挥,一巴掌,狠狠落在心暖脸上。

 

半个脸庞一片麻木的痛楚,口腔内的血腥气,让她知道自己此刻还活着。

 

她踉跄着,跌跌撞撞的想要逃跑。头发,却被人一把狠狠揪住。

 

“啊――”

 

一缕乌发生生的被人扯了下来!

 

身子,跟着被再次甩在地方!

 

“反抗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猛然,他灼热的大手,掐住了她纤细的脖颈,接着,锋利的牙齿咬了过来。

 

就在他想要再动作的一刹,心暖的鼻子下突然流出一股股的鲜血,有洁癖的荣皓然,把手松开,一脸的嫌恶。

 

“脏女人,下次我会讨回来!”

 

等到人去影空,心暖狠狠把衣服整理好,半响才从气愤当中清醒过来,这男人居然还想打自己的主意!她的鼻血唰的再度狂飙而出。这次可不只是溢出一点点鼻血,内伤实在是过巨啊。

 

“心暖你怎么上火这么严重!天呐,好多的血,来仰着,我替你止血!看来这几天不能再吃容易上火的食物了。”好死不死的,皓南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

 

看她使劲地捂住鼻子,不断的在她耳朵边叨叨着,听他这话,可怜的心暖就差没再次喷血倒地!

 

摇曳的情调烛火中,映出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儿,一双灼灼生晖的大眼睛,娇羞的瞟过对面身着条纹衬衫的男人,一幅欲言又止的娇不胜怯的神情。

 

“心暖,跟我回家去吧,我要把你介绍给家里人,让她们早点接受你,到时候我们就能先订婚了!”把一个小盒子推到心暖的面前,皓南很急促的看着对面处在犹豫当中的心暖。

 

眼里的不安瞬间即逝,不为别的,只因为每年的七月,他都要去巴黎学习深造一个月甚至于三个月。

 

若是往年,他觉得这样的事情无所谓,可今年,他有了心暖,再要去这么久,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一想到皓然对自己说过的话,他便后背发冷。对于皓然,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的,一旦认定了要去做的事情,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说要抢走心暖,那就不会是无的放矢。

 

不安,总让他难以定下心来。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场求婚!

 

俩个人在一起,认识谈恋爱也就是二个月不到,这么快就要见家长谈婚论嫁,说实话,心暖还真没如此新潮过。

 

为难的看看他,心暖还是拒绝了,“皓南,发展的太快太迅速,我不想这么快,再说了,这种事情,我希望是一生一世人,不想定下来到时候又发生剧变。”

 

失望,令荣皓南有些失控。一把逮住她的手,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心暖你听我说,我们只是先回去见一下父母,到时候再把婚先订下来。实不相瞒,再过一个月,我就要去国外进修,到时候可能要分开好几个月。你也知道皓然受过刺激,有时候想法不一样,我怕我走后,他会对你不利!”

 

听他吱吱唔唔的把事情真相说出来,心暖这才明白,原来他是在担心自己会被那个恶魔勾走。看来皓南对于自己的信心还是为零啊。

 

轻轻摇头,心暖舒展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容。“行了,你不就是害怕那个人会对我怎么样么?每次看见他我都倒霉,怎么会爱上他呢。唉呀,荣皓南同学,如果你再对我没有一点信心,本小姐我真的要生气了!”

 

鼓起腮帮子,做出一幅我很生气的样子,看的荣皓南无奈摇头,不过爱宠着她的他,对于她的请求还是妥协。“好吧,你答应过我的,不准变心,我们吃饭。”

 

“皓南,你也在这里!”

俩人正准备开动,没曾想从里面贵宾房走出来一位美艳妇人,从外表上看,也就是三十多。脸型眼睛和皓南有几分相像,尤其是脸上那种书卷这气,与皓南完全是一个模样。柳眉弯弯,瑶鼻俏挺,光看外表,感觉像皓南的姐姐类的,但心暖没听说过他有姐姐。

 

心里有所猜测,难道,这么巧的碰上了皓南的母亲?

 

答案在下一瞬间便已揭晓,皓南站起身来,亲热的把那妇人手时原包拎过来,随便再把她按在他坐过的椅子上。“妈,我给你介绍一个人,我女朋友温心暖,就是前二天和你说过的,准备把她带回家里来的那位!”

 

这一刻的荣皓南,脸上带着一丝亲昵的情愫,看的出来,这对母子感情极好。心暖站起身来,惶恐的站在那儿任对面的妇人打量着自己。

 

“这孩子,这么紧张做什么?坐下吧,是个好姑娘呢!妈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了!”

 

妇人温和的笑着,起身,提起包包往外面走。临走的时候,还很有礼貌的冲心暖笑了一个,看的出来,她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人。

 

“怎么样,我说过我妈很随和的吧!要不我们还是早点把婚订下来算了,看我妈对你挺有好感的。”皓南趁热打铁,想要哄劝心暖早点就范。

 

微笑一下,心暖埋头吃饭。她可不认为皓南的母亲对自己就真的那么有好感,越是礼貌有加,这里面就越容易有问题。

 

都说女人的预感是最准确的,这不,事情来了。

 

还在等待公交车,一辆奥桑停在心暖的身边。“温小姐,麻烦你上车我有话想和你说一下!”

 

还是那张书卷气十足,面含礼貌微笑的贵妇面容,可那笑容里面的疏远,看的心暖苦笑一下,真是好事不上门,坏事儿样样来。

 

优雅的咖啡厅,放着高山流水的曲子,环境清幽,对面的将丽文举止优雅,一派雍容华贵。

 

抬眼,看了一眼心暖身上穿着的便宜时装,眼里划过一丝怜悯,“温小姐今天才毕业,生活很艰苦吧!”

 

只是一句开场白,其来意亦然明显。

 

微抿了唇,心暖坦然的看着她,“也不算很困难!”

 

“皓南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他做事情,有时候就是太冲动。我看温小姐很顺眼,想认你为干女儿,你觉得怎么样?”

 

挑眉,绝口不提皓南对心暖情意缠绵的事情,却绕了个弯子迂回的要认干女儿。也就是说,有了兄妹之称,以后就不能与皓南在一起。不得不说,对面这位贵妇人很有心计。

 

绽放出一抹开心的笑容,“阿姨,我高攀不起!”

 

“哪里,我也过过穷日子。不过我希望皓南不要走我的路,所以我对他的未来很看重。哦,对了,最近他的未婚妻要回来了,是个家世比我们还好的女孩子,改天我带你去看看吧!这是我这当干妈的给你的小小见面礼,温小姐收好。”

 

狗血剧情再度浮现,没想到这个女人如电视里演的那样,真的拿出了一张支票,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心暖在考虑,是要气愤的撕碎离去,还是收下默默无闻的离开,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纠结了好一会儿,心暖再度抬头,看着对面还在悠闲喝着咖啡的妇人,心暖无悲无喜无怒,有的只是好笑。

 

笑靥如花,拎起包,捡起那张支票,对面的蒋丽文自信一笑。

 

“干妈!不得不说,蒋阿姨你还真是大手笔呢,一出手就是一百万,这一笔钱,够我打工差不多一辈子的积蓄吧。如果收下,我是不是就可以过平静富贵的小日子?”

 

天真的眼睛大大睁着,眨巴二下,那笑容,笑的更加的欢实。这样的她,落在蒋丽文的眼睛里面,亦然落实她对这钱完全动心,蒋丽文眼里划过一丝轻蔑,就知道她会为了钱离开儿子的,现在的女孩子,就没一个好东西。

 

然而,心暖接下来的话,却让蒋丽文大吃一惊。

 

“可惜啊,我这人不喜欢用这种突然得来的钱,怕用着晚上睡觉不踏实,阿姨你还是合这钱多去整容或者买些高档化妆品吧。”

 

轻飘飘的把钱放到蒋丽文的面前,心暖起身往外大步行去。

 

胸器挺的很雄很壮实,不得不说,这一刻的温心暖,她自己都在感叹,好有魅力好有个性哦。可是过了身――

 

“呜……一百万啊,我为什么会这么傻瓜?那些钱可以让我买一幢房子还有剩余呢。我的天呐,温心暖,你又办了一件坏事情!”

 

看着包里可怜的二张百元大钞票,心暖欲哭无泪,为自己刚才的冲动再一次扼腕长叹。

 

看着电话不断闪烁,心暖叹息,还是不接吧,一接就狠不下心拒绝皓南。这已经是这个礼拜第三次拒接他电话了。

 

把电话调成无声,心暖继续自己的设计图样,为了即将到来的大型设计展,心暖想要博一下,所以勤奋的她,每次都隐瞒着皓南下班了,在外面吃完饭后又折回来加班加点的工作。

 

“咚咚……这时候居然有人敲门?”

 

这么晚了,不会是保安来催自己走吧?不应该啊?疑惑的抬头,看见的就是一双遂眸正幽幽的盯着自己,荣皓然!

 

他怎么也在这里?

 

万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会出现在公司里面,这让她很是为难,不知道要不要起身去开门。

 

不耐烦的再度敲门,荣皓然有种想撕碎里面那个女人的冲动。经过公司的时候,他只是想来复印一份重要文件,看见设计部门有灯亮着,便直接到这里来。哪知道会看见那个女人独自在里面。

 

敲了好几下,她才被惊醒,偏偏这女人还只是傻傻的盯着自己,一幅防狼的样子。看她那惧怕的样子,他心里便很在恼火,他有这么可怖!

 

较上劲的荣皓然,举了举手里的资料,再指了指里面的打字复印机。里面的心暖这才反应过来,人家是想进来复印东西呢,并不是专门跑来侮辱自己的!

 

心里落下了石头,她这才赶紧跑过去开门,开玩笑,这人可是自己的上司呢,要是开罪了,还不得给自己小鞋子穿啊。

动漫关键词:坐在叔叔那里写作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