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林羽江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顶点&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求饶

2022-04-27 15:45:2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周萌萌从聂祁承怀中探出个小脑袋,撒娇似的叫道:“哥哥你太坏了,怎么站在那里不出声呢。”周晓睿没有回话,而是用一种异常防备的眼神紧紧盯着聂祁承,好像在看心怀叵测的

周萌萌从聂祁承怀中探出个小脑袋,撒娇似的叫道:“哥哥你太坏了,怎么站在那里不出声呢。”

周晓睿没有回话,而是用一种异常防备的眼神紧紧盯着聂祁承,好像在看心怀叵测的陌生人。

房间里的灯光调得很昏暗,周晓睿这个男孩子一直都是跟在聂老爷子身边,因为是男孙,所以老爷子格外疼爱,时时要牵在手里。

聂祁承坐起来,让周萌萌抱着粉熊不要动,他用一种玩味的眼神逼视过去,犹如步步侵占他人家庭的入侵者,在挑衅这个家庭唯一的守护者。

这种出于雄性动物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在这个大男人和小男孩之间弥漫起硝烟味,周晓睿面对眼前年纪可以做他父亲的成熟男人,小宇宙瞬间被点燃了。

周萌萌对于两位雄性之间的敌意毫无感觉,勾了勾小手指,“哥哥哥哥,你也快点上·床吧,让叔叔给我们俩讲故事,叔叔对我可好了,他还给我买了粉熊。”

聂祁承可以感觉到周晓睿对他的敌意,但还是从包里拿出一份礼物,把这种敌意归结于小孩子间的嫉妒,只要给了礼物就没事了。

“故事我会给你讲,他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来你一个小女孩的房间。”

周晓睿看了周萌萌一眼,又警惕地盯着聂祁承。

聂祁承的眸光暗了暗,笑着将礼物打开,把那款最新的坦克模型放在他的眼前,“你不也是男孩子吗,怎么也可以来她的房间,我就不可以呢?”

周晓睿的视线久久地定格在坦克上,开坦克是多少小男孩的梦想,如今有个全球限量款的坦克摆在模型,就算是他这种不易接触的小孩子也受不住。

“妈妈让我不要接受陌生人的礼物。”

周晓睿把坦克塞回到聂祁承的怀中,倒是让他不由得高看一眼,这小男孩在如此大的诱惑面前,还是坚持对自己的讨厌。

聂祁承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到底是要夸奖他有原则,还是苦恼自己没有魅力呢。

不懂小孩子心思的聂总裁怎么会料到,周晓睿真是因为他太有魅力,尤其是太有成熟男人的那种魅力,才会如此敌视他。

如果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平凡男人,那么周玥茹根本看不上,周晓睿也完全不用担心这个缺根筋的老妈,可聂祁承通身的气派,俊朗的面容,和这豪华的别墅,处处表明他不简单。

周晓睿死死盯着他,“聂先生,你不觉得这么晚进一个小女孩房间很不好吗?”

聂先生?聂祁承唇边笑意更深,这是非常不喜欢的称呼啊。

“小朋友,你们住在我房子里这么久,如果我有坏心,早就得逞了,你认为你可以防备得了吗?”

周晓睿一双黑幽幽的眼睛底下冒出小火花,他相当不爽地回答:“我已经好几次让妈妈搬回去,可是她不愿意,她很少这样不听我的话。”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都是因为你聂祁承,所以妈妈都不听他的话了,你到底给妈妈灌了什么迷魂汤。

聂祁承有些好笑地揉了揉眉心,他还以为小孩子都像周萌萌那样傻白甜呢,没想到还有周晓睿这一款如此不好对付的。

“那你是不想要我从美国买给你的坦克了?”

美国两个字又让周晓睿有点肉眼可见的动摇,他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线,硬生生地拒绝他的好意,“我不需要。”

聂祁承歪着头目光深沉,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受到一个小男孩的挑衅,不过这小男孩的脾气倒是和他小时候十分相像,可真有意思。

周玥茹今天一早遛进卧室,把门紧紧锁上,躺进了被窝里。

可当她快要在没有聂祁承的存在下进入睡眠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睁开朦胧的睡眼,就看到那个万分不想见到的男人,坐在床沿边脱衣服。

她吓得魂都去了一半,捂住被子尖叫道:“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聂祁承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像之前那样把衣服脱个精·光,拿起一角被子盖住半边身体,周玥茹看着他裸·露在外的六块腹肌,拼命提醒自己非礼勿视。

“你的前夫是谁?”

周玥茹有点没反应过来,“你说谁?”

聂祁承渐渐逼近,双眼泛着幽光,“我是在问,两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周玥茹原本准备当他是空气,闭上眼睛好好睡觉的,可是一听到他感谢自己的话,那股惊诧把自己的睡意全部冲散了。

“谢我?你还会说谢字?”

周玥茹坐起来,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聂祁承今天心情久违地不错,还愿意和她开几句玩笑,“虽然我不大喜欢你,但是你帮了我家老爷子,我确实很感谢你,怎么,你还想要回礼吗?”

滴水之恩不求回报,再说周玥茹给老爷子找药的时候,也没想过要回报,不过既然聂祁承开了口,她倒是好奇他能给自己什么好东西。

“好啊,我忙活了这么久,总不能什么都不拿吧,我本来就不是淡泊名利的人,可是这份谢礼是什么呢?”

聂祁承扬嘴一笑,眼中闪动着坏坏的光芒,他抬手把被子从身上一点点推开,笑道:“我的情谊作为谢礼,陪你睡一觉当作是回礼,怎么样?”

周玥茹的眼睛随着他的动作越瞪越大,聂祁承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不知什么时候整理好了衣服,现在整个身子非常迅速的躺在她的被窝里,只用被子一角盖住胳膊。

“嗯?怎么样?”

周玥茹感觉两侧脸颊火烧似的发烫,她咬紧牙关,死死地瞪着他引以为傲的健壮身体。

“这份谢礼我可不敢接受,你留给其他女人吧。”

想爬上聂祁承的床榻的女人,能从这里排到巴黎,周玥茹不过是个略有模样的小妞,居然也敢拒绝他,聂祁承全身的征服想法立刻就燃烧起来。

他突然钻进被子里,起身摁住她的手臂,“我到底是哪里不好,让你看不上?”

周玥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这么多年来,除了制造孩子的那一晚,她一直都是那个的状态,像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厉害的大山一般的人在边上,她完全受不住。

“你……你赶紧给我下去!”

聂祁承的黑眸子里,周玥茹的脸一点点染上红晕,他低眉哼了一声,嗅了嗅她脖颈间的清香,笑道:“你都当妈了吧,怎么还跟着小女孩似的,有经验的女性,现在已经把手放在了我的……”

周玥茹用尽全身力气将他往旁边一推,裹着被子赶紧站起来转过身,不去看他厉害的身体。

“你不走是吧,那我走!”

她迈步子的动作幅度太大,又被被子绊住,重新倒在了大床上。

聂祁承饶有兴趣地笑道:“你这算是口是心非吗,说着嫌弃我的话,转眼就对我投怀送抱。”

他宽厚的手掌点上她滚烫的脸颊,眼底那种意味涌动。

周玥茹死死地瞪他,一脸的大义凛然,“你不要乱来,万一惊动了老爷子,他的病又回到原样了。”

聂祁承并不是沉溺于情爱的男人,但他一碰到周玥茹,却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眼下两人的关系似乎不容易进行的太快,再说来日方长,他一定弄清楚这女人到底什么来路。

“那就睡觉吧。”

聂祁承仿佛没有撩拨过她,扯过被子冠冕堂皇地在她身边睡着了。

周玥茹气得不行,真想一脚把他蹬下去,但孩子还在人家家里住着,姑姑周月还得靠他从缅国回来,只好强迫自己憋下这口气。

 

这一晚上周玥茹完全没有睡好,大早上就气急败坏地起了床,聂祁承自从在她身边入睡后,睡眠质量提到全所未有的提高,每天都能带着愉悦的心情醒过来。

刚下楼,周萌萌就飞奔过来抱住他的腿,甜甜地笑道:“叔叔,早上好呀。”

明媚的阳光照进餐厅里,聂祁承看着周玥茹从厨房里端出蛋包饭和粥,她布置餐桌,叫两个孩子来吃饭,给聂老爷子盛粥的样子,俨然就和他组成了一个小家庭。

有老人,有孩子,还有一对小夫妻。

聂祁承心头有点甜蜜,但不便表露出来,抱起周萌萌坐到了餐桌前,却没有发现他的早餐。

他笑吟吟地看向周玥茹,“我的早餐呢,老婆?”

这一声“老婆”让周玥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摸了摸手臂,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不会自己做吗?”

聂祁承就是不动,保持着微笑,“是不是我昨天晚上不够努力,所以让你不高兴了?”

周玥茹舀粥的勺子当啷掉进碗里,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他把这种话说出口的时候不会脸红吗,看样子是经历过不少女人,可以一脸平静地说出各种话。

聂老爷子咳嗽两声,也明白这些年轻情侣的小情趣,沉声道:“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

周萌萌瞪大了眼睛,“什么不努力啊,叔叔你昨晚干嘛不努力?”

“没事,”聂祁承好心情地摸了摸她的小嘴,“没什么,是我没有努力工作,让妈妈不开心了。”

默不作声的周晓睿,用勺子喂了妹妹一口蛋包饭,“你快点吃饭,别问些有的没的。”

在聂老爷子的注视下,周玥茹害怕穿帮,只好忍气吞声地给他做了一份蛋包饭,用力地砸在了他的面前。

聂祁承挑了挑眉毛,非常愉悦地吃完了。

 

等聂祁承去上班,聂老爷子回到房间里,周晓睿擦了擦嘴唇,打算和周玥茹说正事了。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离开,你都没有给我一个答复。”

不知道为什么,周玥茹感觉儿子十分抗拒住在这里。

“恐怕还有很久,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永远住在这里,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搬走的。”

周晓睿是个早熟的小男孩,一眼就看穿她身上到底是个情况,“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你们结婚了吗?”

周玥茹的筷子一停,双眸渐渐黯淡,“小睿,做妈妈的也有很多不得已,希望你可以理解,妹妹还小,你要好好照顾她,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那你爱这个男人吗?”

“什么?”

周晓睿小小的个子,却是大人的架势,“你爱他吗?我看你们俩根本就没有感情吧,你不要又被男人给骗了,我和妹妹跟着你就好,不需要继父。”

周玥茹愣了半晌,扑哧一笑,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你不要多管闲事啦,我这么聪明,没有那么容易被男人骗的。”ps:感谢大家看我的书,大家可以下载"万读"APP,每天更新都会有推送提醒.APP还会赠送大量书券,以及安排本书的限时免费

周晓睿捂住额头,哼唧了几声,“不会被骗就好,要是像以前那样,我们就又要多几个弟弟妹妹了。”

周玥茹一愣,手叉着腰气冲冲道:“什么以前啊,那是个意外好吗,这种意外就像是火星撞地球,以后绝对不会出现了。”

 

现在的小孩子是就有这么早熟,还是只有她家小孩太早熟了。

周玥茹在办公室里胡思乱想,连徐慧慧说话都没有听进去。

“安娜薇小姐,你听到了吗?”

她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刚才想别的事情去了,你能再说一遍吗?”

徐慧慧叹了口气,“我刚才说,剧里女二号,实在太难搞了,比季凉还棘手,季凉虽然有点缺根筋,至少平易近人,还会和你开几句玩笑,可这个周慕蓉……”

周慕蓉仗着背后有人,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难伺候,徐慧慧一阵唉声叹气,要不是为了流量着想,她才不会想要一个目视一切的大牌进自己剧组。

周玥茹微微眯起眸子,看向她的手机,已经发过几十条短信,可那边的大牌架子高得很,一个字都不会回复。

“我打电话她不接,我发短信她不回,周慕蓉到底过不过来拍戏?”

这个周慕蓉的骄纵任性,她没回国前就听说过,果然是把娱乐圈当作她自己周家了,举天之下皆你妈啊。

周玥茹直接用自己的手机打过去,通话声响了几秒,传来周慕蓉懒洋洋的声音,“你打我电话干什么啊?”

她压制住隐隐怒气,“你不知道今天有你的戏吗,还不赶紧过来横店,剧组里所有人都在等你。”

周慕蓉发出舒服的声音,好像是在做按摩,“我才想起来,今天是我拍戏的日子,不过我还要很久才能过来,你们先拍别人的戏不就好了。”

这样吊儿郎当的姿态,让她这个经纪人相当不爽,接触过的大牌明星多了去,可她从未看到过像周慕蓉这样作死的演员。

周慕蓉的长相虽然漂亮,但是在娱乐圈也不是顶尖,演技勉强有点,至少拿过几个奖,但比她厉害的女演员不是没有,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后台,才会在藏龙卧虎的娱乐圈嚣张成这样。

“没办法,她好像是总裁的女朋友,从前许多资源都是高层给她的,我们惹不起啊。”

徐慧慧的唉声叹气,让身旁几个早就看不惯周慕蓉都脸色难看起来。

“什么女朋友啊,不过是个情·妇而已,总裁看她有点姿色,和她玩玩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总裁夫人啊。”

“就是,总裁夫人轮的上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背着周慕蓉,肆无忌惮地吐槽起来。

周玥茹听得一头雾水,“你刚才说什么,她是谁的女朋友?”

徐慧慧重复道:“天娱总裁聂祁承的女朋友,不过聂总没有承认过。”

周慕蓉是聂祁承的女朋友?她的心里轰得一声,那她的那些不相配的资源,也就是聂祁承给她的?

周玥茹觉得此事不大对劲,要是聂祁承和周慕蓉有一腿,可上次陪她回周家的时候,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还是聂祁承伪装得太强了吗。

员工们根本不知道聂祁承已经和他们面前的顶级经纪人结婚了,还在津津有味地说起那些和总裁有关的八卦,想爬床的女演员数不胜数,但好像能入总裁眼里,得到货真价实的资源,只有一个周慕蓉。

“怪不得她那么张扬跋扈,想迟到就迟到,想不来就不来,还让整个剧组的人等她,真不知道聂总裁怎么看上她的,她也没有特别到哪里去啊。”

徐慧慧撇了撇嘴,完全不想和这样的女演员合作,“要说漂亮的话……安娜薇小姐也很漂亮啊,安娜薇小姐好像和周慕蓉是姐妹呢,长得也挺像的。”

周玥茹还在心里纠结聂祁承和周慕蓉怎么会是情侣,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和她关系不大好,那天你们也看到了。”

 

周慕蓉做完按摩,又去做了个美容,穿着香奈儿秀场刚下来的春夏裙子,摇曳生姿地踏进了横店,可原本等在这里的剧组却消失不见。

助理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宫殿,奇怪道:“不是说在这里演戏吗,我们都来了,他们呢?”

“这群家伙,居然敢戏弄我,”周慕蓉眯起美目,“只有别人等我的份,没有我等别人的可能,赶紧给他们打电话,要是一分钟之内不出现在我面前,就等着好看吧。”

助理拨通副导演的电话,听完后眼睛都瞪大了。

周慕蓉没好气地说道:“让他们过来,什么玩意还敢让我等。”

“周姐,那个副导演说,她把你今天的戏删掉了,让你下次拍戏的时候再过来。”

什么玩意?周慕蓉把手机抢过来,向冲那边大声开骂时,电话传来挂机的声音。

“这个副导演搞什么,居然敢删我的戏,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周慕蓉不顾形象地大喊大叫,惹得其他剧组的工作人员频频回头,助理慌忙把这位大爷带出去,让她小声点。

“周姐,是不是让剧组等太久,所以他们故意删戏啊?”

周慕蓉气得想掐死这群不识好歹的家伙,她这个女二号本来戏就比女主角少,这次拍戏本想卯足劲来抢那个新人女一号的戏,没想到戏都给她删了。

她仔细思索了一下,想起周玥茹最后的那个电话,让助理给她打过去。

热闹非凡的餐厅里,大家都在为拍戏的顺利进行而感到开心,尤其是没有见到那个烦人的周慕蓉,这场戏拍得不要太舒服。

徐慧慧给周玥茹敬了杯酒,满眼都是钦佩,“你好厉害啊,要不会是你做主删掉周慕蓉的戏份,我们不知道要在横店等多久。”

叶紫宁也有点惴惴不安,“我们删掉了慕容姐的戏,下次她在片场肯定会发火的,这个前辈可是不好惹的啊。”

这些年周慕蓉恶名在外,大家对她是敢怒不敢言,周玥茹在久等她而不到场的时候,为大多数工作人员和演员考虑,果断地删掉她的戏,绝不容忍这颗老鼠屎坏了整个汤。

动漫关键词:被闺蜜的男人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