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玩弄丰满奶水的女邻居_老妇的两片 肉唇 翻进翻出

2022-04-27 15:44:4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聂祁承阴沉的目光落在她的笑靥上,她从未对他如此心无芥蒂地展开笑颜,现在却和个小白脸谈笑风生,看来是真不把他这个名义上的丈夫放在眼里。《凰图腾》的投资方是个年过半百的老

聂祁承阴沉的目光落在她的笑靥上,她从未对他如此心无芥蒂地展开笑颜,现在却和个小白脸谈笑风生,看来是真不把他这个名义上的丈夫放在眼里。

《凰图腾》的投资方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富商,他坐在聂祁承身边,除了和另外几位高层说话之外,也就是眼神喜欢往叶紫宁身上瞟,并没有做出逾矩的行为。

“慧慧,你来给叶总介绍一下剧组的主要演员吧。”

徐慧慧有些紧张地站起来,周玥茹在下面扯了扯她的裙摆,让她放大点胆子说话。

“这是我们的男一号,季凉。”

季凉举起高脚杯示意,俊美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叶总好……”他的视线定格在聂承启那张面瘫脸上,不大认识他是谁。

整张餐桌的气氛冷到极点,大家个个脸色僵硬,眼睛里都是恐慌,而聂祁承的脸色已经相当不好看了,仿佛下一秒就会将这个没有眼力的牛犊永远雪藏,没有出路。

对于徐慧慧来说,聂祁承可是boss的boss的boss,这样一位大人物可千万不能得罪,她抬起胳膊肘捅了捅季凉,压低声音道:“这是聂总裁,还不赶紧问好。”

季凉眨了眨眼睛,忽然想起这冷着脸的男人,不就是来找过周玥茹的那一位吗,他摸不准他们俩的关系,但不大像是普通的上下级。

“聂总……”

季凉双唇张开,还没有叫出口,便被人出声打断。

聂祁承将酒杯放回到桌上,没有想接他这杯酒的意思,深沉的目光落在了周玥茹身上,问道:“谁是他的经纪人?”

周玥茹刚才还置身事外,不过是素·人不认识顶层老板罢了,可下一秒就被他cue到,这家伙不就是在明知故问,接下来肯定要为难她。

“是我,”她看了他一眼,“季凉刚进娱乐圈,是个绝对意义上的素·人,他还不大认识公司里的人呢,无知者无罪,还请聂总裁见谅。”

这一番不咸不淡的解释就想把他挡回去,聂祁承勾起一丝冷笑,眼神别有深意。

“我记得安娜薇小姐是全球顶级经纪人,没想到手下的艺人,竟然是这个素质,连我都不放在眼里,是不是觉得认识高层,对他而言并不重要呢。”

其实这个不认识的事情,在热闹非凡的餐桌上,稍微开个玩笑解释一下就过去了,大家还是该喝喝该吃吃,可聂祁承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想轻易放过季凉了。

周玥茹一看就知道他绝对是故意针对季凉,想通过为难他,来使自己这个经纪人难堪。

可是她一时半会也不知怎么对付聂祁承,万一话说得太过分,让别人猜出她是顶头上司的妻子,那她还要不要混了。

季凉没想到这样一件小事,会让这位聂总裁抓住不放,他面色尴尬地挠了挠头,“对不住总裁,我就是个刚进圈的素·人,要是认识你岂不是更奇怪。”

周玥茹瞪圆了双眼,惴惴不安地看向聂祁承越发不爽的脸色,真想伸手捂住他的嘴,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真是给自己挖了个更大的坑。

聂祁承把她担忧小白脸的动作尽收眼底,语气低沉,透着不悦,“为什么认识我更奇怪,作为我手下的员工,难道不认识我才正常吗。”

季凉笑了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希望用美色打动他,“我对于聂总裁来说,只不过是个底层与昂工,聂总裁每天公务繁忙,并不是每一位员工都能认识的,所以我不认识也正常。”

这挽尊十分失败,无论他笑得多么灿烂都没有,如果对方是个普通的男人或女人,说不定会看在他漂亮的脸上原谅他,可是聂总裁绝对不会。

桌前的员工都对季凉报以同情,聂祁承就眉眼来说,其精致程度和季凉不相上下,但由于聂祁承是个成熟稳重的商业精英,比季凉这种小朋友,多出几分男人味,所以从气质上更胜一筹。

周玥茹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看在未来的职业生涯,都压在这两个男人手里,只好委曲求全给聂祁承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是我管教不到位,以后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了。”

聂祁承真正要对付的,果然是她,一点都不领情地哼了两声,“我对他没有以后,如果安娜薇小姐愿意为自己的错误罚酒一杯,那我可以考虑原谅。”

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说,周玥茹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堆到了眼皮子底下。

季凉听说她要被罚酒,立刻就炸毛了,“这事和安娜薇无关,明明是我自己不记得你,又不是她不记得,干嘛要罚她的酒,罚我才是,我也认了。”

周玥茹刚才对季凉的维护已经让聂祁承非常不高兴了,这下他又体贴地维护回去,聂祁承黑着一张脸,握紧两只拳头,看来他不给点颜色给这小白脸瞧瞧,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狠角色。

周玥茹看桌上气氛越发焦灼,赶紧拉扯季凉的袖子叫他闭嘴,端起前方一杯酒干个痛快。

她万万没想到这杯不是果酒,而是烈性酒伏特加,烈焰般的酒精瞬间点燃了整个喉咙,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感觉脸上像火烧似的发烫。

徐慧慧眼睁睁看着她喝下一整杯烈酒,赶紧给她倒点冰可乐缓缓劲,季凉见她脸色不对,挑衅的颜色染上眸子,直直地逼视聂祁承。

周玥茹剧烈地咳嗽几声,埋怨地看了一眼聂祁承,哑着嗓子说道:“我没事,我没事。”

她没事就怪了,真不知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居然要她喝下一整杯烈酒。

这对餐桌前的地下夫妻似乎不在同一个频道,在周玥茹怨怪他让自己喝下烈酒时,聂祁承还纳闷,怎么刚倒上的一杯果酒喝下去变成了伏特加,到底是哪个瞎子拿错杯子。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那杯酒是我的伏特加,没想到这杯酒居然被安娜薇小姐喝掉了。”

叶总摸了摸下巴,他把手里的果酒推给叶紫宁,含笑道:“这位美女,可以赏脸陪我喝一杯吗?”

叶紫宁扫了眼他那张肥胖的脸,不大乐意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哎呀,爸你刚才在酒桌上干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让安娜薇小姐喝下那杯伏特加,她是个很好的经纪人,对我也不错,你实在不必这样。”

豪华的轿车内,叶紫宁与方才酒桌上的拘谨女演员判若两人,她吹胡子瞪眼,一个劲地说着旁边男人的不对。

叶总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连忙安慰宝贝女儿,“她对你好那不是应该的吗,我家女儿这么可爱,当然要好好宠着了,爸只不过给她一个下马威而已,你看你激动的。”

叶紫宁没好气地撅起嘴巴,“总之你以后少来我们剧组,我和安娜薇小姐感情很好,你可千万别破坏了,我要好好在娱乐圈打拼,自食其力。”

“我的小祖宗,你爱干什么都行,只是你为了季凉那小子过来,人家并不领你的情,估计你是谁都不认识。”

叶紫宁的脑海中浮现季凉在和她对戏时,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眸,要是他在现实生活中也对她这样,她多半会幸福地晕倒在他的怀里。

为了季凉,她在艺术院校熬了四年,还在各种电视剧里跑了一年的龙套,才有这个实力和机会进入《凰图腾》和他拍戏,她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

 

这一夜注定不太平,周玥茹颠颠撞撞地爬上楼梯,喝了两大碗醒酒汤后,她仍旧感觉头昏脑涨,全身发软使不上力气,本来就不胜酒力,今天喝得还是伏特加,那位叶总可真是坑死她了。

她逐渐乏力的身体突然撞到宽阔的胸膛,聂祁承脸色不善地将她腾空抱起,进了卧室扔在大床上。

周玥茹把装了浆糊似的脑袋埋进被窝里,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想起来眼前这家伙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为难季凉,她也不会喝下那杯烈酒,导致现在正常思考都不行。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床铺左下角陷下去,抬头看见那光裸的背部,大脑瞬间就清醒了一半。

卧室的门已经关上了,聂祁承身高傲人,他的脸逆着灯光,五官模糊让人看不清,可他的动作迅速利索,噼里啪啦地解·开皮带,脱下西装裤,露出两条大毛腿。

周玥茹“啊”地尖叫一声,觉得自己像个受惊的土拨鼠,她慌慌张张地把被子拽在手中,说话都结巴起来,“你做什么啊,这里不是你的房间,快给我出去。”

聂祁承扯过被子一角,半个身子已经进到了被窝里,他饶有兴趣地看向她,“这是我家,我每个房间都可以睡觉,包括你这个。”

到底是她喝多了,还是他喝多了,大半夜耍什么酒疯。

周玥茹撑着不适的身体,掀开被子站起来,“那我去和我的孩子睡,你自个在这里吧睡觉吧。”

聂祁承伸出手臂将她拽回被子里,一个翻身压在了她的上方,两只手撑在她的头两侧,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那两只小包子早就睡下了,是爷爷哄他们睡着的,你现在去不仅会吵醒他们,还会吵到我爷爷,到时候显得你多不孝顺啊。”

周玥茹推拒着他坚实的胸膛,咬牙道:“你的爷爷为何要我孝顺,你别忘记我们的婚姻是什么性质,不过是利益交换而已。”

她的一番实话进了他的耳朵里,却是相当难听。

聂祁承一声冷笑,“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做人家妻子的觉悟,怪不得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别的小白脸卿卿我我,一点规矩都不懂。”

“什么小白脸,”她瞬间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季凉,“他就是一个素·人,你为什么要和一个素·人过不去呢。”

聂祁承危险地眯起眸子,“一个简单的素·人,能够轻易地当上万众瞩目的热剧男一号,你作为顶级经纪人,怎么连这点脑子都没有。”

难道要直说她是色迷心窍,才会选中季凉成为男一号的?周玥茹很难和他解释演技潜力这些词,随口应付道:“反正他在我手下,能够爆红成为实力派流量。”

聂祁承白天冷眼看待他们谈笑风生,夜晚还要和她继续谈论这个小白脸,他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他的脸慢慢贴下来,几乎要贴上她的双唇,一字一顿地说道:“周小姐,我想应该你教你怎么做我的妻子了。”

周玥茹听得毛骨悚然,手脚并用想离他更远点,谁知又被他伸手抱了回来,紧紧地锁在怀里,胸膛如同铜墙铁壁,让她百般抗拒都毫无效果。

他眯起眸子审视她,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比如,在丈夫的床上,做妻子的不能够提到其他男人。”

“你给我快点走人,别呆在我的床上,我想谈论什么样的帅哥,就说什么样的。”

聂祁承呵呵一笑,“你真是胆子大得很啊。”

周玥茹还想多怼他几句,下一秒就被他压住双唇,她被迫和他辗转缠·绵,那些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酒精,又重新冲回了脑袋中,她开始随着他的动作,逐渐意乱情迷。

第二天上午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落一地,周玥茹莲藕般的手臂横过被子,她在睡梦中轻轻呻·吟出声,缓慢地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枕头另一端一张熟悉的俊脸。

天哪……她该不会和这男人上·床了吧。

周玥茹手慌脚乱地扯开被角,发现自己的衣服还好好地穿在身上,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她的动静太大,也吵醒了还在熟睡状态的聂祁承。

他睡觉时的样子格外恬静,就像个毫无防备的普通男生,完全没有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那种讨厌感觉,可等他睁开双眼,一切照旧。

聂祁承抵住枕头撑起手,斜斜地看向她,“你昨晚上睡得怎么样,我抱着你才不过亲了两秒钟,你就撑不住直接睡过去了。”

“我真是庆幸我睡过去,不用看到你这张脸。”

周玥茹冷着一张脸起床,洗脸漱口后,准备去楼上叫两个孩子下来吃早餐,就已经看见周晓睿坐在餐桌前,手里拿着一张英文报纸。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你真是越来越懒了,以前都不会这么晚起床的。”

周玥茹如他所说,懒得搭理他,打了个呵欠,看到聂老爷子抱着周萌萌从楼上下来,萌萌一口一个爷爷叫得可亲热了,逗得聂老爷子笑得可乐呵。

聂祁承早上只用喝一杯咖啡,就去上班了,周萌萌一直把他送到门口,还一路甜甜地叫着,让他注意身体,他头一回这么不想去上班,就像逗这个小妮子玩。

周玥茹做了两份荷·包·蛋,又煮了牛奶,叮嘱两个孩子吃完,聂老爷子坐在桌边,笑眯眯地看着他的孙子孙女,他很久都没有这么幸福过了。

“爷爷,”她把煮好的小米粥推到他面前,“我听说你很喜欢喝粥,你尝尝这个,我放了很多糖。”

聂老爷子才喝了两口,就咳嗽连连,最后连半碗粥都喝不下,就上楼休息了。

周玥茹一脸纳闷地看着锅里的粥,是她的粥煮得不好,聂老爷子不喜欢吃吗。

周萌萌见妈妈发愁的样子,凑到她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妈妈,我告诉你,我昨天晚上听到爷爷在咳嗽,他好像是生病了。”

放下英文报纸的周晓睿开了金口,“应该是有关肺部的疾病,多吃润肺的中药效果会很好。”

这儿子真是什么都知道,肯定是遗传了自己的智商。

周玥茹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聂老爷子虽然不是她的爷爷,但是他把她的孩子当做是亲孙子和亲孙女照顾,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很对不起这位老人家。

 

最近几天没什么事,周玥茹跑遍了全城所有中医院,为聂老爷子找寻治肺病的良药,外头烈日炎炎,她晒得小脸通红,出了一身的热汗。

聂老爷子刚午睡醒来,就闻到了浓郁的中草药香味,周萌萌咬着甘草从厨房跑出来,一下蹿进了他的怀抱里。

“爷爷,”她甜甜地喊着,“妈妈在给你煎药,你快点去尝一点吧。”

聂老爷子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周萌萌牵着他的手在桌前坐定,周玥茹端出一碗中药汤放在桌上,满脸期待地看向他。

“爷爷,这是我煮的中药,专门治肺病的,很好喝,你喝完之后,就没有以前那么咳嗽了。”

聂老爷子心领她的好意,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咳嗽是老·毛病了,吃西药都好不了,吃中药就跟不行了。”

周玥茹坚持给他盛了一碗,不同于那些一闻就让人捏着鼻子不想喝的中药,她煮的中药闻起来有股甘甜的气息,连聂老爷子也忍不住尝了一口。

“爷爷,”周萌萌睁大两只圆眼睛,“我觉得可好喝了,你觉得呢?”

聂老爷子喝了一口便觉得肺里积攒的灰尘全都一扫而空,他抿了抿嘴巴,被这甜味又引着喝了几口,嘴里甜滋滋的。

“还真是好喝,你从哪里配得的方子?”

周萌萌凑上前去,亲昵地抱住聂老爷子的脖子,“这是我妈妈在城里跑了一上午才找到的方子,因为妈妈知道爷爷生了病,她想帮爷爷治病,”

周玥茹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小孩子童言无忌,爷爷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聂老爷子心里涌入一股暖流,这病得了这么久都不见起色,还是她这个媳妇记挂他,把他的身体放在心上,特意做了这些来治愈他。

“你真是个好姑娘,”聂老爷子郑重地拍了拍她的手,“我们祁承娶了你,真是三生有幸。”

她给老爷子买药,跟聂祁承可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周玥茹不自然地擦了擦鼻头,自己这是孝敬老人,可比聂祁承这个工作狂靠谱多了。

 

聂祁承回家之前,就通过聂老爷子的电话,知道了周玥茹跑了整个城市给他买药治病的事情,听了老爷子好一通夸奖,可周玥茹似乎并没有想把这事告诉他的意思。

他先进到周萌萌的卧室,这个小女儿的房间是粉红色的,像个小公主的城堡,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洋娃娃,萌萌躺在床上看童话书,一见到他进门,开心得不得了。

“叔叔,你可不可以给我讲故事?”

聂祁承满眼疼爱地把她抱在膝盖上,拿出一只大盒子给她,“叔叔今天不给你讲故事,叔叔是来给你送礼物的。”

萌萌瞪圆了眼睛,三两下把礼物拆开,里面是只粉红色的小熊,不大不小,刚好够她小小的手臂捧在怀里。

聂祁承看见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就知道她一定很喜欢这份礼物,“叔叔知道你喜欢粉红色,所以路过礼物店的时候特意给你买了这只。”

今天开车路过礼物店的时候,聂祁承想起萌萌进家,还没有给她送份礼物,特意让司机停下。停车前赵助理还生怕自己听错了,再三确认道,“总裁你确定是停在礼物店吗,总裁你去礼物店干嘛,总裁你要买礼物,我可以代劳”,直到被他的眼神吓退。

等他身穿西装,一张冷脸,在众目睽睽下,从礼物店里拿出一只充满少女气息的粉红色小熊时,赵助理的脸色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眼珠子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他家总裁是在家里养了只小萝莉吗,这个小熊怎么看都和一个成熟精英男不相配啊。

周萌萌乐滋滋地把粉熊抱在怀里,“以后这就是叔叔了,我每天抱着小熊睡觉,就是每天抱着叔叔睡觉。”

戳了戳那只小熊可爱的小耳朵,聂祁承哭笑不得地说道:“难道叔叔在你眼里就是粉红色的吗?”

这可真是和他冰山总裁的人设不相符啊。

周萌萌甜甜地咧嘴一笑,在他的侧脸亲了一口,“我最喜欢粉红色,最喜欢叔叔的,所以叔叔在我眼里就是粉红色的,我亲叔叔,也要小熊一口。”

说完她就认真地亲了小熊一下,聂祁承被她无意识散发可爱的动作萌到不行,又抱着这只小包子在床上逗了好一会。

这两人笑得不行的时候,聂祁承突然感受到门口一道不善意的目光,像是要把他的背烧穿出两个洞。

动漫关键词:玩弄丰满奶水的女邻居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