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肉伦云雨交融迎合下种_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2022-04-27 15:43:5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周天强难得看见女儿露出如此凶狠的样子,多少有些心虚起来,再看到她面前的聂祁承虽然沉默不语,但就算什么都不说,都让人感到没由来的畏惧。“周月就在缅国,我明天就让她走。&

周天强难得看见女儿露出如此凶狠的样子,多少有些心虚起来,再看到她面前的聂祁承虽然沉默不语,但就算什么都不说,都让人感到没由来的畏惧。

“周月就在缅国,我明天就让她走。”

周玥茹一双眼睛牢牢盯住他,一字一顿地说道:“现在马上把她放出来,我可不只是你们周家的人,同样也是聂家的人,要是惹急了我,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周家的生意就有麻烦了。”

周天强浑身一激灵,他的生意可是心头宝,可不能出半点问题,赶紧当着她的面,拨了个电话给缅国那边,让他们立刻放周月出来。

“好,这样你满意了吗?”

周玥茹冷哼一声,这群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硬是要来点威胁才能安心做事。

徐晓珍见一向忍气吞声的她,居然敢开口威胁自家人,不高兴地说道:“才结婚多久啊,你就自认是聂家人了,还和自己的亲人这样说话。”

“你有没有把我当作亲人,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她冷眼看待继母的做戏,“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你们好自为之。”

周玥茹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心情就如同这早已冰冷的茶水,已经对于这把她抛弃在外的一家人,毫无任何感情了。

 

聂祁承这次去了一趟周家,对周玥茹为何嫁入聂家,猜到了八·九分。

“原来你嫁进聂家,是你父亲和继母拿你姑姑的性命做威胁,逼迫你代替周慕蓉,”他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你们家这情况还真是有意思。”

周玥茹的表情冷冰冰的,“还真是让你看笑话了,我家就这样,所以以后我能不回去,就绝对不会踏入家门口一步。”

聂祁承唇边扬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我帮了你这大忙,救出了你的姑姑,你该怎么感谢我才好?”

这话几个意思,周玥茹瞪大了眼睛,明明就是她强势要求周天强放走姑姑的,和聂祁承这个外人有半毛钱关系吗。

她没好气地回答道:“你作为聂家的大少爷,什么东西没有,难道还需要我的感谢。”

聂祁承眼底意味不明,“我记得你有孩子吧?好像还是一对龙凤胎?”

这两个孩子可是周玥茹心底最柔弱的地方,她立刻就警觉起来,冷声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不是说过我们是合约夫妻吗,我有没有孩子你也并不介意吧。”

聂祁承摇了摇头,他的确不介意,这女人有没有孩子无所谓,只要能跟他结婚应付爷爷就行,可此时此刻,她的这对孩子不但不碍事,还有了新的用途。

“我们没有夫妻之实,是不会有孩子的,到时候爷爷肯定会起疑心,你让孩子回家,我会去和爷爷说,这两个孩子是我们之前生的,他就不会怀疑我们婚姻的真实性。”

周玥茹被他的这一番说辞唬得目瞪口呆,不愧是聂家长子,不愧是能统治整个聂家商业帝国的男人,原来每个人在他心里都有用途,哪怕是她孩子也被他安排了用处。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吓人了,她下意识捂住了胸口,鬼知道他冷漠的外表下,有多深的城府。

聂祁承看她愣住,嗤笑一声,“难不成你希望我们有夫妻之实,早生贵子吗?”

“你胡说什么,我可不会跟不爱自己的男人生孩子。”

周玥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心虚的,她这两个小包子的亲生父亲,别说是真爱了,她就连那男人长什么样都不记得。

总之,是个和聂祁承气场非常相似的男人,估计也不是好惹的,希望此生都不要遇见他。

涉及到孩子的问题,她强硬起来,“我不同意,我可以陪着你演戏,被你利用来应付聂老爷子,但是我两个孩子不行,他们还小不明白这些,况且凭空出现一个父亲,他们一时间也不好接受。”

聂祁承听了这些话,眼底掠过一丝不耐烦,“我需要这两个孩子来对付爷爷,聂家家族内部的斗争比你想象得困难,如果有你的孩子作为盾牌,爷爷那边对我的监视会放松很多。”

周玥茹说什么都不肯让孩子进入聂家,那两个包子毕竟不是聂家的血脉,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她不希望孩子受到牵连。

“我帮助你姑姑回国,你也必须帮助我,这就是我的条件,”他扯了扯领带,带有威胁意味地瞥了她一眼,“如果你不同意,我想你姑姑,也没那么容易回来了。”

周玥茹气得浑身发抖,她刚才对周天强算是哪门子威胁,眼前这男人才是货真价实的威胁,让她在两方亲人之间做出抉择。

“你讲不讲道理,你说那两小孩子才多大,他们可适应不了聂家的规矩。”

聂祁承将她的问题个个击破,“小孩子要什么规矩,你送他们进来,我提供给他们相应的教育,让他们快乐成长。”

在他个冰山脸面前,谁家孩子可以快乐成长。

周玥茹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先把姑姑周月救出来,毕竟她在外国安全没有保障,而两个小包子住进聂家,至少可以得到保护,也不用担心她上班没人照顾了。

“好,”她艰难地点点头,“我同意,但是我们的合约一到期,我就立刻带两个孩子走人,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又弄出什么幺蛾子。”

聂祁承好整似暇地看向她,“你想多了,那孩子又不是我的,我留他们下来做什么。”

第二天上午,周萌萌还没有睡醒,就抱着小熊坐上了一辆豪车,窝在周玥茹怀里撒娇道:“妈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好梦被打扰,周晓睿起床气都写在脸上了,他抱起小胳膊,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车子是往城市东北角行驶的,我看过地图,根据我们前进的方向和路线,应该是去某个别墅区。”

周萌萌惊喜地看着她,娇声道:“妈妈,我们可以住别墅了吗?”

周玥茹瞪圆了眼睛,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成为了标准的GPS,不过有一点他没有猜对,他们这次要去的不是某个别墅区,因为聂家的别墅就占据了一整个区。

“这个地方居住的人大多有权或者有钱,”周晓睿有些狐疑地看向她,“这么贵的别墅,你一个刚从外国来的经纪人,有这么多钱吗?”
 

周玥茹一时语塞,给自己儿子额头来了一记爆栗,“你这小子也太看不起自己妈了吧,买栋别墅怎么了,我的银行账户你想都想不到,就会小瞧别人。”

周晓睿吃痛地捂住额头,报出一大串数字,听得周玥茹一脸诧异,好小子他刚才报出的就是自己的银行账户,他什么时候知道的存款金额,简直是个隐形的小会计啊。

“综上所述,你买不起这个地盘的任何一栋别墅,”他的小手摁在她的大腿上,“你是不是遇到什么男人,他住在这边啊?”

周萌萌一听到妈妈身边有男人就来了兴趣,要知道妈妈向来高冷,许多男人想一亲芳泽,都被她挡了回来,难不成这次有新的桃花运,总算不是烂桃花了。

周玥茹心虚地咳了两声,又被儿子探寻的眼光牢牢锁住,一时间无法解释,只好胡乱搪塞过去,“你不要乱讲,我是带你们去新家,那个地方非常漂亮,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周晓睿弯弯唇角,显然不相信她的话,而周萌萌一贯傻白甜,圆圆的大眼睛都是期待。

“真的吗,我的新家有没有很多洋娃娃?”

周玥茹疼爱地亲了亲她的侧脸,小孩子的皮肤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般嫩·滑,“妈妈会给你买一屋子的洋娃娃,你喜欢哪个就买哪个。”

“那我还要公主那样的裙子。”

“好,妈妈都答应你。”

周玥茹努力拼搏,成为了全球超级经纪人,就是为了尽可能给两个孩子最好的物质生活,所以在物质方面,她作为母亲,绝对是有求必应。

周晓睿掐了把妹妹那婴儿肥的脸颊,“你们女孩子真没意思,就知道娃娃裙子的,能不能有点更远大的追求?”

这两只包子牙都没长齐,说起话来跟大人似的有模有样,把周玥茹都给逗笑了,她不想冷落了儿子,又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的宝贝儿子,你想要什么呢?”

周晓睿的脸像个小冰山,他擦了擦额头,对她冷哼道:“我只要你不被坏男人骗了就行。”

这冰山样,可真像个缩小版的聂祁承。

周玥茹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打消那些不应该有的念头,聂祁承就是利用她的孩子应付家长,怎么可能会真心疼爱他们,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生孩子呢。

 

聂老爷子听说孙子孙女要来,早早就在别墅里等着,抱着一大袋零食,希望能讨好一下孩子们,让孩子们以后愿意和他玩耍。

刚一进门,聂祁承看到周玥茹身边的那个粉红裙子的小娃娃,不由得眼前一亮,这不就是那日在乐园里,笑着要养他的小甜甜吗。

小甜甜也认出了那个同她玩耍的叔叔,亲昵地凑到他的跟前,“叔叔,我们又见面了呢。”

聂祁承心底涌进一股暖流,蹲下身把周萌萌抱在怀里,萌萌忍不住亲了他一下,两个人笑作一团。

周玥茹傻了眼,“你们俩之前认识?”

“见过一面,”聂祁承眼里只有这小姑娘,“没想到是你的孩子。”

她更没想到,平日里面瘫脸的总裁,此时此刻抱着她的孩子,非常有耐心地和萌萌说笑,眼底甚至还泛起慈父般的柔光。

难不成是她的眼睛瞎了,聂祁承私底下居然是个孩子控。

两个人一人抱个孩子来到聂老爷子跟前,俨然一对结婚已久的老夫老妻,聂老爷子看着两个孩子粉雕玉琢,像两只小包子一样,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哎哟,我的两个乖孙,爷爷可算是等着你们了。”

周萌萌向来不怕生人,看到聂老爷子和颜悦色,开心地唤着“爷爷好”,叫聂老爷子高兴地把她抱在怀里,连连亲了好几下,取出一颗最大的棒棒糖给她。

周玥茹又把周晓睿推过去,耐着性子哄道:“小睿,见到爷爷要问好,妈妈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周晓睿死死咬住下唇,无论是见到聂祁承,还是见到聂老爷子,他都是面无表情,把他们都当作不必亲近的陌生人处理。

“小睿,你这样是很不礼貌的,不是告诉你要乖乖听妈妈的话吗?”

周晓睿撅起嘴巴,过了几秒,才放下自尊心,对着聂老爷子喊了句,“爷爷。”

聂老爷子高兴地眼圈都红了,抱着他蹭了蹭脸,拿出一大堆机器人模型,都摆在他的面前。

周晓睿虽然性子傲娇,但到底是个孩子,一看到他最喜欢的机器人,还有许多款是买不到的限量版,脸色也不那么紧绷,开始多和聂老爷子说话。

等孩子们都到楼上玩,聂老爷子特意让他们留在客厅。

“具体的经过,祁承都和我说过了,本来还怕你们俩夫妻感情不融洽,没想到你们早就背着我生了两个这么大的孩子,你们可真是厉害啊。”

姜还是老的辣,周玥茹站在聂老爷子面前,感受到那张苍老的脸后咄咄逼人的气势,就知道聂祁承还是很好相处的。

“抱歉,爷爷,是我做事不周到。”

聂祁承低下头,承担起一切责任,聂老爷子哼了两声,探寻的目光又落在了周玥茹身上。

她只能硬着头皮撒谎,“是,我只是怕爷爷不同意我们结婚,所以早就生了孩子,打算先斩后奏的。”

“先斩后奏,你当我们聂家是什么家庭,还想着用肚子嫁进豪门啊?”

见聂老爷子不吃这套,聂祁承上前一步,再次将她挡在了身后,“爷爷,你不要怪她,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能含饴弄孙了。”

这话说中了聂老爷子的心底事,他剧烈地咳嗽了两声,悠哉悠哉地点着头,“是啊,如果不是你们俩瞎搞,我早就见着两孙子,现在都和他们熟悉,在一起玩了。”

楼上响起一片脚步声,周萌萌探出一颗小脑袋,大声呼喊道:“爷爷,我们玩纸牌少了一个人,你会不会玩啊?”

刚才一脸肃然的老爷子,一听是孙女在叫他,马上笑开了花,柔声哄道:“爷爷当然会打了,爷爷还打得很好呢。”

周萌萌两个羊角辫垂下来,一张小脸红得像苹果,“那爷爷就快点上来,和我们一块玩纸牌吧。”

聂老爷子都忘记要审问这对暗度陈仓的夫妻,喜滋滋地往楼上去了。

周玥茹总算是松了口气,“你爷爷可真吓人,我还以为要瞒不住了。”

“你放心,老爷子的弱点就是小孩,他的孙子孙女都在眼前,哪里还有时间质问我们。”

聂祁承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让周玥茹看得心里不爽。

“孩子和老爷子在一起不会有危险吧。”

“我爷爷喜欢小孩,肯定会待他们好的,你放心就是。”

周玥茹撇了撇嘴,又不放心地看了眼楼上,“可毕竟不是你们聂家的,你会不会……”

聂祁承斜睨了她一眼,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她的话,“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这两孩子能帮我拖住老爷子,还能让他高兴一下多活两年,我感谢他们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为难呢。”

他都这么说了,周玥茹也没什么好讲,反正聂老爷子年事已高,应该不会发现这两孩子其实并不是她和聂祁承的,不如就让老人家多享受一些晚年快乐吧。

 

 

安顿好了两个孩子,周玥茹心里安慰了不少,这孩子就在身边呆着,总算能兼顾事业与家庭了。

还没等她准备去上班,手机里就是徐慧慧的连环夺命call,不用接通电话,她就知道肯定是季凉那边出了问题。

“安娜薇小姐,季凉不接我的电话,我去他家找他,他家空无一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周玥茹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已经拿到了一个全新的地址,等到她到达门口,准备敲门,季凉已经向打开门,钻了出来。

两个人在门口大眼瞪小眼,季凉吓得说话都结巴了,“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我不是已经躲开徐慧慧了吗?”

“你躲得开徐慧慧,躲不开我,”周玥茹有些咬牙切齿,“狡兔三窟,你怎么也喜欢居无定所,住的还都是豪华公寓,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还需要当艺人混饭吃吗?”

季凉没好气地嘟囔道:“人总不会嫌钱多,我这公寓是早就买了的,可惜我现在没钱了,要出去拍戏混口饭吃。”

周玥茹进门就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疼得他捂住了头,“你知不知道挣钱有多不容易,你以为娱乐圈有金钱树,你随手摇摇就会有钱掉下来吗,要做艺人最首先的就是守规矩,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工作人员,你知道他们每天为了找,要浪费多少时间吗。”

季凉连连“唉”了好几声,露出委屈的表情,“他们今天找我,是让我去陪投资方吃饭,我听说那些暴发户不是好人,还有几个是好男色的,我去肯定会失·身。”

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他把娱乐圈当作什么地方了。

周玥茹简直哭笑不得,“你就是为了这个才不接徐慧慧的电话,你可真是太幼稚了,投资方是为了确认我们选的演员行不行,又不是来选妃的。”

季凉哭丧着脸,“你作为我的经纪人,就不担心我的人身安全吗,万一我真的被潜·规则了怎么办,我这么英俊,肯定有很多人对我心怀不轨。”

“你简直是自作多情,”她翻了个两个大大的白眼,又笑道,“还真是第一次从你嘴里听到,你承认我是你的经纪人,看来我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

在她扫把加菜刀的催促下,季凉只能换上她带过来的西装和皮鞋,打扮得人模狗样地出门,他平时都穿得像个刚毕业的男大学生,今天梳个大背头,戴个金丝眼镜,倒有几分精英气质。

季凉对着电梯的镜子整理头发,忽然看见背后的周玥茹看着自己出神,相当自信地认为她是被自己的眉毛吸引,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

周玥茹瞪大了眼睛,冷声道:“你想干嘛?”

这女人以前没仔细看,今天接着电梯里强烈的灯光一瞧,还真是有几分姿色,站在荧幕前一点都不输给那些女演员。

季凉的手指摩挲着她的下巴,眼神染上一层暧昧,“我不是让你当我的女朋友吗,这样你就能当我的贴身经纪人了,不只是我的工作,连我的私生活都可以管。”

周玥茹呵呵笑道:“你知道自己说的话,在公司可以告个性·骚扰吗。”

季凉并不把这些规矩放在眼里,脸离她越来越近,“安娜薇小姐,你一丝不苟的外表下包裹着的,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电梯门打开,周玥茹不咸不淡地推开他的手,“想要我不把你当作小朋友,就不要说出刚刚那么幼稚的话。”

季凉眸色一沉,眼底起了几丝冷意,“你似乎很不把我放在眼里,我知道,你并不把我当作男人看待。”

“我是你的经纪人,你是我的艺人,我的职责是让你红,我们之间的工作与男人女人没有任何关系。”

周玥茹把季凉载回公司,《凰图腾》全剧组都准备好,就等着这位男主角了,看到季凉西装革履地走进来,大家异口同声地发出赞叹。

这个素·人犹如未经雕琢的璞玉,有安娜薇这双慧眼在,不怕成不了光芒璀璨的玉石。

一行人来到酒店,坐满了整整五大桌,一阵说说笑笑后,大门被推开,今晚的贵宾,万众瞩目的投资人走了进来,带头的那位像是加了光环一般,在一众企业家中格外显眼。

周玥茹拿酒杯的手颤抖了两下,聂祁承?

聂祁承的别有深意的目光扫过她,然后径直走向了她们这一桌,坐在了最上位。

周围在安静片刻后,又开始议论纷纷,而这些碎言碎语的源头,全部都是那个位高权重的冰山脸。

那个美得像妖孽的男人,不是天娱的顶尖高层吗,他从来不参与这些宴会的,今日怎么也愿意纡尊降贵,深入群众间了。

周玥茹假装自己没有看到聂祁承,为了避免与他视线对接,一直偏过头去和带来的男一号女一号说话,叶紫宁在公共场合比较拘谨,几乎都是季凉在和她聊天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