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人妻在卧室被老板疯狂进入,古代闺秀被强 高H

2022-04-25 15:36:0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说我害你?那好,我放手就是。”她作势就要放手,顾瑶汐立即又大哭喊,“不不不,你别放手,拉我上去,快点!”“我现在没力气拉你上来,你先说几句好听的让我听

“说我害你?那好,我放手就是。”

她作势就要放手,顾瑶汐立即又大哭喊,“不不不,你别放手,拉我上去,快点!”

“我现在没力气拉你上来,你先说几句好听的让我听听。”

“顾星蔓,你做梦!”顾瑶汐嘶吼大叫。

楚语安笑了下,压了压身子,手也跟着往下,于是顾瑶汐的脑袋没入黑暗之中,像是要掉下去了一样。

“啊!”顾瑶汐恐惧的叫出声,尖叫震耳欲聋。

“说不说?”

“我说,我说!”顾瑶汐哭喊道:“好姐姐,你拉我上去,都是我的错,你放过我吧!”

“只这一次,我放过你,若下次你再敢招惹我,可就没这么容易过去了。”楚语安压低了声音。

顾瑶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楚语安这才招呼人将她拉了上来。

顾瑶汐狼狈不已,惧怕的看了一眼楚语安。

这废物怎么这么厉害了!

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忽然,周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这是怎么了?”顾书备中气十足的怒吼一声。

顾尚书,顾书备,顾星蔓的爹,其人看似清廉正洁,实则堪当为京城第一墙头草。

曾经云王得势,顾尚书与云王多有来往,后来云王出事,他立刻与云王府断绝关系,只看这一点倒也算行事果决,只是后来他挑上了仪王,那便是曾经楚语安深深爱着的人,苏北陌。

“爹爹,您要为女儿做主啊!”

一声幽怨的哭声响起,是顾瑶汐。

顾瑶汐衣衫脏乱,脸上泪痕交错,哭的那一个肝肠寸断,伸出手指头指着楚语安,“是六姐,她记恨我不小心坏过她一支簪子,便趁着我没有防备时将我推下深井,若非丫鬟极力拉住我,此时站在您面前的便是一缕幽魂了!”

“放肆!”顾尚书冒火的视线转向楚语安,“星蔓,你怎能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死手。”

楚语安抬头,“父亲信她说的?”

“你妹妹都成这样了,她还能撒谎吗?”顾尚书指着楚语安,一脸的失望,“从前我竟不知你有如此歹心,来人,将六小姐抓起来,家法伺候!”

“谁敢动本王的王妃?”

忽而门被推开,一人逆着光站在那,身姿挺拔,明暗交错下那张面容似假非真,眸中含笑却泛着几分冷意,竟是苏瑾瑜。

“云王殿下。”顾尚书震怒的表情尴尬的凝固在了脸上,他行了个大礼,“殿下怎么来了?”

“本王来接自己的妻子,顾尚书有异议?”

“不敢,不敢。”顾尚书头垂得更低,心中忐忑不已。

他哪知道云王会来,曾经打过交道,他知道云王实则性情阴晴不定,若是触了他的眉头,后果不堪设想。

苏瑾瑜走到了楚语安身侧,“回趟门,怎的就被人欺负了?”

言下之意,平时可没见她逆来顺受。

楚语安不说话,苏瑾瑜却毫不在意她下了自己脸面,“本王刚醒,诸事繁忙,此次未能陪王妃回门,不想你们竟敢这般怠慢,甚至要对她施以酷刑,莫非也是不将本王放在眼里了?”

“殿下恕罪,臣不知殿下会来……”而且也还没有酷刑啊!

“本王不来,你便可以随意将王妃问罪吗?”苏瑾瑜的声音更冷了几分。

顾尚书只得一边擦汗一边大喊,“不,一切都是臣没弄清楚事实,以下犯上,是臣有错。”

苏瑾瑜这才满意两分,拉住楚语安的手,声音低了几分,却又恰好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是我不好,应该陪你一同回门的。”

云王乃当朝王爷,正经的皇室血脉,除了对龙椅上那位之外从未见他对人低声下气过,如今他却对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闻言道歉,着实让人不敢置信。

楚语安也一脸‘你撞到脑子了’的表情看着他,却见苏瑾瑜眼中有几分暗示,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既然想刻意做出来恩爱,她自然也乐得配合,忙回握住她的手,柔声道:“不关王爷的事,都是妾身不好,原以为回门不是什么大事,不想竟被人陷害了。”

她做委屈状,苏瑾瑜便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哄了几句,随后带着她离开,全程未再看其他人一眼。

随后,云王与王妃格外恩爱的传言迅速从顾府流出,落入京城各权贵耳中。

六月七,宫中设宴。

楚语安坐在苏瑾瑜身侧,苏瑾瑜苏醒后第一次参加宴会,各怀心思的人围在他们二人身侧,楚语安陪着他应付,脸都快笑僵了。

太监高声道:“仪王殿下到。”

人群才散了一些,有部分人又去找仪王,也就是苏北陌敬酒攀谈,楚语安透过人的缝隙望见他与人谈笑风生,身侧正是是楚槿盈,两人成双成对,好不恩爱。

楚语安握紧了手中的酒杯,指尖泛着苍凉的白。

她死了,这二人却宛若神仙眷侣,当真狼心狗肺,冷血至极。

楚语安还存着理智,知道这是什么场合,便垂下眼帘不让自己的情绪暴露。

她在想,不急,还有的是时间慢慢报复回去,只是她这么想,却有人硬凑上来。

“早闻云王妃才貌双全,舞乐更是京城翘楚,不知能否见识一番?”

楚槿盈不知何时已走到了她身前,面上是恶劣的虚伪假笑。

苏瑾瑜握住了楚语安掩在袖下的一只手,楚语安握着酒杯

这会儿倒是楚槿盈愣了,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如此,小女静等着了。”

楚语安拂了拂袖子起身,苏瑾瑜还握着她的手,望向她的视线中含着一丝担忧。

楚语安笑道:“王爷不要吃醋,我不过跳个舞罢了,让屏风挡着如何?”

苏瑾瑜放心了,他知道楚语安既然这么说了就表明有自己的打算。

很快,伴奏的乐师就位,楚语安让侍女搬来了四面屏风,屏风简陋,木架贴着一张白布绷得死紧,看着平平无奇。

楚语安置身四面屏风中央,她已换上长长的水袖舞衣,身姿勾勒出的影子像是墨宝中最锋利的一笔。

“云王妃这是要做什么?”

“以屏风遮掩着跳舞倒也新奇。”

“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以屏风作掩好叫人挑不出错,只能说这云王妃有几分小聪明。”

乐声响,涓涓的琴声流入耳中,楚语安扬袖起舞,隐于屏风背后更显神秘,伴随着她的动作,水袖不断击打着干净的屏风,那屏风竟染上点点墨花,再细看下来就像是在作画一般。

在场众人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都屏气凝神,视线紧随着楚语安以水袖作画,以身姿作弦,仿若凛冽的长弓,又如那云间隐着的皎月。

她舞姿曼妙,恍若飞仙,看着近在咫尺,又仿佛高不可攀。

半盏茶过去,楚语安停下,屏风转面,众人才见那四面屏风竟作出了不同的画作,人群间一阵唏嘘,方才的轻视一散而去。

而在这其中的楚语安面颊染上桃红,笑时如娇娇烈阳,明媚的有些刺目。

楚槿盈已然愣在那里,惊讶是真的,害怕也是真的。

因为这舞,她曾见过。

跳这舞的人,便是楚语安,楚槿盈偶然撞见过一次便明里暗里使了不少手段,总之不让楚语安在众人面前跳舞,以免她抢了自己的风头。

后来楚语安死了,她原以为再不会见到这舞,可为何顾星蔓会跳?还跳的和楚语安几乎一模一样,恍惚之间她甚至以为楚语安没有死。

她不敢想下去,喝了口清酒才勉强平静下来,“北陌。”

她张口去唤身侧的男人,却见苏北陌望着顾星蔓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楚槿盈更慌了,“北陌!”

苏北陌回过神,“怎么了?”

“你方才……”

苏北陌道:“那云王妃跳的舞前所未见,我一时看得惊奇了,你吃醋了?”

他摸了摸楚槿盈的发,却心不在焉,他脑中挥之不去的,都是方才舞动的身影。

楚语安换了衣裳之后并不急着回宴厅,她独自徘徊在湖畔,原本只是想静静,却忽然听见声响,一回头,竟是苏北陌。

“仪王万安。”

再见苏北陌,她心里依旧很是复杂,怕自己忍不住动手,于是转身就要走。

苏北陌本就是刻意寻她的,哪能让她这么走了,“且慢。”

“还有何事?”楚语安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倒退两步。

“论辈分,我该称王妃一声嫂嫂,只是王妃看着比我小许多,不如我就唤你闺名,星蔓,如何?”

他一步步靠近,笑得那叫一个丰神俊朗,楚语安却越看越觉得心烦,犯恶心。

她一步步后退,“这不合规矩。”

“既没有旁人在,又何必在意规矩。”

楚语安只觉一阵恶寒,连忙退后,“家中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赶忙离开。

却不料不远处一簇花丛之后,楚槿盈死死盯着面前的两个人。

不想死了一个楚语安,却又来了一个顾星蔓,不愧是妓女所生,当真狐媚。

楚槿盈紧了拳头,目光泛着红和杀意。

敢和她抢,就都得死……

次日。

楚语安收到了一封请柬,居然是昭平郡主的游园会。

昭平郡主林平乐出生高贵,不管是她作为楚语安时,还是如今作为顾星蔓时都与之不熟,但她知道这人同楚槿盈关系不错,而顾瑶汐亦是她的狗腿子。

看来这是要为自己的小姐妹出头了?

楚语安略想过后就心中了然,随手将帖子放在一旁。

丫鬟伺候她梳妆,轻声问道:“娘娘要去吗?”

楚语安正挑着首饰盒里的簪子,拿了一支芍药的比了比发间,竟还有些期待,“为何不去?”

另一头,云王府书房。

苏瑾瑜也知道了游园会的事,他似乎漫不经心,握着书卷侧着身,“她想去就去吧,多派些人暗中守着,别让她出事了。”

游园会当天,楚语安低挽长发,一身参金色锦袍外衣,里面是一件织花团云纱裙,有风吹来时她便掩着口鼻垂着眉眼,看着柔弱极了。

只是从开始到现在一个时辰过去了,都没发生什么。

楚语安有些纳闷,她都看着这么没防备了,那些人还没露出马脚吗?

正想着,突然一个穿着素雅的女子走到了她身旁,几声言语,楚语安得知她是昭平郡主的庶妹林淳然。

可想而知林淳然与昭平郡主并不相合,从她怯懦的性子就能看出她平时也不受人待见。

众人要么碍于昭平郡主,要么看不上她庶出的身份,楚语安却没有忌讳。

林淳然又乖巧又胆小,像极了她从前养的兔子。

只是后来那兔子被楚槿盈弄死了。

楚语安看着林淳然,心中又多了几分怜爱。

两人聊了许久,慢慢热络上来就打算一起去湖边游船,刚上船楚语安就觉得哪里不对,连忙摁住了林淳然的手,“你先别说话。”

林淳然一愣,“怎么了?”

楚语安不语,她总感觉船底好像有些什么。

正想带着林淳然先上岸,然而没走两步这船忽然剧烈晃动起来,一股力气硬生生从水里顶了上来,毫不意外,船翻了。

几声尖叫响起,周围人大喊有人落水,场面顿时更加混乱。

楚语安一头栽进了水里,她不会游水,所以很快冰冷的水漫过了她的头顶。

窒息的感觉传来,无力的下沉后光线越来越暗,她心中涌生出一股绝望。

好不容易活过来了,就又要死了吗?

有关于以前的一幕幕一遍又一遍的在楚语安的脑海里重复,苏北陌和楚槿盈这对狗男女的嘴脸逐渐撕裂开来,变成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

楚槿盈是,苏北陌更是!

不甘,撕心裂肺的恨和绝望还有湖底的压迫感涌上胸腔,楚语安一口水呛了出去。

朦胧中,楚语安仿佛看到了苏北陌,她下意识的推开他,沉重的眼皮合上了。

苏北陌抱着楚语安从湖里上来,一身暗青色长袍被水浸透贴服在身上,发丝上的水珠不断的向下滑。

“北陌哥哥!”楚槿盈焦急的声音响起,急急忙忙的跑到了苏北陌身旁。

一双湿润的杏眼红彤彤的,满是担忧:“北陌哥哥,你没事吧?”

苏北陌无暇顾及楚槿盈,注意力全都在怀中的女人身上。

楚槿盈心中警铃大作,手指紧紧攥着丝帕,眸底划过了一抹怨毒的狠戾。

但她很快压下,一张口声音充满担忧:“好端端的云王妃怎么就落水了?若是云王怪罪可怎么办,都是我的错,不该给她送请帖。”楚槿盈垂着头,满脸自责。

“云王妃”三个字被她咬的极重,在场的人全都议论纷纷。

可是苏北陌却依旧置之不理,抱着怀里的人便要向外走。

楚槿盈见状恨得牙根痒痒,赶紧冲着侍卫招招手,“还不把云王妃送去暖和,若是出点什么问题你们可担待不起!”

只是还不等侍卫上前,便见一道修长的身影挡在苏北陌的面前。

长臂一伸,打算将楚语安接过。

然而,苏北陌却没有立即松手,莫名的,脑子里都是那日大殿上,这女人长袖绽开的水墨画。

苏瑾瑜的眸光冷了下来,摄人的气息从他的周身散发,声音比湖水还要冷彻人心。

“本王的王妃还是自己的抱的好。”

话音一落,苏北陌这才回过神来,迅速扯开手。

苏瑾瑜抱着怀中的女人,目光冷冽的扫向四周,“云王妃无故落水,本王定会彻查清楚,若是抓到决不轻饶!”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议论声……

“传言果然不虚,云王夫妇感情真好。”

“才新婚,云王爷竟然那么爱他王妃?”

只有一人远远地站在那里,被那句话惊得脊背发冷。

苏瑾瑜抱着楚语安一路回了王府。

这一抱可是名动京城,而王府里的人更是早早得了消息。

“王爷,王妃姐姐这是怎么了?”玉氏满脸关切。

“去把府医请来。”苏瑾瑜吩咐了一句抱着人径直回房。

看着那道本该属于她的身影,此刻却关切着另一个女人,余氏眼里满满的怨毒。

玉氏很快带着府医赶来,查看一番只是着了凉,开了副汤药便走了。

可是眼见着王爷还不离开,玉氏有些着急。

“王爷,我来照顾王妃娘娘吧,这一路上您也累了,快去歇息吧。”

“不必了。”

三个字将玉氏冷冷的打发了。

天色渐晚,楚语安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整个人陷入沉沉的梦境里……

床上的人还在呓语,睫毛盖在眼下的剪影时不时的抖动两下,看起来十分的不安。

那夜来的着急,这是他第一次细细端详着她的容貌。

小巧精致的五官嵌在巴掌大的脸颊上,竟觉得十分可人。

鬼使神差的,他伸手,指尖触上她的面颊,缓慢地摩挲,很神奇的感觉。

“苏北陌……”

覆在她脸上的手一顿,眸子里的光瞬间被浇灭。

他收手,修长的身影向门外走去。

难道,这便是她拿着刀子向他死拼的原因?

苏北陌!

悠染候在门外,抬眼间正对上王爷阴沉的脸色,吓得双腿一软。

这是怎么了?

“进去好生照顾。”苏瑾瑜冷冷的丢下这么一句,大步离开。

日头一如既往的高高挂起。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悠染端着洗漱盆进来,见娘娘正从床上坐起。

“娘娘您醒了!”

楚语安眉头紧锁,正在梳理落水的前因后果,

游园会落水定然是阴谋,至于怎么被救的,不记得了,好像是苏北陌,然后……在醒来就是这样了。

“谁把我救起来的?”她问,想确定。

悠染放下洗漱盆,拿着毛巾边拧干水边道,“娘娘说来还真是一阵后怕,幸亏当时仪王及时把你救了起来。”

闻言,楚语安的敛起的眸光里寒冷如刀,恨意漫上心头。

苏北陌,若他知道救起的人就是她楚语安,看他还会不会这般“好心”。

“娘娘,您怎么不好高兴了?昨个夜里王爷可是照顾了您许久。”

楚语安差异,照顾?苏瑾瑜?

躺了一夜,楚语安浑身酸乏,正打算去院子里散散步,就见有人匆匆来报。

“娘娘,仪王携仪王妃前来造访,说是担心您的身子,特地来瞧瞧。”

楚语安冷冷地勾了勾唇,挥手道:“拒了吧,就说……本妃落水刚醒,身体不适,不宜见客。”

“可本王看,王妃娘娘面色红润有光泽,并无任何不适的症状,为何拒见我等,本王也是救了你一命。”

苏北陌的声音骤然响起。

楚语安心头被狠狠一刺,她掐着掌心压下愤恨,淡漠地望过去。

“仪王的救命之恩,本王妃感激不尽,只是,还请仪王注意礼数,此处是云王府女眷才可入后院。”

“云王妃,你这话不妥了吧,我和北陌哥哥是担心你呀,北陌哥哥为了救你都感染风寒了。”楚槿盈说着还不忘一见心疼的依偎着苏北陌。

感染风寒?楚语安被气笑了,他怎么不在湖里淹死呢。

看来这两人是赖着不走了。

“既然如此,那真是劳烦仪王和仪王妃的关心了,人你们也看了,该走了,云王若是知道有外人进后院,怪罪下来本妃承担不起。”

“顾星蔓,别以为你顶着个王妃的头衔就了不起了,你不过就是个送来冲喜的顾家弃女……”

“啪——”

一声脆响落下,楚槿盈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眸。

“北陌哥哥,你打我?”

苏北陌脸色阴沉的望着她:“云王妃面前岂由你放肆!还不快给云王妃道歉。”

“我也是王妃,凭什么给她道歉?”楚槿盈撑着眼中的泪愤怒质问。

楚语安终于笑了,只是眼底没有一丝温暖:“因为,我是你的长辈

的手骤然放松,抬头看向楚槿盈,“我不会。”

“小女只是好奇,并无他意。若是王妃不愿意,那便罢了。”楚槿盈好一招以退为进。

她知道顾星蔓不会这些,因为顾星蔓的生母生下她就散手人寰了,根本来不及教她什么,她在府中不受宠爱,也不可能学会舞乐。

楚槿盈曾接触过顾星蔓,知道她懦弱,这才敢恶语相向。

至于看似与她十分恩爱的云王……

若云王知道自己的王妃实则是那般不堪之人,既无才德,生母又是烟尘女子,还会喜欢她吗?

楚槿盈等着看笑话,然而楚语安却不是顾星蔓,她压着心里的滔天怒火,扬唇道:“好啊!

动漫关键词:人妻 卧室 被老板 疯狂进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