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大山里疯狂伦交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客厅乱h伦交换

2022-04-25 15:35:0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元丰十六年。尚书府。此时正值正午时分,头顶的烈日令人冒出热汗。“大小姐,人已经快不行了,还要打吗?”几个老嬷嬷手里都拿着棍子,气喘吁吁的,连打人都提不起力气来了。

元丰十六年。

尚书府。

此时正值正午时分,头顶的烈日令人冒出热汗。

“大小姐,人已经快不行了,还要打吗?”

几个老嬷嬷手里都拿着棍子,气喘吁吁的,连打人都提不起力气来了。

楚槿盈坐在树荫底下乘凉,修长的手拿起桌上的一块点心,轻轻放在嘴里,“不打,她怎么会长记性呢?”

楚语安浑身是血,痛苦的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样子可怜极了。

楚槿盈拍了拍手,步态轻盈的走到她身旁,皱起眉头,嫌恶用手捂了捂鼻子,“三妹,你也别怪我,谁叫你偷偷私会男人,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我们楚家的名声可就被你给毁了!”

楚语安忍着剧痛挪动了一下身子,缓缓抬起头来,那双血红的眼睛透着杀气,“你抢走我的未婚夫,现在又来诬陷我,你好狠的心!”

“什么叫做抢走?我和北陌哥哥本就是两情相悦,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本可以让他纳你为妾,可你偏偏让我们撞见你和外男私通,现在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救不了你。”楚槿盈冷笑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

两情相悦?

还真是嘲讽啊!

原来只有她,一直是个傻子!

傻的以为苏北陌是真心待她,傻到以为楚槿盈是真心为自己!

看着楚槿盈如此嚣张,楚语安只觉得气血涌上头顶,怒火仿佛将她渐渐吞噬……

霎时,突然猛地扑向了楚槿盈。

楚语安面目狰狞,那模样就像是从地狱里走出的恶鬼,死死的咬住楚槿盈的胳膊。

牙齿狠狠的陷进肉里,嘴里顿时布满血腥味。

“啊……”

楚槿盈发出凄惨的喊叫声,她拼命撕打楚语安,可她却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痛一样,死都不松口。

“你这个贱女人!”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无比熟悉的声音。

楚语安微微抬头,是苏北陌!

“胆敢伤害槿盈!来人啊,把这个不知捡点的女人绑起来扔进池塘!”苏北陌怒意横生,声音冰冷又无情。

楚语安冷眼看着面前与自己心心相惜的男人,摇着头不敢相信。

他竟然无情到如此地步……

楚槿盈捂着鲜血淋漓的手,柔弱的倒在了苏北陌的怀中,“北陌哥哥……好疼……”

“槿盈,你放心,本王一定为你做主!”苏北陌冷声开口,对站在原地的嬷嬷喊道:“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动手!”

眼看着嬷嬷们缓缓靠近。

往日的情义在此刻化为灰烬,面前的男人,面色冷峻,怀里的小女人娇羞欲滴。

楚语安绝望的闭上眼,泪水瞬间滑过脸颊。

原来……她才是多余的那一个。

她忽然笑了,笑声涤荡在四周,愣是连几个老嬷嬷都吓到了,不敢上前。

楚语安双目如同嗜血一般的红,“楚槿盈,苏北陌,你们二人必将不得好死!”

话音刚落,她毅然决绝的转身,跳入了湖中。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一定要亲手将她们手刃!

冰冷的湖水刺骨般的寒凉,仿佛将她的骨髓都吞噬了,她渐渐失去了呼吸……

……

喧嚣的锣鼓声充斥在长街之上,十里红色铺满了整个京都,众人都来讨个喜头。

“也不知道这顾家庶女到底是走了运,竟然被官家看上了?”

“官家看上了又如何,还不是守活寡?那云王殿下是个什么样子,你不清楚吗?”

“别说了,别叫人听了去,惹祸上身!”

“……”

冰冷刺骨的湖水紧紧的包裹着楚语安。

她在水中花挣扎了许久,可还是挣脱不出去。

忽然,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深不见底,眼看着就要被吞噬……

“不!”

一声惊叫,她猛地惊醒!

睁开眼,没有水,也没有漩涡,倒是面前的红色刺伤了她的眼……

轿子颠簸,头上的红盖头随之落地,眼前的景象一点点清晰,楚语安这才回神。

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一切都那么真实。

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头痛欲裂,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

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是顾星蔓,国公府六姑娘,十六岁,因为命盘极好,被官家赐给了因遇意外而至今不醒的云王殿下“冲喜!”

要说这冲喜一说,实属怪力乱神的迷信,皇家原本很是避讳,只是云王已经持续昏迷三个月,各路名医皆都说如果再不醒,恐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官家震怒,广招天下名人异士,又苦等了三个月,直到一名云游道人揭了皇榜。

那道人一身仙风道骨,进宫与圣上攀谈了三日,说是有贼人陷害,在京中行巫蛊之术,云王昏迷正是因为魂魄离身,若有一命格够好的人与之命脉相连,便可逢凶化吉。

他说得头头是道,官家一寻思,都已经这样了,干脆死马当作活马医,立即拍案将京城各家小姐的生辰八字都寻了过来,最后选定了国公府顾家六小姐顾星蔓。

可谁知道这丫头不愿意嫁给一个根本没有未来的人,于是在轿撵里服毒自尽了。

恰巧,她又溺水身亡,于是借了她的身,重生了。

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

楚语安根本来不及反应,不知应该是惊,还是喜。

突然,又是一阵颠簸,随后轿子完好无损的停留在了云王府门前。

喜娘掀开门帘,“哟,你怎么把盖头掀了,快快盖上,要进门了!”

眼看着面前再次恢复一片红色,楚语安心下早就已经乱成了麻。

……

与此同时,来福客栈,黑衣男人在身上穴位点了两下,当即吐出一口酒水来,他捏着桌脚咳嗽两声,身体依旧燥热不已,“暗影。”

“属下在,主子,我这就去为您寻个……”

“来不及了。”男人声音暗哑,强忍着那股翻腾的欲望推开窗,“将这里处理干净,明日再报。”

说罢直接从窗口翻跳而下,他身形极块,熟练的抄近路到了云王府的侧边,而后翻墙进了府中最中心的院子,只是如今这院子挂了红灯彩结,多了几分喜气

“王妃小心脚下。”扶着楚语安的丫鬟一路将人扶到床边坐下。

照理说成亲还有许多流程要走,但现在情况不便,喜婆们也都识相纷纷离开,门被关上,房间很快安静无声,楚语安一把扯下红盖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她转身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这个云王殿下面容俊美,躺着的时候跟正常人一模一样,只是那双眼睛紧闭着,想必这未来一辈子都不会睁开了。

楚语安轻轻叹了口气,不由更加仔细端详他的脸,他皮肤很白,看着没有瑕疵,浓密的眉毛带着锐气,五官周正,面颊线条硬朗,唇形格外好看,润红的像个正常人一样。

楚语安的心里不禁惋惜,多好看的一张脸,若是鲜活的,恐怕要令整个京城的姑娘动荡了。

至于她,她如今的心里唯有仇恨,放不下别的了。

她现在是这个人的王妃,守活寡的那种,这也正好,嫁都嫁了,那就好好过日子吧,反正她也的确需要云王妃这个位置,只有站的高了,才能更方便报仇。

她垂下眸子,眼底被阴翳笼罩,漫不经心地抬起手摸了摸那张安静的俊脸,岂料触手并非预料的一片冰凉,而是带着温热,而且好像越来越热。

楚语安心生疑惑,手刚要抽回来,刚才还紧闭的双眼毫无知觉的男人忽然动了,眼睛睁开,赤红一片,伸手毫无预兆地抓住了楚语安的手腕。

楚语安还未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人拉着前倾,身形不稳,直接倒在了他身上。

原本还安静的跟死了一样的男人一个转身将她压在身下,她愣住了,而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摄取着她的呼吸,急促的不似寻常。

“唔!”楚语安皱眉想推开他,奈何手被禁锢,身子也被强压在床上反抗不得。

她瞪大了眼睛,唇被咬的疼痛,血腥味浸了出来。

云王……云王居然活了?

她推不开身上的人,却被他撕咬着亲吻生出满腔怒火,也干脆发了狠的和他一起撕咬,这番动作叫身上的人一阵颤动,轻哼一声。

他稍稍支起身,眼底压抑不住的情欲让视线幽深的可怕,大手从她脖子一路往下滑落,伸进了衣襟之中,轻轻一扯……

……

次日。

楚语安坐在梳妆镜前,神色憔悴,脸上毫无血色,嘴唇破了,眼神苍凉,她捏着一只簪子手越收越紧,昨夜的事情历历在目,让她恨不得再次投湖自尽。

“王妃娘娘!”丫鬟端着托盘走过来,惊慌的跪在地上,双手握着楚语安的手腕。

“您这是要做什么?”

楚语安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手捏的太紧,簪尖抵着掌心看着就要戳破皮了。

她骤然放松下来,垂下眸子,声音干哑,“有事吗?”

“玉娘娘来给您请安了。”

“娘娘?”楚语安冷冷一笑把簪子扔到一旁,“让她进来吧。”

前世她虽然消息并不灵通,但事关云王的事总会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她自然也有听闻一二。

云王府中有两位侧妃,这两位都是大门大户,其中一人因为常年抱病不爱出门,想来应该不会在她面前乱晃。

还有一位身份尊贵,在云王没出事前曾大肆追求过他,百般请求圣上才进了云王府的门,只是她过门没两天云王便出了事昏迷不醒,于是这位侧妃回了自己的娘家,现下肯定不在府中。

那么丫鬟口中的娘娘就是最后一位了,通房玉氏。

说起这位玉氏,她原本是王府的丫鬟,在云王昏迷后照顾有功,这才被云太妃提拔的,如今掌管着府中的上下事物,很是得意。

从前楚语安听一些闺秀提起过,她们语中都是满满嫉妒,只道一个婢子一手遮了王府的天。

“哟,妹妹刚起呢。”

玉氏进来时笑得开心,她抹了嫣红的口脂,面容倒是清秀,盘着发,戴着华丽的发饰,玫红色的锦缎每走一步都有刻意做出来的娉婷之姿,一双眼睛含着打量。

面前人若柳扶风,看着单纯无害。

早听闻杜尚书府六小姐是个软柿子,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玉氏笑意更浓,立马又道:“瞧我都忘了,妹妹应当不认识我,我是这府中如今管事的人,名唤玉奴。”

楚语安定定的看着她,眼中渐渐泛出冷意。

这具身体娇娇柔柔,她又是面色苍白更显得病态,难免被人轻视。

玉氏本就是担心自己的地位动摇才想来立威的,现下更不将楚语安放在眼中,“妹妹刚进府,想来许诸事不明,姐姐便斗胆帮衬一二,毕竟我在这府中也呆了许久,要说最懂怎么管制这府中的人,那就是我了。”

她掩着嘴唇又上前几步,眼瞅着又要开口,楚语安收回了视线,冷声道:“放肆。”

她声音细软,说起这话来却满含威严,犹如刀袭。

玉氏被吓得一抖,一时没反应过来。

楚语安朝着旁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接口,“你一个连妾室都算不上的通房丫头,敢这样跟王妃说话,还不跪下掌嘴。”

“你敢!”

玉氏下巴高高抬起,“你一个庶女,走运嫁进了王府,就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

“哦?我是庶女,你又是什么东西?”楚语安眼睫颤了颤,视线流转着冷冽的光,她起身,身姿如病弱浮柳,背脊却挺拔。

随着她的动作,屋中的婢女三三两两上前摁住了玉氏。

玉氏挣扎了两下无果,便梗着脖子直瞪楚语安,似乎笃定她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楚语安眼含嘲讽,“一个通房,也敢自称本妃的姐姐?”

她的一双手看着柔弱无骨,扇在玉氏脸上却只听一声脆响,“玉氏以下犯上,这一巴掌,是教训你不知尊卑。”

玉氏脸一偏,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顾星蔓……你怎么敢!”

楚语安抬了抬她的下巴,神色倨傲,“本妃为何不敢?”

随后抬手,又是一巴掌,这次比刚才那下还要再重,“这一巴掌,是打你上下不分,本妃身为正宫王妃,你一介婢子,在我面前该自称奴婢。”

玉氏摔在地上,捂着自己红肿的脸潸然落泪,“你…你!”

她快委屈死了,只怀疑流言有错,外面明明都说顾家六小姐身娇体弱,胆小怕事,可如今看来却是个带刺的玫瑰,碰一碰就流血不止。

楚语安揉了揉手腕,声音清淡,“你该称我什么?”

玉氏害怕的抖了抖身子,不情不愿的张口,“王…王妃。”

而这一切如实传到了另一人的耳朵里。

那便是——云王!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穿着黑衣的侍从单膝跪在地上,神色恭敬。

书桌前,苏瑾瑜一身卷云绣金线的锦袍,身子微倾,一手摁着宣纸,一手执笔写字,闻言笑了笑,“她亲自动的手?”

“是,王妃娘娘看着娇弱,出手倒是快准狠,与传言中确实不同。”

“确实。”

苏瑾瑜放下笔,忆起昨夜她在自己身下承欢时还不忘张嘴将他咬出血来,真真一身尖刺,有趣的很。。

夜晚缓缓降临,楚语安屏退四侧,从袖中拿出一把匕首,放在了枕头下面。

今儿轰走了玉氏之后她就在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只是一整天都没见到苏瑾瑜,这更让她着急,早上不来,兴许晚上就来了。

她并不急着睡,放完匕首之后就坐在床上等着,果然不出她所料,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外面传来脚步声。

苏瑾瑜推门而入,只见楚语安双手撑着床沿,正垂眸看着裙摆的花纹,面颊被灯光映出几分柔和,她时不时晃一晃腿,看着有些乖巧。

听见声音,楚语安抬头,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苏瑾瑜关了门往前走,昨夜她睡过去之后他也端详过她的脸,当时只觉得格外好看,今日再一看,她醒来时比睡着更显锋利,一双眼睛明明如含春水,敛着眼眉时的弧度也温和无害,可当那双眼眸抬起,却泛着冷冽的寒光。

他慢慢靠近,直直走到了楚语安面前,还没开口说话,楚语安忽然起身,手以极快的速度拔起匕首。

冰冷的刀刃抵在了他的脖子,那个看似柔弱的人正眯着眼笑着,像是猫儿已经伸出了利爪。

苏瑾瑜平静的看着她,仿佛毫无知觉一般又往前踏了两步,匕首划破他的皮肤,一滴血顺着刀尖流下。

楚语安眉头一拧,“你再上前一步,我绝对杀了你。”

苏瑾瑜看这才了一眼匕首,眼里全是玩味。

这女人是真动了杀心?

他身形一动,忽然一手打向楚语安的手腕,直接打掉了她手上的匕首将人压于身下,“你以为这点小玩意能杀了我?”

话音刚落,他忽然神色微变,垂眸看着一只素白的手握着匕首抵在了他的心口。

“那这个呢?”

苏瑾瑜轻笑出声,缓缓松开了摁着她肩头的手,“这个可以。”

他起身,看着仍旧神色警惕的女人,声音又轻了几分,“昨夜的事,我向你道歉。”

听他主动提起,楚语安咬了咬牙,愤恨的捏紧了手里的匕首。

“原本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只是我被人下了药,以后不会这样了。”

楚语安审视他,“你根本没有昏迷对吧?”

明明是问句,却像是笃定一样。

苏瑾瑜眨了一下眼睛,笑意更浓了些。

楚语安见他果真默认了,倒是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一旦有了共知的秘密,事情的发展就好控制多了。

她声音也软了下来,“我已经嫁给你了,以后只要你不对我做过分的事情,我会做一个尽职尽责的王妃。”

她放下了匕首,不客气的道:“这房间是我的,劳烦王爷自己寻个地方睡。”

苏瑾瑜略点头,这样的结果他也是满意的,只是正要离开时又忍不住多回头看了她两眼。

刚才他就发现楚语安不止和传言中不同,她的神色更是像历经沧桑似的,只是传闻这位顾六小姐才16岁,甚至不怎么踏出府外,又如何历经沧桑?

他看着身子微斜神色倦懒的人,回望他时那双眼睛幽深的宛若寒潭古井,藏着真切的悲伤。

苏瑾瑜没有多问什么,转身离开了。

楚语安带着丫鬟回去,苏瑾瑜并没有同行,早得到消息的顾家人自然对这个单独回门的庶女提不上心,等楚语安到的时候顾家竟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就连大门也没开,只有一个丫鬟开了侧门,向楚语安招了招手。

她身旁的丫鬟是原主从府中带去陪嫁的,对于府中人的态度早已习惯,扶着楚语安从偏门进去了。

刚进门,一个身穿藕粉色缕织金纱裙的女子迎了过来,头戴簪花步摇,姿态曼妙,容貌上佳,只是神色并不和善。

“哟,这不是顾星蔓吗?不对,现在应该叫云王妃。”

她声音娇柔,语气却满含不屑与嫉恨。

楚语安知道,这是经常欺负顾星蔓的顾家七小姐顾瑶汐,她不想理会,只看了一眼就打算绕开。

然而顾遥汐却挡在了她面前,“站住。”

她抬了抬手,让人将楚语安带来的丫鬟拦下,看着她笑道:“我的好姐姐,我们聊一聊?”

楚语安转身就要走,顾瑶汐连忙又拦在她面前,“顾星蔓,你别以为嫁到云王府就高人一等了,你不过是个低贱的妓女所生,我愿意同你好好说话你就该感恩戴德。”

“我小娘再怎么说也是爹爹的女人,你同样是庶女,和我有什么差别?”楚语安冷声呵斥。

顾瑶汐涨着脸,“我小娘深受爹爹宠爱,你拿什么跟我比?”

“我如今是云王妃,你不向我行礼问安也就罢了,竟还敢口出狂言辱我?”楚语安轻笑。

“你,你这个贱人!”顾瑶汐瞪她,“你就该同你那贱人母亲一起去死。”

她眼中冷光浮现,正好旁边有个枯井,便直直朝楚语安扑了上去。

楚语安立马意识到她要做什么,哪能让她得逞。

她轻松闪过,反倒是顾瑶汐自己一头栽了下去。

枯井没水,栽下去不死也残,楚语安笑呵呵的看她手脚都支撑不住了,眼瞅着就要被那枯井吞没,这才慢悠悠的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手。

周围的丫鬟想要上来帮忙。

楚语安立即开口,“都别过来,小心我手一松,你们家小姐可就一头栽下去了。”

要想来帮忙的丫鬟被闻言立刻不敢动了,楚语安笑道:“感觉如何?”

枯井中回声缭绕,“顾星蔓,你个贱人,你竟敢害我!”

动漫关键词:客厅乱h伦交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