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公交车被多男摁住灌浓精,将水果放在小洞里捣碎

2022-04-25 15:34:2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前段时间李悦然还在郑时瑾家趾高气扬的,甚至还打了小珂,这口气就算他郑时瑾忍了,我林妙珂也不能忍。就在林妙珂刚想拒绝的时候,郑管家及时出现解了围。“李太太,您赶紧走吧,

前段时间李悦然还在郑时瑾家趾高气扬的,甚至还打了小珂,这口气就算他郑时瑾忍了,我林妙珂也不能忍。

就在林妙珂刚想拒绝的时候,郑管家及时出现解了围。

“李太太,您赶紧走吧,一会我家少爷回来看到又该生气了。”

话音刚落,几个女仆出现正打算把李母架出去,玄关处郑时瑾回来了。

“你来干什么!”郑时瑾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吓到了女仆们,手一松,李母摔了个四脚朝天。

郑时瑾没来得及换鞋,健步如飞走到林妙珂面前,拉着她的手仔细查看。

“她有没有伤害你。”郑时瑾焦急的眼神在林妙珂的身上来回查探。

“我没事儿,喏,她找你有事。”林妙珂撂下话头也不回的回到了卧室。

郑时瑾戚着眉看着李母:“李阿姨,李悦然的事,恕我无能为力。”

“时瑾,时瑾,你别这么说,我知道悦然做错了事情,再怎么说,我们两家是世交啊,你李叔叔就她一个女儿,要是她真的坐牢了,你让我们老两口要怎么活啊!”李母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呼喊着。

谁知道S市一直高傲的李太太有一天竟然可以为了女儿像一条丧家犬一样跪在地上求人。

“管家,送客。”一想到小珂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心里就揪成了一团,她李悦然再怎么骄纵都不应该欺负他的儿子,郑时瑾可是出了名的护犊子!

李母抬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刚毅的脸上如雕刻般的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俊脸,外表看起来放荡不羁,但鹰眼一般的眸子里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这样的男人早已没了小时候的那种纯良可爱!

李母知道自己怎么求他都是于事无补,还不如尽早收集证据保证李悦然的二审顺利开庭,顺利得保。

“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青梅竹马,她可以算得上你半个妹妹,阿姨知道你还没想好,想好了给我打电话。”话音刚落,李母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了茶几上,愤然离去。

郑时瑾不为所动,一个眼神,管家带着女仆们退下。

“李杨,给我在公司附近找个房子。”郑时瑾拿出私人手机给秘书打了一通电话。

可想而知电话另一端的秘书有多么无助,他的BOSS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现在更是提出了换房子这种琐事!他明明是个行政秘书,现在还要兼职生活助理。

“好的总裁。”李杨心里不愿意,嘴上倒是应承的很快。

挂了电话的郑时瑾,连忙上楼安抚小娇妻。

“把人哄走了?”林妙珂倚靠在窗台边,双手抱胸,双脚交叉,慵懒地质问郑时瑾。

“赶走了。”郑时瑾皱着眉头。

“下周搬家吧,房子联系好了。”郑时瑾被烦的不耐烦了,提出换房子,把林妙珂说要离开的话扼杀在摇篮里。

“你倒是很快。”林妙珂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两人的达成了一致的想法,还是那么有默契,像四年前一样。

转眼间,时间已过去了大半年,到了两个小宝贝上学的日子,两神兽终于上学了,鹿鹿彻底地解放了,更加有时间去和顾医生谈情说爱了,两人的感情也即将更近一步。

“妈咪上学好玩吗?”小珂拉扯着林妙珂的衣角,摇摇晃晃着小身体,骄里娇气地问道。

林妙珂给小珂穿好校服,带好太阳帽,帮小家伙背上小书包,一边整理一边说道:“很好玩啊,幼儿园里有非常多的小朋友,你可以和他们一起玩耍。”

“哥哥也会去吗?”小珂盯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大珂。

“当然啦,哥哥和你年纪一样大呢,只不过哥哥比你先从妈咪的肚子里出来,所以大珂是哥哥。”林妙珂语重心长说道。

“妈咪,你的小肚子怎么能装下我和哥哥的呀。”小珂天真的问道。

“因为你们还没出生的时候很小只,没有现在这么大就能装进去,就像袋鼠妈妈带着小袋鼠一样。”林妙珂哭笑不得。

“这样啊,那我还想在妈咪的肚子里,这样我去幼儿园妈咪也能去了。”小珂话音刚落就往林妙珂的怀里钻。

毛绒绒的发丝猛扎林妙珂的脖颈,惹来她的哈哈大笑。

郑时瑾闻声赶来,揪起小珂的后领,像拎着小鸡一样,小珂腾空挣扎。

“哎呀呀呀,放我下来,妈咪救命。”小珂扑腾着小手。

“郑时瑾快放他下来!”林妙珂佯怒道。

看到郑时瑾把小珂放下来后,转身接着给大珂穿衣带帽子背上小书包。

“妈咪,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弟弟的!”大珂仰着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大珂真有当哥哥的担当!妈咪爱你!”林妙珂摸着大珂的小脑袋。

“妈咪我也爱你!”小珂说完对着林妙珂的脸蛋吧唧就是一大口。

很快,校车来了,接走了两个小家伙。

林妙珂在家等了一天终于等来了鹿鹿,两人相约一起出门逛街。

手上拿着郑时瑾的黑卡就是不一样,到了一家店,看得顺眼的都买下了,开会的郑时瑾手机短信不断跳出银行卡消费记录,嘴角勾唇一笑,惊呆了在座的各位员工,高冷总裁居然笑了,而且是在会议上!

本来还在笨手笨脚的女职员看到这一幕心里更加喜欢郑时瑾了。

正是因为这一笑,为之后的事留下了伏笔。

“阿珂,跟你逛街真是太爽了!”鹿鹿微眯着眼,数着手中的战利品。

“话说,你和顾医生怎么样了?”此时的林妙珂嘴叼着一根牙签,慵懒地靠着咖啡厅凳子上。

“哪有怎么样啦!”鹿鹿害羞地回复道。

“你少来了,我看你微信朋友圈每天都在发爱情毒鸡汤。”林妙珂嗤之以鼻。

鹿鹿脸红地跳开,正巧碰到了来买咖啡的顾医生。

“顾,顾医生你也买咖啡啊...”鹿鹿看着顾医生,小脸通红就像火烧云,话都说得不利索。

“得得得,你俩谈恋爱吧,姑奶奶不伺候了,顾医生,鹿鹿就拜托你了!”林妙珂抬手看了手腕上的手表,刚好两个小家伙也快放学了,不知道两个小家伙今天过得怎么样,开不开
 

道别了顾医生和鹿鹿之后,林妙珂开着一辆银色的路虎飞奔圣光幼儿园。

幼儿园的门口停满了豪车,显得林妙珂的路虎略显格格不入。

下了车刚要进门口就被保安拦下了:“这位小姐,你找谁?”

“我接儿子放学。”林妙珂今天身穿一身牛仔皮衣,并不像其他的家长那样穿金戴银。

保安自以为林妙珂应该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半分不带搭理她。

林妙珂懒得搭理他,径直走了进去。

看着保安吊儿郎当的样子,林妙珂突然有点后悔把小家伙送到这里,保安都这么势利眼,可见这家学校的师资力量也不咋地。

果然,她的想法是正确的,两个小家伙第一天上课就遇到富家子弟的小孩欺负他们,老师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直言要小家伙们跟犯错的小孩道歉。

幼儿园的老师恐怕不知道郑时瑾是大珂小珂的爸爸吧!只当他们是父母费尽心思送进圣光幼儿园的穷苦人家。

只见其中一位家长戳着大珂的小脑袋,口不择言地骂道:“快点叫你父母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虽然大珂脸上挂了彩,转移视线看到那个泼妇的小孩伤的比大珂还要重。

林妙珂第一次来到幼儿园,转了大半天才看到一个助教老师,在助教老师的带领下找到了大珂小珂。

眼尖的小珂看到林妙珂顿时委屈涌上心头,瘸着小腿,哭唧唧地走向林妙珂。

“妈咪...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林妙珂连忙上前抱住小珂,杀气瞬间迸发,周围的人只觉得温度一下子下降至冰点。

“怎么回事?”林妙珂牵着大珂小珂,众人分不清她是在问孩子还是老师。

“是这样的林小姐,您家孩子小珂动手打了小盛同学,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的,我们身为大人加以教导就行了,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

站在一旁的校长连忙上前打着圆场,她深知能来到圣光幼儿园的小孩,他们的父母非富即贵,就算眼前的大珂小珂口中的妈咪她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娇妻,但肯定是惹不起的。

“谁说这是小事,你看看我儿子,脸都被她儿子抓花了,我家小盛可是独子,将来因为她的儿子娶不到老婆怎么办!”盛太太抓着她儿子的伤,扯着林妙珂的肩膀来回推搡。

“坏女人!不要欺负我妈咪!”大珂见状一口咬住了盛太太的手,盛太太一声痛呼把大珂甩开。

年幼的大珂无力反抗被她一下子推倒了,脑袋重重地嗑在地上。

林妙珂杀气喷涌,上前一步掐住盛太太的脖子,目眦尽裂瞪着她,吓得盛太太手覆在林妙珂的手上,以为这样可以减小她的力气。

差点喘不过气的盛太太侥幸被园长救下,她像一条癞皮狗一样,大口大口地呼着气,贪婪地吸着这来之不易的空气。

最让园长无可奈何的是做错事的小孩的父母是出了名的S市房地产大亨,惹到了他们,他也会寸步难行。

林妙珂甩开盛太太手,退后一步扶起大珂。

一群人围着母子三人,扬言就要林妙珂赔偿一个亿,这事才能罢休。

就在园长左右为难的时候,一通电话打破了这一丝寂静。

“喂。”林妙珂接通了来自郑时瑾的电话,语气里的冷意让郑时瑾感到不安。

郑时瑾连忙让她待在原地,他马上赶到。

“李杨,给我调查一下圣光幼儿园的现任园长是谁。以及盛家房地产。”说完拿起西服就立马赶到了幼儿园。

盛家房地产正是做错事小孩家的产业,他的父亲就是整个S市的房地产龙头,几乎垄断了整个S市的房地产产业。

一路连闯红灯的郑时瑾身后早已跟着一大片的交警,交警看到郑时瑾在圣光幼儿园门口停下,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进去,在门口纠结半天不知道该不该跟进去。

最后打了电话查了他的车牌号,才知道这是大名鼎鼎的郑氏集团郑时瑾,走到他的车之前,贴了罚单,一溜烟就跑了。

走进幼儿园的郑时瑾,没有感觉到那股热情,原来高级领导层都在林妙珂那边商量着怎么处理这件事。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幼儿园最大的股东就是郑时瑾,可是他们不知道大珂和小珂就是郑时瑾的儿子,要是知道,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得罪。

郑时瑾慢慢靠近了人群,一眼就能看到他的小野猫坐在了人群最中间的地方,一个肥婆在一旁骂骂咧咧的。

许是林妙珂感受到郑时瑾热烈的目光,转头看着他,郑时瑾看见林妙珂满脸冷然,显然气到极点,看见大珂小声地啜泣,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声音不大,却非常有穿透力,听着让郑时瑾感到心疼。

转眼看见小珂哇哇大哭,扒着林妙珂的衣领,那哭声撕心裂肺,应该是哭了很久,嗓音哭的有点哑了。

没等林妙珂开口,郑时瑾走进人群,人群里有人眼尖大喊着:“郑总来了!”

C城有几个郑总值得有人如此大叫,定是那个最有名的郑氏集团的郑总。

林妙珂抱起小孩在众人的眼光下走向郑时瑾,惨白的小脸,微微一笑,有些凄惨。

人群里似乎有人明白了什么,本来几十个人围观,明白了其中的含义大多数都散开了。

“郑总,郑总,欢迎,不知您来圣光有何高见。”其中一位老者,看样子应该是圣光幼儿园的领导者之一,谄媚地靠近郑时瑾。

“接我儿子们放学。”眼睛清扫四周,冰冷的声线冻得老者身形一颤。

“不知郑总的小少爷是哪位......”老者放眼四周,擦着额头的冷汗,颤颤巍巍地问道。

“就是你眼前的大珂小珂。”

老者站直了身子,随后又立马弯下腰,抖着嗓子问道:“郑总开玩笑了。”

“你看我在开玩笑吗?”郑时瑾斜着眼睛,冰冷地看着他

是是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惊扰了小少爷,郑总您看怎么处理都行。”老者狗腿回复道。

“凭什么!我儿子岂不是白白挨揍了!你们怎么还欺负人。”肥婆盛太太叉着腰指着郑时瑾骂道。

平日里盛太太只躲在家中相夫教子,根本没有时间去应酬,所以她压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还有她老公惹不起的主。

初生牛犊不怕虎,盛太太才不管眼前这个人是哪根葱,指着郑时瑾的鼻子就是破口大骂,林妙珂看不下去直接站了起来差点冲上去想给她一个巴掌。

“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人,人多势众是吧!说出来都吓死你!我老公是S市房地产龙头大哥!”肥婆盛太太仗着自己土肥圆的身材,叉着腰指桑骂槐。

“是吗,那你老公有没有跟你说过遇到姓郑的要绕着走。”郑时瑾不屑一笑。

土肥圆的盛太太不服气,一个电话打给了她的老公,哭天抢地的哭声让电话那头盛先生感到非常的不耐烦。

但又碍于面子,只能匆匆和秘书办完了事,赶到幼儿园。

大老远就看到郑时瑾的车子停留在幼儿园门口,安慰自己是巧合,没想到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

盛先生走近一看,就看到盛太太不知天高地厚指着郑时瑾就是一顿骂。

一阵邪气上脑,一步上前就把土肥圆盛太太一巴掌打的她眼冒金星。

“你干嘛打我!!!”土肥圆盛太太捂着脸,面红耳赤骂道,活像一个泼妇骂街,丝毫不顾及自己形象。

“放肆!你知道他是谁吗!!!”盛先生指向郑时瑾,对着土肥圆的盛太太吼道。

“对不起!对不起!郑总!我老婆眼瞎了,平时她在家里没有出门,不知道您的威名,我在这里替她跟您道歉!!!!”

盛先生低头哈腰一个劲地跟郑时瑾道歉,深怕一不留意自家遭受了灭顶之灾。

“老公,你干嘛跟他道歉,你看看我们的儿子,被他的儿子打成这样!”土肥圆盛太太愤然拉着儿子给老公看。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们家生意最大的一头!”盛先生气急败坏地说道。

就算是平日里宠儿子出名的盛先生这一刻也不敢护着儿子,一个劲的赔礼道歉,拉着儿子对他说:“儿子,快跟小珂道歉!”

“我就不!他先打我的!”小盛没觉得情况一度尴尬,趾高气扬地说道。

盛先生一度气到爆炸,一怒之下给了儿子一个巴掌,本以为郑时瑾会看在往日里两家生意往来的情分放过他们一马。

盛先生小瞧了郑时瑾宠妻宠儿子的心不比他盛先生的少。

这时李杨合乎时宜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心不慌气不喘的打开了文件袋。

“盛先生,这是撤资合同麻烦你过目一下没有问题就签字吧,违约金我们郑总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上。”

盛先生没想到郑时瑾竟然能因为两个小孩不惜花费高额违约金也要和晟世集团解除合约。

就算是拿到了巨额的违约金,项目已经进行了一大半,正是缺钱的时候,那些违约金也还能填补十分之一的亏空。

盛先生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一口老血梗在喉间,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老公!老公!”土肥圆盛太太连忙扑上去。

“叫救护车。”李杨好像早已料到了这个局面,一早就叫好的救护车听到指令一拥而上抬起盛先生就离开了。

郑时瑾还是板着一张脸,拉起林妙珂温润的小手,头也不回地走了,临走前对圣光幼儿园的领导说了一句:“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他们,园长不行就换个人。”

圣光幼儿园的园长听完了这句话身子靠着墙就滑落下来,完了,没有了圣光幼儿园园长这个铁饭碗,之后她该怎么生存,没有人敢要她了。

郑时瑾所说的他们指的就是晟世集团的小少爷小盛同学。

林妙珂很满意郑时瑾为她和小家伙们做的事,一路上一言不发,似乎考虑着什么。

“好了,事情都会过去的。”郑时瑾拍拍林妙珂的肩膀,揽住了她,温热的薄唇覆在林妙珂微凉的嫩唇上。

好在郑时瑾坐的是商务车,隔音也算好,不然坐在副驾的李杨此刻应该是满脸通红。

郑时瑾浅吻了林妙珂一次,觉得不满足,按着她的头就是一顿狂吻。

一时之间,商务车的后座就这窗外的月光,隐隐约约能看到车里的两个人交缠的身姿,空气中延绵出氤氤氲氲令人脸红心跳气息。

车子早已到了别墅,管家带着大珂小珂先回到了家,梳洗一番早早地把他们哄睡了。

然而,还在车里缠绵的郑时瑾和林妙珂,令人不知疲倦的要了一次又一次,车子停在了私人车库里,昏昏暗暗的给两具交缠的身体添加了一丝神秘感。

郑时瑾喘着粗气,靠在林妙珂的耳边,粗糙的胡须在她的脖颈处来回摩擦,深深的一吻,轻嗅着林妙珂自带的体香,沁人心脾的兰花香令郑时瑾一时之间无法自拔。

脖子正是林妙珂的敏感之处,就算是经历了许多次,也会让她心房颤动。

鼻息之间隐隐约约传来属于郑时瑾的那一份独特的鸢尾花的清香,顿时,熟悉的安全感让她有了片刻的着迷。

“以后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郑时瑾触摸着林妙珂娇嫩可人的俏脸蛋说道。

“嗯?”林妙珂的水眸微转带着潋滟的光,她似是有些疑惑,但很快却又从郑时瑾的表情中感受到了他的意思。

“额,嗯。”林妙珂稍稍迟疑了一秒,下一秒回吻了郑时瑾的温热的嘴唇,表示同意。

感受回吻的郑时瑾全身仿佛一股电流激过遍满全身。

一记热吻牵动全身,再次点燃了两人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三更半夜才沉沉睡去。

动漫关键词:将水果放在小洞里捣碎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