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学渣坐在学长的棒棒上写作业视频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1V3

2022-04-25 15:33:3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站在床边,伸开手,很自然的要郑时瑾抱抱,大珂一向不喜欢撒娇的,在知道郑时瑾就是爸爸的时候,不自觉地流露出撒娇的本性。郑时瑾有点懵的看向林妙珂,看到林妙珂点头后知道了大珂已经

站在床边,伸开手,很自然的要郑时瑾抱抱,大珂一向不喜欢撒娇的,在知道郑时瑾就是爸爸的时候,不自觉地流露出撒娇的本性。

郑时瑾有点懵的看向林妙珂,看到林妙珂点头后知道了大珂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一把抱过孩子直冲浴室。

浴室里。

“爸爸,你能一辈子对我们这么好吗?”大珂仰着头看着郑时瑾的眼睛问道。

“我会爱你们一辈子的!”郑时瑾正常的接过话,随之愣了一下。

这是大珂第一次叫他爸爸,激动的心情言溢于表。

“大珂,你能再叫一声爸爸吗?”郑时瑾颤抖地说。

“爸爸。”大珂回复道。

郑时瑾激动的把大珂抱起来转圈圈,两个父子俩开心的大笑。

“妈咪,哥哥和叔叔怎么了?”小珂挠着小脑袋,歪着头问道。

林妙珂还没打算把郑时瑾是他们的爸爸这件事告诉小珂,从小到大,小珂一直都是扮演着弱者的形象,林妙珂担心他知道了没办法接受。

终于把儿子哄睡了,林妙珂累的也睡着了。

给儿子洗完澡的郑时瑾带着儿子出了浴室,映入眼帘的是林妙珂抱着小珂一起熟睡的样子,温柔恬静。

大珂娴熟地爬上席梦思,躺在了小珂身边,一家四口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次日,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由于大珂小珂的到来,别墅里原本没有小孩的用品,于是一家四口正准备出发去商场购置物品。

大珂小珂开开心心的拉着小手爬上了郑时瑾的路虎,自觉地拉上了安全带。

林妙珂则坐上副驾驶,她看着郑时瑾的主驾驶心里痒痒的,许久没开车的她,有点手痒痒。但是郑时瑾碍于安全考虑还是自己开了车。

过了半小时。一家四口出现在商场里,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男的帅气,女的漂亮,两个小孩灵秀可爱。

经过的人无不驻足看这一家四口。

林妙珂拿着郑时瑾的黑卡一路消费,本抱着两个小家伙的他不得不放下了大珂二珂。

小家伙也帮忙拿着林妙珂买下的战利品。

过了一会,郑时瑾实在拿不下了,不得不打了个电话,让停留在附近休息的保镖过来取了东西先回家。

超市里,林妙珂和郑时瑾牵着手,大珂小珂也拉着对方的小手,好不开心。

不巧的是在拐角的时候遇到了李母带着李悦然逛超市。

“瑾哥哥!”李悦然刚想扑上去问好,就被李母拉住了。

李悦然扭头不解地看着李母。

李母一脸端庄地想郑时瑾问好:“时瑾啊,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李阿姨好,最近挺好。”郑时瑾面无表情的打着招呼,其实他刚刚就想扭头走了,要不是林妙珂拉着他,压根不会搭理这对母女。

“郑时瑾,介绍一下啊。”林妙珂扯着假笑说道。

“忘了自我介绍了,林小姐您好,我是李悦然的母亲,你可以叫我一声伯母。”

李母摆着自以为很慈祥的表情,大大方方地回复道。

“噢,原来是李大小姐的妈妈呀,今天还要打我儿子吗?”林妙珂弯着腰,拉着大珂小珂。

大珂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家妈咪的意思,假装很害怕李悦然的样子,一个劲躲在郑时瑾的背后,小小声地说道:“爸爸我害怕。”

不得不佩服大珂想领会能力,郑时瑾恰恰就吃这个委屈,牵着两个小家伙不善地说道:“李阿姨,失陪了。”

不等郑时瑾离开,李母气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绿,装镇定地说:“时瑾,有空来家里坐坐,你和我们家悦然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久不见了肯定有说不完的话。”

“不用了李阿姨,谢谢您好意,我已经结婚了,对李悦然没有兴趣。”

说完拉着林妙珂就走了。

为了放置那两母女尾随,郑时瑾特意绕了好几个店。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都没看到那个老太婆脸都黑了哈哈哈......”林妙珂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郑时瑾黑着脸,看着她,如果不是因为李悦然是个女流之辈,那个李悦然早就被他揍了。

“这次心里舒坦了吧。”郑时瑾扶起林妙珂,拿了一张纸巾替她擦了一下因为爆笑的眼泪。

能笑出眼泪说明林妙珂真的爽到了。

因为两个讨厌的母女打扰,一家四口买完了就回家了。

回到家扑鼻而来的就是饭香味。

郑管家太上道了,太会照顾人了,一回家就有饭吃的感觉真好。

一回到家的李母就找李父声泪俱下的哭诉,声讨林妙珂的烦人之处。

“果然有点本事,看着就像有道行的狐狸,把郑时瑾哄得团团转,一点长幼尊卑都没有!”李母咬牙切齿地说。

李父心疼的哄着李母,扬言要林妙珂好看。

躲在房门里的李悦然早就找好了人打算好好“教训”一下林妙珂。

她没想到的是林妙珂作为多项散打比赛的冠军,就她找的这些小喽啰还不够林妙珂一个练习。

要怪只能怪她自己没有调查清楚,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同样接到林妙珂被教训的消息,郑时瑾一气之下反其人之道给李悦然也安排了一场“教训”。

挨过揍的李悦然果然安静了好几天,应该是躲在家里养伤了,很久没有出来作妖。这倒是让林妙珂有点不习惯了。

闲得无聊的林妙珂在家无聊的快要长草,DIF团队为了培养她,替她接了很多场比赛,虽然累,但是忙碌的生活让她感到满足。四处打比赛的她,拿到的佳绩基本轰动的全城。

整个C城有名的散打团队都愿意重金聘请林妙珂成为他们团队的团员,替他们打比赛赢下殊荣,早已加入DIF的她都一一拒绝了,因为DIF也是她的另外一个家。

另外一头的郑时瑾也在一直调查四年前发布任务保护他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调查的时候他所掌管的公司也面临着史上第一次最大的灾难。

有人利用特殊渠道获得了郑氏集团的机密,只要拿着这份机密文件稍稍做个手脚,郑时瑾将会被逮捕

随着监察局的到来,郑时瑾被作为嫌疑人带走调查,林妙珂第一次遇到这种事,问遍了身边所有的朋友,最后没办法只能拜托团队的领导人天叔介入调查。

奈何天叔竭尽全力也就只查到了对方是李氏集团做的事,就是没有证据。

就在众人打算放弃的时候,有人匿名投了一封有效的证据,证明了整件事的幕后指使人都是李氏集团的李悦然一手操纵。

李父知道后气的差点没过去,住在了重症监护室已经一周了。

监察局收到了匿名信,根据条例把郑时瑾无罪释放。

“哥哥,你好棒,教教我吧!”小珂拉着大珂的胳膊晃了晃,谄媚地对着大珂笑道。

大珂摆摆手,拒绝把这个本事教给小珂。

“等你聪明一点我就教你。”

“哼,哥哥小气!”小珂撅着嘴不高兴的嘟囔着。

原来这位匿名者是大珂,没想到四岁的他竟然可以熟练的运用电脑知识黑入对方的电脑获取有利的消息。

大珂的这项本事就连林妙珂都不知道,两个小家伙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蒙一男子所教,只是小珂当时什么也不懂就没学会,一心想要保护妈咪的大珂一下就学会了。

如今终于派上了用场,救了爸爸也算了结妈咪的心愿,也算是帮到了妈咪。

这件事因为大珂的匿名举报信,李氏集团将面临着极大的惩罚,李悦然也自食其果住进了监牢里。

而李氏集团的李父在医院里含泪地把女儿送了进去,李母也哭晕在门口。

此时的林妙珂参加了各项的散打比赛,终于在年前收到了散打国际赛的比赛邀请。

到场的参赛人员大多数都是来自各地的多项比赛的散打冠军,和林妙珂不相上下。

同样接到消息的郑时瑾本来不愿意让林妙珂去参赛,是林妙珂苦口婆心的安慰,郑时瑾才松口让她去。

前提是必须同意郑时瑾以家属身份进入赛场观看比赛,这样他才能安心。

两个小家伙也拜托给鹿鹿帮忙带,郑时瑾随着林妙珂一起去了H国参加国际散打比赛。

看着别人一场又一场败下阵来,林妙珂作为最后的上阵赛员,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接下来有请林妙珂赛员上场。”随着主持人的话音刚落,林妙珂站了起来,无数的灯光打在了她的身上。

郑时瑾的心揪成了一团,他拉着林妙珂的手,紧紧一握,林妙珂扔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上擂台。

每走一步,郑时瑾的心就往上提一分。

哨声吹响了,林妙珂心下一沉,卯足了劲,使用了左勾拳又勾拳,巧妙地进攻了敌方的薄弱之处。

突然,敌方从左侧进攻,郑时瑾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握着拳头盯着擂台。

林妙珂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经过了无数场的比赛,她能巧妙的应下对方的攻击。

敌方料想不到林妙珂居然会正面接受她的攻击,愣了一下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摔下了擂台,毫无疑问,林妙珂没有压力的成为了国际散打比赛的冠军。

看到赢了比赛的郑时瑾并没有感到开心,只是心里重复着同一个想法。

他再也不想让林妙珂参加任何的比赛。

下了台的林妙珂看到郑时瑾,开心的跑向他,伸开双臂把郑时瑾抱了个结实。郑时瑾紧紧地抱住了她,像是失而复得的宝贝一样。

天叔带着DIF其他成员闻声赶来,正巧看到林妙珂抱着郑时瑾,天叔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试图引起林妙珂的注意。

然而,并没有。

“咳咳咳。”随从咳了三声,林妙珂这才脱离郑时瑾的怀抱。

“天叔,我拿下了冠军。”林妙珂拿起奖杯朝着天叔的方向炫耀似得昂着头。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郑氏集团的郑先生吧。”

天叔无视过林妙珂的话,直截了当看向郑时瑾。

郑时瑾也毫不畏惧回视了天叔。

“正是在下,百闻不如一见,天叔的气概真是令我佩服。”郑时瑾以江湖人的姿势抱拳问好。

来之前,郑时瑾不单单是来充当家属,另一方面,他想正面了解这个传闻中的“天叔”到底是敌是友。

从目前看来,对方应该是友方,凭借着他内心里想要保护林妙珂,郑时瑾就知道这个天叔不像是坏人。

“郑先生远道而来不如到寒舍坐坐。”天叔浑厚的嗓音打破了郑时瑾的思绪。

林妙珂刚想阻止,又放弃了。丑媳妇总要叫公婆的,看向郑时瑾征求他的想法。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叨扰天叔了。”郑时瑾毕恭毕敬地回话。

待一群人离开之后,在人群里最密集的地方,慢慢地站出来一个人,一个带着鸭舌帽挡住脸的男人。

DIF总部。

林妙珂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开心地向经过的所有人打招呼,每个过路的同龄人都会开心地喊她“珂珂你回来了。”

看到天叔就恢复正经,弯腰致敬。

有的小姑娘看到郑时瑾都会红着脸偷偷地看。

“看,喜欢你的人也不少啊。魅力真大!”林妙珂吃味地说。

“我只喜欢你。”郑时瑾拉住林妙珂,眼底浮出光芒,一本正经地,看着林妙珂的眼睛说道。

眼看着快要脱离大队人马,林妙珂红着脸,拉着郑时瑾的手跟了上去。

DIF总部的建筑宏伟且壮观,门口的其他建筑楼像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屹立于总部门口两侧。

和天叔一起来的团员和随从,从进门之后纷纷散开各执其职。

有那么一瞬间的感觉,林妙珂从天叔的背影里发现天叔老了,没有了小时候把林妙珂抗在肩上玩闹的那股劲了。打从心底里发誓以后再也不做令他难过的事,唯独那件事可能不能随了天叔的意。

“小地方,自己找个地方坐,阿珂你跟我来,我有话问你。”天叔对着郑时瑾漫不经心地说道。

随后把林妙珂带进了办公室。

“他就是四年前你没有参加比赛的原因吧。”天叔叹了一口气。

“这不是家境贫寒嘛。”林妙珂耸了耸肩,找了一把凳子,坐了下来,双腿交叉,翘着二郎腿。

 

“胡扯!DIF何时缺你吃缺你穿了!”天叔气的拐杖狠狠地戳着地面。

 

听着里面的动静,郑时瑾连忙站起来想要往办公室靠近,门口的守卫伸手挡了下来。

 

“这件事以后我再说了,今天您就别问了。”林妙珂不耐烦地摆摆手。

 

“什么时候把两个小家伙带过来我看看。”天叔语出惊人,惊得林妙珂扭头。

 

天叔什么时候知道大珂小珂的事了!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什么都知道。”天叔一副所有的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小孩认生,下次再说吧。”林妙珂不以为然地拒绝了。

 

天叔气的吹胡子瞪眼,拿起拐杖戳一戳林妙珂的胳膊。

 

“有什么好认生,这也是他们的家!”

 

“是是是!我知道了,痛死了你知不知道!”林妙珂揉着胳膊嘟囔着。

 

“痛你还天天气我,把我气死了就没人敢管你了。”天叔放下了拐杖,嘴巴碎碎念。

 

林妙珂一溜烟跑出办公室,和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郑时瑾撞了个满怀。

 

“嘶!”林妙珂捂着脑袋。

 

“你是石头子做的吗?”郑时瑾帮林妙珂揉着脑袋。

 

天叔出了办公室撞见了两个人郎有情妾有意的一面,气的哼了一声拄着拐杖就走了。

 

“什么时候回家?”郑时瑾闷声问道。

 

这里呆的一点都不自在,想亲林妙珂还要防着被人偷看。

 

“这里就是我的家啊!怎么,你不想陪我呆在这?”林妙珂抱着胳膊,昂着头轻睨着他。

 

“这里不方便。”郑时瑾邪邪一笑。

 

林妙珂红着脸,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打完就跑。

 

在DIF住了两天,就算是从小长大的地方,也待腻了,这一天林妙珂带着郑时瑾和天叔拜别了之后回到了C城。

 

一进门就能听见鹿鹿被小珂指手画脚,估计又是因为什么小事。

 

大珂最能辨别方向,仿佛空气中有一股兰花香气,大珂挥舞着小手跑到林妙珂面前,来了个熊抱。

 

小珂立马丢下手中的玩具,以熊抱的姿势把郑时瑾抱了个满怀。

 

小家伙昂着头对郑时瑾说:“叔叔你总算回来了,鹿鹿阿姨太笨了,小火车都不会安装,笨死了。”

 

“小珂要有礼貌。”郑时瑾佯装生气戳着小珂的肥脸蛋。

 

小珂晃着小短腿,哭声满满,眼看着就要哭出来。

 

“叔叔带你玩。”郑时瑾适宜地把小珂的注意力给转移了,小珂听了心花怒放拉着郑时瑾的手往玩具堆走过去,父子俩开心的玩了起来。

 

“鹿鹿最近辛苦你了。”林妙珂抱着大珂走向鹿鹿。

 

“咱们这么多年的姐妹了,你还跟我客气什么。”鹿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吃过饭后,鹿鹿就被安排在客房休息了。

 

郑时瑾给两个小家伙们洗了个澡就送去了儿童房,由郑管家给小家伙们讲睡前故事。

 

累了一天的林妙珂早早地睡着了,回到房间郑时瑾看到睡着的林妙珂,悄咪咪地钻入被窝,从后面抱住了林妙珂,脸埋在她的脖颈,贪婪地嗅着那股属于他的兰花香。

 

林妙珂感觉到身后的男人是郑时瑾,转换了睡姿,和郑时瑾面对着面,鼻尖触碰到他的嘴唇,酥酥麻麻的感觉遍及全身。

 

郑时瑾一个翻身,林妙珂被她压在了身下,黑夜里,她的眼睛泛着柔和的光,月亮在黑漆漆的天空上成为一盏明亮的灯光,

 

男人微微低头,从林妙珂的额头慢慢吻至眼睛,鼻子,最后停留在温甜的香唇上辗转碾磨。

 

林妙珂突而翻身骑在郑时瑾的腰间,学着他刚刚的方式不出半点功夫,一室旖旎。

 

折腾了一宿的两人,凌晨五点才沉沉睡去。

 

“妈咪,妈咪,妈咪,妈咪!!”小珂趴在门口,闷声叫着林妙珂。

 

门早已被郑时瑾反锁住,好在反锁了,不然小家伙早就破门而入。

 

大珂不知在门口和小珂说了什么,小珂喊了一会就被他拉走了。

 

林妙珂睁开了眼,看见郑时瑾完美的睡颜,阳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把他纤细卷翘的睫毛照的熠熠生辉。

 

许是感受到热烈的眼神,郑时瑾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见的就是一个绝世美人手半撑着脑袋,静静地看着他,四目相对,林妙珂有那么一丝的紧张。

 

郑时瑾扑面而来,双手支撑在林妙珂的两侧,双唇微张,对着她的嫩唇似蜻蜓般浅浅一吻。

 

盖在身上的薄被因郑时瑾的起身稍微有点滑落,露出了林妙珂肤如凝脂肌如雪的香肩。

 

郑时瑾动容一笑,挑起林妙珂的下巴,薄凉的双唇覆在了她的嘴唇上,下一刻房间满园春色。

 

等到林妙珂起床太阳已经下山了,折腾了一天,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反看郑时瑾一点影响都没有,大中午的就去了公司处理事务,留下她一个人在家。

 

消失了大半年的李母突然上门造访,对于家里只有林妙珂一个人来说,其实她非常不想接待这个不速之客。

 

“林小姐,我能进去说吗?”大半年没见的李母已然没有了先前那种跋扈的样子,现在的她一副弱女子的样子。

 

“郑时瑾不在家,你找他去公司找他吧。”林妙珂懒得搭理她,刚想把门关上,李母连忙伸手挡住了门。

 

门关的太快,同时也夹到了她的手,林妙珂刚想骂人只听见李母说道:“林小姐,我找你。”

 

林妙珂还没反应过来,李母就自顾自地推开门,走了进来,坐到了沙发上,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缓了一会,李母开口:“林小姐,我求你放过悦然。”说完跪到了地板,低着头小声地啜泣。

 

“你女儿的事关我什么事?你找错人了吧?”林妙珂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看着她。

 

李母挪了半步,一把抱住林妙珂的小腿,泣不成声地说:“林小姐,求你了,时瑾现在只听你的话,只要你帮悦然求情,他肯定会放过她。”

 

原来是李悦然的二审时间到了,正是因为这次的开庭格外重要,关乎着李悦然能不能安全出来,全指望着郑时瑾能不能撤

动漫关键词:金丝雀的自我修养1V3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