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水管开水放B里作文_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肉版小说

2022-04-25 15:32:5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嗯。我担心时瑾。”顾医生惜字如金地说道。“你饿了吗,我做了点小点心,你要不要尝一下。”鹿鹿说话间已经拿出了做好的曲奇饼干,虽然焦了很多,但是顾医生

“嗯。我担心时瑾。”顾医生惜字如金地说道。

“你饿了吗,我做了点小点心,你要不要尝一下。”鹿鹿说话间已经拿出了做好的曲奇饼干,虽然焦了很多,但是顾医生还是伸手拿了一块。

“好吃。”顾医生说着违心话,其实难吃到了极致。

出生优良的他,尽管难吃,也是保持优雅说好吃,也不希望自己伤害了眼前这个娇小的小女生。

“真的吗,呵呵,那你多吃点。”被顾医生夸奖后的鹿鹿更加害羞了,耳朵已经红了一片。

远处的郑时瑾正在带着大珂小珂玩滑滑梯,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的霸道总裁样,俨然一个孩子帮的老大一样,不顾形象。

而林妙珂则在一旁拿起手机给他们拍照,画面里的郑时瑾带着两个小家伙玩耍,手机不断抓拍着仨人开心的一瞬间。

出生就是孤儿的林妙珂从未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就算从小被DIF团队的天叔选中,比起现在的生活,她竟然有点珍惜。

就在她感慨的时候,小珂摆着手呼唤林妙珂。

“妈咪!快来啊!”收起思绪,望向小珂,此时的他,晃动着小短腿,坐在秋千椅上,郑时瑾在后面推,笑声延绵不断。

林妙珂收起手机,加入了这场欢乐中。

四个人一起欢快玩耍的时间过得是那么的快。

时间一转,天也黑了。两个小家伙玩累了就趴在郑时瑾肩头酣然入睡。

而玩了一天的鹿鹿和顾医生也打算分道扬镳,在林妙珂的劝说下一起回了别墅吃晚饭。

别墅里。

郑管家带着一众女仆站在门口等候,大老远的大小珂就看到了。

“爷爷!我们回来了!”小珂最拿手的就是撒娇了,迈着小短腿哼次哼次就奔向了管家,一把抱住了他。

一把手带大郑时瑾的管家,看到缩小版的郑时瑾,正是笑的合不拢嘴。

大珂则比较老成,从口袋里拿出野餐时藏下的糖果。

“爷爷,这个糖果给您,特别好吃哦!”大珂腼腆地说道。

管家非常高兴地摸摸大珂的脑袋。

郑时瑾牵着林妙珂慢慢走到了门口,管家笑着对林妙珂说道:“欢迎夫人回家。欢迎鹿鹿小姐,顾医生。晚餐准备就绪了,可以直接吃饭了。”

林妙珂笑着说:“叫夫人还早呢,郑时瑾还没说娶我呢,哈哈哈。”

管家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大少爷你要加加油了!”

“那是自然。”郑时瑾嘴角微微上扬。

一顿晚饭过后,鹿鹿和林妙珂刚想带孩子们回家,郑时瑾站在门口拦住了她们。

“再坐会吧。”郑时瑾不自然地拂开额前的短发。

林妙珂看着他眼睛里的不自然,贴身靠近郑时瑾的耳朵,笑着说:“再坐怕你受不了。”

饶是历经情场的老手郑时瑾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还是脸红了。

林妙珂笑得更开心了,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样子。

“要不......我先回去了,大珂小珂也困了,我先带他们回去。”鹿鹿打破了这一瞬的尴尬。

“我想和郑叔叔一起玩。”小珂嘟囔着嘴巴,虽然小声,但还是被郑时瑾听到了。

一本正经地从鹿鹿怀里接过小珂,“孩子想和我玩。”

接到了郑时瑾的眼神,鹿鹿吓得把大珂也还给了郑时瑾。转身对林妙珂着急的说道:“阿珂你先呆着吧,我先走了。”

话音刚落就不见人影,一溜烟跑了。

“你看你,吓她干什么!”林妙珂佯装生气地骂道。

“你送鹿鹿回家吧。”郑时瑾无视林妙珂的话,转头对顾医生说道。

“那你们早点休息,林小姐我先告辞了。”顾医生微微一笑,转身去找鹿鹿了。

还不等林妙珂反应过来,顾医生已经走远了。

脑子慢半拍的她突然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抓着郑时瑾的袖子兴奋地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你才发现吗?”郑时瑾轻睨着眼,嘴角上扬,邪邪地笑。

“没想到鹿鹿魅力这么大!高冷的顾医生也被她拿下了!”林妙珂摸着下巴,像是捻须。

郑时瑾弯腰一把抱起林妙珂,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兰花香。

“你做什么!孩子还在呢!”转头去看,不知什么时候大珂小珂人影都没了。

就在林妙珂还在想鹿鹿和顾医生的事的同时,管家及时地带着小家伙们去儿童房休息,给郑时瑾和林妙珂留下了两人独处的空间。

希望郑时瑾能明白他的用心,早点把林妙珂拿下,这个冷清的家也需要女主人,他更喜欢两个小家伙抱着他的腿喊爷爷。

郑时瑾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因为生意失败,抛下郑时瑾一起离开去了国外,所以郑时瑾是他一手带大的,管家早就把郑时瑾当成了自己的儿子看待,反之,郑时瑾也一样。

郑时瑾笑眯眯看着林妙珂,眼里都在炙热的光,看的她很不自在。

林妙珂一顿挣扎,转眼一想,一个想法涌上心头。

反其道而行之,林妙珂放弃挣扎,主动抱紧了郑时瑾的脖子,趴在他的耳朵边上哈气,一股暖流遍及他的全身,小腹一紧,连忙把林妙珂抱回了房间。

就在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郑时瑾打算进入下一步骤的时候,林妙珂笑嘻嘻地说道:“我来例假了。”

看着郑时瑾憋得老脸通红,林妙珂笑的哈哈大笑在床上打滚。

一时之间,郑时瑾还没从激情完全退却出来,连忙冲进卫生间冲起了冷水澡。

林妙珂笑着跳下床,一蹦一跳地跑到卫生间看着郑时瑾,一度笑着扶着腰。

冲了半小时才勉强褪去了情欲的郑时瑾,气急败坏地在林妙珂的小屁股狠狠地一拍。

这一晚格外的安静,郑时瑾怀里抱着林妙珂,一夜好眠,这是四年来,他睡得最安稳的一夜。

希望这种安稳可以保持一辈子,然而事事哪有那么顺心。

楼下的吵闹声打翻了这种安稳。

“瑾哥哥呢,你们这些废物快点告诉我他在哪里!!”李悦然大喊大叫。

李悦然,和郑时瑾青梅竹马,两家人是世交。

从小郑时瑾的父母就有意让郑时瑾娶李悦然,两家人也能更好地维持合作伙伴。

然而,这种好关系在郑时瑾的父母生意失败之后,两家人就没有再往来,只有李悦然还安慰着自己,郑时瑾是她的未婚夫。

大珂小珂吓得一直哭,李悦然不耐烦的推开了他们,小珂腿短站不稳,吧唧一下后脑勺着地,哇哇大哭,引来了管家,奈何管家出于礼貌,没能指着李悦然的鼻子骂他。

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着手让人去吵醒了郑时瑾。

“叩叩叩。”一阵阵的敲门声吵得林妙珂一阵不耐烦,在郑时瑾的怀里拱来拱去。

感受到不安情绪的林妙珂,郑时瑾披好外衫,猛地打开门,一身戾气刚想骂人,就听到楼下一阵哭闹声。

“怎么回事?”郑时瑾低吼说道。

女仆颤颤巍巍地说:“少爷,李悦然小姐来了,吵着要见你,管家在楼下拦着。”

“赶出去,我不想见她!”郑时瑾气得快爆炸了,一大早被人吵醒了清梦,竟然还是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李悦然小姐还把小小珂少爷弄伤了......”女仆小声地说道。

这还得了,郑时瑾连忙带上门,冲下楼去。

慢慢下楼的郑时瑾刚好看见小珂坐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的,顿时心疼极了。

“干什么!!”郑时瑾吼了一声。

把李悦然吓了一跳,立马转换态度,站了起来,改变颐指气使的态度,换上笑脸,娇滴滴地说:“瑾哥哥~你醒了!我等你很久了!”

看着郑时瑾一步一步朝着她的方向走来,李悦然以为郑时瑾要靠近她,连忙上前,殊不知郑时瑾直接越过她走到小珂面前,抱起小珂柔声安慰。

“乖,别哭了,摔倒哪里了,疼不疼?”郑时瑾细声细语地说话是众人都没见过的样子。

“呜呜呜...叔叔,小珂的脑袋好疼呀,坏阿姨坏坏,打我。”小珂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郑时瑾听的又气又恨,一记狠绝的眼神直穿李悦然的眼睛,吓得她一个哆嗦。

大珂也吓得过来紧紧抱住郑时瑾的大腿。

“瑾哥哥,他们是谁啊......”李悦然抖着嗓音问道。

看到从未如此温柔的郑时瑾,李悦然心里非常不舒服,平日里就算瑾哥哥再怎么不喜欢她,都不会像今天这样大发雷霆。

“他们是我的儿子。”郑时瑾看着大珂小珂温柔的说道。

李悦然震惊的看着郑时瑾。

“那,那我算什么,瑾哥哥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李悦然带着哭腔。

“我们的关系早就在我父母生意失败就断了。”郑时瑾抱着大珂小珂,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时候,林妙珂听到了动静,慢悠悠地下楼,看到这场闹剧。

还没到会客厅就听到郑时瑾对林妙珂说道:“醒了?饿了吗,餐厅有餐点,去吃点,别饿着了。”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激的李悦然气的发抖。

明明是她先认识郑时瑾的!凭什么让这个女人捷足先登!

等到了林妙珂下楼后,她才看清眼前的女人确实很漂亮,很有韵味,即便是生了两个孩子还那么风韵犹存,难怪能让瑾哥哥护着她!

“瑾哥哥,是因为这个女人你才不要我了对吗!”李悦然不知死活指着林妙珂说道。

“这个狐狸精凭什么得到你!”李悦然气愤地上前,刚想拉住林妙珂的胳膊。

说时迟,那时快,林妙珂看见她扑过来,身形一闪,闪到了李悦然的身后抬脚一踹,李悦然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

哭声从地板传来,哭唧唧的惹得郑时瑾心烦。

林妙珂以为郑时瑾要骂她,自己先夺了话语的先机。

“这一脚不为别的,就为替我儿子讨个公道!不爽我们单挑!”林妙珂拍了拍手,叉着腰靠在墙边。

“你!”李悦然一瘸一拐地站起来,指着林妙珂。

“你还敢指着我,你手不想要了是吧?”林妙珂也不是受欺负的主,佯装上前,吓得李悦然四处逃窜。

“滚!”郑时瑾像是看着垃圾一样,嫌弃的对李悦然说道。

“瑾哥哥......”李悦然带着哭腔,委屈地说道。

看到郑时瑾严厉的态度,李悦然哭着夹着尾巴立马跑出了别墅,消失在林妙珂的视线里。

“瑾哥哥~你这艳遇不浅啊~”林妙珂低着嗓子,嗲嗲地问道。

“不用管她,都是过去的事了。”郑时瑾抱着两个小家伙去餐厅喂饭了,留下林妙珂一个人在原地装李悦然一样搔首弄姿。

一场闹剧随着郑时瑾离开会客厅后,郑管家的再三叮嘱不许外传,不许议论,渐渐被人忘到了脑后。

回到家的李悦然越想越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把李父李母急坏了。

“悦然,你开开门啊,出什么事了!跟妈妈说说,我替你讨回公道!”就是这样的宠溺才造就了李悦然一副大小姐脾气。

“爱吃不吃!都是你,平常惯坏了她!”李父看着如此不争气的女儿,遇事只会耍大小姐脾气,气就不打一处来。

“有能耐你这一辈子都别吃饭!”李父气的直接踹门。

“宝贝啊,你爸爸生气了,你快别躲了,有什么事出来跟爸爸妈妈说,别把自己的身体气坏了。”李母好声好气的在门口苦口婆心的说道。

一直在门口碎碎念的李母瞬间增加了李悦然的气焰,猛地开门,差点把李母绊倒,李父心疼的扶住了她,瞪着李悦然。

“吵什么!你烦不烦!”李悦然目无尊长对着李母就是狂骂。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李悦然娇俏的小脸上。

委屈一下子上头,晶莹的泪水在李悦然的眼眶里打转,这可把李母心疼坏了。

从小到大,不管李悦然做错了什么,两口子都舍不得打她。

“你干什么!好好说不行,非得动手!”李母心疼的把李父推开,搂住李悦然轻声细语地安慰:“悦然别哭,你爸爸只是太着急了,你别生他的气

李悦然不服输的性格一直红着眼看着李父,就是不让眼泪流下来,推开李母转身甩门而入,反锁了房门。

哭声从门里边传出来,像是隐忍了许久的委屈,一次性全都哭出来。

李父看着李母哭的伤心,拉走了李母,留下李悦然一个人哭到天昏地暗。

到了饭点,李母看着女儿还不下来吃饭,着急的来回走。

“你看你,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打她啊。”李母数落着李父。

李父没好气地看着她:“我也是一时冲动,李悦然太不尊重人了,这样她迟早会吃亏,与其将来被人教育,不如我自己教育。”

李母知道作为父亲,他肯定不舍得女儿将来受人欺负,回想一下,女儿这些年确实过分,也就没什么好说了。

“不然我还是上去劝劝,生气可以,但是不能不吃饭吧!”李母眼看着就要上楼了。

抬头就看到李悦然换好了衣服下楼,和李母碰了个正着。

“妈妈......”哭了一天的李悦然哑着嗓子,那股委屈再次涌上心头。

“饿了吧,桌上有饭,我给你热一下。”李母上前拉着李悦然的手,什么也没说。

饿了一天的李悦然狼吞虎咽地吃了饭。

吃完了饭,一家三口坐在了沙发上。

“悦然,今天怎么了?”李母语重心长地问道。

“没什么。”李悦然当然不敢跟父母说自己又去找了郑时瑾,早就在郑时瑾父母生意失败后再也不让李悦然去找郑时瑾。

就是知道爸妈的脾性,李悦然更加不敢跟他们说自己不但去找了郑时瑾,还被他老婆欺负,不对!那不是他老婆,那就是个狐狸精!

在李母的逼问下,李悦然终于招了,她把今天遭遇的事都跟李父李母说,但是戏剧性的是李父竟然没有骂她。

“这么说来,郑时瑾那小子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了。”李父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爸爸,我问过了,瑾哥哥和那个狐狸精没有结婚!”李悦然兴奋地说道,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用词不当引来了李父凌厉的眼神。

感受到李父的眼神,李悦然立马闭上了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乖巧的女儿竟然会像个泼妇一样左一句狐狸精又一句狐狸精形容别人,更别提近几年做出的荒唐事。

小到翘课逃学,大到混迹于各类酒吧,知道是李母太过于宠溺孩子,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李悦然竟然变成了这样,自己也是有很大的责任。

想到现在的郑时瑾和以前那个丧家犬的郑时瑾,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如今的郑时瑾在商业这条路上爬的是越来越快了,快要和李氏集团肩并肩,或者超越李氏集团成为龙头老大。

即便是将来郑时瑾超越了李氏集团,有了女儿的牵绊,再怎么样都会帮衬一下的,不至于让李氏集团曾经打下的基业毁于一旦。

女儿终究是女儿,再怎么要强,始终抵不过一个儿子。

一向宠爱李母的李父,哪怕知道老婆不能再生了也没有想过在外面再找一个女人替他生孩子,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母会那么死心塌地地跟着李父。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喜欢郑时瑾吗。”李父打量着李悦然。

李悦然知道父亲就算再怎么严厉,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一定都会同意的。

“嗯......”李悦然红着脸,小声应着。

李母想到豪门那些事,与其将来让女儿成为豪门利益牺牲的棋子,还不如一开始就让女儿嫁给她喜欢的人,两全其美。

李母拍拍李悦然的脑袋:“我们的悦然长大了!”

李母慈眉善目的样子,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其实都是可以理解的。

“悦然,你说郑时瑾家有两个小孩,小孩的妈妈也在他家住吗?”李母问道。

“对啊妈妈,怎么办,那个女人现在霸占着瑾哥哥,不知道她怎么会那么不要脸。”这句话是在李父走了之后李悦然才敢当着李母的面这么说。

“稍安勿躁。”李母拉着李悦然的手,拍了拍,眯着眼不知在打算着什么。

李悦然意味深长地看着李母:“妈妈我知道你最好了!”

“你也别太骄纵,该软还是要软,男人啊,就喜欢会撒娇的女人。”

李母万万没想到郑时瑾恰恰相反。

两个母女还不知道要使什么阴谋诡计对付林妙珂。

另一处,别墅内。

“妈咪。其实郑叔叔是我们的爸爸对吧?”大珂歪着脑袋,靠在林妙珂的怀里。

林妙珂愣了一下,她其实还没想好怎么跟大珂小珂说这件事。眼下孩子们自己提出来了,顿时让林妙珂有点不知所措。

“你喜欢郑叔叔当你的爸爸吗?”林妙珂担心自己一下子承认了在孩子们的心里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虽然大珂和小珂是她一手带大的,实际上这些年也没怎么很细心地去照顾,在做母亲这一件事上可能有点失职,但是作为孩子的他们倒是没有让林妙珂感到失望。

两个孩子知道日子过得很艰辛,哪怕在路边看到很喜欢的玩具都不会哭闹着想要。

大珂老成的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们很喜欢郑叔叔,如果他也很喜欢妈咪,我不介意让他做我的爸爸。”

听到孩子的这一番话,林妙珂感动的抱住了大珂。

“对不起,宝贝,骗了你这么久,郑叔叔是你们的爸爸。”林妙珂摸着孩子的软发,小声的说。

大珂听到了这个消息,虽然他早就猜到郑叔叔是他的爸爸,但是比起自己从妈妈这里证实后再知道的感觉更加激动,原来他有爸爸,而且特帅!

与此同时,郑时瑾在浴室帮小珂洗澡,从来没带过孩子的他,第一次帮孩子洗澡,虽然动作略显笨重,但还是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洗好。

郑时瑾洗完了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那身材,那线条,就算是看过了无数次的林妙珂也不禁流口水。

轮到郑时瑾带大珂去洗澡了,大珂从林妙珂的怀里立刻就爬出来,这是爸爸第一次给我洗澡,我要快快的,大珂一边想,一边手脚并用的爬向郑时

动漫关键词:把水管开水放B里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