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_妻子不能说的秘密免费阅读

2022-04-22 16:28:1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陶夭夭看着秦旭,然后她走到秦旭的身边,帮他按摩肩膀:“你是在等我吗?”“有这么明显吗?”“我看你看着窗外。”陶夭夭忽然间感觉到一阵幸福:&ldquo

陶夭夭看着秦旭,然后她走到秦旭的身边,帮他按摩肩膀:“你是在等我吗?”

“有这么明显吗?”

“我看你看着窗外。”

陶夭夭忽然间感觉到一阵幸福:“回家的时候有人等着真好。”

秦旭说:“有人可以让我等的感觉,真好。”

蔡卓看着秦旭开心的模样,也是内心也感觉到一阵甜蜜。

秦旭的感情,很明显是属于付出的更多的,但是他丝毫没有计较,而是像一个纯情小男生一样,真是一种很不错的感受。

陶夭夭才18岁,有属于自己的追求和世界,她并不是很愿意被秦旭束缚,于是秦旭选择在原地等她长大,秦旭的深情,就在这里。

陶夭夭还在一个劲的往外跑。

李梓带着黄金三角一起去海边玩耍,这一次,他们决定一定要玩得爽快。

“陶夭夭,我们去沙滩那边捡贝壳吧!”

“好主意。”

夏天的风,正暖暖吹过,穿过头发穿过耳朵,你和我的夏天轻轻吹着……

陶夭夭的耳朵里面塞着音乐,穿着白色的裙子,在沙滩上行走,这画面美好地就像是一幅画。

刘佩佩在给陶夭夭拍照。

陶夭夭一直都很开心的模样。她带着一个好心情,一直在前进着。

于晗和李梓在晒太阳。

“现在感觉如何?”

“整体上还是很开心的。”

“李梓,我是说,你的身体。”

“一直都是这样子。”

“为什么你可以这个样子坚强,你和我见过的病人很不一样,你的身上,很有生机。”

“是吗?其实这是看每个人的选择。”

“你真的很让人刮目相看。”

“谢谢我会继续让你刮目相看。”

李梓笑着说话,于是于晗在一旁听着也是十分开心的。

“李梓,在你的身边,我总是能够感觉很快乐。”

痞痞的李梓,却有一颗坚强乐观的内心。

刘佩佩和陶夭夭很是开心地拿着用拍立得拍摄下来的照片,给他们看。

“哇塞,陶夭夭,刘佩佩完全是把你拍成女神了。”

“确实如此。”

陶夭夭看着自己的照片,感觉到一阵喜悦:“这张怎么回事?有点像大头照。”

“啊哈哈……”

爽朗的笑声正在回荡。

陶夭夭很是幸福的模样,陶夭夭一直都是很开心的。

就在这个时候,陈蕊和郑叙忽然间出现:“竟然在这里也能碰见。”

“最近看你不是经常出没在咖啡厅了,原来是来海边玩耍了。”

“今天是周末我休息!”

“不够努力啊。”

“我怎么样,和你没关系!”

“看你穿得真是寒碜。”

明明是碎花白裙,可以展现她的少女感。

现在竟然被说成是寒碜,陶夭夭的心里面真是千万头草泥马飞过,就是在同样的时候,刘佩佩出现:“你们又在欺负陶夭夭了。”

“哟,还多出来一个傻乎乎的帮手。”

就在这个时候,于晗出现:“你们是……”

“一个表姐一个前男友。”

“表姐抢走了男友,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真是一对让人感觉到倒胃口的存在啊。”

“确实如此……”

陶夭夭整个人忽然间就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这个陈蕊走上前,推了刘佩佩一下,于晗郁闷,陶夭夭说:“佩佩到我身后来。”

李梓就这么看着陶夭夭出手了。

在极短的时间里面。陶夭夭制服了陈蕊和郑叙,真是一件让人感觉到像欣慰的感觉。

“陶夭夭你要明白,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李梓走到陶夭夭的身边:“身手这般好,真是深藏不露啊。”

“我有吗?”

“你有,而且表现得十分明显。”

“我只是有保护自己的方式而已。”

“你的身手,这是叫什么?”

“跆拳道。”

“可以的,有时间我也去玩玩……”

陶夭夭说:“择日不日撞日,今天我就带你去跆拳道馆感受一下。”

“这个主意不错。”

于是陶夭夭就带上李梓、刘佩佩、于晗一起去跆拳道馆玩耍。

馆长看见陶夭夭带来不少的好友:“哟,带来不少的朋友啊,夭夭。”

“没错……今天让他们见识一下跆拳道的魅力!”

陶夭夭换好衣服,于是就上阵了,很是开心的模样,“你们知道吗?关键就是多练习,熟能生巧。”

陶夭夭和其他成员一起PK,一边PK一边解说,很是专业的模样。

李梓打从心眼里地佩服:“陶夭夭这身段,这动作,真是叫人刮目相看啊。”

“所以你这是在夸赞我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

陶夭夭渐渐地变得更加开心了:“你们想要试试吗?”

“可以!”

“我来!”

他们早就有点心动了,但是心动不如行动。于是他们的动作变得更加坚定。

“先从基本功开始……”

“可以的,没有问题。”

陶夭夭给他们准备下腰的时候,于晗和刘佩佩就准备打退堂鼓了。

“好痛!”

看来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单单准备工作,就已经把他们折磨地够呛,陶夭夭说:“你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有觉悟了呢?”

“万事开头难,只要你们做好准备,不怕没有果子吃。”

“我们想要吃果子!”

“我也是!”

陶夭夭笑靥如花:“可以的,你们先准备一下,我马上来帮助你们!”

“陶夭夭,你这是带动了我的生意啊,三天两头带朋友来我这捧场。”

“那是自然,关键是跆拳道的名声在外,我也只是沾沾光吧。”

“是哦……”馆长听完这话,心花怒放,不得不承认的是,陶夭夭的情商也是很高的。

一下子就说到馆长心坎里面去了。

陶夭夭一直都是很开心的模样。

“我说,你们偷听我们说话,不练习基本功了吗?”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李梓说。

“我们只想看你们聊天。”于晗说。

夜晚的慈宁宫,有些冷清,风正呼呼地吹着。

 

  窗外的月光倾泻而来,打在床上的那个瓷娃娃般的人儿身上,然而那人却是毫无血色,直直地躺在那里。顺着月光,还隐隐能看见素白的纱幔下面铺洒在枕头两旁的秀发。

 

  “叮,欢迎宿主来到慕容熙2.0世界——”

 

  正在熟睡当中的慕容熙霎时听到一个奶萌奶萌的声音,意识一下子惊醒,但是眼皮却像是压了千斤重担一般,怎么也睁不开,嘴里还觉一丝苦涩,干燥,鼻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空气进不去也出不来。

 

  两弯柳叶眉微微蹙起,樱桃般大小的洁白的小嘴微微张开,顿时空气就像是决堤的河水一般,奔涌而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慕容熙使劲儿地呼吸着,不敢停歇。

 

  “请宿主完成原主的心愿:堂堂正正嫁人,过上相夫教子的平凡生活。”

 

  这声音又突然出现在慕容熙的意识中,慕容熙惊觉,眼睛猛地睁开,眼中泛出森森寒光,甚是可怕。

 

  “哟,醒了呀,醒了就赶紧的起来,继续去皇祠跪着。”

 

  还不等慕容熙问清楚情况,旁边便传来一个讥诮的声音,转过头去,慕容熙看见一个穿着暗红色宫女装,脸上都有些许皱纹了的老宫女此时正低头不屑地看着自己。

 

  慕容熙见此,强忍着眼睛的干涩,四处瞧了瞧,隐隐能够看见床边白色的纱幔,檀木做的床架上面雕刻着雏菊,梳妆台上面的镜子折过一道月光,直直地晃着慕容熙的眼,顺势看过去,上面放着一盒古代的胭脂,镜子也是雕花铜镜。

 

  这不是她的房间,她敢肯定,这明显就是古代女子寝屋的装饰,只是这装饰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可怕。

 

  “我现在在哪儿?”

 

  “南阳国皇宫内太后寝宫慈宁宫——慈宁宫”

 

  慕容熙2.0世界?南阳国?慈宁宫?慕容熙听到这几个词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仔细一想,这不就是自己昨晚睡前看的那本女配和她同名的小说里面的设定吗?

 

  难道自己穿书了?

 

  慕容熙顿时怔愣在那里。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隔着被子拉扯着自己的手臂,慕容熙能感觉到那只手上的老茧,磕得她肉疼。许是原主身子太弱了的原因,慕容熙居然就那样被拉到了地上,砰的一声。

 

  掉到地上之后,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膝盖生疼生疼的,自己刚才好像一直膝盖就是弯着的,忍住疼痛,慕容熙咬牙动了动膝盖,突然一股钻心的疼直达神经。

 

  “嘶!”

 

  “起来,你以为你装病就能够逃过惩罚了?我告诉你,就算你真的膝盖跪断了,也必须得跪下去。”

 

  又是那个长满肥膘的手,慕容熙都要吐了,真的很想把这双手给她砍了怎么办?她毫不怀疑,按着原主这样的身体,很可能就被她这样拖着拉出去了。

 

  不管如何说,原主至少也是个太后,真是狗奴才。

 

  “人在做,天在看,嬷嬷,你猜我刚才做梦梦见谁了?”

“我管你梦见谁了!”老嬷嬷见这人丝毫未动,眼里还冒着光,慕容熙最讨厌这种人了,趋炎附势,总是以为自己很清高自大的样子。

 

  “我梦见先皇了!”

 

  幽幽的声音轻缓地飘进耳朵里,嬷嬷一惊,抬头,看见面前这人脸色苍白,眼睛里冒着血丝,嘴角含着一抹渗人的笑,三千青丝飘荡在月光下,然后耳边还传来屋子里风铃“叮当,叮当”的声音,脑海中极为可怕的一幕飘过。顿时,便两眼一闭,竟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这倒是让慕容熙挺无语的,自己刚才确实是有意吓她的,但是主要还是想用先皇的身份压着她的,可是自己都还没开始,这人怎么就像是看到了鬼一般,晕死了过去?

 

  慕容熙此时更想起来踢她两脚,但是身子实在是虚弱得很。

 

  “我怎么会在这里?”

 

  “宿主的评论最是别具一格,故原主挑中你,希望宿主能够尽快完成任务,否则你将会永远消失。”

 

  评论?难道是自己昨天看完小说后留下的那个评价书中慕容熙的那个?

 

  有才气,却没了心气。

 

  想起评论区的那一堆——“这女配简直就是自作自受”“作死”“爽”,自己的评论确实有些“别具一格”。

 

  “等等,你之前说我的任务是什么?”

 

  “请宿主完成原主的心愿:堂堂正正嫁人,过上相夫教子的平凡生活。”

 

  “我去,系统你有没有搞错,原主太后的身份,还勾引天凤国使者,现在举国上下都在骂她不知廉耻吧,还怎么堂堂正正嫁人?”

 

  慕容熙记得那是一本白莲花设定的小说,原主是一位刚坐上皇后位置,皇帝就翘辫子了的小太后,关键是,一直被原主“虐待”的女主翻身农奴把歌唱,从原主侄女儿的身份变成了原主儿媳,稳坐南阳国皇后的位置。

 

  于是,本来就有些“刁蛮,任性”的原主开始被各种穿小鞋,这不,这次就被皇后偶然“捉奸”,被迫和“奸夫”天凤国使者和亲。那皇帝狗儿还说要让原主跪皇祠三天三夜,向祖宗忏悔了之后才能再嫁。

 

  如果没猜错的话,自己应该就是穿到了原主“跪死”的那天晚上。

 

  “请宿主完成原主的心愿:堂堂正正嫁人,过上相夫教子的平凡生活。”

 

  “请宿主完成——”

 

  “……”

 

  孩童般软软糯糯的声音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活脱脱的一副耍赖皮的奶娃形象,慕容熙扶额。

 

  “来人啊,来人啊!”慕容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更大一些,好让外面的人听到。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现在原主的丫鬟落落应该是守在外面的,那丫头是个好的,忠心护主,小说里最后还自杀陪葬。

 

  果不其然,她喊了几声之后,外面便跑进来一个小丫头,小丫头此时眼睛都肿了,脸上还有未来得及擦掉的泪水。

 

  “嘤嘤嘤,小太后,你怎么掉地上来了。早知道你受了这样大的罪,落落就算是被他们砍了脑袋也要进来守着你了,呜

这小丫头来得如此快倒是她没有想到的。

 

  “没事的,落落,先扶我起来,然后给我准备点吃食。”原主被罚期间,落落一直被威胁控制,不让她接近原主,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在一旁偷偷地哭。

 

  落落的动作很快,可能是怕极了自己饿到,很快就将一碗香喷喷的面食端了过来。

 

  吃好面后,慕容熙突然觉得浑身儿来劲儿了,似乎膝盖也不是那么疼了。

 

  于是,便坐在窗边的贵妃椅上,撑着脑袋看月色。

 

  秋天到了,外面的梧桐树叶子一片一片地飘散在空中,月光下,波光粼粼,就像是水波在荡漾一般,甚是好看。

 

  系统也不知怎么回事,说完那话之后好像就完全没了动静,任她怎么唤,他都不出来,慕容熙不由在心中鄙夷道,

 

  “系统?三千?哪儿去了?回去吃奶去了?”

 

  “……”

 

  对了,原主好像是号称南阳国第一花瓶,应是极为好看的吧。

 

  慕容熙突然有些急切地想要看看这张脸蛋,然后瞥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嬷嬷,然后上前去踢了两脚,之后在房间里找了一件白色的衣衫,将她给绑了起来。

 

  “小太后,要是明早他们发现——”看着落落欲言又止的模样,慕容熙伸出手去揉了揉她脑袋,以示安慰,落落的顾虑她都明白。

 

  “二哥打了胜仗,班师回朝,明日便要到了,我们明日一早便出宫。”

 

  “好——”

 

  而且这嬷嬷明显就是皇帝和皇后为了虐待原主推出来的枪手罢了,弃子而已。

 

  “对了,落落,慈宁宫可有那种很大的铜镜?”

 

  “很大的铜镜?那是多大?”

 

  “一个人身儿那么大。”

 

  “好像没有,”小丫头撑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哪儿有那么大的铜镜。

 

  “哦,对了,小金库里有一个。”

 

  小金库?是了,书中有说到原主嫁给皇帝的那天红妆十里,抬嫁妆的队伍都从将军府排到了皇宫,甚是热闹,嫁妆入库也耗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那小金库不就是原主装嫁妆的地方吗?

 

  一时,慕容熙眼睛微亮,赶紧拉上小丫头起身。

 

  “走,带我去看看。”

 

  ——

 

  小金库里,慕容熙简直是抱着宝贝不肯撒手,原主就是一个小富婆啊,就连她在原来的世界都已经打造了一个商业帝国了,都没有原主这般富庶。

 

  “小太后,小太后,镜子在这儿。”落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自家小太后想要的镜子从角落里搬出来之后,便想着向自家小太后邀赏,但是小太后像是没有听见自己唤她一般,抱着一个紫金琉璃盏瞧。怎么肥四,小太后不是来找镜子的吗?

 

  那边的慕容熙此时已经沉浸在金光闪闪中了,眼睛就像是要黏在上面一般。

 

  几分钟后,慕容熙自认见识过大世面,然后非常有定力地将宝贝放回原位,开始打量自己的这个小金库。

 

  “咦,落落,你在那儿干嘛?”慕容熙瞧见小丫头倚在旁边的墙上,眼神深沉的看着自己。

见她半天不说话,慕容熙心中有些打突。

 

  “小太后,你变了——”

 

  慕容熙听此心中一惊,这小丫头已经知道了这身子换了人了?刚刚还满心欢喜的脸突然变了色,眼中冒出寒气。

 

  “嘤嘤嘤——小太后你以前不会不理我的,我刚唤了你那么多次你都没应我。”

 

  “……”

 

  “唤我干嘛?”

 

  “铜镜——”顺着小丫头指的地方看过去,慕容熙果真看到了一个一人儿大的铜镜。

 

  “好了好了,别哭了——”慕容熙一边安慰着小丫头,一边朝镜子那边走过去。

 

  镜子里的女子鹅蛋脸儿,丹凤眼,明眸生辉,眼波似水,有些媚又有些纯真,穿着亵衣亵裤却是看不出身材如何,只是那腰身像是一只手都握得住。

 

  绝色美人啊!

 

  “自恋狂,这张脸又不是你的。”

 

  “以前不是,以后不就是了吗。虽然这张脸没我以前的那张脸好看,但我也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呵,你要是任务完不成消失了,就没脸了。”

 

  慕容熙望着镜子,抚摸着脸蛋自我欣赏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便笑了,只是这笑有些阴森森的。

 

  “任务完不成你也会有影响吧。”

 

  “才不会——”

 

  “其实,其实这个任务也不是那么难,原主不是有一个未婚夫吗,你只要攻略了他,任务就完成了。”

 

  未婚夫?那个聘礼都不下就想要把南阳国太后娶走的那个使臣?说的那么好听,还未婚夫,在世人的眼中还不就是一个“奸夫”,一个“淫妇”。不过,那人好像还是天凤国的王爷,好像还很有钱的样子。

 

  很好,攻略未婚夫的第一步便从讨聘礼开始。

 

  慕容熙之后也没有睡着,一直沉浸在自己穿书了的思维中,和系统“秉烛夜谈”了许久,然后第二日很早便打发落落安排出宫。

 

  “小太后,我们现在是要回将军府吗?”坐在马车上,刚出宫门,落落便忍不住问了起来,自家小太后自打进宫以来便再没回去过,现在就要回去了,还有些震惊,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使者府——”慕容熙躺在披绣牡丹的椅子上,闭着眼小憩,昨夜没怎么睡好,再加上原主身体的原因,她觉得有些乏。

 

  “使者府?嘤嘤嘤——小太后你去使者府干嘛?昨日不是说好了要回将军府吗?”

 

  又来了,慕容熙扶额,这小丫头一遇到事情就哭的习惯必须得给她改了,也不知原主是怎么忍受了这么多年的。

 

  “小声点儿,你想大家都知道慈宁宫的太后去使者府了吗?”

 

  “以后别再这么哭哭啼啼的,下次你再哭,我就罚你出去赶马车。”

 

  “……”

 

  “二哥他要下午才能到家,趁着他没回来,我去使者府办点事儿。”

 

  慕容熙说完这几句话之后便听见旁边小姑娘的啜泣声,不用睁眼,慕容熙也知道她定是一副耷拉着脑袋,可怜兮兮的被人欺负了的模样。

 

  看她这样慕容熙也没再多说。

“这个基本功,还要练习到什么时候呀?”刘佩佩提问。

他们在努力的转移注意力,并且希望能够赶快进入正题。

“李梓,没人叫你做选择,这是一道单选题。”这个重点被陶夭夭拿捏的死死的。

于晗和刘佩佩知道想要跳过这个步骤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就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开心,陶夭夭的心情一直都是很不错的。陶夭夭说:“你们现在准备地如何啦?”

动漫关键词: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