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缠着腰不让退出_S货你是不是欠C了

2022-04-11 13:46:1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北市机场。叶家来了三辆车接人,叶建明临时有事,要去趟公司,剩下母女三人先回去。一个半小时后,车子开进叶家别墅院子。“禾禾,我们到家了。”下车后,程丽珠热情地引虞禾

北市机场。

叶家来了三辆车接人,叶建明临时有事,要去趟公司,剩下母女三人先回去。

一个半小时后,车子开进叶家别墅院子。

“禾禾,我们到家了。”下车后,程丽珠热情地引虞禾进屋,“家里还有你奶奶,大哥和三弟。”

虞禾点头,表示了解。

“奶奶,我们回来了。”叶子苏走在她们面前。

她把包包交给佣人,轻车熟路的往客厅走,彰显自己是这里的小姐的架势。

“姐姐,你们回来啦,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一个约么六七岁的小男孩从客厅里跑出来。

叶子正,叶家三少爷。

“那穷乡僻壤的,能给你带什么礼物?!”客厅里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也是,浪费表情。”

叶子正一脸嫌弃的转身,窝在沙发上,重新捧起游戏机玩起来。

虞禾跟随程丽珠走进客厅,客厅装璜是欧式巴洛克风格,富丽堂皇。

一个满头银发,穿的珠光宝气的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优雅的喝着茶。

叶子苏则乖巧地坐在一旁给她倒茶,“奶奶,我大哥呢?”

“中午的时候飞亚马逊去了,说要看看什么生物机构。”叶老太喝口茶说道。

程丽珠听到这话,眼神暗下。

今早出发前,她跟大儿子说过,接虞禾回来,今晚叶家团圆,希望大家都在。

但大儿子向来我行我素,又是叶家的骄傲,她不好怪罪,只好敛下内心的难受,带着虞禾上前。

“妈,我们把禾禾接回来了。”

程丽珠说着,对虞禾介绍道:“禾禾,这是奶奶。”

“奶奶。”虞禾淡淡地唤了一声。

叶老太没有应,放下茶杯,叫来佣人,“小翠,把剩下的燕窝端上来,给子苏趁热喝。”

“好嘞。”佣人应了声,没一会端上一盅燕窝。

“谢谢奶奶。”叶子苏甜甜的道谢,然后端着燕窝,炫耀般喝了一口,“真好喝。”

“慢点喝,没人跟你抢,坐了一天的车,辛苦了,补补,养好容颜,好让顾少爷对你死心塌地。”

叶老太把她垂在耳边的头发挽到耳后,一脸宠溺的样子。

“嗯嗯。”叶子苏笑容可甜的点点头。

她笑着,余光瞥了一眼被晾在一边的虞禾,嘴角的笑容更加得意了。

程丽珠见叶老太故意忽视虞禾,又唤了声:“妈……”

“哦,回来了。”叶老太一副才看到这里有人似的转过眸,打量了虞禾一番。

一张精致的容颜,扎着一条蜈蚣辫子,皮肤意外的白皙,只是一双桃花眼,眼神过于冷淡,嘴唇有些薄,属于薄情相,难钓金龟婿。

视线再往下,是一身脏兮兮、还撕破的旗袍,背着一个破布包,一双白色的绣花鞋沾了泥灰,看得叶老太眉头直皱。

衣品这么差,果然是从山旮旯里回来的,对叶家一点价值都没有,还要浪费钱养着。

“小翠,给她换双鞋,别让那犄角旮旯的灰尘带进屋里,弄脏了我让人从意大利空运回来的羊毛地毯。”叶老太对佣人说道。

“好嘞。”佣人应了声,赶忙送来了一双拖鞋给虞禾,“小姐,麻烦把鞋子换一下。”

虞禾:“……”

程丽珠从叶老太行为和话里读懂了不喜欢。

她和叶建明交往的时候,叶家还在农村里务农,后来地底下挖出了矿,一夜之间暴富。

有钱了,叶老太立马变得势力,看不起农村人,逼她和叶建明分手,举家迁徙到北市。

开公司、买别墅、买奢侈品,拼命往上流社会挤,目的就是为了洗掉叶家是暴发户的名声,挤进豪门贵族圈。

当初要不是叶建明非她不娶,再加上怀孕了,生的是个儿子,她估计也进不了叶家的门。

一想到自己的处境,程丽珠心里隐隐难受。

禾禾是女孩,又刚从乡下回来,老太太怕是更不喜欢了。

她解围道:“妈,山里穷,禾禾从小就吃了不少的苦……”

“行了行了,赶快带她去洗洗,换套能见人的打扮。”叶老太不耐烦摆摆手。

程丽珠只好对虞禾说道:“禾禾,妈妈带你回房间。”

虞禾把叶老太嫌弃的表情收在眼底,点头。

叶子苏看着程丽珠讨好虞禾的样子,顿时觉得手中的燕窝不香了。

那原本是属于她的母爱,虞禾凭什么这么轻易就抢走了!!

她很不甘心,视线转到正在打游戏的叶子正。

“子正,你的书房不要啦?”叶子苏提醒道。

游戏里刚被杀的叶子正骂了句粗口,接着听到叶子苏的话,立马丢下游戏机,冲上了三楼

三楼。

“妈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风格,你看看喜不喜欢,有没有什么要添加的。”

程丽珠打开房门说道。

房间布置成洋气的粉红色公主房,少女心满满,却不是虞禾喜欢的风格。

但程丽珠一脸期待地看着她的样子,她只好点头,“这样就好……”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被人推了一把,一个趔趄。

“出去,这是我的书房!”

叶子正凶巴巴地瞪着虞禾,像个快要爆炸的炸药包。

“禾禾,你没事吧?”程丽珠左右为难,“正正,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这个房间给姐姐吗?”

小儿子突然闹脾气,她有些慌乱。

别墅的二、三楼的房间都被利用完了,只剩下一楼的佣人房和客房。

虞禾是叶家的小姐,肯定不能住一楼。

所以,她才想到跟小儿子商量,让他跟大儿子共用一个书房,把他的书房腾出来,给虞禾当房间。

“她才不是我的姐姐!我没有从山旮旯里来的姐姐!”

叶子正叫嚷着,再次去推虞禾。

虞禾轻巧地避开身子。

叶子正没想到她会躲开,扑了个空,还被自己的脚绊了下,“咚”的一声,撞在床尾上。

“哇——”

顿时,熊孩子嚎啕大哭的声音冲破房顶。

“怎么了?怎么了?”叶老太闻声,在叶子苏的搀扶下到了三楼。

“哇……奶奶,快救我,这个乡巴佬推我!呜呜呜……”

叶子正扑进叶老太的怀里,哇哇哭着投诉。

虞禾:“……”

“不哭不哭,奶奶为你主持公道。”叶老太轻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让奶奶看看,伤到哪里了?”

只见叶子正一脸眼泪和鼻涕,额头起了一个大包。

“天啊,怎么磕得这么严重,会不会破相?!”叶子苏夸张的惊呼。

叶子正听到破相,哭得更大声了。

“正正,让妈妈看看,对不起,是妈妈的错,没有看好你……”

程丽珠慌慌张张想上前抱叶子正,却被叶老太一把推开了。

“看什么看,快不快去叫医生过来!”

她呵斥完,瞪了虞禾一眼,“一会再找你算账!”

虞禾:“……”

别墅里一阵兵荒马乱,所有人都顾叶子正去了。

叶子苏见虞禾被晾在一边,心里舒服多了。

一个乡巴佬,不配妈妈围绕着转!

一楼客厅。

叶子正眼睛哭得红肿缩在叶老太怀里抽泣,看得叶老太心疼的不得了。

她一边呵斥程丽珠催家庭医生快点,然后又催佣人赶紧煮鸡蛋。

佣人很快用棉布包了个滚烫水煮蛋送过来。

“正正不哭,用鸡蛋滚几圈就好了。”

叶老太接过鸡蛋,正要往叶子正的包滚时,被一声清冷的女声阻止了。

“不能用热鸡蛋敷,用冰块。”

循声看去,只见虞禾站在楼梯口。

她身上穿着还是那身破烂的旗袍,单肩背着个布包,自身带着的清冷气息,竟看不出是从山里走出来的。

“你懂什么,鸡蛋热敷,活血散瘀,专门消肿。”叶老太瞪了虞禾一眼。

然后用鸡蛋轻轻地在叶子正额头上的大包滚动。

“啊……痛!”叶子正痛得大哭大闹起来。

“痛也忍着,必须用鸡蛋滚,不然包不会消。”

叶老太叫佣人过来按住叶子正。

程丽珠看着心疼得不得了,但又不敢违抗叶老太,站在一边干着急。

这时,一只如柔荑的手擒住了叶老太的手。

“你干什么?!”

叶老太顺着手看见虞禾,昏黄的眼珠里透着怒气。

“用冷敷。”虞禾目光清冷的重复道。

“走开点!别碍事,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还能害我亲孙不成!”叶老太挣脱虞禾的手。

她上次可是亲眼看着房太太这么给她孙子消肿散瘀,怎么可能错!

虞禾:“……”

叶子正趁着这个时候,从叶老太的怀里挣脱,钻进了程丽珠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好不可怜。

叶老太见此,气不打一处出,正要命令佣人把叶子正拉过来时,家庭医生到

“问题不大,用冰块冷敷一下,小少爷在吃鼻炎药,就暂时不再开药了……”

医生一番检查后,说道。

他见叶老太手里拿着鸡蛋,眉头皱起。

“刚磕到千万不能用热敷,会加快毛细血管充血,导致伤处更严重。必须得冷敷,24小时候后才可以用热敷加上轻按,消肿散瘀,记住一定要过24小时后。”

他刻意强调了冷敷,让叶老太脸上有些挂不住,昏黄的双眼毒辣的睨了虞禾一眼。

她一个从山旮旯里出来的野丫头,怎么会懂医学知识?

一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叶老太这么想着,狠狠地把手里的鸡蛋塞给了佣人,冷声道,“还不快去拿冰块。”

全然一副只要我不尴尬,别人都不会尴尬的架势。

叶子正劫后余生,泪眼婆娑的瞪了眼虞禾。

那幽怨的眼神,仿佛在说,别以为是你帮了我,要不是你,我会受这个罪吗?

虞禾:“……”

家庭医生走后,程丽珠用冰块帮儿子敷完额头。

她小声地问虞禾,“禾禾,你怎么知道需要冷敷?”

“山里的路不平,小时候经常磕磕碰碰,外婆都是这么帮我处理的。”虞禾垂着眼眸说道。

她的声音不大,但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还以为虞禾懂医术呢,原来不过是生活在山旮旯里,看不起医生,自己找的土方子。

“委屈你了,禾禾……”程丽珠牵起虞禾的手。

她只要一想到女儿以前每次受伤,都看不起医生,只能用土方子,就心疼的不得了。

虞禾浓密而纤长的睫毛挡住了眼神,没有说话。

叶老太嗤之以鼻,“所以为了炫耀从山旮旯里带出来的那点小土方子,你就推自己的亲生弟弟了?!”

“我没有推他。”虞禾语气淡淡地说道。

“没推?没推子正还能自己撞成这样?你是当我傻,还是当子正傻?!”

虞禾:“……”

程丽珠弱弱的辩解道:“妈,禾禾真没推正正,是正正不小心摔倒,撞在床尾的……”

叶老太一个眼神扫过去,“禾禾、禾禾,就她是你亲生的,子正就不是你亲生的吗?”

程丽珠皱着柳叶眉:“不是,妈,咱们是要说事实……”

“不是什么?事实就是子正受伤了,她什么事都没有!要是子正的头因此撞坏了,她负得起责任?!”

叶老太厉声打断了程丽珠的话,“还有,那房间本来就是要给子正做书房的,你私自改成了卧室,以后子正上哪做功课?

“立马给我换回来!我们子正马上念一年级了,他也会跟启晨一样,是个天才,至少能考年级前十名,不能没有书房!”

她说这话时,语气里带着骄傲。

叶启晨,叶家大少,从小就是个天才,20岁就修完大学科目,出国独自创业。

叶老太最得意的就是这个大孙子,但叶子苏也不错。

虽然是假千金,但从小是她看着长大的。

人乖巧、学习成绩好,最重要的是,还勾搭上了顾家少爷,两人已经订婚了。

虞禾是亲生的有什么用?

随便从叶子苏身上随便拿出一个优点,都能把这个山旮旯里长大的野丫头比下去。

“那禾禾住哪儿?”程丽珠一脸为难,“我们在名誉上已经委屈禾禾了,不能连物质上也委屈她啊……”

“怎么就委屈她了?”叶老太好笑的反问,“一楼的两间客房,哪一间不比她山里的土房子好啊?有得住就不错了,还挑什么!”

程丽珠张张嘴,欲言又止。

婆婆一直都这么强势,要不是因为她给叶家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是个天才,年少有为,估计早就被婆婆强迫离婚了。

她争不过,但一想到女儿已经受了十七年的苦,回来还不被待见,心里愧疚不已。

正当她为难时,虞禾拉了下她。

“考年级前十就能住好房间?还有独立的书房?”虞禾看着叶老太。

动漫关键词:S货你是不是欠C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