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sao货 大ji巴cao死你视频 权臣闲妻

2022-04-08 13:58:0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一声炸雷,豆大的雨点从天空倾盆而下,不一会儿的功夫宋念谣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淋湿粘在身上,好身材显露无遗,宋念谣又羞又急,忍着脚疼一拐一拐狼狈地前往机场公交车站台。  一辆辆

一声炸雷,豆大的雨点从天空倾盆而下,不一会儿的功夫宋念谣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淋湿粘在身上,好身材显露无遗,宋念谣又羞又急,忍着脚疼一拐一拐狼狈地前往机场公交车站台。

  一辆辆出租车从宋念谣面前呼啸而去,宋念谣伸手拦了几次没有一辆车停下来,时间一点一滴悄无声息从指缝里溜走,雨越下越大,一阵凉风吹过,宋念谣打了一个哆嗦,双手紧紧地抱着双臂缩在公交站牌下。

  这时刚驶过去的车又倒了回来,车窗摇下来,一张年轻稚气阳光灿烂的脸露出来,一个大男孩。

  “宋念谣?!”

  宋念谣愣了一下,仔细地看着男孩,有些面熟,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是谁。

  歉意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们认识吗?”

  “我是张姨的儿子。”男孩笑着对宋念谣说道。

  张姨?宋念谣一下子想了起来,“你是蒋凯?”

  张姨是宋家的佣人,在宋家干了几十年了,后来生病这才辞职回家,蒋凯是张姨唯一的儿子,宋念谣曾经见过他一次。

  “是。”蒋凯的脸上全是亮光,“我是蒋凯,真没有想到一回国就能看到你,真是太巧了。”

  “张姨身体还好吗?”宋念谣问道。

  “我妈去年去世了。”蒋凯的声音低沉了下去。

  “对不起。”宋念谣声音里全是歉意,“我不知道张姨……。”

  “没什么,说到这还要感谢宋伯伯,要不是宋伯伯送我妈去美国,我妈可能早就没命了,念谣,我在国外听说宋氏集团被收购了,宋伯伯和宋伯母出了车祸,那宋伯伯现在还好吗?”

  蒋凯看了一眼宋念谣小心翼翼地问道。

  宋念谣脸上一下子黯了下来,轻吐了一口气,勉强露颜一笑,“我爸头部受到了重创,一直昏迷不醒,现在在美国接受治疗。”

  “念谣,对不起!”蒋凯道歉。

  “没什么,已经习惯了。”宋念谣摇头。疼痛到了一定的程度,人真的会麻木的。

  “那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一会儿先让司机送你回家。”

  “顾氏大厦,蒋凯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宋念谣脸上终于露出一个笑容来。

  蒋凯心里一动,脸突然间微微有些发烧,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开始与宋念谣讲起国外发生的趣事,宋念谣被他逗的笑声不断,一个半小时以后车子停在顾氏大厦门口,两个人道了别互留了电话,宋念谣下车进了顾氏大厦。

  “宋念谣!”身后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宋念谣回头看去,只见顾子城从车上下来,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温度。

  “顾总,你来这里做什么?”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陪郑雪儿吗?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他这是在质问她吗?

  “顾子城,这好像与你无关吧?”宋念谣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说道。“我们已经结束了。”

  顾子城眸子一寒,脸上飘过一朵乌云,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搂住宋念谣的腰,一收,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

  “结束?我允许了吗?”

  宋念谣脚踝处一阵钻心的疼痛,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忍着疼痛看向顾子城。

  “顾总,你这样就不怕你的未婚妻知道吗?”

  顾子城紧抿着嘴唇不说话,眼里一片寒意。

  “你打算一辈子让我当你的情/人吗?”宋念谣忍着酸楚向顾子城问道,慢慢地脸上浮现一丝凄凉的微笑,“顾子城,我问你,你爱过我吗?哪怕是一点点儿?”

  顾子城眸子暗了暗,依旧是一言不发,手慢慢地松开。

  宋念谣心中感到一阵悲哀。

  她输了,输得一塌涂地。

  在爱情的游戏里,谁先爱上谁注定就输了。

 宋念谣不再说话,退后一步,提着脚一拐一拐地向大门走去。顾子城冷冷地看着宋念谣的背影,这时才发现她的衣服撕了一道长长的伤口,腿上有几处擦痕,脚好像受伤了,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宋念谣,”顾子城开口,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不想你爸爸有事,最好不要试图离开我。”

  宋念谣蓦地回地头,惨白着一张脸看着顾子城,颤声问道:“顾子城,你想要干什么?”

  顾子城没有回答宋念谣的话,冷眸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不远处,郑雪儿坐在上车,面上一片寒霜。

  顾子城借口公司有事她就知道来找这个jian人了。

  果然!

  郑雪儿牙齿咬了咬,打开车门下车,踩着高跟鞋来到宋念谣。

  “宋念谣!”郑雪儿提高声音,恨声道;“我警告过你了,让你离子城远一点儿,为什么你一直要纠缠着子城不放?你说,你要多少钱才离开子城?”

  宋念谣一愣,随即明白刚才的一切,郑雪儿应该是都看到了。

  索性直言:“郑小姐,想必刚才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离开顾子城,是顾子城不让我离开,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如果你有办法你就让顾子城放我走,我真的谢谢你!”

  “你?”郑雪儿气得整个人要疯起来,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恨,“宋念谣,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脸?在替父求医给顾子城当情/人时,她早就把脸面丢完了。

  宋念谣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凉凉地看了一眼郑雪儿,不再理会她,转身提着脚一拐一拐向电梯口走去。

  刚回到宿舍,还来不及悲伤与痛苦,包里的手机夺魂似的响了起来。

  宋念谣深吸一口气,打开包拿出手机接听。

  “宋念谣小姐吗?我是你父亲的主治医生刘医生,你父亲的医药费治疗费看护费没了,请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交一下?”

  宋念谣愣了一下,“刘医生,我们已经交过费用了。”

  “信用卡停用了。”

  顾子城。

  宋念谣紧咬了一下嘴唇,脸色因为愤怒而气得通红,吐了一口气,宋念谣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刘医生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很快把钱打过去。”

  “宋小姐,我们这里床位一直比较紧张,每天外面排着队要进我们医院。”

  “另外,宋先生最近情况很有好转,现在一只手已经有知觉了,相信过不了多久人就会清醒过来,宋小姐,在这个关健的时刻如果一旦停药,那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你最好考虑清楚。”

  “我知道,我会尽快把钱打过去。”

  宋念谣挂了电话呆坐在沙发上,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顾子城拿起来看了一眼,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手指滑了一下,接听。

  “有事?”冰冷没有温度的声音。

  “顾子城,当初我们约定好的,”手机里传来宋念谣愤怒的声音,“你为什么突然间把我爸爸的费用给停了?”

  “两年的约定到了。”顾子城没有温度的声音。

  宋念谣咬了咬嘴唇,“你故意的是吗?你这么做不就是逼着我当你的情/人吗?”

  “还有事吗?”

  “顾子城!”宋念谣的声音又提高了起来,“你的未婚妻已经回来了,你们都要结婚了,为什么还要纠缠着我不放?你羞辱我还不够吗?你到底要干什么?不爱我为什么还要把我捆在你身边?”

  宋念谣的情绪完全崩溃,对着手机就是一阵大吼,吼完已经是泣不成声。

  手机那头一阵沉默,好一会儿顾子城的声音才传来。

  “两年。”

  “什么?”宋念谣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顾子城的意思,气得差点把手机给扔了出去,紧紧地咬着下嘴唇,“顾子城,你真的是太可恶了。”

  以前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恨他,多讨厌他。

  “晚上过来。”似乎听出了宋念谣地妥协,顾子城冷冷地说了一句话便把电话挂了。

 当天晚上宋念谣坐上出租车向顾子城的别墅驶去,付了钱留下司机的电话号码约定时间司机到时来接她,宋念谣提着一只脚一拐一拐地走进了顾子城的别墅。

  顾子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上播放着综艺节目,郑雪儿的脸出现在电视里。

  宋念谣脱掉鞋子找了一双拖鞋换上。

  脚伤未经过处理肿得越发厉害了,疼痛难忍。

  “顾总,我先去洗个澡。”宋念谣眼睛瞟了一眼电视,别过脸,淡淡地说了一声,转身向楼上走去。

  “站住!”顾子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宋念谣脚步顿了顿,手扶在栏杆上回过头看向顾子城,“顾总该不会等不及了吧?”声音里全是讽刺。

  顾子城的眼里闪耀着怒火,起身,迈着步子向宋念谣走去,手一伸捏着宋念谣的下巴逼着她看向自己。

  “你对我不满意?”

  “不敢。”

  宋念谣吐出两个字。

  她真的不敢。

  顾子城的手段与冷血在青城是出了名的。在宋氏集团没有被收购之前,宋念谣便听说过顾子城的大名,两人之前从未有过交集,顾子城能够出手救她,宋念谣感激之余又有些不解。

  为什么他会出手?仅仅是因为他看上她吗?

  看宋念谣还在发愣,顾子城有些不耐,伸手把宋念谣横抱起,扔在沙发上,身体随之压了上去。

  宋念谣有些吃惊,伸手就去推顾子城。

  “宋念谣,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头顶上传来顾子城没有温度的声音。

  宋念谣伸出去的手僵在空中,手从顾子城的胸口上落了下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顾子城,慢慢地把眼睛闭上。

  顾子城的吻落了下来。

  电视上响起郑雪儿的声音,“我和子城的年龄都不小了,家里一直在催着我们把婚事办了,双方家长正在商定日期,如果没意外的话婚期就定在今年年底。”

  “这样看来,顾总和郑小姐好事将探近了,在这里恭喜郑小姐。”

  “谢谢!”

  宋念谣头微微偏开,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电视上郑雪儿娇羞的脸,心里涌出一道讽刺来,“顾总,你说你未婚妻要是知道她的准新郎和别的女人上/床,她会怎么想?”

  顾子城没有回答宋念谣的话,用唇堵住宋念谣的唇,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一晚,顾子城的爱较往常更为激烈更为疯狂一些,破天荒地完事以后送宋念谣回了宿舍,临下车的时候,扔给宋念谣一盒药,“涂上。”

  宋念谣微微愣了一下,接过看了一眼,默默地装进包里。

  “顾子城,我要林氏集团破产。”宋念谣盯着顾子城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紧紧地盯着宋念谣的眼睛,顾子城眸子幽黑暗长。

  宋念谣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次日,宋念谣破天荒地没有去上班,脚痛的更厉害了,肿的惨不忍睹,已经不能下地,宋念谣给陆飞打了一个电话请了假,自己一个人去了医院。

  意外地她居然遇到了蒋凯。

  “蒋凯,你在医院上班?”宋念谣看着蒋凯身上的白大褂有一秒钟愣神。

  “嗯!”蒋凯的脸上全是笑容,视线落在宋念谣的脚上,“你等我一下。”蒋凯对宋念谣丢下一句话急匆匆地走了。

  宋念谣一脸的莫明其妙。

  不一会儿蒋凯回来,身上的白大褂脱掉了,一件白色T恤,一条牛仔裤,年轻朝气蓬勃青春活力无限。

  蒋凯弯腰去抱宋念谣。

  宋念谣脸微红,急忙摆手,“不用,我自己能走。”

  “你刚才没听医生说吗?要多休息,不能下地。”蒋凯不由分说横着打抱起宋念谣向路边走去。

  宋念谣脸烧得厉害,这样好像不太好,毕竟她和蒋凯不熟啊!

  “哟,这不是宋念谣吗?这么快就又找到新欢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动漫关键词:权臣闲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