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宝贝乖女小芳小雪——双指探洞水喷出来图片

2022-04-06 15:41:1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李随意惆怅得很。他因着自小体弱多病,父母亲又迷信道士,长至弱冠也未曾近过女子的身。安素是他人生中头一个亲密的女子,方才几日便举止出格至此等地步。他破天荒地未认真听讲,心

李随意惆怅得很。

他因着自小体弱多病,父母亲又迷信道士,长至弱冠也未曾近过女子的身。

安素是他人生中头一个亲密的女子,方才几日便举止出格至此等地步。他破天荒地未认真听讲,心里思索着该怎样叫父母去向她提亲。毕竟,他二人已有肌肤之亲。

他瞥一眼正托腮望着先生的安素,她嘴唇红润,他总觉得那上头还有自己留下来的痕迹。小郡主察觉到视线,转头朝他笑:“怎么啦?”

李随意狼狈地移开视线,身体僵直。

安素弄不懂他的意思,便又转了过去。

她今日尝了与男子亲吻的甜头,心里满足得很,也不甚在意满心忧愁的少年,上学以来头一次没有等他一起走,打了个招呼便一蹦一跳离开了。

李随意望着她的背影,郁郁叹了口气:郡主还是小孩脾气,似乎更是不在乎这男女之事。

他头痛极了,想他长她几岁,怎么午时便控制不住自己,竟做出那样出格的事。

他神伤了一夜,一时回味与安素的亲吻,一时唾弃自己不守礼法,简直要被折磨疯了。第二日将将准备同安素讲清楚,却发现她压根没来书院。

先生为他们上课途中还出去了一趟,李随意远远瞧着,似是郡主府的下人在说什么。

他心里惶惶:郡主该不会叫他吓坏了吧?

中途休息时他走到先生跟前,请教了几个问题后才状似无意地问起:“先生,不知郡主今日为何不到?”

先生解释道:“郡主昨日受了凉,方才着人来请了一日假。”

李随意点头谢过,心里放松不少,总归不是为着他的缘故。但又有些担忧,想她身子如何了。

又过两日,安素依旧没来。李随意想她莫不是病得十分重,不然怎会连续三日请假休课。他心里莫名焦急,碰巧这一日刘先生留了文章,要学生们写了交来。李随意盯了安素的卷纸半晌,还是上手将它放进了自己的书袋里。

他给自己找借口:刘先生严格,郡主若不写文章恐怕会遭他惩罚。

放课后他便赶到了郡主府,望着两座石狮子镇守的大门,再三犹豫,还是请了小厮前去通传。

很快,李随意被领了进去,候在郡主的会客厅。

安素确确实实是受了凉,她夜里做梦还梦见少年将她抵在树上亲,心里一时悸动便踹开了盖在身上的被褥。春三月的天,夜里凉风习习,她晨时醒来便有些发热了。

她昏睡了两日,又在屋子里捂了一日,她精神都有些怏怏的。听了李随意来访,眼睛亮了亮:“快叫他进来。”

赵嬷嬷不赞成地摇头:“郡主,你如今病着,请他进来恐怕不妥。”

安素眼睛转了转,现下有赵嬷嬷看着,自然不好请他进她的闺房。只好软磨硬泡,又是说自己要透气,又是说自己要散步,好不容易才穿戴整齐去了外头见他。

少年今日换了颜色,一身沉闷的玄色衣衫,他气质清冷,配上这颜色虽然亦是出尘,却显得人很低沉。

安素向来偏爱那些活泼的颜色,瞧了他的衣裳还带着鼻音嬉笑:“李公子,穿这一身是来给我奔丧的哇?”

李随意皱着眉,他幼时多次在鬼门关晃荡,因此听了这话心中不虞,只是生硬道:“郡主慎言。”

安素眨了眨眼,总觉得这人爱教训她。便娇哼一声,不客气地说了反话:“你来做什么,若是没什么事便回去吧。”

她心中暗念:我可还记着你家教严不许夜里出门呢。

她眼巴巴地望着他,她在承京时便常常闹脾气,总是有人哄她的。然而他噎住,只是垂了眸子拿出她的卷纸:“今日先生布了文章,我来送给你。”

他心中郁闷,明明是来看望她,加之那一日的事,而安素的态度却仿佛变了个人,打得他措手不及。

安素心里不高兴,他一过来不问问她的身体如何,教训了她也不哄她,反倒只因为课业来找她,可见

前些日子的努力追逐完全不让他上心。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暗暗想:我真是亏了。

见少女沉默,他低沉着嗓音:“那草民便告退了。”

他话音刚落,安素便皱了皱鼻子,秀气地打了个喷嚏。

他心中又是一紧,忙问道:“郡主,你的风寒是否更严重了?”

他声音里带了丝不易察觉的关切,瞧他的模样甚至有几分紧张。安素眼睛转了转,又起了逗弄他的心思:“我难受死了,这文章我不想写。”

她拖长着嗓音,眼睛湿漉漉的,看起来十分可怜。李随意心愈发软了,道:“郡主回房歇息吧,这文章因病推迟几日,想来刘先生也不会怪罪。”

她有些无言,这个呆子怎么不懂啊。她不想写,自然是要他帮她写。

正在此时,她腹中轻响,赵嬷嬷晓得她该用膳了,正要赶人,冷不丁她腿软又倒进他怀里,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烧鸡、烤鱼、栗子糕。”

她顿了顿,又咬字道:“今夜。”

李随意怀里揣了郡主要求的东西,破天荒地在夜里翻墙出了门。他心里蒙蔽自己:我那日轻薄了郡主,自是要做些补偿。

等到了守卫森严的郡主府,他候了多时才寻到机会潜进去。郡主什么都安排妥当了,偏偏闺房的位置没告诉他。

所幸他也不笨,循着几个夜巡的侍卫打算就这样跟过去。然而猝不及防,他进的是赵嬷嬷的院子。

只因安素将侍卫遣去喝酒,她院里戒备松弛,而赵嬷嬷在郡主府地位高,夜巡侍卫自然也多,所以才叫他产生了误会。

七绕八绕,他终于在子时到达了郡主闺房的窗外。

他轻轻扣了扣窗檐,心里不住地跳。不知为何,一遇上昭平郡主,他便什么礼法都忘了,竟做出夜探女儿闺房的事情来。

一时又有些后悔,但此刻到都已经到了,他只得耐着性子敲窗户。

好半天,安素才揉着眼睛开了窗。

李随意看她睡眼惺忪的模样,轻声道了一句:“郡主。”

她脑子里一团浆糊,迷迷糊糊道:“啊,你来了,进来吧。”

李随意仍旧立在外头,他掏出怀里的吃食给她,沉声道:“郡主,这些太过油腻,你少吃些,我先走了。”

安素一手扯住他,急道:“你若走了我这些东西可丢哪儿?”

“嬷嬷不许我沾荤腥,明日叫她看见了残渣定然要教训我。”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李随意心又软了,温声说道:“那郡主吃完我再走。”

安素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嗅了嗅食物散发的诱人气味,不由食欲大开。当下便也管不了执拗不肯进屋的李随意,自顾自扯了一根鸡腿小口吃了起来。

她一边吃一边同他闲聊起来:“你不知晓,我近几日吃的都是些稀粥白菜,一点儿味都没有,可难受了。”

他点点头:“郡主受凉,理应如此。”

安素鼓着脸,不客气地瞪他一眼:“那你为何给我送来这些?”

他弯一弯唇角,答道:“郡主说要,我便送了。”

安素一时间看呆了,少年一身玄色劲装,同往常的书生模样大不相同。他微微一笑,在月光的映照下,更显俊美。

忽而凉风习习吹来,她愣了愣,有些心疼大半夜给她送吃的的李随意,便撕了一块鸡肉下来,递到他嘴边。

李随意双唇紧闭,面对她不由红了脸颊,郡主总是如此,做那些亲密的动作而不自知。

他用手接下,仓皇塞进嘴里,道:“多谢郡主。”

安素撇了撇嘴:意料之中。

又是一阵风吹来,她随之怂了怂鼻子。李随意听她浓重的鼻音,皱着眉道:“郡主,关上窗吧。”

他同样被风吹着,束起的墨发随风飘动,整个人如同随时会离去的月下神袛一般。安素开始后悔:夜里这么冷,她还真是会难为他。

说罢,他要放下她的窗。安素正要说话,冷不防旁边传来整齐有序的脚步声,是了,夜里轮班的侍卫补上了。

她心里一急,握住他的手腕便往屋里带。李随意来不及反应,又怕她受伤,只得翻身跃了进来。

“喀嗒”一声,窗子关了。侍卫连忙询问:“何人?”

安素清了清嗓子:“退下。”

她无需解释,她只顾对上暗夜中少年灼灼的眼睛。

半晌,她继续夹起鲜嫩的鱼肉塞进嘴里,感叹于食物鲜美。李随意见她吃得起劲,想要劝她停下,所幸她心里有数,只夹几口便不吃了。

安素眼睛水汪汪的,娇声道:“我要喝水。”

屋里虽没了月光的映照,但好在四个角都放有夜明珠,加之李随意习武视力好,因此并不觉得暗。

他叹了口气,认命一般替娇气的小郡主倒水喝,又替她拿了帕子擦嘴擦手。他亦是李氏公子,在家中

从未做过这些事,如今都给她伺候了一遍。

安素吃饱喝足,眼巴巴地望着他收拾东西,晓得他即将要走,不由出声道:“李随意,我害怕。”

她头一回叫他的名字,平时清亮的声音因病变得软糯起来。李随意心里微动,道:“怕什么?”

“我怕黑。”

她坐到床上,将脸托在曲起的膝盖上:“我自幼便怕黑,需要人守夜。今日因为你,我的丫鬟比我睡得还早。”

李随意额角一跳,有些哭笑不得。她这样,不就是说他得守着她睡觉么。他仍旧立在方才进来的窗前,声音温柔:“郡主,你睡吧,睡了我再走。”

安素歪头看他,看这个少年郎对她几乎千依百顺,只要多说几句话他便信以为真,必定顺遂了她的心意。她从前,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公子。

她软着声音:“你过来。”

然而千依百顺的公子站着不动,在黑暗中显得尤为冷酷:“郡主,这样不妥。”

“……”安素气结,他都半夜进自己的闺房了,还在乎什么妥不妥的!

“你给我过来!”她提高音量。

李随意怕她引来侍卫,只得跨了几步,走到床边两尺之遥,声音里带着无奈:“郡主……”

猛然,安素扯住他的手,将他带向自己。他措手不及,同她一道跌在床上。

他反应过来,忙要起身,却听见安素孱弱地咳了几声,无力道:“别动了,我好累。”

李随意只得一动不动,任由少女趴在自己的身边。他已经清楚她顽劣的性子,她所要的,旁人必定要

顺着她,否则她定要又闹出些什么。

“郡主,快睡吧。”他哄她。

安素不依,她方才候着他时已然睡了一觉,现下还睡不着,便将头倚在他肩边,轻声:“李随意,你可知我叫什么?”

半晌过后,他才轻轻吐出那两个字:“安素。”

她初时见他便喜欢他的声音,如今发觉叫她的名字更是好听。

安素闹他:“叫安素太生疏了,你换一个吧,嗯?”

可惜李随意榆木脑袋,想了许久还是憋出了“郡主”两字。

安素小小叹了口气,戳着他的肩膀,娇声说道:“叫我阿素。”

他眼里满满都是她期待的模样,心里不忍拒绝她,便在心里道:现下郡主病中,我只叫着让她开心。

他顺了她的意,温声道:“阿素。”

安素小声嘟囔:“往后也这么叫。”

他愣了愣,还在思索,她又接了自己的话:“算了,你这么害羞,私下叫便好了。”

他心里一颤,又隐隐带着期待。私下,他同郡主还有许多私下么?

不提李随意在她入眠后怎样艰辛地潜出郡主府,反正她是一觉安眠到了天亮。到了第二日,安素便又精神满满地上学去了。

她今日来得早,李随意还未到,便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发呆。

恍然间,似乎有人在叫她。她懒懒地掀开眼,见到一墨发灰衣的少女。她长得极好,一双上挑的丹凤眼,配着红润的嘴唇,莫名显出一股强势美来。然而她身上的灰衣将其压了几分,反倒显得刻板。

她手上拿着一份包裹的草药,轻巧地搁在她桌子上,十分温柔地说道:“郡主,听闻你生病,同窗们特意凑了银钱为你买了这补药。”

安素扫了扫旁边皆注视着这里的同窗们一眼,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和他们并不熟络,何须费心为她买药呢?难不成是权贵的力量?

她心中一时怀疑:都说洪都书院英才云集,常出高官,难道高官就是这样来的么?

那少女看出她眼中的轻视,便又解释:“郡主之前赠予我们发带,为表谢意,这才如此。”

“我们想郡主不缺什么,病痛也许是水土不服,便寻了济圣堂的医师为你配了药。还希望郡主收下。”

少女面容恳切,外加周边人皆是眼巴巴看着这里,安素一时有些愧疚:她习惯将承京的尔虞我诈带到这里,却似乎误会了她这些同窗们。

她有些别扭,只得道:“多谢诸位。”

众人皆松了口气,原本见郡主多日来只理李随意一人,还道她性情高傲,如今看来,也并非如此。

那少女转了身,正同一面容倨傲的少年交谈,不过一会儿,便逗得那少年脸色缓和,同她笑闹起来。看得出,她蛮讨人喜欢的。

待李随意来了,她十分好奇地问他:“你也一道凑钱买的这个?”

他因着昨夜未休息好,眼下一道显眼的青黑。此时只是淡淡点头,道:“大家一块凑的钱,秦秋鸣去买的。”

“秦秋鸣?”

“她是班长(我百度发现现代的班长古时候也是班长,不是很确定,如果大家有知道的可以告诉一声),我们一人凑了五钱银子,请了何医师写方子,她是济圣堂掌柜的女儿,何医师才肯出面。”

“你们从前说话多么?”她有些好奇。毕竟秦秋鸣长得那般,又性情温柔,很难不叫人对她产生好感。

他摇摇头:“不多。”

他为人冷漠,家里又是本地黑白通吃的地头蛇,甚少有人会与他搭话。倒是安素,为人欢快跳脱,瞧得出,大家都愿意同她说话。

安素了然,挑着眉:“那他们眼光可不行,只有我瞧上了你。”

李随意无奈摇头,他也不知为何郡主总爱扯到这上面。

到了中午,因着赵嬷嬷担忧,她便向院长借了间空屋子侍候郡主用膳。然而安素叫着冷,等她回马车找毯子的功夫,回来人早已经没了。

不用想也知道,她又去找李氏小公子了。

安素七拐八拐,这才走到了李随意所说的那间屋子。李氏往洪都书院里砸了不少钱,李随意也算是这里的少东家,因此在此处有自己的房间并不奇怪。

她方才便软磨硬泡要同他一起用午膳,他拒绝不了,只得应了。

她坐到对面,瞧着他饭碗中的稀粥皱了眉:“你们李氏这么穷呀?就给你吃这个?”

李随意慢条斯理地将碗推给她,道:“这是给郡主的。”

安素瞪大双眼,拍了拍桌子,佯装发怒:“好啊你,居然给本郡主吃这个,信不信我治你的罪!”

他垂下眸子,沉静说道:“郡主身体还未康健,我忆起昨夜行径实在后悔,郡主也应当吃些素食保重身体。”

吃素食保重身体这话未尝没有人同她说过,然而安素嫌烦,旁人一说便不理。此刻她喜欢的少年劝她,她自然要给几分薄面的。

她凑近他的脸,呵了一口气:“那我吃完,你要拿什么奖我?”

李随意蹙着眉,实在不解:“郡主吃素食是为着自己,何须我来奖励?”

安素心中呸他一口“不解风情”,面上仍嬉笑着:“你若是奖我,我便喝了,你不奖我便不喝,反正我方才过来也没吃东西。”

他叹了口气,只得道:“郡主说了算。”

她闻言立即吨吨几口喝下了稀粥,然后便目光灼灼地望着他,如同一只祈求奖赏的小狗儿:“我要你亲我。”

“……”

李随意头痛极了,轻咳一声扯开话题:“郡主,稍后便要开课了……”

安素爬起来坐到他身边,将脸贴近他,埋怨说:“我昨夜让你叫阿素,你忘了?”

少年耳垂鲜红欲滴,良久口中才挤出两个字。“阿素”被他叫得缱绻不已,安素听了心中酥麻,便闭上眼贴近了他,命令:“亲我。”

少女方才吃过稀粥,米白的液体裹着她的红唇,平白叫他生出一股冲动来。再看她双眸紧闭,睫毛微颤,便知她并不似话语中那般平静。

他心中劝服自己:前几日已亲过一次,再说他决心要娶郡主,再亲一次有何不可?

这样想着,李随意便微微倾着身子含住了她的唇。

安素险些喘不过气来,她整个身子都陷在他怀中,双手也紧紧绕住他的脖颈。她口中溢出一声:“李随意……”

李随意正捧着她的脸,细细品尝口中这抹香甜。这唇如此水嫩,难怪平日里总听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他的手掌此时正搭在她腰间,杨柳细腰,叫他爱不释手。搁着衣料,总还是摸不尽兴的。他看了眼面带红晕的郡主,终于还是放下了手。

哪知安素将他轻压在地,眼里带着情欲,娇媚地唤了一声:“李郎。”

李随意猛然掐住她的腰,他沉下眼,声音沙哑:“阿素……”

他顺着柔软的腰线,缓缓向里摸索,待到与柔嫩接触之时,两人都僵住了。

安素心里惴惴:她平日里最不自信的便是在胸上,自幼看了娘亲的高耸胸部长大,加之春宫图上那些女子那样硕大,便知自己本钱实在是小……

少女脸庞娇嫩,肤色莹莹如白雪,身上还有若有若无的香气,只是美中不足,胸上只小小一团,方才少年一手便笼罩住了。

她细细觑着李随意的脸色,想着他若是嫌弃她便踹死他。

李随意倒没什么变化,只是很快缩回了手。一边替她抚平衣摆一边愧疚道:“对不住,郡主,我太孟浪。”

他二人的脑回路不在同一条线上,安素怕他不满意自己,李随意又君子到迂腐,稍微出格便纠结不已。

她急了,握住他的手质问:“你可是嫌我小了?”

李随意怔住,不明白她说的这是什么话,只是苦笑:“郡主,我二人尚未……”

安素懂了,他恐怕要说什么未曾成亲之类的烦人话术,便手上加重了几分力气,让他莫要再动弹,又细细地吻了上去。

好一个女中豪杰昭平郡主!

安素此时才有些羞赧:“是不是很小?”

李随意摇摇头,目光温柔:“我很喜欢。”

他慢慢冷静下来,双手死死按住她,声音里还带有丝丝情意:“阿素,乖。”

安素傻眼了,他身上明明也还是难受着,怎么倒还停下来了?到口的肉他不吃,他是个傻子么

安素很自己站稳,目不斜视地叫他离开:“李公子回吧。”

李随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瞧见她背着赵嬷嬷露出微皱的小脸,立时便明白她病中不好吃甜食,应是向他求助。

安素喝了碗药,又吃了几口白粥,便吹了帐中夜灯歇下了。她临睡前还劝赵嬷嬷,言道她今日辛苦,自己也见好,她还是休息去。

赵嬷嬷想到先前日她稍不留神二人便抱在了一块,明日郡主便要回书院,她若没有精神,如何能看住同样离经叛道郡主。她便嘱咐了守夜丫鬟,回房歇息去了。

她哪里晓得,安素留了这一手,直接叫李随意夜探香闺。为了保险,她甚至给守卫发了银钱唤他们去喝酒,还在房里熏了安神的香,好叫丫鬟们快些入眠,只为了好让自己改改伙食。

只不过,那安神香效果太好,熏得她自己也昏睡过去。

动漫关键词:宝贝乖女小芳小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