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高辣辣文纯H文,男人扒开添女人下部免费视频

2022-04-06 15:36:1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这么严重的伤口,只能说明他们对疼痛的忍耐力太惊人了。冷月开玩笑道:“你没听说过吗?特种部队都不是人。”夏知希无奈的苦笑道:“我以前以为你们也都是平常人,但

这么严重的伤口,只能说明他们对疼痛的忍耐力太惊人了。

冷月开玩笑道:“你没听说过吗?特种部队都不是人。”

夏知希无奈的苦笑道:“我以前以为你们也都是平常人,但是这几天相处,我才知道你们比人类还要坚强和勇敢。”

冷月唇瓣轻扯,问道:“你在安南收集到材料了吗?”

“嗯,安南有些偏僻地方的女人没有地位,这里有一个激进分子头目,不把这里的居民当人看待,我想曝光给全世界都知道。”她没有想到竟然会遭遇到这种事情,也怪她当初太大意了。

冷月赞许的看着她:“好样的,我支持,只是希望你的报道不会被政府当局扼杀在摇篮里。你知道的,国际间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和矛盾。”

听出她话语间的自嘲和讥讽,夏知希忍不住笑道:“多谢提醒。”她将冷月的衣袖拉下,拿起一边的水壶问她:“要喝点水吗?”

“不喝了,你可以问一下我们老大,她已经一天没有喝水了。”冷月疲惫的靠在树干上,没受伤的手,指了指冷佳的方向。

夏知希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到冷佳和简磻身边,问道:“要喝水吗?”

简磻依旧沉默的吃着压缩饼干。冷佳转头看她,淡声道:“不用,谢谢。”

夏知希叹声道:“不去找走失的那个人吗?”那个叫魏子轩的男人只怕现在还被抛尸荒野吧?

“他已经死了。”简磻蓦然站起了身体,背影僵硬的向守夜的两人走去。

夏知希感受到简磻的冷漠,唇瓣轻咬,眼眶中升起了一层浓雾。

冷佳没有看夏知希,只是沉默的擦拭着枪支,开口说道:“不要生简磻的气,我们的战友走了,每个人的心里都很不好过,并不是有意针对你。”

夏知希难过的说道:“我知道,都是为了我。”

冷佳抬头静静的看着她,忽然认真的说道:“夏小姐,我们不是为了你,我们是为了整个C国,只要在战斗的时候,你能够好好保护自己,这就是对死者最好的交代。”

“我明白。”夏知希似是被冷佳眼中的光亮所刺伤,沉声应道。

第五天的时候,没有追兵。热带雨林温度达到了五十度,他们就一直的走下去,走下去,没完没了的走下去,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

世界上的雨林都一样,虫子特别多,还有随时向他们吐着信子的毒蛇。黏黏的空气,热热的风,好像是蒸笼一样,这人迷惘彷徨的四周,间或出现绿色的小绿洲。

当天际静静悬上半轮明月的时候,徐奴儿和冷月的伤口开始出现大面积病毒感染。最严重的当属徐奴儿,腹部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留着脓水和污血。

深夜的时候,她全身抽搐,浑身一会冷,一会热。

她瞪着司徒成双,低声咬牙笑骂道:“司徒,你这死贱人又再骗我了,我骂了那么多句操你妈都不管用,老子快疼死了。”

司徒成双背过身体,第一次没有顶嘴回话,但是她耸动抽搐的肩膀却说明了一切。

那是夏知希第一次看到特种部队里有人在哭,他们的战友痛快的死去,他们可以忍住眼泪,但是当战友痛苦的在死亡里沉浮的时候,他们的泪却是再也忍受不了了。

徐奴儿的意识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她呢喃的说想听一听C国的国歌。

冷佳抱着她的身体,神色平静,所有人都静静的围在她的身边,一起含着眼泪,哽咽的唱完了那首曾经激励了数亿国民的国歌,静静的送走了徐奴儿……

第六天的清晨,他们醒来后,看到冷月死了。冷佳坐在她的旁边,含着眼泪吃着手中的压缩饼干,那眼泪在眼眶里流转了很久,却一直都没有落下来。

冷月的伤口已经大面积开始溃烂,她为了不拖累他们,手中握着灭音手枪,依然选择了死亡。

她睡得很安静,夏知希想起和冷月之前的对话,失控的抱着她痛哭。

冷佳沉默的站起身来和几人把冷月和徐奴儿埋在了一起。

司徒成双看着两人的坟堆,平静的说道:“她们两个人作伴一定不会寂寞了,都是能说的人,真羡慕她们。”

上官凌开口道:“如果我们能够活着走出去,一定会来接你们回家。”

冷佳看着简磻道:“给夏小姐一把枪,以备不测。”

众人面面相耽,知道冷佳为何会这么做了。

她们的粮食已经快吃完了,体力作战是最重要的,给夏知希一把枪意味着最后一波追兵到来的时候,冷佳已经做好了所有特种部队冒死为夏知希开辟一条血路的打算。

第七天,楚天宴作为地形侦查员带着上官凌前去探路的时候,深陷在沼泽地里。上官凌发了疯一样的拉着楚天宴,但是却被楚天宴挣脱掉了。

他很清楚这一带的土地,上官凌如果用力的话,此刻他脚下踩着的地面就会跟着下陷,太危险了。

楚天宴掏出怀中的一张照片,递给了上官凌,上面一个美丽的年轻女人正笑得很温柔。那是楚天宴的未婚妻,他们原本计划今年年底结婚的。

楚天宴的身体已经被沼泽淹没到了腰部,他笑道:“告诉她,让她找个好人赶紧嫁了,下辈子别找特种兵当老公了,要不然随时都要做好当寡妇的准备。”

上官凌喉结颤动:“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她的,当我亲妹妹一样,你放心。”

楚天宴闻言感激的笑了:“好兄弟,有烟吗?给兄弟来一根。”

上官凌找了半天就找了一根烟,递给楚天宴,楚天宴却分了一半给上官凌。

点火,吸烟。

空气寂静的可怕。

楚天宴的嘴巴即将淹没的时候,他扬声高喊:“下辈子,老子还要当特种兵……”

上官凌缓缓站起身子,照着来时路返回去的时候,忽然仰着头,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的两侧划过脸颊,男儿的泪朝天流,无尽的苦痛与悲伤窒息着他的心,强忍的眼泪浸着通红的眼睛,如断线的珠子滚落一地。

第八天,他们走出热带雨林,却遭遇了恐怖份子的突袭。司徒成双肩部受伤一处,腿部受伤一处。

简磻和上官凌引敌人离开,生死不明。

第九天,冷佳他们按照楚天宴之前给的讯息,终于出了安南,到了k国边境。但因为太严重的人工毁林开荒,导致荒漠化,山坡塌方,冷随意不小心踩空,身体滚落山坡之际,冷佳为了救儿子,和他一起滚落在山坡之下,造成右腿骨折,难以成行。

在这种情况之下,冷佳和司徒成双是再也走不下去了。

唯一可以成行的就是夏知希还有冷随意,但是两人一大一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一个又是孩子,再加上两人长途跋涉已经虚弱不堪,就算搀扶着冷佳和司徒成双,他们也走不远了。

冷佳和司徒成双相互看了一眼,心中都有了决定。

冷佳无力的取出自己的手枪递给夏知希,开口说道:“夏小姐,我们已经到了k国边境,k国和我们C国是友邦国,你一路向东行,一定会获救的。”

夏知希认真的说道:“好,我们一起走。”

冷佳摇头:“不。是你自己走,我们已经走不动了。”

夏知希惊慌失措道:“冷队长,我们已经支撑了这么久,你们不能放弃。”

冷佳平静的笑了:“这里虽然是k国的地界,但是难保激进份子不会追上来,如果这样的话,我和司徒留在这里说不定还能为你争取时间。”

夏知希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双手蒙面,呜咽道:“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都死去。”她想起那些惨死的特种兵,那么年轻的生命就在她眼前死去,内心痛苦悔恨万分,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冷佳温和的说道:“夏小姐,我们爱我们的工作。特种兵、军人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保护自己该保护的人。牺牲是在所难免的,谁都不愿意去面对,但是我们很明白我们的任务是让生者生。你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你能够帮我一个忙。”

夏知希扬起泪湿的脸庞:“你说。”

“帮我把随意带走,交给他外公。”冷佳说着,温柔的看着守着她的儿子。

如果她真的命该至此,把随意交给爸爸抚养是最好的选择。

冷随意听到冷佳的话,顿时慌了,连忙抱着冷佳的腰畔,倔强开口:“不,妈妈,我要留在这里,哪都不去。”

冷佳看着儿子,声音带着一丝严肃:“随意,听话,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冷随意颤颤的看着她,忽然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迷雾,哽咽道:“妈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一旦离开这里,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了,我不能离开你!”

冷佳心里顿时柔软起来,叹道:“随意,妈妈不见得就会死。你和夏小姐如果获救的话,可以找人来救我和司徒阿姨啊。妈妈生存的希望在你的手上,儿子。”

事到如今,她也只有靠说谎来诱骗自己的儿子,毕竟她的儿子太过聪明,想要骗他,自然是很难。

但是身处险境,冷随意反倒是平静了下来,他仔细想想,如果他们继续往下走,实在是撑不了多远,而且他们都有可能死在这里,但是如果他和夏知希寻找救兵的话,妈妈和司徒阿姨或许还有救。

想到这里,冷随意的眼神沉淀了下来,静静的盯着冷佳,想要寻求保证:“你答应我你会活下去。”

“好,我答应你。”只要冷随意和夏知希能够安全离开这里,撒撒谎又算得了什么呢?

冷随意似是觉察到了什么,凝重道:“你发誓你会活下去。”

冷佳静声开口:“好,我发誓。”

冷随意却再次语出惊人:“你拿我来发誓,如果你和司徒阿姨离开我的话,我冷随意就不得好死。”

“胡闹。”冷佳下意识的训斥出声,她的儿子太聪明了。他一定是觉察到了什么,知道他在她心中的位置,所以才会说出这么惊悚的话来。

冷随意身体一颤,有一种被冷佳欺骗的恼怒,但是很快就压在心底,声音越发的急切:“你快发誓,我求你了妈妈!”

“好,我发誓。”终是不忍儿子这么伤心,他还这么小,一定是吓坏了,可是为了不让她担心,却始终都表现的很坚强。罢了,如果能活下去,她自然不会轻易离开他。

冷随意紧紧攥着冷佳的手松开了,静静的看了一眼司徒成双,脏乱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安抚的笑容。

司徒成双忍着痛也笑了。这个孩子,善解人意的可怕,明明他们这些大人该安抚他,可是偏偏到头来安抚他们的却是他。

冷随意站起身,毫不犹豫的说道:“夏小姐,我们走吧!”

夏知希看着前方倔强的小男孩,目光划过一抹惊诧,适才小男孩冷静沉着的神情,竟然让她

有一种错觉,好像站在她面前的是李如明。

只是李如明和冷随意八字没一撇,她可能是这几天大热天的烧坏了脑子。

她看到冷随意已经走出很远,连忙追上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冷佳和司徒成双,认真的说道:“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我相信。”静静地,冷佳的脸上出现一抹浅淡的笑容。

夏知希也笑了,这次却是再也没有回头,迈起虚弱沉重的步伐向前面一望无际的黄土地走去……

司徒成双静静的看着远去的两人,忽然漫不经心道:“你说他们还会回来吗?”

冷佳平静道:“如果不回来,你和我死在一起也不委屈你。”

“老大,我们九人若是死在一起,不管是到了天堂还会地狱,一定不会寂寞了。”司徒成双笑了,但是笑容却很哀切。

“司徒,如果能活着,还是活着好。”冷佳声音如同沉重的琴弦一般补充道:“代他们好好的活着。”

“嗯。”司徒低了头,令人看不清楚她的神情。

冷佳无视司徒瞬间涌上心头的悲凉和疼痛,她又何尝不是呢?

过了一会儿,司徒忽然沙哑的问道:“老大,你觉得上官和简磻还活着吗?”

“希望他们平安。”他们当初引三十多人离开,虽然凶险重重,但是冷佳却不愿意想他们出事的情景。自欺欺人也好,要不然只是想想,她的心口就宛如被刀子凌迟一样疼的难受。

司徒静静的侧头看她:“你知道吗?曾经我很讨厌你的性情,冷漠腹黑,可是跟你相处以后,我才发现你的心比谁都心软。他们死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你的泪水,我一直都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落下来,好好的哭一场,可是你都没有。但是我明明看到你的眼泪了,不是吗?”

冷佳外表看来冷静自持,但是这些年吃的苦,只有他们特种部队才知道。她的眼泪大概早就流光了吧?

“他们死的时候都没哭,没道理我要哭着送他们离开。司徒,我像你一样深爱着他们。”冷佳说完这句话,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忽然靠在身后的土壁上,闭上了眼睛。

司徒咬着干涸的唇瓣,问道:“如果我们真的活下来,你还会再次回到这里吗?”

“司徒,我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死去,那些激进份子,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她的兄弟姐妹们都死在这里,她若活着,早晚要回来算总账的。

“是我们,别忘了我们是战友,这种好事不能忘了我。”

冷佳没有回应,查看了司徒的伤势,还好没有感染,拍拍她的肩膀道:“少说一些话保存体力,我不想你比我先死。”

司徒苦笑:“老大,我以前虽然很佩服你,但是都没有这一次深刻。”

“嗯。”

“我知道随意是国主先生的儿子。”

“嗯。”

司徒皱了眉:“不吃惊吗?”

冷佳淡淡的说道:“我的手下都很聪明,你们知道也不足为奇。”随意都能够查出来,他们又怎会不知,但是她很感激他们,尽管知道但却都埋在心里,一直没有讲出来让她难堪。

司徒不悦道:“说的好像我们是你儿子女儿一样,你瞧瞧你自己的得意样儿。”

冷佳难得的开玩笑道:“那你叫我一声妈妈好了。”

“妈。”司徒还真厚脸皮的叫了。

冷佳笑的眉眼灿烂,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就像摸宠物狗一样,说道:“乖,好女儿。”

司徒失笑摇头,沉默了一会儿,叹道:“如果我的情敌被绑架,我只会在路上想方设法把她弄死,但是你没有。于是我知道你的心够冷够硬,但是我偏偏喜欢极了这么一个你。”

“司徒。”冷佳轻轻的唤她。

“嗯。”

冷佳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我不是同性恋。”

“我忽然没有和你说话的欲望了。”司徒虽然恼,但是却真的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那就歇一会好了。”说实话,她也累了……

第十天的时候,C国国主办公室气氛沉凝,李如明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低着头批示着文件,俊美的面部轮廓,贵族气质显露无疑,一身高档的深色系西装衬得他整个人沉敛出众,修长的手指握着纯黑的精致钢笔在纸间划写,自信而优雅。

leson在外面礼貌敲门,进来的时候,开口沉声道:“国主先生。”

“还是没有消息吗?”李如明没有忽略leson紧蹙的眉头,放下手中的笔,十指交握。

leson低下了头:“没有。”直升机从第一天开始就与冷佳一行人失去了联系,这么多天过去,他的信心开始一点点的被时间给击垮。

李如明微微一笑,修长手指握着钢笔一下一下轻敲着桌面,“已经十天了,leson。”

平淡的话语,似是一种无言的压迫和恼怒。

媒体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虽然还没有确认,但是已经开始肆意蔓延,这种情形如果再不加以阻止,事情只会越闹越大。

leson惭愧的叹道:“我很抱歉。”

李如明闲雅靠到椅背上,问他:“为什么说抱歉?难道你觉得他们已经死了吗?”

leson一震,微微皱眉:“先生,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

动漫关键词:高辣辣文纯H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