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是什么意思,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喝热牛奶

2022-04-06 15:34:3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圣地亚歌酒店,设施服务一流,私密性极佳。C国雇佣兵私人派对在戛纳阑会所楼顶花园隆重举行。冷佳,十八岁,C国雇佣兵天才作战员,会七国语言,直接受命于国防部部长leson。今天是她的

圣地亚歌酒店,设施服务一流,私密性极佳。

C国雇佣兵私人派对在戛纳阑会所楼顶花园隆重举行。

冷佳,十八岁,C国雇佣兵天才作战员,会七国语言,直接受命于国防部部长leson。

今天是她的十八岁生日,战友们都玩疯了,轮番敬酒,纵使她酒量再好,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简磻修长的食指上挂了一串钥匙,轻轻地摇着,低声笑道:“隔壁圣地亚歌酒店顶楼国主套房,那里我们给你预备了惊喜,你就慢慢享受吧!”

话落,周边战友们不由都善意的起哄大笑。

冷佳头疼的厉害,也没有注意理会简磻话语间的深意,一把夺过他手中碍眼的钥匙,哼了两声,也没跟他们打招呼,就离开了会所。

圣地亚歌酒店,国主套房每晚就需要花费21500美元。况且圣地亚歌酒店最喜欢拿出来炫耀的就是其在科特达祖尔地区最大的,最贵的,惟一有楼顶露台的两套国主套房,同时也是全欧洲最贵的酒店房间之一。这两套复式套房,位于酒店的顶楼,房间飘出来的露台足有2000平方英尺宽,能容纳110人,并能眺望到整个的戛纳湾及周边岛屿。

这次过生日,leson倒是舍得下血本,冷佳一心想寻到床赶紧躺下,倒忘了简磻所说的惊喜。

门不太好开,所幸开锁对她来讲只是小菜一碟,抽掉束发的金丝,丝头对着锁孔只是轻轻地转了两下,门就开了,她进去的时候还想着,明天应该对酒店的负责人提个建议,这门锁该修修了。

房间很大,宛若是迷宫,好不容易寻到卧室,却在夜色下看到床上躺着的男人时,眉头皱了皱,随即松开。

她忽然明白了简磻所说的惊喜大概就是指床上这只鸭吧!

她暗叹自己交友不利,她才只有十八岁,那群损友现在就想派人来摧残她啊?

男人背对着她,所以她并没有看到他的长相,但是看身材倒是足以媲美模特了。

她打了个哈欠,躺上床,脚丫子向后踢了踢,不耐烦的说道:“姐喜欢独睡,自己听话另找房间去睡。”

身后没有反应。冷佳皱了眉,这鸭听不懂人话吗?

脚丫子这次蓄了力道,再次向旁边的男人踢去,这次不踢残你才怪。

但是脚丫子还没有触及男人的身体,她的脚腕已经被一只大手制住,又麻又痛,动也动不了。

男人只用单手就轻易的制住她,蓦然将她拉近,冷佳娇小的身躯跌进他怀里,滚热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胸膛,无比的柔软香腻,软得像可以揉进他身体里。

冷佳咒骂连连,如果不是喝了太多酒,她冷佳何至于被这只鸭占了便宜。

不过,鸭子的反应能力都有这么敏锐吗?

“放开我。”她从不曾和人这般紧贴过,当真是不舒服极了。

室内短暂沉寂。

“你半夜爬上我的床,就没有想过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冷佳身为特种兵,双眸可在夜间视人,男人俊美的五官逼近她,目光显得锐利闪亮,有着野性的活力,看来危险极了。

那是猛兽狩猎时的目光,而此刻醉眼惺忪的她,无疑就是最可口的猎物。

“做什么?”她皱眉,不悦的看着他。爬上他的床,他大爷有没有搞错啊?这是她的床,她的床好不好?这鸭子还真是厚脸皮。

“你说呢?”男人薄唇一勾,邪恶的很。这女人从进门他就发现了,使用这一招是欲擒故纵吗?很好,她成功了。

她浑身一哆嗦,直接开口拒绝:“我对鸭子不感兴趣。”这理由总行了吧?

“鸭子?”她的话,让他下颚的肌肉开始抽动,黑色的眸子瞬间格外明亮,却又立刻被严酷覆盖。

“听话,姐很累,明天给你买棒棒糖啊!”她说着,也不理会男人瞬间阴沉的脸色,推开他,继续翻身闭眼入睡。

“好吧!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男人的话,冷佳似听非听。

男人指尖修长,灵活钻进她的衣服内,一路攀爬......

他奶奶的,他在干什么?

冷佳眼睛蓦然睁开,恼羞成怒,隔着衣服抓着男人作怪的手,本能的推开。

男人的警觉心总是快她一步,在她想要有所动作前,已经将她压在了身下。

酒精发酵,她渐感无力和难受,想要挪动身子,但是紧贴的身体却让她手脚发软。

“你习惯跟男人上床之前,喝酒助兴吗?”他们此刻躺的床很大,铺着冰凉的丝质被单,男人半躺在上面,看起来很危险。

冷佳冷笑道:“我不管你是谁,你他妈的完蛋了。”

男人却好整以暇的支起手臂,撑着脸,说道:“我喜欢听女人说脏话,你接着骂,我听着呢。”

“姐今天没兴趣,你如果有需要,我帮你叫客房服务。”要找也不找鸭子,就算他长的再妖孽,她也不屑碰一下。

“我只要你。”男人薄唇贴上她,灵活的舌挑弄她的感官神经。

不多时,冷佳竟出了一身薄汗,原本想要推开他的掌心,因为触及他发烫的身体,异样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她明明很排斥,但却忍不住想要靠近他,暗自痛骂自己:冷佳你真是疯了。

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有预感,但却无力阻止。

手腕上佩戴的钻表,是最先进的高科技产品,只要她按下开关,里面瞬间就能够射出令人昏厥的毒素来。很简单的一个动作,但是她却不知为何总是下不了手。

心思百转间,她眼神一眯,蓦然问道:“你有没有性~病?”

冷佳心思百转间,眼神一眯,“你有没有性病?”

“半仙吗?”男人听了冷佳的话,半怒半讥嘲道。

冒险的事情,冷佳是万万不会做的。原本打算推开他,但却迟了,撕裂的痛在体内狰狞喧嚣着,她想要骂人的话语,全转成无助尖叫,惊慌的推拒,却换来更紧的禁锢。

男人也因为阻碍,身体僵了僵,他没有想到这是她的第一次,但是此刻退出来怕是不可能了。

“会痛吗?”难得的,他很有耐心的问她。

她狂乱的点头又摇头,随着时间流逝,感受着痛楚与兴奋,而男人呢?冷静与严酷荡然无存,眼中只剩野蛮的情欲。

室内升起的缠绵萎靡声,春意浓得让人口干舌燥。

“你叫什么名字?”激情深处,男人眼里闪烁着光亮,闪烁得像上好的钻石。他盯着她看,像是要烙进她的心里。

她已经累到了极致,唇瓣微勾:“空闺怨妇。”

伴随着低笑声,男人呢喃出声:“我喜欢。”

喜欢什么?冷佳最终没有问出口,因为就在男人想要打开床头灯看清楚她的面容时,她已经按下了钻表按钮……

撑起酸疼的身体,穿起衣服的时候,她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五官俊美如神,体魄结实有力,姿态优雅,浑身蓄满了力道。

毕竟还是心有复杂的,冷佳坐在床上失神片刻,方才想通,其实她也并不算吃亏,毕竟此人乃优中极品,想了想,抽出一旁的便利贴,好心写道:“就这身子骨,何必当鸭呢?望你能够改邪归正,不要丢了父母的脸面。”

大功告成,她连忙撤了,一路上想起男人早上醒来看到便利贴时候的表情就忍不住笑了。

只是冷佳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原因有三。

第一:简磻等人问她那夜究竟去了哪里,给她送去的泰国人妖等了她一夜,独守空闺啊!有木有?(冷佳看着他们恶作剧的笑容,忽然身体扑簌簌的往下面流汗)

第二:一个多月后,冷佳看到那夜跟她共度春宵的男人出现在C国屏幕上,吓得差点当场血溅三尺。因为他竟然是C国国主一直都未曾曝光过的独生子李如明。(她冷佳,冷大小姐说皇太子是鸭子也就算了,竟然不要命的劝他改邪归正。天啊!杀了她吧!)

第三: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晴天霹雳啊!劈死她吧!尼玛伤不起啊!)

————————————————————————————————

六年后。

C国国王府笼罩在冷凝紧张的气氛之中,身穿清一色黑色西装和黑色套裙的工作人员步履匆匆,手中拿着文件夹,一边和身旁的人讨论,一边快步奔向各自的目的地。

国王府建立在首都的中心山丘之上,面积多达八万多平方米,那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式建筑。内有380个宫室、228根画柱、39个凉亭、36个喷泉、5000多米长的长廊。此外,还有一个庞大的花园,里面种植的花草形态各异,绿树葱茏,碧草如茵,清静幽雅,世界闻名。

花园上方盘旋着两架设备精良的直升机,默契的一前一后降落在这片花园停机场里。

舱门打开,先是下来一位头发花白的男人,他是leson,C国国防部部长。紧跟着下来的是一位身材姣好的年轻女人,她是冷佳,C国特种部队大队长。

冷佳波浪般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脸色绝美冰冷,身穿一袭黑色作战服,黑色漆皮短靴,头顶戴着绣有特种兵标志的黑色棒球帽,跟在头发花白的leson身后。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宽阔而笔直的“国家大道”,直通国王府正厅。国家大道两侧是大片大片的草地,其间还有好几处面积不小的水池。

leson边走边说道:“你要有心理准备,国主先生亲自接见,看来事情会很棘手。”

秘书台只说C国有作家被安南恐怖份子劫持,目前生死不明,国主先生下令特种兵部队全力营救。

他们这次总共出动九位特种兵,几乎是全部精英出动,可见事情非同寻常。

相较于leson的担心,冷佳倒显得轻松很多:“您是担心我死在那里吗?”

leson不悦的斥道:“呸,年纪轻轻的,怎么说起话就这么不经大脑,我这个老不死的还没有见上帝,你敢抢在我的前面,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虽是训斥,但是可见leson话语里包含的浓重关切和慈爱。leson可谓是看着冷佳长大,两人表面是上下属关系,但是私底下感情却好比是父女,这次危险重重,leson自是很担心她的安危。

冷佳冷声笑道:“leson,我从来都不相信上帝,我们雇佣兵相信的只有自己在战场上的判断力。”

leson和前方的高官扬手礼貌打招呼,但却对冷佳说道:“你办事,我向来放心,只是这次的预感很不好,我右眼皮已经跳了一上午。”

“leson,身为雇佣兵,这是我们的宿命。”冷佳声音平淡,令人难以窥测她的内心真实想法。

事实上,她自从进入国王府,手心就没有停止向外冒汗。是紧张亦是做贼心虚。

这六年来,她已经明里暗里躲着李如明,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两人见面,他会认出她来。这一次却是无处可避,她只能心存侥幸当年李如明在黑暗里和她共处一室,应该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况且六年后再见,她变化这么大,而他除了有未婚妻需要守护之外,身边美女无数,桃花无数的他想必感情债也特别多,总不至于过了六年,他还能认出她来吧?

冷佳这么一想,似乎心里踏实了许多,况且她已经想好了,如果李如明不记得最好,但倘若他找她麻烦,那她死活不承认好了。

国王府大厅内,陈列着珍贵艺术品以及金光闪烁的座钟和大吊灯。二楼是国主办公室和生活区,底层各客厅用作会议厅、会客厅和宴会厅,厅内陈设奢华古典,迎宾厅在主楼,中央是宫殿入口,国主在这里迎接各国贵宾。三年前,李如明的国主就职仪式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C国的外交部和国防部等都在国王府附近的几十座王宫里。

敞亮的落地长窗,光洁的橡木地板,巨型的水晶吊灯和烛台,桃木钢琴足见奢华之尊。

leson轻车熟路的带着冷佳到了国主办公室,偌大的秘书室里分工明确,每个人有条不紊的忙碌着,秘书长安澜看到leson,连忙上前有礼道:“国主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待多时了,他吩咐我,您和冷队长来了,可以直接进去。”

leson和冷佳面面相眈,leson转动门把,率先走了进去。

国主办公室大的惊人,宽敞明亮的地面上铺着一块巨大的蓝色地毯,地毯正中织有C国国主的金徽图案。办公室两侧分别竖立着C国国旗和国主旗帜。正面墙上是身着军装威容凛然的李如明油画像,两边摆着雅致的精美瓷器。

冷佳的视线凝结在国主的大办公桌上,上面放置着这样一条座右铭:“伟大的目标形成伟大的人物。”

瞧瞧多有志气的男人,她当年怎么就眼拙的以为他是一只不务正业的鸭子呢?

李如明高大轩昂的身体,就站在落地窗前,双手环胸,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转过了身体。

于是当李如明那张刀削斧刻般的男性俊美脸庞窜入冷佳的脑海中时,她一时有些失神。

还是那抹似有若无,带着邪魅与危险,令人不能忽视的倨傲笑意,但却让人心生颤意,那是身为高位者与生俱来的霸气。

leson说道:“国主先生,请容许我为您介绍,这位就是特种兵营救小组负责人冷佳。”

李如明看着面前的绝美女人,她虽然为国家效力了很多年,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会见她。

冷佳不过只有二十三岁,但却是特种部队的最高指挥官,父亲是国家一级上将冷傲天,良好的家庭影响使她注册进入国家军校,并以最高等级毕业。她曾多次在动荡地区有过作战经验,截止目前为止已经经历战斗不下三百余场。

李如明听过太多这个女人的英勇事迹,但是却不曾想到她会这么年轻,年轻到好像还只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应届毕业生。

他淡然扬高唇角,薄唇勾勒出完美弧度,他的笑,犹如夏日里的微风令人倍感舒适,然而冷佳却感觉到一丝怒气在她心里发酵,那种感觉很奇妙,有些轻松,却也有些不甘。

很显然,李如明并没有认出她来,她冷佳好歹是个大美女,当年就这么没有记忆点吗?

她很快收敛复杂的思绪,开口道:“国主先生,您好!很高兴能够为您效劳。”

李如明那双墨黑清透的眼眸,犹若黑曜石那般光彩夺目,“你好,冷小姐,不知道你对这次的绑架事件了解多少?”

“事实上,我知道的并不多。”冷佳的双眸如同一池秋水深邃淡然,清澈、明亮、无畏。

李如明俊颜深沉,他促狭地将凛洌的黑眸半眯成一条线,问道:“那你对即将面对的情况了解多少呢?”

“我们C国一位女作家被安南当地的激进份子所俘虏,因此特种部队需要完成的任务就是前往恐怖份子所在的营地救回这位女作家。”

李如明没有马上开口,漆黑的眸子依旧凝睇着她。终于,他富有磁性的男音缓缓逸出:“消息没有错,事实上他们绑架那位女作家并非毫无理由。因为女作家名叫夏知希,是总理夏凌峰的千金,更是我的未婚妻。”

冷佳和leson面面相眈,显然这个消息,leson也是刚刚才得知,震惊不下于她。

冷佳平静的心湖像是被投进了无数的小石,激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夏知希,她并不会陌生,两年前李如明和夏知希举行了奢华的订婚典礼,虽说是政治婚姻,但是却为国人看好。国民看男女婚配,最重要的是对方要男才女貌,家世相当,图的就是一个赏心悦目,一个高不可攀,于是各种复杂的情绪都能够转化为祝福。

令她想要吐血的是,当年他们订婚的时候,她却和特种部队的成员们顶着大太阳在外面乔装成服务生暗中保护他们的安全。

现在想想还是一肚子的火,太憋屈了。

动漫关键词: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