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第一次相亲在车里就要了,师尊在森林深处被藤蔓玩

2022-04-02 14:51:5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听到这句话,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满脸震惊的看着他。他的下巴在不停的抖动,最后竟也忍不住,趴在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跟我结婚,真的委屈你了,如果是别的方面,我都可以努力去

听到这句话,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满脸震惊的看着他。

他的下巴在不停的抖动,最后竟也忍不住,趴在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跟我结婚,真的委屈你了,如果是别的方面,我都可以努力去解决,可偏偏是我妈跟我妹妹,我们三个从小相依为命。

为了我上大学,我妹妹又要上学又要打零工,我妈妈每天要打好几份零工,我不能这样撇下她们,晴晴,现在你还年轻,及时止损吧,她们拖累我,我就认了,可拖累你,我实在是不忍心啊。”

听着张守富说着这话,我心里五味杂陈。

原生家庭不是他能选择的,我从来没有怪过他这些。

伸手擦了擦张守富眼角的泪:“惹不起,我们躲着点不行吗?不就是一套房子吗,我们不要了,给他们!”

“但是,给了这套房子,你就要跟她们断开联系,每个月我会给他们一些生活费,逢年过节也可以见一见,但是平常,就不要见了!”

张守富抽泣着,猛的点头,随后紧紧的抱着我。

回去后,婆婆一听我愿意把房子过户,脸色立马好了,还给我赔礼道歉。

只是一听我的要求,婆婆的脸色一沉,但很快就恢复原貌。

过户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我跟张守富有些积蓄,便就在离我公司近的地方又买了现房,虽说装修都不称心,但至少没有烦人的婆婆跟妹妹了。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落入尾声,可没想到刚刚过了几天消停日子,就又开始了。

那日我谈完合同,下班早,刚到家,正脱了鞋,唤着我最爱的咪咪,结果半天咪咪也没来应声。

察觉不对,我连忙四处查到,却怎么也找不到,焦急之中,吩咐保姆出去找找。

这边,我连忙给张守富打电话,张守富接了电话,说咪咪让他妹妹接走了,接走做什么,张守富半天也说不出个什么来。

我心里急得很,匆匆的出了门,一看手机坏了,儿子也快下课了,保姆被自己支去找猫,那儿子岂不是没人接了?

没办法,先去托儿所接儿子吧,我没想到,到托儿所后老师跟我说,今天浩浩请假了呀,他爸爸说他生病了,请了一礼拜的假呢。

我一惊,心想怎么可能呢?浩浩明明好好的呀。

没来得及多想,我连忙打电话给张守富,问了半天,张守富才支支吾吾的开口。

“妈告诉我,她最近身子差,就想浩浩能过去陪陪她,所以我就……”

我生气的挂断电话,跟老师道了别,便开车直奔婆婆家

开门一看,婆婆正抱着我儿子,在客厅玩的正高兴。

我上前抢过儿子,大声呵斥着:“您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我看您倒是活蹦乱跳的,活的挺好啊!”

婆婆一听这话也压不住火了:“你个sao货!敢咒我死?”

张守虹也骂了起来:“小姑子,你说话也太难听了,不就是让浩浩过来陪陪妈么,至于这样咄咄逼人?”

看见张守虹,我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咪咪的身影:“咪咪呢?!”

张守虹眼神飘忽,没有说话,我察觉到不妙,逼问着:“咪咪到哪里去了!”

“哎呀,不就一只猫!你至于那么凶的说!你又不跟我们一起住,每个月的生活费就那么点,哪里够我们生活哦,说起来就怪你!逼的红红去借高利贷,能怎么办咯。”

婆婆看不下去,挡在张守虹的面前开口,我听完这番话,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再次逼问道:“我最后问你们一遍,咪咪呢?!”

看我如此逼问,张守虹不耐烦的吼着:“被我卖掉换钱了!”

我脑子一懵。

咪咪不是什么品种猫,只是我大学的时候,一个宿舍的同学送我的。

那时候,因为男友出轨,导致我情绪十分低落,是咪咪陪着我走过的那段路,所以咪咪对我来说十分珍贵。

她竟然把咪咪给卖了?

“它一个土猫,能卖多少钱?你卖了多少钱我给你,你现在就把咪咪给我找回来!”

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都在颤抖。

可张守虹没应声,只是低头玩着王者荣耀。

我气急,一把抢过她的手机,点开微信,下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什么。

一个头像是血腥猫咪的人,给张守虹转了五千块。

聊天记录里还有一段话:幸好要看的人多,也亏了你这猫长得好看,不然我可舍不得这钱买一只破猫。

那段话的下面,还有一个视频。

我颤抖着手点开视频,我的宝贝咪咪,正在被一个女人,狠狠的用高跟鞋踩进了肚子。

视频里,咪咪的惨叫声像一把尖刀刺进了我的心里。

我脑子嗡的一声,把手机砸在了墙上,狠狠瞪着张守虹,恨不得杀了她。

“把她电话给我。”

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一秒,打电话让老公来接儿子,随后就去找了那个买了咪咪的女人。

可是,等我到了以后,那个地方就只剩下一些我不敢看的残肢。我发了疯一样打那个女人,可是不论我多用力,我的咪咪都回不来了。

张守富把我从派出所接回来后,我收拾好自己的行李。

我真的想跟张守富这个家庭一刀两断。

可看到张守富回来一副委屈的神情,我就又心软了。

他缓缓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旁边的行李,没有说话,坐在了我旁边。

我真的太爱这个男人了。

他对我的细心体贴,是我体会了那么多年的。

现在我不好受,想必他也不会好过。

“不想说点什么?”

我开口问。

张守富不敢抬头看我,只见他发抖得厉害。

我伸手握住张守富发抖的手:“为什么?为什么一次又一次骗我?”

“我对你的感情,已经快被你消耗完了。”

握紧了我的手,张守富阴沉沉的抬头看我,我看他张着嘴巴,可迟迟也等不来他一句解释的话。

“回去告诉你妹妹,私自卖我的猫,属于偷窃。”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能不能判罪,但此刻我真的动了去咨询律师的念头。

张守富跪在我身边,赶紧跟我求情道:“老婆,红红就是个孩子,她不懂事,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好不好?看在我的份上,求你了,她还要考研,不能有案底啊。”

孩子?一个快三十的孩子?

真是可笑。

看着张守富为她求情的样子,我的心彻底死了。

将手从张守富的手里抽出手,我一只手抱着儿子,一只手拿起行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

“这次缺钱卖了我的猫,下次缺钱可能就卖了我的儿子。你想好怎么解决再来找我。”

我带着孩子回了娘家,父母很开心我可以回去小住,见到浩浩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整日里陪浩浩玩耍,给浩浩买了许多玩具。

倒也不奇怪他们这样欢喜,毕竟嫁人过后,我忙于工作,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来看看。

想来真的很对不起他们。

我的家庭殷实,我又是家里的独女,所以父母对我总是格外疼惜的。

张守富刚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钱,可好在肯努力,我爸爸也是看上他这一点,才同意我嫁给了他,还给我们出房子的首付,掏钱给我们装修,度蜜月,置办家电。

我妈妈总说,给自己女儿花钱,算计那么多做什么,既然你们俩在一起了,那我们就会把他当成儿子来疼。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们都没有提离婚,也都没有任何交流。

直到有一天,张守富拿着一张签了字的断绝声明书,来到我面前。

“我与鲍佳翠,张守虹断绝血缘关系,无论以后生老病死,都与张守富无关……立此字据特此为证……”

看着下面婆婆的画押签名,又看着张守富傻笑的模样,我终于忍不住,扑进张守富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那日过后,我便跟张守富回了家。

那段日子是我最美好的时光。

婆婆跟张守虹好像是消失一般,从未出现过。

我俩度过一段正常又愉快的夫妻时光,张末保姆休息,我俩就牵着手去买菜,然后回家做饭,一家三口一起看电影,他还会悄悄为我准备礼物。

偶尔,还会跑出去过一下二人世界。好像又回到的恋爱的那时候。

只是,好景并不长。

“就是这个小sao货!挑拨我母子分离,逼着我儿子跟我断绝关系!”

婆婆的吵闹声扰的整层办公楼的人都出来查看。

她拉扯着我的裙子,眼看都要把我的裙子拉下来了,好在这时同事帮我把婆婆拉开。

这时我才发现,总经理正在电梯口,看着我们。

我被辞退了,虽给我一笔补偿金,但也是得不偿失。

回到家,看着婆婆拉着行李箱,张守虹正满心欢喜的说自己要住二楼房子。

那时候,我真的感觉太累了,累到都懒得继续在跟婆婆继续争吵下去。

我没理任何人,自顾自回了房间。

张守富紧跟着我上来了,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到的跟前:“咱妈,把之前的房子给卖了,因为妹妹,为了生活,借了网贷,谁知道遇到了黑网贷,威胁要砍手砍脚,没办法,我只能先把咱妈跟妹妹接过来住。”

“你妈今天来我公司大闹一场,说我逼着你们母子断绝关系,因为这事儿加上上次你妹妹差点把我们公司的客户搅黄,公司决定,把我开除了。”

“你家真厉害,让我们公关公司都能怕成这样。”

我抬头望了眼张守富,张守富的神情,也带着有些惊讶:“这,妈下午只说要出去一趟,怎么会跑到你公司里去呢。”

张守富的疑问,下一秒就被婆婆给解答了。

动漫关键词:师尊在森林深处被藤蔓玩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