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捻桃汁》枝上青梅,妩媚的秘书出轨H

2022-03-31 13:40: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江南温市。乔嫣面色苍白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温暖的毛线帽下头发已然被剃光。短短半个月。她已经瘦得不成样子。宽大的病号服如同袋子将她装在里面。她小腹微隆,身上插满管子。

江南温市。

乔嫣面色苍白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温暖的毛线帽下头发已然被剃光。

短短半个月。

她已经瘦得不成样子。

宽大的病号服如同袋子将她装在里面。

她小腹微隆,身上插满管子。

病房外。

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冲旁边的年轻男子说:

“病人危在旦夕,随时都可能失去意识。

“我建议,最好是放弃孩子,这样才能为病人争取到更大的生还几率。”

年轻男人五官俊朗,眉眼间像极了乔嫣。

他眼眶泛红,紧攥着手开口:

“等我姐醒后,我再和她商量商量,李医生,我姐就拜托您了。”

乔南送走了主治医生。

想到刚才的谈话,他突然掩面痛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病房里面躺着的是他亲姐!

是被他埋怨多年、冷落多年,如今生命垂危的亲姐姐!

他怎会不崩溃?

如果可以,他宁愿要死的人是自己!

“阿南,你怎么了?”

乔嫣醒的时候,隐约听见了弟弟的哭声。

她想坐起身来,可她实在太累了,连手都举不起来。

乔南听见她的声音,连忙擦干脸上的泪,推门进去。

“姐,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乔嫣摇了摇头,缓缓地朝他伸出手。

乔南看得鼻尖一酸,走过去握住姐姐的手,哭到崩溃:

“姐,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变成了这样。

“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嫁给萧然,我不懂你的苦心,还怨你了这么多年,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乔南愧疚后悔的样子,乔嫣也红了眼眶。

她艰难地替弟弟擦去脸上的泪。

每动一下,身上就传来愈加剧烈的疼痛。

最后,她声音轻如飘烟地说:

“阿南......这不是你的错,我是自愿嫁给萧然的。

“我从十五岁就喜欢上了他,能嫁给他也算实现了我的愿望。

“我一点都不后悔。”

唯一遗憾的是。

结婚三年。

她从未得到过那个男人的爱......

“姐,医生说你的病情又加重了。”

乔南在姐姐的安抚下,情绪逐渐平复。

他强打着精神,和乔嫣商量:“我们先把孩子打掉好不好?

“你现在的状况不适合怀孕,等身体好了再......”

话还没说完,乔嫣就疲惫地闭了闭眼,开口将他打断:

“不用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即便没了宝宝,怕是也活不长,不如保全孩子。

“这是我的亲骨肉,我怎么舍得放弃......”

乔嫣越说声音越轻,到最后,几乎听不见。

乔南握着她的手抬眸,却发现她已经累得昏睡过去。

眼泪再次无声决堤。

夜半。

病房里突然响起“嘀”的一声长鸣。

尖锐的声音刺激着人的神经。

乔南“砰”的一声打开门,惊慌失措地从病房里跑出来:

“医生!医生!我姐心脏骤停了!求你们救救她!”

帝都京市。

又是一夜狂风骤雨。

随着一道闪电划破长空,萧然猛然从梦中惊醒。

“乔嫣!”他惊呼一声。

愣了一秒,随即像是溺水之人大口大口地呼吸。

饱满额头上全是冷汗。

起夜的福伯听见动静连忙赶来:“少爷,怎么了?您做噩梦了吗?”

萧然已然从惊慌中缓过神,表情还有些呆滞。

“我梦见她死了。”

死得时候孤零零的,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福伯微愣。

反应了片刻,才意识到这个“她”指的是乔嫣。

于是他试探着问:“少爷,您是想少夫人了吗?”

萧然浑身一僵,冷哼道:“怎么可能!”

他才不会想那个女人!

话虽如此。

经过这件事,萧然却再也没了睡意。

他掀开被子去了浴室。

因为那个可笑的梦,他浑身汗湿,难受得厉害。

乔嫣曾经说过:“出汗的时候不能晾着,要不然容易感冒。”

回想起那道声音,萧然动作一顿,心里无端烦闷。

那个女人有多久没关心过他了?

简单冲了澡,他下楼独自坐在吧台上饮酒。

有些飘飘然时,耳边又响起乔嫣的声音。

“萧然,你又在喝酒吗?我不是说过,喝酒对身体不好,你不要让大家担心好吗?”

谁会担心?

是她吗?

萧然突然鼻子有些酸,眼眶渐渐红了。

他将酒杯重重地磕在吧台上,起身回了房间。

一个连家都不知道回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教训他!

在房间里失眠到清晨。

萧然方才起来吃早餐。

许是没睡好的原因,他的情绪十分暴躁。

原本平时可以忽视的问题,在今天都被无限放大。

佣人端上来的皮蛋瘦肉粥里腥味太重,他气得摔了勺子。

“你们是怎么做饭的?味道怎么和以前差了那么多!”

做饭保姆吓得差点跪下,战战兢兢地解释:

“少、少爷,以前的三餐,都是少夫人准备的啊......”

萧然面色一沉,表情僵硬地半天说不出话:

“茶呢!我每天早上都要喝茶,你们不知道吗!”

佣人更加惶恐,:“少爷,您的茶水向来都是少夫人准备啊!

“我们之前准备过,但您觉得味道不对,就不让我们给您泡了......”

萧然大手紧攥,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少夫人少夫人......我不是说过,不准再提那个女人的名字吗!

“你们这群废物!离了那个女人就做不成事吗!”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怒气。

是京市江家少爷——江严的电话。

萧然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

电话接通时,江严玩世不恭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老萧,忙什么呢,出来喝酒啊。”

萧然心情烦躁,只觉得家里到处都是乔嫣的身影,或许出去散散心也不错。

于是,他一边回答,一边起身朝家门外走去:“除了你还有谁?”

江严说:“就老赵他们几个。”

声音一顿,他又暧昧地说了句:“还有你的心上人~”

萧然下意识蹙眉,警告他:“我已经结婚了,有的玩笑开不得。”

“什么结婚了?你不是刚跟乔嫣离婚吗?”江严嘟囔着,觉得莫名其妙。

莫非是他拿到了虚假情报?

萧然却忽的脸色一沉,不知自己为何会下意识说出那句话。

难不成自己真的对那个女人上心了?

不,不可能!

他的额角突突直跳,只听江严问:“喂你到底来不来啊?给咱个话呗。”

萧然嗓音冷淡,问:“周灵在吗?”

江严嘿嘿笑了:“在。”

“那我不去了。”说着,萧然就转身要回家。

电话那端传来江严着急的声音:“别呀!我逗你呢,周灵不在。

你这多久没出来玩了,我们等你啊。”

听到这里,萧然才收了电话。

前往江严名下的“云之阁”会所。

当晚,他将自己喝的烂醉如泥。

辛辣的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暂时忘了许多烦心事。

觥筹交错间,江严笑嘻嘻地凑到他面前,问:

“老萧,你跟乔嫣到底离没离啊?我怎么听周灵说,你俩快结婚了呢?”

萧然醉得头晕脑胀,听到这话,却依然愤怒:

“谁说我跟她离婚了!

“那个女人想走就走,竟敢丢下我,等她回来......

“我一定要她好看!”

江严与一众好友听见这话,纷纷露出惊讶。

周灵听说他们在喝酒,匆匆赶来时,也正好听见这句话。

垂在身侧的手悄然攥紧。

“周灵,你来啦,老萧喝醉了。”江严率先发现了她,尴尬地和她打招呼。

他本以为萧然和乔嫣结婚了,应该是要和白月光周灵在一起的。

没想到,老萧看起来好像真的喜欢上乔嫣了啊......

周灵将自己的情绪压下去,扬唇笑了笑:“我先送他回去吧。”

他们都是从小便认识的朋友,再相信不过。

江严应了声“好”,陪她一起将萧然扛到了车上。

萧然醉醺醺的睁开眼,好似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忍不住轻唤:“乔嫣。”

你回来啦?

你怎么才回来呢?

你知不知道我......知不知道我......

好像有点想你。

“萧然,我不是乔嫣,你看清楚好吗?”

周灵见他醉到不省人事依然叫着“乔嫣”的名字,向来骄傲的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将萧然送回了家。

站在萧家别墅外。

周灵想起乔嫣离开前说过的话,心里做出一个决定。

第二天。

萧然头痛难忍地醒来,早已忘记前一晚发生了什么事。

“福伯,昨晚谁送我回来的?”

他从楼上下来时,餐厅里飘散着一股浓郁扑鼻的香味。

福伯看了眼厨房,迟疑道:“是周小姐送您回来的。”

萧然没多想,只以为是江严又把周灵叫去了。

看见餐桌上摆放着一份皮蛋瘦肉粥,味道有些熟悉。

他心中一紧,尝试着喝了一口。

熟悉的味道让他表情都变得惊喜起来。

“乔嫣回来了?”

这个味道像极了乔嫣做的!

厨房里传来动静。

萧然不等福伯说话,便起身朝厨房走去。

“少爷......”福伯连忙跟上,刚想说乔嫣没有回来。

萧然已然走到了厨房门口。

只见厨房里,一抹纤瘦的身影背对着他。

清晨的阳光从厨房窗户处照进来,落在那抹身影上,温暖又宁静。

萧然忍不住喊了声:“乔嫣?”

女人身形一僵。

缓缓转过身,萧然脸上的表情霎时僵住。

“周灵?怎么是你?”

餐厅里,氛围无比寂静。

福伯看了看相对而坐、面无表情的两人,忍不住开口:

“少爷,周小姐昨晚送你回来太晚了,所就睡在家里了。

“她照顾了您一整晚,今早又起来为您准备早餐......”

萧然脸色僵硬,抬眸看向周灵:“你昨晚在我房间睡的?”

如果让乔嫣知道,以那个女人的自私程度,岂不是又要和他闹?

萧然此时完全没发现,他在担心乔嫣知道会生气。

而周灵却听说来了,红着眼眶冷笑着说:“怎么,你害怕负责?

“放心,我昨晚在你隔壁房间睡的。”

她以为,自己守好距离,总会让萧然接受自己。

但没想到,萧然一听这话,腾地一下拍桌而起,怒道:“隔壁是乔嫣的房间!

“谁准你睡在那里的!”

周灵被他的吼声吓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也愤怒地站起身,和萧然势如水火:“我住她的房间怎么了?

“萧然,你怕不是忘了?你跟她已经离婚了,她不会回来了!”

萧然浑身一僵,脸色沉了下来:“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回来?

“像她那么爱钱的女人,等到没钱了,自然会回到我身边!”

回来干什么?他对那个女人动心了吗?

周灵紧攥着手心,心中火气一股股地往上冒。

“萧然,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乔嫣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她都快......”

被怒火冲昏理智的周灵口不择言,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萧然目光如炬,犀利地看着她:“乔嫣都快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他突然想起,乔嫣离开那日,曾找过周灵。

“没什么。”周灵紧紧掐着手心,将情绪掩盖下去。

反正乔嫣都快死了。

她何必说出来真相,让萧然更加放不下那个女人呢?

但周灵知道萧然有多精明,怕他抓着这个问题紧紧不放,故意讽刺:

“萧然,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那个自私贪婪的女人了吧?”

听到这个问题时。

萧然脑海里想起第一次见到乔嫣的场景。

那年风雪很大。

她被父亲带回来,纤长的睫毛上沾着雪花,眼眶红彤彤的。

像只受惊的兔子。

那是他便在想,如果不是被父亲逼的,他或许是愿意娶她的吧?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被我说中了?”

听见周灵紧追不放的质问,萧然陡然惊醒。

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他脸色陡沉,浑身充满戾气:

“怎么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那个女人!”

动漫关键词:妩媚的秘书出轨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