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校草上课时狂揉我下面——班长白丝下面流了好多水

2022-03-30 13:25: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凌睿,你怎么了?"唐云玲被宋凌睿突然的怒气吓到了,他从来都没有这样跟她说过话。  宋凌睿垂了垂眼眸,也知道自己情绪的失控,可是一想到死了的苏夏,他就克制不住自己。  末了,他

"凌睿,你怎么了?"唐云玲被宋凌睿突然的怒气吓到了,他从来都没有这样跟她说过话。

  宋凌睿垂了垂眼眸,也知道自己情绪的失控,可是一想到死了的苏夏,他就克制不住自己。

  末了,他一个转身,侧对着唐云玲,"云玲,你先回去。我想留在这里,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

  唐云玲看着宋凌睿冷漠的侧脸,心里是不想走的,绝对不能放任宋凌睿沉溺在苏夏的感情里,不然她前面做了这么多,岂不是都白费了。

  可是,如果继续纠缠的话,只会让宋凌睿更加的烦躁而已。

  "那我走了。凌睿,我在家里等你,你早点回来。"

  唐云玲等了一会儿,但是宋凌睿连应都没有应她一声。

  周遭冷寂一片,她美眸一转,憎恨的看了苏夏的墓碑一眼,才转身离开。

  苏夏活着的时候,就不是他的对手;如今她都死了,更不可能从她的手里把宋凌睿抢走!

  ……

  这天的雨越下越大,宋凌睿在雨雾中不知道站了多久,最后离开墓地的时候,天色昏暗一片。

  他开着车,不停地在路上绕着圈,眼前略过各种各样的景色。

  而最后,他停下车来的地方,竟然是他和苏夏曾经居住过的别墅。

  别墅里还亮着微微的灯光,虽然主人不在了,张婶还在里面打扫清理。

  她忙完了厨房,刚一走到客厅,却看到宋凌睿正开门进来,吓了一跳,怔了怔才说了句,"先生好。"

  宋凌睿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大步越过张婶,一路上楼,走进他和苏夏的卧室。

  看着周围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宋凌睿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三年前,他和苏夏刚结婚的时候。

  结婚的前半年,他还是住在这里的,那个时候他跟苏夏的关系还没有那么糟糕,只是他对这段强迫的婚姻很反感,对苏夏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但是那时的苏夏是什么样子的?

  当时的别墅里还没有张婶,也没有其他的佣人,从洗衣做饭,到打扫卫生,整理花园,全部都是苏夏一个人完成的。

  无论他晚上有没有应酬,是什么时候回来,家里永远都亮着一盏灯,桌上有保温的饭菜。

  就算他对苏夏发火,那个女人也只是温顺又歉意的笑着,对他听之任之。

  宋凌睿这时才明白,原来那个时候苏夏就爱上他了,用心的想要经营好他们的婚姻。

  那么他们的婚后生活,又是在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

  好像是……半年前,唐云玲回来了……

  苏夏因为报纸上的绯闻询问他,他发了一通火,然后负气离开,就再也不愿意踏入这个家门一步。

  如今,苏夏不在了,但是房间里还残留着苏夏的气息,淡淡的花香,轻薄的仿佛不存在,却是那么的柔美,就如同苏夏本人。

  宋凌睿的呼吸之间,全是这股气息,交织成了一只无形的手掌,紧紧地掐住了他的心脏。

  就连呼吸,也变得沉重不堪。

  在宋凌睿压抑的想从这个空间逃跑的时候,张婶无声的靠近到门边,提醒道,"先生,我今天整理了太太房间里的东西。发现梳妆台的抽屉里,有一份东西,是太太留给你的。"

  张婶说完,看了宋凌睿一眼,然后叹息的离开。

  留给他的……

  宋凌睿突然一怔,一下子就走到了梳妆台前,一把抽出了抽屉。

  在打开的瞬间,一枚戒指咕噜咕噜的滚了出来,最先出现在宋凌睿的视线里。

  这是他们的结婚戒指,苏夏之前一直都是带着的,是什么时候取下的?

  而在戒指之下,是一份离婚协议书,上面写有苏夏的签名,清秀婉约的字体,一笔一划,那么清楚的"苏夏"两字。

  在离婚协议的下面,是一张撕碎的纸张,又被人拼凑了起来。

  上面一样是苏夏的字体,或许是张婶打扫的时候,故意留下的。

  【宋凌睿,我爱你……所以我把自由还给你。我们离婚吧……】

  口口声声说着我绝对不会跟你离婚的人,却将离婚协议都准备好了。

  宋凌睿几乎不敢想象,苏夏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下,才写下这些字的。

 苏夏清楚的记得自己被绑架了,还在逃亡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以及……掉入悬崖后,冰冷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淹没过来的那种感觉。

  死亡,对那时已经心死的苏夏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她也觉得自己应该是死了,但是在长久的黑暗中,却有人一直在她的耳边说着话,甚至还有微微的亮光进入她紧闭的双眼。

  "小夏,你不能死,你必须活着,你要是死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知道她叫做小夏,他的声音好熟悉……苏夏绞尽脑汁的想着,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依旧陷入在昏迷中。

  "小夏,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也要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必须活着。"

  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怀孕了?

  不可能的!

  苏夏否认着,她可没忘记,是宋凌睿亲自看着她把避孕药吃下去,她怎么可能会忘记。

  但是在意外发生的前几天……她似乎有恶心想吐的感觉,跟她第一次怀孕的时候一模一样。

  "小夏,你那么善良,一定不舍得孩子跟着你一起去死,所以求求你,一定要活下去,坚强的活下去。"

  孩子……她的孩子……

  她已经被宋凌睿害死了第一个孩子,这一个,不能在死在他手里了!

  宋凌睿,你想我死!我偏偏不死!

  我要报仇!宋凌睿,我要活着回来折磨你和唐云玲,让你们两一辈子都不能在一起!

  在绝望的背后,因为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苏夏的心里燃烧起了求生的欲望。

  ……

  三年后。

  深夜,宋凌睿睡梦在中惊醒,宽阔饱满的额头上沁着冷汗,一双幽深的黑眸在昏暗中闪着寒凉的光芒。

  三年岁月,并没有在宋凌睿俊朗的脸上留下多少的痕迹,反而在时光的雕琢下,这个原本就硬挺的男人,显得更加冷厉骇人,散发着强烈气息,成为女人视线追逐的焦点。

  然而在这一刻,他的眸底一闪而过的是彷徨。

  薄唇微动,缓缓地吐出两个字,"苏夏……"

  距离苏夏发生意外已经三年了,宋凌睿依旧寻找着苏夏的尸体,可是还是一无所获,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夏要是还活着,那也只能是一个奇迹。

  宋凌睿刚才有梦见了意外发生前的那一幕,特别是苏夏满是绝望的眼神,还有她在那时说的话。

  "宋凌睿,我要是死了,就算是变成鬼,我也会回来找你的!我要你生不如死!"

  苏夏,你明明说了回来找我的,可是为什么要食言。

  这三年来,他反反复复梦着那个片段,却不曾梦见其他的事情,哪怕是鬼,他也想见一见苏夏,想跟她在说说话……

  "凌睿,你醒了?"睡在宋凌睿身侧的女人缓缓地扬起脸,她在昏暗中看见宋凌睿淡漠的侧脸,还有他手里的点燃的烟头。

  "没事,你接着睡。"宋凌睿说着,侧身将烟头掐熄在床头的烟灰缸里,然后下床。

  他背对着女人脱下身上的睡衣,露出宽阔精实的古铜色后背,借着从窗户中透进来的清冷月光,将几个小时前脱下的衬衫又穿上了。

  看到宋凌睿修长的手指一粒粒的扣着扣子,唐云玲一下心急了。

  她连忙坐起身来,薄被滑落,露出她精心挑选性感的内衣,"凌睿,你要走了吗?"

  "嗯。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点事情,要回去一趟。"宋凌睿声音冰冷的说道。

  "可是现在都一点多了。"唐云玲眼尾低垂,哀求着,"凌睿,留下来吧。"

  宋凌睿拉上裤子的拉链,扣上皮带,在唐云玲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淡淡的留下一句话,"我走了。"

  唐云玲看着他毅然决然离开的身影,觉得自己就像是身上的这套性感睡衣,虽然很漂亮,可是有人就是连正眼都不看一眼。

  三年了,苏夏这个该死的女人死了三年了!她原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霸占宋凌睿,轻而易举的坐上宋太太的宝座,但是这三年来,宋凌睿变得越来越成功,宋氏集团版图又扩展了一倍。

  与此同时,他也变得越来越冷厉,跟她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他们多久没在一起过夜了,三个月,还是半年?

  好几次他无意识的喃喃的时候,总是脱口而出苏夏的名字,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凭什么跟她抢男人!

  唐云玲微垂的双眼里,含着浓浓的恨意。

  眼看宋凌睿就要离开了,她立刻开口,声音轻柔含媚,"凌睿,明天是我去你家见伯父伯母的日子,你没忘记吧?"

  宋凌睿走到门边的身形顿了顿,低低的应了声,"我记得,会让司机过来接你。"

  "凌睿,你不过来接我,我们不是一起去吗?"

  唐云玲的追问消散在夜风里,根本没飘进宋凌睿的耳里,他已经消失在门后。

隔天,宋家晚宴。

  这是唐云玲第一次正式拜访陆家的日子,也是他们两人的订婚宴。

  宋凌睿不想公开,毕竟以他现在在北城的身份地位,消息一经走漏,就会成为新闻的焦点,如此一来,曾经跟苏夏的那一段旧事也会被人提及。

  按照他的说法,苏夏已经死了,就让她安安静静的走,不要徒增没必要的是是非非。

  因此,此次的订婚宴,只有双方家人知道。

  唐云玲的父母早逝,跟其他的亲戚也不联系,也就只有她一个人。

  而宋凌睿的父母,宋明祥和沈碧玉,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唐云玲,可是这三年来,宋凌睿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冷,而身边的女人,也一直只有唐云玲一个。

  大儿子宋致远在六年前逃婚,不知所终。小儿子虽然结婚了,可是婚姻不幸福,搞出了这么多事情,要是他们在不接受唐云玲,恐怕宋家要断子绝孙了。

  "伯父,伯母,你们好,这是我送给两位的礼物,希望你们喜欢。"唐云玲礼貌的对着宋明祥和沈碧玉鞠躬,然后把准备好的礼物送上。

  送给深碧玉的是一条祖母绿的项链,色泽清润,质地上成,一看就不是便宜货,最起码要百万。送给宋明祥的是今年的新茶,绝品中的绝品,一克一万计数,是唐云玲费了不少功夫在买到的。

  然而宋家两老只是神色淡淡的接过,连看都没看一眼,就交给下人了。

  宋凌睿虽然站在她的身边,却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帮她圆一下场面。

  就在空气突然变冷的时候,沈碧玉最先站了起来开口道,"人也齐了,就开饭吧。"

  就这样结束了……

  唐云玲十分错愕的站在原地,一般订婚见家长,长辈不是应该给见面礼的吗?

  她可是都打听过了,苏夏当年从沈碧玉手里得到了一组价值几百万的钻石饰品,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

  宋凌睿扫了怔愣的唐云玲一眼,提醒道,"云玲,餐厅在那边。"

  "哦,好的。"

  唐云玲连忙敛了敛神色,走在所有人的最后,去了餐厅。

  晚饭的菜色陆陆续续的上来,等最后一道菜都上了之后,坐在首位的宋明祥开口说了一句"吃饭吧",晚餐才算是正是开始了。

  而就在这时候,宋家的一个佣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对着宋明祥和沈碧玉激动的说,"老爷,夫人,大……大少爷回来了,他的身边还跟着……"

  "什么!"沈碧玉等不及佣人把话说完,就啪嗒一声放下了筷子,连忙站起来,对着佣人问道,"你说谁回来了?"

  佣人喘了好大一口气,激动的说,"大少爷,是大少爷回来了!正进来呢。"

  "致远,是致远回来了。"沈碧玉狂喜的说着,眼神已经迫不及待看向了入口处。

  就连几十年历练,稳如泰山的宋明祥,也在这一刻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在众人期盼的注视下,一道欣长的人影走进了餐厅,正是宋家的长子,宋致远。

  他的长相跟宋凌睿有七分相似,只是少长几岁,看起来更加成熟些,而因为眼尾温润的线条,也显得柔和些。

  众人看到宋致远激动万分,正要欢欣雀跃的开口,但是当目光触及他身后的一抹倩影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个女人……跟着宋致远一起进来的女人是……是……

  "苏夏!"宋凌睿突然的开口,打破了一室冰封一般的静寂。

  而宋凌睿一直冷然的眸子,也在这个时候燃烧起一束火苗,紧盯着那个女人不放。

  唐云玲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不可能的!苏夏不可能还活着!

  "致远……她……她真的是小夏吗?"沈碧玉连六年不见的大儿子都没有多说几句话,一开口,问的竟然是他身后的女人。

  女人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的靠近,她那张清秀娟丽的脸庞,也更清晰的映入所有人的双眼里。

  她长得像苏夏,无论是从样貌还是从身形上都很像,但是在脸上的细微之处,比如微扬的眼尾,完美高挺的鼻梁……却又不像苏夏。

  苏夏是典型的小家碧玉,不仅性格温婉,连眼神也清澈如水。而这个女人,却散发着一股明艳的娇媚,宛若一朵娇艳绽放的红玫瑰。

  她红唇一扬,对着众人露出一抹绚丽的笑容,落落大方的开口,"宋叔叔,宋阿姨,你们好。我不是苏夏,我是苏夏的堂妹苏凝。

动漫关键词:班长白丝下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