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啊好痛把我的批都日出水了,亚梦和几斗接吻

2022-03-28 16:10:1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女孩子乍然被卫泽岩扯开,摔在地板上,她满脸是泪的看着卫泽岩:“岩少……”卫泽岩看着美人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没有怜惜,相反,都是恶心。他脑海里扎然跳入昨

女孩子乍然被卫泽岩扯开,摔在地板上,她满脸是泪的看着卫泽岩:“岩少……”

卫泽岩看着美人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没有怜惜,相反,都是恶心。

他脑海里扎然跳入昨天陶冉不论如何都不肯承认她是他的女人的场景,那女人倔得要死。

又看看眼前这娇弱的女人,他觉得烦躁不已。

太装了!

“滚蛋!滚蛋!滚蛋!”卫泽岩怒吼。

卫泽岩幽深的眼眸里都是厌恶,他折身离开房间。

在他看到躺在床上,长长的睫毛安静的闭着,呼吸均匀的陶冉时,他才意识到,他怎么又回到卧房里了!

这女人……

这女人是不是昨晚给他下了什么蛊,所以他明明才认识她一天而已,却时时刻刻想见到她!

该死!

卫泽岩转身要离开卧房,可走到一半,他又折身返回来,他看了眼床上的小女人,径直去了浴室。

……

翌日。

“啊!”

陶冉尖叫一声,身子一抖,她想要坐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腰身被人死死的抱着。

她一脸的冷汗。

梦里……那群狼扑向她,终于,它们的尖牙咬断铁栏栅,扑向她,撕咬她的身体,咬她的脖子……

陶冉有些惊魂未定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咝!”

好疼!

她脖子怎么这么疼?

难道不是梦!

陶冉这才后知后觉的看清抱着她的男人。

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那声尖叫而醒过来,他整个人缠在她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腰肢,脑袋枕在她娇小的肩膀上,他的唇有意无意的擦过她雪白的脖子,温热的气息扫在上面。

陶冉垂首下去,只能看到男人乌黑的短发,俊朗的眉宇,长长的睫毛……这是男人吗?他睫毛怎么这么长?

男人的鼻梁很挺,鼻梁下的唇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笑意……是,做了个好梦吗?

陶冉不得不承认,这男人这张脸实在是太帅了,每一个五官都像是精雕细刻一般,找不到一丝瑕疵。

她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心跳不知不觉的加速起来。

她被他死死的压着,浑身不舒服,想动动,就听到男人戏谑的声音:“你心跳加速,难不成爱上我了?”

“昨天嚷着不是我的女人,一大早看我两眼就心跳加速,你这女人真是心口不一、虚伪又不诚实!”卫泽岩慵懒的坐起身子。

他幽深的目光在陶冉的肩膀和胸前扫视几眼,这女人的身体真软,当枕头还不错!

卫泽岩利落的掀开被子,去盥洗室洗漱。

陶冉脸色发白的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

该死的恶魔!

他装睡!

陶冉咬了咬自己粉嫩的唇,她清澈的双眸看向豪华的房间。

她昨晚不是在那个恐怖的笼子里吗?

怎么回来的?

陶冉掀开被子,她才发现,自己腿上的伤口被重新包扎过了。

看来……是卫泽岩救她回来的。

他怎么不让她死在那里。难不成她昨天真的被狼咬了?

陶冉伸手按了按那牙印。

“咝!”

好疼!

看着不像是狼的牙齿啊!

要是狼咬她,她应该早就死了吧!

那是……

是卫泽岩那恶魔!

变态啊!

他咬自己干嘛!

是不是属狗啊!

陶冉有些怨念的洗漱完毕,看到男人优雅矜贵的坐在床沿上,他穿着白衬衣,俊美如斯的脸上没有一点神情,幽深的双眸紧紧锁在陶冉的身上。

陶冉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经过昨晚的事情,她知道,这男人,她是绝对不能惹的。

她是不怕死,可她还在等枫哥哥呢!

他们约好的!

就算是枫哥哥变心了,她也要亲耳听到他对自己说不要自己了,否则,她不甘心。

“过来!”卫泽岩看着陶冉站在那里不动,他不悦的对着她微微抬了抬自己坚毅的下巴。

“……”陶冉不想过去,但她现在真的很怕这男人,不敢忤逆他,她只好迈着缓慢的脚步慢慢靠近男人。

卫泽岩见状,他的俊脸就更臭了,怒吼:“你是在踩蚂蚁吗?踩死了多少只?”

“……”很多只。

“赶紧给我滚过来!”卫泽岩等得不耐烦了,他愤怒的站起身,长腿一迈,一手把陶冉圈入他的怀中。

陶冉不敢反抗,怕男人一言不合又把她关那铁笼子里,就算是那些狼没有真的伤害到她,它们凶狠的冲向笼子的样子,她现在还觉得心惊胆战。

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要有这种经历了!

“把头给我抬起来,我是不是长得特别丑,你连看都不愿意看?”卫泽岩暴躁的声音从陶冉的头顶上传入耳膜,她觉得震耳欲聋。

陶冉只好抬起来,看着男人俊美如斯的脸上都是愤怒……

嗯……真的好丑啊!

“唔……”

陶冉用贝齿咬了咬自己的唇,嘴就被男人堵住……

陶冉的一双手放在两人的胸前,推拒着男人,卫泽岩一边吻着她,一边抓过她的手,强迫的把她一双手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卫泽岩的吻技越发炉火纯青,陶冉根本就毫无招架之力可言……

卫泽岩垂首看她,小女人的脸上已经是一片绯红,一双水眸清澈见底,有些呆呆的望着他,看上去像只毫无攻击力的小白兔。

他忍不住紧了紧拥着她腰肢的手,微微抬了抬坚毅的下巴:“别再挑衅我,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陶冉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卫泽岩撩开她的长发,露出她雪白的颈脖来,长指点了点上面的牙印,微微挑眉:“我昨天可是从狼嘴里把你救出来的,你不该感谢感谢我?”

“……”感谢?

陶冉眨了眨清澈的双眸,她好想给这不要脸的男人一巴掌。

可是她不敢。

所以只是眨眨眼,示意他,自己听到了。

“说话!”卫泽岩显然对她的反应不满意。“卫先生,感谢你回心转意,没有让那些狼咬死我,谢谢。”陶冉的手一下子从男人的脖子上滑下来。

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

明明置她于那种境地的人是他,还想着她要感谢他。

真是有病!

“听你的意思,不想我救你?”卫泽岩蹙着眉头,因为吻了这女人,好不容易好起来的心情,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没有,我很感谢。”陶冉看到他幽深眼底升腾起的怒意,她立刻妥协。

她不会那么笨了。

不可以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她要留着命等枫哥哥。

虽然她现在失去了清白之身,她还是要见枫哥哥一面,否则就算是死了,她也会死不瞑目!

“最好是这样!”卫泽岩从鼻子里哼一声,不可一世的样子很是欠揍。

“滚下去吃饭。”卫泽岩又吼。

他弄这女人回来就是来折磨她的,干嘛对她温柔。

陶冉不和他计较,忍气吞声的要出卧室,手却被男人一下子牵住。

然后卫泽岩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就使劲的捏,好软,捏起来好舒服。

比昨晚那女人的手可软多了。

一想到昨晚,卫泽岩一下子整个人就不好了,他居然还抱了那女人……

好恶心!

虽然昨晚他在浴室里洗了十遍澡,身上的皮肤几乎都抓红了,他还是觉得像吃了只苍蝇一样恶心。

直到回到床上,陶冉身上的那抹香味传入他的鼻腔,他心里的恶心才好了一些。

然后忍不住去抱她,抱着抱着……想到她骂自己是禽兽,张嘴就咬上了她的脖子……

给她的惩罚。

嗯哼!

让她死倔!

捏着陶冉柔软的小手,卫泽岩的心情好了许多。

陶冉就默默的承受着她对自己手指的摧残。

她这双手可是要弹钢琴的,是不是要被卫泽岩这恶魔给毁了。

两人下去用了早餐,卫泽岩回书房办公,陶冉一个人百无聊赖,就在大得离谱的花园里闲逛。

眼前的美景都是虚浮的,陶冉双眼迷离,好似看到了十岁那年,对着自己伸出手的少年,他说:小冉,等你长大了,我娶你好不好?

陶冉双手抱在胸前,清澈的眼底浮上一层层水雾。

枫哥哥……

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了?

十岁那年,陶冉被范家收养,她和何枫约好,要回w市的孤儿院看他的。

是……她是五年后,十五岁那年才回去的。

她初到范家,养母朱明美不喜欢她,姐姐范婧涵也不喜欢她,只有范结平对她好一点。

她受够了孤儿院的日子,害怕被抛弃,她努力的讨好范家的所有人,包括管家和佣人。

可是没有人喜欢她。

所有人都讨厌她。

她把所有的精神寄托都放在何枫的身上,也越发和表面温和的范结平走得更近,结果……

或许,现在留在卫泽岩的身边,她还不至于流离失所。

但她知道,卫泽岩高高在上又不可一世的男人,只是现在对她一时新鲜。

她一定要逃出去,她要去找枫哥哥!

哼!

她不怕死!

陶冉去另一间盥洗室洗漱。

她撩开脖子上的长发,有些诧异的盯着自己的脖子。

她凑近镜子看了看……牙印!

真的是牙印!

动漫关键词:亚梦和几斗接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