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芙蓉帐里共鸳鸯肉,男主是糙汉那东西特别大

2022-03-28 15:54:4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清晨六点,蓝鸽精神病院,一如既往的隐于沉静之中。“我不是疯子,你们不能把我关在这里!”突然,一声凄厉的哀鸣从紧闭的103房门里传了出来,打破了这里的寂静。病房里,一个

清晨六点,蓝鸽精神病院,一如既往的隐于沉静之中。

“我不是疯子,你们不能把我关在这里!”

突然,一声凄厉的哀鸣从紧闭的103房门里传了出来,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病房里,一个瘦弱的女孩正穿着蓝色的病号服,神情惊恐的坐在地上,离她五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盈盈少女,看见她扑过来,厌恶的掩住鼻子,往后退了退,语气却仍然是温柔的:“姐姐,疯子都说自己没疯的。”

“我没疯!你怎么能诬陷我!”

“笙笙!”童安澈的眼里有丝心痛,强忍住要去扶她的冲动。

痛!

真的好痛!痛的她眼泪止不住的流,模糊的几乎看不见任何人。

抓在自己身上的手仿若将她的骨头捏碎,可更疼的却是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澈哥哥,你相信我,我没有疯,我不是精神病!”南笙眼泪“扑簌簌”的落,抓住童安澈的裤脚:“你相信我好不好?”

童安澈蹲下身,耐心的替南笙擦去眼泪,眉宇间满是痛心疾首:“笙笙,你别害怕,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不要,我真的没有疯。”南笙无助的摇着脑袋。

“医生,她犯病了,还不赶快让她安静下来。”南歌掩住嘴角的那丝坏意,眼神满是阴狠。

屋内的医生脸色沉了沉,一个按住暴躁不已的南笙,一个转身从桌上拿了只针管,直接戳进南笙的白皙的肌肤里……

南笙痛的一缩手,想要爬起来,双腿却使不上力气,软绵绵的栽进医生的怀抱里。

“我……我……”说话越来越艰难,眼前的一切仿若处在迷雾之中,模糊的难以分辨方向,大脑嗡鸣吵闹的她想要尖叫,却又被一只大手拖进无尽的深渊……

“南笙,你只不过是我们南家的养女,还敢痴心妄想和我抢童安澈,后半辈子,你就好好待在这里了此残生吧。”耳畔盘旋着南歌阴狠的低语。

“笙笙,你好好养病,我一定会常来看你的,好不好?”童安澈的声音渐渐飘远。

不要,不要把她丢在这里,澈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相信自己?恍惚中她似乎感觉有人在解她的衣服,一点有一点,滚烫的身体根本使不上一丝力气。

“张医生,你在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这么一个美女不玩玩不是浪费吗,反正她是疯子,她说的话没人会相信的别傻站着了,赶快一起来!”

精神病院的大门前,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稳稳的停下,“唰”的一声,车门被拉开,从车上走下一个男人。

被明亮的阳光笼罩,男人颀长有型的身材“你们在做什么?”成英惊呼,看着唐少珂下意识的轻咬下唇,心里一惊。

少爷是真的生气了。找了这么久的女人,要是还没见面就被人给那个了,按照少爷的脾气,或许会把这家病院都给拆了。

被人声喝断,两个医生慌慌张张的转过身来,吓得脸色都白了,立刻吼道:“你是谁!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唐、少、珂。”唐少珂冷声一字一句的报出自己的名字:“听清楚了吗?”

唐少珂?

两个医生面面相觑,眸中已经有了惧色,唐少珂,二十七岁,洛桑城最有势力的人,五年前,原本应该继承帝国企业的他却突然远赴英国学医,仅仅回国三个月,就将集团的权利全都攥在了自己的手中。相传他有一把从不离身的手术刀,他曾经用它一刀一刀的剜去了仇人身上的肉,塞进那人的嘴里,外界多评论他为恶魔野兽,如今他站在这里,森冷的一句话,就忍不住让人胆寒。

医生瑟瑟发抖,看着唐少珂,走也不是,站也不是。

“怎么,要我说第二遍吗?”

“唐唐唐少……”医生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

唐少珂看着病床上挣扎的女孩,她满身细密的汗水,脸颊通红,正无意的解身上的衣服。目光又瞥见地上的注射针管,声音愈加清寒:“你给她注射了什么?”

医生擦着汗水:“没什么……就一点点……兴奋剂。”

“兴奋剂?”唐少珂勾唇反笑,眼神却忽的阴狠起来:“既然那么喜欢那东西,为什么不自己试试?”

“不要啊,唐少!我们知道错了!”医生恐惧的大喊。

“成英。”唐少珂冷声。

成英迅速递来一只针管,看了一眼扔到医生面前,医生鼻涕眼泪止不住的流,磕头如捣蒜:“唐少,会死人的!这么多的剂量,会死人的。”

“求你了,求你了,唐少!”

唐少珂不耐烦的皱眉,再一转眼,手中不知何时已经转出一把手术刀,“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恩?”上滑的语音蕴着一层薄薄的怒意,让两个医生彻底的瘫软在地上。

谁想要成为他手术刀下的猎物?两个人哆哆嗦嗦的伸手将地上的针管捡起来,扎进皮肤,将里面的东西慢慢的推进血管中。

“热……好热啊……”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如同发情的孔雀,在地上疯狂的扭动着身体,衣服都快脱完了。

“听说太平间挺凉快的,里面还有不少让你们可以开心的东西,去那里待着吧。”唐少珂冷冷的笑了笑。

成英立刻将两个医生一手一个拖出了房门。

房间里只留下了唐少珂,还有病床上依旧燥热难耐的南笙。

唐少珂缓步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不停喘息的女人,她很漂亮,是不可多得的尤物,比他想象中还要漂亮百倍。

他甚至低估了她对自己的吸引力,只听着那声音,唐少珂的身子就已经微微起了反应。

“南笙。”他低哑的喊了一句。

几乎是同时,他听到了南笙细微的说话声。太轻太轻,像是小猫低语,他顿了一下,毫不犹豫的俯腰贴上她的耳朵:“大点声,你说什么?”

南笙迷迷糊糊,全身仿若被烈火包围,只觉得那声音如冰块般冰冷,让她觉得好舒服,手臂不由环上男人的脖颈,她意识不清:“我……我好难受“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过电一般的战栗瞬间传来,唐少珂忍住身体的躁动,低声压着体内的火:“松开我,女人,你会后悔的。”

南笙哪里听的下去,摸索到他的领带就狠狠的向下一拉,唐少珂的嘴唇就这样落在南笙的唇瓣上,仿若闪电传遍全身,大脑中最后一根弦也崩断了,眼中再无顾忌。

……

不知睡了多久,南笙才迷迷糊糊的苏醒。刚刚撑起疲惫不堪的身子,疼痛如针尖刺痛疼的她再一次倒在病床上。

她经历了什么?

“醒了?”突兀的男音猛然在身后响起,吓得她如惊弓之鸟立刻跳起,身体的不适让她全身软绵绵,只能倒在唐少珂的怀里。

唐少珂挑眉,面上波澜不惊:“你的身体,昨天我很享受,不过现在,我没心情再和你来一次。想要的话,晚上再给你,听话儿,小、南、笙。”

“你!”南笙猛然睁大眼睛,“你对我做了什么?”

“是你对我做了什么,女人。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吗?难道昨晚我不满足你?可你的表情却是满意的很呢。”唐少珂扶住她的身子,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下腹一热,该死,他好像等不到晚上了。

南笙脸色微红,这个男人怎么能和她说这种话!南笙猛然推开他,掀开身上的衣服,看着身上密密麻麻男人留下的痕迹,她双腿一软,无助的跌坐在地板上,泪水止不住的流。

没了,她最重要的东西,留给童安澈的纯洁就这样没了,她的澈哥哥真的把她丢在了这里,还让她被其他男人给玷污了……

泪水断线似得疯狂的肆意流淌,身体的痛楚,让她情不自禁的抱紧自己的膝盖,几乎是嚎啕大哭。

看着她如鸵鸟一般伤心难过的样子,唐少珂心里愈加不耐烦,抬脚就要离开,然而只在那一瞬,南笙忽的扯住他的裤子,哑着嗓子,忍住满心的哽咽,“带我离开这里,我不会去报警!”

报警?唐少珂眼里燃了一丝危险,敢在他面前说报警的女人,她还是第一个。

“小南笙,我要不要提醒你,你现在只是一个大家眼里的精神病,我就算强了你,谁会相信你的话?”唐少珂语气讥诮。

“你……”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南笙心中一痛,“所以你还待着这里干什么,强了我,还要嘲笑我吗?”

唐少珂登时怒了,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往自己怀里一拽,“求我带你离开就要低声下气点,女人,你还真是欠调教,连怎么去讨好男人都不知道。”

南笙的脑袋撞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疼的她脸色煞白,死死的咬住嘴唇,她才不想对这个衣冠禽兽示弱,可是现如今,她必须离开这里!

想到这,她无奈的松开紧握的拳,低下眼帘:“我求你了,求你带我离开这里。”

唐少珂满意的笑,伸手摸了摸她软软的头发,南笙很反感的躲过去,眼里满是羞辱。

“求我可不是这样求的,光靠嘴里说说怎么够。”唐少珂扣住她的手腕,拉着她一路上移到自己的胸口:“你把我撞疼了,知道怎么做吗

暴露的一览无遗,蓝色手工西装包裹着结实有力的身体,两条笔直的腿稳步朝前迈着,五官仿佛如同艺术家手下的工艺品,立体锋芒,完美的不可思议。

五年了,他苦苦找了五年的女孩,如今就在这家医院里。什么人敢把她送到精神病院来,他得到的消息显示,她明明一直很健康。

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急切,唐少珂直接走进医院,推开病房,然而,只在看到屋内的场景时,眸中的烈火瞬间扑灭成刺骨的寒冷。

病床上女孩扭动的身躯,两个医生正围在她的旁边,手正向女孩探去,一切如零星的火焰,瞬间点燃他的怒火。

动漫关键词:男主是糙汉那东西特别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