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S货你是不是欠C了有肉,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

2022-03-28 15:53:4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时萱洗浴完就到了餐厅,童管家早已安排好吃用的东西,夜辰逸则在她的另一个副碗里先弄了一碗的汤,时萱坐下正准备端起那碗汤的时候,夜辰逸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时萱顿了顿,抬头看向

时萱洗浴完就到了餐厅,童管家早已安排好吃用的东西,夜辰逸则在她的另一个副碗里先弄了一碗的汤,时萱坐下正准备端起那碗汤的时候,夜辰逸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时萱顿了顿,抬头看向夜辰逸,只见夜辰逸眉头紧蹙,说了没两句话后便站起身,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好,我马上过来。”

随后,他按掉了手机,看向时萱说:“老婆,老宅那边有点事,我得先回去一趟,你吃完后就先上去休息,不用等我。”

时萱一听老宅的电话,赶紧也放下了筷子,站起身问:“那我……要不跟你一起回去看看。”

“不用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夜辰逸将手机收入了裤袋里去,转身走出了饭厅,时萱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愣是在原地怔了好一会儿,童管家提醒她,她才继续坐下来吃。

只是此时她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随意的吃了一点,便上了楼。

因为头发还没干,她走到了阳台,吹吹夜晚的风。

这一坐就坐了三个多小时,或许是天空的夜色迷住了她,也或许是她心中有了一丝的牵挂,令她一点困意都无。

翻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夜辰逸还没有回来。

她起身,准备回房休息,手机突然响起。

一条短信传来,先是上传了三张图片,那三张图片是夜辰逸站在莫姿晓身旁,扶着老太太走入病房,最后一张则是莫姿晓端着水,递给夜辰逸的画面。

随后,图片下面附上了一条短信:看吧,夜哥哥最在意的人还是奶奶,只要奶奶一句话,他就立马回老宅,奶奶若是叫夜哥哥把你休掉,也是分分钟的事情,识趣的就自己滚蛋,否则你只会自取其辱。

号码是个陌生号,不过看这语气,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时萱懒得跟莫姿梦扯,准备把手机丢到一旁的时候,那信息再一次的弹跳而起:豪轮舞会的压轴嘉宾是我姐姐,邀请贴是由夜哥哥亲自发送出去的,你在夜哥哥的心里也没那么重要。

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时萱的脸立刻怒红了起来,脸庞火辣辣的,就像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压轴嘉宾是跟筹划这场豪轮舞会的人共舞,夜辰逸就是舞会的筹办方啊。

可是时萱不相信,而且夜辰逸也没有必要欺骗她。

她打算还是当面问清楚夜辰逸再说,这样贸然的给夜辰逸定罪,对他太不公平。

然而,莫姿梦像着了魔一样的给她发图,有一张是邀请卡,卡片上写着压轴嘉宾莫姿晓小姐。

时萱觉得异常讽刺,心像在滴血。

她删掉了莫姿梦发来的所有信息、所有图片,然后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手机“滴滴滴”的响,一连串的信息发送过来。

也不知多久后,时萱才缓缓的拿起了手机来看,一张张夜辰逸跟莫姿晓相拥、相吻的亲密照片传入她的眼球,刺激着她的感官,令她发狂。

她扬起了手,重重的砸掉了手机,可是手机信息还在响。

时萱倏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捡起了手机,按了一下那个陌生号码。

陌生号码很快接通,时萱还未等那头的人回应,便先冷漠的说:“费尽心思的发这些信息过来是想告诉我你姐姐准备当小三吗?”

“呵,时萱,你别自以为是,我现在就在夜哥哥身边,他跟我姐姐一起照顾夜奶奶,你一个正妻怎么没来呢,要不要我告诉你,夜哥哥现在在干什么呢,嗯,还是给你看图片比较妥。”莫姿梦说完,时萱手机“滴”一声响。

时萱放下了手机,瞪大双眼看着图片,夜辰逸的手覆在了莫姿晓的手背上,而夜老太太的手则覆在了两人的手背,这画面看起来真和睦。

她把耳朵贴近手机,莫姿梦冷冷的低笑:“看清楚了吧,认清事实吧,我劝你在豪轮舞会最好别来,免得丢人显眼。”

时萱突然呵呵的笑了几声:“没有底气了吗,只会背着我老公来威胁警告我,你以为就区区这几张相片就能让我误会我老公吗,不过,我老公能找上像莫大小姐这样的三,我还是挺颀慰的,你姐姐应该比外面那些鸡要干净吧。”

“你才鸡婆。”

“很可惜,我时萱从来不会勾引一个有妇之夫。”时萱用力的攥紧了拳头,唇瓣咬破了皮,血从她嘴角流溢出来。

其实看到那些相片的时候,给时萱的冲击力还是很大的。

莫姿梦那边传来了生气的粗喘声,声音有些大:“你才是勾引夜哥哥的狐狸精。”

“敢问莫二小姐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别的事我准备休息了。”

“你就不怕做恶梦。”

“我从八岁开始,就没做过美梦,何惧恶梦。”时萱说完,很干脆的挂断了手机,然后快速的将莫姿梦的号码拉黑,不过,就算拉黑了也没用,莫姿梦用另一个手机号发信息来骂她“鸡婆、狐狸精”。

都是一些俗不可耐的骂词。

可是时萱却一点睡意都无,她坐在了床边,手里攥紧手机,心里堵的很难受。

这种感觉不同于丧失亲人的痛,而是感觉自己明明快要痛死,却还活的好好的,越痛脑袋越清醒,十分的可怕。

她躺着强迫自己睡,睡不着,她坐着刷手机,却发现刷的是屏,不是微博。

最后她起身,回想着夜辰逸告诉她的舞步,她自己练。

可也有好几次摔在地上,毛毯很软,不算痛。

这一练,就是整整一夜,她像不知疲惫的木偶,一直在转,也变得熟练了许多。

早晨八点三十分,她重重的躺在地上,汗水湿透了她的睡裙,她精疲力尽,眼眶红红的。

夜辰逸依旧没有回来。

她起身,进了浴室,洗了一个澡,换上了自己童管家看她有说有笑,便也放心了下来,说:“二少爷还没回来,刚才老宅打了电话过来,说老太太生病了,老太太要二少爷回老宅照顾,少夫人不用担心二少爷。”

时萱点头问:“奶奶现在情况怎么样?”

“二少爷去了之后,她才肯去医院,现在在住院部,没什么大碍。”童管家回道。

这件事情,莫姿梦昨晚就告诉她了,她并没有多大的意外。

“奶奶没事就好。”时萱说完,低下头继续吃早餐,她现在若是去医院看望那老太太,老太太会不会加重病情,可是夜辰逸并没有告诉她,也没有说要带她去看看老太太的意思,时萱更不好表示。

她现在才真正的意识到,她在夜家的地位竟然是那么的尴尬。

用完了早餐后,时萱就去上班了。

这一天,她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昨夜莫姿梦发给她的那些信息,加上一夜无眠,精神状态不佳。

下午下班后,她收到了夜辰逸的三条信息。

第一条是早上发的:要记得吃早餐。

第二条是中午发的:吃饭了吗?

第三条是下班前发的:今天没办法来接你,不要等我。

她没回,因为手机失灵了。

下班,走出大门,正好下雨。

唐可人拿出了伞说:“没带伞吧,就知道,给你。”

“不用,车子来了。”时萱指了指张叔开的那辆车说:“要不送你回去吧。”

“你送我啊,你老公不得在家等的急。”唐可人含嗔了一声。

时萱拉着唐可人的手,说:“他还没下班呢,好久没尝尝你的手艺了,今晚去你家蹭饭。”

“不是吧,你一个阔太太还要蹭我一个平民,会不会太说不过去了。”唐可人很意外的看着时萱说:“你今天一整天状态不佳,是不是跟你家那个吵架了。”

时萱看到车子来了,先下去拉门,然后回头笑着回道:“夫妻吵架,这不是很正常吗,何况我没得吵。”

唐可人合起了伞,毫不客气的钻进了车子里,等到时萱上车的时候,唐可人才抱着她的胳膊问:“你该不会真的跟他吵了。”

“吵什么,好着呢?”时萱推了推她,然后跟张叔报了另一个地址。

到了唐可人的家时,时萱立刻扑到了唐可人的沙发,抱着抱枕说:“可人,你别理我,做好了就叫我吃。”

“你你你……你是来我家干嘛的,不是来做打手的吗?”唐可人一脸无语的看着时萱。

时萱蹭了蹭抱枕说:“我是客人,你讲理好不。”

“好好好,你是客人。”唐可人一脸无奈的转入了厨房。

时萱在唐可人的家里不需要太多的顾忌,因为唐可人的单身公寓只有自己一个人,以前时萱会经常到她的单身公寓住十天半个月,自从嫁给夜辰逸后,这还是第一次踏入唐可人的公寓,有种回娘家的感觉。

唐可人在里面张罗了半个小时,走出来时,时萱还在睡。

虽然不知道时萱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唐可人不是瞎子,看不出时萱今天心情不好。

唐可人又进厨房忙活了二十多分钟,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时萱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切换频道。

唐可人端着汤走出来说:“喂,懒鬼,可以过来吃饭了。”

“好香。”时萱丢掉了遥控器,起身走进了厨房洗手。

门铃突然响起。

唐可人听到铃声后,叫唤道:“小萱萱,快去帮我开门。”

时萱从厨房里走出来,拍了拍湿湿的手说:“谁这么晚还找你。”

“我怎么知道是什么鬼。”唐可人又钻入了厨房:“我还有一个青菜要炒,看看是谁?帮我招呼着。”

时萱点头,走向了玄关,先看了看猫眼,发现那站在门外的人正是夜辰逸的时候,时萱愣了一下。

他怎么会来这里?

她伸手捏开了门。

夜辰逸穿着昨晚离开前的那一套衣服,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裤,衣服被雨水打湿,头发也还在滴水。

可他丝毫不显狼狈。

他看着她,他的眼眶也红的厉害,湿哒哒的头发贴在他的额前,声音略微有些嘶哑的说:“我来接你回家。”

时萱“哦”了一声,便将门推了推说:“可人做了晚饭,吃了再回去。”

说完后,她便转身自顾着走入。

唐可人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夜辰逸的时候,惊讶的叫了一声:“唉呀,完了,我只做了几样家常菜,时萱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老公也要过来蹭饭。”

时萱瞥了夜辰逸一眼说:“毛巾放哪里?”

唐可人放下了菜,便溜入了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条新的毛巾说:“给你,赶紧给你老公擦擦,免得人家感冒了。”

时萱接过,然后递给了夜辰逸。

夜辰逸伸手拿过毛巾擦了擦头发上的水。

唐可人说:“要不我再下去买几个菜上来吧。”

“不用了,家常菜也不错。”夜辰逸抬眸看向了一旁不冷不热的时萱,敏感的察觉到不对劲,但却没有当着唐可人的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萱先坐下,唐可人一脸狗腿的问夜辰逸喜不喜欢那些菜,实在不行就下去再打包几样回来。

夜辰逸表示很合胃口。

唐可人这才放心的坐下来用餐。

电视的声音很大,那个频道此时正好在播放一个节目,介绍着这一届的豪轮舞会举办方,以及会参加舞会的各路明星、各路土豪。

并且,主持人还透露,今年的舞会压轴人物,依旧是历届舞会女神莫姿晓。

时萱停下了动作,盯着电视看。

夜辰逸抬眸看向她,眼眸十分犀利的观察着时萱脸上的表情变化。

唐可人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时萱,你老公举办的舞会你也会参加吧,回家多练练舞,小心别出丑了。”

时萱回过神来,低下头说:“嗯。”

这一餐,唐可人叨叨个没完,夜辰逸会耐心的回答她。

用完餐后,夜辰逸递了一张舞会邀请函给唐可人,唐可人感到受宠若惊,就连时萱也感到很惊讶。唐可人送他们两个下楼,时萱上了车后,问他:“舞会不是需要贵圈跟圈内的明星才能去的?”

“不一定,如果你有要好的朋友,都可以去参加,在我这里没有这样的特例。”夜辰逸温声的对她说,然后回头看了看她,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脸问:“你的眼睛怎么了。”

时萱别开了脸,看向窗外,今天的雨好像下不完一样,越下越大。

她双手交叠,眉头紧锁,心情十分的郁闷,但是她不想再这么压抑自己,有些话还是说明白好些,免得到时候她的脸真的不知要往哪搁:“你邀请了莫姿晓小姐做你的压轴舞会嘉宾?”

夜辰逸没有否认这件事情:“是。”

时萱回头看他:“那我是去看笑话的还是别人看我笑话。”

夜辰逸眉头皱了一下:“你跟我一起,谁敢看你笑话。”

“夜辰逸,你觉得这样子很好玩吗,舞会的时候,左手牵一个右手牵一个,是不是感觉特好,你把我当成什么。”时萱心里的压抑一下子爆发了出来,身上的安全带被她给解开,车门打开,然后一下子被她给踢开。

她跑了出去,感觉心里无比的委屈与难受。

还说什么他的舞伴是他的妻子,倒头来却在她背后搞另一套,她又不是傻子。

夜辰逸见她跑出去,大声的呼唤:“时萱,你给我回来。”

时萱一直往前走,大雨淋在她的身上,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夜辰逸顺手拿起了伞就跑下车,快步的朝时萱跑去,然后把伞给打开,拉住了时萱。

时萱扬起了手,狠狠的打掉了夜辰逸手里的伞:“你为什么要娶我,你去娶莫姿晓不就好了,你们两个郎才女貌,你奶奶也那么喜欢她,所有的人都很看好你们,你为什么要娶我。”

说到最后,时萱生气的重重推他。

夜辰逸连退了好几步,手中的伞被风刮走。

他额头爆跳了好几下,也有些生气的看她:“时萱,先回车里去。”

他大步的走向她,容不得她反抗,便将她给扛了起来。

时萱挣扎、捶打他的背:“放我下来,我才不要跟你回去。”

他将她狠狠的丢入车后座,然后跟着上车。

时萱准备打开另一边的车门,夜辰逸从身后抱住她,强行按住了她的身体低吼:“发什么疯。”

“疯了也是被你逼疯的。”她转过身,用力的推夜辰逸,然后抬起脚狠狠的踢了过去。

夜辰逸眼疾手快的握住了她踢过来的腿,然后按住了她的肩膀,红了双眼瞪看她:“我宠你,你可以任性,但不代表你可以胡来,有什么话好好说,我夜辰逸需要左拥右抱的话,还真的不需要苦苦的寻找你,再费尽心思娶了你。”

时萱的脸火辣辣的热,夜辰逸的话让她备感羞辱,她的泪水忍不住的从眼眶里流溢出来,收也收不住。

她别开了脸,倔强又任性的说:“我从一开始就没说要你负责我。”

她起身,他赶紧又握住了她的胳膊,时萱“嘶”了一声,他碰的地方正是她昨晚自己练舞时撞到墙上的伤,她拍打他的手:“别碰我。”

“手怎么了?”夜辰逸不管她现在到底有多气,拉住了她的手掌,挽起她的衣袖。

时萱挣扎了几下。

夜辰逸低喝:“别动。”

她的胳膊青一块紫一块,因为练舞总会绊到腿,她摔了好几次,也撞了好几次的墙。

时萱伸直了手不动,夜辰逸抬头看她问道:“你的手怎么弄的?”

“练舞。”她如实的说,然后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胳膊,别开脸不想面对他。

夜辰逸不记得自己教她跳舞的时候,把她给弄伤了。

那就是……

他眉头暴跳了几下:“你自己练舞?”

“要你管吗?我活该啊。”时萱把另一只手搭在了那只被挽起衣袖的手背上,泪水流个不停:“我没有你的舞会女神那么厉害,我也不会跳舞,既然你有了新的舞伴,那也别带上我了,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尴尬,在你们夜家里外不是人,在外人眼里我是拆散你跟莫姿晓的小三、情妇,我是一个狐狸精,我什么都不是,你奶奶生病了,是你跟莫姿晓在照顾,我什么忙都帮不上,我把这个位置让出来,你去娶别的女人,我们把话说开了,以后谁也别缠着谁,我也不会死赖着你。”

她要的男人是从身到心都干干净净。

时萱说完后,打开了车门,一只脚伸了出去,准备下车的时候,夜辰逸的手再一次轻轻的覆上了她的手腕,这一次他分外的温柔,怒火也平息了不少,因为知道她为何使性子,他语气平和的呼唤她:“时萱,你要不要听我把话说完了再走。”

时萱回头看他,眼眶红的有些厉害。

“她是压轴舞会的嘉宾没错,可谁告诉你,我是舞会女神的男伴。”夜辰逸凑近她,另一只手放在了车门,将时萱圈堵在他可控制的范围,他的脸庞离她的脸很近,他能够清楚的嗅到她身上的气息,和她炙热的吐息:“莫家是第二投资方,莫姿晓成为压轴舞会的嘉宾是最合适的,而我不是她的男伴,我说过,我的女伴是我的妻子。”

时萱回头看他,脸上的表情有些迷茫。

夜辰逸挑起了她的下巴:“那么在乎我,时萱,你喜欢上我了。”

他的一句话,令时萱脑袋一下子空白。

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着他最后一句话:你喜欢上我了!

她唇瓣抖动了几下,身子僵硬着一动不动,不知要怎么回应男人。

他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时萱没有反抗,她在想他刚才说的那一句话。

她喜欢上他了?

夜辰逸放开她的唇,手指在她的唇瓣处轻轻的摩擦:“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他下了车,关上了门,往唐可人的公寓楼走去。

时萱回头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一句说不出的滋味跟情愫在心里蔓延。

难道这就是……喜欢?

没一会,夜辰逸拿了一套干爽的衣服和一块大毛巾回来:“把衣服换了

的工作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她以为她可以像以前那样,从浴室走出来时,就能够看到夜辰逸,但是依旧没有。

她独自下楼,童管家看她眼眶有些红肿,担心的问:“少夫人,气色不太好,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就是昨晚做了几个恶梦而已。”时萱笑了笑,走入餐厅用餐。

动漫关键词: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