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主活大器粗女主娇媚|上台阶每次都撞到最里面

2022-03-28 15:49: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那边林惠芳还喋喋不休的说:“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立刻来医院向媒体解释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掏鬼,是你见不得我女儿好,所以故意挑拨离间娇娇跟薄

那边林惠芳还喋喋不休的说:“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立刻来医院向媒体解释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掏鬼,是你见不得我女儿好,所以故意挑拨离间娇娇跟薄枭的感情。”

时萱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三年前那件事情,是她的痛。

林惠芳在跟她说什么,她有三年前的照片。

她为什么会有?

“你怎么会有三年前的照片。”时萱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林惠芳突然冷笑:“呵呵呵,你以为呢,我怎么会有三年前的照片,问的话那么幼稚。”

时萱用力的握紧了手机,激动的拍桌站起身:“那是你干的。”

“就是我干的,那又怎么样,谁叫你不识好歹,你来还是不来,给我一个准话,省得我替你保管那些照片。”林惠芳语气中充满着威胁。

时萱咬了咬牙吼道:“你为什么要三番四次针对我,你是我大伯母,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用尽手段来这么对我。”

“因为我讨厌你。”林惠芳冷哼了一声:“十点之前,到不了医院,我会那些照片送给媒体的。”

时萱“哈哈哈”的大笑,眼里流下了无法抑制的泪水,说:“那你就送给媒体吧,我一个不足轻重的人物,谁会在乎,你也说了那是我的金主,既然是金主,看到那些照片后,只会更喜欢我,就算他不要我了,还会有下一个金主要我,你这不是在给我扩大资源吗,你就送给媒体吧,我可没你女儿的雄心壮志,一心想嫁入豪门,你毁了我,我有什么损失啊,我只知道你现在越是挣扎,你女儿的前途,越黑,哈哈哈。”

“你……你这个贱女人。”

时萱挂断了手机,坐在了椅子上哭。

她不明白,为什么林惠芳要这样的针对她,她只是寄人篱下,她吃的用的都是他爸爸留下来给她的,他们拿走了她爸爸的一笔财产,却还想把她卖给别人捞一笔钱。

她心里恨透了他们。

现在他们面对这样的事情,她一点都不同情时娇娇他们。

反而觉得这是报应。

哭到差不多,眼泪也流干了,她伸手抽了几张纸擦了擦,书房的门刚好推开,夜辰逸走了进来。

时萱赶紧别开了脸,把网页给关闭了。

夜辰逸走向她,她站起身,把头低的很低,正准备从他身旁走过的时候,夜辰逸突然伸手把她给拦住了:“哭了?”

“我只是眼睛进了沙子。”她抬手揉了揉说:“我去洗澡,明天要早起上班。”

不敢在夜辰逸面前多待,生怕又哭出来,她转身走出了书房。

夜辰逸看她离开后,坐了下来,点开了另一个网页,那正是房间里的监控视频,时萱在房间里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看在眼里,就连她讲话的内容。

夜辰逸目光有些发凉,最后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起身离开书房。

……

时萱洗了一个钟,出来的时候,卧室里只留下了一盏台灯,夜辰逸比她还早就上了床。

他背对着她,身上盖着被子,看起来是睡了。

时萱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男人醒过来,又来折腾她一个晚上。

她迈着小步,小心翼翼的走向了床,然后拉起了一角的被子,睡在床的另一边,尽量让自己没有存在感。

躺下后,她浅浅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回头看看一动不动的男人,这才轻手轻脚的伸长手,将自己的那边亮着的台灯关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原本以为,今晚可以睡个美美的觉,可是,男人突然袭击。

他炙热的大掌覆在她的小蛮腰,然后一楼,便将她小身子扣入了怀里。

他紧紧的抱住了她,时萱被吓了一跳,明明看起来睡的很熟的人,怎么突然醒了。

她惊呼了一声,双手抵在他胸膛,小腿踢了一下,可是却被他死死钳制住。

“你……唔……”

他堵住了她的唇瓣。

漫长的夜,缠绵的温情,这才刚刚开始。

……

天一亮,时萱就发现夜辰逸早已不在身边。

她身上的痕迹,多的真是不忍直视,她直骂男人衣冠禽兽。

连脖子都不放过。

她特意挑了一件高领的职业装,换好了衣服,再用粉底液遮一遮。

下楼用完餐后,童管家引她到别墅门口道:“少奶奶,以后张叔就是少奶奶的专用司机。”

“这……都是他安排的。”

“是的少奶奶,少爷说这里离你们上班的地方还很远,附近没有公交站,少奶奶以后就坐张叔的车上班。”童管家耐心的说。

时萱又开始犯头痛,这么豪华的车,这么高调,真的好吗?

不过,现在看来她除了这车能带她去上班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快到公司的时候,时萱就让张叔在公司的另一个路口停下来,她步行走了过去。

踏入了公司大厅,看到了唐可人,她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小萱萱,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我才休了一天假而已,至于这样吗?”时萱白了她一眼说。

唐可人回道:“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时萱看着这又犯二的好友,浑身颤起了鸡皮疙瘩:“别闹,张总一早发了信息过来,今天有大客户会来我们公司签约,让我准备好签约合同。”

“张总就是偏心。”唐可人一边走一边戳她的胳膊:“赚了大提成,可得请客啊。”

时萱“呵呵”一笑,两人结伴,正准备走入电梯的时候,时萱的头发突然被人一扯。

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一倾,随后就听到人群惊叫的声音,和一道愤怒的呵斥声:“时萱,你这贱女人,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头发被扯了一把,撞上了旁边的一堵墙,额头磕碰了一下,时萱只觉得疼,但是脑子却异常的清醒。

那个站在她面前骂她的女人,就是林惠芳。

时萱抬手捂了捂额头,一股热流从额头处流下,暖乎乎的。

大概是磕破了头,流血了。

四周的人在看到这情况的时候,被吓到了!一时间,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唐可人看到林惠芳的时候,气的冲过去,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林惠芳的脸上。

在林惠芳脸上留下了几条爪子印。

林惠芳大叫了一声,捂着脸后退了几步,喝道:“你是什么东西?”

“操,我是什么东西,今天就告诉你,我是你奶奶。”唐可人丢掉了公文包,握紧了拳头骂:“谁准你碰时萱一根手指头,你有什么资格。”

“我是她大伯母,她父母早死,我是她的监护人,她现在在外面跟一群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在一起,被人包养做小情人,还连夜不归,我来这里扳正家风,你插什么手。”林惠芳大叫,整个一楼等候电梯上班的员工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人开始在私低下讨论,纷纷不敢相信时萱是这样的女人。

唐可人简直快被林惠芳的话给气吐血了。

她明明记得,时萱的爸爸是失踪,而不是死亡,现在她竟然说她父母早死,好歹毒的毒咒。

时萱倏地从地上站起身,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身旁的同事拿纸递给她,有的劝她去医院看看,时萱接过了纸巾,道了一声“谢谢,我会处理好,你们快点去上班”后,时萱就走到了唐可人面前,冷笑道:“我今天走到这地步,有你很大的功劳。”

“对,就是我没有管教好你,让你在外面勾三搭四,败坏门风,时家历代没出过你这么没用的东西,所以是我对不起你死去的父母,没把你管教好,你现在立刻跟我回家,我不允许你继续待在外面乱来。”说完,林惠芳冲前,握住了时萱的手。

唐可人赶紧劝阻止。

时萱却在林惠芳握住她手的同时,也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将林惠芳一推。

林惠芳再一次连退了好几步,时萱的同事赶紧伸手一扶。

有些原本就看不惯时萱在公司得势的同事们,便是一脸尖酸刻薄的说:“时萱,好歹是你大伯母,你的长辈,对你没有生恩也有养恩,你怎么能对你伯母动手,那是要遭天谴的。”

“是啊,你就跟你大伯母回去吧,现在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做别人的小情人,等你再过几年,就知道后悔。”

唐可人气的跳脚:“你们闭嘴,什么都不懂就不要乱说话。”

林惠芳见这里有人信了她的话,便用苦肉计嗷嗷大哭:“唉呀,我那苦命的弟弟啊,临死前就托付我要好好管教他的孩子,是我没有把她管教好,她已经两三天不回家了,我今天一定要把她带回去,否则我对不起他爸妈,你们帮帮我,帮我劝劝那孩子。”

时萱握紧了拳头,目光冷冷的盯着林惠芳。

她算知道她今天到公司来的用意了,公司高层若是信了这流传,以为她被人包养,一定会解雇了她,还会落得被人包养的臭名声,这心计用的好狠。

“时萱,你跟我回去吧,你不需要上班我们都养得起你,你何必堕落到做他人情妇!”

“够了!”时萱红着双眼愤怒的吼。

她的声音回荡着整个一楼大厅,就像厉鬼一样。

令林惠芳惊吓了一下,但是她很快回过了神来,再一次快步的走向了时萱,说:“你跟我回家,以后在家里好好待着,这件事情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你立马跟那个男人断绝关系。”

林惠芳的手就快要握住时萱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掌,先握住了林惠芳的手腕。

只见那只大掌用力一捏,林惠芳那里立刻传来了杀猪般的惊叫之声。

“啊……”

林惠芳被到来的男人狠狠一推,她就重重的撞到了身后的墙,惨叫声连连传出。

众人纷纷抬头看向那突然出现的英俊男人。

他站在人群中的时候,公司里的员工只有一个词能用来形容他。

高大上!

他很高,这种高度不是身高的高,而是气势上的高,大也并非体形上的壮大,而是气场的强大,上则代表着他高高在上,令人仰望敬之。

他的出现,让四周不少人不自觉的往后退,气氛变得十分的压抑。

男人的身后带跟着一群身穿职业装的人员,看起来是跟随男人而来的高层职业者。

林惠芳被撞的好一番大叫,但她却不忘了继续装下去。

此时看到时萱身边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时,林惠芳赶紧伸手指着那个男人道:“你离我的侄女远一点,否则,亿万聘金,十里红妆娶我侄女,想让我侄女做你的小情人,我第一个不答应。”

夜辰逸唇角微微勾起,长臂一捞,将时萱抱入了怀里。

公司的员工们纷纷瞪大了双眼看。

难道时萱真的做了人家的小情人。

那个男人……是谁?

“打个电话给警局,告诉他们,恒达公司大厅出现了精神病患者,赶紧叫人拖走。”夜辰逸对身后的赵擎说。

林惠芳可不吃这一套:“我没病,你们就是做贼心虚,大家都看好了,这个男人诱拐我的侄女,你最好叫警察来,我一定会控告你的。”

“扔出去。”夜辰逸冷漠一扫,眼眸犀利的似藏着一把锋利的刀。

苗菁跟赵擎亲自动手,架起了林惠芳就往外走,林惠芳大吼大叫。

这时电梯打开,里面走出一名中年男人,看到夜辰逸的时候,中年男人一脸敬意的呼唤:“你好,你们是亚东集团的团队吗?”

夜辰逸抱着时萱转身,对着中年男人点点头:“我是亚东集团新任总裁,夜辰逸。”

夜、辰、逸!

三个字从他嘴里不轻不快的吐出之后,整个大厅的员工都惊讶了。

有人倒吸凉气,有人“哇”了一声。

就连时萱都震惊的不知要怎么回应这突如其来的身份。

她的老公不是混社会的,而是……那牵制着整个亚洲经济命脉的继承人,夜辰逸!

这几天两人虽然很亲密的相处着,可她悲剧的发现,她竟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她做为妻子也太失败了。

张总一听到这话的时候,赶紧点头哈腰说:“夜总,久仰大名张总伸手想与之交握,可是夜辰逸却看都不看一眼,他弯下腰,将时萱打横抱了起来说:“麻烦张总,帮我打120救护车,我老婆受伤了。”

电梯门打开,夜辰逸不再看四周那些八卦的员工,大步的迈入。

原本等候上班的那些员工,没有一个人敢走进去跟夜总裁共乘电梯,夜辰逸身边的人纷纷站在电梯门口,也不准多余的人走进去打扰了他们的BOSS。

而夜辰逸的那一句“我老婆受伤了”,让公司里的员工想入非非,不知“情人”之说是真是假,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夜辰逸要护着小情人才这样说的,总之,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各有各的想法。

时萱被他抱入电梯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她挣扎了一下:“你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我是你老婆。”

“你本来就是我老婆。”

“可是,可是你的身份……”身世那么好的一个男人,偏偏娶了她,这是为什么。

“我的身份有什么问题。”

“你的身份可以找到更好的女人,你为什么要逼我跟你结婚,你也看到了,我只是这个公司里的小职员,还有一个不堪的家世,奇葩的亲戚,你就不怕娶了我,我给你丢脸。”时萱现在心里很忐忑,很不安。

夜辰逸。

夜家,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用一百个薄家都抵不过半个夜家。

夜家可是名门,被那些豪门称为超级豪门的世家,家风严格,听说光是给夜家那个残疾大少爷选娶,就动用了大笔的资金。

哪怕夜家大少爷双腿残疾,也多的是女人想嫁入夜家。

夜家的二少爷夜辰逸就更加不用说了。

她岂不是要成为女人的公敌了。

夜辰逸轻笑了一声:“你若是给我丢了脸,那也没人敢来踩这张脸,你尽管丢,有我在。”

时萱咬了咬唇瓣看他,不知道为什么,夜辰逸这句话却令她很感动。

八岁父母相继离开她后,她有好久好久没有再感受这种被“宠”的感觉了。

她低下头,眼眸含着泪光,声音有些哽咽的说:“你为什么要娶我。”

夜辰逸眉头微皱了一下,他很不喜欢她一直问这个问题,他刻意不回答她这句话,问:“你的办公室在哪里?”

“我工作的地方在那里,你先放我下来,我其实没什么事情,那边有个休息间,我先去处理一下伤口。”时萱手指着休息间的方向。

可是夜辰逸却往张总的办公室走去,他一脚踢开了办公室的门,将时萱放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时萱有些惶恐:“这是张总的办公室。”

“坐着,别动。”夜辰逸按了按她的肩膀,命令道。

张总及公司的员工很快上楼了。

看到时萱跟夜辰逸都待在他的办公室里,他亲自倒茶水,端到夜辰逸跟时萱面前。

夜辰逸没空理会他,他正用纸巾帮时萱将脸上的血渍擦掉。

张总说:“夜总,我已经打电话给120了,你放心,救护车很快就会过来的。”

张总不敢跟夜辰逸提到别的事情,他为难的看了眼时萱,时萱则尴尬的笑了笑。

张总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大人物会跟时萱扯上关系,若是他之前知道,他肯定把时萱当老佛爷供着。

十分钟后,救护人员赶到了公司,护士医生被叫进了张总的办公室。

公司的员工们一个个盯着里面的情况。

医生跟护士帮助时萱将额头上的伤口清理干净,只是伤口处的伤痕需要缝合,时萱要求不打麻醉。

夜辰逸的脸色全程都是黑的:“打点麻醉,缝合的时候不痛。”

“不打麻醉,对伤口恢复好些,我就忍忍。”时萱说。

夜辰逸微微点头,将时萱的头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大掌覆在了时萱的双眼处:“不要看。”

时萱闭上了双眼,她心里头也有些怕,双手不自觉的攥紧了他的衣物。

医生原本准备遵守伤者的意愿,可是在看到夜辰逸那要杀人的眼神时,医生冒了一身冷汗,赶紧给时萱打了一点局部麻药。

时萱感觉不到自己被上了麻药,只觉得针每一次扎入她皮肉的时候,就好像有一只蚂蚁在咬她。

医生手法很熟练,没有一会就帮时萱缝合好了,并吩咐时萱,伤口先不要碰到水,每天都要换一次药,免得伤口感染。

时萱拿开了那覆在自己双眼上的大掌,点头说了声:“谢谢,麻烦你们了。”

医生跟护士的态度很好。

苗菁将医护人员送走。

夜辰逸瞧了瞧她额头上那个纱包,眉头不由的皱起:“还是在家休息几天吧。”

“不要,这不是什么大伤,我没事。”时萱立刻摇头抗议,随后又想起了张总早上的那一条信息:“而且,我还有一个大客户要签,我若是休息了,这单子肯定不是我的了,我这个月提成就靠他了。”

张总一听,立刻冒了一身冷汗。

你说的大客户,就是你老公啊。

夜辰逸勾起了她的下巴:“缺钱,你怎么不跟我说。”

“我想靠我自己双手赚钱,花的时候才有成就感,我没事。”时萱拍掉了他的手说。

“嗯,那你答应我一件事。”夜辰逸勾起了她的头发说:“签了这个大客户,就休息半个月。”

“啊……这这……”这公司又不是她开的,她哪能做主休息那么长时间。

张总赶紧开口说:“没问题,没问题,身体要紧。”

“张总答应了,你呢?”夜辰逸很满意张总的回答。

时萱瞧了瞧张总,问:“真的可以。”

“可以,我等会就帮你打休假条,就当是婚假,你结婚了也没跟我说,太不够意思了,还好补得回来。”张总说。

得到了张总的答复后,时萱回头看夜辰逸说:“好,那你祝我好运,我要能签了那个大客户,就休息半个月。”

“嗯,赵擎,准备三份合同,立刻签约。”夜辰逸一脸镇定的说。

时萱“啊”了一声,又一脸蒙的盯着夜辰逸看。

夜辰逸挑眉反问:“上个月你们一直追的工程也一起给你签了。”

动漫关键词:上台阶每次都撞到最里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