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荫蒂添的好舒服小说&& 我对象那东西太大我都害怕

2022-03-28 15:45:4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夙不悔就这样楚王府在入住了。楚澈早已差人给相国府送了信,相国府瞬间炸开锅了。相国公气急败坏,直骂没有这么道德败坏不知廉耻的女儿。大夫人幸灾乐祸,同时也百思不得其解夙不

夙不悔就这样楚王府在入住了。

楚澈早已差人给相国府送了信,相国府瞬间炸开锅了。

相国公气急败坏,直骂没有这么道德败坏不知廉耻的女儿。大夫人幸灾乐祸,同时也百思不得其解夙不悔是怎么悄然无息的离开相国府的。

夙不悔未婚入住楚王府的事情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楚国千百年的历史里这种事情可是前所未有的,京城所有人骇然。

这简直是……伤风败俗,不知廉耻啊!

夙不悔本就不好的名声,更是差到了空前绝后。

夙不悔的不按常理出牌,让太子一众完全摸不着头脑。

楚皇对楚澈那是绝对的宠爱,既然楚澈同意了夙不悔入住楚王府,楚皇也不会去多管这个闲事,完全的顺着楚澈的所作所为。

夙不悔去楚王府第一个得到消息的自然是纳兰云狂,他派去夙不悔身边的两个探子只回来了一个,其中一个么跟着进入了楚王府就没出来过了。

纳兰云狂不怒反笑,有点意思,那小东西竟然是楚王府寻庇护。

那小东西倒是越来越让他意外了呢……

他拨弄着细长的手指,吹了吹,这么有趣的小东西,他现在还真有点舍不得弄死她了,早知道不将那小东西的存在过早的告诉那该死的老头儿了,万一那老头儿弄死了那小东西,他上哪儿又去找这么有趣的玩物呢?

他长臂一览,将一侧为他扇风的女子揽入怀中,那女子赫然是几日前那玩弄着蛊虫的妩媚女子。

“妖娆,你说那老家伙发现了你的身份会是何种表情?”纳兰云狂摸了摸名叫妖娆的妩媚女子的小脸蛋。

妖娆眉眼一勾,低低的笑了起来,带着媚骨的声音果然如她的名字一般,“奴只在意主子您的表情,其他人的表情和心情又与奴何干?”

“哈哈哈……”纳兰云狂心情大好,桃花眸的光芒更是摄人心魄,他两指把玩着妖娆柔软的青丝,“也不知,那老家伙知道了小东西的身份后,小东西能活过十天呢?还是二十天呢?”

纳兰云狂语气中带着的不舍,妖娆敏锐的察觉到,她有些疑惑的问道:“主子,那小废物您有何不舍的?”

纳兰云狂邪肆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良久,他捏住妖娆的下颚,红润的唇瓣凑近妖娆的耳朵,用只有他二人能听到的声音低低说道:“这次,本尊要你去办一件事,这件事是……”

他的声音很轻,即便是妖娆也要努力的听才能听清,他的吩咐让妖娆的表情越来越庄重……

……

楚王府。

只见其中佳木茏葱,奇花熌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俯而视之,则清溪泻雪,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沿。

景色美轮美奂。

如此美景下,三个气质不凡的男子正在玉石铺的路上缓步而行。

景色本就美轮美奂,随着几道揶揄的笑声响起,更让那无边的美景多了几分生动。

其中的一锦衣男子揶揄的看着一脸不急不缓行走的楚澈,笑意盈盈的好奇道:“澈哥哥,听说你那未婚妻都直接追到你的府里来啦?”

这说话的锦衣男子正是当今皇上的六子,楚允。

楚澈淡淡瞥了一眼楚允,语气慢吞的应道:“嗯。”

那淡然的语气登时让气氛有些冷然。

楚允瞪了瞪眼,真想翻个白眼,他真是不明白了为什么无论发生了什么楚澈总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好似没有任何东西能入得了他的眼,就算天塌了。

“澈,你这次怎这么糊涂,让那三姑娘直接入住了你的府上,还未婚,这样于情于理这是不合的,免不得某些人的闲言碎语的。”

一直站在楚允旁边的三皇子楚天墨沉吟片刻,摇了摇头颇为不赞同。

楚允一见自个儿的皇兄这么严肃,挠了挠头,他是没看出来其中的复杂,他只是觉得一个女孩子追到未婚夫府里来有些羞人罢了。

楚允神色疑惑双目炯炯的盯着楚澈,直点头:“对啊对啊!澈哥哥,三皇兄说的对,一个女孩子家家这样的行为多羞人啊,不害臊的呢!”

言罢,楚允还觉不够,双手托着下颚,有些不满的叹息道:“相国府的大小姐和那二小姐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女子,澈哥哥你的未来王妃名声那么难听就罢了,还不知羞的直接跑到你的府上来,也不知道父皇怎么想的,不把大小姐和三小姐嫁给你,偏偏把名声这么难听的三小姐嫁给你,就算是那什么鬼凤什么星,也配不上澈哥哥!”

闻言,楚天墨眼角微微抽搐。

楚允说的最后那一句话,更是让楚天墨哭笑不得。

配不上楚澈?

楚澈一副残躯,自幼便是药罐子,更是被赫赫有名的神算子预言活不过双十年华。

有姑娘愿意嫁都不错了,还何谈配不上,更何况那夙三姑娘现在今非昔比,而是被清定大师断言的凤星!

凤星代表着什么,除了那单纯的楚允,没有哪个皇子不清楚。

即便夙三姑娘本人如何的不堪,单单就她是凤星的身份就值得楚国所有的皇子一争,恐怕其他几国也会心动!

即便是楚天墨也是心动的,可楚皇圣旨一下已成了定局,除非……

楚天墨是惋惜不已楚澈只能活到二十岁的,但毕竟生存在皇族之中,饶是没有这活不过双十年华的预言,也会被皇室兄弟姐妹残害。

楚天墨有些担忧的看着楚允。

楚允这样爽朗没有心机的性格在皇室生存实在是太危险了。

楚澈负手而立,瞧着天上的飞鸟自由飞翔,片刻,这才将目光递给楚天墨,淡淡说道:“闲言碎语何曾少过?本王何时在意过。”

湛蓝的天空好似成了他的陪衬。“六皇子对本王的王妃好奇?”

楚澈不着痕迹的避开楚允的手,他神色不变,收回目光。

楚允:“……”

他真的很想大翻白眼!

楚允真的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我才不会对这么一个不堪的女子好奇咧,我就是想看看传说中的小废物嘛,澈哥哥,带我去看看好不好嘛!”

楚允心中打定了注意,让他见到了夙不悔,他肯定要狠狠教训一顿夙不悔的,让她知难而退,别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了。

楚允神色激动双目炯炯火热的盯着楚澈,渴望着楚澈同意让他去见夙不悔。

“不可。”

一听到楚澈的拒绝,楚允顿时焉了。

三人谈笑之间,迈入了一座小桥上,桥下的花丛中绽放着一朵又一朵圣洁的白桑花,桑花烂漫,生机勃勃,景色瑰丽。

蓦地,楚澈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日娇小的人儿站在桥上的情景,明明小人儿脸上疤痕交纵,却又有着不能言语的味道。

他微微出神,如死水般的眼眸多了一分色彩。

被拒绝的楚允还在懊恼中,耳畔却忽的又传来楚澈缥缈的声音:“以后,莫要再叫她小废物了。”

他、他、他没听错吧!

楚允表情顿时五颜六色,还有些委屈,楚澈很少说他的,现在竟然为了那个小废物说他。

就连楚天墨也有些吃惊,因为,楚澈对待一切事物都太过淡然,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楚澈从来不会去干涉,甚至就连指着楚澈的鼻子骂他他都不会多说一个字!

楚允越想越委屈,偷偷的蹩了一眼楚澈,小情绪的转身就跑。

幼稚的行为,让楚天墨不禁扶额,天,这么幼稚的人真的和他是同一个母妃生出来的么?

担心楚允一个跑出去闹事,楚天墨无奈不得不和楚澈告辞这才追了出去,只是这一追出去就不见楚允的身影了。

委屈的跑出来的楚允见没有楚澈和楚天墨追过来的身影,楚允委屈的都要哭了,本就藏不住情绪的楚允,开始有点生气了。

他的脚重重踢在地板上,带着怒意自言自语道:“都怪那个小废物,呜呜,要不是因为小废物,澈哥哥才不会说我呢!等我找到小废物,一定要好好的揍她一顿解气!”

不知道跑了多久,跑的楚允都不识路了,怪只怪楚王府太大了,而他恰巧又是个路痴。

忽然,他看见前面百花盛开,他好奇的一路小跑过去。

他来楚王府多次,虽然楚王府花草树木众多,可花的品种他也只见过白桑花,而前面那处却是有百余种品种的花儿。

他一走进,才发现,花丛的后面有一座清幽的阁楼,那阁楼独树一帜,看的楚允心下有些欢喜。

他上前走了几步,踏进了阁楼的小院,这里面出奇的干净和空旷。

一进入小院,一眼便看见阁楼外的空地上,一个女子又蹦又跳的。

楚允登时看傻了眼。

那个女子腿上和手上绑着沙包,那沙包竟然比她的脑袋还大!

楚允又咽了咽口水。

天呐,绑着这么大的沙包,那个女子怎么还蹦的起来跳的起来……

只见那个女子一会高抬腿,一会弯腰,一会下蹲,一会劈开腿,一会……又蹦的老高,跟个弹簧似的!

那动作要多没形象就多没形象。

楚允哭笑不得,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女子毫无形象的做着一些奇怪的动作。

谁能告诉他,这么一个穿着奇怪动作奇怪的女子到底是谁?

“喂!你是谁啊?怎么在楚王府?”楚允大喊出声。

那女子又是背对着他的,他一时又瞧不清女子的模样,看背影那女子格外的娇小。

早就发现楚允存在的夙不悔压根没打算理他,在她看来,楚王府不是谁都能随便进的,既然能进来楚王府的要么完全构不成威胁,要么威胁大了。

楚允身上的气息,她一眼就辨别了出来,是个弱鸡。所以她压根没放在眼里,自己做着自己的事,完全把楚允当空气。

夙不悔的无视彻底激怒了楚允这个小暴龙,他本来就一肚子的火呢,他堂堂六皇子竟然还有人敢不理他!

他正想发火,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楚王府明明是没有一个雌性生物的……

那这女子的身份……难道就是未婚入住楚王府的小废物?

他捂住嘴,有些吃惊,瞬间明白过来了女子的身份就是那小废物夙不悔。

于是,他更生气了。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小废物害的。

“好呀,小废物,你竟然敢不理本皇子!气死本皇子了!”

“哼,本皇子劝你还是尽快的离开澈哥哥,就你这样的废物才配不上澈哥哥这么好看的人咧!”

“听到没有啊?你要是不离开澈哥哥的身边,本皇子第一个不放过你!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怕了吧?”

楚允大吼着,越说越得意起来。

夙不悔默,锻炼身体的动作戛然而止。

她利落的转过身,她的面容霎时暴漏在楚允的面前。

没有心理准备的楚允被吓的连连退后了几步,他稳了稳心神,来来回回在夙不悔脸上的鞭痕扫视着,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怎么这么丑!

这样的丑女人怎么配的上澈哥哥这样的天人之姿!

楚允暗暗腹诽。

越看夙不悔越是觉得不顺眼,简直是越看越丑,楚允脱口而出三字:“丑八怪!”

夙不悔扬扬眉,冰冷的眼神朝楚允看去。

丑八怪三字夙不悔无感,她不在意容貌,也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她。

那一眼,楚允好似跌进了冰窖,心里寒了个遍。

他总觉夙不悔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

似乎不像人该有的眼神!

像野兽!

这个想法让楚允心中猛然一惊。

不行,他一定不能让这个奇怪的女人嫁给澈哥哥!

楚允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心中暗暗盘算着要怎样才能让夙不悔无法嫁给楚澈。

“本皇子劝你离开澈哥哥!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听到楚允的威胁,夙不悔眯了眯眼,眼中寒意绽放,她捏了捏手指:“威胁我?我最讨厌被人威胁。”她的声音很冰冷,没有一丝起伏。

楚允瞪大了眼,怒火攻心,他堂堂六皇子何曾有人在他面前这么嚣张过!

他张牙舞爪的就朝夙不悔扑了过去,想要将夙不悔打个鼻青脸肿,看她还怎么在他面前嚣张。

他的手还没碰到夙不悔就被一只满是鞭痕的小手捏住,捏的他的骨头咯咯作响。

楚允痛苦的扭了扭身子,他不明白那样小的一只手怎么有这么大的劲,他拼命的想要缩回手却动弹不了半分。

他气急败坏的抬出脚踢向夙不悔,夙不悔的脚却比他更快的踢到他的胸膛。

不过一脚,将他踢的生生退了一丈远,“噗通”一声他狠狠的跌倒在地。

胸腔火辣辣的疼,他不服,他不甘,他竟然被一个丑八怪打的毫无抵抗之力。

他努力的想要起身,却在这时,一只小巧的脚踩在他的胸膛上,狠狠的碾了碾。

楚允一口血吐出,他困难的睁着眼睛看向夙不悔。

他在她的脚下仰视着她,她逆光而站,就好像一个百战百胜的女王!

“对我动手,看来你做好了死的准备。”

她的绝对碾压让楚允羞愧不已,她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好像生命的收割者,让他生不出丝毫的抵抗。

夙不悔手腕翻转,手心多了一把匕首,她狠厉的朝楚允刺过去!

“阿夙,住手。”

一道淡然的声音犹如惊雷一般炸开。

夙不悔心中一颤,那挥向楚允的匕首生生停在了距离楚允心脏的三厘米处。

在楚允听来,那道声音宛若天籁。

夙不悔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楚澈一袭青衫立与阁楼外的篱笆旁,他身后的百花因他的存在瞬间失了色彩,她看见楚澈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来。

她的听话让楚澈眼中染上星点笑意,只是那笑意藏的太深,深到连楚澈都不曾发现。

他摸了摸夙不悔的脑袋,察觉到她的僵硬,他的心不知为何软了几分。

她的头发算不得浓密,反倒都是些营养不良的细碎小黄毛,看起来很是稀疏,可他却觉得摸起来格外毛茸茸的。

夙不悔整个人都僵硬了,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楚澈。

那一声“阿粟”让她的心尖都跟着颤了颤,她的心痒痒的。

罂粟,阿粟!

他就好像唤着她前世的名儿一般,真正属于她的名儿。

她睫毛颤了颤,她清楚的看见他眼睛里她的倒影。

她呐呐的将头偏离他冰凉的手掌,她忽然明白过来,他叫的是阿夙,而非“阿粟”。

这个称呼让她心中流淌过莫名的情绪,很久以后她才明白这种情绪名为喜悦。

她看着他,一时出了神。

两人对视,楚允彻底被无视了,他很想哭,他刚刚在死亡边缘盘旋了一圈。

楚允又想哭又想生气,他就这样被她踩在脚下,还不看他一眼,反倒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楚澈看,他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忽视过,他顿时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嚷嚷起来:“丑八怪!喂!喂!本皇子不准你这样色眯眯的盯着澈哥哥看看!”

这道不和谐的声音让夙不悔回过神来,她低了低头,看了看她的脚下,随后收回匕首,脚也从楚允的身上拿开。

她眯了眯眼,“色眯眯?”

听到夙不悔反问,楚允拼命点头,还怕夙不悔不信似的自己脸上摆出一个色眯眯的表情给她看。

他的脸鼻青脸肿的,摆出那副表情看起来甚是滑稽。

夙不悔皱了皱眉,看着那些表情有些不适,她冷冷道:“给你十秒的时间消失在我眼前,不然我控制不住我的双手。”

楚允的火气瞬间消了,转换成了委屈。

他鲤鱼打挺似的爬起来,委屈的看了一眼夙不悔,又看了一样楚澈,逃命一般的遁走。

楚允真的很委屈,他自幼都是小霸王,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欺负他,从来没有。

“阿夙,他……是我的皇弟。”

夙不悔看了看楚澈,她抿了抿唇,妥协般的解释:“是他先动手的。”

明明是冰冷冻人的语气,楚澈却觉得很可爱,看着很像做错了事认错的倔强小孩儿。

他情不自禁的又摸了摸她头发稀疏的脑袋,笑出了声,“是,他先动手有错。只是他自幼被宠坏了,调皮惯了,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儿,阿夙大人不记小人过好吗?”

她的脑袋被他摸的痒痒的,她想要凶楚澈,让他以后不准摸她的头。

可,看到他笑的一刹那,她看的痴了,天地间都因他的笑失了颜色。

好似春暖花开,好似暖风拂面,好似……

就算她杀过千千万万的人,就算她素来冷傲,可在某些方面,其实她还是个懵懂的少女。

她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暗处的暗卫简直被亮瞎了双眼,他们都想自戳双目了!那还是他们的王爷吗?他们的王爷居然还会笑?

还有还有,那个明明看起来很是狠厉的未来王妃怎么在王爷面前像个听话的猫咪?

之前王爷叫未来王妃住手,他们都没想到未来王妃真的听话收了手!本来他们都做好了随时拯救六皇子的准备的。

这个世界,奇了。

“杀人,不好。”

“能不用杀人就能解决的问题就尽量不杀人好不好?”

他的声音对夙不悔而言好似带着蛊惑,她顿了顿,眉头轻轻蹙起,对她而言,实力代表一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笑话。

她向来不与人虚与蛇委,拳头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前提是拳头足够的大。

她有些犹豫,他深渊似的眼眸深深的吸引着她,她最终妥协的点点头:“好。”

她回答的很是乖巧,可若是有人以为她是个乖巧可人的女子那就大错特错了,她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冷冽气息无一不是在告诉所有人她不是!

暗处的暗卫们大跌眼镜,差点都要从暗处掉下来了。

天,他们王爷的语气为何像在诱拐小孩一样?

为何他们未来王妃明明身上散发出的冷冽和杀气那么强烈,却又有一种让人觉得她乖巧听话的错觉?

阳光正好,他摸着她的头,定格成一幅绝美的画。

楚天墨摇头,知道多说无益。

楚允嘟了嘟嘴,他伸出双手上前想要抱住楚澈的手臂,“澈哥哥,可是我真的觉得她配不上你嘛……她都到你的府上来了,带我一起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中那么不堪好嘛?”

动漫关键词:荫蒂添的好舒服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