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萧驰野干哭沈兰舟车 爱爱小说

2022-03-28 15:44:5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小姐没事就好,老奴就先回去了……”耳畔有传来福伯苍老的声音。夙不悔点点头,冷漠的望向福伯。一双没有情绪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福伯,里面是无边无际的

“小姐没事就好,老奴就先回去了……”

耳畔有传来福伯苍老的声音。

夙不悔点点头,冷漠的望向福伯。

一双没有情绪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福伯,里面是无边无际的冷意。

福伯似乎苍老了许多,脸色也十分苍白。

夙不悔挑眉,这应该是那次福伯替她挡了簪子所造成的后果,就算被救治了,可是福伯整个人也消瘦了变得更加苍老了。

她奔波了一夜,不免疲惫,没有精力来再来关注福伯,她冷漠的挥退福伯。

她躺在床上,回忆着夜晚发生的总总。

她看不透楚澈,她不知道楚澈出现在山上的原因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么单纯简单,她不想去探究,就如同她也没有对楚澈说实话一样。

现在的楚澈,浑身是谜。她的兴趣也愈来愈大,虽然不知道相国公如何让她重回世人的视线中,但她只需慢慢等待即可。

想到山上出现的那几人,夙不悔神色眯了眯,找那样的垃圾来杀她?

连杀气都不懂得隐藏的垃圾,也不知道是哪个傻逼找来的垃圾?

她想了想,虽然这具身体惹人恨,想要杀她的人多了去了,不过能用这么低级手段的傻逼除了夙莫还能有谁?

看来,她给夙莫的教训还不够。

想着想着,夙不悔眼皮垂下,不知不觉浅浅睡过去。

她没有察觉到那双在黑夜中盯着她的眼睛,那双眼充满了怒火。

……

夙不悔足足睡到了第二天晌午,醒来就听到了关于她的各种流言。

她眯了眯眼,相国公散布的谣言,还真是有趣。

市井都传遍了,相国府三小姐竟然被一个疯老道活生生的给带回来了,疯老道疯言疯语,言三小姐命不该绝,他算了几卦后边去刨了夙三小姐的坟,果不其然天降祥瑞,坟墓里的夙三小姐竟然浴火重生,实乃大喜之兆。

世人这才联想到几日前传出夙三小姐的坟被人给刨了的流言,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这刨了人家的坟乃是大忌,可若不是那疯老道刨了夙三小姐的坟,就算夙三小姐重生了也得在棺材里活活的憋死。

这不,相国公大人大悦,重金感谢了那疯老道,却不想疯老道没有收那钱财就像神仙一样一眨眼消失了。

这可奇了。

这说的神乎其乎,越来越离奇,在整个楚国都传了遍。

相国大人更是趁热打铁,向皇上请旨要将三女赐婚给楚王,这大喜之兆给楚王冲喜再合适不过了。

皇上大喜,三女也是相国的女儿,也在他赐婚的那道圣旨之内。

可皇上也不是傻的,对相国公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相国公的请旨,皇上没同意也没训斥,倒是下旨命相国大人带上夙三小姐三日后随驾前往灵隐寺。

灵隐寺是世间第一寺庙,坐落在楚国,那令天下人敬若神明的清定大师便在灵隐寺中。

皇上的圣旨下来有人欢喜有人忧。

相国大人很忧虑,那传言是他散播出去的,他在家里急得团团转。

如今皇上竟是要去灵隐寺中,那他散播出去的传言若是让清定大师戳破,他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

可现在他骑虎难下,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三日后。

皇上带着一干臣子浩浩荡荡的朝灵隐寺出发。

一路上,相国公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心惊胆战的。斜了几眼身旁带着面纱的夙不悔,相国公真是恨铁不成钢啊,他现在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又瞧了几眼神色冷漠的夙不悔,相国公脑海中灵光一闪,心中生了一计。

就算清定大师戳破了他散播出去的谣言,他也可以死不认账,把所有事情推到夙不悔身上不是,瞬间,相国公吊着的心稳了几分。

几个时辰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已是到达灵隐山上。

那映在绿树丛中的寺院,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

看到那座寺院,所有人肃然起敬,就连皇上也是下了龙辇神色尊敬的只带着几个重臣和皇子们迈进灵隐寺中。

夙不悔作为这次的主角之一,也是随着皇上进去,不少人的视线都放在她的身上打量,看着这传言中的废物和丑女,她却恍若未觉。

一眼捕捉到跟在皇上身后的楚澈,见他脸色没了上次那么苍白,她很满意。

目光紧紧的锁着楚澈,和他的目光不期而遇。

走进寺门,跨过门槛,在前面有一尊释迦牟尼的塑像,旁边有几个和尚一边念经,一边打坐。

灵隐寺墙上还有“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大字,一看就知道有一些年头。这些建筑物的木桩经过时间的侵蚀,有一些外皮已经剥落,显得十分沧桑。

一个稚嫩的小沙弥走到皇上面前,手掌一合,朝他行礼,“阿弥陀佛,小僧拜见皇上。”

皇上摆摆手,双手也是合拢,神色尊敬道:“今日,朕前来是有一事相求清定大师,小师父可否替朕向清定大师通报一声?”

小沙弥点了点头,不一会便是又回到皇上面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大师说,今日有贵客临门,可三人同行进去。皇上,这边请……”

皇上闻言一愣,清定大师每次只见一人,今日却肯见三人。

贵客自然不可能是说的他,他来求见清定大师几次都是只肯见他一人。

他龙眸一震,大悦的目光射向夙不悔。

夙不悔带着面纱,他看不清夙不悔的面容,但若夙不悔真是那贵客,面容怎样又如何?

皇上心中有了决定,带着楚澈和夙不悔跟在小沙弥的身后。

不时,三人在小沙弥的带领下推开一扇禅门,一股淡淡的香禅味隐约在四周扩撒开来。

禅房内,一人衣裳浅青闭目坐落在莲花禅垫上,见人进来,他含笑睁眸,那一眼幻化了万千柔和的色彩,清骨透凉,夙不悔脑海嗡的一声,似有佛门钟声在脑海中沉沉想起,竟生出了几分不敢亵渎那清雅极致的神圣容颜。夙不悔微微有些惊讶,她没有料到这天下闻名敬若神明的清定大师这般年轻,清透的五官出尘清雅。

并且和她素日所见的和尚太过不同,清定居然不是光头,三千青丝倾泻。

他那双淡到极致的双眼,没有悲怜天下,而是一望无迹的沧桑。

“皇上今日前来所为?”清定的声音宛然天籁,温润的嗓音似冬日里的暖阳,有着微不可闻的安抚和清静的作用一般,莫名的就让人的心不由自主的安定下来。

皇上双手合十,一脸虔诚之色。

“叨扰了清定大师的清静,朕此次前来是为……京中一传言。”皇上直奔主题,一双满是威严的龙眸避讳如深的看向他身后的夙不悔。

顿了顿,沉吟道:“京中盛传夙三姑娘浴火重生,乃天降福星……”

言罢,一簇冷光细微的在他眼底炸开。

楚澈闻言若有所思,眼波微泛。

清定嘴角含笑,清透的眸子含笑朝夙不悔看来。

那一眼如莲花盛开,清风自来。

夙不悔心底一窒,那一眼好似将她内心深处的黑暗看透,她磕上眸子,多看一眼都觉得在玷污他的圣洁。

他双手合十,动作优雅的从莲花禅垫上起身,邀了三人入座,斟上几杯清茶。

“小僧半月前夜观星象,天降凤星。”清定不着边际的缓缓说道,没有着急为皇上解惑那传闻。

他清眸含笑,定定的看着夙不悔,仿佛要看透她的灵魂深处。

那双看透世间的清眸蓦地让夙不悔心中涌出一丝害怕,仿佛她心中所想纷纷都逃不过清定的眼。

她从来不懂何为害怕,不过一双清眸却让她品尝到害怕的滋味。

似乎察觉到夙不悔的害怕,清定淡淡一笑,这才将目光递给皇上,含笑道:“不错,这位施主灵魂重生,命格极硬。”

那灵魂重生四字和浴火重生没有太大的差别,却让夙不悔心中一震,她身体紧绷,眸中杀意顿显!

皇上惊讶的微微张唇,传闻他根本不信,来灵隐寺也不过抱着一丝希望。

清定是整个大陆所有人心目中的神,清定的话,他不得不去信那个传闻。

楚澈转头看向夙不悔,察觉到她眸中隐晦的杀气,他眸中荡开涟漪。

禅房里,四人心思不一。

“方才小僧观施主的面相,有凤星之相。”清定梵尘含笑朝夙不悔再度看来,眸光淡如出尘。

皇上心中微震,他自然明白凤星意外着什么……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清定见人向来只见一个时辰,皇上很自觉的带着楚澈和夙不悔向清定告辞离去。

随着他们的离开,没有看到看到清定那双清眸里的丝丝疑惑。

清定夜观星象那日,凤星的身畔伴着一颗细小散发黑光的小星,他的修为竟参悟不透那颗小星是何星。

“阿弥陀佛。”他双手合十轻叹,因为那颗突如其来异星,未来的局势在他眼中也模糊起来,是祸是福兮就连他也算不透。

这天下恐怕要变了。

……

魔宫。

在那金碧辉煌的宫殿最高处坐着一名男子。

他的半张脸都被一张银色面具遮住,却依然遮挡不住他的风华。

这人不是纳兰云狂是谁。

而那高坐之下,密密麻麻跪着一群人。

“属下该死,请尊上恕罪!”

所有人低垂着头,重重的跪在地上,整齐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殿。

纳兰云狂唇角扯了扯,桃花眸深不见底,只是身上隐隐荤绕着微不可见的杀气。

“废物!由太子负责运送的那批武器竟然先一步让人给劫走!”

纳兰云狂的手掌摩擦着坐下玉石所打造的玉椅的扶手,音色一寸寸变冷。

下面的人微颤,谁都明白这是暴风雨的前奏。

众人抿抿唇,迅速赶走心中的惧意。

他们是杀手,有着杀手的素质。是杀手,便不能有害怕二字。

众人拳头紧了紧,想到那先一步劫走武器的人,他们手中的拳头都快要捏碎。

“可有查出!是谁敢抢我魔宫的卖买?”纳兰云狂神色阴鹜,危险的气息让所有人呼吸紧促。

“属下……不知!”

说完这句话,众人又是一颤。

他们被人先一步劫走了武器也就罢了,可他们居然连那一伙人的身份都查不出来……

四字刚落地,纳兰云狂手掌朝座下一拍。

霎时,玉石所打造的玉椅顿时碎成了粉末。

纳兰云狂嘴角勾起一抹血腥的弧度,他整个人站起来,高大的身影立与所有人之上,他摆摆手。

不带丝毫感情的说道:“是我动手,还是自己动手?”

底下众人一听,没有任何犹豫,所有人拿出随身携带的兵刃朝脖子抹去。

片刻。

大殿上已经横七竖八淌满了尸体。

冷冷的看着没有生命的尸体,纳兰云狂摆摆手,冷声说道:“收拾干净。”

他身侧的冷面少年颚首,面无表情的命人前来收拾干净宫殿里的尸体。

这么多年来,冷面少年早已习惯纳兰云狂的无情和血腥。

见纳兰云狂已经离去,冷面少年紧随其后。

房间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账上遍绣洒珠引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整个房间,朝里看去,两抹隐隐约约的人影出现在帘幕里。

纳兰云狂卧在软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敲打在桌上,前一阵子他才接了这一把劫了太子负责押送武器的卖买。

竟然该有人抢他魔宫的卖买,而他魔宫竟然查不出那伙人的身份,这就有趣了。

他一直都怀疑楚澈不简单,甚至怀疑这次是楚澈的手笔,可任他查了多年,也没有查出任何蛛丝马迹。

他天生敏锐的直觉却告诉他,楚澈绝对不简单!

他脑袋微转,脑海中想到了夙不悔那张小脸,他冷冷一笑,那小东西可不要辜负了他的期望。

“尊上,您为何要用上夙不悔这颗废棋?”

冷面少年满脸恭敬的对着侧躺在软塌上闭目养神的纳兰云狂问道。纳兰云狂缓缓睁开眼眸,一双桃花眸勾了勾,摄人心魂。

面具下的薄唇微微蠕动,“废棋?”

脑海中蓦地浮现出夙不悔那张冷漠的面孔,纳兰云狂唇角一勾,眸中充满了兴趣之色。

废棋么?不见得。

听到纳兰云狂耐人寻味的二字,冷面少年微楞,没有温度的唇瓣抿了抿,沉吟片刻,道:“属下曾暗中去地牢看过夙不悔,无论怎么训练也没有一点成效,属下给她总结了两个词。”

冷面少年顿了顿,迟疑片刻,思考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听到冷面少年给夙不悔总结了两个词,纳兰云狂唇角一挑,绕有兴致,他敛敛眸子,示意冷面少年继续说下去。

冷面少年眸色微凛,嘴里不屑的吐出四字,“蝼蚁,老鼠。”

四字总结顿时让纳兰云狂笑出声来。

偌大的房间回荡着他邪魅妖异的笑声。

“蝼蚁……老鼠……有趣!”纳兰云狂眯了眯眼,喃喃的说道。

如蝼蚁弱小,两手指就能捏死。

如老鼠胆小,风吹草动就能吓坏。

这两个词语果然有趣的紧。

纳兰云狂唇角勾了勾,那女人可不是老鼠了呢……

一只胆小的小老鼠又怎么会见到他也没有丝毫惧色?

一只胆小的小老鼠又怎么敢在生死面前也没有丝毫胆怯退却?

“倒是形象……不过,现在还得再多加一个词。”

冷面少年一愣,抬头。

“丑女。”

他眸子微动睥着冷面少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轻轻的敲打在楠木塌上,薄唇张了张,意味深长的说道:“有时间你再去看看你口中的蝼蚁。”

冷面少年怔了怔,不解的挠挠头。沉吟片刻,恭敬的点了点头,“是。”

他明白,纳兰云狂从不会说无用之话做无用之事。

纳兰云狂手指微动,想到这几日传来的消息,嘴角一挑,“那小东西现在倒是风光,也亏得清定那臭和尚的话被人敬若神语。”

听到纳兰云狂喊清定大师臭和尚,冷面少年额头冷汗一冒,清定大师可是大陆上所有人心目中的神,若是让其他人听到纳兰云狂如此称呼清定大师,不得……

“楚皇那老头儿听了清定和尚一言便信了夙老头捏造的传言将小东西赐婚给了楚王,虽然一切在本尊的计划之内,可这时候本尊还真是有点舍不得那小东西了呢?”

纳兰云狂可不信什么浴火重生,他本就对清定这个和尚没有半分好感,在他眼中清定就是一个神棍。

冷面少年有些惊讶,他呐呐的喊道:“尊上……”

他话音还未落地,纳兰云狂悠悠的话音再度传来。

“再者,本座又何时说过那小东西是本座棋局里的一颗棋子?”

纳兰云狂的话锋陡然一转,惊的冷面少年心中一颤。

冷面少年分明从那悠然的话音中听到丝丝冷厉。

一抹冷汗滑过额角,冷面少年一脸死色,“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属下知罪!不该妄图揣摩尊上的心思,请尊上处罚!”

尊上最是不喜任何人猜测他的心思,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衣衫尽被冷汗湿透,冷面少年知他犯了尊上的大忌,一脸视死如归。

绕是冷面少年自小就跟在纳兰云狂身边,却始终不了解纳兰云狂的心思。

见冷面少年如此,纳兰云狂闭眸,微不可见的摇摇头,“你跟本座多少年了?”

他的声音有些飘渺,冷面少年的心却是紧了紧。

冷面少年思绪渐渐飘远,犹记得他第一次见尊上是十二年前。

那年他三岁,被父亲的仇人追杀。

在他生死垂危的时刻,是满身鲜血的尊上救了他。

那时的尊上年龄那么小,甚至满身伤痕,却是那么的不可一世。

冷面少年收回思绪,冰冷的眼眸微动,那里面的冰似乎融了融,他低下头,似是感叹的说道:“十二年了。”

竟然已经有了十二年了,那么那么久了。

纳兰云狂闭着的眸子没有睁开,他侧躺在软塌上再没有动一下,也没有再回应冷面少年。

偌大的房间陷入了一片沉寂。

安静的可怕。

半响,纳兰云狂缓缓叹息,“你退下吧,下次莫要再犯。”

闻言,冷面少年心中微喜,没有想到他犯了尊上的大忌不但没死更是没受任何惩罚。

他连连应声,朝房间退去。

在临门之际,冷面少年转过头去又看了一眼纳兰云狂。

然,只看到纳兰云狂侧躺在软塌上的背影。

冷面少年竟从那背影中看到一丝丝孤寂。

他摇摇头,觉得自己定然是看错了,尊上这个站在高点的人怎会孤寂?

片刻。

朝房间里看去,纳兰云狂形影只单。

他手指的骨头捏的咯咯作响,他轻轻的击掌,一道妖娆的身影凭空出现,来人一步一步妖娆的走到纳兰云狂的身边。

纳兰云狂眼神微闪,长臂一览把来人搂入怀中。

“怎么?在那老头身边呆腻歪了?”纳兰云狂捏住她的下颚,好笑道。

来人一听,眸子微眨,“瞧主子这话,奴生是主子的人,死是主子的鬼。”

她纤细的手指伸出来,只见手指上一只肥硕的大白虫子在蠕动,她妖娆的笑了笑,“他让奴来找主子,唔……将这失魂蛊下到主子的身上。”

说罢,她手指一晃,那大白虫子竟然没入她的身体里。

她双手搂住纳兰云狂的脖颈,媚眼如丝。

纳兰云狂瞬间神色阴鹜,眸中暴风雨袭来。

顾名思义,失魂蛊,会失去自己魂魄的意识,从而听从下蛊之人的差遣。

他没想到,那人对他竟然这么狠的心!

他的脸上恨意冲天,扭曲不已。

那死老头,该死!

“把夙不悔的消息透漏给他!”他咬了一口碎牙,森森然道。

他似乎想到了那人以后的痛苦之色,他残暴的笑出声来。

纳兰云狂摸了摸女子的头,好似摸宠物一般,他敛下所有情绪,只是那双桃花眸里折射出的危险越来越多。

“你暂时无需回那老头儿身边,本尊还有事让你做。”

言罢,他含住女子红润的唇。

房间一片静默,只有女子时不时的传来的嘤咛声。

……京城里沸腾了。

那相国府的草包三小姐竟然是天降凤星!

没有一个人不相信,就算这个天降凤星是所有人眼中的草包。只因为,那是他们的神清定大师所言!

楚皇更是大手一挥,利落的下了圣旨将相国府三小姐赐婚给了楚王。

这一举,无疑彻底激怒了所有皇子。

太子府。

奢华的房间里,碎了一地的东西。

房间里能摔的东西被太子暴躁的通通摔碎了,他的脸色乌云似得黑,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凭什么!

他千设计万设计才退了和夙不悔的婚约,偏偏夙不悔没死。

夙不悔没死也就罢了,竟然是天降凤星!

可恶,明明原本是他的未婚妻,父皇也没有顾忌到这一点,竟然直接把夙不悔赐婚给了楚澈那个病秧子。

明明他才是楚皇的儿子!凭什么好处都是给了楚澈!

他想吃掉相国府这块肥肉很久了,奈何曾经的夙不悔废物一个,在相国府更是没有地位,可这婚礼他却退不得。

他暗中密谋,这才好不容易退了和夙不悔的婚礼,与夙莫暗通款曲。

向楚皇请旨娶夙莫被拒也罢了,将相国府这块肥肉给了楚澈也罢了。

可夙不悔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她是凤星!

凤星代表着什么?没有人不清楚。

得凤星者得天下。

他是太子,他是整个楚国未来的皇,凭什么最好的都是给楚澈,而不是给他。

他眯了眯眼,阴鹜的眉眼满是阴森,他甚至开始怀疑楚皇是不是要将皇位传给楚澈这个外人。

想到夙不悔,想到她曾经对他的痴迷,太子的神色好了几分。

他相信,他只要勾勾手指,夙不悔定然对他鞍前马后。

……

此时的夙不悔可不知道太子的想法。

她要是知道了太子的想法,定然会毫不留情狠狠的嘲讽太子自作多情。

她是凤星的消息已经传遍,她在相国府瞬间有了地位,就连夙莫也安分了许多。

夙不悔没有时间再收拾夙莫,对夙莫的想法也不感兴趣,她的时间很紧迫,她要做的事很多,或者说她压根没把夙莫放在眼里。

夙不悔直接躲过了大夫人派来守着她的家奴的视线,离开了相国府。

直接朝祥云军的训练营走了去。

祥云军的训练营坐落在属于相国府名下的一座矿山上,山势很是陡峭,平时相国府也没有人愿意来这里。

对于夙不悔来说,她是丛林里的王,爬上山没有任何难度,她犹如猎豹般快速的爬上矿山的山顶。

与矿山山腰的冷清不一样,山顶人声沸腾,一座一座的军帐立在山顶之上。

祥云军敏锐的发现了夙不悔这个不速之客,提起手中大刀,厉声喝道:“什么人!”

他们的敏锐让夙不悔很满意,这样才勉强够格做她的属下。

看清夙不悔那独一无二满脸疤痕交错的模样时,一些见过她的兵士们愣了愣,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相国府的夙三小姐。

他们有些疑惑的挠挠头,这座矿山山势陡峭,其中更是有许多豺狼虎豹,不知道一个娇滴滴的小姐是怎么上的了山的?

“赶紧的放下刀!这是三小姐!”认出夙不悔的士兵忙忙朝没见过夙不悔的士兵喊道。

没见过夙不悔的士兵有些狐疑,看着她浑身上下一股冷然的气息,和记忆中的三小姐有一些不一样啊……

心中虽是有着疑问,但手中的大刀倒是放下了。

这时士兵们让出一条大道来,沈毅从那条大道走了出来,他上身赤裸着,浑身大汗淋漓,裤子都湿透了。

沈毅双犀利的眸子看到夙不悔的目光时愣了愣,她居然直直的盯着他……

沈毅神色一变,可是瞧见她那云淡风轻又带着冷漠的神情,沈毅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大题小做。

沈毅眉轻轻一挑,颇有些意外。

他从未见过一个女子会如此冷漠不带一丝色彩的盯着……一个男子……

他见过娇羞的。

他见过慌张的。

却独独没有见过这样的。

“三小姐怎么来了?”沈毅接过士兵递来的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

他的动作很随意,要是放在以前他哪能在一个女子面前随意的赤裸着上半身和擦汗,可夙不悔云淡风轻的存在却让他觉得宽心。

这便是福伯跪了三天三夜求他寻找的女子,果然有些特别。

他想起关于她的传闻,眼神微闪,她的传闻楚国哪个人不知?

琴棋书画样样不通,性格懦弱胆小,样貌丑陋的事楚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瞧着眼前的女子,琴棋书画她是不是样样不通他不知道。

只是她背光而来,莫名的让沈毅心口狠狠一震,她的身上一股强烈不容人忽视的气息那般霸道那般刺骨……

就好像一个潜伏的王者,在暗处等待给敌人致命一击。

性格懦弱胆小么?他是一点没看出来!

“我?当然是来收服你们!”夙不悔唇角一挑,张狂至极!

她张狂的话让祥云军不敢置信,甚至让他们感到震惊。

他们想要嘲讽夙不悔不自量力,只是对上那双眼眸,却让他们久久不敢出声,那双凤眼,里面没有半分柔软和退意,而是一汪让人心悸的深渊莫测,狂妄冰冷,带着不知名的危险。

静默。

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的安静。

夙不悔没有耐心再和他们无意义的对视下去,她向前几步,拍了拍沈毅的肩膀,“让我看看你们的能力是否对得起你们的威名!”

夙不悔拍着比她高出不少的沈毅肩膀的动作,看起来不免有些滑稽。

可她那一身冷傲幽妄到了极致的气息却又让他们觉得理所当然。

忽的,沈毅笑出了声,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矮他几个头的夙不悔。

“三小姐,你很有勇气。”他笑的开怀,却又带着孤寂。

自从夙家老祖宗去世后,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无主了,他们身为军人,却可笑的被囚在京城连战场都没有上过。

他们也想为主子冲锋陷阵,可是这夙府上下又有哪个人有资格让他们值得卖命!

他想嘲讽夙不悔狂妄,嘲笑她无知,嘲笑她不自量力。

可她眉眼间的自信,那掩不住的冷傲,却又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信服

动漫关键词:爱爱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