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刘梅那诱人的呻吟从房间中传来,高潮又爽又黄又无遮挡

2022-03-28 15:43:4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他身后的妻妾和子女看到相国大人怒了,原本的震惊转换为幸灾乐祸,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夙不悔受到惩罚。“三妹妹,你太过分了……三月前若不是你自己离家出走,父亲

他身后的妻妾和子女看到相国大人怒了,原本的震惊转换为幸灾乐祸,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夙不悔受到惩罚。

“三妹妹,你太过分了……三月前若不是你自己离家出走,父亲怎么会在盛怒之下宣布了你的死讯……”夙莫上前一步,正义凛然的教育着夙不悔,只是她眼底的幸灾乐祸却是叫夙不悔看的清清楚楚。

敏感的捕捉到孽障二字,夙不悔嘴角的弧度更冷,眸中划过不屑。

她冷冷扫了一眼夙莫,伸手摘下头上戴着的兜帽,一张疤痕交错的小脸暴漏在所有人的面前,胆子小的人被吓的尖叫起来。

她冷冷瞥了一眼夙莫,唇瓣微启:“我离家出走?相国大人还真是个好父亲,连自己的女儿是被人掳走还是离家出走的都不知道。”

不少人都捂住双眼,不敢看夙不悔那张可怕的脸。

相国府有身份的人都知道夙不悔并非如传闻中那样,但却怎么没有想到回归的夙不悔会变成这般模样……多看一眼都会做噩梦。

相国大人倒吸了一口气,听到夙不悔的讽刺刚想发怒然看到夙不悔那张脸却是怎么也张不了口。

看到那张疤痕交错的小脸,相国大人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张绝美温婉的脸蛋,他苦涩一笑,那样美丽的她若是知道她的女儿脸蛋疤痕交错不知会是何种情绪?

他之所以宣布夙不悔的死讯是因为……

想到原因,相国大人有些黯然,看向夙不悔眼神中多了一抹痛色。

脑海中的那抹倩影让相国大人痴恋不已,他有些无力的摆摆手,对夙不悔的厌恶也黯了几分。

“这件事既然已经过去就莫要多说,本相自有办法让你重回所有人的视线。”相国大人心情低落,呐呐的做出一点退步。

相国大人的退步,让在场的人都心头一跳,何时见过相国大人退步?原来幸灾乐祸看好戏的心情有些难堪。

一直站在相国大人身后的大夫人一双精明的眼睛闪过精光,她看向夙不悔的眼神意味深长,她缓缓上前一步,挽上相国大人的胳膊,安抚着情绪低落相国大人。

她浅然一笑,媚眼蛊惑,关心的看向夙不悔,斟酌道:“夫君,悔儿如今年龄也不小了,正好皇上将我们府上的小姐赐婚给楚王,楚王虽是体弱,但那身份倒也配得上悔儿。加之悔儿这次回府,容貌受损严重,怕也是找不到好归宿,将悔儿赐给楚王岂不正好?倒也不算亏待了她。”

大夫人眼眸微转,字字把握的尺度正好。

一听大夫人这么一说,夙莫神色一喜。

大夫人字字珠玑,相国大人一直不愿将自己优秀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嫁给楚王糟蹋,楚王可是个活不过二十的病秧子,他优秀的大女儿和二女儿该有更高的价值。

发展的路线完全按照夙不悔的心中所想而走,楚王,她要定了。

相国大人久久没有搭话,深陷在低落的情绪里,良久才沉声道:“容后再议。”

话音一落,相国大人也不理会众人就拂袖离去。

“诶……老爷……”

见相国大人没有同意就走了,大夫人脸色难看,惊呼出声就要跟上去。

迈了几步,大夫人又转过头来,眸子满是精光的望着夙不悔,她媚着声音笑道:“悔儿,大娘会派人保护你的安危,定然不会让贼人再将你掳去。”

说完大夫人带着子女和一众妾室朝相国大人追去。

瞧着一众妻妾和少爷小姐风风火火的离去,夙不悔的眼睛微眯,对大夫人的心思早已通透,分明是想要监视她,说的倒是好听。

保护?

就凭大夫人派来的小虾米有资格保护她?

夙不悔丝毫不介意大夫人派人来监视她,她还没把那些小虾米放在心上。

“老爷竟然没有责罚那小废物……”

“哎呀,老爷的心思可不是我们这些下人猜的。要我说,这废物回来了可是好事,好久没教训那废物了,手头还真有些痒。”

“谁说不是呢……就是那脸也太吓人了,碍了大小姐的眼,大小姐不得打死她……”

周围传来奴才们的窃窃私语声,被议论的主角夙不悔神色淡然无波。

她慵懒的倚在门柱上淡淡扫了几眼一众还没有离去奴才,打量着他们,有几张奴才的脸和原主记忆中常常殴打她的奴才的脸重叠在一起。

夙不悔双眼结冰,眸底寒星四溅。

属于原主的债,她都会一一讨回来。

她动了,速度惊人,犹如一道在白天炸开的光。一只带着鞭痕的小手恍若收割人命的机器,明明是那般软若无骨的小手所经之处都会传来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

不消片刻,曾经常常欺负的原主的奴才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那……几个没有了呼吸的奴才皆是被夙不悔一手扭断脖子。

而……那些奴才都呈现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眼睛都狠狠的瞪着死不瞑目。

她们到死都不知道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啊……”

曾经没有欺负过原主的奴才们反应过来失声的叫出来,满眼惊恐的盯着拿出手绢擦拭小手的夙不悔。

她们颤颤巍巍踉跄几步,害怕的颤抖起来她们不敢抬头再看一眼夙不悔,生怕下一瞬间夙不悔不高兴了就会……

一众奴才低垂着头跪在地上,连夙不悔是何时走的都不知道,再提起胆子抬头时眼前哪里还有夙不悔的影子。

所有人皆是心头一松,冷汗直冒,好似劫后余生。

太可怕了……

原本对夙不悔的鄙视在这一刻全部换成畏惧。满满的畏惧和不可置信。

也亏得夙不悔那一日狠厉的出手,这几日夙不悔过的十分的安生,再也没有奴才像曾经那样时不时来欺辱她解气。

这一日,艳阳高照。

破落的小院子里一颗枯树上倚着一人,阳光调皮的在夙不悔的脸上跳动,照耀的她那张疤痕加错的脸更是渗人。

整个人不雅观的躺在分叉树干上,一片阳光沐浴着她全身,看起来慵懒至极。

若是忽略那张可怖的脸,也是一翻美景。

院子静谧,阳光尚好。

直到一道厉喝声打破这片静谧。

“夙不悔!”

不见其人声音先到,随即破烂的院门被推开。

夙莫进来,一眼便看到树上的夙不悔。

纤瘦的身子,简单的衣裙,一头青丝垂在空中,阳光透过树叶笼罩在她身上,这本是一副自然美好的画面,可再一看那张脸,什么美都不见了。

夙莫盯着她脸上纵横交错的疤痕,她心中不禁冷笑。

以前她最看不过的就是夙不悔的脸。明明是个懦弱的废物,却硬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这下倒好,夙不悔虽然活着回来,但这脸,却毁的不能再毁了……

这个废物毁容,整个都城都传遍了。现在大家不再叫她废物,而是叫丑女了。

夙莫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废物和丑女。

真是绝配!

又在京城里出名了一次,也不枉夙不悔活着回来。

不过,别以为毁了容就万事大吉。

夙不悔就算死,也得死在她夙莫脚底下!

夙莫越想,脸上笑意便越浓。

只是这笑,在烈日阳阳下却略显阴森。怎么看怎么刺眼难看。

夙莫这一身绯衣手执长鞭进入夙不悔的视线,看到那长鞭夙不悔眼睛下意识的一眯,伸出手低头细细打量着手上的鞭痕。

她的身体也满满是鞭痕,都是夙莫和她穿越而来第一眼见到的那二人的杰作。

夙不悔敛眸,如墨的眸入鹰盯着夙莫手中的长鞭。

记忆中,夙莫的义父是当朝大将军,夙莫自是习得一身武艺,仗着这一身武艺,夙莫心情一旦不好就来抽打原主解气。

夙莫这一次来,大抵又是来抽打这具身体解气的。

夙不悔眼角凝结上一层冰霜,既然夙莫敢来,她就敢让夙莫有去无回……

“哟,小废人,你今天怎么爬上树了?谁给你的梯子?”夙莫笑容极深,第一次走进这个院子能那么温柔说话,只是这话语,却刻薄的很。

夙不悔看着她,神色平静,没有说话。

夙莫却不生气,又是一笑,“你怎么不说话啊?跟本小姐说说,这半个月你去哪了?我们相府虽然没你什么地位,但好歹不会毁你的脸啊。”

夙莫轻抚了抚自己的脸,故作可惜,“你看,你这一出去,连唯一能看的脸都毁了,多吃亏啊……现在外面都叫你丑八怪,真是丢了我们夙府的脸……”

“就是不知道,你这脸……以后谁还敢娶你。哦不对!你这出去了三个月,脸都毁了,身子……估计也不干净了吧!呵呵呵……”

银铃般的笑声回荡整个院子,蕴含的却是放肆的嘲笑与贬低。

夙不悔冷冷的看着夙莫。

那样冰冷的眼神却让沉浸在思绪中笑的开怀的夙莫心头咯噔一跳。

那么直辣的无视与冷漠,让向来得宠说一不二的夙莫有些愤怒有些难堪。

怎么回事?

往日夙不悔见了她都是害怕和慌乱不已,今日神色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看着她的样子,就像是在看小丑做戏……

夙莫心底的怒火越来越深,忽的想起昨日她回府时的嚣张。

夙莫脸色一沉,对上夙不悔的目光,直接恼羞成怒,“丑八怪!几月不见,你倒是胆子变大了!谁给你的狗胆这样盯着本小姐!还不快从树上滚下来给本小姐舔鞋……”

撇开心头那一瞬间的不安,夙莫只当夙不悔是在装腔作势。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夙莫从来都没把夙不悔放在心上,对夙莫而言,夙不悔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就算夙不悔狗急跳墙回击,夙莫也觉不足为惧。

夙莫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在她眼中夙不悔无论如何也敌不过武艺傍身的她。

显然夙莫还不知道前几日夙不悔对府中奴才痛下杀手的事。

夙不悔眯了眯眼,眼中划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你算哪根葱?”

清冷的声音回荡空中,却如地雷在夙莫耳中炸开。

夙莫本就心情烦躁脸色阴沉,这下子脸色更是难看了,二话不说,直接甩鞭,“你个废物也够资格说这句话?看来是许久没吃本小姐的鞭子,皮痒了!”

夙莫手中的鞭子一甩,鞭身带着一股厉风朝夙不悔而来。

那力道仿佛要置人于死地。

夙不悔眸光一沉。

若此时站在这的是原来的夙不悔,这一鞭,怕就会要了她的小命!

这哪是姐妹亲人,明明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眼眸一挑,寒星四溅,夙不悔眸光锁定那如闪电般的鞭身,手腕一翻,以不可思议的动作捏住那朝她而来的鞭子。

“铮……”

软鞭瞬间绷直。

夙莫一愣,不敢置信。

怎么会……

要知道她那一鞭可是使了七分的力气,一般人都接不住。

这废物怎么可能挡住她的鞭子?

二人一上一下,一人握鞭头,一人执鞭尾。绷直的鞭子将夙莫僵在原地。

夙莫不相信,咬牙,手上一紧,欲把鞭子夺回来。

这一下,她用了十分的力气。

然而,那鞭子却一动不动,好似固定在那。

夙莫脸都憋红了。

这边,夙不悔一脸轻松,一手捏着鞭尾,另一只手缓缓拂了拂衣服的皱褶,轻轻的从枯树上跳下来。

她抬眸,看着夙莫。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唇角一勾,眸光一冷,捏着鞭身的小手凝聚力道从夙莫手中夺过鞭子,手腕一转。

夙莫大惊失色。尚未反应过来。

一条暗影迎面扑来。

啪!啊!”挨了一鞭的夙莫惨叫出声。

她压根没想到这平素胆小懦弱的夙不悔会抢了她的鞭子,甚至……甚至趁她愣神之际打她!

心中的屈辱如潮水般涌来,她气的浑身发抖,一声怒吼,“贱人!我要杀了你!”

滔天的怒火让夙莫完全忽视了夙不悔的不同,她只当夙不悔打到她是因为她愣神。

手心催动内力就朝夙不悔身上招呼去,察觉到夙莫手心的波动,夙不悔眉毛微动,将垂落下来的发丝别到脑后,睥了一眼夙莫,执起长鞭快很准的朝夙莫手心挥去。

又是一声“啪”。

长鞭直直抽中夙莫的掌心。

夙莫手心的内力被尽数打散。

冷笑飘荡空中,如地狱传来,“我准你这么嚣张了吗?”

夙莫已经傻了。

她的内力,居然被对面的人一招破掉……

这一刻,她终于察觉到夙不悔的不同。

那危险的声音,那骇人的气息,竟都让她心神俱震。

怎么会这样……

夙莫反应不过来。

夙不悔却不会给她仔细思考的时间。

话音堪堪落地,随之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鞭影,好似织成了一张大网,直直朝着夙莫的脑袋笼下,让她避无可避。

这一刻,夙不悔的小院惨叫声连连。

痛意阵阵袭来,夙莫脸色越来越苍白,最终受不住这疼痛晕了过去。

昏迷前却好似听到夙不悔的声音,如梦如幻。

“今天不过是开始,不自量力!”

夙不悔站在昏迷的夙莫身前,唇角紧抿尽是冰冷。

她把握的力道很好,夙莫身上看不出一丁点伤痕和血迹,表面上绝对看不到夙莫受了伤。

她扔下手中的鞭子,不知从哪掏出一方手帕,轻拭手心。

看着昏倒的夙莫,她嘴角僵硬微勾,笑意却不达眼底。

踩过她的人,她总会依依踩回去的。

来日方长……

原本她是打算直接弄死夙莫的,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就这么要夙莫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夙莫了,以前夙不悔吃过多少苦头,以后,她便会让夙莫吃多少苦头。

不来惹她她便原物奉还。

可若夙莫还不长眼,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夙不悔转身回到内屋。

站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倒影出来的脸孔,夙不悔缓缓伸手,抚上那一道道疤痕。

她不屑。

丑八怪?

那就继续丑下去吧。

用这张脸转走别人的注意,总好过他们直盯着自己好。

她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也是个热爱生命的人。

现在的她,虽比起刚穿过来时的手无缚鸡之力要强,但对付对付夙莫这种三脚猫还可以,若碰上高手……比如那个掳走她的面具男人,比如那个赤眸男人,她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当务之急的她是修养身体,把以前的那些手段一点点捡回来。

而这张脸……对她来说,她丝毫不在意。

转身,躺回床上,看似闭目养神,实则却在冥想练功。

不知过了多久,沉浸在冥想中的夙不悔忽然听到院外福伯惊吓的声音,她豁然睁开双眼。

却见福伯急忙跑进屋子,“小姐你没事吧!怎么大小姐晕倒在了院子里?难道是那掳走小姐的贼人又来了?”

夙不悔怔了怔,冷眸微眯,她摆摆手,“我没事,叫守在院门外的家丁将夙莫抬走。”

那冷静的声音福伯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他错愕的看着夙不悔,收回心思,来来回回看了夙不悔确定她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这才呐呐的退下听从夙不悔的吩咐。

被福伯招呼进来院子里的家丁一拥而入。

家丁们看到院落里躺着一名昏迷的女子时皆是一愣,待看清那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夙莫时,所有家丁脸色大变,“是……是大小姐?”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置信。

所有相国府奴才都知道每次大小姐前来三小姐的院子,三小姐必定会被大小姐给抽打的满身伤痕。

所以……他们在院门外听到惨叫声才没有动作,只以为惨叫的是夙不悔。

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进来竟看到夙莫昏倒在地上。

只是,奇怪的是,夙莫除了脸色有些苍白,身上并没有伤痕,连衣服都完整无缺。

“快,快!去把大小姐的丫鬟找来让她们大小姐带回阁楼,并禀告大夫人!”

夙莫是夙府的天之骄女,相爷和夫人捧在手心的宝贝,若是出点什么事,他们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其中一人在院落里扫了几眼都没见着夙不悔的身影,眼珠子转了一下,看向福伯:“福伯,大小姐怎么会晕倒在这里……不知三小姐在哪里?”

福伯心头咯噔一声,就知道这群人肯定会找个代罪羊。

更何况,夙莫昏倒在夙不悔的院子里,哪怕夙不悔再无辜,怕是也会被牵扯进来。

“老奴也不知道,刚来我就见着大小姐昏迷在院子里,小姐在里屋里呢,看着很是神伤,我猜测可能是以前掳走小姐的那贼子又出现了……”

家丁们闻言也是一怔,脸色有些难看。

他们被大夫人派到监视夙不悔,若真是有贼人进来,他们居然没有察觉。

被大夫人知道,岂不是得归罪他们没有能力,他们肯定完蛋。

说曹操曹操就到,大夫人怒气冲冲从院门走了进来。

她冷冷看了几个家奴一眼,想到夙莫那苍白的脸色她就一阵心疼,厉喝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夫人面色难看,她在夙莫身上也没找到伤痕,可夙莫那苍白的脸色骗不了人。

这群狗奴才,连夙莫在他们面前有危险都没能保护得了,她可轻饶不了这群奴才。

看到大夫人那风雨欲来的神色,家奴们脸色微变,心中叫苦。

那眼珠子转的直溜的家奴上前一步,讨好而恭敬:“夫人,大小姐肯定是中了三小姐的奸计才会受害的!”

剩下的家奴闻言,双眼一亮,忙是附和。

一股脑的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夙不悔的身上。

“你……你们……善良的小姐怎么可能会伤害大小姐?更何况,大小姐有武功,小姐根本手无缚鸡之力!”福伯一听,直气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他愤怒的指着那几个家奴,“明明是之前掳走了小姐的那贼子又出现了!”

,脚软的迈不动步子。

瞧着一众奴才害怕的样子,夙不悔唇角冷冷一挑,她最喜别人用这种畏惧的神色看着她。

“奴才就要守奴才的本分。”她冷冷一笑,芊芊手指指向死不瞑目的那几具尸体,冷声道:“否则,那就是下场。”

那冰寒的声音让在场的奴才心口一凉,那冰冷的眼神更是刺的她们心头狂跳。

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胆小懦弱的三小姐怎么会有这般可怕的眼神,更不愿意相信曾经遭人欺辱的三小姐会这般狠厉。

她们眼尖的发现死去的那几人是常常欺负三小姐的人,心中不免庆幸当初她们没有去欺负三小姐,不然今日她们也会成为地上一具冰冷的尸体。

“是……是……奴才们明白。”察觉到夙不悔越来越冷的神色,存活着的奴才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下哆哆嗦嗦结结巴巴的应道。

动漫关键词:刘梅那诱人的呻吟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