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护士奶头又白又大又好模*双飞人妻和她闺蜜完整短

2022-03-28 15:35:2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男女力量本来就有悬殊,加之骆牧离经常健身,臂力惊人。她张了张嘴,犹豫了许久,最终放弃了呼救。如果可以,她希望忘记和骆牧离在那种情况下发生的关系,更不想这仅有的一次被人发现。

男女力量本来就有悬殊,加之骆牧离经常健身,臂力惊人。

她张了张嘴,犹豫了许久,最终放弃了呼救。

如果可以,她希望忘记和骆牧离在那种情况下发生的关系,更不想这仅有的一次被人发现。她一直默默爱恋的那个人,她都还没有看到。就算他们之间的鸿沟无法逾越,她就是没有办法熄灭那微弱的幻想。

“笃笃笃……”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骆牧离停止一切动作,英姿飒爽的长眉一蹙,不悦道:“谁?”

“离哥哥,是我,伯母让我送衣服给妹妹。”刘百媛声音浅浅柔柔,却带着宣圣旨般的理直气壮。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通了杜蔷薇,给了她这次表现的机会。

骆牧离随手松开要小希,一秒恢复到一贯的矜贵和疏离,就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将健硕的身躯抽离。

要小希长舒一口气,趁机跑进洗手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想要感谢刘百媛。

刘百媛一见门开了,跻身就想进去。

却被骆牧离制止:“我允许你进来了吗?”

“离哥哥,我知道我错了,刚才冒犯了妹妹,我这不是当作赔罪了。”说着,刘百媛还不忘晃动手上的衣服。

“衣服哪里来的?”骆牧离言语间不由凌厉了许多,深邃的目光掠过她手上的衣服。

的确是要小希的衣服,而且还是几年前她没有离开这个家的时候的衣服。不用问,刘百媛进过要小希的房间,骆牧离沉静的眸光中掠过几分不悦。若不是念及她哥,她一定将她丢出去。

刘百媛突然被问得莫名其妙,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讷讷道:“妹妹房间里取的。”

骆牧离勾唇不语,将房间的门让开。

骆牧离的眸光闪过一丝兴味,要小希五年前的衣服还能穿?光胸部就一定穿不下去了,他突然很期待看到要小希穿不上衣服而向他求救的模样。

刘百媛一见骆牧离肯放她进去,当下心里窃喜,对下一步拿下骆牧离有了进攻的目标。骆牧离的这个妹妹,在骆牧离面前说话一定好使,想要获取骆牧离的心,一定少不了她的美言。了解到了这一点,刘百媛连说话都带上讨好的谄媚:“妹妹,我可以进去帮你吗?”

骆牧离倚在门旁双臂抱肩,微扬的薄唇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刘百媛无意间一回头,看到了一瞬刘百媛向骆牧离投去委屈的眼神,可怜兮兮地挽住他的胳膊,企图撒娇:“离哥哥……”

骆牧离不动声色地避开她,面无表情的沉默着。

刘百媛吃了骆牧离的冷漠,只能暂时离开。

骆牧离看了一眼门口要小希的旧衣服,唇畔漾起一弯愉悦的弧度。慵懒地斜靠在墙上,静静地等待着……

从进到骆牧离房间的洗手间,要小希一直竖着耳朵留意外面的动静,衣服上面的那片污渍,让她看着十分难受,想要把它清除掉……

时间在流逝,飞不走的要小希,只能面对事实。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骆牧离敲的很响,他低沉的声音如诅咒般响起:“开门!”

感觉门外的骆牧离随时都会冲进来……

要小希反复深呼吸几次,才逐渐平稳了情绪。她先是慢慢地将门打开一条缝儿,紧接着将一只手伸了出去。“你把衣服给我就好。”

她是绝对不会允许他进来送衣服的,那样无疑是引狼入室。阴晴不定的骆牧离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出来,还是提防着为好。

骆牧离并没有做出令她尴尬的举动,而是沉默着将衣服放在要小希的手上。

很快,由近及远地响起了他的脚步声。

要小希紧紧地背靠着门,侧耳聆听着门外的动静。直到听不到那脚步声了以后,她才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才将穿在身上的粉色高领镂空T恤脱了下来,换上刘百媛拿过来的撞色长裙。

这几年身材的发育,让裙子一侧的拉链怎么都拉不上,要小希急出一头大汗,不得不选择放弃。

看着身上欢好过后留下的斑斑青淤,要小希忍不住一阵羞愤。早上出门前,她特意穿了这件能遮住这些羞耻的衣服,看来现在只能尽可能处理干净污渍了。

要小希环视四周,洗浴间里整洁而大气,没有可供她处理污渍的东西,她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那套……的牙刷上,看来要靠它了!

正当要小希刷的起劲儿的时候,耳边蓦然响起一个声音:“工具可还顺手?要不要帮忙?”

要小希听见那熟悉的声音,以及背后渐渐袭来的薄荷气息,手里握紧那支牙刷,想要藏到不被骆牧离看到的地方。

“我已经看见了。”骆牧离毫不避讳地盯着要小希……不放。突然一把握住要小希拿着牙刷的那只手,轻轻一个旋转,她娇小玲珑的身躯便被包裹在了他的怀里。他深邃的眸底聚起一簇簇火焰,不猛烈,但是足以燃烧起来。

要小希闻着那熟悉的气息,脑子一片空白。

“要不要刷刷这里?”幽魅低沉的声音像是被赋予了魔力,要小希的手任由骆牧离牵着,牙刷被放在了她衣服上那片污渍的位置。猛然而至的冰凉,让要小希浑身一哆嗦,迅速恢复意识。

她恼怒着挣脱骆牧离的怀抱,急忙用双手护在自己。

“又不是没见过。”骆牧离勾唇低语,声音里带着性感的暗哑。通过镜子看到要小希身上属于他的痕迹,满意地笑了。要小希抓起那件刚刚处理过的衣服,迅速地套在身上。

骆牧离欺身向前,他高大挺拔的身躯带着压迫的气势,让她不得不逐步向后退。

直到被他逼到角落里,骆牧离漂亮修长的手向要小希伸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要小希瑟缩了下身体并惊呼出声。

骆牧离居高临下睨着要小希的上衣,同时,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邪佞一笑,说:“衣服穿反了。”

要小希一低头,这才发现,刚才慌乱中将身上的衣服穿反了。要小希羞愤难当,脸也像煮熟的虾子,尬尴出声:“你出、出去!”

骆牧离眉眼紧了紧,收起笑意,然后走了出去。

要小希再出来的时候,胸前已然没有了那片乳白的牛奶渍,只留下一个湿湿的痕迹。神清气爽的昂首挺胸,刚才被撞破的尴尬也都不见了影踪。

骆牧离深邃的眸子不着痕迹地向洗浴间里扫了一眼,他的牙刷已经被塞回了牙杯。调回来的眸光,从头到脚细细地打量要小希,刻意在她胸前停留了许久。

要小希心虚的捂住他眸光停留的位置,挤出他的房门,抢先几步走在了前面。

在她的背后,骆牧离深邃的眸子闪过潋滟的光芒。

即使走的很快,她还是能感觉骆牧离到那浓稠的目光一直粘在她的身上。

她要尽快离开这里。

不管骆牧离出于什么心思带她回来,也不管自己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目的,神使鬼差的跟了来,这都不是她应该再回来的地方!

下楼梯的时候,要小希还是放慢了迟疑的脚步。

当年她离开的时候,正对着楼梯口的那套房子是骆牧渊的。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还会保持原来的样子吗?骆牧渊还住不住在哪里?

保持不远不近距离跟在她身后的骆牧离,眉头狠狠地蹙在了一起,眉眼紧了再紧。

要小希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恍惚凝望着……

曾经,她总是会找这样那样的理由,无意间路过骆牧渊的房门口,无非就是期望着能偶遇刚好出门的骆牧渊。可是每次,她等到的都是骆牧离的恶意捉弄和冷嘲热讽。

要小希心头涌上一阵苦涩。

“他早已经不住在这里了。”骆牧离的声音很沉,带着雨雪过后的重力。

要小希慌乱加快脚步,若不是身后的人出声,她还以为是又回到了曾经的那段日子,于是嘴硬道:“他住不住这里关我什么事情!”

她以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非常的在意。

骆牧离俊美的面孔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眸子中却闪出森森的寒意。

要小希和骆牧离刚走出他们所在的那栋别墅,杜蔷薇和刘百媛迎面走了过来。一见到要小希,刘百媛的笑意就藏都藏不住,仿佛她就是她通往骆牧离的捷径。“妹妹,我可以留你一个电话号码吗?”

“当然。”要小希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下骆牧离,点点的阳光从他头顶斜过,他纤长的睫毛投下一弧阴影,遮住了他的眸光,深邃的看不到一点表情。

刘百媛一见要小希答应了,赶紧拿出手机,认认真真记录了要小希报出来的一连串数字。

的笑意,仿若牡丹花开,让天地之间的花朵都是去颜色,让人移不开眼睛。一笑倾城,原来不光是指女人,骆牧离做到了,却一点也不违和,让他看起来更加的迷人。刘百媛想要记清楚那摄人心魂的一幕,再回首,骆牧离菲薄的唇瓣已经抿成一条线。

就像只是她的幻觉!

要小希没有让刘百媛进去,而是让她把衣服放在门口就行。

刘百媛虽然遗憾失去这样一个接近要小希的机会,但是,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小心翼翼地把衣服放下,并没有就此离开的意思。

“你可以走了。”骆牧离声音不带温度,冰冷的下逐客令。

动漫关键词:双飞人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