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是日日尝(H)|肉欲成欢|为什么啪完之后会有很多白带

2022-03-28 15:33:1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那么热情,是个正常男人就不会拒绝。”骆牧离狭长的眸底尽是慵懒之色,单手支着头,一派轻松闲适的看着要小希。并,毫不吝啬的将躯体上斑斑痕迹展露在要小希面前。要

“你那么热情,是个正常男人就不会拒绝。”骆牧离狭长的眸底尽是慵懒之色,单手支着头,一派轻松闲适的看着要小希。并,毫不吝啬的将躯体上斑斑痕迹展露在要小希面前。

要小希纯澈的眸子因为愤怒变的微红,怒不可遏道,“明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还……”

骆牧离的好心情顿时全无,英眉一蹙,削薄的唇抿成一条线。

要小希脑中越来越清醒,一定是那杯酒有问题!

“你恶不恶心?居然算计我!”

“我恶心?”骆牧离冷酷的捏紧要小希的下巴,阴冷反问,“一天到晚就想爬骆牧渊的床,你不恶心?”只要一想到她昨晚或许把他当成了另外一个男人,骆牧离就一阵烦躁。

“你……”要小希眸子中泛起晶闪闪的泪光,将脸别向一侧。同时也痛恨自己,有那么一刹那,她明知道是谁,可是还是沉沦了。

“男欢女爱再普通不过。”骆牧离冷情的说着,“你摆这副贞洁烈女的模样给谁看?”

“你!”要小希气结。

这才记起,骆牧离一直就是个混蛋,十多年来,欺负的她还少吗?

千万不能在他面前掉眼泪!

“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我也不认识你!”要小希故作强悍警告骆牧离。

“求之不得!”无情的话再一次从骆牧离的薄唇中溢出。

要小希的衬衣在昨晚那种情况下壮烈牺牲了,前前后后有好几条口子,她不得不穿了骆牧离的外套。

由于走的太急,险些栽倒在地上。恰好被放在旁边的椅子磕了腿,要小希心头涌起强烈的烦躁,一脚将它踹翻在地。

骆牧离看着躺在地上的椅子,英飒修长的眉不由一紧,随即薄唇勾起完美的弧度。

原来是只野性难驯的猫儿,这十多年在他面前将尖利的爪子藏的很好,害他差点就被骗了过去!

他优雅的起身,将一件件衣服穿好。不经意回头间,那抹嫣红映入眼帘。

骆牧离打领带的手突然一滞。

要小希刚出“傲雪娇”的大门,于诗敏从角落里扑了出来于诗敏知趣的噤声,绞尽脑汁,想着说什么合适。

“你有话说?”要小希注意到,只要于诗敏左手抠右手,一定是在为难下面的话该不该说。

于诗敏犹豫了许久,终于道:“像我们这样背着案底的人,找份工作特别不容易,不管遇到什么委屈,忍一忍就过了……”

要小希吃惊地看着她良久,更加的烦躁起来。

知道她一直忍气吞声,没想到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我们这种人怎么了?又不偷别人的,抢别人的!”要小希满满地窝了一肚子无名火。“我们也是凭自己的付出换取劳动报酬。”

“我……”于诗敏讶异要小希的暴怒,慌忙改口,“我错了,说了不该说的话……”

于诗敏越说声音越小,要小希最不能看她这种唯唯诺诺的模样,烦躁的扭头就走。

“你去那里呀?”于诗敏想象着李经理的脸得有多难看。“她让你一出来就去见他。”

“回家换衣服!”总不能这样子去公司?

“李经理问起你……我怎么说?”于诗敏看着要小希进了出租车,焦急喊道。

“随便。”要小希丢下俩字。

天沐国际。

唐一哲走进总裁豪华的办公室,就感觉到了森森的寒意,抻抻脖子,嬉皮笑脸道:“你不用感谢我。”

“欧洲那边的项目出了问题,身为公司合伙人,你不应该过去?”骆牧离面无表情,不接他的话。

“老五常驻那边,以他的办事能力,根本不需要我去。”唐一哲看着骆牧离不像在开玩笑,僵硬地笑着。

开玩笑,他刚勾搭上眼下最火的女明星陆路,要是这个时候去了欧洲,他和陆路的事岂不要泡汤了!

骆牧离凌厉的盯着唐一哲。

唐一哲干笑两声,道:“那个,三哥……我错了!”

“哦?”骆牧离飒爽一挑眉,“说来听听。”

“我不该给骆牧雪下药。”唐一哲规规矩矩的说完,马上又为自己辩解道:“这样的女人,四年前能跟男人说跑就跑,你玩就玩了,她也不损失什么!你全当为自己报仇雪耻了。”

唐一哲轻佻的口吻,让骆牧离不由心生不悦。想着床上的殷红,不免开始质疑,四年前的事情真的就如他看到的那样吗?

“你去调查下骆牧雪这四年去了那里。”骆牧离想了片刻又补充道,“现在她是要小希,十分钟之后,她现在的住址发我手机上!”

“十分钟?”唐一哲抗议地叫着。

“哦,是还有九分钟。”骆牧离纠正的同时看了一眼腕上的定制镶钻手表,耀眼而璀璨,就像他的主人一样。

“我现在就去!”唐一哲从善如流。早就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惹不起,真不该擅自为他安排,不感谢他的美意就算了,还惹的一身麻烦!

骆牧离满意地点点头。

唐一哲四年前就调查过这件事情,神奇般的一无所获,何况又过了四年,难度可想而知。尽管困难重重,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接了,总比被流放欧洲强。“三哥,你可以通过二哥,毕竟官方情报网更迅捷……”骆牧离修长漂亮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凭借头子的势力,不至于找个人都如大海捞针,中间一定出了问题。当年自家哥哥是真的羽翼未丰?还是压根不想他找到人?

谁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沆瀣一气!

骆牧离不是没有怀疑过,看来是时候回家一趟了。

唐一哲还没走出总裁办公室,就感觉身后卷起一阵风,骆牧离已经先他一步走出了办公室。

“哎、哎,你干什么去?”唐一哲冲着骆牧离的背影喊着。

回答他的只有脚步声。

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一意孤行的坏毛病?

要小希的父亲要雄死后,她跟着奶奶住进了伯伯要英家。要英为人还算平和,可惜在家不做主,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伯母温润香说了算。

她蹑手蹑脚摸进后门,就怕此时狼狈的模样被温润香看到,到时候还得害奶奶被数落。

要小希悄无声息地挪进房间,突兀地对上了正在她房间翻云覆雨的一对男女。

啊……

一声尖利的女声响起。

要小希本能的后退几步,大声尖叫的不是别人,正是要英家的二千金要小雅。

“要小希,你滚啊!”

懵然站在一旁的要小希,目光无意间扫到了床上的男人,虽然外貌长的偏阴柔,但是暴露在外面的肌肉还算结实紧致。

要小希趴到一边干呕起来。

“滚出去!”要小雅愤怒地丢过来一只高跟鞋。

要小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鞋跟砸中了身体,机械地朝门口走去。她边走脑子里跳出来骆牧离昨晚的模样……

相较之下,骆牧离的身材更胜一筹。

要小希不由被这种念头吓了一跳,赶紧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只听得要小雅暗哑的恐吓声音响起:“要小希,你在门口看着,让我爸妈看到你就死定了!”

要小希在门口站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样子,里面暧昧的声音才停歇。

听这种事情的墙根,还真不是要小希愿意,至于要小雅说的望风一事,她就更加不会放在心上。只是,她现在需要换衣服,又能到哪里去!

男人率先衣冠楚楚地走了出来,路过要小希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原来就是特么一快枪手!”要小希被他盯的有些不自然,小声嘀咕完了,仍旧觉得不解气,故意又加重语气强调,“真快!”

男人恼怒,一把扯过要小希的手腕。

“要小希,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看见,敢在我爸妈面前乱嚼舌头,小心我剥了你的皮,把你赶出去!”要小雅趾高气扬的趁机警告。

要小希甩开男人那只肮脏的手,不屑地说:“我还没有那样的恶趣味,专门盯着你们之间的那点破事。”

要小雅面颊上遗留着潮红,说话都带着微醺:“知道他是谁吗?竟然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担忧的握住要小希的手,问:“你怎么才出来?”

实际上,要小希和同事于诗敏一起来的,感觉事情反常,要小希就没有让她进去,而事实证明,要小希是对的。“傻子,别告诉我你在这里等了一夜!”

于诗敏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你没出来,我不放心就打电话给李经理,可是……”

于诗敏收起笑容,深深埋下头。

要小希不问也知道从扑克脸李经理嘴里也说不出好话来,他巴不得所有的员工不光要挡酒,陪睡就更好了。她搓了搓于诗敏凉透的手,说:“我们回去吧!”

“小希,你的脖子上……”于诗敏实在不忍直视那青紫累累的痕迹,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紧张地说,“你被人欺负了?”

被她这么一说,要小希才低头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这一看,她的眸光忽然黯淡了一下,然后睁着眼睛说瞎话:“磕的。”

动漫关键词:是日日尝(H)|肉欲成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