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师傅太大了第1章_ 邵湛、许盛做到哭

2022-03-28 15:32:0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拖着站了一天,疲累至极的身体,苏诺半躺在医生休息室的床上,给陆北霆发信息,他是自己来钱最快的发源地。“陆北霆,你在哪儿?我有点儿想你了!”陆北霆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凤

拖着站了一天,疲累至极的身体,苏诺半躺在医生休息室的床上,给陆北霆发信息,他是自己来钱最快的发源地。

“陆北霆,你在哪儿?我有点儿想你了!”

陆北霆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凤七等人,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看着手机上大大的笑脸,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带着宠溺的笑,低下头给苏诺回信息:“怎么?突然能吃了?不是……有了吧?”

凤七看了眼秦商一眼,秦商正一脸古怪的看着面前那个万年不变的扑克脸,竟然能露出这么暖昧的神情?

一脸不可思议的刚想说话,一向粗枝大叶心直口快的萧非墨,看了正一脸暖昧笑意的陆北霆,又看了眼正冲着秦商挤眉弄眼的凤七一眼,一脸不可思议:“咱陆少也能有这么骚年的表情,这天还没黑,你那个莫清寒不在这里,你骚给谁看啊,莫不是凤七想通了?”

陆逸辰与凤七同时脸色一黑,陆北霆看都不看的顺手抓着手边的鼠标,凤七刚是端着喝了一半的红酒杯,一同砸向了萧非墨。

萧非墨一跳躲过了鼠标,捞回来直接抛向陆北霆,陆北霆看也不看,一把接过来,又重新放回原处,萧非默倒是未能完全躲过凤七角度极度刁钻的红酒杯。

徒手捞过红酒杯,暗褐色的衬衫上还是被泼洒过来的红酒溅落了几滴,萧非墨也不管衣服上的酒,直接把杯子里余下的红酒一饮而尽。

凤七长的清透俊逸,在萧非墨的眼里却有些娘,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勤快的凤七有一次喝醉了酒,抱着比女人还美的陆北霆求宠爱,被陆北霆揍到三天下不了床。

这事儿被萧非墨提起一回笑一回,还不忘添油加醋的说一回,气得凤七听他提一次,就想揍他一次,无奈这家伙逃跑功夫一流,倒是没揍上几回,只是萧非默也捞不到什么好。

苏诺看着陆北霆回过来的信息,脸色抽痛的抖了几下,一年来,你也都没闲过,也没见有,现在怎么就会突然有了,就是现在有了,我也查不出来啊?

如果真有了倒是好了,至少自己可以再入手一百万,再想办法向他预支一些未来的钱,自己也不用违心的向他撒娇求钱了。

以自己对陆北霆的了解,他不见得能给钱,但是那些他送的首饰衣物,倒真是值个不少钱,不到万不得已,苏诺是不会动那些东西的。

“呵呵呵呵……有了?我也想啊!那还不得靠你的辛勤耕耘嘛?”

苏诺一脸愁绪的回过去,刚想放下手机睡一会儿,手机一震,苏诺拿起手机一看,原本和自己发信息几乎都是一遍过的陆北霆又回了过来。

孔雀妖:“怎么?你是怨我耕耘的不够辛勤?要不,咱们晚上接着耕?”

想起今天早上陆北霆那张玉面阎王般的俊脸,苏诺浑身打了个哆嗦,再想起前天夜里陆北霆世界末日般的疯狂,忍不住哆嗦的更利害了。

“呵呵……你忙,我就是这会儿想你了!我干活去了啊!”

孔雀妖:“你蒙谁呢,你有活干还能想起我来,床上躺着的吧?想我就过来皇朝,我让云特助在下面等你,快点儿!别让我等急了!”

陆北霆这边关了信息页面,直接给云千夜拨电话:“下边等着,一会儿,把那谁,给我带上来。”

云千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懵圈,那谁……是谁?

凤七秦商萧非墨听着陆北霆的吩咐,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约而同的开口:“那谁……是谁?”

陆北霆睥睨天下般瞅了他们一眼:“猜……”

三人一愣,这是那个死扑克的新表情包么?

萧非墨更是狂呕:“陆少?你转性了,真准备与凤七那个伪娘搞玻璃?”

陆北霆一言不发,直接把鼠标一把丢在萧非默头上,凤七更是一把纠住萧非墨的衣领,两人打成一团。

秦商一向稳重,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个人,又皱眉看向陆北霆:“就是刚才,那个让你一脸骚年的谁?”

两个原本打的不亦乐呼的人,闻言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准备洗耳偷听,却不料陆北霆眉眼微挑:“猜……”

秦商一愣,看着一脸欠揍相的陆北霆,抓过刚才掉在萧非墨头上,又刚好掉在自己脚边的鼠标,一把就扔了过去。

反正这鼠标是凤七的,扔坏了,用的也不是自己的钱,凤七也顾不得跟萧非墨打了,跑过去抢过被陆北霆接过后丢在桌上的鼠标,大声嚷嚷:“你们还有完没完了,这是我玩游戏最喜欢用的鼠标了。”

几个人都挑了挑眉,没人搭理他,都多大人了?还玩游戏,扔坏拉倒!

秦商却微蹙了眉心,刚毅的脸上透着深思,看向陆北霆,凤七萧非墨见秦商神情不对劲,也不由收了脸上的嬉笑,把目光重新投向陆北霆。

“她!”

秦商低沉的声音在突然寂静下来的空间回荡,陆北霆暗邃的眸光却没看三人,长腿在沙发上交叠,漫不经心抽了根烟放在唇边,自顾自的燃起,深深吸了一口,缓缓的向上吐了口烟圈,没有答话。

三人心里却顿时有了计量,瞬间沉默下来,气氛一时变得奇怪起来。

苏诺看着陆北霆透着暖昧意思的短信息,心不甘情不愿的换衣服。

真是疯了,才会在累的站都站不起来的情况下,给陆北霆发什么鬼信息,看吧,把自己个丢坑里埋了,还得自己个挖开再爬出来。

打开的电梯门内,走出来的是还穿着手术服,俊脸微寒的顾晋,苏诺微微向他点了点头,顾晋看都没看苏诺一眼,径直走了出去,苏诺看顾晋走不见了,才小心亦亦的走进电梯。

急救中心大大小小,二十几个医生呢,今晚自己不当值,他看到自己出去,又能怎么样?

明天不迟到,不给他把自己踢出神经外科新落成的急救中心的机会,不就成了么?

苏诺要知道自己现在走出去,能看到正站在医院门口的顾北,她一定冒着得罪陆北霆的危险,也绝不肯跨出医院大门半步。

苏诺有了种翡怆摧心肝脑震荡的痛意,面上却视若未睹,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快步而行,顾北三两步跨了过来,站在苏诺的身边,俊雅温润的脸上,溢着满脸满眼的心疼:“诺诺……你还好吧?”

苏诺视若未睹,脚下的速度却不断加快,他于自放开!”

苏诺声音冰寒中透着不自知的轻颤,看似平淡的双眸充满着绝望的哀痛。

看着苏诺近似死水般波澜不惊的双眸,顾北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脸上的哀伤,却带着让人无法触及的痛:“诺诺!”

苏诺下意识的在他抓过的地方不停的擦拭,眸光深沉中透着绝望。

“诺诺!你视我为洪水猛兽吗?”

看着苏诺下意识的动作,顾北脸上弥漫的痛苦自眸间溢出,声音中透着悲哀的嘶哑,苏诺一怔,却没有再往前走,他一直在自己心里,从来都在,不是么?

可是,那又怎么样,你不还是与胡黎一起做了那样的事儿,现在,她还又怀了你的孩子,你把我逼的还不够吗?你还想要怎么样呢?

路边已有人看了过来,苏诺不想在医院门口与顾北拉扯,让自己同科室的人看到,不要太难堪?

“诺诺,陪我坐一会儿好吗,我们就喝杯咖啡,就在医院旁边那个雕刻时光,好吗?诺诺?”

顾北面如冠玉的脸上,是苏诺从来都不曾见过的企求,苏诺心中一疼,目光已然平静淡然,微微摇头,坚定拒绝。

“顾北,时光已然逝去,既然回不了头,又何谈雕刻?”淡凉的声音,透着平淡无奇。

可越是平淡,越是能伤人至深,不是么?

雕刻时光,是他们以前常去的地方,时光已经逝去,再珍惜不舍,也回不了头,再谈雕刻,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顾北面色瞬间灰败不堪,小心亦亦的看着苏诺,那个总是跟在自己后面,一脸娇媚妖娆的喊自己顾倾城。

那个总是在与自己闹别扭时,一脸傲气清冷的喊自己顾倾城。

那个总是在自己哄着她开心的时候,一脸温顺柔软的喊自己顾倾城的苏诺。

她到哪里去了?

苏诺拿出包里嗡嗡响的手机,刚一接通,余佳琪就在那边大声叫喊:“苏医生,快回来,你那米一童大发作了,顾晋发飙了!”

苏诺手机都没顾上往包里塞,直接转身跑步前进,从昨天开始,米一童就做了高压氧仓,昨天发作两次,今天发作两次,都是小发作,也都是在白天,还以为挺稳定的,怎么突然……就发病了呢?

顾北完全没有料到,苏诺接了个电话,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跑掉了,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当自己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颓废的靠在路边的树上,面如冠玉的脸上,是看不出情绪的落寞,落寞过后,温文尔雅的目中闪着清冷的光,向苏诺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苏诺一路跑上楼,上气不接下气的进了米一童的房间,孩子眼睛还在往上翻,嘴里含着压舌板。

顾晋一手托着孩子的头,另一手放在孩子的肩关节处,丁琳正帮忙轻按着孩子下肢的膝关节处。

米一童已是发作的尾声,见到苏诺进来,顾晋眼都没抬,直到孩子完全安定下来,才慢慢的放了下来。

交待孩子父母一些注意事项,转身离开病房,苏诺知道他去下医嘱,丁琳有些同情的看了苏诺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苏诺看着放松下来的孩子,拿出张纸巾帮孩子擦了擦额头的水,再看看一脸惊恐状盯着孩子的米家夫妻,缓缓开口:“你们给孩子吃了什么?孩子是不是吃了很多东西,喝了很多水?”

米家夫妻看着虽然轻言轻语,但却目光清冷的苏诺,相互对视了一眼,却还是忍着恐惧点了点头。

苏诺脸上带着愤怒走出米一童的病房,才刚走出几步,就被顾晋一脸冰锥样的表情给吓的站住。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顾晋一把抓住,直接拎到了医生办公室,随即把苏诺用胳膊给甩到了一边去。

办公室的人一看情形不对,嗖嗖嗖的一个接一个的往外都溜,最后溜出去的是贺明清,丢给苏诺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苏诺根本就没顾上看。

苏诺胳膊生生的疼,也顾不上看胳膊到底被抓的如何,静静的站着不发一语,顾晋看着默不吭声的苏诺,眼中像是能喷出冰刀子,一刀一刀都凌迟在苏诺脸上。

“不是让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么?”

顾晋面无表情,声音冷冽,苏诺低下了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每天这里都有值班的医生护士,癫痫这种病发作没有规律,随时能发病,虽然一天都在忙,却无时无刻不在注意着孩子,孩子白天发病两次,都是小发作。

“说话!”

顾晋冷凝的声音里透着命令的无情,苏诺口张了好几次都发不出音,只能垂了头不说话。

“你脑袋里装的是钻石吗?”

顾晋冷嘲的声音让苏诺觉得难堪,却下意识的往墙边缩了缩身子,小声的嘀咕:“我有让他们不要给孩子吃太多东西,喝太多水。”

顾晋双眸冷寒,声音无情:“大声说话!”

苏诺抬了抬眸子,看了眼面容俊雅绝伦的顾晋一眼,声音稍大了些:“我要是有那么大一块钻石,也不用站在这里了。”

顾晋一愣,眸光一颤,倒真是没想到,苏诺竟然能说出一句这么带喜感的话来,给震惊的不由又追了一句:“你说什么?”

苏诺被顾晋突如其来的古怪眼神给惊了,声音不由放大:“我说,我要真能有那么大一块钻石,就不用站在这里了。”

“不站这里……你想站哪里?”

顾晋俊雅的脸上,一双冷冽的眸子,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苏诺,不是被自己给吼傻了吧?

“分你一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苏诺想着自己身上背负的重任,叹了口气,想像着那么一大块钻石明晃晃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场景,那还不得闪瞎自己的钛合金天眼?

顾晋听着苏诺跟自己东拉西扯的白话,脸都快白了,她这传说中的最年轻的神外博士?是怎么得来的?

伸手直接放在了苏诺的额头上,苏诺给吓得一激凌回过神来,忙往后退,边退边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从昨天,就特意嘱咐了孩子的父母,不要让孩子吃太多咸的东西,也不要一次给他喝太多的水。下午他们为了哄孩子高兴,瞒着我,孩子要啥给啥,孩子吃了那么多垃圾食品,能不渴吗,又一下喝多了水,结果,诱因出来了,孩子能……能不大发作吗?”

苏诺看着顾晋已然变得看不出表情的脸,最后几个字,结结巴巴的说不太清了。

顾晋收回还没能摸到苏诺额头上的手,冷冷的喝到:“不请假不准外出,下不为例。”

直接一个华丽丽的转身,走了,苏诺颓然的坐回椅子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等苏诺回过神来的时候,手机已经嗡了好几声了,苏诺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要出去干嘛,给吓的一个激凌。

倒回头来,忘记跟陆北霆报备了,那个孔雀妖!

赶紧往外掏手机,坏了坏了,一打开,孔雀妖三个字闪着光的就跳了出来!包间的气氛有些压抑,陆北霆看着三个人稍显严肃冷冽的神情,一手拿着烟,一手面无表情的翻手机。

秦商与两人交换了神情,知道这个口,唯有自己来开了。

“霆,我不想劝你,可我宁愿是一线那个莫清寒!”

陆北霆俊脸阴郁,五官阴寒,把手中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把口中最后一口烟圈吐了出来。

“在我恢复正常之前,除了她,我还能再找到第二个有感觉之人么?”

声音低沉暗哑,眸中光线透暗,透着凌冽的杀伐之气。

三人沉默,良久,萧非墨才沉郁开口:“那女人,我会接着找,你身体,也总有一日会恢复正常!”

陆北霆如雕刻般沉冷的五官,没有一丝表情,没再说话,高大挺拔的身材冷峻清冽,起身拍了拍萧非墨的肩,拿起搭在椅背上的黑色中长款薄呢外套,直接走了出去。

三人凝着陆北霆伟岸清雅的背影,没有一个人发声挽留,凤七颓废的坐回自己的大班台前,妖娆的神情此时显出了一丝清魅之色,随手拿起陆北霆不曾拿走的烟,拿出一根燃上,长长的吐了个烟圈出来,玩世不恭的声音透出了撕裂般的冷意。

“我们不是他,不能切身体会到那种压抑到极致的痛苦!”

苏诺看着的手机上陆北霆蹭蹭蹭往出跳的信息,整个人都不好了!

孔雀妖:“我说你是乘宇宙飞船从火星过来的啊?”

孔雀妖:“你那宇宙飞船不是跑错时空掉到时空夹缝中了吧?”

孔雀妖:“苏诺,赶紧给我滚过来!”

孔雀妖:“好啊,胆子肥了,竟然敢信息都不回了!”

孔雀妖:“苏诺!你想违反合约?”

孔雀妖:“苏诺,苏诺!”

苏诺看着陆北霆那夸张的几个感叹号,就好像看到了一只面黑黑的喷火龙,自己正在那万丈火光中,不断的沸腾燃烧!

苏诺完全不能淡定了,陆北霆那翻脸不讲情面的事儿,自己可是见多了,前几个绯闻女星,哭着喊着要跟他,很快就在娱乐圈消失不见,自己这是摸到猴子屁股了!

陆北霆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怎么会看到她发来信息,说想自己的时候,突然就想让他过来皇朝,并且是立刻,马上的看到她,搂她入怀,好好疼惜。

哪怕那几个主儿在,也想让她过来,那种感觉,自己没办法去形容!

就像……就像是心里面有股子小猫在挠的感觉,不上不下,不见到她,心里有些火急火撩的。

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发信息不回,真的是怒了!

这死女人,以为合约要到头了,自己不能拿她怎么办了?

直接起身,看都不看那几个兴灾乐祸的脸,掂着衣服就往外走,才走到门口,手机嗡的一声震动。

苏诺:一个大大的笑脸后,是几个嘟着嘴的小人儿:“陆北霆,我有个病号紧急发作,半路被叫回去了,一紧张,那个……忘记告诉你了!”

陆北霆看着苏诺发来的短消息,不但没有平息一点怒气,反而火气蹭蹭蹭的直往上飙,自己担心她半天,她倒是好……一个忘记,就想逃避责任?

孔雀妖:“赶紧给我滚回家去,洗好了等着!”

苏诺盯着手机,老半天都回不了神。

那个大爷,让自己不请假,哪里都不能去,这个大爷,让自己赶紧滚回去,还要洗干净了……等着,他们都大爷,就自己是孙子!

苏诺哭丧着脸,认命的去找顾晋请假去!谁让他们都大爷呢!

顾晋立体分明的五官,在走廊灯光的光晕下,有些模糊的另类美感,像是希腊神话里的阿波罗。

一脸幽暗不明的站在他专有的办公室门口,双眸透着审视的光,凉凉的开口:“我听说,你没有结婚吧?”

苏诺倒是不亢不卑的站着,自己结不结婚,与自己回不回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吧?

再说了哥们,你才来几天?消息倒是有够灵通的啊!

“啊?哦!”

苏诺也不知道自己回答是结了好呢,还是不结好呢?

“哦?你这什么答案?”

顾晋面带嘲弄的挑了挑好看的长眉,神情有些古怪。

“答案就是,如果我说结婚了,你让我请假,那我就结婚了,如果我说没结婚,你让我请假,那我就没结婚,这得看领导的意思,到底是想让我结,还是不想让我结?”

苏诺低着头,俏丽短发在灯光下闪着光,手揣在有些松松侉侉的白大褂口袋里,漆黑透亮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地板,恨不在上面盯出个洞出来。

容色艳丽的小脸一副小媳妇儿状,嘟嘟囔囔,声音像蚊子飞,耳聪目明的顾晋还是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脸色顿时有些从冷到黑,从黑到白,这死女人,倒是越来越敢跟自己对着干。

她看似柔柔弱弱性子极好,说出来的话,却千奇百怪,什么话都敢往外撂。

“那你想结,还是不想结呢?”顾晋审视的看着苏诺,看她还能怎么接着往下编。

“顾晋,今天,是我不好,虽然咱们科有值班医生,虽然我今天晚上不当值,虽然有你在这里坐阵,一千个一万个的让人放心。但是……做为你的助手,不该不跟你打声招呼就往外跑,米一童虽然我走之前又去嘱咐了一遍家属,也特地跟值班医生又拜托了一遍。但是……这些都不应该成为我逃避责任的理由,因为他还是在不可控的情况下发病了,我……很难过!”

苏诺抬起了头,神情郑重而认真,顾晋在她漆黑透亮的眸中,看到了真诚与不安!甚至……看到了隐隐的水光!

“滚!”

下一秒,“哐”的一声,顾晋当着苏诺的面关上了门,苏诺盯着白色的休息室门,知道他同意了,踌躇了一会儿,还是离开了。

那后绪治疗和维护费用,还是要着落在陆北霆的身上,否则,自己也不用如此的被动!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更何况,还是那么大一堆的一分钱!

苏诺坐在医院楼下花园冰冷的长椅上,直到自己心情平静了,才拿出手机给陆北霆回消息:“陆北霆,你吃晚饭了么?要不我在外面买些东西给你吃,我怕你饿坏了!”后面依然坠着一个大大的谄媚的笑脸。

都这个点儿了,他怎么可能不吃饭呢?

陆北霆根本就没搭理她,苏诺知道,陆北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只能有些怏怏的坐上地铁,回到家,看着冷冷清清的房子,苏诺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的孤单!

想起陆北霆说过的话,只能任命的洗了澡,床上去等着。

己而言,只不过是前男友,连前男人都不是。

苏诺明眸微睁,小脸明媚,可,颤抖的双唇,显然出卖了她此时内心的哀痛。

暗骂自己没出息,说好的不难过,说好的路人甲呢?

对着个路人甲,抖什么?

“诺诺……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顾北伸出手,想抚摸苏诺有些苍白的清透小脸,苏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步:“顾北,以我们过往的关系,我想……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苏诺话音落,向一侧迈开步,想从他身侧绕过去,没想到,却被顾北一把抓住手臂。

动漫关键词:师傅太大了第1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