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大炕上和亲亲公个取所需,我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

2022-03-28 15:25:2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啊?心事儿?那东西谁有谁麻烦。”言下之意是自己没有,苏诺心里却在思索着,两百万,要如何开口提醒他?陆北霆眸光微暗,心思沉凝,三下五除二吃完自己的早餐,起身站在苏诺身侧

“啊?心事儿?那东西谁有谁麻烦。”

言下之意是自己没有,苏诺心里却在思索着,两百万,要如何开口提醒他?

陆北霆眸光微暗,心思沉凝,三下五除二吃完自己的早餐,起身站在苏诺身侧,双手扳过苏诺肩膀,苏诺一怔,明眸震惊,极力推他。

“你你你……好过份,那是我的,我的!”

苏诺敢怒不敢言的,鼓着嘴巴,愤力瞪着面前那张冷酷嘲弄自己的男人,陆北霆眸眼深幽,心思沉凝,总是假装千娇百媚的苏诺,也有这么傻白甜的表情。

“你的就是我的,我又不嫌你脏!”

陆北霆虽是冷斥,却邪魅一笑,婉如千树万树梨花开,看得苏诺心中一颤,一大早的,要不要这么妖媚,口中却咕嘟一句。

“我嫌你脏好不好。”

看着扬长而去,身姿挺拔的陆北霆,苏诺认命的把自己碗里还有两口的粥赶紧喝掉,放下碗直接去了卧室。

收拾好拿包准备走人的苏诺,看到包下压着的支票,完完整整的两百万!

原本应该是开心的苏诺,突然有些沉默了,拿起支票小心的收在包里,不是滋味的往医院赶。

陆北霆表情阴暗的坐在自己的大班椅里,云千夜一脸小心亦亦看着面色阴冷、不言不语的大BOSS,正待开口汇报今天的日程安排,陆霆已声调阴冷的开了口。

“盯着那……谁,看她把钱弄去了哪里?”

苏诺跟着去查房,才走几步,到听手机嗡的一声响,看看并没有人注意自己,忙拿出手机来看闺蜜林染给自己回的信息。

染染:“妞,长本事了啊,把姐撇下,就去抱大腿了啊!”

苏诺脸一红,虽然不是故意,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干那事,还是觉得有些不地道,忙给林染回信息。

“染染,我真不是有意的,你就原谅我吧,那时候场面真心有些乱,我真心不想抱他那个大腿,早知道有大腿抱,我还喝那什么鬼奶啊?我就是担心你在那里等太久,万一再报了警,麻烦就大了。”

染染:“行了,妞,姐有那么傻?我先候在门边,看着没什么人,偷偷的溜进去,楼道里好静,一个人没有,刚走两步,就被个黑衣大汉给提溜出来了。再然后,那个什么所谓的叶公子被人丢了出来,满脸是血,软啪啪的人事不醒,我明白,你说不定被那位爷给救了,姐一放心,就回来了。”

“呵,你倒是聪明,妞不说了啊,一会儿我没班,中午,姐请你吃饭啊!给你赔礼道歉!”

苏诺很庆幸,身边还有林染这个闺蜜同学兼好朋友,还是同一个医院的同事,虽然不是一个科室,却帮了自己不少忙,她有一个在生殖中心任老大的妈妈,陆北霆那个的资料,也是林染在她妈妈身为老大的生殖中心偷出来的,并抹去了他曾经的求诊信息。

林染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无名氏的古怪要求,虽然要求女方是处子之身,虽然要求的方式龟毛了些,但钱多啊!当做笑话讲给苏诺听,走投无路的苏诺,才抱着试试的心态投了资料,才有了后来这一切。

陆北霆刚与人谈完合作的事情,云千夜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

“霆少,苏诺小姐已把钱都兑了,不过却是拿的现金,直接一大包,就这么的拿走了。”

云千夜一边用手比划着那钱有多大一包,一边小心细致的观察着自家主子的神情,看着他那俊脸生寒的样子,心里乐翻了天。

这女人也真是神了,就那么一大包的,拿

云千夜神情严谨的看着陆北霆已显黑沉的容色,心里却忍笑忍的辛苦,声音高八度的冷。

“拿去医院了,还要接着盯么?”

“不用!滚!”

云千夜转身就走,好比兔子撒了欢,冷酷如霆少,也有这被人嘲笑的时候,还是因为那个女人。

陆北霆有些烦燥的扯了扯领带,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

这死女人,用钱不开口?拿钱的方法蠢翻天,真是个人才!

傻兮兮的的拎着现金跑,陆北霆忽然很为苏诺的智商捉急!

终于,忍了数小时后,还是忍不住,陆北霆神情清冷的拿起手机,给苏诺发消息。

“女人,拿了钱,准备如何犒劳我?”

正坐在盛宴等夏师兄心脏捐赠消息的苏诺,看着手机撇撇嘴,这人,还真是见缝插针一点亏都不愿意吃啊?

不就拿了你两百万么?昨晚不是都侍候好了?到现在还腰酸背痛腿抽筋呢!

“呵,你想被如何犒劳啊?”后面紧跟一个谄媚的大大笑脸,为了那两百万,哄哄他,又不会少一根头发!

孔雀妖:“确定我选?不后悔!”

苏诺盯着上面几个大大的字,隐入沉思,这都要解约了,谢幕之际,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夭蛾子?莫非,是出了钱后悔的节奏?

“当然,唯你马首是瞻,自然你选!一定不后悔!”笑脸换成了星星眼!

苏诺看着走过来的夏一鸣,忙关了对话页面,一脸关心的看着夏一鸣:“师兄,很累吧!”

夏一鸣是个皮肤白晰,长相斯文俊秀,身材挺拔的男人,比苏诺大近六岁,同一间医院,不同一个病区,同为博士,学的却是肾病专业。

这次的心源,就是夏一鸣的病号,只是事情有些麻烦,夏一鸣一边坐下来,一边回了苏诺一个安慰的笑:“还好,等久了吧?”

苏诺忙吩咐服务员起菜,一边帮夏一鸣添了杯荼:“师兄,辛苦你了!”

“诺诺,咱们之间不谈这个,我与那家人谈好了,他们拿咱们给的两百万给捐给他们肾源的对方,如果换肾成功,他们就还回咱们两百万,对方的肾源并不好,只是他们等不了了,如果换肾失败,人自然是活不成了,他们自然要按照约定,把病人的心脏捐出来。无论如何,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更能让人接受。”

夏一鸣顿了顿,神情有些悲天悯人:“只是目前为止,虽然他是我的病人,我依然不知道,是希望他们成功的机会多一些,还是失败的机会大一些。”

夏一鸣说到后来,脸上是有些无奈而又斯文的笑,做为他的病人,病人的成功,又何尝不是他的成功?

可是,只有他手上那个病人换肾手术失败了,死了,死人才要心脏没有用,才可能有心脏移植给安芊!

苏诺对夏一鸣绽出个无比真心的浅笑。

“夏师兄,我希望……他们成功!以出卖灵魂来换取希望的生机,这个世上,又有谁不是靠希望活着呢?”

只是音到后来,渐渐低沉,眼中溢满了看不到希望的迷茫,以己推人,他们又何尝不希望自己的家人能活下去?

哪怕是以这种以人命为胁迫,出卖灵魂的,以钱换命的手段,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夏一鸣伸出手,拍了拍苏诺放在桌面上的手,苏诺投以夏一鸣一个温婉柔弱的笑。

陆北霆挺拔的身躯带着莫清寒刚进盛宴的大门,餐厅经理就迎了上来,被人簇拥着往里走,眼角的余光,瞥到临窗而坐的苏诺与夏一鸣,再看到夏一鸣轻拍在苏诺小手上的大手,微微抿了唇寒了眼。

只管面色严峻的往里走,餐厅经里虽然没说话,却觉得身前的老大冷气似乎足了些,还以为自己哪方面做得不足,忍不住身子更往前提了提,而面上的神色,更加恭敬。


除了这句稍显苍白无力又充满理性的话,再多的安慰,同为医生的苏诺,又怎么会不清楚?

在餐厅经理看来,陆北霆今天的面色看起来有些冷冽,餐厅经理原本还想恭维两句,可看着面前那张冻死人的脸,却愣是一句拍马的话也说不出来。

房间里已坐了几个生意场上的人,陆北霆一边应付着他们,一边拿出手机给苏诺传简讯。

“在哪儿?”

苏诺看着手机上短的不能再短,再短就说明不了问题的几个字,嘴角下意识的咧了咧,看着吃的斯文的夏师兄,想起那大爷烦等信息的冷脸,快速的传了个短讯回去。

“在盛宴和同事一块儿吃饭!”

陆北霆看着手机上苏诺招牌式谄媚的笑脸,这女人总算是没对自己撒谎,心里莫名的舒服了那么一点点儿,真怕那女人说自己在医院加班,只怕自己立时就要衍生出冲出去掐死她的冲动!

孔雀妖:“同事,什么同事?不会是男的吧?”

陆北霆冷凝的盯着手机屏幕,有些恶劣的想,这死女人,不会编排是跟个女同事吧?

苏诺看到陆北霆快到无以复加回过来的短讯,倒真是有些吃惊了,太阳从南边出来了?

就是今天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不像是他陆大少的风格!那个扑克脸,没这么八卦。

“咦?你怎么知道?”后面还跟着个大大的惊恐表情。

孔雀妖:“吃完赶紧滚回去!”

陆北霆修长如玉的手指快速的点按在手机屏幕上,晃花了一桌人的眼,传说中面瘫状的冷面阎罗,也会这副表情的刷微信?还手指翻飞?

又不是排卵日,这又是发什么神经?再说,合同不是期满了么?为了今天那两百万,苏诺决定大方一次。

“好,我等你啊!”后面还跟着个点头哈腰的小企鹅!

夏一鸣看着响起的手机,科室的号码,直接按了接听键,只听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一把拉着苏诺的胳膊就往外走:“小若,安芊突然出现房颤,我们快回去!”

苏诺心头掠过惊慌,反手拽着夏一鸣就往外跑。

“师兄,我……我们快些!”

苏诺说话带着颤音,吐字都有些不大清晰,夏一鸣倒变成是跟在苏诺的身后跑。

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夏一鸣在苏诺的苍白小脸的惊惧下,生生闯了两次红灯,才在不到二十分种内赶到。

赶到时,安芊已被送进了急救室,苏诺却不敢走进去,心头兵慌马乱,无助的坐在急救室外面的就诊等待椅上,全身冷汗淋漓,两手发抖的抱着头,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呼唤。

“安芊!安芊!”

一个小时后,夏一鸣才有些疲惫的走了出来,苏诺双眼无神,看着过道里雪白的墙壁,满脸的哀伤,夏一鸣安慰的拍了拍苏诺的肩。

“好了,安芊没事了!已经好了,她现在需要绝对的安静,你还是别去打扰她了!”

苏诺明白,夏一鸣不想让自己看到安芊现在的状况更加难过,也是真的不想自己打扰安芊,有些颓废的点了点头,满目的无助与悲伤。

“师兄,你说,安芊……她真的能等得到吗?”

夏一鸣看着比自己小近六岁,却几乎已与自己站在同一高度,号称最年轻神经外科学博士的师妹,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应该比自己都明白,那是个可遇不可求而又遥遥无期的日子!

孔雀妖:“女人!滚到哪里了?”

躺在医院医生休息室床上的苏诺,看着陆北霆传过来的简讯,突然觉得很委屈!

陆北霆坐在客厅超大的沙发里,没等到苏诺的短信,更没等到她的人,却等到了好友秦商的电话:“霆,凤七受伤,速来别墅!”台手术间歇期间,苏诺刚开了机,苏清敏的电话就穷追不舍的进来了。

可见她今天打了多少个电话进来,苏诺把电话拿的离耳朵远一些,以免苏清敏气急败坏的怒吼荼毒了自己的耳朵!但隔着半尺远的距离,却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苏诺,你真是胆子越来越正了,竟然敢找人把叶公子打一顿,黄了我几个亿的生意,你不把损失弥补回来,就把那一个亿给我拿回来,不然,咱们法庭上见!”

苏清敏越说越气,声音越来越大,苏诺的心越来越冷,虽然早就知道,她是个什么的人,还是一次次的对她抱着希望,再从失望再到绝望!中间甚至都用不了三秒钟的时间。

“还有,苏诺,你必须给我向叶公子陪礼道歉,不然,你就给我把那幢别墅还回来!”

等苏清敏气急败坏的说完,苏诺的心,已冻成了冰条,慢条斯理的开了口。

“姑姑,我还以为,你会先问问我这个侄女,有没有受到伤害呢!”

才一句话,苏诺就有些说不下去了,平抑了一下稍显激动的心情,才又接着开口。

“苏清敏,在我眼里,你现在不像是苏氏的掌门人,更不像是我的亲姑姑,倒像是个皮条客,卖的姑娘,还是你的亲侄女,我那天,全程录了音,信不信,我把它全部捅给媒体去,你就等着苏氏的股票往下跌吧!”

“苏诺,你敢……”

不等苏清敏说完,苏诺就直接挂了电话,看着黑了屏的手机,呆然的坐着,心前区撕裂般的疼,仿若心脏手术中麻醉失了效,疼痛混着鲜血汹涌而下,再也起不了身。

说好的不在意呢?说好的不痛呢?原来,自己也想要亲人的抚慰,也想要亲人的疼爱。

可,自己最亲的人,却一次次在自己最难的时候,从背后捅一刀,直透前胸,兵不血刃,却已痛彻骨髓!

今天白班,哪里都不能去的苏诺,一整天忙得昏天暗地,直到看到陆北霆发来的消息,才反应过来,要下班了。

孔雀妖:“补偿呢?”

苏诺换好了衣服,走出温暖的病房,凌冽的北风带着雪沫子打在脸上,有种生生的疼痛感,看看空旷无人的医院前花园,找了个没有被雪覆盖的木条椅坐了下去。

“做饭给你吃可以么?”

虽然后面还缀着一个谄媚的笑脸,但苏诺明显缀的有些心不由衷。

孔雀妖:“女人,我要吃肉!”

苏诺看了眼陆北霆回过来的简讯,揉揉有些发酸的肩膀,手指才慢慢的触到了屏幕上。

“哦,好吧!红烧肉,粉蒸肉,还是酸汤素肉?”后面是一个甜的不能再甜的笑脸,无论如何,总得哄着这男人,那钱,自己才能拿得心安理得。

孔雀妖:“你的肉!”

苏诺看着陆北霆发来的三个冒着寒气的字,回了他一个尴尬的笑脸。

“累过头了!肉发酸,不好吃!”

孔雀妖:“我吃,又不是你吃,我就喜欢吃酸肉!说,人在哪里?”

陆北霆一边发简讯,一边看着云千夜准备的昨夜苏诺去向的资料,心里稍稍舒服了些。

这女人总算是没骗自己,昨晚真的是在医院渡过,而他那个所谓的男同事兼师兄的夏一鸣,是个有未婚妻的男人。

还是什么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这年头,虽然青梅竹马什么的最靠不住,陆北霆还是冷着脸舒了口气。

那女人,以这一年来的表现,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她决不会跟那些所谓有另一半的人勾三搭四,这点,自己可以绝对的肯定!

“还在医院,一会儿就回去,我等你!”

着就走,也不怕遇见个劫匪啥的?

陆北霆看着云千夜比划的手指头,心里莫名的烦燥,脸上冷晒,“呵,她那点儿智商,全用来跟我斗智斗勇了!”

云千夜头低了些,什么叫她那点儿智商,人家可是智商一百六,神外最年轻的女博士呢,看来,这以面黑心冷闻名于坊间的霆少是怒了,想想也是,现在能拿钱的方法有多少,做什么用这么蠢翻天的方法?

“钱拿去了哪里?”陆北霆神情冷肃,声音冷厉。

动漫关键词:我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