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玩乡下黄花小处雏女*农村大炕翁熄乩伦小说H

2022-03-28 15:23:1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帝国城堡与世隔绝,被留在这两天的苏诺,夜半从做了一半的梦中惊醒。柔和暖昧的灯光下,近在咫尺的是男人魅惑众生的容颜,鼻梁挺直高耸,双眸波光粼粼,寒气森森。苏诺睡眼迷离,精致到无

帝国城堡与世隔绝,被留在这两天的苏诺,夜半从做了一半的梦中惊醒。

柔和暖昧的灯光下,近在咫尺的是男人魅惑众生的容颜,鼻梁挺直高耸,双眸波光粼粼,寒气森森。

苏诺睡眼迷离,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透着朦胧美,刚想开口,因唇上突入而来的疼痛,苏诺忍不住开口低呼:“唔,放开我!”

“呵,女人,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陆北霆俊颜深沉,清冽的声音充斥着狂傲的淡漠,是两天来,狂妄孤高的男人投放的第三句话。

第一句:“楼上,去等着!”

第二句:“哪里都不准去,以免生下不知是谁的种!”

苏诺心间微颤,想起心甘情愿被留下的原因,艳丽小脸从僵硬中缓缓柔和,白晰莹润双臂,由僵硬变得柔软,推拒变成了迎合。

得到神释放的陆北霆,绝世的容颜下,是慵懒的冷冽,清淡的双眸,却透着间最让人难堪的淡漠,清冽的声音透着平淡的冷漠:“有话,说!”

衣衫不整的苏诺,平躺在大床的边沿,狐眸迷离沉醉的看着身边慵懒的男人,好似一往而情深。

苏诺生的极美,清雅绝仑的小脸上,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雪肌如玉水滑,黛眉弯如新月,粉唇翘鼻,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对明眸。

氤氲天生的狐媚娇柔,可因为性情极冷,倒是压住了天生的娇艳之气,可现在因为荼靡绽放,迷离一笑,风情万种:“有没人说过,你很棒!”

“我不棒……你怎么生得出来孩子?”

陆北霆眉眼微挑,墨眸深沉,看着眼前美丽诱惑的小脸,可苏诺在那深沉的眸光深处,分明看到了淡然的冷冽。

“嗯,我的意思是说……你也不必如此操劳?”

苏诺小脸猛然热气熏腾,粉润的小脸,更显艳丽娇媚。

“如果,你一个人能生,我也不用这么辛苦操劳了,再说,我不辛苦一点儿,你怎么就能确定,我种下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还是,你爱上我了,不想那么快怀孕,想跟我多缠绵一段时间?”

暧昧的话语,从陆北霆凉薄的唇瓣里吐出来,却透着凌然的寒气,直刺胸间。

苏诺粉唇如樱,唇边绽笑,灿若夏花:“我想,我是爱上了,你的钱!”

“呵,如果你能更完整的取悦我,钱,说不定……我还能给你更多一些!”

嘲弄的话语,带着深沉的冷凝,苏诺心间轻颤,缓缓看了过去。

灯光如水倾泄,清透绝伦的容颜,修长的眉眼,古潭般深幽的眸光,挺直的鼻梁,微抿的薄唇,像一幅上好的水墨画,可吐出的字眼……

苏诺心在滴血,明眸迷离,狐媚轻笑,缓缓移了过去,在陆北霆唇角浅啄:“那您讲,我要如何,才能更完整的取悦你呢?”

“比如,这样。”

陆北霆说着话,身子轻转,完全占据了主动。

苏诺身子轻颤,睫羽轻扇,盖住了眸间水光。

如果,下地狱,能拿到更多的钱,苏诺愿意,与他共赴沉沦,永坠阿鼻,让自己在与他的沉沦中万劫不复!一大早,饕餮过后的陆北霆,神情庸懒斜倚在背后的软枕上,恣意的注视着苏诺芙蓉水出般的小脸,苏诺离迷的神情温柔缱眷,如花似玉:“我想出去!”

“你是,想要毁约吗?”陆北霆身子微侧,眸光已寒。

“如果毁约,可以得到你更多的钱,我想,我不会介意。”

苏诺心在滴血,小脸却似真若假的溢出似水柔情,媚眼如丝,让人忍不住想要再次犯罪。

陆北霆俊美到跋扈的容颜已恢复一贯的冷漠,淡漠的注视着眼前有所求的女人。

“发芽的种子也需要阳光空气和水。”

苏诺唇边荡出如水笑意,眉眼如丝,若花灿烂。

“当然,如果你能证明,种子已在你肚子里生根发芽。”陆北霆眸光湛湛,桀骜张扬!

“我不能!”

苏诺一脸郑重,如果我肚子里现在已经生根发芽,这芽……你还敢要么?

“呵,给你三十分钟!”

看着苏诺脸上突然停顿的表情,陆北霆俊美到邪恶的脸上挂着嘲弄,径直走进舆洗室。

直到从婚姻登记处出来,坐在陆北霆低调奢华的加长林肯里,苏诺都还不敢相信:这个风华绝代桀骜嚣张的男人,让自己用特别的方式,由他本人亲自播种生下孩子的人:竟然是陆北霆,B市身份神秘,身世显赫的金钻男人陆北霆。

“为什么,是我?这不在合约范围内!”

苏诺心在滴血,他虽美到绝世无匹却冷酷无情,与他周旋,无疑是与虎谋皮,能全身而退的机会,还剩多少?

“不想要?”

陆北霆脸上是恰到好处的暗讽,苏诺心中一片苦涩,眼中却故意透出贪婪:“陆少,我想要的是钱!就好比种葫芦的人说,我要的是葫芦,那是同一个道理!”

“呵!倒是有异曲同工之秒,不会,我在你眼中,就是个葫芦吧?”

陆北霆嘴角擒着抹冷酷的笑,凤眉微挑,波光潋滟的眸中是毫不掩饰的嘲弄。

“陆少,您说笑了!您的钱,对于我来说……才是葫芦。”

苏诺明眸狐迷,一瞬不瞬的凝着面前绝世无匹的男人,毫不掩饰自己对钱的贪婪与欲望。

“好,合约时效一年,生下孩子,遵照合约离开,孩子一周岁,拿到离婚证,我给你一个亿。”

陆北霆好像与生意合做伙伴谈合作,眼神冷静清冽,语言快捷干炼。

“结果还不是一样?我们各取所需,陆少您又何必费这个事儿呢?”

苏诺依然笑的灿若夏花,语气无所谓到极尽恭维。

陆北霆面色一沉,双眸透着摄人的寒气,苏诺觉得车里的温度瞬间低了好几个百分点儿。

“我的儿子不是私生子,他需要一个母亲,一个名义上的母亲,你应该感激他,因为他,我选了你!”

陆北霆一字一顿,字字冰冷,墨瞳邪魅,脸上是隐忍的暴怒!

苏诺一怔,每个字都像冰箭一样射到脸上,疼痛在身上蔓延,瞬间就到了四肢百骸,脸上的笑一点一点苦涩湮灭。

陆北霆眉目清冽,眼神冷肃,薄唇紧抿,看着苏诺不看不顾的签下名子,唇角微挑,直接收起文件,一言不发,拿出了手机,快速点按屏幕。

不到一分钟,苏诺就听到自己手机的提示意,拿出手机,上面显示,一百万已到帐,苏诺的心若在滴血,却依然努力的微笑。

“从明天开始,住到盛世家园去,随叫随到。”

苏诺一把挽着陆北霆的手臂,眯着一双笑开后有些狐媚的眼睛,脸上是开心快乐到没心没肺:“好啊!”

陆北霆俊脸瞬间阴冷到暗沉,长臂一揽,扣过苏诺一头俏丽短发的脑袋,对着苏诺笑的若猫咪般肆意的粉唇,就狠狠的吻了上去。

苏诺觉得,她的一天,开始于吞噬啃咬,又结束于啃咬吞噬,就好像从始到终,从终到始,只做了一件事,可这一件事,已让她的人生颠覆了一个天地。一年后,苏诺一身深紫优雅居家长裙,白底小碎花围裙,在阔大奢华的厨房紧着给自己煮饭,厨房门口一暗,有强大的寒气袭来,忍不住回头看。

陆北霆身姿挺拔,墨瞳幽暗,一脸淡漠的站在门口,盯着苏诺身上系着的白底的碎花围裙,一脸的嫌弃。

“女人,搞什么鬼?”

“煮饭,一起吃?”

苏诺脸上绽出明媚妖娆的笑,随手打开了一边的炉火,准备炒菜!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一起吃饭!”

冷冽的声音一字一顿,透着入骨的冷意直透苏诺胸间,苏诺不以为意,对于他不可一世的桀骜已经免疫,自己的笑,也不过是为了钱而已。

陆北霆却三两步跨了过来,直接把苏诺抵在身后的流理台上,透着寒气的声音再一次扑面而来:“女人,你唯一能陪我做的事,只有这个!”

不等苏诺反应过来,修长大手直接在流理台上扫过。

一阵呼里哗啦的声音,原本东西就不多的流理台上已被清理干净,一手环抱,苏诺直接被提放在流理台上。

苏诺传来一阵惊呼:“我的饭!”

再多的话语,却被陆北霆全部吞进了喉咙深处。

身上的碎花围裙在上下翻风,身旁的汤锅热气氤氲,另一侧燃着的要炒菜的炉火,因为过久的干烧,早已自动断电关闭,而另一侧的水池里,水声哗哗。

陆北霆终于饕餮魇足,冷冽的双眸如月华流淌,睇着半依在自己怀中的苏诺,容色之上是看不出深浅的冷意。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最后一个月吧!”

沙哑的声音透着万年不变的寒意,苏诺半依在陆北霆怀中的身体轻的颤,脸上却是春色妖娆的笑意。

“嗯,一年十三次,次次不错呢!”

陆北霆俊脸微寒:“嗯,嫌少了,未能满足你?”清冽的声音透着淡漠,眸瞳深暗。

“怎么会!”

苏诺清丽小脸透着无边媚意,一年来,自己真的有十三次,次次测日子,而他正值最好的青春年华,却没有一次中奖。

锁在医生值班室的文件不等人,两百万呐!到哪里寻来两百万,难不成再把自己卖一次?

也得能找到多金肤白貌美能力好的买家啊,这可遇不可求的事儿,能遇到一次,就撞天运了。

“新闻说,你陪人去医院做产检……”

想起今天看到的新手机头条,苏诺还是逼着自己问了出来。

“你不就在那个医院上班么?”

陆北霆并不正面回答,无与仑比风华绝代的脸上,泛着透入骨髓的冷意!

“如此说来,我们可以解约了!”

如果,传说中的那个女人怀了孕,自己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陆北霆双眸微垂,浓密的睫羽给脸部刷上了一层暗影,冷冽的声音往外冒着寒气:“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

“条约上不写的清楚,咱们一手钱一手货,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嘛!”

“呵,你倒是记得清楚,如此说来,你要履行的义务可不仅仅是如此了。”

低沉的音质,是万年不变的嘲讽,句句都如凌迟。

“取悦我!”

动漫关键词:农村大炕翁熄乩伦小说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