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当着闺蜜的面做了——强奷漂亮少妇高潮A片

2022-03-28 14:25:5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凌晨三点,陆然正坐在书房和m总部进行视频会议,他流畅地道的英语口语以及对m经融市场清晰透彻的分析让那边一群工作人员都露出赞赏认同的眼神。两个多小时的会议结束后,他打开手

凌晨三点,陆然正坐在书房和m总部进行视频会议,他流畅地道的英语口语以及对m经融市场清晰透彻的分析让那边一群工作人员都露出赞赏认同的眼神。

两个多小时的会议结束后,他打开手机就收到了林琛发过来的照片,照片里秦萧低头吻着苏念,昏暗的灯光洒在他们两人身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

陆然双手紧紧握住手机,仿佛要将它捏碎,下一秒,手机直接摔向墙面,然后落在地上碎成两块。因为熬夜开会的原因,他的眼睛已经有些通红了,此刻因为愤怒,他额头青筋暴起,眼神里是愤怒和痛苦。

“你就这么爱他是吗,苏念?”陆然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头微微向下垂着,“我本来想着慢慢靠近你,让你慢慢爱上我,接受我,现在看来,是我错了。我不会再给你和他任何机会了。”

陆然拿过办公桌上的备用手机给林琛打电话,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除了冷漠和狠厉就别无其他。

林琛在发那些照片给陆然的时候就知道他一定会打电话过来,所以看到来电显示,他只是笑了笑。

“陆总,请问需要我做些什么?”林琛其实也在故意逼陆然去做一些事情,毕竟如果不用点手段,他陆公子这漫长且坎坷的情路何时是个尽头啊?

陆然撑在桌子上的手青筋暴起,仿佛下一秒整个桌子要被他拍碎,“三天之内收购秦氏集团,让秦萧离开江城。”

“这才是我认识的陆然。”电话那端的林琛笑了笑,然后点头,“放心,你明天去学校上课就不会再看到秦萧。”

陆然放下手机走到身后的书架前,他拿下一本相册。相册里都是苏念的照片。他眼神痛苦的翻着这些陪伴他多年的东西,心脏像是被一把利剑狠狠刺痛着。

“妈妈,妈妈,不要离开念念。你们不要带走我妈妈。”

陆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眼前却浮现出那双悲痛欲绝的眼睛。在那年,7岁的苏念是那样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妈妈离开却无能为力。而陆然,也被她当成痛恨着之一。

所以这些年来,他很爱她,很希望陪伴在她身边,却更害怕自己的出现会因为能力不够而对她造成伤害。所以他在暗处一直默默守候了她十几年,直到前不久才回国。

周一的上午没课,苏念一早就起床了,因为她准备从现在开始去找点兼职做一下,好尽快将陆然为爸爸垫付的那笔手术费还清,她不想一直这样欠着他,因为她担心会一直和他纠缠不清。

她刚拎着一个桶下楼打热水,宿舍的战争便开始了。

“天天化这么浓艳的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夜店做小姐呢!”夏染染被夏青青一大早起来化妆在宿舍搞得噼里啪啦的声音非常不满,她从夏青青身后路过,然后将挡着她路的凳子一脚踢开,凳子一下子就撞到了夏青青放在角落的箱子上,箱子倒在了地上,因为没有拉上拉链,所以里面的衣服都散开在地上了。

“有病是吧?”夏青青看到自己一箱子衣服全在地上,瞬间也火大,然后将手里的喷雾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我化我的妆,关你毛事。老娘就有这资本。”

夏染染性格比较男孩子气,她是家里的独生子,被宠坏了,估计也从来没人敢这么跟她说话。她不爽的看了夏青青一眼,然后再将本来已经倒在那里裂开的箱子踢了一脚,“你再敢跟老子说一句,看老子不撕裂你的嘴。”

“夏染染,你以为你是谁啊?长得一副男人相,你以为全世界都怕你,都围绕着你转吗?”夏青青出生于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她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得来,所以在社会上混久了,浑身上下都要一股风尘气息,说话做事都有些刻薄难听。

“夏青青,我就算长成男人相,也比你这个千人骑万人上的浑身散发着一副骚味的贱人强。”夏染染指着夏青青的鼻子骂,声音大到估计整个人宿舍楼都听得到,5301的宿舍外瞬间围满了一群人。

苏念提着半桶热水回来,发现宿舍门外已经被同学们围个水泄不通了。

“怎么啦?麻烦让一让。”苏念提着热水进门就看到夏染染和夏青青两人打起来了,沈初晨站在旁边不知所措。

桌子的书和化妆品全部摔在了地上,夏青青原本很露的吊带衣服已经落在胸口的位置了,酒红色的长发被夏染染扯在手里。

“你们放手,别吵架了,我们宿舍都被围观了。”苏念回到宿舍后就将门给关上了,然后又将她们两人拉开。

“苏念,你别插手。”夏染染脾气上来了,谁劝架都没用,她一只手就将她推开了。

夏青青自然也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她头发凌乱,手臂上都是抓痕,她这边苏念也带夏青青到医院检查了下,还好那桶水不烫,所以夏青青基本没受到什么伤害。

“我不回去了。”夏青青从医院出来后就不愿意再回学校了,“我下午要去做兼职,你自己先回去吧!”

“可是下午有课。”苏念提醒道。毕竟下午的法语课在整个学分中占了很大比例,而且据说法语课的期末考会非常难。

夏青青耸了耸肩,“那也没办法,我下午刚好得到一个兼职的机会,这份兼职的收入一个下午就有5000多,比我在皇朝好赚多了,而且那里认识的人都是高素质的有钱人,说不定我还能勾搭上一个有钱的富二代呢!”

“你怎么总有这么多兼职的门道啊?做什么工资这么高?”苏念有些惊讶,“不会是骗子吧?”

“哪有那么多骗子。”夏青青笑了笑,“我这几年做过各种兼职,见得多了,这次也是一个熟悉的朋友介绍的,就走个台,不会有问题的。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前天说带你赚钱也没赚到,你不是还要还你后妈30万吗?”

“现在不止30万了,昨天晚上爸生病住院的手术费现在又花了30多万。”苏念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夏青青安抚的拍了拍苏念的肩膀,“苏念,其实你不用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只要你在秦萧面前用点小心机,以他对你的喜欢,他一定会帮你的。就他的家境来说,根本就不在乎那点钱。”

整个江城大学都知道秦萧是江城赫赫有名的秦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曾经因为大家知道秦大少爷的女朋友是名不见经传的苏念时,苏念便被认为是在高攀秦萧。

不过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大家的舆论而受到影响。后来出现了慕晨的事情,苏念便自己提出分手。然后又被大家传言说她被秦大少爷玩腻了。

苏念微微低下头,“我跟他已经分手了,我不想再利用我们仅存的关系让他来帮我。我会讨厌那样的自己。”

“苏念,你还是太单纯了。”夏青青低头笑了笑,她的眼睛里是经历各种事情之后的成熟和心计。她看了看苏念,想起一些事情,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精明,“好吧!那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

左岸,江城最奢华的娱乐休闲会所,这座会所的会员仅有30多个人,因为这里得会员每个人每年的会费都得3000多万人民币。所以能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江城最有钱地位最高的人。

“哇,这就是传说中的左岸啊!”夏青青从出租车上下来后就惊呆了,左岸的门面看起来虽然低调,但是懂行情的人一眼就看得出这座会所的奢华之所在,低调但是有内涵。

关于左岸,苏念曾经从秦萧嘴中听说过。

左岸是一家私密性很强的会所,所以夏青青个人并没有机会进去。她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里面便走出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他询问了夏青青的名字和身份证信息后才带她们进去的。

会所内部的设计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犹如古代宫廷般的奢华复古感。夏青青和苏念并没有太多时间来参观就被带进一间休息室,休息室内有七个女孩子在,应该也是过来做兼职的。

“美女们,请把这些礼服换上,稍后会有化妆师过来给你们化妆。”那位经理模样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身后也跟着进来了一群工作人员,他们手上拿着一套套漂亮的礼服。

“你好,我想问下,这次走秀可以多加一个人吗?”因为加上夏青青总共八个人,刚好8套衣服。因为苏念是临时过来的,并没有她的礼服。所以夏青青便去询问经理。

经理看了夏青青一眼,然后又看了苏念一眼,然后示意身后的工作人员,“去把那套等下要展示的黄金内衣拿过来。”

没一会,工作人员便抱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打开,里面是一套由黄金做成的内衣内裤。经理模样的人看了看苏念,“这套内衣价值千万,刚好秦老板要过来,等下你穿着它去给他们展示一下。”

苏念愣了下,然后开口:“这个太暴露了。”

“这叫性感,叫美懂吗?”经理模样的人看看了苏念一眼,“你不想穿也行,那你可以离开了。”

苏念没办法说服自己穿上这套黄金内衣,她看了夏青青一眼,刚准备走,就被夏青青抓住了。夏青青已经换好了一件抹胸礼服,镶钻的礼服将她的身材显现得淋漓尽致,她走到那经理面前,然后靠得很近,“我这位朋友比较害羞,但是你看她,长得真的很漂亮,身材也不错,既然她不愿意穿那套衣服,那你看这样可以吗?她穿我身上这套,我穿你手上那套内衣。”

经理上下打量了夏青青一番,然后点头。

最后苏念换上了夏青青那身镶钻的抹胸长裙,她黑色的长发也被轻轻挽起,脸上也化着精致的妆容,整个人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所有人被带到一个很大的包厢,一进去里面有十来位男士,他们正坐在沙发上觥筹交错,看到走进来的美女们后立刻露出魅色的眼神。

“不是走秀吗?”苏念第一次到这样的场所,被眼前那些男人赤裸的眼神吓到了。她扯了扯夏青青的手。

夏青青穿着那套黄金内衣,凸凹有致的身材更加诱人,她在外面混了很多年,对于各种兼职偷梁换柱的事情见多了。所以在她来之前,她就知道这次的兼职绝对不止只是走秀那么简单。

“没事,见机行事就好,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夏青青轻声说,然后带头走在前面,她脸上扬着非常自信的笑容。

“林经理,先让美女们过来喝杯酒吧!”坐在中间以为年纪稍微大点的男人开口,然后他的视线一直在夏青青身上没离开过。

夏青青是何等聪明,她笑着走到那位开口说话的老年人中间,然后端起桌子上的酒递到他嘴边,“这位先生看起来好年轻啊!”

“美女的嘴可真甜啊!”中间男子一双肥厚的手搂在夏青青的腰上,眼神也在她胸前停住了。

其他的女孩子们也都纷纷找位置坐下来了,她们似乎对这样的场合很适应,很容易就让自己融入其中。但是苏念却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美女,来这边坐。”有人注意到苏念,便朝他招手。

苏念站在里面不动,那位男士突然站起来走到苏念跟前,然后很轻浮的去搂她的腰。苏念条件性的躲开,那位男士很不悦的皱眉,想要硬来。

“先生,请自重。”苏念一边推脱一边往后退。

男人有时候真的会有一种越得不到越有意思的心理,他看着苏念的躲闪,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苏念不停的后退,直到靠近门口的位置。就在她要绝望的时候,她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林琛带着朋友进来,他刚好看到了在躲闪的苏念。“林总,你来了。”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人纷纷起身和林琛打招呼。

林琛客气的笑了笑,然后将苏念拉到身旁,“大家今晚玩的开心,陆总现在有事要晚一个小时到。”

那个原本想打苏念主意的人看到林琛将她护在身后立马明白了,有些尴尬的回到沙发的角落里去。

“林总,好久不见。”夏青青做梦都没想到林琛会出现在这里,她有些尴尬的想要将自己身上暴露出来的部分遮住,但双手不够用,怎么都遮不住。她只能尴尬的打个招呼然后迅速离开包厢。

“苏念同学,大白天不上课跑来这里做什么?”林琛已经给陆然打电话了,他甚至可以想象陆然看到苏念穿着这一身衣服出现在这样场所的暴怒场面。

苏念之前在皇朝见过林琛,知道他跟陆然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对于林琛,她心里突然多出了一丝好感。她有些尴尬的低下头,“你刚才说等下要过来的该不会是陆然吧?”苏念对自己的直觉一向很准。

林琛点了点头,“对,是你们的陆然。”

苏念赶紧站了起来,“刚才谢谢你帮了我,我现在必须走了。不过还得拜托你一件事,就是不要告诉陆然,你在这里见过我们。”

“林总。”夏青青已经换好一套正常点的吊带裙进来了,然后在林琛旁边坐下,“你也是这里的会员吗?”

夏青青似乎并不着急走,也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尴尬。

“我们该走了,等下陆然就来了,看到我们不去上课不好。”苏念想到下午刚好有法语课,她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

“陆然要来?”夏青青看了看林琛,想了想,然后跟着起身,“林总,你先忙啊,我们下次再约。”

林琛看着苏念和夏青青两人紧张的表情有些想笑,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陆然也该到了。毕竟他刚刚在电话里提到苏念在这里,以陆然对苏念的紧张感,估计已经甩下一教室的学生匆匆忙忙赶过来了。

“走啦,快点。”苏念催促道。

两人还没来得及出去,包厢的门就由外往内打开了,陆然穿着一身灰色的衬衣站在门口,他脸色沉沉,看似心情非常不好。

苏念尴尬得低下头。

“陆然,好巧啊!”夏青青尴尬的笑着和陆然打招呼。

“夏大美女,既然都遇上了,那也没什么好躲的。继续过来玩会呗!”林琛笑着将夏青青搂着到沙发上坐下。

陆然一把抓住苏念的手往旁边的包厢走去。

“陆然,你干什么?”苏念被陆然紧紧抓着,她有些反抗性的挣扎着。

陆然一脚踢开包厢的门,然后拽着苏念进去,随后转身关上门将她抵在门背上,“苏念,你告诉我,你逃课来这里做什么?”他冰冷的眼神里除了愤怒就看不到其他的神色。

苏念挣扎了下,但是陆然的力气太大,所以她的挣扎显得太无力了。她偏过头不去看他的眼睛,“我想早点把钱还给你,青青说这里可以做兼职,我就过来了。我不知道会是这样的……”

苏念的解释让陆然的脸色稍微有些好转,但是依然冰冷,“我说过那些钱不用你还。”

“陆然,你这么说并不代表我可以心甘情愿的接受你那笔钱。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想一直因为你的这笔钱而不安。”苏念转过脸对上陆然深邃漆黑的眼眸,她觉得自己会不自觉地陷入他的眸子里。

陆然握着苏念的肩膀,他知道自己在得知她旷课来这里后,他便已经丧失了所有风度,抛下一教室的学生迅速赶来这里。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陆然逼视着苏念的眼睛,“那我现在告诉你,我爱你,苏念,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苏念虽然在此之前就知道陆然对自己不一样,但此刻,面对他的告白,她还是有些被吓到了。她想后退,但是肩膀却被陆然紧紧抓住。

“陆然,你放开我。”苏念有些挣扎,各种慌乱让她有些透不过起来,“谢谢你之前帮了我那么多,但我真的只是把你当我的老师,而且我很尊敬你。”

“老师?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你嘴里的这个称呼。”陆然的失落和痛苦让他已经彻底失控了,他一只手拖住苏念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将她紧紧固定在怀里,他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因为他心里的失落愤怒和悲伤,所以他的吻很粗暴急躁。

苏念完全愣住了,陆然炙热的气息将她包围着,他的吻像是带着一股惩罚的意味让她有些头晕有些不能呼吸。

“陆……”苏念的话还没说出口。

头有些晕,苏念觉得眼前的人突然变得越来越模糊了,然后下一秒,她就晕倒了。

陆然看到苏念晕倒了,他浑身的灼热感瞬间消散了,他唤了她几声,她都没有反应。于是他抱起她迅速前往医院。

急诊室外,陆然有些焦灼不安,他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很多圈了。他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甚至为自己刚才失控的情绪自责后悔。

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医生出来了。

陆然快速走了过去,“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院翻了翻病例,然后看向睡在病床上的苏念,“她有点贫血,所以才晕倒。其他没什么问题,注意营养就好了,别为了爱美减肥。”

陆然点了点头然后随着苏念的病床回到病房。

熟睡中的苏念安静得像个孩子,她的皮肤很白皙,黑色的睫毛浓密卷翘,陆然坐在病床上,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抚摸上她的脸颊,他的动作很轻,甚至有些小心翼翼,好像生怕惊扰到她。

“念念,对不起。”陆然看着苏念道,他的双手轻轻握住她的手,“如果未来哪一天,你发现我做了伤害你的事情。但是请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都是因为我爱你。”

苏念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天都有些黑了。她抬头就看到陆然坐在她身旁,他眼神温柔的看着她。

“饿了吗?这里有鸡汤,来喝点。”陆然的声音格外温和平静,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他端着勺子将鸡汤递到苏念嘴边。

苏念愣愣的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有些饿了,很自然的张嘴喝了陆然递到嘴边的鸡汤,喝完之后才觉得有些尴尬,她抿了抿嘴唇,“陆然,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我得去看看我爸。”

“苏念,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不适合你。”陆然压抑住心里的怒气,很平和的开口,“我之前就跟你说过,那30万不用你还。如果你需要工作,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份正常的工作。”

苏念已经从病床上起来了,她低着头站在陆然面前,“陆然,我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但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什么都麻烦你,这样我会还不起。”

“我从未想过要你还什么。”陆然轻轻握住苏念的肩膀,“我只是喜欢你,不想看到你为钱去做一些自己并不喜欢的事情。”

苏念抬头刚好对上陆然的眼睛,他漆黑的眼眸里有一股很深邃的忧伤,这种感觉让她心里莫名的难过起来,“陆然,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自己该承担的,但我还是要谢谢你,钱我也会慢慢还给你的。”她说完便留下陆然离开了。

陆然看着她走远,整个人变得疏远冷漠起来,他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交待了些什么才离开。

转身就拿起桌子上的杯子朝夏染染砸了过去。

夏染染身体很灵活的躲开了,然后看到门口一桶热水,提起来直接朝夏青青泼了过去。夏青青尖叫一声,整个人抱在一起蹲在了地上,空气中瞬间弥漫起一股雾气。

沈初晨被吓到了,愣在原地不动。苏念也被吓到了,因为那桶里是她刚刚打回来的热水,她甚至都有点不敢去看夏青青,刚准备打110急救电话,只见夏青青突然站了起来,拿起身后的凳子直接朝夏染染这边砸了过来,夏染染忘记躲开,直接砸在他头上,红色的血液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

“夏染染,如果今天我毁容了,我非得杀了你不可。”夏青青说完拿起一件外套裹在身上匆匆出门了,苏念交待沈初晨送夏染染去医务室便出去追夏青青了。

“去医务室吧!你流血了。”沈初晨一愣一愣的,然后将夏染染扶起来。

夏染染咒骂了几声才跟沈初晨去了医务室。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