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荫蒂添的好舒服小说

2022-03-26 14:30:5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余式微心中一悸,不明白陈瀚东为什么突然说出这种话来,慌忙抬眼去看,他已经招呼侍应生过来结账,于是话题就这么打住。而且陈瀚东像是生气了,阴沉着脸说他还有要事,让她自己打车回去

余式微心中一悸,不明白陈瀚东为什么突然说出这种话来,慌忙抬眼去看,他已经招呼侍应生过来结账,于是话题就这么打住。

而且陈瀚东像是生气了,阴沉着脸说他还有要事,让她自己打车回去。

余式微默默的跟在他后头,她也觉得自己回去比较好,和他一起吃饭差点消化不良。

两人刚到门口,门童就已经把车开了过来。

余式微蹭了蹭脚尖:“嗯……那个……再见。”

陈瀚东深邃的眼神在她脸上逡巡了好几秒,心中气闷不已,冷冷到:“再见!”

刚一转身身后就传来哗啦啦一阵响声,他回头一看,只见余式微瞪大眼睛看着她那个漏了底的包,似是不相信这么丢脸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陈瀚东嘴角不由得向上弯起,心情突然大好。

察觉到陈瀚东眼里的笑意,余式微却觉得窘迫不已。

弯腰捡书的时候,她不禁想到,她这辈子大概不能再丢脸了。

视线里出现一双擦的锃光瓦亮的皮鞋,然后那人居然蹲了下来和她一起捡那些散落在地的书。

在看到那张数独的时候陈瀚东微微挑眉:“你喜欢玩儿这个?”

余式微低着头嗫嚅到:“不是……那是……”

她竟然有些说不出口。

“是什么?”

余式微把书整理好,然后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纸张,有些羞愤的说到:“是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

“哦,可是你好像都不会做啊?”

余式微感觉自己被深深的鄙视了,不由得涨红着脸吼道:“你知道这有多难吗?我就不信你会。”

陈瀚东一把扯过她的手臂:“上车。”

“干什么?”

“上车做啊。”

余式微的脸更红了,还外带结巴:“做……做什么?”

“做数独啊。”陈瀚东眼神清明的答道,过了一会儿却又坏笑起来,“难不成你以为是……”

“我什么也没以为!”不等陈瀚东说完余式微就兔子似的窜上了车,背后传来陈瀚东低沉的笑声,她的脸滚烫滚烫的。

陈瀚东果然不是在吹牛,分分钟就把所有数独都做完了。

余式微甘拜下风,却没好意思问他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车子发动之后余式微有点着急的说到:“我还没下车呢。”

“我送你。”

余式微暗想这人真的是好奇怪,刚刚还说有要事。

把余式微送到学校之后,陈瀚东没有立刻离开,看着她慢慢远去的背影,他不禁陷入一阵沉思,其实他是有急事来着,可是还是抽了时间出来陪她吃午餐,就是为了让她选一所她喜欢的房子,可谁知道她根本不识好人心,把他气了个不轻。

本来又要赶回去的,可当他回头看到她背着个破包,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的时候,又怎么都不忍心了。他已经被她牵动太多,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是他妻子的缘故吗?

“余式微,我好像有点小瞧你了。”

晚上陈瀚东到达帝王会所的时候,几个狐朋狗友都已经到齐了,特别是周群,一个人抱着两个妞,真真是左拥右抱。

而自诩风流的叶迟反倒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

陈瀚东问:“白晋怎么没来?”

周群推了两个妞到陈瀚东身边,笑着说到:“白晋犯了点儿事,被他家老爷子发配边疆了,我看过年都不一定能回来。”

陈瀚东又指了指叶迟:“他呢?”

周群笑的更开心了:“他啊,是被一个女人勾了魂,现在决定守身如玉了。”

叶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那不正好成全了你的齐人之福?”

陈瀚东有些吃惊,暗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奇女子竟然能够降伏叶迟这头大色魔。

他推开旁边那妞儿递过来的酒杯,自己重新倒了一杯,慢慢的啖了一口说到:“怎么不把弟妹一起叫过来玩儿?”

叶迟急摇头:“就周群这德行,我怕吓着她,让她误以为我也是那样的人。”

周群气得立刻拿果盘砸他:“你小子上岸了就这么埋汰我,别忘了你自己之前有多淫荡!”

“没你淫荡,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

“我怎么了,你就是嫉妒我。”

“是啊,我嫉妒你这么个烂人竟然还没得艾兹。”

他们两个还是这样,说不到三句就开始吵,可是陈瀚东知道,他们两个关系铁的很,轻易不会散了的。

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外面有人通传:“霍大少来了。”

霍大少?哪个霍大少?

周群也不和叶迟瞎闹了,急忙对陈瀚东说:“今儿给你介绍个朋友。”

“哟,群儿竟然还交了新朋友了。”陈瀚东眯眼看过去,进霍殷容是霍家的长孙,却随了母亲的样貌长了一双凤目,面容也十分阴柔,如果不是那颀长的身高外带凶狠的煞气,肯定很多人会误以为他是个女的。

然而让陈瀚东不解的是,周群和叶迟怎么会突然和霍殷容打起交道来,难道说他们已经知道了陈家和霍家联姻的事情?

霍殷容看到陈瀚东,脸上没什么变化,眼中却闪过一丝阴冷。

“这位是霍氏集团的太子爷霍殷容,这位是陈瀚东,你和我们一样叫他东子就行了。”周群急忙为两人介绍。

霍殷容挑了挑他那细长的眉毛,不冷不热的说到:“不敢,还是叫东少比较合适。”

说着已经伸出了右手:“幸会。”

陈瀚东缓缓的起身,握了一下他的手:“久仰。”

两人足足握了近半分钟,暗中较劲面上却又都不动声色。

周群和叶迟看不透两人打的什么哑谜,急忙招呼两人坐下。

陈瀚东本来打算说完事情就走的,不过周群眼巴巴的把人叫来肯定还有别的事情,他不妨就多坐一会儿。

吃吃喝喝一阵之后果然说到了正题。

原来周群叶迟打算和霍殷容合伙开一家拍卖公司,专门拍卖世界名画古董什么的。

陈瀚东明了,他们肯定是海关那关过不了,所以又叫上了他。

果然周群又说到:“东子你可得在你姐夫面前多美言几句啊,别卡的那么严。”

陈瀚东的姐夫权振东是海关总署署长,为人严谨刻板,他上任之后雷厉风行的来了一场大整顿,许多人叫苦不迭,因为捞的油水少了。

周群他们想拉下水的其实是权振东。

看透了这一层陈瀚东反倒不急,他不紧不慢的喝着酒,说到:“你们做的是正经生意,怕什么。”

周群脸一僵:“这不是防范于未然么,你也知道最近形式比较紧,可这也是个难得的大机遇啊,你想别人还是紧,我们这边松一松,那钞票不就哗啦啦的进了我们的口袋?”

叶迟立刻说到:“你家的钱还不够多啊,开银行都绰绰有余了。别怪我没提醒你,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要是你哪天犯了事儿被请进去啃窝窝头了,那钱可都留给你家那个外边来的。要不你还是先立个遗嘱得了,说你死了之后钱全给我,我保证接着替你花天酒地行不行?”

叶迟这话是反着说的,表面上看是在损周群,其实是在帮着他,让陈瀚东不要拒绝的那么快。

周群立刻明白过来,他故意踹了叶迟一脚,嚷嚷到:“爷的钱只留给爷的妞,你要是愿意伺候爷,把钱都留给你也不是不行。”

叶迟毫不客气的反击:“你那二两肉不是早废了么?要不你趴下我来?”

看着他们两个不停的插嗑打浑也够辛苦的,陈瀚东便笑笑:“行了,我会跟姐夫提一提,成不成还两说。”

周群和叶迟立刻眉开眼笑的:“够义气。”

陈瀚东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周群瞪大了眼:“这才几点啊就回去,我都给你准备了好几个妞,超级正点的。”

叶迟端起酒杯塞住周群那张臭嘴,笑着说到:“他喝多了胡言乱语,东子你有事就先走吧。”

陈瀚东点了点头:“你们继续。”

霍殷容也跟着起身:“我送送东少。”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陈瀚东斜睨了一眼面色阴沉的霍殷容,这个人从一进来就没什么好脸色,敌意分外明显,现在他跟着出来了却又什么都不说。

陈瀚东挑眉,不急不急。

果然过了一会儿,霍殷容阴阳怪气的开口了:“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还出来鬼混,难道说余式微她满足不了你?”

原来是因为这个,陈瀚东心想,我们夫妻两的事好像还轮不到他来操心吧。

不过转眼他又想起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当初他说要娶余式微的时候,反对的最激烈的就是这个霍殷容,难道说他对余式微……

陈瀚东心头一动,然后状似无意的说到:“小微她……”

霍殷容立刻屏住了呼吸,眼中闪过一丝紧张。

陈瀚东眯了眯眼,然后恍然大悟道:“小微的妈妈不是嫁给了你爷爷吗?照理说你该叫她姑姑才对,那我不就是你姑父?”

霍殷容瞳孔一缩双拳猛的握紧,铁青着脸咬牙说到:“他们还没结婚,而且永远都不可能结婚,那个女人只是一个保姆而已。”

陈瀚东勾起嘴角,似笑非笑:“是吗?”

说完也不理他,转身就走了。

霍殷容却又在他背后吼到:“那你知不知道余式微心里的那个人是谁陈瀚东顿住,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仔细的想过,她爱过别人吗?

霍殷容走上前来,幸灾乐祸的笑到:“想知道?”

陈瀚东凌厉的扫了他一眼。

霍殷容却笑的更开心了:“那你自己去问好了。”

陈瀚东比预计的稍晚一点到家,战争似乎已经开始。

余式微低垂着脑袋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陈寒雪把茶几敲的邦邦响,情绪很是激动。

他站在门口冷睇着余式微,他要看看她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

“这房子多好啊,地段风水环境交通,样样都是上乘。多少人求着我……我朋友卖我朋友都不肯,卖给你纯粹是看在我和东子的面子上,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余式微咬唇,尽管陈寒雪焦躁的都要跳起来了,她还是一幅不温不火的样子。

“这个事还得瀚东做主,我听他的。”余式微觉得脑袋都要大了,今天上完晚自习刚回到家中就被陈寒雪拉住了。

陈寒雪说她有个朋友在六环有套房子正好要脱手,然后极力劝她把那房子买下来。余式微虽然没买过房子,但是她知道那个地段那个建筑面积,根本不值陈寒雪说的五百万,更何况陈寒雪还一直强调这个价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有的,她这么说就是为了让她感激她,以后好拿捏她而已。别说她没那个权力,就算有那个权力她也不想和陈寒雪打这个交道,因为以后出了问题,肯定说不清楚。

可是陈寒雪没那么容易敷衍,她坐在这里已经说了快半个小时了,余式微只得一次又一次的把陈瀚东搬出来当挡箭牌。

陈寒雪眼神闪了闪,她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唯唯喏喏的余式微竟然这么难搞,任她好话说了一箩筐,还是油盐不进。可这事儿必须得在东子回来之前谈妥。

她继续劝说到:“我们家东子有多中意你,你还不知道吗?只要你说喜欢,东子肯定会买的。”

她原本的打算是哄余式微先答应把那房子买下来,只要余式微答应了,东子自然也就不好再反对,可是这死丫头死活不表态,她气得又敲了敲桌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大姐我还会坑你?”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她就不信余式微真的敢得罪她。

“大姐你误会了,我觉得买房这种大事肯定要男人做主的,瀚东对我好,但我不能不懂事,所以我还是要听他的。”

“你就不能硬气一点,你说要买,难道瀚东还会拒绝?”

“那等瀚东回来,大姐再和他商量吧。”

“你!”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陈瀚东终于打算现身了。

他故作不经意的说到:“两个人在聊什么?”

见陈瀚东回来了陈寒雪立刻一阵心虚,她飞快的抢过话头答到:“没聊什么,随便说说。”

一边说着一边还冲余式微使眼色。余式微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陈寒雪果然有点不对劲。

陈瀚东却说:“我怎么好像听到你们在说房子的事。”

“这……”陈寒雪眼神一阵飘忽,她急忙岔开话题说到,“你这是去哪儿了,一身的酒味。”

陈瀚东坐到了余式微旁边,余式微起身去厨房给他倒了一杯蜂蜜水。

陈瀚东勾了勾嘴角:“和周群他们聚了一聚。”

陈寒雪有些不高兴的嚷到:“你又和那个败家子出去鬼混了?”

陈瀚东喝了一口蜂蜜水,其实他不太喜欢甜的东西,不过这毕竟是余式微的心意。

“有好处干嘛不去?”

陈寒雪翻了个白眼:“他能给你什么好处。”

“听说我结婚了,他送了套房子给我当贺礼。”

“什么?”陈寒雪一惊,如果陈瀚东有了房子,那肯定不会再买了。

“三环三百平米,我下午去看了下,感觉还不错就收下了。”

陈寒雪再没了二话。

回到房间之后,余式微隐约明白了其中的蹊跷,她想问又怕是自己自作多情。

可她心里藏不住事,跟着陈瀚东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终于开口问到:“你中午让我选房子,其实就是预料到大姐会向我推销她那套房子吧?”

如果她事先就选好了房子,自然就可以直接拒绝而不用怕得罪陈寒雪了,难怪他中午会突然那样说。

陈瀚东没有否认,他解着衣袖上的扣子有些冷漠的说到:“可惜某人好像不领情。”

余式微有些脸红,陈瀚东为了她好,她却不识好人心,他生气也是应该的。

脚尖蹭了蹭地毯,她低垂着脑袋嗫嚅到:“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来的那个还是他认识的。

霍刚的孙子霍殷容,霍家在a城算的上是商业圈的首富

动漫关键词:荫蒂添的好舒服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