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做爰全过程叫床小说,大炕上和亲亲公个取所需

2022-03-26 14:29:3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大家都是成年人,用这个当借口会不会不太好?余式微不知道陈瀚东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无论如何她是待不下去了。她低着头尴尬的说到:“爸妈,大姐,首……瀚东,我还有

大家都是成年人,用这个当借口会不会不太好?

余式微不知道陈瀚东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无论如何她是待不下去了。

她低着头尴尬的说到:“爸妈,大姐,首……瀚东,我还有课就先走了,你们慢吃。”

说完就逃也似的跑了。

陈老爷子没什么表情,陈夫人和陈寒雪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

陈瀚东却因为余式微那一句‘瀚东’心情蓦然好了起来。

他起身说到:“我有事也先走了。”

接过佣人递来的外套,陈瀚东追着余式微走了。

过了一会儿管家莫姨俯在陈夫人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陈夫人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因为莫姨在收拾陈瀚东房间的时候,在床上发现了一张带血的纸巾,这说明昨晚陈瀚东真的和余式微那什么过了,而且余式微还是第一次。

这也就难怪陈瀚东为什么那么在意他的小媳妇儿了,男人谁不在意这个呢?

陈寒雪了见她两有秘密不让自己知道,立刻不满的嚷到:“有什么好事就说出来呗,让大家都听听。”

这次陈夫人竟然横了一眼陈寒雪,然后对老爷子说到:“老陈,我待会儿和你说个事。”

陈司令点了点头,然后对陈寒雪说:“你也该回去了,不管老公难道连女儿也不管了?”

陈寒雪瘪瘪嘴,没再说话。

再说陈瀚东,人高腿长三两步就追上了余式微,二话不说就把她扯到了车库,打开车门不冷不热的说到:“我刚好要出去办事,顺便送你一程。”

想起昨夜莫名其妙的睡衣事件,余式微是再也不肯和他单独相处了,所以她立刻坚定的拒绝了。

“不用,我自己打车。”

陈瀚东冷睨了她一眼,觉得她完全是不识好歹。

他自顾自的上了车,却说到:“你愿意走半小时去打车那是你的事。”

余式微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庭院深深的陈家,而不是她和妈妈住的那栋公寓,而且今天前两节课是灭绝师太的课,迟到的话她就等着挂科吧。

几番挣扎几番犹豫,眼看着陈瀚东就要开车走人她急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那就谢谢你了。”

陈瀚东没有说话,冷漠的发动了车子。

气氛自然是尴尬无比,车子在行驶的时候还好一点,偏偏又遇上了红灯。

余式微眼睛一直盯着那不断跳跃的数字,过了一会儿她故作淡然的说到:“昨晚谢谢你了,还帮我换了衣服。”

她说这话的意思是希望陈瀚东能够否认,她希望陈瀚东能够告诉她,昨晚是她自己梦游起来换衣服的,这样她心里那个大疙瘩才能解开。

陈瀚东从后视镜里瞄了她一眼,嘴角勾了勾。

“举手之劳。”

短短的四个字将余式微最后一丝希望无情的掐灭。她的表情终于出现一丝裂痕,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流氓。”

余式微说话的时候车子刚刚起动,而且她声音很小,却没想到还是让陈瀚东听到了。

“帮自己老婆换衣服算什么流氓,难道你希望我帮别的女人换?”他说的理直气壮,一脸的理所当然。

余式微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红着脸默默的缩在角落。

车子又向前开了一段路却不是去学校的方向,而是到了一家早餐店。

陈瀚东说他不习惯吃家里的早餐,让余式微陪着他再吃一点。

“放心,不会迟到。”他这样说到。

余式微只得跟着他进了店,结果陈瀚东没吃什么她倒吃了不少。她有点明白过来,其实是陈瀚东陪她吃。

他的好意让她觉得有点负担,所以只能把换衣服的事暂时放下,不再管它。

到了学校,余式微正要推门下车陈瀚东又开口问了。

“你几点下课?”

余式微说:“我今天上午四节课,要到十二点。”

陈瀚东点了点头。“好,到时候我来接你。”

余式微顿住:“什么事?”

陈瀚东又不说话,自己开车走了,余式微气得跺了跺脚。

“说话说一半的人真的很讨厌。”

因为有了这个疑惑余式微上课第一次开始走神。

课堂上老师在上面滔滔不绝的讲着,下面一百多号学生个个聚精会神奋笔疾书。

夏子苏在笔记本上认真的写着什么,等老师转过身去却把笔记本推到了余式微面前。

笔记本左边那页画着两个裸身相交的男人,右边灭绝师太其实长的也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模样,只是有点刻板而已,才三十多岁就像个五六十的老学究,她那个外号多半源于她的打扮穿着,当然也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还记得第一次上课时候她就给了全班同学一个下马威。一般来说,一门学科只有第一堂课和最后一堂课人比较多,因为第一堂课会点名,而最后一堂课则是划考试范围,可是灭绝师太既不点名也不划考试范围。

她说:“我这人从来不点名,因为你们这一百零一号人,每个人每张脸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谁来了谁没来我一眼就知道。但是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们,只要被我发现一次没来,接下来所有的课就都不用来了,因为来了也是零分,而且补考零分清考零分,你们自己看着办。”

在这样的高压政策下,同学们叫苦连天,纷纷开动脑筋想出别的娱乐方法。

有的上课偷偷看小说,有的带着耳塞偷偷听歌,更多的是用手机上网聊天。

高中的时候都是快上课了不聊了,大学是快下课了不聊了。

可是灭绝师太又出了一招。

第二堂课的时候她叫了个同学起来回答问题。

“你刚刚有认真在听我讲课吗?”

不幸中奖的那个同学擦着冷汗说到:“有……在。”

灭绝师太却冷笑了一声,然后非常酷的对那个同学的行为进行了解剖。

“你回答我问题的时候,根本不敢看我的眼睛,手还不自觉的去摸你的眉骨额头,这说明你为自己说过的话感到羞愧,因为那不是真实的。而且你的大拇指和食指均有淡淡的黑色墨迹,这代表你曾经长时间翻看报纸书籍累的东西,再看看你这一副萎靡不振双眼浮肿的样子,昨天晚上看盗版不健康小说看的很晚吧?”

此言一出,全班哗然,该同学羞愧的低下了头。

灭绝师太说:“我并不反对你们看不健康小说,但是一定要支持正版,这是身为一个成年人应有的节操。”

说到这里大家立刻就给跪了,灭绝师太果然与众不同。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在她的课上走神了。

尽管课程内容枯燥又乏味。

余式微不想夏子苏知道她走神了的事,于是岔开话题写到:“好无聊的课啊。”

夏子苏也叹了一句:“是啊,很无聊。”

“我知道我的课很无聊,有几个同学又开始走神了。”这时讲台上的灭绝师太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夏子苏和余式微背后立刻升起一股凉意。

灭绝师太又说到:“既然这样那我就说点有趣的给你们提提神。你们知不知道怎样来判断一个人对你是不是一见钟情?”

这个话题大家果然比较感兴趣,当下就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夏子苏一本正经的对余式微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我怨念太深,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呢。”

余式微勾了勾嘴角:“我还以为她有特异功能能够看透我们的内心呢。”

灭绝师太扫了大家一眼,然后继续说到:“根据心理学的研究,当一个人关注你的时间超过八点二秒的时候,那么那个人就很有可能对你一见钟情。当然我个人觉得这个研究的前提是看脸,美女帅哥肯定没问题,至于那些长的有碍市容又被人一直盯着看的,我建议先看下自己裤子拉链是不是开了。”

大家立刻笑的人仰马翻。

余式微却又想起了霍沥阳,脑中回想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那个时候她傻傻地盯着他至少看了好几分钟吧,只觉得从来没见过那样好看的人,那么温暖的笑,像是把阳光都揉进了眼里,以至于那一群翩翩而来的少年,她却独独瞧见了他。

如果八点二秒就能一见钟情,那么她对霍沥阳,至少也是爱之入骨了吧?

铃声响起,灭绝师太宣布下课,然后把余式微和夏子苏叫到了讲台下边儿。

“这里有六张数独,你们一人三张,做完放到我的邮箱里,下午上课前我会去拿。”

余式微和夏子苏对视一眼,知道他们的小动作还是被灭绝师太给发现了。

因为灭绝师太有个习惯,那就是每堂课都要找几个走神的学生给他们发数独作为惩罚,所以每次上她的课大家都会互相开玩笑的问:“今天你数独了吗?”

回到座位上夏子苏立刻哀嚎:“啊啊啊,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了,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余式微咬着笔头轻轻皱眉,真的好难啊,而且另外一节大课就是高数课,她可不敢在高数课上走神,因为心理学走神一下回过神来还在讲那里,而高数,一走神就完全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夏子苏砰的一下把手机摔到了桌子上,怒气冲冲的样子。

余式微问她:“怎么了?”

夏子苏哭丧着脸说到:“靠,百度上竟然没有答案,真的要死了……”

余式微也不由得跟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不想挂科,高数课完以后别的同学都去吃饭去了,余式微和夏子苏两个人还在教室里做着数独。

夏子苏一边抓着头发一边抱怨:“这么变态的题目也只有灭绝师太能够想得出来了,小微你做了几道了?”

余式微皱着眉说到:“还剩两道我怎么也做不出来了,你呢?”

她探头一看,只见夏子苏的a4纸上一片狼藉,涂涂改改十分潦草。

夏子苏委屈的看着她:“小微,我的脑细胞快要死光了,你帮我做一下好不好?”

余式微刚要接话放在一旁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在手机屏幕上缓缓跳跃,她犹豫了几秒,过了一会儿才摁下了通话键。

“喂,您好。”

那头传来一道略显不悦的声音:“是我。”

余式微脑袋空白了一下:“您是?”

那头一下子静了下来,接着凛冽的低沉的男性嗓音犹如一柄利剑差点刺破她的耳膜:“陈瀚东,你老公!”

余式微心猛地缩了一下,糟糕,她忘记和陈瀚东的约定了。

余式微咳了咳:“对不起,我遇到点事儿……”

陈瀚东需要的不是解释,而是立刻出现。

“你现在在哪儿?”

听陈瀚东这语气像是要来接自己,可余式微不敢。

她急忙小心翼翼的说到:“我马上来马上来。”

“一分钟。”陈瀚东冷冷的说完不等余式微有任何反应就霸道的挂断了电话。

余式微深呼吸了一口气,刚刚和陈瀚东说话她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她一边飞快的收拾东西一边对夏子苏说到:“小苏,我现在有点儿急事,你一会儿一个人去吃饭行吗?”

她不是不愿意带夏子苏一起去,她只是不想让陈瀚东过多的侵入自己的私人生活,仿佛只要这样隔开,他们就还是两个世界的人。

夏子苏连连点头,然后趁火打劫似的把自己的数独也塞进了余式微的包包里:“小微你放心的去吧,嗨皮完记得把题目做一下啊。”

余式微也顾不得其他了,背上包包就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体育测评跑八百米她也没这么卖力过,可是到达陈瀚东跟前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彼时陈瀚东正靠在他的路虎车上,抬着手腕凉凉的看着她,piaget手表发出一道冷光:“你迟到了整整两分钟。”

余式微累的气都喘不匀了,莹白的面容因为这剧烈的运到变得白里透红,像一颗熟透了的苹果。她咬着唇压抑着那失率的呼吸,尽量让自己不显得那么狼狈。

“对不起……”

陈瀚东没有因为她的迟到显得不耐,却因为她的这一声道歉而略显不悦。

因为在余式微来之前,刚好也有个女生迟到了,她没有道歉,而是拉着她男朋友的手撒娇,然后两个人欢欢喜喜的走了。

他总觉得余式微和他之间好像隔着一层什么,而且这种隔阂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他眉心深深的拧着:“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说着还起身,手臂有意无意的靠着余式微。

可余式微毕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她唯一想起的就是今天早上陈寒雪也说过同样的话,绯红的脸一下子变得雪白,眼中闪过一丝受伤。

她还以为他和他们家其他人不一样,结果……

她勾了勾嘴角,像是在自嘲,眼里的热度一下子冷了下去。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撒娇,陈瀚东竟然有些失望。他拉开副驾驶座那边的车门,说到:“先上车。”

余式微弯腰坐了进去。

“去哪儿?”

陈瀚东没有回答,而是倾身压上了余式微。

余式微一下子忘记了呼吸,心也猛地悬到了嗓子眼,整个人都僵住一动不能动,可是感觉却一下子变得无比清晰。

他的脸离她的鼻尖是那么的近,近到不需刻意就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原来他的刮胡膏是清香味的,还有这有些幽冷的香气,应该是某个大品牌的香水吧,versace?还是idoff?可惜她对男士香水没什么研究,暂时还分辨不出来。

胡思乱想间她感觉到陈瀚东摸上了她的肩,接着是她的腰…

写着一行大字:“你不想活了,灭绝师太的课也敢走神?”

余式微回了一句:“不想活的是你吧,又画这种东西。”

“什么叫这种东西,这是纯爱懂不懂?”夏子苏时而看着黑板,时而点头然后一通狂写,怎么看怎么像正在认真听课的好学生。

余式微嘴角抽了抽,然后有样学样,其实他们这都是被逼的,因为灭绝师太实在是太厉害了,俨然成了学校的一个神话

动漫关键词:做爰全过程叫床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