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色老头吮她的花蒂,女主在军人宿舍里面NP

2022-03-26 14:28:2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余式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瀚东回来


余式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

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瀚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

陈瀚东,是她结婚没多久的老公,夫人,是她的婆婆。

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她旁边的夏子苏说到:“小苏,我家里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辅导员来了记得帮我请个假。”

夏子苏一边听着歌一边狂虐高数,听到余式微跟她讲话就答了一句:“你说什么?”

因为戴着耳机她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有多大,直到发现众人抛过来的鄙视的目光,她才把耳机拿了下来,然后翻着白眼把那些八卦的目光一一顶了回去。

余式微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犹豫了一下之后,她又补充到:“也许,明早的晨读,我也不来了,找个人帮我点个到。”

夏子苏点了点头,随后一脸愁苦的说到:“高数作业,你写完了没,借我瞻仰瞻仰,这些高数名人真是死了都不放过我们啊。”

余式微扑哧一乐,从课本里抽出一张a4纸递给她,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一长串推理公式,老师布置的三道题目竟是全都做完了。

夏子苏看得眼睛都直了,怎么在她眼里有如天书般的高数,到了余式微这里就变成了小学算数啊?

她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余式微,说到:“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尽量不往二百五那边长呗。”余式微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夏子苏可不笨,她咬着牙假装用力的捏了一下余式微的手臂低声威胁到:“竟然敢说我是二百五,不想活了是不是?”

余式微笑着往旁边一躲,课本被手臂带到了地上,一张照片飘了出来,她不由的心头一紧,刚要弯腰去捡,却被夏子苏眼疾手快的抢了过去。

她看了眼照片,然后发出一阵嘿嘿嘿的奸笑声:“这位帅哥是谁啊?是不是你男朋友,快点儿从实招来。”

照片上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穿着一件白衬衫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笑的时候嘴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像邻家大哥哥般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余式微脸蓦的一红,飞快的抢过照片重新夹进课本里,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到:“别胡说,我先走了。”

夏子苏暧昧的笑着。

余式微急忙掉头走了,悄悄溜出学校,打了一辆车直奔陈家。

陈家住的是军大院,出租车是不让进的,所以余式微在门口就下了车,门口的警卫兵这次认得她了,所以不用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被尴尬的拦在门外。

只是才刚往里走了几步,一辆吉普车就风驰电掣般从她旁边刮过,卷起一阵阵冷风,然后嚣张的在陈家大门口停了下来。

余式微脚步一顿,她想,她知道车上那人是谁了。

车门打开,一条笔直修长的腿迈了出来,因为穿着军人特制的军靴,落在地上的时候分外沉重些。

那脚步像是踩在余式微的脑袋上一样,她的头低的快要挨到地面了,没有一点力气抬起来。

幸好那人没有过来,而是直接进了家门。

听到汽车声,陈夫人等一干人纷纷奔出来迎接。

“瀚东,你回来了?”陈夫人显然十分激动,连平日里常常用来教导余式微‘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套都忘了,也不再用贵妇的身份让自己格外矜持。

“老二你可算回来了,一家人可都盼着你呢。”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陈瀚东的二姐陈寒雪,素日里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看似很好相处,实则……

“嗯,都进去吧。”陈瀚东英挺俊朗的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他永远都是一张冰块脸,以冻死别人为乐。

这样的人,却不怎么的,就看上了沉默寡言的自己。

看着前面一堆人余式微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过去呢?就在她走神之际,忽然陈瀚东状似无意的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他是整场的主要人物,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他这一看,自然也把其他人的目光给拉了过来。

余式微微微一笑,张口喊了一声:“妈,大姐。”

说着已经走到了陈瀚东身边,她抬头露出一个欣喜的表情,尾音略略提高了一点:“你回来了。”

她身上穿的是白色雪纺衬衫配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看着有点破旧的包包,从头到脚的学生气息,怎么看都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陈夫人严厉的瞪了她一眼,眼中满是警告。

得知儿子今天要回来,她一大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打扮得体之后,又把大女儿以及三儿子给叫了回来,然后安排家里的佣人把整个家都打扫了一遍。

可是三儿子被他那个未婚妻缠着暂时回不来,家里人少显得不够热闹,要不是寒雪提醒,她都要忘了家里还有余式微这么一号人。

她当初看中的儿媳人选根本不是这个出身见不得人的保姆的女儿,可是陈瀚东坚持,说如果新娘不是她,那他就不结婚。

她没办法只得同意了,可越看越觉得碍眼,所以如果没事,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和余式微说话的。

余式微才不怕她,心中暗暗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也跟了上去。

陈老司令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前看报纸,听到动静也只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眼皮都没抬一下。

陈瀚东走到他跟前喊了一声:“爸。”

“坐吧。”陈司令应了一声。

陈家有陈家的规矩,那就是吃饭的时候,绝对不说工作上的事。

“坐啊坐啊。”陈夫人推了一把陈瀚东,让他坐在了陈司令的左下手的地方,自己则坐到了陈司令的右下方。

陈寒雪立刻占据了陈瀚东旁边的位置,她没出嫁之前一直都是想坐哪里就坐哪里,也没人说她。

可是这次陈瀚东竟然盯着她看了一眼。

陈寒雪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陈瀚东皱眉问到:“她呢?”

“啊?谁?”陈寒雪傻傻的问。

陈夫人却比她精明的多,一下就猜出陈瀚东说的是什么。

她嘴角一侧抬起,有些讥讽的笑到:“小微在厨房帮着上菜呢,不用等她。”

连他在的时候,他们都敢这样对她,可见他不在的时候,她必定受了不少欺负。

可那个女人倔强的可怕,就算这样也不肯低头。

他冷哼一声:“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佣人。”

陈夫人不免有些讪讪:“没人把她当佣人,是她自己……”

“好了……”陈司令突然出声打断,“把她叫过来,话多。”

陈夫人立刻收了声,这时陈寒雪也反应过来陈瀚东看自己那一眼的意思了,她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起身去把余式微给叫了出来,让她坐到了陈瀚东旁边,而自己坐到了陈夫人旁边。

余式微本来是故意躲到厨房去的,因为她总觉得陈瀚东看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可这下被人叫了出来还坐到了他旁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钉住,背脊挺的直直的。

偏偏陈寒雪还刻意说:“老二,你可瞧仔细了,我们可没虐待你媳妇,还帮你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

然后陈瀚东的眼神就正大光明的落到了余式微身上。

余式微眼角抽了抽,脸上笑着,可是眼底的神色并没有多大改变。

“小微,我们老二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也不表示表示?”陈寒雪看着余式微别有意味的笑着。

余式微故作羞涩的帮陈瀚东夹了一块葱爆海参,然后也不说话,装没存在感这种事她最拿手了。

可是气氛却一下子冷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陈寒雪有些得意有些夸张的说到:“亏我们家东子这么惦记你,你却连他不吃海参都不知道。”

余式微当然知道,陈家餐桌餐盘摆放也是有规律的,陈老爷子喜欢吃白色肉类,比如鱼鸡羊肉,所以这类菜一般放在他跟前。陈夫人喜食汤类,陈寒雪口味较杂,陈瀚东不怎么吃海鲜。所以这一盘海参是放在她面前的。

但是为了防止这夹菜行动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她故意给陈瀚东夹了海参。

闻言她故作惊讶的抬起眼,说到:“啊……我真的不清楚,大约是还没熟悉的缘故吧。”

他们结婚第一天夜里,陈瀚东接到紧急任务就离开了,直到今天才回来,所以那个借口完全站的住脚。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听到她这么说,陈瀚东竟然侧过脸看了她一眼,虽然依旧是不苟言笑的模样,可是眼里却闪过一丝高深莫测。

余式微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右眼皮开始突突突的跳着。

她记得上一次眼皮跳的时候,是她被逼嫁给了陈瀚东,那么这次……

陈寒雪又开口了:“那这次老二回来你可要仔细的留意他的生活起居,下次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

余式微低头说了一声是,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她也没去在意陈瀚东到底有没有吃那块海参。

饭后陈瀚东和陈老司令上书房谈话去了。余式微被留下来接受陈夫人和陈寒雪暴风骤雨般的洗礼。陈夫人端坐在沙发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陈寒雪坐在她右侧的小沙发上,颐指气使的看着余式微,仿佛余式微就是她们脚下的泥,可以任意践踏。

陈夫人一边喝着燕窝一边拿眼角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余式微,然后皱眉说到:“真是穷人家出身,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是什么意思。”

陈寒雪翻着白眼说到:“还不快坐下,要不然待会儿东子出来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他哪知道你就会见天儿的装可怜。”

余式微强忍着想要掉头逃跑的欲望,挪动着脚步乖乖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心中却想起她上次因为没得到允许就坐了下来,结果被她们联手教训的事,不免有些疲惫,想到还在霍家的妈妈又不得不兀自强撑着。

陈夫人让管家老莫递了三页纸给余式微,然后说到:“这是瀚东一些生活起居方面要注意的事,你必须全部牢记在心里,下次再出现今天这种失误,我饶不了你。”

陈夫人说完陈寒雪又迫不及待的开始教训她起来,余式微一言不发的听着。

他们满腹牢骚对她不满,可又哪里知道她心里只怕比他们更不愿意呢?只因为他儿子的一句喜欢,她就要变成一个十九岁的新娘,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瀚东从书房里出来了,看到楼下滔滔不绝的陈寒雪,他心中掠过一丝不快。

“大姐你没事就早点回家吧,要不让姐夫过来接你也行。”

陈寒雪很怕她老公,听陈瀚东这么说立刻收了声。

陈瀚东走下楼梯,似乎无意之间站到了余式微旁边,又说到:“妈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吗?”

他站在这里一副不想走的样子,陈夫人就算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她挥了挥手说到:“没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陈瀚东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先上楼去了,妈你也早点睡。”

说完长腿一迈就走了。余式微急忙跟了上去。

陈寒雪忍不住低声抱怨:“这才几点就睡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陈夫人皱眉:“你没看出来他是来救他媳妇儿的吗?”

“啊?”陈寒雪有些诧异。

陈夫人哼了一声:“娶了媳妇儿忘了娘这话果然没错。瀚东从一回来,那眼睛就没离开过他那小媳妇儿,为了帮她解围竟然连海参都吃了。我看啊,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爬到我头上来了。”

陈瀚东和余式微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楼上走去。

看着陈瀚东宽阔结实的后背,余式微却不由得一阵阵的发抖,她的脑海里回想起上次两人见面的时候发生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她不知道回到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陈瀚东会对她做些什么。

鼻尖依稀传来他身上风尘仆仆的味道,和那个夜晚一模一样。

不好的记忆袭来,她的脚步顿了顿,忍不住想冲下楼去,可是才一转身就又对上了陈夫人和陈寒雪的眼睛,她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她压抑不住的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这样前有狼后有虎的处境,让她觉得格外的窒息。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陈瀚东斜睨了她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转身进了房间。

余式微僵在那里,明明知道再不进去他会生气腿却犹如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这时陈寒雪不知听陈夫人说了什么竟然起身朝她这边走来。

余式微倒抽了一口冷气,抱着书包的双臂紧了紧,然后咬牙低头冲进了卧室。

卧室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惊动了里面那个正在脱衣服的高大男人。

陈瀚东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一脸惊悸的余式微,宽厚的肩膀和健硕的胸膛就那样毫无遮掩的撞进了余式微的眼睛,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男性阳刚的味道,八块腹肌线条流畅,形成一个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劲瘦的腰身充满了爆发的力量,虽然下半身还穿着长裤,不过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身材比例是多么的完美。

因为解开了裤扣,所以他的长裤就那样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部,两道深刻的人鱼线出现在了余式微的视里……

余式微先是呆了一呆,她长这么大连公共游泳池都没去过,所以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具有冲击性的场面,在反应过来之后尖叫一声转身就想打开门逃跑。

可是陈瀚东反应比她迅速动作比她敏捷,三两步就冲上前将她压在了身下,一手横在她肩膀上一手捂住她的嘴巴,耳朵敏感的察觉到了门外的动静。

余式微见陈瀚东裸着上半身朝自己冲了过来吓的快要魂飞魄散了,立刻激烈的挣扎起来。

陈瀚东手劲大,余式微的挣扎根本是无用功。

他玩儿似的制住她然后垂眼问到:“你叫什么

动漫关键词:色老头吮她的花蒂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