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_好硬啊进得太深了A片

2022-03-26 14:27:1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怎么会在这儿?”李潇惊讶的看着坐在长凳上的路飞扬。他不是早就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似乎是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路飞扬疲惫的靠在椅背上,满脸倦容。这几天他

“你怎么会在这儿?”李潇惊讶的看着坐在长凳上的路飞扬。他不是早就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似乎是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

路飞扬疲惫的靠在椅背上,满脸倦容。这几天他一直没有休息好,加上公司事情又多,精神状态其实早已经到了最糟糕的时候。

“伯母还好吧?”

李潇轻轻应了声:“嗯,已经睡下了。”走到路飞扬的身边,缓缓坐下。

一时俩人均是无话。空荡的医院走廊内,吹来阵阵夏夜的冷风,路飞扬伸手脱下自己的外套,想要替李潇盖上,却发现她的身上已经披了一件,自嘲的笑了声。

“伯父出事,你不用太焦虑,医生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只要好好休息养伤很快就会痊愈的。”过了好久,男人低磁的声音才响起。

突然间,李潇有些想落泪的冲动,不管谁劝说,她依旧是焦虑的,可是路飞扬这么说,她竟然莫名的感觉心安。身体被男人的大掌揽进怀中,头被强行按在他厚实的肩膀上。

只是一会儿,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路飞扬轻轻抚了抚她的脑袋:“傻丫头,哭什么,其实你该庆幸,伯父还在,像我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他的语气像是在感叹什么。

李潇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去路家似乎从来没有见过飞扬的父亲,更从来没有听谁提起过他。不禁抬头看过去。“你父亲……怎么了?”

“死了,我小时候他就出意外去世了。”

路飞扬声音淡淡的,像是一点都不在乎的说出口,可是李潇就是能感觉到他隐藏在冷酷之下的那份遗憾和心痛。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的想要理解一个男人。路飞扬,这样的一个男人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复杂了。她常常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明明觉得他无情的可怕,可现在的他却又像是一个因为失去父爱而遗憾的孩子。

冷漠的不敢寻求任何爱护,一直那么小心翼翼。这样的他令自己有些心疼。

感受到她的目光,路飞扬偏头轻笑:“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李潇淡淡的微笑,在他脸上印了一口。“突然发现你也是蛮可爱的。”依偎在他的肩膀上。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

夏夜的走廊,从未有过的心安。

……

明媚的阳光洒进房间内,李潇被刺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专属的家属房间。

一偏头,路飞扬正坐在窗子前,长腿叠在一起,安静的看着书。

这一秒,李潇竟然体会到一丝幸福的味道。

“醒了?”察觉到动静,路飞扬转头看着她笑。

冷酷的五官一改往日冰冷的线条,此刻背着阳光,像是在他完美的轮廓上镀上了一层金光,美得不可思议。

“嗯,醒了。”李潇点点头。偷偷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努力将自己花痴的表情给收了回来。

怎么就那么容易被这个男人迷惑,只不过是跟自己聊了一下身世,再将自己半夜抱回这里好好躺着而已。

啧啧啧,李潇,你丫的也太容易被收买了吧。她小声的碎碎念着,不断的鄙视着自己软脚虾的性格。

起床洗漱完,路飞扬已经拿了些早饭进来。李潇闷头吃着的时候突然想到:“我妈呢?”

“你妈在隔壁陪着你爸。”

“我爸醒了?”李潇激动的一下子放下筷子,忙不迭的跑向隔壁房间。

病床上,李福还相当的虚弱,早上七点多才醒过来,还没什么精神。看见李潇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忙出声道:“潇潇,你跑慢点,小心摔着啊。”

李潇眼泪哗的一下子就下来了,父亲才刚醒来,但是最先惦记的是自己这个做女儿的会不会摔着,而不是他自己的病情,这样的父母,就算不是自己的亲生爸妈那又怎么样?

“傻孩子,哭什么!”王素珍嗔怨地看了眼李潇:“这么大的人了,还整天哭哭啼啼的,让人家看了笑话。”

“嘿嘿……”李潇听言扬起嘴角,傻笑着。

“潇潇啊,宋凯那小子怎么还没有来?你妈妈不是说你去打电话了吗?”李福看了眼路飞扬,礼貌的打了声招呼,随后转头问向李潇。脸上有着见不到准女婿的焦急感。

李潇支支吾吾的看了眼路飞扬,安慰地对爸爸说:“爸,那个宋凯还在忙,一会儿他就应该来了吧。”心虚的解释着,不敢抬头看路飞扬。或者说,不用看她都知道男人的脸早就黑成锅底了。

李爸爸点了点头:“哦,这样啊。宋凯那小子不错,人实在,对你也好。你们商量下赶快结婚吧,我和你妈已经等不及了。反正他爸妈那边也没什么人。你们俩早点把这个事情定下了,我们也好安心。”

他的话就像是个炸弹,嘭的一下子将李潇给炸懵了。没想到老爸这么猛,一醒过来便直接丢出这么重量级的问题。

心虚的睨了眼路飞扬,对方则是扬着眉看着她。李潇吐吐舌,暗道完蛋了完蛋了,昨晚已经惹怒过那个大BOSS一次了,现在再敢惹他一次自己直接等着死吧。

可是直接坦白?那又不现实。

“那个,妈……我……我和宋凯他……”李潇吞了吞唾沫,左右看了看路飞扬和爸妈的眼神,尼玛真是左右为难。最终下定决心咬牙切齿道:“爸妈,你们放心,宋凯一会儿就过来。”

深吸几口气,好说歹说才安抚了爸妈,终于暂时打消了她们这个念头。

走到门外的时候却被路飞扬一把拉住,抵在门后的角落处。

“小宝贝儿,你是打算把我当做地下老公?嗯?”修长的手指挑起她尖细的下巴,魅惑的声音响起。李潇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这死男人这是在干嘛?不知道他这个样子很容易让女人抓狂想要把他扑到吗?这副勾引的模样是个什么鬼?尽管她现在真的很想扑上去重重的咬上一口,可还是有些胆颤。

路飞扬平时不笑,一笑准出事儿。

“那个啥……咱爸妈这不是生着病呢吗?我不敢直接告诉他们。我怕二老受不了打击,你也看见了,我爸妈是有多喜欢宋凯,简直恨不得把我打包直接送到他门上去了。”李潇讪讪的笑着。就怕路飞扬大发雷霆。

过了好久,路飞扬才收起那副该死的笑容,“那好吧,给你点时间,尽快解决,我不希望我老丈人天天惦记着别的男人给他做女婿。”

李潇:“……”心里不断腹诽着,谁是你老丈人啊!真是不要脸。可是心底还是有那么点雀跃的。至少有那么瞬间感觉路飞扬心里是在乎自己的,因为他愿意喊自己的爸妈为岳父岳母。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路飞扬嘴中所说的给她点时间真的就只是一点点时间,她甚至还没有反应的过来。事实就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接到李福夫妇的电话,宋凯便麻溜地提着一篮水果来看二老。刚进病房还没和二老谈上几句话,路飞雨就不知道从哪儿突然蹿了出来。

李福见到这个突然冒出来且趾高气昂的女孩子眉头不禁皱起,有些疑惑的看向宋凯:“小凯,这是……”等着宋凯的介绍,可是他却惊讶的看着那女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脸上还有着畏惧的神色。

女孩近175的身高十分高挑,再加上穿着高跟鞋看上去女王一样盛气凌人。化着浓妆的脸上似乎还有着鄙视。鼻孔朝天,不屑的哼道:“宋凯,我当你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呢?没想到跑这儿来了。”

路飞雨上下扫量着周围,宋凯沉默着不说话。

床上的李福对她的语气十分不满意,皱着眉:“姑娘,请问你是谁,我的病房不欢迎不相干的人。还有,请你对我女婿客气点。”

“哈哈哈……”路飞雨像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样,状似惊恐的指着宋凯惊讶道:“老家伙,你说谁是你女婿?不会是他把?哈哈哈……不好意思哈,我还真没你这么个老爹。”

王素珍也被激怒了,这丫头简直太没教养了:“姑娘,你什么意思!”

谁知,对方直接亮出自己手指上闪亮的钻戒,拉着宋凯的手说:“不好意思啊,两位老人家,这是我的未婚夫,我是他的未婚妻!我们已经办过订婚宴了。至于你们口中的什么女婿,我想这个称呼应该改一改了。还有请你们转告你们的女儿,不要再骚扰我未婚夫了,她已经被甩了……”

二老震惊地看着路飞雨,说不出话来,而宋凯从头到尾就没发过一句话。

见到老夫妻俩的表情,路飞雨捂住嘴状似吃惊道:“莫非你们俩还不知道啊。你们可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专门钓凯子,被我们阿凯甩了又转眼勾搭上我哥。啧啧啧……这速度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赶得上的。”

“你你你!”李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大喘着粗气,王素珍急忙上前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老头子,你不要气,不要着急,先缓一缓,缓一缓……”转头又对路飞雨厉声呵斥:“小姐,请你出去,我们不欢迎你。”

路飞雨哼了一声,不屑道:“你们以为我想来?有空看看电视吧,别什么都不知道。养了那么个女儿都不嫌害臊!”说完转身离开。

宋凯尴尬的杵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伯父伯母,对不起!”深深的鞠了一躬。

他这表现已经摆明了告诉二老刚刚那就是真的,李福和王素珍气得不行,没好气的说:“你先走吧,带着你的水果,滚!”

李福狠狠将床头柜边的一篮子水果甩在地上。

宋凯硬着头皮只好出去。

人走了,李福靠在床边上,急火攻心,一张脸被气得泛红,指着电视机,对王素珍说:“老婆子……你……你给我把电视打开!”

“现在看什么电视啊,你还是躺下来休息好。你的病……”

王素珍想要劝阻,可是李福坚持:“少废话!你给我打开!”

被他这么一吼,只好打开电视。

“最新新闻,昨天晚上路氏在光华广场高调举行新片发布会,此片主演乃是路氏总裁路飞扬的新婚妻子李潇……据传言李潇曾是宋氏小公子宋凯的千前任女友,不过这二位如今已成了路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叔嫂关系,这还真是一见趣事。当然这种复杂的关系在豪门内页屡见不鲜……”

播报员在荧屏内侃侃而谈,电视屏幕上甚至还配备了三张清晰的照片,分别是李潇,路飞扬和宋凯三人的。

“啪……”的一声,李福狠狠的将遥控器摔在地上。大力地拍着冰床的床边骂道:“这个逆女!让李潇给我滚回来!”

王素珍的脸色也是相当不好看,尤其那名娱乐播报员说话相当刻薄。任她怎么想都不会觉得是自己女儿是故意瞒着她,可是事实摆在那里。甚至还插播了一段路飞扬在机场说的话。

现在想来,那个叫路飞扬的年轻人来这里的时候表现的还真是有些不正常。

李潇接到电话赶过来的时候,还在疑惑着,妈怎么了,怎么在电话里的语气那么可怕。老妈平时都是对自己温温和和的,还从来没有过严厉教训她的时候。

当她走进病房的时候,就看见地上洒了一地的水果,而老爸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说话,看起来脸色相当不好。而老妈也是坐在床边上,在她进门的时候瞪着她,什么也不说。

“爸妈……你们怎么了……”李潇动手捡起地上的苹果香蕉,将它们摆好。

李福看了她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口气。

“潇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和你爸爸?”王素珍踌躇着最终选择让李潇自己坦白。

可是李潇却傻愣愣的看着二老,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妈,你在说什么啊,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和爸爸。我的那点事你都知道啊……”

“混账东西,还敢撒谎!”李福突然暴躁的抄起床头柜的苹果一下朝着李潇的脚边砸了过去,吓得李潇心里一跳。

爸爸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火,究竟是怎么回事:“爸,你怎么啦?”

“你还敢问我怎么了!我要是不看电视,是不是要被你一直瞒着,嗯?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是吧,你把我和你妈当成什么了?什么事情都不跟我们说!难怪三天两头的不往家里打电话,你还想瞒到什么时候!”李福愤怒的吼着。

一边吼,一边将电视机打开,荧屏上再次放着她和路飞扬的传闻。

李潇头一下子大了,她根本没想到爸妈会知道,突然间有些害怕起来,急着解释:“爸,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宋凯是……”

“我不管你和宋凯怎么样,你现在还要不要脸,跟宋凯分了直接勾搭山他的未来姐夫!还敢被背着我和你妈直接把结婚证领了!你知不知道人家是怎么说你的?为了上位不择手段!李潇!老子是这么教你的吗?”

因为吼得太过用力,李福几乎要晕过去,抚着自己的心口靠在床背上狠狠的喘着粗气。

李潇见他这样,急忙上前:“爸……你没事吧……”却被李福一掌狠狠的推走。

“老子迟早要被你这个逆女给气死!”

李潇是真的急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爸!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不是我要这样的!是宋凯他不要我了!呜呜呜……他不要我了!呜呜……你们一点都不体谅我!他嫌弃我不能给他的事业带去帮助,劈了腿……他害我成为所有大学同学的笑柄。现在别人都指着我后脊梁骂。骂的有多难听,你们不是不知道。可是……连你们都这样对我!呜呜呜……”

李潇从未有过的嚎啕大哭。她真的是受伤了。宋凯于她来说本身就是一根刺插在心中,可是自己的父母还是这样指责她。

李福和王素珍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王素珍瞪了眼李福:“都怪你,不了解事情真相就随便吼,现在好了,伤了女儿的心……”心疼的将李潇扶了起来。

李潇一边哭一边絮絮叨叨地和爸妈讲着事情的经过。

可是她直接跳过了被经纪人下药,准备卖到导演床上的事情,更加没有说路飞扬只是因为自己长得像魏离筱才结的婚。

“妈,您不用担心,飞扬对我很好。”

王素珍怀疑的看了眼李潇,转头和李福对视一眼,似乎在询问着李福的意思。李福对李潇的婚事也无可奈何。事已至此,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总不能逼着刚结婚的女儿离婚吧。那岂不是要被媒体给骂死。

问了下路飞扬家里的状况,王素珍开口道:“那找个时间请人家吃个饭吧。”

李潇抽噎道:“妈,你不生气了?”

“生气又怎么样,你已经嫁过去了,既然对方母亲对你还满意,那孩子又对你好,妈没必要拆散你们,只是……真的没想到宋凯那孩子会是那样的人。女儿啊,真是苦了你了……”

王素珍心疼的将李潇搂进怀中,自己也跟着掉眼泪,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女儿在感情上受了伤,哪有父母不心疼的道理。

“妈……”李潇哽咽着喊了一声。眨巴着满是泪珠的大眼睛,糯糯的喊了声:“爸……”

李福斜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但是李潇知道这是老爸已经原谅她了。

老爸的伤势稳定下来,李潇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同时,因为发布会的举行,自己的事情也跟着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路飞扬的原因,总之自己最近的曝光率一下子多了起来。甚至有隐隐超过天后魏离筱的趋势。这曾一度让娱乐圈内的各大女明星不爽。毕竟,谁也不愿意让一个只依靠裙带关系的新人爬到自己的头上。

刚进公司,管露便走了上来。李潇因为最近太忙,没有去找合适的经纪人。对于管露,她还真有些不愿意。几个星期前的绑架似乎还在眼前。

“李潇,魏氏集团老总裁找你。”管露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不禁让李潇有些疑惑,如果真的是她,怎么说也该有些心虚吧。

“魏氏集团总裁?他找我干什么?”李潇皱着眉,魏氏集团的老总不就是魏离筱的老爹,自己认识他吗?找自己又有什么事情?可是问管露,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说魏总的车在楼底下。

李潇压下心里的怪异,徒步走向门口。果然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楼底下,并不是很显眼。想来魏总并不希望找她这件事弄得人尽皆知。

“魏总……”李潇站在车前礼貌的打了声招呼。车内司机立马下车给她开了门。

李潇想了想,还是决定坐进去。

魏震海笑着朝她点了点头:“李小姐你好,找个地方喝杯咖啡如何?”

李潇大窘,一个国际企业的老总喊自己喝杯咖啡?这是什么节奏?胆颤的点了点头。

奔驰车发动,李潇有些紧张不安,印象中魏震海这样的大人物应该是老奸巨猾的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对自己笑,就总觉得有种类似慈爱的感情在漂游。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二十分钟后,奔驰停在了一家相当高雅的咖啡店。李潇跟着魏震海走进雅致的包厢。司机被留在了车内。

不大不小的包厢中,一时间只剩下李潇和魏震海两个人,她还真有点担心。

“我可以叫你潇潇吗?”魏震海温和的问道,见她点点头继续说:“你不用这么紧张的。”

李潇叫苦不迭,她也想不紧张啊,可是坐在他的面前就情不自禁的有些不安。

魏震海为她叫了一杯咖啡和一些精致昂贵的点心。李潇尴尬的喝着。途中,不管魏震海问了什么,她都只是讷讷的点着头。

当然对方只问一些她平时的生活习惯,饮食作息。甚至还问了她的父母家人什么的。这让李潇更不明白魏震海到底是想干什么。她的一切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吧,一个大老板问她这些难道是想泡她?

这不能吧,自己和他女儿年龄一样大,就连长相还那么接近,这不是有恋女癖吧,得不到魏离筱拿自己代替?

李潇脑洞无限放大。李潇越想越激动,似乎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在看向魏震海的时候已然带上了某种异样的色彩。

“你父母对你还好吗?”魏震海突然出声道,打断了李潇的遐想。

“啊?”李潇没回过神,傻愣愣的问了句。却见对面那个老男人扑哧一下笑出了口。

魏震海脸上似乎闪过一丝的感慨,像是在追忆什么:“你和你母亲真的很像!”虽然说李潇这孩子和离筱一样,长的像自己,但是笑起来的那双眼睛却是像极了龙静莲。而魏离筱反倒是没了那股子神韵。做事说话一点没有龙静莲的样子。

“呵呵,我妈比较温和。”李潇当然不会知道魏震海说的是她亲生母亲,只是想起王素珍,脸上浮现出一种暖心的笑意。

王素珍是做中学语文老师的,文质彬彬,常年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不论见到谁,都会带上微笑,从来就没见过她生气发过火。和路飞扬瞒着他们结婚的事情妈妈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了。

李潇知道,爸妈生气也只是因为心疼她。

她低下头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也不知道爸妈在医院有没有吃饭。李潇放心不下,起身笑道:“魏总,时间也不早了,我想我得回医院去照顾我父母去了。”

“你父母在医院?”魏震海惊讶道。

李潇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嗯,我爸前几天不小心出了车祸,还没有出院。”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顺便也去拜访下你父母。”魏震海沉声说道。

李潇完全蒙住了,这老男人究竟是想干什么?拜访我父母做什么?抬头看见魏震海投过来的目光,李潇只好抬步紧跟上去。

直到坐在车里,李潇还是想不通魏震海的目的是什么。

行驶到光华广场的时候,魏震海的手机恰好响起。过一会儿,他抱歉的朝李潇笑:“不好意思,潇潇,我女儿魏离筱正好在光华广场,她很愿意和我一起去看你父母。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听到魏离筱要过来看她父母,李潇条件反射的就想拒绝,但是顾及面子问题,还是答应了下来。

车子靠边,果然一会儿,远远的走来两个女人,一个是魏离筱,而她身边是一个中年女人,保养得宜,但是那吊三角的眼睛令她看着有些别扭,总觉的这女人不是什么善茬。可是偏偏这女人在看见自己之后总是有一份愧疚的模样,心虚的异常!这让李潇相当奇怪。

“潇潇,你好啊。发布会上你的舞姿很棒哦。最近你的人气也是超高的,几乎都超过我了呢。现在娱乐圈都在谈及你的事情。连我这个天后都快要被人给遗忘了呢。”魏离筱坐进车中对着李潇笑道。亲昵地将手搭在李潇的手腕上。

尖长的指甲有意无意的刮着她的皮肤,令李潇倍感难受。若是放在之前,兴许魏离筱这么说她还真会以为是在夸奖她,可是现在……呵呵,这女人都不嫌累的吗,明明是她自己拒绝了路飞扬,可次次还要针对她,给她下绊子。

尤其都在自己面前表演过她和路飞扬的活春宫了现在还这一派天真的样子也不嫌恶心。

“呵呵,魏小姐抬爱了。我只是个新人,以后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李潇懒得跟她打哈哈。或许对方也正有此意。俩人很快结束了对话,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好不容易车子终于行驶到医院门口。

李潇领着那三人走进病房中。魏离筱站在最前面,其次便是魏震海,走在最后的是方怡沁。

方怡沁紧紧绞着包包带子,面色有些惨白。似乎不太愿意走进病房中。

房内,李福和王素珍正在吃饭,见到魏震海和魏离筱有些奇怪,尤其是魏离筱那张和李潇惊人相似的脸更是让她们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安。

“爸妈,这是魏叔叔,过来看你们的。”李潇介绍着。

李福夫妇对视一眼,愣愣的点了点头。当看到过会儿从门口站出来的方怡沁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彻底变得惨白一片。

方怡沁也有些心虚,尴尬的朝二老打了声招呼:“王女士,好久不见。”

“啪”的一声,王素珍手中的碗跌落在地上,李潇闻声一震,急忙跑过去看着妈妈:“妈,您怎么了。”察觉到王素珍的身体有些摇晃,连忙扶住她。可是妈妈的身体出乎意料的发颤。李潇紧紧握着她的手,发现手掌心也被一阵汗水给浸湿。

“妈,您怎么了?”担忧的看着她。

王素珍苍白着脸摇头,缓了好一会儿才警惕地瞪着方怡沁:“你来干什么!”语气相当的恶劣。李潇从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这样。她一向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何时有过这样的不客气。

甚至爸爸的脸色也有些不好。

“王女士,我想二十几年前的事情,我们是时候该解决一下了!”方怡沁静静的看着李福夫妇。

“你闭嘴!滚!”李福最先受不了,直接大吼出声。着急上火的从床上就要走下来,冲过去将她撵着往门外走。被李潇一把拦住:“爸,爸,你这是干什么!你先别激动啊。你腿上还有伤!”

李福听见李潇的话,更加癫狂,几乎直接抡起床边上的拐杖想要将方怡沁赶出去。

病房内,李潇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劝阻,王素珍站在床边上红着眼眶,而魏离筱和魏震海则是平静无波,隐隐有种看戏的感觉。

方怡沁捂着脑袋东逃西窜,不住的躲闪着李福挥过来的棍棒:“李先生,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解决,你们再瞒也是瞒不住的。李潇不是你们的女儿,她迟早得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她大叫着,声音传进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李潇一下子呆住了。而王素珍和李福听见她这么喊彻底丧失理智。李福的拐杖狠狠挥向方怡沁,而王素珍这时候也冲了上来撕扯她的长发。

“你胡说什么!你胡说什么!你为什么要来!我们家不欢迎你,你给我们滚啊。”王素珍从未有过的失态,像个泼妇一般和方怡沁扭打在一起。而魏离筱这时候也冲了上来护着方怡沁。

方怡沁躲在魏离筱的身后不断叫嚣着。

病房内,所有人都是一团乱,唯独李潇,傻傻的呆在病房中间,似乎什么也进不了她的内心。她脑袋中一直回响着方怡沁口中的那句话:“李潇迟早得回到自己亲身父母的身边。”这一天终于还是要来了,尽管她这几天一直刻意逼着自己遗忘她的身世。

她一直催眠自己,不管当年是什么原因,可是现在李福夫妻就是她的父母。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可是当有一天鲜血淋漓的现实就要被揭开的时候,她依旧是那么的无力。

“够了,你们都给我住手!”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将所有人的动作都止住。

李福和王素珍担忧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李潇,心里直打鼓。

“爸妈,你们别打了。魏先生,我想你们三人还是先走吧,你们留在这里只会影响我父亲的休息。你们也看到了他的腿脚还不是很灵活。”李潇面无表情的说着。

她的表情冷静的可怕。李福心里更加没底。这时候但凡李潇有一点咆哮和哭喊,他们都会觉得心里好受些。可是这些都没有。

“李潇,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身世?”魏离筱上前走了一步,急切的问出口。

李潇讽刺地看了她一眼,笑:“想知道什么?想知道我不是我爸妈的亲生闺女,我只是抱养来的?可那又怎么样,我被我爸妈养了二十几年,对我来说他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这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改变的事情。至于那什么所谓的亲生父母,我想,我也没必要知道。”

李潇这说的是实话,也是她这几天认认真真思考的结果。所以这一刻说出来,从容无比。

紧紧将愣住的二老抱住,冷声给傻了的魏离筱三人下逐客令:“现在知道答案了吧,那请你们走吧。”

魏离筱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说,换成任何一个人在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豪门不都是应该直接贴上去的吗,哪有像她这样还往外推的?那一对穷酸的父母有什么好的。

“李潇,你最好想清楚,这不仅仅关乎你一个人!如果你回到魏家,回到爸爸身边,一定会给你最优质的生活,你父母的生活条件也会因此而得到改善,你嫁进路家,也不会被说成是麻雀变凤凰。这样你才更有资本配得上路飞扬不是吗?”

魏震海也按捺不住,抛出他以为的最有利的条件。

可是,李潇却是不为所动:“对不起,魏先生,我和路飞扬已经结了婚,这也只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他如果介意我的家世背景那就根本不会和我结婚。同样的,他不介意的话,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那又怎么样!至于改善我父母的生活条件,我相信日后凭我自己一样有能力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她不卑不亢的说着,像是丝毫不将魏震海放在眼里。

动漫关键词:宝宝只想1v1江迟修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