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女高中生成老汉泄欲H文-细腻高质量的车

2022-03-26 14:25: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白素的语气令路飞扬有些不爽。可是他又有些奇怪,李潇怎么进了医院,究竟怎么回事!一想到那个女人可能出了意外心就像揪了起来一般。马不停蹄的到楼下开车前往医院。五分钟后,高大

白素的语气令路飞扬有些不爽。可是他又有些奇怪,李潇怎么进了医院,究竟怎么回事!一想到那个女人可能出了意外心就像揪了起来一般。马不停蹄的到楼下开车前往医院。

五分钟后,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医院门口。问清房号便嗖的一下子冲了过去。

“哎,飞扬……”

魏离筱出来想要逛一下,结果看见了已经离开了的路飞扬,可是他却像是没有看到自己一样,直接从她的身边跑走了。怎么回事?这么急匆匆的,是有人住进了医院?

她完全没有想过是李潇在这家医院,因为按照计划这时候李潇那个贱女人应该在王导的身下妖媚求饶,或许明天光碟就应该到了自己的手中。只要她将光碟拿到手中,她要看看路飞扬还会不会护着她!

跟上男人急匆匆的脚步,走向一间病房。

尚未靠近,里面便传出女人歇斯底里的骂声:“路飞扬,你混蛋!你是怎么做人丈夫的,为什么李潇会变成这样!她今晚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那里!”

路飞扬被白素批头盖脸的骂着,一句都没有反驳,他冷冷的看着病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的女人。她小小的脸蛋上布满惊恐,眉头深深皱着,仿佛是在抗拒着什么恐怖的东西。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损的不像样,衣服下藏着的伤口也暴露在空气中。尤其是右脚踝上,伤口深而鲜红,触目惊心。

男人脸色阴翳,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垂在身边的手紧紧捏住。

“是谁干的!”该死的,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将李潇伤成这样!只要找出那个人他一定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冰冷的质问声像是落进寒潭中的刀子一样,冷硬而尖锐。

白素被这冻死人的声音狠狠一震,可是立马就又反应过来,这究竟是因为谁啊,要不是因为他这个丈夫不称职,李潇会有今天的危险吗。攥紧拳头想要继续开口骂,却被龙塘拦住。

“你干嘛!”白素不满地怒道。

龙塘摇摇头,看了眼脸色铁青的路飞扬,不管白素愿不愿意,都直接将她给拎了出去。

“你干嘛!”白素站在病房外气得想要揍龙塘。“你干嘛要阻止我,我今天不好好骂一骂那个王八蛋我就不信白。什么东西!还敢一副质问的口气。”想到路飞扬那张臭脸她就来火。

龙塘捂住她的嘴,示意她别说。唏嘘着:“你难道看不出来路飞扬比你还生气?没看到他那副要吃人的模样?”

“他生气?得了吧,我看是庆幸还差不多。”

龙塘笑着拍了下她的小脑袋,将她搂进怀中:“傻丫头啊,你永远不懂男人啊。”像路飞扬这样骄傲的男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心情随意被别人看出?但是身为男人的他同样也看的出来,如果不是真的对李潇有感情他也就不会表现的那样嗜血。

他们俩的事情交给他们自己来解决是最好的。

房内,白素和龙塘离开后,路飞扬怔忡的站在病床前,缓缓上前,将床上的李潇拥进怀中,一言不发。他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深情和自责。

魏离筱站在门外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俩人,恨恨回到自己的房间内。这时候恰好电话响了起来。

“魏小姐,光碟我们已经录制好了。”里卖传来秃头导演好声音。

魏离筱扬唇讽刺的笑道:“是吗?”李潇现在人就在这儿,看样子是被白素和龙塘表哥给接回来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但是能够肯定,这次的计划对李潇来说根本就是有惊无险,那这个秃头口中的光碟又是哪儿来的!

秃头导演被魏离筱阴冷的语气吓得半死,但是为了避免麻烦再次咬牙坚持:“是的,我们已经录制好了,改天就给你送去。那个李潇被我们用药迷昏了扔在路边,您放心,事情办得很妥当。”

一边说一边不断抹着脑袋上的汗珠。事实上他手中的光碟只是找了一个身形与李潇极其相似的女人拍得,而那上面的脸也是后期PS上去的,只不过技术过硬,根本发现不了他才有胆量在魏离筱面前撒谎,可谁知,这一下正好戳中魏离筱的怒火。

“混帐东西,你哪来的胆子敢骗我!李潇那个女人现在就安安稳稳的躺在病床上!你们当我是瞎嘛!”魏离筱生气的一脚踹向床头柜,发出巨大的声响。

秃头导演一听,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魏小姐,是我们办事不利,让那个女人给跑了。但是您放心,这个光碟我是用专业人才P的,绝对看不出任何问题,足以以真乱假。”

秃头再三保证,在电话那头恨不得就给这女人跪下了。

“明天把光碟拷贝过来!”魏离筱冷冷的吩咐。若是光碟效果真有那么好,那问题倒也不大。李潇被人从那个破地方揪出来是事实,到底有没有被人羞辱不是她说的算的。

只要她说她是残花败柳,那她就得是!

“表妹,干什么呢,发这么大的火。”

魏离筱一惊,猛地看向门口,龙塘那个妖孽嘴上噙着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心里闪过惊慌,他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有没有听到什么?

定下心,脸上却是平淡无常,将手机关好,笑看着龙塘:“二表哥是什么时候来S市的,小妹怎么不知道。早知道的话,小妹也好帮你准备下住处。”

“不用了。”龙塘睨了一眼翻倒的床头柜,眼里有着讽刺的意味。“表妹你还是好好的养伤吧,什么时候有空去看看莲姨也是好的。别整天想着那些有的没的。”

魏离筱听言心里一紧,很想问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刚刚听到了,可是细细的观察着龙塘的表情却又没有什么特殊的,压下心里的疑惑。

“多谢表哥关心,我会抽空看妈的,妈她还好吗?”

“你这个做女儿的居然连自己母亲的身体状况还要问我这个侄子?你觉得说的过去?”龙塘讽刺的看着她。真想撕下这个女人的假面具,看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魏离筱难堪的辩解着:“表哥!你也知道妈从小就不待见我,我倒是也希望能够每时每刻地陪伴在妈的身边。可是哪一次我去的时候妈的病情不是更加的严重?我有什么办法!”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不仅是妈,外公也不待见我。整个龙家就没有把我当做家里人。”

魏离筱不愧是天后,眼泪说来就来,几句台词的时间便能泪流满面,惹人怜爱。

可是她低估了龙塘的能力,冷漠一笑,留下一句:“你好好养伤吧。”便大步离开。

等他走后,魏离筱脸上的笑容早就恢复如初。

龙塘和龙家的怀疑她怎么会不知道,可就算你们想尽办法证明我不是龙静莲骨肉,我也还是魏家的大小姐。你们龙家的股权也终将是我父亲的囊中之物。

夜里,所有人都离开了医院。病床上的李潇感到一阵的头痛难忍,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逃出去。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眼睛,全身上下像是被车轮碾压过一般疼痛,尤其是脚踝,更是痛得她直抽气。

“嘶……”不小心动了一下,牵扯到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

抬眼扫了一下周围,发现这里竟是一个病房,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人,应该是VIP病室。那就说明自己是逃了出来。可是素素人呢?

想要伸手那床头柜上的手机打个电话问问。刚动了一下就被人拦住。

“别动,乖!”

冷冷的声调,熟悉又亲切,里面还包含着不易察觉的柔情。李潇看去,果然是路飞扬。可是看到他身后跟上来的一个女人,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无数糟心的画面再次涌上脑海。

“李潇妹妹,你就不要动了,飞扬看了多心疼。”

魏离筱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想要阻止李潇,偏偏在经过路飞扬的时候脚一崴,被路飞扬一下子拖住腰给扶住了。魏离筱歉然笑笑,可那模样看在李潇眼中怎么看都像是在卖骚。

“你怎么出现在这儿,白素呢?”

李潇淡淡的声音,透着冷漠,让路飞扬一下子火大起来:“离筱脚烫伤了也正好住在这间医院,听到你受伤好心过来看看你,你能不能别这样。”

女人听了,讽刺的笑。脚烫伤?呵,她可没忘记他们在病床上卿卿我我,自己被绑架的这段时间内只怕都直接滚到了一起吧。上次不是也这样吗?

“你们出去吧,把白素喊过来就行。魏小姐不是脚伤了吗?那你就先歇着吧,我不用你看。还有路飞扬,你不是担心她吗?我这里不用你,你也跟着一起去好了。”

男人的脸陡然就变黑了。她是在把自己向外推?他不眠不休在这里守了整整一夜算什么?自己甚至还担心她醒过来会肚子饿专门去买了点心,她这是什么态度。

“李潇!”路飞扬大声吼道。

床上的小女人却是挑眉看向他,似乎是十分不屑:“路总,怎么滴?还想有什么吩咐,是不是嫌我碍事还想给你们腾地方?”

“你!”

魏离筱一看急忙走上前劝说:“哎,飞扬,李潇还是病人,她刚醒,可能情绪有些不好,你就迁就她一下。”

“不用!你们二位哪顺心哪儿呆着去。我不想看到你们。请别脏了我的眼。”李潇低着头直接指着门口下了逐客令。

路飞扬深深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抬步就走,脸色相当吓人。

魏离筱一瘸一拐的疾步跟上,背过去的脸还不忘朝李潇丢下一个得意的眼神。

李潇无力的躺在床上,眼神空洞,伸手捂住胸口,好像这样就能将空缺的心填补起来一样。

“李潇……”

白素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病房内,她走到病床旁将李潇拥进怀中,刚刚的场面她已经看到了,为好友真心感到不值。

“素素……”李潇埋头进她的怀中,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着:“素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好难过。每次看到他跟魏离筱卿卿我我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狠狠挖了一样。”她一边哭一边说着。

听得白素眼眶都不禁泛红。“潇潇,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他?”

李潇闻言一怔,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他,可能吧?她们只见只是纯粹的合作关系吧,两人本来就是因为上错了床才走到一起,他也只是把她当做了替身,路飞扬本来爱的就是魏离筱啊。自己有什么资格去争呢?

只要魏离筱一回头,该走的就得是自己,她到底有什么资格站在那个男人面前?

李潇,你太得寸进尺了。以为仗着路飞扬合法妻子的名义你就能为所欲为?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喜欢你,他要的就是一个暖床工具而已。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再为了那个男人伤心额。这场感情中,谁先动心,谁就是输家,很明显,跟路飞扬的对战中,她输的一塌糊涂。

医院大厅,路飞扬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在他打得脸上从未有过的一种暴躁情绪蔓延。

“你跟着我干什么?”不耐烦地看了眼身后的魏离筱。

魏离筱一愣,“飞扬,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对我的。”说罢,眼眶便泛红,眼泪就要掉了下来。

身前的男人更加不耐烦起来,却还是强忍住暴躁:“你脚上有伤,先回去吧。”

“那你呢。”

“我公司还有事。”说完看都不看魏离筱一眼抬脚便走。

原本站在大厅中泫然欲泣的魏离筱,在男人一走后便换了一副脸孔。楚楚可怜完全散去,被一种阴谋得逞的算计代替。

在她吃饭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一看。是王导的信息,他已经到了楼下,东西已经带过来了。

看到这个,魏离筱脸上浮现出笑意。

“怎么了,筱筱,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吧。”耳边传来方怡沁的声音。突然看着女儿笑出声,她也忍不住好奇道。

魏离筱收敛了笑容,对方怡沁口中的昵称还是有点抵触,随意的答了声:“没什么,只是等会儿有朋友要送点东西过来,你帮我去拿一下。”

脸上的笑意止住,平淡无常的继续吃着手中的饭菜,可是心里的雀跃却是怎么也止不住。李潇,就凭你一个初出茅庐的臭丫头,你要拿什么跟我斗?这一次不让你身败名裂众叛亲离,我就不是魏离筱。

……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李潇一直躺在医院里养伤,她的身体很好,伤口的愈合也很快。医生说下午就能出院,而且脚踝上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潇潇,我们去庆祝下吧。”白素兴奋的提议道。这一个多星期以来,路飞扬再没有出现过一次,好友脸上尽管表现的相当无所谓,但是她看得出来,李潇其实心里还是很失落的。

“对啊,李潇,素素说的对。不如一起找个地方吃个饭,我们去庆祝一下也是好的。”龙塘也跟着提议道。

李潇笑着摇摇头:“不用,真的不用,你们看我都出院了,脚上的伤也看不出来。”说着她还将自己的脚踝往外露了一大截,炫耀一下她白嫩嫩的脚丫子。

白素瞪了她一眼:“好啦好啦。那就不去庆祝,在我家里吃一顿就好了。怎么样,潇潇,你搬去我家吧。”白素眨着眼睛乞求地看着她。

这丫头还真是神经大条,李潇暗笑一声,没发现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龙塘的脸早就青黑一片吗?打趣道:“我要是搬去跟你住,那你男人怎么办?独守空闺?”

龙塘一听,急忙将白素搂在怀中:“就是,你敢一个人跑了看我不把你五花大绑的绑回去。”霸道的将某个小女人拽得紧紧的。

白素一下子红了脸。这俩人,就爱寻她开心。“那你要怎么办?难道还住在云岚?”

“不。”李潇摇摇头:“我搬回自己的公寓。”路飞扬那儿她是不会回去的了,他们俩的缘分已经到头了。即便还担着一个法律夫妻的身份,可是他们俩谁都知道,这不过就是一个已经失去效力的束缚而已。

看到李潇这么坚定,白素彻底松了一口气。

晚上,三人去白素家吃了一顿晚饭后,李潇便打的回了云岚别墅收拾自己的行礼。

打开卧室的衣柜。偌大的空间里,李潇的衣服只是占了一个小小的角落。她自嘲的想着,这大概就是自己的位置,只能待在可有可无的一个小角落中,谁都不会注意到。

“你在干什么?”路飞扬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房间内。

李潇拿衣服的手突然顿了一下,脸上划过一抹伤感,随后又镇定如常。

“我问你在干什么!”路飞扬暴怒的一下将李潇的手按住,高大的身躯躺在她的身前,长臂伸展,将她整个人圈禁在自己的范围之内。

突然被这样圈住,李潇想要挣扎,可是无奈,两只手全部被路飞扬按在了墙上。高大的身躯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她完全动弹不得。

“放开!”静静地出声。

脸上依旧是一副该死的淡定。路飞扬气得咬牙切齿,身上的气息危险的可怕。他紧紧盯着女人的眼睛。“你收拾衣服想要干什么?”

“如你所见,离开!”李潇不卑不亢。

“你再说一遍!”素来冰冷的声调已经有一些颤抖,气得。她要离开,她竟然要离开。她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她又把他路飞扬当成什么人,回来不回来说都不说一声?

“李潇,你应该还记得,我是你的合法丈夫!”

“合法丈夫?呵,路飞扬,有你这么做丈夫的吗?”李潇反唇相讥:“如果一个丈夫是背着妻子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拉拉扯扯,那你这个丈夫党的还真是称职。我都要为你鼓掌了。”

“你胡说什么!”路飞扬恼怒的拉扯着领带。她又是这副样子,上次她便是这幅模样。该死的冷酷,令人讨厌。尤其是她脸上一副不在乎她的表情,更是让他要发狂。“李潇,我说过,你就是一个替身,进了我路家的大门,你只能听我的!”

高高在上的冷酷还真是令人恶心,李潇讽刺的笑:“是,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替身,相同的,你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金主罢了!我找到了另一个金主,自然不会再赖在你这里。路飞扬,你以为你是老几,离开你,我李潇就活不了了?”

“你说什么!”路飞扬睚眦欲裂。眼睁睁的看着李潇一把将他的手推开,拽出衣服塞进行李箱中。

他猛地一下将行李箱扔掉,将这该死的女人拽了过来,一把甩在床上。

“路飞扬!你要干什么!”李潇惊恐的看着身上的男人,上次那写不好的回忆至今令她有些恐惧。

男人一步步逼近,动手拉扯下领带,邪笑地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高大的身躯压了上去。粗暴的吻铺天盖地的袭了上来。李潇尖叫着不断躲闪。眼泪都吓得掉了下来。

不同上次假装的不在意和冷漠,这次她真的是怕了,心也真的是痛了。

“路飞扬,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女人哭着挣扎着。身上的男人却像是听不到一样,像只猛兽一样,撕扯着她的衣服。

当手摸到她的脸的时候,指尖的湿冷一下子戳中路飞扬的心脏。

没有想象中的侵犯,李潇停止了哭声,不解的看向路飞扬,男人已经停止了侵犯。站起身,不屑的看着她,带着一种蔑视:“你还不配我再上你一次!”冷酷的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物,起身离开,顺手将李潇掉落的手机带走。

李潇听到门外落锁的声音,心一下子沉进了谷底。

路飞扬烦躁的坐在大厅中,整个人透露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可怕气息。周围的佣人和管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第一次看到主人发这么大的火,居然将夫人囚禁起来,这种事情他们谁也不敢多言。现在主人,只要谁犯一点错准是被当做炮轰的对象。

“从叔,每天派人定时给夫人送饭。”路飞扬冷声吩咐着。

管家战战兢兢的点着头,连他这个看着主人从小长大的老人心里都有些发怵,不知道夫人到底做了什么,竟然会犯下这样的大错。

听到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李潇像是死鱼一样,睁着空洞的眼睛无神的看向天花板。

不知道躺了多久,门外响起佣人的声音。

“夫人,吃夜宵吗?”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动,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支离破碎。

佣人在门外再次询问了几声,确定里面人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摇摇头,无奈的离开。

两个星期后,李潇窝在沙发上紧紧盯着电视。她已经被路飞扬控制在这个屋子里整整两个星期了。佣人到点就给她送饭,她也不发脾气,静静地吃完饭就坐在这里看电视。

期间,不管路飞扬跟她说什么她都将对方当做空气一般,冷冷对待,每次路飞扬都被她气得想要杀人。

电视荧幕上正播放着路通传媒将要举办新闻发布会,时间就是今天晚上七点钟。而要发布的戏就是她主演的那部古装剧《天造地设》。

这部剧在路通传媒的炒作下早已经红爆网络,不管是业内还是公司全部盯紧了这部戏。从之前最小的成本编制的三流戏码,到现在公司顶级打造,前后原因只有一个,女主演是路通老板娘!

路通掌权人是有意捧红自己的新婚妻子,所以媒体记者们终日堵在路通大门口那也是正常的。更何况今天是这部剧第一次的新闻发布会,在业内绝对是掀起一番狂风暴雨。

此次新闻发布会,云集众多业内人士,知名导演,编剧,包括各线演员全部到场助阵。可惜唯独她这个女主将要缺席。李潇冷冷的自嘲了一下。

关掉电视机,门外响起一阵脚步,随后路飞扬便出现在了视野中。

他冷冷的扫了一眼李潇,有些不满:“收拾好自己,十分钟后去光华。”

光华就是此次新闻发布会的地点。李潇抬眼瞥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自顾自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李潇,别以为你这副样子我就不敢将你怎么样,说到底你还是路通旗下的演员,我随时能够将你雪藏!以后你别想在演艺圈站得住脚!”路飞扬冷冷威胁着。

静观面前女人的变化,他知道李潇是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性格,可是唯一能够刺激到她的就是她的演艺生涯。

“路飞扬,你也就这点能够威胁我了。”轻蔑的嗤笑了一声,转身进了穿衣间,等她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换了造型。头发随意的散在脑后,垂至腰间。不经过烫拉的自然发色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光泽饱满。中分的发型,衬得五官更加精致立体。

本该是俏皮的表情此刻竟然有些冰冷,这让路飞扬相当不习惯。皱眉道:“你就穿这些?”

她到底有没有自知之明,堂堂一部电视剧的女主角,她就穿一件地摊货的白色连衣裙就敢参加。

“不好意思,我被囚禁在这里十四天,能够穿的就是这些。莫非,路总是要出钱给旗下艺人打扮下吗?”李潇挑眉看向他,带着嘲讽。

看到对面男人变黑了的脸色,她就莫名的开心。

路飞扬几次都想将这个不断挑战他耐心的女人给掐死,可是每次拳头都紧了又紧。“跟我出来。”

李潇无声的笑了笑,跟上他的步伐。

二人坐上了劳斯莱斯加长版。各占一头,两人谁也不说话。车内气氛相当尴尬。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吓得胆颤,想要活跃下气氛可是在看到主人和夫人那阴沉的脸色,便一个字都蹦不出来了。

耀眼的豪车陡然在市中心停下,李潇透过车窗看了眼。没想到来的地方竟然是她熟悉的地儿……瑞思工作室!不解的看向路飞扬。对方冷冷的吩咐:“进去!”

李潇挑眉,跟着他下了车。

“嘿,飞扬……”瑞思一见到路飞扬来便拥了上去。热情的招呼着。显然他和路飞扬的关系很不一般。可是在看到李潇的时候,瑞思不免愣了一下。神神秘秘道:“嘿,老兄,你转性啦,什么时候带了一个这么清纯的小妞过来。”

眨眨眼暧昧的看向李潇。

李潇无语,显然这家伙是把自己给忘了,她难道长得这么大众脸?

路飞扬白了眼瑞思,声音清冷:“她是我的合法妻子。”

“嘿,合法妻子……”瑞思白了他一眼,可是三秒钟反应过来:“what?合法妻子?她……她就是李潇?那个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李潇?”传说中整个S市女人的公敌?

他吃惊的走到李潇的面前,上看下看,左右打量着。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平凡的女人是怎么进了路飞扬的眼的,那家伙他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也就对魏离筱动过心。这个平凡的小女人是怎么踩了狗屎运就进了路家的大门。

路飞扬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快点准备吧,等会儿她还要参加光华的新闻发布会。”

瑞思点了点头,亲自将李潇带进了后面的化妆间。

这时候,李潇才开口说话:“瑞思,你不记得我了?我上次和白素一起来过。”说着拿起一串百合花示意。

瑞思愣了几秒,立马反应过来:“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和魏天后撞脸的那个。”随后就一脸尴尬的道歉,自己竟然没有认出她来。

李潇笑着打断他的道歉,诚恳道:“瑞思,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因为一些原因素素还不知道我今晚有发布会,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给她,让她今晚去下。”开口让瑞思打电话这不是突发奇想。上次白素带她来,和瑞思相当熟稔,她就笃定瑞思一定认识白素。

路飞扬一刻不离身边看着她,让她没有任何机会脱身,她必须想办法让白素过来帮她离开。她不想一辈子被困在路家。

瑞思听完,没有任何疑问,白素是他熟悉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既然李潇开口,当然不会置之不理。“没问题。你放心好了。”

李潇一听,这才放下心来。专心被瑞思摆弄着头发。

门外,路飞扬看着手表上一点一点走过的时间,有些不耐烦。踱步走在等候室的时候,这时候,李潇从里间走了出来。

长长的头发被盘起,五官全部暴露在空气中。高挑的身材被藏在华丽的黑色长裙中,足足十四公分的黑色细高跟将她的腿拉的修长笔直,浑身气势陡然发生变化。尤其是脸上的妆容,不同上次在订婚宴上看到的清纯可爱,这次的她是女王般的霸道。浓重的黑色眼影,化出了眼睛的魅惑,嫣红的红唇又将她衬得无比霸道。

尤其是她的气质,似乎也发生了改变,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冷酷。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李潇谈不上惊艳,却就是令他移不开眼睛。

“走吧。”李潇看了路飞扬一眼,淡漠的说道。

“你今天,很漂亮!”路飞扬不自在的由衷赞叹一声,原以为能够缓解车内的尴尬气氛,谁知李潇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谢谢。”便再没了下文,这让路飞扬无比的蛋疼。

车子缓缓靠近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前面一窝蜂的记者全部涌了过来。人潮汹涌,各色的照相声咔咔响起。李潇坐在车中微微有些不适应。脸上划过一丝紧张。

她还真有些不适应这种状况。

感受到她的不舒适。路飞扬主动将手递给她,眼神安慰:“把手给我。”眼眶深处是一种看不见的暖意。

李潇瞥了她一眼,冷冷的拒绝。“路飞扬,你说过,我只是替身,所以没必要时不时地露出一副深情的样子,你不觉得我们之间有这种感情很假吗?谁也别再恶心谁了!”说完便自己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路飞扬的手僵在原地,嗤笑一声,也跟着下了车。

车外,李潇一下车,那些媒体记者便疯狂的扑了过来,阵势之大足以吓死人。

“李小姐,请问您对自己只是个新人就能担任这部剧的主演有何看法?”

“李小姐,请问你对自己的演技有信心吗?”

“你是怎么嫁进豪门,让不近女色的路总青睐于你?又出钱投资捧红你的呢?李小姐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你的秘诀呢?”

……

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铺天盖地而来。这些记者显然都是卯足了劲。这样的架势换作一般的新人早就紧张不已。路飞扬甚至也做好了要帮她的准备,毕竟李潇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上一次这女人在订婚宴上的害怕似乎还历历在目。

谁知,那被人群团团围绕住的李潇,微扬唇角,优雅无比:“各位记者朋友,我想这些问题还是等下进了发布会问比较好。现在就回答,那发布会岂不是没什么看头了?”

魅惑一笑,一瞬间,所有人都迷失在她的风采中。

简短的几句话说的滴水不漏,丝毫没有新人的姿态,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以为面前站得是天后级别的人物。没有一定的经验积累如何能做到这般大气。而且李潇并没有直接拒绝记者的问题,而是将悬念全部留到新闻发布会上,再一次增强了人们对新闻发布会的期待程度。

如此强的公关能力就连现在的天后魏离筱都无法企及,更何况她还只是个刚出现在人眼中的新人。

就连路飞扬也愣住了。这时候李李潇展现出来的风采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扬起嘴角,走上前,轻轻将女人拥进怀中,转头对媒体道:“夫人说的对,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在新闻发布会上给大家时间的。”

莞尔一笑,拥着李潇走出人群。

动漫关键词:细腻高质量的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