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高潮了狂撞G点H 丁二狗的逍遥人生无删减

2022-03-26 14:24:1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这场戏讲的是活泼可爱的女主,女扮男装去青楼在房屋顶上偷窥,结果被老鸨发现,准备找人来教训她,于是一不小心便滚落下去,千钧一发之际被身怀盖世武功的男主翩然接住,从此开始了一段

这场戏讲的是活泼可爱的女主,女扮男装去青楼在房屋顶上偷窥,结果被老鸨发现,准备找人来教训她,于是一不小心便滚落下去,千钧一发之际被身怀盖世武功的男主翩然接住,从此开始了一段孽缘。

难度没有什么只是在女主滚落屋顶的时候,吊威亚有些危险。导演想要用替身,可是李潇却坚持自己上场,在她看来一个连吊威亚都用替身的演员不是好演员。

“潇潇,确定真的没问题?”洪耀再三确认,对于李潇的重视多数原因是出于大BOSS的捧场,但是也有小部分原因是这个女孩子是真的有天分,当她站在镜头面前,无形之中便镀上了一种令你移不开眼的光芒。这种天分是任何演员都无法学得来的。

李潇看了眼威压,点头:“没关系,导演你就放心吧。”

“那好,各就各位,预备ACTION!”导演一声令下,各部门开始已经准备。

李潇站在高高的屋顶上,身的男子装束,但是依旧难掩她的白净可爱,玉树临风的模样不知帅煞了多少人。

“两个小王八蛋,你们在干什么呢!”突然楼底下响起一阵响亮的喊声。只见一个半老徐娘的中年妇人穿的妖里妖气的插着肥腰怒吼着,她的身后站着数十位的龟奴,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棍棒。

屋顶上的小公子和小丫头吓得一愣,急急忙忙的想要逃跑,谁知脚下一滑。

“公子!”小丫头急得大喊一声,伸手向下抓去,却什么都没有抓住。穿着锦服的“少年”“啊……”的惨叫一声掉了下去。

摄像机拉近距离,给了一个大大的特写,小巧玲珑的公子哥儿脸上是满满的惊恐。

这时候,屋顶上突然飞来一抹白色的身影,颀长的身形,衣袂飘飘,完美的脸庞剑眉星目,如神仙降临人世一般,脸上似乎还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姿态。

摄像机再次转到李潇的脸上,急速下降的过程中,在见到那名神秘男子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已经由惊恐变成了惊艳。

要知道在身体不断线下降的过程中,能够克服身体本能的反应,做到一系列的表情转换是相当有难度的,但是李潇只需要一遍便可以做到。

洪耀看着镜头中的李潇,笑得嘴几乎要咧到耳后根去。

“好好好,就这样,漂亮!咔!”洪耀在两人落地的时候利落的喊了一声。

李潇也收起脸上的表情,等脚落地的时候,本欲离开,可是和她相拥的那个男人却是怎么也不肯放手。恼怒的瞪了一眼这个似笑非笑的男人。“你还想抱到什么时候?”

对面男人脸上带着微笑:“你真的不认识我?”

听言,李潇这才抬头看向他,一下子就认了出来:“是你!”正是上次帮她解围了的那个男人。

这部片的男主一直没有露面,听说是行程安排的比较满,她自己也没有见过,只知道对方好像是叫什么秦子昂,是一个国际巨星,至于长相什么的,她还真没有关注过。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他,这还真是意外的惊喜。

“呵呵,没想到这么巧,上次谢谢你了。”李潇边道谢边不动声色的将男人的手扯了下来。她好像记得这个男人和魏离筱有着某种亲密的关系。一想到魏离筱,她就脑袋疼。

秦子昂看着空空的双手,不禁挑眉,这个女人还真是谨慎,但有必要这么拒自己于千里吗?在听到他的名号竟然一点都不惊讶!她果然不是离筱说的那样,见到有权有势的男人就贴了上来。

只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和路飞扬走在一起着实令他好奇。

“洪导。”秦子昂跟着李潇后面走,看见洪耀亲切的打了声招呼,差点没把洪耀给激动地双膝跪地。堂堂好莱坞巨星竟然给他这个二线小导演打招呼这简直就是折煞他。

“秦先生,久仰久仰。”洪耀双手紧握着秦子昂的手,以示尊重将他介绍给李潇的时候,笑道:“子昂啊,这就是跟你搭戏的李潇,怎么样,还不错吗?李潇这个孩子可是很有天分的啊。”

洪耀将李潇夸了一大通,弄得李潇尴尬不已。秦子昂笑着点头:“我知道的。很高兴跟李小姐合作,对于这部戏我可是相当期待的哦。”伸出手,眼神真挚地看向李潇。

李潇无法,只能尴尬的笑了笑,搭上男人的手:“多谢秦先生的看好。”

“不客气。”秦子昂挑眉一笑,发出邀约:“李小姐今晚有约吗?不如我们去吃个饭如何?也好促进下感情在以后的对戏过程中能够更好地发挥。”

李潇想到下午会有车来接她去路家便摇头拒绝了:“谢谢你的好意,只不过今晚已经有了安排。”平心而论,对秦子昂她还是很有好感的,撇开他和魏离筱的关系不谈,秦子昂能够给人一种温润贴心的感觉,和他相处在一起很轻松,完全没有路飞扬的那种压迫感。

“既然,李小姐有约,那我们就改日再聚。”秦子昂的脸上闪过一丝可惜。

恰逢这时候,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停在了片场大门口。一看就知道是来接李潇的。众目睽睽之下,李潇尴尬一笑,和导演还有剧组里的其他人打完招呼便走向了车。

片场内响起此起彼伏的唏嘘声,有羡慕称赞的也有嫉妒诋毁的。无论哪一种秦子昂都是呵呵一笑。反倒是一直主使者的乔生,眼眸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情绪来。

将这一切收在眼中的魏离筱轻蔑的一笑。尤其在看到李潇大摇大摆的走向路家的专用车的时候就更加轻蔑。加长版劳斯莱斯是路家本家的专用车型,估计的不错的话李潇应该是登堂入室了。

想不到安琴那个老太婆竟然也会接收李潇这样的媳妇。她自己究竟是哪点比不上她!

魏离筱将情绪掩藏好,又换成一副天真纯洁的玉女形象,甜甜的喊了声:“子昂哥哥。”秦子昂闻声回头:“离筱,你怎么来了?”

魏离筱勾住他的手臂,将头埋进他的怀中:“今天是你回国的第一场戏,人家当然要过来捧场啊,怎么,你不想吗?”

“当然喜欢。”秦子昂抿唇笑道。

二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聊着,而剧组却因为天后魏离筱的突然到场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传说中的天后级别人物竟然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片场!洪耀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是感觉自己祖坟上冒青烟,先是做了个不入流的二线导演,结果李潇便从小配角转成女主,而后老总还请了好莱坞巨星秦子昂回国给他当男主,现在更有魏离筱的捧场。

这好事一沓接着一沓地来,让他乐得几乎找不到东南西北。

另一边,加长版劳斯莱斯的车上,李潇一进去便发现里面坐了一个人,是路飞扬。他好像没看到自己一样,自顾自地看着手中的报纸。李潇也就当做身边没人,也直直地坐了进去。

两人一路无话。临到路家大宅门口。李潇才像是无意的说了句:“谢谢你帮我解释。”

“嗯?”路飞扬询问的眼神看过去。

“上次假扮我父母的事情,谢谢你。”

路飞扬点点头:“没关系,本来就是我的主意。”

一时间,两人之间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路从坐在前面冷汗涔涔。这少爷和少奶奶又闹什么玩意儿。

“少爷,少奶奶,到了。”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提醒道。

李潇准备打开车门下车却被路飞扬一把拽住,“怎么说也是到了路家门口,我们这样兵分两路你觉得合适?”说着将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臂弯里,转头对着她笑:“再怎么说也要装一下吧。”

李潇苦笑,将手放在他的臂弯中,二人一同下了车。

路家不愧为S市的龙头家族,有着上百年的基业在S市早就根深蒂固。眼前的这栋古色古香的宅子便是数百年前传下来的祖宅,几经翻修下,竟然生出一种中西相融合的华丽感。

大门处已经停了几辆豪车,看来今晚这一聚不单单是只有路家的人。

路飞扬紧了紧握着李潇的手,“放轻松,今晚只是一个小型的家宴,只有魏叔叔他们一家过来。你放心好了。”

这种类似关心的话再一次出现在李潇的耳朵里。她细细的看着男人的眼睛。突然出声:“路飞扬,你真是一个看不透的男人。”明明昨晚他对自己那么残忍,可是现在却又做出一副关心她的模样。

这样反反复复的行为真的很让她讨厌。

“我若是连你都能看透,我就不会坐上今天的位置。”路飞扬转头看向她。

李潇白了他一眼:“说白了就是虚伪,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男人耸耸肩,意有所指:“你都能戏里一套,戏外一套,我为什么不能?”李潇气得摇摇头,真是无语,跟路飞扬这种生物永远都谈不来走进宅院的大门,路飞雨等候在门口,远远的就看见有一个高挑的女人走了过来,远远的看见五官,有些模糊,以为是魏离筱,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

“离筱姐姐。”

因为跟李潇的读音很相似,李潇以为叫的是她,但是又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讨这位姑奶奶欢心了?迟疑了一会儿,便没有应声回答。倒是路飞雨走近一看的时候,变了脸色。

“怎么是你啊。”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转身向后一看,这时候才看见真正的魏离筱走在不远处。

李潇对路飞雨的话不置一词,这丫头这么针对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她又何必再置气?倒是当她转头也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慢她一步的路飞扬竟然和魏离筱走在一起。

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才好像是一家人。魏离筱挽着路飞扬的手腕,而路飞雨则是甜甜的喊着,魏离筱“离筱姐姐”,至于路飞扬再看到魏离筱的时候更是眉开眼笑,丝毫不见对着她时的冷硬。

“混蛋。”小声的咒骂了一声。还说什么最起码也要假装一下呢,他这个做丈夫的倒是装的好,直接在她面前表演宠小三的戏码。即便那个才是他心中的正主又有必要亲热给她看吗。

魏离筱看到李潇的脸变色了,更加得意,有意勾紧了路飞扬的手臂。脸上的笑容更加明艳。

“离筱姐姐,你不知道,我刚刚竟然把某些登不上台面的人当做是你,还喊错口叫她姐姐呢。”路飞雨嘟着嘴,一脸嫌弃的模样。

她的声音不大,加上刚刚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所以话语中暗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飞雨,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不管是看到谁都不能这么说,记得吗?而且李潇姐姐可是你真正的嫂子。你就算不喊她嫂子,喊她一声姐姐也是应该的。”魏离筱还没有忘记自己在李潇面前扮演的好形象。不经意的往她的那个方向扫了一下,像是刚刚才看到李潇的样子,惊讶的喊了声:“啊,李潇,原来你在这里啊。”

她尴尬的笑了笑。对着路飞雨努努嘴:“飞雨,你嫂子来了,快叫人啊,这是李潇第一次来这里吧,她肯定对你们家不熟悉,不像我,从小都几乎在这里长大的,尤其是飞扬的房间,几乎摸得一清二楚。”

说完眉眼弯弯的看向路飞扬,显得多情真意切一样。

路飞扬有些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竟然离筱笑得有些假,曾经的他可是最喜欢这种纯真的笑意。而此刻的自己反倒是有些想念李潇那种明明很生气却是不得不忍下去装出来的一副笑脸。

那个女人似乎现在更加占据自己的心?路飞扬有些奇怪的想着。

李潇看着这俩女人一唱一和,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不说话。之前还不觉得魏离筱的别有心机,只是觉得她是单纯的对自己好,现在看来,未必如此。

“离筱姐姐,我才不要喊她嫂子呢。我心中的嫂子只有你一个。”

路飞雨嫌弃的看了一眼李潇,紧紧的搂着魏离筱不撒手。魏离筱只好任由她抱着自己,同时也略带歉意的看向李潇。

真是假,李潇心里鄙视了一下再看向路飞扬那享受的小模样,气就不打一一处来,得瑟是吧,高兴是吧,姐就非不让你得瑟高兴。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将路飞扬扯了过来,力道之大,几乎连着魏离筱都一把给扯了过来,只不过因为被路飞雨抱着所以人没过去,勾着的手臂倒是被扯下,疼的她龇牙咧嘴。

李潇嘟嘴,抱着路飞扬的脚撒娇道:“老公……”甜腻的嗓音一出来几乎立即将路飞扬给震住了,就连路飞雨和魏离筱都不禁抬头看了过来。

李潇继续:“老公,你怎么走的这么慢,人家的脚好痛痛哦……”说着一手戳着男人的胸膛点火,一手拉着男人的领带,嗲着声音撒娇。

不都说撒娇女人最好命吗?什么叫撒娇?说白了就是把“我”变成“人家”,把形容词单字的变成叠词。

开玩笑,身为一个以冲击娱乐圈一把手位置为目标的演员,化身撒娇女王这点演技她会没有?就算你是天后老娘也不怕你。

路飞扬的嘴角不断抽搐着,这小女人打得什么主意他当然知道,只是惊讶,明明今天还在跟自己冷战的人现在竟然会这样,难道是吃醋?

低下头,附耳:“你抽风了?”

李潇瞪了他一眼,却立马又换了张脸,柔弱的小手打在男人的肩上,像是在调情一般:“讨厌,你有咬人家的耳朵哦!人家也要咬你的啦……”一把勾住男人的脖子,丁香小舌便舔了上去。

男人的身体猛地一震,一股火辣辣的冲击由上而下,直接窜向小腹处,升起一股邪火。大手情不自禁的抱住怀中小女人的腰。

目睹二人调情的魏离筱气得脸都绿了,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急匆匆的脚步已经出卖了她。见她走了,路飞雨也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临末也不忘了转头狠狠的瞪李潇一眼。

李潇得意的白了一眼那俩人的背影,心情大好,松下手准备将面前的男人推远一点。可谁知,腰上的大手又紧紧的搭了上来。

“小宝贝儿,你吃醋了?”清冽的男人体香蹿进鼻子中,路飞扬的头舌尖划过李潇的耳后根。那里是路飞扬额敏感处,同样的更是李潇的敏感点。

而且这该死的男人还敢叫她小宝贝儿!

“精虫上脑的臭男人!”李潇怒骂一声,狠狠的对着路飞扬昂贵的皮鞋尖踩了一脚,尖细的高跟一脚戳下去足以让这个面不改色的男人痛得龇牙咧嘴。

路飞扬眯着眼看见李潇笑得得意,突然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她:“不生气了?昨晚……对不起!”

李潇傻住,她没有想到路飞扬那么骄傲的男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给她道歉。

“哼,错哪儿了?”

路飞扬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伸手捏了捏小女人的脸:“错在我昨天没有好好的温柔的要了你。”

“你妹的!”李潇一听,脸变得通红,一脚踹向路飞扬,飞快的跑向路家大宅。这个臭男人,就知道想着那种事。而且李潇无奈的想着,自己怎么就这么容易原谅了这个禽兽的行为,不应该趁机讹两个别的什么东西吗?拍拍脑袋不断的骂着自己笨。

一路飞奔进了大门。路家很不愧是S市跺下脚就能抖三抖的人物,因为光这个住宅就真的是太大了,李潇在没有仆人的带领下直接就给转晕了。

越往里走,就更加晕,就连原来的路也找不到了,甚至在拐弯的地方还弄伤了脚。但是这里也没有见到什么仆人,连问路都不好问。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往里面走。可是这里只有一间一间的房间,像是酒店一样,李潇根本不知道这些房间是用来干嘛的,住人?这也太多了吧?给佣人住?这尼玛也太豪华了。

三转四转的实在撑不住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一间房门口,抱着脚,掏出电话准备打给路飞扬。

“潇潇?”

这时候,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李潇皱着眉,她怎么忘了,来路家就一定会遇上宋凯。她是路家的媳妇,可他也是路家的女婿。

宋凯急匆匆的走过来,看见李潇低着头,手捂着脚。脚上明显的有些浮肿,应该是崴了。蹲下身,查看她的伤口,关心道:“潇潇,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动手似乎想要将她的高跟鞋脱下来,却被李潇一把给拦住。

“不用了,只是崴了脚。你要是可以的话,领我出去就好了。”

“那怎么行?我抱你出去吧,这里离宴会厅还有一些路。”

“抱我出去你不怕路大小姐的怀疑?”李潇讽刺的看了眼宋凯,果然见到他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潇潇,我……”宋凯欲言又止。

“不用找什么理由了,求你也不要再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了,你不嫌烦我都嫌烦了,这样脚踏两只船你是心理安慰还是咋地?”李潇睨了一眼他,率先跌跌撞撞的走向宴会厅的方向。

宋凯深深地看了眼她,抬步追了上去。

二人刚走没有多久,李潇方才待得房间内就进来两个女人,一高一矮。

“把这个东西放进今晚的酒里面。”高个子的女人将一小瓶透明的液体交给矮女人。

矮女人不敢动手接,为难道:“魏小姐,对不起,我不能这样,被夫人抓到了,我会死的很惨的……”

高一点的女人闻言,全身气势陡然冷冽起来,威胁道:“你不愿意?那我现在就可以到夫人面前告状,说你想要对我不利。你也知道,我和你们少爷是有婚约的,而且我们路魏两家是世交,你说我让飞扬开掉一个小小的佣人是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矮女人一听,吓得直哆嗦,慌忙接过那瓶东西:“我做我做,求小姐不要开掉我。”

高个子女人这才满意的离开。路家宴会厅,欧式风格的装修,精致讲究,处处透着一股宫廷风格,犹如来到了十八世纪的皇家大宫廷,金碧辉煌。

比起路飞雨订婚宴的那个酒店场地,这个宴会厅自然是小得多,但是对于一个只有十几人参加的派对来说,还是太奢侈了。

当李潇和宋凯一起走进宴会厅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全部投了过来。李潇有些尴尬,但是良好的素养使得她面上镇定自若。对路飞扬和安琴温柔的笑了笑。

“潇潇你怎么现在才到?”安琴一见到人就立即注意到她脚上的伤,急忙走上前接过李潇的手。

其他人似乎也看到了她脚上的伤,有担心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夫……”李潇本想喊夫人的,但是瞥见安琴冷下来的脸色,急忙改口:“妈……我第一次来,所以不熟悉这里的环境,走错路了,还不小心崴到脚,幸亏碰到妹夫,是他把我领来的,不然还不知道要走多久呢。”

李潇指了指宋凯,一声妹夫将两个人的距离彻底拉开了。

这句话同时让两个男人变色。

宋凯闷闷不乐,路飞扬倒是脸色放晴。一手拖住李潇的腰,拦腰一抱,将她整个人给抱了起来。

“唔……你干什么。”李潇万万没有想到他这时候竟然会这么做。抬头看了眼周围,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尤其是安琴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更是让她不好意思,小小的瓜子脸一下子就红了。

“害羞什么,你脚伤成这样,难不成还要让你自己走过去?我路飞扬是这么没风度的丈夫吗?”路飞扬低下头,两人靠的很近,几乎是咬着李潇耳朵说话的。抬起头的时候小女人耳后根早就通红一片。

安琴笑眯眯地看着俩人,没想到飞扬和李潇的感情这么好,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魏离筱,只见那女人的脸色已经变成绛紫色,心情就更加好了。恨不得拍手叫好。

路飞扬一路将李潇抱到沙发上,将她的身子放好后,轻轻执起她受伤的脚放在手里,大手覆上她红肿的地方,轻轻揉着,动作温柔的像是在呵护什么宝贝一样。

“你这样我很尴尬唉……”

李潇想要收回脚,却被他握得更紧。

“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要一直等到宴会结束?”挑眉看向她,手狠狠按在她懂得伤口处,李潇痛得轻呼出声,愤恨的用另一只脚踹向他。

两人的小打小闹一直被宋凯看在眼中。他神色有些失落,被路飞雨看见,一把就给拎了过去,小声骂道:“宋凯!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贱人!”

路飞雨语气不善,从他们两个进来开始,她就一直看着李潇和宋凯,他的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那个女人,都分手大半年了,现在还心心念念的惦记着,究竟当她这个未婚妻是什么。

“宋凯,我警告你,你能有今天,全是依仗我路飞雨的身份地位。如果哪一天你让我不满意了,我随时有能力让你再次变成那个一无所有的私生子,请你记住这一点。”

她的声音已经极力压低,但还是因为激动导致音调有些高,周围已经有一些宾客听到他们的话不断向这里投射目光,同时对宋凯指指点点。

“路飞雨,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第二遍!”宋凯冷着脸厉声警告道,一个男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女人踩在他的头上耀武扬威的。路飞雨很明显不懂这个道理。所以她以为宋凯这是在威胁她。

指着他尖利的骂着:“宋凯,你竟然为了李潇那个贱女人威胁我!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宋凯闻声毫不犹豫的抬腿就走,只给路飞雨留下一句“不可理喻”的回击,气得路飞雨不断在原地跳骂着。什么脏话都直接蹦出了口,一点大家闺秀的形象都没了。

安琴气得要死,直接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路飞雨,你给我闭嘴!”

“妈!”路飞雨捂着被扇红了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李潇看着不忍心,让路飞扬搀着自己走了过来:“妈,你就放过飞雨吧。”

“是啊,安夫人,你就放过小雨吧,她毕竟还小,不懂事。”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也开口劝说道。

李潇抬头看了一眼那男人,这男人大概四五十岁岁的模样,有着正常领导者发福的体态,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威严的气势,不容任何人反击。但是那双深邃的眼中却常常含有一种算计的意味,这让她相当的不喜欢。

那男人在她看的时候也投过来视线看向她,李潇敏锐地察觉到,对方最初看向她的时候是带着一种审视和不屑的,可是在看见自己的脸的时候却微微愣住,似乎很震惊。但也只是一瞬间。

这一点足以说明眼前这个男人心机深沉。

听到两人的劝阻,安琴也就顺着李潇和中年男人给的台阶下去了,放过路飞雨,转头对着那中年人笑道:“咳,魏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哪里。”姓魏的中年人摇头缓解尴尬,指着李潇问安琴:“这就是你路家的儿媳妇吧。”

打量的目光上下扫视着李潇,令她十分的不舒服。

“哈哈,怎么样漂亮吧。可不比你们家天后离筱差。”安琴笑着拉过李潇的手,得意道。

路飞扬怕李潇站不稳也跟着自己妈咪的手往前走了一步,拖着李潇的腰站在了那中年人对面。

听到这人姓魏,那李潇便可以百分百确定,这人一定就是魏离筱的父亲,魏震海。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做父亲的心机这么深难怪那个当女儿的心机也那么深。李潇不断腹诽着。这姓魏的一家都让她看着讨厌。

“夫人,你是当然要护着你家儿媳妇啦……但是你这才看见儿媳几天,就忙着踩低离筱,离筱可不乐意啊。”魏离筱听到他们的谈话也走了过来。

安琴看见这丫的就脑袋疼。但是面上功夫却是不拉下。

“我们离筱也是挺漂亮的。”

“我觉得我和李潇就特别投缘,你看我们名字那么相似,连长相都那么相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爹地你说是不是?如果我还有个妹妹的话,说不定就长李潇这样呢。”魏离筱一边说一边仔细的观察着魏震海的表情。

见对方没什么表情,便松了一口气。只要父亲不承认这个女儿,即便将来事情真的有大白的一天,她李潇也不会是魏家的千金。

“潇潇,你看我们这么投缘,不如喝一杯怎么样?”魏离筱举起手中的酒杯,这时候路家一个侍女恰好从旁边经过,她拿起一杯酒顺便递给了李潇。

李潇不想接,但是魏离筱就这么举着,她不接,她就一直举着。看了眼路飞扬,不情不愿的拿了过来,要真的不接着,指不定路飞扬等下又要怎么说她是嫉妒魏离筱这个正主呢。

酒杯送到嘴边,刚要下去的时候,被另一只大手拦住:“李潇她脚受伤了,我来替她喝吧。”

“哎,飞扬,不行……”

魏离筱一看急了,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路飞扬端起高脚杯,一口便见了底。她气得咬牙切齿。那杯酒里面混合了高浓度的春药,不到三分钟便能见效。

她本来是算好了想要让李潇在宴会上出丑的,没想到竟然被路飞扬给喝了下去。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路飞扬喝完了酒便扶着李潇的腰走到沙发那儿去。

其实今天李潇来主要是安琴想把她介绍给魏家认识一下,现在见识过魏震海了,也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李潇还小声的嘀咕着:“哎,路飞扬,魏震海在商场上是不是老狐狸一只,他刚刚明明看见我的脸有一瞬间的震惊,换成别人,发现有女生跟自己女儿长的几乎一模一样早就该质疑人生刨根问底了,他倒好,竟然像是没发生过一样,简直就是奇葩。”

路飞扬轻笑:“那你希望他什么反应?”

“正常人的反应。”李潇一本正经。

路飞扬无语的看了她一眼,转头面朝魏震海的方向,解答这丫头的疑惑:“其实魏震海这人也算是有能力。你别看他现在是S市的龙头大户,二三十年前他可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当时龙家的千金龙静莲看上了,做了龙家的女婿。要知道龙家可是英国的商业巨擘。产业几乎覆盖了整个英国。你想想龙静莲嫁过来的时候得是多少嫁妆。”

“所以魏震海就靠他老婆的嫁妆给白手起家?”李潇猜测道。见路飞扬不置可否的点头认同,李潇不禁鄙视道:“吃软饭的家伙。”

突然又想起躺在养老院里的那个魏夫人,应该就是路飞扬口中的龙家千金龙静莲。躺那儿那么多年听说魏震海都没有去看过她一次,而且魏离筱身为女儿也都没有去过。不禁腹诽,这魏家的人一个个的还真是铁石心肠,过河拆桥,人品差到极点了。

动漫关键词:高潮了狂撞G点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