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公不要添了下面流水啦:漂亮人妻洗澡被公强BD

2022-03-26 14:22: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的确,李潇和路飞扬手上根本就没有戒指,即便是普通人家在领证结婚之后也会定做戒指更遑论路家这么大的家族。这还不是最有力的证据吗?李潇脸上有些难看,毕竟一旦被揭穿,加上媒体的

的确,李潇和路飞扬手上根本就没有戒指,即便是普通人家在领证结婚之后也会定做戒指更遑论路家这么大的家族。这还不是最有力的证据吗?

李潇脸上有些难看,毕竟一旦被揭穿,加上媒体的乱报道,对自己的影响是挺大的。正愁不知道怎么掩盖过去,偏巧这时候绯闻主角之一的魏离筱也现了身。而且来的方向还是和路飞扬是一处。也就是说他们是从同一个航班下来的。

媒体似乎嗅到了更具有爆炸性的新闻,一个个扛着摄影机,跃跃欲试。

路飞扬的面色已经不好了,在魏离筱出现的时候,就能清楚的感受到怀中的女人身体颤抖额一下。

“魏小姐,请问您是怎么和路总同一个航班走下来的。”一个记者眼明手快地率先拥了上去。

魏离筱闻声,看了一眼路飞扬,可惜对方却并没有看向自己反倒是紧紧的抱着李潇那个女人。

她微微一笑,什么话也不说,但是那双明亮的眼睛中却仿佛是在透露着什么东西。

媒体继续逼问:“之前有传您是路总的青梅竹马,你们二人甚至是情侣关系,但是路总现在娶了一个神似你的新婚妻子,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魏离筱走近路飞扬,甜甜一笑。伸手将脸侧的细碎头发别到耳后,动作妩媚妖娆:“没想到你们的消息这么灵通,我和飞扬是青梅竹马,但是我们只是很要好的朋友,不过飞扬娶了李小姐,我还真是没有想到呢。”说着朝路飞扬嗔怨道:“飞扬,这件事,你怎么都不跟我说呢,之前没听说你要举行婚礼啊。”

盈盈双眸看向冷酷的男人,里面的柔情像是一腔春水,足以融化任何一个雄性动物。

路飞扬的眼神闪过片刻犹豫。冷漠而又疏远:“我想之前,在家妹的订婚宴上就已经说过,李潇是我的女朋友,我路飞扬这辈子唯一认定的女人。我想众位当日有在场的也已经看到了,所以不用多说了吧。”

眼神犀利的看向魏离筱,里面的冷酷令她心惊。

“那你为什么偏偏就选了这样一个女人呢,长的那么像您的青梅竹马魏小姐?”有记者继续不死心的追问。

一边的李潇闻言,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脸色惨白。而注意到这一点的魏离筱则是眼神放亮,眉宇间带着一股子傲气。不屑的看向李潇,仿佛在说:看你怎么跟我比。

可谁知,路飞扬却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事情。只见他大掌一揽,直接拥进怀中,单手抬起李潇的下巴,薄唇深深的印了上去。

李潇尚未反应的过来,双唇已经被掠夺过去,方才的尴尬与担忧一瞬间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她的脸红成一片,处处散发着男人灼热的气息。周围不断响起咔嚓咔嚓的拍照声。

而魏离筱早就气得鼻子都要歪了。

路飞扬,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吗?你当着我的面这么吻一个女人,是在像我宣战?

良久,缠绵的吻才结束。

李潇的脖子上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男人带上了一条深蓝色的项链,做工精美绝伦,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天呐,竟然是深海之星。”已经有识货的喊出了口,又是一阵拍照的声音。这传说中的珠宝之王,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这可是上世纪意大利设计师的顶级作品,曾经为英国女王的贴身首饰,前不久才出现在英国的慈善拍卖会上,但是被一个神秘男人买走,没想到竟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这深海之星意味着永恒如大海般的爱,此生唯一。

现在路飞扬将它带在李潇的脖子上,其意味不言而喻。

什么结婚证,结婚戒指都不如这个来的令人信服。

相比之下,魏离筱早就气得要跳脚,如果不是因为顾及在记者面前的形象,她都要冲过去,抢下那条项链。路飞扬迎接她回国的时候就是准备的这条项链,可偏偏就是被她自己给毁了!

“潇潇也许和很多人长得相似,但是这辈子我只认定她这一人。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无人能及的!”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魏离筱。

记者们已经没什么好挖掘的了,路总已经结婚,这已经是足以炸爆所有观众耳膜的消息,有了这个自然能够跟自家老板交代,于是便纷纷离开。

李潇和路飞扬也相继离开。整个飞机场只剩下魏离筱一个人,她像是感觉被人从上至下兜了一盆冷水,浇的透心凉。

这场自己精心设计的戏码,明明她才应该是大赢家,可是为什么转眼变成了李潇。是她故意向记者透露和路飞扬的事情,给他们照片来大肆渲染,可是为什么路飞扬肯帮那个替代品。前不久还是女朋友的身份现在直接转成了路太太?

呵呵,路飞扬,你就这么想要折磨我!

机场外,车内的李潇被强制安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将胸前的那颗蓝色钻石拿下来给面前的男人:“诺,给你吧,知道你舍不得给我,只是拿来作秀的。”

酸溜溜的语气明显昭示着主人的强烈不满。

路飞扬轻笑了一下,拒绝:“拿着吧,说好了给你的。”

“真的不要?”李潇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再三确认后,满心欢喜。不得不说这颗钻石真的很漂亮,要是这么还给了路飞扬她还真是舍不得:“呐,你说的啊,给我了,你就不能再反悔。”

真是被眼前这小家子气的女人给打败了。

“放心吧,我不跟你要。不过就是几千万的东西,你拿着吧。”

随意的一句话让李潇不禁张大嘴,几千万?那自己岂不是捧着一堆人民币?一下子把玩的心思改成了小心翼翼的捧着。

路飞扬好笑:“知道它贵了吧?那你怎么打算补偿我?”

李潇抬头,怎么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果然,路飞扬下一句就是:“肉偿怎么样,一千万一夜,这怎么算都有七八天吧。”

她不禁羞红了脸,愤恨的喊了声:“混蛋……”

S市的双龙除了鼎鼎有名的路通国际之外便是魏氏,房地产的老大,与路氏称霸S市数十年,但是因为基础薄弱,所以一直是依仗路家的一个存在。但即便是这样的一个家族也是普通人望尘莫及的。

魏家大宅,魏离筱一进门,便遇上了堵在门口的方怡沁。

方怡沁面色不善,尤其是在看见魏离筱明明看到她,却像是看到空气一般,直接忽略,就更加来气:“离筱……”

魏离筱扫了她一眼。方怡沁长的很年轻,四十不到的年纪,却嫩的像是三十出头,尤其那傲人的身材和妩媚的姿态,任何一个男人看的都得心猿意马。也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才将魏家的当家人迷得神魂颠倒。

没错,这个方怡沁就是魏震海养的情人。从几年前龙静莲昏迷不醒之后,她就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出现在魏家,从上至下,无一不是厌恶她的。

这个女人贪心又自私,一副小家子气,尖酸刻薄。一点都不如龙夫人。所有下人都猜测是不是因为她,龙夫人才会卧床不醒,最终被送到养老院去,正好如了这女人的意。

“干什么?”魏离筱看见这女人就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姿态,莫名的就觉得自己像这个女人,甚至家里有着一种说法,自己就是这个女人的女儿,根本就不是魏家的千金,只不过是因为长得像父亲,所以这么多年才不被发现。

而且爸爸让自己听这个女人的话,这让她更加难受。

方怡沁看魏离筱不想理自己,也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刚刚电视上播的新闻。一把将魏离筱拉住,朝客厅走去。

魏离筱挣扎着:“干嘛啊你?”

方怡沁将她拽住,示意她看正在播放的娱乐新闻,闪烁着的画面正是机场的那一幕。

魏离筱的脸一下子绿了,她以为方怡沁要问她为什么路飞扬娶了别的女人,可谁知方怡沁关心的是另一个人。

“她是谁?”方怡沁在见到那张神似魏离筱的脸的时候莫名心惊,连着身体都开始不自觉地抖动。

魏离筱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口道:“你也看见了,她是路飞扬的新欢。”

“我问你她叫什么名字!你认不认识她!”方怡沁的声音陡然变大,吓得魏离筱一愣。

“她……她叫李潇,是一个不出名的小演员。”木然的解释着。对面的方怡沁一下子像是魂丢了一般,喃喃自语着:“李潇?她叫李潇?真的是她,真的是她!”

魏离筱奇怪:“你怎么了?沁姨你怎么了?难不成你认识她?”

伸手一拍方怡沁的肩膀,对方吓得一大跳,慌忙回过神来:“啊?不认识,我不认识,只是觉得她名字和你挺像的!”

“哼,不过就是一个借着长的像我,名字又像我往上爬的小明星罢了对于李潇,魏离筱她还真是说不出来的讨厌,从第一面起就恨上了。可是李潇的出现对方怡沁来说就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危机四伏。

“离筱,你还知道什么关于那个小明星的消息,比如说她是哪儿的人,家里都有哪些人?为什么来道S市?”

魏离筱奇怪的看了眼方怡沁:“沁姨,你对她这么关心干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方怡沁立即矢口否认:“不,我只是关心下罢了。”

“呵呵,是吗?”魏离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方怡沁这人心思沉重,瞒着家里许多事情,一看她这副模样一定是有什么秘密瞒着,而且还是跟李潇那丫头有关。

一整个下午,方怡沁都是心事重重的模样。直到晚上,魏震海没有回来,家里只有她和魏离筱两人。

魏离筱料定她今天晚上一定会干出什么事情,所以佯装肚子疼,早早的上床休息。这下。方怡沁才放下心来,晚饭吃完便急匆匆的开车出去了。

她前脚刚走,后脚魏离筱便开车追了上去。

一路尾随,直到方怡沁进了S市的一家医院。她也悄悄的跟了进去,却只见方怡沁进了妇产科。

“她进妇产科干嘛?”魏离筱奇怪道。

这个时间点,来妇产科一定不是做什么检查,而且方怡沁找的主任医师李宏亮,自己也认识,是S市有名的剖腹产专家。她记得母亲龙静莲就是剖腹产生下的她,在她长大后,偶遇到这位医师,还聊起当年生产的事情,只不过李宏亮当时奇怪的表情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现在方怡沁找李宏亮干什么?

魏离筱伪装了一番,躲在医院的角落,一直盯着那边的动静,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方怡沁才走了出来,很明显,脸色更加不好了。

在她走后,魏离筱便进了问诊室。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的?”李宏亮低着头,也没有看是谁便出口就问。当抬头看见是魏离筱的时候一下就愣住了。随之,面色变得惨白。

“你怎么来了?”

魏离筱将门带上,坐到了他的面前,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表情,随意翘起腿笑道:“李医师,沁姨来找你的事……”

李宏亮见魏离筱笑得诡异,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了,心里有些摸不准。

“方夫人来找我只是问了些妇产科的事情。”

魏离筱保持着微笑,突然,猛地一下子将手旁边的水杯砸在地上,大声道:“李宏亮,你还想瞒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秘密吗?一旦被我父亲知道,你们将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

事实上,她根本就不知道方怡沁和李宏亮到底瞒着什么事情,但是有秘密是肯定的,而且还是不一般的秘密。方怡沁这么鬼鬼祟祟的一定是有猫腻,而且还一定是不敢让她爸爸知道的。

李宏亮被魏离筱十足的演技吓住了,满头大汗:“魏小姐,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既然您知道了,我也就不怕了。您是方夫人的女儿这件事千万不能让你爸爸知道啊,我这辈子也就做了这么一件亏心事……”

李宏亮后面说了什么她压根就没有听清。她是方夫人的女儿?她是方怡沁的女儿?她不是龙静莲的女儿?

“你刚刚说什么?我是方怡沁的女儿?”魏离筱颤抖着身体,不可置信的反问道。

李宏亮奇怪的看着面前这个脸色惨白的女人:“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魏离筱站着的身体,摇摇欲坠。从小到大所有的困惑现在终于得到解释。为什么自己长得一点都不像龙静莲,为什么龙静莲对自己爱理不理甚至前几年还受打击晕了过去。为什么方怡沁对自己爱护有加。

哈哈哈……原来自己根本就是狸猫换太子,她就是个假的!

颤抖着看向李宏亮:“那谁是魏家真正的小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答案,可是她还是不死心。

李宏亮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说:“一个叫李潇的小女孩。她跟你同岁……长得还差不多,你们是同父异母……”

“噗通”一声,魏离筱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调整平复过来的。

“这件事情,你不要再说出去了。”

李宏亮已经被吓得半死了,一边擦着虚汗一边忙不迭的点头。这种豪门内幕就算是借他是个胆他都不敢往外说啊……

与此同时,S市市中心的一家酒店内,李潇正头大的陪着安琴用餐,而她的身边坐着的正是路飞扬特地请回来的她的“父亲”和“母亲”。

“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一对夫妻啊。”李潇咬着牙,转头对路飞扬小声的说道。

她实在想不到,路飞扬说让他安排就是用这种方法。找两个替身来假扮她的父母,要是哪天真被她爸妈知道了非得打死她不可。就不谈自己父母了,被眼前那眼神毒辣的婆婆知道,她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路飞扬挑挑眉:“我这也是心疼你啊。”

李潇气得一脚踩上他的脚面:“心疼你妹啊,心疼……”

“路飞雨是不用心疼的,她脸皮厚。”

“噗嗤……”李潇十分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瞥见安琴闻声看过来的眼神,又急忙抿唇,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在她那俩活宝“父母”的旁边装一个乖乖女。

这时,路飞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立即按了挂断,可是打电话的人似乎是不死心,再一次打了过来,反反复复好几次。全桌的眼神都看了过来。

李潇睨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魏离筱!又是她!

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还是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她找你一定是有事,你就先去吧。”

路飞扬认真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对桌上人说了声抱歉,又对李潇小声道:“我去去就回来,很快的。”说完,甚至不等李潇的回答便拿上外套匆匆赶往魏离筱说的地方去了。

绯色酒吧,迷离的灯光打在舞台中央跳着劲舞的女人身上,妖娆的身段加上魔鬼一般的身材,即便是整张脸被硕大的墨镜挡住看不清原来相貌,但还是引得周围男人们热血澎湃。

路飞扬一眼就认出了那女人,上前一把将她拉了下来。

魏离筱睁着大眼睛,仔细辨认眼前的男人,笑道:“飞扬,你来了?”

路飞扬气恼的看了眼周围狼一样的目光,将她拽出酒吧,直接塞进了车内。

“你这是干什么?”他有些恼怒,这女人把他喊出来就是为了看她上台跳一段热舞?要是明天被登了娱乐报纸,她还有什么名誉可言,这将对她的形象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飞扬……”魏离筱呢喃的喊了一声,柔软无骨的身子倏地一下贴了上去,紧紧缠绕着路飞扬,火辣的热吻袭来。

路飞扬冷酷的脸上变得几乎要喷出火来,一把将魏离筱推了开。

“离筱,我希望你清醒点,我不是秦子昂!”

魏离筱有些受伤:“我知道你不是子昂,飞扬,我后悔了,我答应你的求婚好不好,我嫉妒,我嫉妒李潇,嫉妒她成了你的老婆。你跟她离婚好不好,你是我的。”说着,魏离筱的脸上划过泪珠,哭的凄惨动人,楚楚可怜。

自小时候起,路飞扬就见不得魏离筱哭,现在看她如此伤心,心里就跟扎了一根刺一般,疼痛不已。

“离筱,你别哭了……”伸手摸去女人脸上的泪珠,谁知她哭的更凶。

魏离筱狠狠的将路飞扬抱住,热吻再次袭来,路飞扬这次没有拒绝。

狭窄的车内,气氛变得如火焰一般灼热。

路飞扬等不及了,拥着醉醺醺的魏离筱走进了绯色楼上的VIP包厢。二人一进房内便吻得如痴如醉,从来没有过一次如此的放纵。

魏离筱似乎很急,伸手急不可耐的想要解除路飞扬的衣服。

突然,男人将她推开,深吸一口气,趁着理智还没有丧失,拒绝道:“离筱,你醉了,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话没说完,急忙走出了包间。

门内,魏离筱本是迷醉的眼神在路飞扬离开的那一刻陡然变得清醒起来。

脸上的表情说不清的复杂。

“吱吱吱……”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魏离筱循声看去,竟是路飞扬急匆匆留下的手机。荧屏上亮着李潇两个大字生生的刺痛了她的眼。

魏离筱看着屏幕,红唇勾起。划开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李潇正窝在酒店厕所的角落里,不敢出去,安琴已经差不多猜到那俩货根本就不是她的父母,偏偏路飞扬这时候还不在这里,所以她只好认怂,尿遁。想打个电话给路飞扬问问怎么办,谁知,电话一响,里面便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

“嗯……啊……飞扬……”

“啪”的一声,李潇手中的手机滑落,掉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里面呻吟的女声她当然听得出来是谁,魏离筱。呵呵……干柴对烈火,两个人青梅竹马,此时应该很快乐吧。李潇看着手机屏幕,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哭了起来。

“小姐……小姐……”

直到被酒店服务员再三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帮助的时候,李潇才回过神来来,止住了眼泪。

看着镜子上反射出自己哭成泪人的模样,李潇不禁自嘲,她有什么资格哭?她为什么哭?她和路飞扬不过就是一纸婚约绑住的两个陌生人罢了。

绯色门外,路飞扬靠着酒吧大门吸了好一会儿的烟。直到烟头几乎要烧到自己的手指,才掐灭。

刚刚在魏离筱吻自己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慌乱,自己脑海里竟然不断浮现出李潇的那张脸。真是见鬼了!

低咒一声,进了跑车飞驰而去。

到酒店的时候,宴席已经散了,那两个演员和安琴都离开了。路飞扬寻了一圈没看到人,便准备离开。一回身,便看见李潇站在门边上看着他。

李潇的情绪相当不好,脸色惨白,眼眶泛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

“怎么了?妈识破了?”路飞扬走上前问道。可他一走近,李潇便往后退了一步,拒绝他的接触,这让他莫名的烦躁。

“你去哪儿了?”李潇冷冷问道。

路飞扬莫名奇怪:“不是说了?去找离筱,她有点事。”

“什么事?”李潇继续步步紧逼。路飞扬想解释,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尤其是魏离筱亲他。

看到路飞扬沉默,李潇就清楚了所有。粲然一笑:“说不下去了吧?我替你说,你是不是喜欢魏离筱?你跟她求过婚?刚刚跟她发生过关系。路飞扬,其实你想要跟我领证就是因为魏离筱不喜欢你,你想要找个替身吧。”李潇自嘲,尽管她不愿承认,可是事实逼得她不得不这样想,她就是一个替身。魏离筱是他高攀不上的瑰宝,而他就是他用来缅怀的替代品。

李潇咄咄逼人的气势惹恼了路飞扬,平生最不喜欢被人质疑的他彻底火了:“李潇,你清楚点自己的身份。”

“清楚,怎么不清楚?我就是个替身,我有说错?”

“闭嘴!”路飞扬冷声喝道。一把将李潇拽住,塞进车中飞快的驶向云岚别墅。

李潇挣扎着,“路飞扬,你混蛋,你干嘛要招惹我!”可是无法,她毕竟只是个女人,力气太小,只能任由路飞扬将她抗进别墅内,在管家和仆从异样的眼神中,蹭蹭上了二楼。

路飞扬一把将女人摔在床上,李潇不愿意,挣扎,可是双腿和双手全部被路飞扬禁锢住。

男人的脸色相当可怕,阴冷的瘆人,双眸喷火,大掌钳住李潇的下巴,眼神凌厉的几乎要刺进她的心窝中:“李潇,你在气什么?”

李潇一下子被问住,是啊,她在气什么?她有什么可气的,她不过是个被人花了一千万买来的替身。

“路飞扬,我在你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突然地,李潇脱口问出这个问题。

路飞扬愣住了,眼神直直的看着李潇,已经松了对她的钳制,冷冷道:“你不该问这个问题。”

“我想知道。”

路飞扬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们只是一场交易。交易中就不该有感情的存在。”

李潇闻言惨笑一声,果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他堂堂路家大少怎么会看上她这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平民小演员?“改剧本也是因为交易?”

男人眸光微闪:“改剧本只是因为你有这个天赋,我们路通娱乐是断然不会埋没任何一个有天分的演员。谁都不会跟钱过不去。”

李潇躺在床上,难以表明此刻的心情,只是无尽的毁灭,所有有关这个男人的幻想全部被击碎。认命吧,李潇,你在他眼中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罢了。

“你出去吧,我想静静。”闭上眼,疲惫的挥了挥手。

路飞扬点点头准备离开,走到门前,床上的女人突然出了声:“我们的婚约什么时候结束。”他握着门把的手不自觉地一紧,顿了一会儿,冷漠道:“如果你想,一年即可。”说完便抬步离开。

门被重重关上,李潇藏在手背下的脸上满是泪水。她告诫自己,绝不能爱上这个男人,她们只是交易,只是交易而已。只要一年,两人就桥归桥,路归路,各走一方……

片场,人来人往,四周已经忙成一片。

李潇早早的来这里定妆准备开拍。导演在看到李潇的时候已经是笑得合不拢嘴了。导演名叫洪耀,已近五十的年纪却是没有一部作品拿得出手,因而一直在娱乐圈混着一些小片子,正是因为李潇,才被路飞扬看中,并且投资改剧本拍摄。

有大BOSS的支持和少奶奶的加盟,再加上丰厚的经费和公司的大力宣传,洪耀坚信自己一定能火透全华夏,到时候好的片子还不是纷至沓来?这么一想更是将李潇当成菩萨一般,就差要供起来拜了。

“路夫人,咱们等下开拍好吗?你有没有准备好?”他哈着腰,小声问着李潇。

李潇听到这称呼眉头就皱了起来,起身恭敬道:“导演,你不需要这样,我还是以前的李潇,你大可以对我大呼小叫。你这样,我反而不习惯。”

她一向是怕这些名流的虚与委蛇,现在自己担了路少奶奶的名号,身边奉承的狗腿就更多了起来。就包括管露,对她也是不一样了,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

“路夫人,您也太谦虚可吧,咱洪导可不是对谁都这样啊。”尖利的声音伴着刺鼻的香味,一听就是梁丽丽。

李潇有些尴尬,反倒是管露冷着脸呛了声:“是得看身份,有些人就没什么资格让人尊重。”

“你!”梁丽丽一听,脸都绿了,直接掐腰瞪了过去。

李潇万万没想到管露会为她说话,感激的点了下头。她这人素来这样,即便曾经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只要日后帮过她一次,不管真心假意,她总还是击着这份好的。

导演打了个圆场,就准备开始拍摄。

原本的剧情发生了大逆转,国公府的千金小姐由李潇担任,变成了一场庶女重生的大戏。年幼受欺负的庶女由异界穿越而来的现代女神医附身而上,性情不再柔弱,反而是八面玲珑,身手矫捷。因为前身是被情郎和姊妹害死,所以女主角在苏醒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仇。而后,女神医被下令嫁给病弱太子冲喜,谁曾想太子竟是胎毒至深,被女神医治好。

二人喜结连理,缔结秦晋之好。

该片名就叫《良缘》。也已经筹划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只是男主角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只是有传言,说是进军好莱坞的偶像派实力演员秦子昂将会回国,可能路氏将出面邀请他参演这部剧的男主角。

对于一直走青春偶像剧的秦子昂来说,饰演病弱太子也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但是不管是剧情还是演员颜值甚至宣传,这部良缘都做的相当成功。甚至还没有开拍便已经备受众多媒体关注。

“ACTION!”洪导一声令下,片场内所有人各就各位。

只见一身白色襦裙的李潇躺在床上,迷茫的睁开眼,尽是对周围的陌生和不熟悉。只是一秒钟,便转换成随遇而安的处之泰然。这时候门外走来一男一女,通过对话了解到前身的死因。

只是开场两分钟不到的时间,李潇便活脱脱的将多种情绪展露在脸上。

就连站在一旁看着镜头的梁丽丽也不禁称赞,李潇的确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演员。她的表演天赋是任何一个人都羡慕不来的。

场景内,当昏迷的庶女醒来,遭遇心上人的花言巧语的时候,一面表现出心痛,一面却又是洞察事情真相的不屑和应对谎话的玲珑小巧。

“阿西,你说的话我都相信。”李潇眨着美眸,一副泫然欲泣,病弱的脸蛋堪比西施,令周围所有人都生出一股强烈的保护欲。

饰演阿西的男演员乔生都看呆了,愣愣的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咔!”洪耀不满意的大喊出声,瞪着乔生:“乔生,你干什么吃的,发什么愣呢。”

别看乔生还是个二线男明星,但他实际上是个腼腆的大男孩,被洪导一吼,脸通红,十分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转眼偷偷瞥了眼李潇:“都怪潇潇姐,她长得太漂亮了,我都看呆了。”

“噗嗤……”周围响起一阵笑声。

李潇尴尬的脸通红。就连洪导也笑了笑:“行了,今儿可是看在李潇的面子上,就不找你麻烦了。这场戏再来一遍吧。”

随着导演的开始,众人再次将这部分戏过了一遍。这次乔生明显好很多但是在李潇投怀送抱额时候依旧有些不好意思。

拍完戏之后,洪导主张:“今儿是开戏头一天,咱们去兰迪搓一顿怎么样?”

周围立马想起一片叫好声,李潇本想拒绝可是架不住周围人的劝说,只得也跟着一起去。

动漫关键词:公不要添了下面流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