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高潮又爽又黄又无遮挡——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2022-03-26 14:19:0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自从上次在帝宫被抓包,接连几天李潇都没有再见过路飞扬。不用再见到那张讨厌的臭脸,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好事。说不定那家伙现在早已经把她强上他的事情给忘记了,再说那么有钱的

自从上次在帝宫被抓包,接连几天李潇都没有再见过路飞扬。不用再见到那张讨厌的臭脸,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好事。

说不定那家伙现在早已经把她强上他的事情给忘记了,再说那么有钱的路家大少怎么会在乎这区区的一千万?他又不是穷到要做乞丐,根本就不会在乎的。前几天的纠缠也不过就是一个富家少爷敲诈贫民女的游戏罢了。

李潇如此安慰着自己。眼睛不经意的扫到桌子上的日历:星期五!

也就是说明天就是宋凯的订婚宴。

打开电视机,果然,铺天盖地的宋氏少爷宋凯与路大小姐的订婚消息。满屏幕都是二人手牵手在记者摄像机前甜蜜秀恩爱的画面。

一幕接着一幕刺痛着李潇的心。

“我由始自终都只爱飞雨一人。从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她是我这辈子的命中注定。”画面中,宋凯深情款款的对着路飞雨说到。

身边的路飞雨则是娇笑着对记者说:“你们看,阿凯又在秀恩爱了,我都受不了他了……”

记者闻声大赞宋氏少爷对路大小姐的爱意堪比海深,然而还是有一个记者尖锐的提问宋凯之前是否有过心爱的女孩,路飞雨和他是否是彼此的初恋。

这一问,路飞雨和宋凯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宋凯在顿了顿之后,再次换上一副笑容对着记者:“之前有过一段感情,但是她对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我们现在也就只是走在大路上会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不过我相信她会祝福我和飞雨的婚姻,因为我们才是真爱。”说着用力的将路飞雨搂进怀中。

女人被他这一番话说的娇羞不已,对着摄像机言笑晏晏:“是啊,那个女人现在根本就不算什么,我和阿凯的感情是无论什么都不可以撼动半分的!明天晚上八点钟的订婚宴还请各位在场的媒体朋友都去哦……”

荧屏上的女人明明是一副柔弱女子的模样,但是在她面向摄像机的时候,李潇分明能够感觉得到那刺穿电视荧幕投射过来的眼神,像一把刀狠狠扎在胸口。

这时候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

“潇潇,明天晚上八点的订婚宴,你来吧?”是宋凯的声音,一个刚刚才在记者面前说自己和他只不过是走在大街上会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的男人。

李潇不禁讽刺的呛回去:“你不是刚刚才说我这个走在大路上的陌生人会祝福你和路大小姐的婚姻吗?小女子怎么敢不去呢?我的宋大少爷!”说完啪的一声将手机挂了,眼泪吧嗒吧嗒的不断往下掉。

刚挂完电话,手机铃声却再一次响起,李潇不耐烦的冲里面吼道:“我说了,我会去的,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烦我了!”真当她是软柿子可以任人随意捏?

但是里面响起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李小姐?”

什么情况?

李潇确定自己没有听过这个声音,拿下手机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慌忙将眼泪擦干,换上正常的语气:“我是,您说。”

于是,电话里面的男声将事情大概的交代了一下,通知她后天下午在S市法院见。

“嘭……”的一声,李潇在听完后,恼怒的将手机对着地板砖一砸,顷刻间,诺基亚手机被砸的粉碎。

法院见!法院见!我靠,路飞扬你是真的跟姑奶奶过不去是吧,竟然真的把她告上了法院,你想干嘛,想干嘛?非要把本小姐弄进监狱里去你才甘心?

“啊啊啊啊……”李潇抓狂的仰天长啸,疯了一样的在自家沙发上踩踏,恨不得现在她脚下踩着的那个靠垫就是路飞扬那张讨厌的臭脸!

这时候,“咚咚咚”门铃响起。

李潇不耐烦的吼道:“谁啊!”

“送快递。”快递小哥委屈的看着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姑娘,战战兢兢的将一个法院寄过来的信封交给这姑娘,慌忙签了个名儿便麻溜得跑了,生怕母老虎一样的李潇吃了她。

李潇打开信封,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整个人都快要气炸了。恶狠狠地踹了下门。

“路飞扬,你真是好样的!律师函都寄过来了!”

利落的将律师函揣进包中,再花了三分钟将自己收拾好,像阵风一样席卷出门。

李潇敢发誓,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火急攻心过,看着眼前恢弘壮观的路通国际四个大字,她真恨不得现在就去买一吨炸药,炸掉这个鬼地方。尤其是最顶楼的那个男人,一定要把他炸的粉身碎骨!

狠狠甩了一下头。套上工作牌便混了进去。

路通娱乐只是路通国际旗下的一块产业,但是基本的工作证还是差不多的,因而李潇很快就混了进去。在前台问了下总裁在不在公司,得到肯定的回答便一路乘着电梯杀上门去。

前台愣愣的看着满脸怒容的李潇,心想难不成又是一个惨遭总裁抛弃的姑娘?赶紧打了个电话通知总裁。

路飞扬在简单的问了一下前台找来的人什么相貌后便明白了,一定是那丫头找上门来了。算算时间,律师函应该差不多送到她家了。

合上合同,对着会议室中其他的董事道:“今天会议就到这里,我还有事,散会。”

所有董事面面相觑,这才开会不到半小时,现在就散会?

宋峰也搞不懂路飞扬在想什么,询问的眼神看过去,被对方狠狠一瞪给瞪了回来。

总裁办公室。

十分钟后,李潇气喘吁吁地冲到门前。

妈的,路家的一切都跟她有仇,好好的电梯,偏偏乘到七十楼就没用了,还得她爬上来,整整十楼!差点没把她给累死。不过,李潇大概没有想过,是路飞扬故意停了十层楼,好好整一下这丫头的。

“咚咚咚……”深吸一口气,狠狠的攥紧手中的律师函,敲了两下门便冲了进去。

这是一个空间大的吓死人的办公室,宽大的落地窗,手工定制的豪华地毯,黑白简单色调的办公房间。没有任何的助理办公。

整整一个房间里只有一个男人挺拔的站在落地窗前。

听到身后的声音,优雅的转过身来,干净雪白的衬衫,松开两颗金属纽扣,健硕的胸肌隐约可见,一丝不苟的发型,英挺的五官,尤其是那一脸冰冷的冷酷气质,无论哪个女人看见都会恨不得直接躺在这男人的西装裤之下。

可是……

“啪”的一下,李潇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律师函摔在这男人的头上。明明是一只小白兔偏偏咆哮的像只母狮子:“路飞扬!你什么意思。你竟然起诉我!还是用强奸罪!”

“……”

路飞扬整张脸都黑了个干净,深吸几口气才将心中滔天怒火给压了下去,他必须告诉自己,整个世上没有几个人敢对自己动手动脚,但是这丫头明显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

冷静冷静,必须冷静。对一个女人动手不是他的风格!

办公室外,无数人在听到“强奸罪”三个字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刷的一下竖起耳朵。天哪,竟然会有人敢闹到总裁办公室,还是强奸?

路通的高层们不禁浮想联翩,到底是这姑娘把我们总裁强奸了,还是我们总裁把人家姑娘给糟蹋了?要是这前一种,那这姑娘也太不识货了,我们总裁如此高冷不近女色的富帅看上你也是你福气,天下多少女人渴望着能够碰到我们总裁的一根脚趾头?

但是是后一种的话,那姑娘你可真是我们的偶像,总裁这种的大冰山你都敢动手,真是不怕死了?

路飞扬皱着眉,黑着脸走到门前“嘭”的一声将门给踹上,阻止了外面的浮想联翩。

转身看着眼前这个他杀了她的心都有的女人,优雅的坐在意大利手工制作的沙发上:“我早就说过,两种条件,你选一个。是你不肯选,所以我帮你选。”

“你你你你!”李潇被气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能瞪着眼指着眼前的男人。

路飞扬剑眉一挑,看着她好笑道:“难道李小姐不喜欢这个选择,想要另一个?”

“放屁!”李潇真是要气死了,为什么这个臭男人总能这么撩拨起她的怒火,她明明是个温柔的姑娘,可是每次在这家伙面前总能变成一头即将爆发的母狮子。

路飞扬看着眼前女人生气的表情,心情大好,突然觉得逗弄她,看她生气爆发的模样还是挺有趣的。

憋了许久,李潇拉拢着脑袋,小声道:“要不我先还你一部分钱……剩下的……”

“剩下的怎么样?”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很想看她憋了这么久还有什么高招。

只见李潇一咬牙恨恨道:“我是一个演员,大不了给你三年的卖身费,三年内我的一切收益全部归你,这样行了吧。”三年啊,一千多个日子,她赚的钱将一分都不属于她。更何况,她相信自己能在三年内混的风生水起,或许不到三年,自己就能偿还这一千万,这家伙如果是个精明点的商人,就应该他绝对是稳赚不赔的啊。

谁知……

“你凭什么认为你有这个实力?”路飞扬看着她,好笑的问道。“你!”

李潇一下子被这家伙一副不信任的模样给惹火了。他这表情,这语气是在说自己不可能?凭什么?他凭什么这么认为!在李潇的心中,说她任何方面不行都可以,就是演戏不行。演戏是她的梦想,谁都不可污蔑。

“我会证明给你看!”气呼呼的撂下这句话,嘭的一声摔门而走。

路飞扬优雅地抿了一口茶,他没有放过那丫头眼中不服输的光芒,这一点,他很欣赏。上次在片场的确见识这丫头不俗的演戏天赋,如果能够好好培养,将来的成就一定不会输给现在的天后:魏离筱。

想到魏离筱,路飞扬一向冷酷没有表情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种类似心痛和温柔的表情……

晚上八点,正是S市最热闹的时候,退去白天紧张的节奏,四处灯火辉煌。无数情侣相拥在一起走进中央路驰名大厦顶楼的一家高级法国餐厅,可是临近店门却被告知餐厅已经被一名贵客包场。

透过干净的窗门,可以看见,宽敞的店中央放着一张精致的长桌,上面摆着白色的烛台和组成一个心形的九百九十朵玫瑰,玫瑰中央搁置着一个精致漂亮的盒子。两边各站着一名小提琴手,优雅的乐曲缓缓泻出。四周以整座城市耀眼的灯光为背景,五光十色,美轮美奂。

长桌的一端,一俊雅冷酷的男子身着手工定制的墨色西装,精致的五官,优雅的举止,只是不停敲击着桌面的五指出卖了他现在的焦急心思。

所有的女店员躲在一边窃窃私语:“天呐,这男人好帅啊,他是路通国际的那个掌权人吧。”

“什么样的女人才有这种待遇,竟然为了她包下整个餐厅!”

“你有没有看到那个盒子里的项链,是意大利顶级设计师的出品,全世界就那么一款。真羡慕那个女人……”

许久之后,餐厅大门处终于有一女子款款而来。优雅的步伐,精致的妆容,配上那身独特的气质,一下子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目。

这女人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堪称魔鬼身材。最新的香奈儿裙装将她的身材完全衬托出来,后面露出一大片美背,嫩滑的肌肤宛如初生的婴儿。只是可惜,那女子脸上带着大大的墨镜,令所有人看不清长相,但是隐约能猜出来,肯定是绝无仅有的大美人。

女人走了几步便看到等在桌前的路飞扬,扬唇一笑,拿下墨镜,精致的五官暴露无遗。

看见这张完美无缺的面孔,所有店员纷纷吃惊的张大了嘴。

oh,mygod!

这女人竟然是天后魏离筱!天呐,路通国际的掌权人秘密约会的情人竟然是天后魏离筱!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娱乐新闻。不过也对,只有魏离筱这样完美的女人才配得上路飞扬这样的绝品男人。

“离筱,欢迎你回国!”

路飞扬抿唇一笑,和女人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优雅的走到对面将女人的椅子打开,绅士无比,处处透着优雅。灿如星辰的双眸饱含无限的柔情。

魏离筱看着满桌的玫瑰挑了下眉,掩唇娇笑道:“飞扬,你这是干嘛?只是我回国的欢迎会,还搞得这么隆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跟我求婚呢。”说完朝旁边偷看的店员瞄了一眼,暧昧的笑着,心里却是得意无比。

路飞扬冷酷的脸上略一尴尬,拿在手中准备给对面女人带上的项链也愣在手中,迟迟送不出手。

顿了好久,他突然认真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嘴上却是玩笑的开口:“要是我真的跟你求婚,那你怎么样,离筱,你会不会答应?”

看似再说玩笑话,天知道路飞扬此刻的心情是有多么的紧张,含着期待却又不敢太过表现出来。眼前的女人红唇弯弯,每一个动作都像是慢镜头一般,只会令他更加的焦躁不安。

就在他说出这句早已酝酿无数遍的话的时候,餐厅外的上空陡然升起无数烟花,美不胜收。七彩光芒笼罩着整个餐厅,一瞬间,所有人仿佛置身空中花园一样。

魏离筱闻言失笑,她早就知道路飞扬深爱着自己,可是一直装作不知道,从来没有想过将这层关系挑破。因为她知道,只要飞扬还喜欢自己一天,他就肯为她做任何事情。只要两人不撕破脸,她便可以继续傍着路通国际这棵大树安安稳稳的走着她天后的路。

“飞扬,你知道的啊,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这世上再也没有另一个人像你一样对我这么好了,我可是还想跟你做好朋友一辈子赖着你呢,以后你结婚了可不要抛弃我哦……”说完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离筱你还是喜欢他啊!”冷硬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

魏离筱当然听得出这个“他”指的是谁,秦子昂!她三年前在娱乐圈就看上的男人,可是一直到现在,那人除了在演戏上看过她几眼,其他的根本就是将她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透明人,真是气死她了。

见到女人脸上的表情,路飞扬一瞬间就懂了,有些人真的是强求不来的。他笑着抿了一口红酒,掩饰着眼底的失落,早就知道的结果不是吗?一切不过是他自己自取其辱。可即便如此,对于眼前这个他从小爱着的女孩,他还是不忍心板着脸去伤害。

自嘲的笑了一声,将手中代表至高无上的爱的项链深海之星放回了盒子中,摆在桌旁。

“既然你不答应,那路魏两家的婚约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我会替你向双方的家长说的。你不用担心。”陡然变冷的语气不禁令魏离筱心中一抖。

不可思议的看向对面的那个男人。

可是路飞扬还是路飞扬,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莫名的,魏离筱就是感觉眼前的男人似乎是有什么不同了,甚至有一种隐隐的担心,爱着自己的路飞扬或许有一天会消失不见。

然而听到他亲口说会向双方父母说解除婚约心中还是舒了一口气。

路魏两家有着几十年的交情,路家长子和魏家长女的婚约是几十年前就定了下来的,只是她一直不同意,所以才拖到现在。此刻若是由路飞扬出面说解除,那是再好不过的。

松了一口气,朝对面的男人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飞扬,明天就是你妹妹的订婚宴吧,你需要女伴吗?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路飞扬眉头一皱,淡淡道:“不用,我有人了。”优雅的靠着椅背,品着手中的红酒,仿佛对面的这个女人不再是能够随意调动他心思的人。

魏离筱没有料到他竟是这样的回答,脸色一僵,随意的找了个理由给自己台阶下。

一顿饭吃得尴尬无比。

饭后,路飞扬提出将魏离筱送回去,但是却被婉拒,无奈的笑笑,自己开车嗖的一下射向远方。

跑车像是脱缰的野马,风驰在无尽的黑夜中。

这个时候的路飞扬,头一次觉得心里有些乱,很想找一个人来聊聊,可是翻开手机,尽是一些生意场上的伙伴。无意间看见一个有些陌生的号码,愣了一下。脑海中倏地浮现出一张像只兔子的脸,时而楚楚可怜,时而张牙舞爪。

“biu……biu……biu……”奇葩的铃声在小小的公寓中回荡着,李潇这时候正在跟白素寄给她的昂贵礼服拼命,一听到跟白素借来的手机中传出的这闹腾铃声便莫名的升起一团火。

再一看,还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定是哪个王八蛋打错了。瞬间起了坏心眼儿。

“你好,这里是逗你玩服务中心,一级服务请按1,2级服务请按2,三级服务请按3……一级服务电话联系请按1,邮件联系请按2,当面联系请按3……电话联系客服1号服务请按1……”

李潇还在捏着嗓子装模作样的报着玩儿,对面突然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明天晚上八点,有一个宴会,把自己穿的漂亮一点,七点钟的时候,我去你家门口接你。”

嘎?什么情况?李潇愣在原地,她怎么好像听见路飞扬那个王八蛋的声音?

“不好意思,先生,你打错了,再见!”立即条件反射的想挂电话,可是对方却丝毫不给她机会。

“别想逃!”路飞扬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对面那小女人眨着两只大眼睛的模样,心情莫名的大好,方才的不爽一扫而空。

李潇:“……”

这王八蛋的语气,非他莫属啊!

等她再想骂回去的时候,对面只剩下一溜子忙音。

我靠!他以为他谁啊,还穿的漂亮点,他以为他谁啊,凭什么姑奶奶就要去?不就是寄了封律师函,好像自己真的就成了他的小奴才似的。李潇不爽的朝手机上亮着的那个号码比了一个中指。

这怪胎的话她才不听呢,明天是宋凯的订婚宴,按着白素的话来说,自己必须漂漂亮亮的出场,最好是艳惊四座,亮瞎那王八羔子的眼,至于他的什么狗屁宴会,关姐鸟事?

次日一早,闹铃还没有响,李潇却已经被白素的连环夺命CALL惊醒。急急忙忙的收拾好自己,打车在市中心一家健身房门口与白素碰了面。

为了今晚的宴会,白素可谓是煞费苦心,为李潇详尽地列了一张表格,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晚上七点,所有的时间都被排的满满的。为的就是将李潇从里到外打造成一个堪比一线明星的大美人。

做完健身,桑拿,美容等一系列活动,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此刻的李潇已经被活脱脱地累出一层皮来,可是还是被白素硬拖着前往一家造型室去。

看着面前这家装潢考究的造型室,李潇有点发愣:“素素,我们随便去一家就好了,不用这么好的。”事实上,她是真的怕了里面各种花样的折腾。

白素眼一瞪:“废话,今晚咱是去砸场子的,当然得用最好的。”说着一把将李潇给拉进去了。

“可是这里很贵的啊。”李潇还是有些推脱。

来往于店内的顾客无一不是S市有权有势的贵妇和千金名媛,骤然出现李潇和白素这两个土包子,一时间,丝丝鄙夷的声音响起,各色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们二人,纷纷透着不屑,尤其是门口那辆夹在一众豪车中间的奇瑞QQ更是让里面的人不齿。

而这一切,搞得李潇有些手足无措,反倒是白素,大大咧咧的无所畏惧。

很快店中央就出来一个扭腰摆臀的年轻男人,一身夸张的行头和红的怪异的嘴唇最为醒目,很容易让人将他和一种生物联系在一起。就在李潇还在猜测着这家伙究竟是上面的那个还是下面的那个的时候,身边的白素已经跟对方熟稔的聊了两句便将她给推进了工作室里面。

李潇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由瑞思,也就是刚刚那个扭腰摆臀的男人亲自持剪摆弄起发型起来。很快,身边又走来十几个女孩子,拿着白素带来的那件昂贵礼服款款而来。

十几双手围绕着李潇,令她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工作室的能力不是盖的,仅仅两个小时,一切便全部搞定,就连昨晚一直纠结的腰部塞不下的问题也被完美解决。

一套行头全部搞定后,李潇别扭的从化妆间走出来。等候在外的白素登时睁大了双眼,就连身边之前那些嘲笑她们土包子的一群贵妇名媛也不禁被惊艳地吸气。

眼前的女孩实在是太美了,精巧的五官,巴掌大的脸庞,如墨的发丝没有过多的发型修饰,只是简单的盘在头顶上,两边用一圈蓝色的小花简单的围了一下。优雅完美的颈部不需要任何的修饰,高挑纤细的身材完美的与雪白的礼服贴合。笔直修长的双腿露在外面,步伐摇曳之中,裙摆不断在身边回荡,惹人遐想。

之前还有人觉得这女孩和影后魏离筱有些像,这么一看,完全是和天后两个人,甚至眼前的女孩比天后更加清纯也更加妖艳。

赞叹声不绝于耳,搞得李潇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看向白素。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挑,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笑着站在李潇面前,称赞道:“的确很漂亮。”说着摘下挡在脸部的大墨镜。一张精致的脸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吸气声再一次响在造型室。

李潇也愣住了,竟然是魏离筱!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见到这娱乐圈中的一把手。很多人都说自己长得像她,而她自己也知道,现在能够接一些小配角的戏也完全是因为长的像眼前的女人。

现在自己这个替身站在这原主的面前,竟然莫名的升起一丝畏惧。

“谢……谢谢……”

女人点头大方的笑道:“不用客气,我只是实话实说。”说着又仔细地看着李潇的脸道:“说起来,你长得还有几分像我呢,这可真是缘分。”弯弯的眼角中蕴含着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嫉妒。

李潇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红着脸点头,心中有着莫名的激动。老实说,魏离筱是她在娱乐圈的偶像。她许多次都是照着电视剧上的魏离筱来模仿,训练自己的演技。但是,李潇绝不会因为自己长得像偶像而直接将自己复制成另一个天后,她只是领会其中的神韵,而不会刻意的模仿。

“你叫什么名字?在娱乐圈工作吗?”

“我叫李潇。现在只是路通旗下的一名小演员。”李潇老老实实的回答着面前女人的问题,心中的激动之情越来越强烈,她没有想到像魏离筱这样的大牌明星会这么的平易近人。

魏离筱满意的点点头,递出一张名片,友好地笑道:“是吗?你的名字听上去也和我有些像呢,而且我们还是同行哦,如果以后有什么我的替身戏,我就直接找你咯……”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将名片塞在李潇的手中。

转头又对瑞思嘟嘴撒娇道:“瑞思,你还真是偏心,明明我和李潇妹妹长得那么像,但是你却从来没有这么打扮过我,不行,我也要一个她那样的发型!”

瑞思有些无奈,直接摆手道:“不行,你的气质不如她的好!”

“是吗?”魏离筱眨着眼,故作天真的笑道。转头看向李潇的目光中却有一丝不满意。

身为一个国际演员,华夏国公认的影后,被人当面说是不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这样的耻辱她怎么能够容忍。更何况,这对于素来讨厌和别人有相同之处的魏离筱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是心里再怎么讨厌,她嘴上却还是保持着影后的风度。只是身边的助理仿佛察觉到自己艺人的心思,不禁害怕的抖了抖。

而那边的李潇还沉浸在偶像给她名片的喜悦中,满脸笑意,还是白素一巴掌将其拍醒:“傻蛋,想什么呢,还不赶快去换衣服,我们还要去干其他的事情。”

李潇愣愣的点头“哦”了一声,礼貌的和魏离筱道了别这才跟着白素走。

二人一走,魏离筱的脸倏地就黑了,有些不高兴的问助理:“那个叫李潇的什么来头,娱乐圈出了这么一个人怎么没有人告诉我?是不是要等一个仿制品爬上我头顶了你们才打算告诉我,嗯?”

助理被吼得一愣一愣的,不停地用手巾擦着头顶上冒出的汗珠。她知道,这魏大影后不过就是因为刚刚设计师说她不如那个叫李潇的小演员有气质才发的这一通火而已。

在外人看来,影后魏离筱出了名儿的清纯好脾气,事实上只有她的贴身助理才知道,这一切不过就是假象,只有电视机外的观众才被骗的团团转。

发型室外,白素不屑的看了眼还在捧着名片傻笑的女人:“我说你还要看多久啊,傻了啊。”

李潇抬头嘿嘿一笑:“没想到影后这么的平易近人。”

白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哼,我看这女人倒不是什么好鸟,一口一个你是她的替身,这是在抬高她自己的身价。瑞思那句她没有你这气质简直是笑死我了,那女人一看就是有气憋着发不出,指不定现在怎么生闷气呢,也就你这个傻鸟才会觉得对方是真的夸你漂亮。”

李潇瞪了白素一眼,她倒是不认同她的话,反倒是觉得魏离筱真是一个好人,甚至感觉对这个影后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觉。好像在见到她的时候,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散发出一种想要亲近她的信息,就像是……就像是对面的那个是她的亲人一样。

对于这种感觉,她自己也难以解释。

二人做好造型打车准备前往宴会厅,临下车前,李潇却有些胆颤了。

“素素,要不,咱不去吧……”

白素闻言狠狠瞪了她一眼:“李潇,你给老娘争气点,你今晚这身行头绝对能亮瞎宋凯那个小白脸的眼,你现在逃跑个什么劲儿啊。你就应该让他好好看看自己抛弃的究竟是怎样一个美貌动人的你,让那个王八蛋后悔去吧!”

李潇本有些退缩,在听到白素的话后,瞬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容光焕发,咬牙切齿道:“对,后悔死那个小白脸。”

现在的李潇对宋凯只有无尽的恨意,再没有一点幻想。她甚至能够听见她体内的那点点血性在叫嚣着:“让那个渣男好好看看,自己这么优秀的女人她竟然不要,真是瞎了狗眼了。”

二人怀揣着让渣男后悔的目标,雄心壮志地走向宴会厅。

而这时,李潇身上的手机却再一次不合适的响起。看见那个熟悉的号码,李潇不禁再一次要抓狂。

“干嘛?”

电话那头的路飞扬听见这语气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我让你七点在你家门口等,你人呢?”

李潇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又以为我是你的谁啊,我现在没空,拜拜!”说完嚣张的将手机给挂了,顺手直接关机。

等路飞扬再一次拨通电话的时候,对面只剩下关机的提示音。

跑车中的男人瞬间脸色铁青,这是第几次?第几次这死丫头惹怒他?

“小宝贝儿,你又一次成功的惹怒我了!”低咒一声,狠狠将手机扔在一边,开车嗖的一下蹿向酒店的方向。阴鸷的眼神看向后视镜,暗道:死丫头你最好祈祷别被我逮到!

动漫关键词: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