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那些荒唐的日子免费阅读:C到哭不止水好多

2022-03-26 14:17:2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快快快,那丫头在那儿!”“臭丫头,别想跑!”“……”李潇听着身后传来的喊声,吓得跌跌撞撞的往前跑,一定是管露不罢休,还想要将她送到

“快快快,那丫头在那儿!”

“臭丫头,别想跑!”

“……”

李潇听着身后传来的喊声,吓得跌跌撞撞的往前跑,一定是管露不罢休,还想要将她送到那个秃驴导演的床上!

但是此刻,她脑袋晕眩,脸色绯红,胃里还是一阵一阵的翻江倒海着。

“唔……”强忍住要吐的冲动,瞥见洗手间的字样,也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飞也似的冲了进去,趴在池子边上狂吐一番。“呕……”

“该死的经纪人,竟敢对我下药。她就这么想用我这副身体来赚钱!呕……”李潇话没说完又吐了一口。

不行,脑海的意识渐渐模糊,抬眼看向周围竟然看不清模样,眼前似乎有个身影渐渐靠近。

“唔……西装革履?”

“个子好高啊……”

李潇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睁大眼睛使劲看向那人,英挺的鼻子,深邃的五官,一双闪如星辰的眸。她伸出手一下又一下摸着那精致的面庞。

“……”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蹙着眉,冷峻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怒气,可是当触及到眼前这个女人的脸的时候,瞳孔刷的一下子放大。面颊上的冰霜一点一点皲裂,无数的情绪闪烁在眼眸中,双手不自觉的攥紧。

“离筱……”那个几乎脱口而出的名字卡在喉咙里,噎得他难受无比。

而他身后站着的宋峰也是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上下打量着这个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女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路大少爷不近女色的名声传遍整个S市,甚少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可这女人是活腻了吗?竟敢喝的醉醺醺的跑到男厕所来堵人,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不能这个拼命法啊。

宋峰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路飞扬的神色,以为路大BOSS是因为这个女人的行为而触恼了他,看着李潇的眼神陡然变成了同情:姑娘,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明年的今天哥哥会给你烧点纸钱的。

路飞扬盯着女人的面孔看了许久,终于回过神来。心中有一丝失落,不是她,不是那个人,只是长的太像了而已,呵呵,也对,这个时候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早就应该追随她的心上人去了好莱坞吗?

路飞扬自嘲的想着,双手逐渐松开,一张脸再一次变的冷冷酷酷,面无表情。

“宋峰,你还站着干嘛?还不赶快把这女人拉开?”

路飞扬的大声咆哮,吓得宋峰小心肝一颤一颤的,刚要上前,那腻在路飞扬身上的女人却出声了:“唔……小宝贝儿,你真不乖,公共场合不准大声喧哗。”说着,李潇温软的小手覆上路飞扬的唇。另一只空暇的手不住地抚摸着男人的身体,一通乱摸之下,竟让李潇有些释放难受的快意。小手摸得更欢快了,不经意间扯下男人的纽扣,红彤彤的小脸贴了上去。小嘴,砸吧砸吧地乱吸一气。

“嘶……”

路飞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尤其这女人的手还在自己身上乱摸一通,亏得他自制力高,否则早就把持不住。这死女人,低低地咒了一声。刚要伸手拉她。

“呕……”李潇只觉胃中翻涌着,猛地一下吐了出来,毫不客气地如数洒向面前男子的胸前。

李潇吐完,爽了。脑子也清醒了许多。还甚为有礼貌地拍拍路飞扬的脸,迷迷糊糊地笑着:“谢谢你了哈,小宝贝儿。姐姐舒服了,拜拜……”

李潇挥挥手,摇摇晃晃地就要向前走去,体内的药效经过这两吐少了许多,可身子还是热热的,有些奇怪的感觉,急需要冰冷的东西来触碰才能减缓不适感。

路飞扬本是阴寒着脸的,可是看见那张迷迷糊糊的脸的时候,脑海中迅速划过离筱当年喝醉的模样,脑海中的一根弦,骤然断裂。大步追了过去,拉住女人的手。阴沉地看着她:“呵,小宝贝儿?”

李潇被拉住,睁着迷茫的大眼睛不知所谓何事,只听那好看的男人阴寒着脸,似乎……还带着点邪气:“你舒服了?我可还没舒服呢!”大手拦腰一起,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路飞扬抗在肩上,大步流星的朝着VIP总统房走去。

“路总路总……唉唉……飞扬……”宋峰一个激灵,忙不迭的跟了上去,这是什么情况,他知道他家大BOSS真的动怒了,可是扛着一个女人大步往专属套房走去是几个意思?要知道他家大BOSS可是不近女色的伪同。

难道说,转性了?路飞扬抱着李潇大步踏进顶楼VIP总统套房,一甩手将那该死的女人甩在地上。冷冷的吩咐后面跟着进来的宋峰:“找人,把她洗干净。”扯扯领带,烦躁的进了里面的浴间。

宋峰眨巴着两只小眼睛,愣是没回过神来,洗干净?什么意思?难道……宋峰似是想到什么,一股喜色爬上眉梢,连忙打电话叫来几个女客服,将人抬进外间的浴室里洗干净,又挑了套sexy的睡裙将李潇裹起来,送上那张KINGSIZE大床。

路飞扬一出浴间便看到这副惹火的场景。

而躺在床上的李潇浑不知情,只觉得体内的那股火已经燃烧到了顶点,显然那秃驴导演是怕自己后继不力才用了这么款后发力强大的药。

“嗯……热……”

李潇无意识的呢喃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伸手不断拨动着吊带睡裙,本就是满室春色,加上那张相似度近七成的脸。这个女人就像是一团烈火在狠狠的烧着路飞扬的胸口。

他走向大床,睨眼冷笑,俯下身,双手钳住李潇的下巴:“真会演戏。”轻蔑一笑,大手抚向李潇滚烫的身躯。很显然,他是将李潇当做某个下层领导专门选拔的女人送上来给他这个BOSS享用的。

要是换做以前,他一定不会这么好心,可是这一次,那些人算是赌对了,因为选了这么一张脸!

接触到异物的李潇,呢喃出声:“唔……舒服……”睁开迷茫的眼,看向眼前的男人,缓缓地英俊的五官竟然转化成另一个男子的模样,嗫嚅的喊了一声:“宋凯……”伸出手一点一点的勾画着,扑棱棱的大眼睛中竟是迷茫和混沌,然而在路飞扬的眼中竟然有着说不出的惑人色彩。

高大的身躯压下,牙齿一张一合,狠狠的咬在李潇白嫩的脖子上,留下一个紫红的印子。

刚刚的呢喃他没有并没有听清楚,但显然不是喊得自己的名字。不管是离筱,还是这个替身,永远想的不是自己,对她们来说,自己究竟算是什么!爬上自己的床,还敢不将他放在眼里?他舍不得动魏离筱,可是这个女人怎么弄全凭他的意愿!

想到此,路飞扬的动作更加大了起来,近乎是粗暴的掠夺。

“嗯……痛……”李潇疼的唤出声。

路飞扬嗤笑一声,“痛?”大手捏住她的脸:“你引起的火就必须有你负责熄灭。小宝贝儿!”最后几个字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深邃如星辰的眼中折射出一股嗜血的冷芒,这个女人竟然敢不怕死的招惹他,那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次日清晨,李潇头痛欲裂地起身,睁开眼,入目的竟是陌生的奢华作风。这是哪儿?嘶……头好痛。狠狠地晃了几下脑袋,记忆慢慢回笼,酒店陪酒,被下药,再误进男厕,然后……

李潇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头一转,果然发现自己身边睡着一个男人。

顿时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守了23年的纯洁竟然这么莫名其妙的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蹑手蹑脚地下床,还好男人睡的正香,还没有醒。要不然李潇真的要尴尬死。猫着腰,轻轻拿过自己的衣服穿好。小心的开门出去,想了想,似乎对不起那床上的睡美男。又拿笔留下一张纸条,才放心地离开。

孰知,她刚走,那床上睡着的男人便睁开眼。她刚刚的那些小动作全被路飞扬看在眼里。眼中的冷芒乍现,带着嘲讽的意味,本就是一个送上来卖的,还要装的多清纯。

起身,不屑的拿起桌上李潇留下的纸条,脸色顿时黑成锅底。

“抱歉先生,我是被人下药了,谢谢您昨晚帮我解除药效,还有这事是个误会,希望我们以后互不相欠,这是五百块,真的谢谢您了。”

路飞扬一手拿起纸条,一手拿起那鲜红的五百块。嘴上冷笑:“小宝儿,你真是惹到我了!”

五百块!他堂堂路通国际的掌权人还真是够廉价!李潇慌慌张张从酒店逃出来,便直接打车回了家。

这是S市北郊区的一个小公寓,面积不大。一个星期前,这里还是她和男友宋凯两人幸福的小天堂,可是现在……李潇念此不禁有些黯然神伤。

宋凯是她大学交往的男朋友,也是宋氏集团董事长不光彩的私生子,地位尴尬。为了避免家里人给他难堪,只好出来自己工作赚钱。在宋氏集团旗下做一个小小的职员,却因为身份,家里人针对,同事排挤,工作得并不是很顺利,终日闷闷不乐。直到有一天,宋凯挽着一个着装华丽的女子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才知道,她和宋凯的恋情彻底结束了。

“抱歉,潇潇,飞雨能给我想要的,和她交往能让老爷子高看我一眼,我在宋家的地位也不会那么尴尬,有她的支持,说不定我还有一争宋氏继承人的实力。你知道的,继承宋氏,让老爷子堂堂正正地看待我是我的梦想,你也想我过得开心对不对?嗯?”

这就是宋凯对她说的话,就因为她给不起他想要的身份地位,就因为她是小城市上来混娱乐圈的普通少女,就因为她爱他爱到骨子里去,所以才被甩,才让自己心爱的人带着另一个女人到自己面前示威。

想到宋凯的那段话,李潇不禁吸了吸鼻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一个人泡在浴缸里,狠狠地洗刷着身体,直到皮肤泛红也不住手。

因为身份卑微就该被甩?因为没有后台就该被经纪人送上别人的床?她就活该这么倒霉吗?失恋又失身?李潇愤恨地扑打着浴缸里的水,溅起无数水花却是抵不过心里的苦涩。连日来堆积的委屈终是逼得李潇将脸埋进自己的臂弯中失声痛哭。

良久,直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才抬起脸,赌气似的擦擦泪水。

“喂?”

李潇声音有些嘶哑,因为刚刚才哭过,连鼻腔中都带着浓浓的悲伤,可是对方却不管不顾:“李潇,你是死了吗?现在几点了,你是要让全剧组的人都在等你一个小小的配角吗!知不知道今天大BOSS要过来检查,你是不是想连累所有人挨骂!”

来电话的正是经纪人关露露,特有的河东狮吼震得李潇耳膜隆隆作响。李潇赶紧擦干眼泪,道歉:“抱歉抱歉,关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过去,十分钟,不,五分钟就到。”

“赶紧给我滚过来,否则你就不要干了!”关露露狠狠撂下话就嘟的一声挂断电话。

李潇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将头发擦得半干,套上鞋便出了门。火速一般赶往剧组。

正如关露露所说,剧组里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就差她一个饰演小姐身边丫鬟的没有上场。

“抱歉抱歉,我来迟了。”李潇哈着腰不停地打着招呼。

其实这部戏并不被业内看好,前期广告并不给力,连导演编剧什么的也都是不出名的小制作,扮演女主的是过了气儿的前一线女星梁丽丽。

梁丽丽脾气暴躁,飞扬跋扈又小心眼儿,出了名儿的难伺候,看谁不爽直接甩脸,因此也得罪了圈里很多人,包括鼎鼎大名的魏离筱。听说也正是因为得罪了影后才被排挤,沦落到出演这么个不入流的小戏。

“快快,把人带进去换装。”

导演不耐烦的让化妆师将李潇带进去换装,本就只是因为这臭丫头长的像影后,才给她一个角色,博一下眼球,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不识时务,还敢迟到!

等李潇换好衣服,一身翠绿色的古风丫鬟行头衬得她面若桃花,肤若凝脂,堪比黛玉甚过西施,连站在一边穿着繁复流仙裙的梁丽丽都被比了过去,成了装饰。

周围已经有人啧啧称叹,不愧是和影后长的有六七分相似,这容貌足以以假乱真!

站在一旁的梁丽丽本就因为配角抢了她这个主角风头而脸色不好,现在一听有人夸李潇长的即便只是像魏离筱六七分就美若天仙,要是本人在这儿不是更美的不可方物,心中更是怒火中烧!

场内人都看呆了,导演率先回过神,不自在的咳了声:“各就各位,预备,ACTION!”

这场戏演的是飞扬跋扈的小姐毒打丫鬟,而梁丽丽演的正是那个小姐,李潇便是那丫鬟。

只见小姐模样的梁丽丽站在古风梳妆台边,因不满丫鬟的活计,故意挑错,狠狠甩丫鬟的耳光。

“你这贱蹄子,怎么办事的,想落了小姐我的面子不成?这国公府的小姐也是该你来糟蹋的!”

啪。

梁丽丽的手毫不犹豫地甩向怯懦在一边的李潇。李潇白嫩的脸上立刻泛红,疼痛感阵阵刺着脑神经,一时间竟然让她有些发愣。

拍电视剧本就靠着借位,怎么会真打,这梁丽丽摆明了是在泄愤!可是李潇一时间又弄不清她为何针对自己,难道是因为她迟到了,才让她难看?其实她根本没想到,梁丽丽之所以下死手完全是因为她的这张脸!

“咔!”导演一声喊住,指着被打在地上的李潇破口大骂:“你怎么办事的,会不会演戏?脑子让狗啃了么,下一步该怎么做,还用我来教?不要以为顶着一张像魏离筱的脸,就以为真的能够红透半边天!”

导演生气地将剧本砸在李潇的脸上,梁丽丽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关露露不动声色,昨夜让她跑了,王导可是发了好一通子火,现在不给这小蹄子点厉害瞧瞧,往后根本不听话。

李潇有些委屈,但是看这场景,导演明显的是纵容梁丽丽这么实打。心里有些不甘,却又不能说什么,场内导演最大,谁敢忤逆,若是得罪了他,只怕自己连个丫鬟都演不了。

揉了揉脸颊上的疼,只能硬着头皮重新再来一遍。

可这一遍,梁丽丽的力道更重,李潇咬牙定住,跪在地上,哭着认错:“小姐,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一边磕头一边害怕的捂着脸躲闪着。梁丽丽仍是不放过,一脚狠狠踹向她的头,扑上去,便撕扯她的衣服。

李潇身上的衣服几乎要被扒了下来,惊恐的叫着,这场景剧本上压根没有,可是导演摄影师却是不管不顾,没有人喊停。

导演只顾着紧盯镜头,眼中放出光芒,嘴里不断喊着:“好,好,就这样!多打几下,狠狠踢过去,对!右边再来一下,漂亮!好,咔!”

一声令下,结束了这次场景的拍摄,李潇瘫软着身体,疲惫的躺在地上,不用看也知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梁丽丽可是下了死手的。

“所有人准备下,十分钟后我们开始拍摄下一个场景!”

李潇闻言,急忙起身也顾不得身上的痛,赶往化妆室换衣服。下一个场景是要拍她这个丫鬟勾引男主,也就是那个嚣张小姐的心头好,结果被小姐发现,推下池子中,活活给淹死。

工作人员不断地忙碌着,导演躬身走到关露露面前:“BOSS什么时候到?”

“估计还有二十分钟。”

“嗯,那就好。”导演眼睛发亮,这可是一个在大老板面前一展身手的好机会,表现得好,以后不愁没有好剧本。

十分钟后,演员各就各位,随着导演一声“ACTION!”

只见,古色古香的房间门外,梁丽丽风风火火的闯向门口,张扬的妆容让她的脸显得越发精致,气势凌厉,抬腿“嘭”的一声踹向房门。

房内的场景令她睚眦欲裂,丫鬟半露香肩的偎在一个华衣公子的怀中,羞红了的耳朵,发烫的脸颊,以及凌乱的衣衫和发髻,那低垂的脸娇羞不已,精致的五官展现出一种令所有雄性动物的喷发欲望的媚态。

梁丽丽胸口的火陡然升起。她听得见周围那些摄影师,化妆师,甚至连导演都不禁惊呼的声音,心里更加不高兴。

嘴里照着台词凶狠的骂道:“贱人,竟敢勾搭本小姐的男人。看老娘不弄死你!”剧本中的国公府小姐本就是出了名的泼辣,而梁丽丽的表演更是入木三分,下手比那剧本中的人还要狠。

尖细的指甲狠狠嵌入李潇的脖颈上,留下一道道伤口,双手一把抓住她的发髻,揪着这丫鬟便朝门外的花池边走去。

那位和丫鬟偷腥的小公子吓得跌坐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眼睁睁的看着丫鬟被狠狠踹了几脚摔进荷花池中。

梁丽丽似乎还嫌不够狠,擅自加了几招,将李潇浮出水面的头,又用手狠狠往里面按了几下,直到对方呛了好几口水方才松手。邪邪一笑:“贱人,这就是你得罪本小姐的下场!”

导演激动地盯着屏幕,暗暗赞叹这梁丽丽果真是一线明星,这表演就是到位,这股子狠劲,无师自通,将主角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导演几乎要拍手称快!戏一结束,周围人便簇拥着梁丽丽,打伞的打伞,送水的送水,谁都没有关注那个缓缓从池塘中爬出来的小丫鬟李潇。

即便是夏天,可这傍晚被丢进荷花池中,风一吹,还是冷的够呛。李潇全身上下,丫鬟装早就湿的彻底,小腿肚上沾了一腿的泥浆子,假发乱七八糟的贴在脸上,整个人狼狈不堪。

加上刚刚被梁丽丽狠狠灌了几口池水,现在呛的要命。

哆嗦着走向导演:“咳咳咳……导演,我的戏演完了吧?”

导演瞟都没瞟她一眼,直接让工作人员递上一个薄薄的信封:“拿完钱,滚吧……”

李潇点点头,欣喜的接过信封,准备回化妆间换衣服。

这时候,导演正拥着梁丽丽,两人进一步在探讨剧情。突然,一道颀长的身影走来,一米八几的身高,穿着ARMANI的最新款银色西装,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气势。

那人目光凌厉,眼神深邃,挺直的鼻梁薄而水润的唇组合成一张邪魅而引人入胜的脸,可是脸上面无表情的冷酷却如一层厚重的冰霜隔断了一切想要上前靠近的生物。

路飞扬勾唇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垂在身侧的手紧了一下,青筋突起。

方才他一眼便认出那个丫头,五百块的小宝贝儿!互不相欠?呵,将他路大少吃干抹净留下五百块便能潇洒抽身?她会不会太天真。

导演一眼便认出了这个男子,急忙点头哈腰道:“BOSS,您来了!”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头恨不得低到该男子的脚下。

本来要走的李潇好奇的瞥了眼,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大导演如此卑躬屈膝?BOSS?导演喊他BOSS?那他岂不就是路通传媒的老总?

李潇唏嘘了一下,没想到传闻中,在S市只手遮天的路通传媒当家人竟然是这么的年轻!

她没敢多想,低着头,便转身回化妆间去!谁知,刚一转身,那边人便开口了。

“刚刚那场戏,演的不行。”

李潇的耳朵蹭的一下竖起,脚步也停了下来。不行?不行?老板不满意,那是不是就是要重新来?自己岂不是还要再被丢进荷花池一回?皱眉的转过身,看向导演和那个男子。

导演和一遭工作人员全都慌了,不知道BOSS怎么想的。

梁丽丽不明所以的缠上路飞扬。没想到这个多金英俊的男人就是路通的当家人,若是有幸爬上他的床,自己岂不是麻雀变凤凰,再一次回到演艺圈一线也不成问题。

柔弱无骨的身子有意无意的贴向男人,委屈道:“路总,您是哪儿不满意啊,丽丽给您好好演!”

女人刺鼻的香气令路飞扬皱眉,不动声色的避开她。

“演员换人!你去演那个丫鬟。”顿了顿,路飞扬灼灼的目光射向二十米外的李潇:“你来演那个小姐!”

“什么?”

“什么?”

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一道是导演的,另一道则是梁丽丽的。前者没想到大Boss竟然会做这样的安排,梁丽丽则是十二分不服气,那个贱丫头来演女主,让她这个一线明星来演一个小小的丫鬟?凭什么?难道就因为那张脸?

可是梁丽丽没敢问出口。或者说,她如果真的问出口,路飞扬可能还真的会点头答对,他就是受不了离筱受欺负,哪怕明知道那个人不是正主,也受不得那张酷似的脸受伤!

厉眼扫向那个呆愣愣的李潇,梁丽丽疾步走近:“李潇,你想要演女主?”她的脸上挂着笑容,可是李潇不傻,自然能够听得出语气中暗含的警告之意。

兔子般的小眼神瞟向路飞扬,她实在是不明白这个莫名其妙的大老板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可是心中又明明很期待,演戏一直是自己的梦想,她很喜欢表演,如今有这样一个机会放在眼前,不抓住的话实在是可惜。

可是她同意的话,梁丽丽怎么办?一个一线女星沦落到只能演一个小小的丫鬟,不管怎么样,她的前途就算是毁了!

“抱歉,BOSS,我想还是丽丽姐演主角比较合适。”低声回到,语气里有着小心翼翼的失望,眼睛瞟了眼男人又迅速低了下去。

路飞扬几乎要气乐了,这个女人明明就为了名利卖了自己,现在还装什么白莲花,将送到嘴的肥肉拒之门外?还是说这个女人其实早就认出自己了,只不过一直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真是贪得无厌!路飞扬不禁皱起眉头,看那个女人一副装作为别人考虑的模样就恶心的想要吐。自己真是眼瞎了,竟然会认为这样的人像他的离筱。若不是因为床上的那抹红,他岂会想要将她留在身边做离筱的替身?

眼神危险的眯起,踏着悠闲的步子一把将女人的下巴钳住:“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去演!”

属于男性独有的味道扑面而来,李潇被抓的有些疼,眼泪花儿几乎要掉下来,对方的手劲儿太大,逼得自己不得不仰视着看过去。高挺的鼻子几乎要贴着自己的,深邃的眸子带着一股看不懂得意味,李潇总觉得这张脸似乎有些熟悉。

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男人深沉好听的声音响在耳边。

“听话,小!宝!贝!儿!”

路飞扬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少女的变化,之前那楚楚可怜的小脸蛋彻底崩塌,面无血色。贝齿轻咬着下唇,手指紧紧的绞在身前,似乎在极力抵制什么不好的回忆。

两人的姿势过于暧昧,另一边站着的梁丽丽沉了脸。

娱乐圈杂七杂八的事情,她一个过来人岂会不懂?原本以为是一只纯洁的小白兔,却没想到是一个披着善良外衣的心机婊,梁丽丽为她能够得到BOSS的垂青而嫉妒得发疯。

不久,路飞扬和李潇分开,片场上,几乎所有人心思都转了一圈,活络开了。连导演看李潇的眼神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带着些恭敬和讨好。

关露露站在一边皱眉,李潇什么时候勾搭了总裁?难怪不肯陪王导,这个小妮子竟然想要跳过自己一飞冲天?没门!

很快,几个主演的妆都画好了。

路飞扬并没有错过李潇站在片场外那双晶亮的眼,从她一穿上服饰开始,整个人焕然一新,原本柔柔弱弱的性子陡然冷峭起来,气势非凡!红唇不禁玩味的勾起:这丫头,倒是有点意思。

疾步,怒容,抬腿,踹门,整个流程一气呵成,连导演都惊讶不已,换这小丫头来演,无论是气势,镜头掌控还是时间,表情都拿捏得分毫不差,当踢开门的那一秒,小脸上融合的是看到心爱的人背叛的心痛,对丫头勾搭爱人的憎恶。怒火中带着嫌恶,嚣张中带着伤感。

多种情绪糅合在一起,演得惟妙惟肖。

“好好好!”导演看着镜头中的李潇,连声叫道。原先以为是靠着爬BoSS的床才得来的演出机会,现在看来,这小妮子不仅长得像是影后,演技更加不错,假以时日,相信她一定能够超越魏离筱的成就。这丫头简直就是为了演戏而生,天生的演员命!

一场戏很快拍完,可是临末的时候,一直不说话的路飞扬却出声道:“停!重来!”

李潇傻眼了:“为什么?”这场戏明明就拍得很好啊。可是对上那双凌厉的眼,她的气势又全部被浇灭。

“剧本上是怎么要求国公府小姐来演的,你倒是说说看。”路飞扬噙着笑反问道。

李潇一下子被问住了,剧本上的确是要求主角有一些狠辣的性格,但是她觉得这样的主角并不受观众喜爱,而且她也下不去手,更何况方才梁丽丽一不小心自己给掉了下去,不是也恰好补足了这个戏份吗?

“我……”

路飞扬笑着摆弄剧本,冷冷道:“我要你,一下一下的按照剧本,打!回!去!”

“……”

在场众人瞬间明白了BOSS的意思,之前梁丽丽针对李潇,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现在BOSS是明摆着要帮李潇出气?看来这个李潇还真是爬上了大老板的床。

众人眼色各异,梁丽丽有气却不敢出,整张脸都绿了。

而李潇却懵懵懂懂的不明白路飞扬的意思,只觉得这男人太无理取闹了,她不想打人,却还逼着她打!但瞥见那凌厉的眼神瞪过来的时候,那一点点气势又给缩了回去……

一场戏演完,李潇将纸巾递给梁丽丽,被后者狠狠的甩了一下手腕。

梁丽丽几乎要气死了,被一个跑龙套的臭丫头抢了主角戏份,还被她打了一顿,掉进水中,现在假惺惺的装可怜,跑过来递纸巾,她以为她会蠢到去感谢她吗?

“你少得意,娱乐圈可不是仗着有BOSS罩着你就能混的风生水起的!”女人眼睛一斜,狠狠瞪了她一眼,疾步走开去。

李潇看着被拍红的手腕,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但老实说,刚刚一下一下打回去的时候还真是蛮爽的。

动漫关键词:C到哭不止水好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