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禁忌亲生H肉女

2022-03-26 14:15:4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林傅眼底幽光一闪而过,沉沉的望着这个大许恩慈十三岁的男人,“不要在这里闹事。”闫钧临“呵”一声。而那边的商翊之在回答,“听医生说她没有什么大

林傅眼底幽光一闪而过,沉沉的望着这个大许恩慈十三岁的男人,“不要在这里闹事。”

闫钧临“呵”一声。

而那边的商翊之在回答,“听医生说她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也许受到了刺激,已经打了镇定剂,这会儿应该也快醒了。”

在场除了闫钧临,其他人都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许恩慈只觉得自己多灾多难,手上的伤口才结痂好的差不多,这会儿又出了这事。下床的时候,下意识问庄谨,“我的事耐耐容容不知道吧?”

之前她来医院,那两个小孩子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前后脚跟到医院,她可不想再让孩子担心。

庄谨条件反射的应:“我只说跟你一起来。出门前容容在看电视,耐耐看书。”

两人这反应,看在其余三人眼底,皆是不是舒服。

特别是闫钧临,他扶着许恩慈,心中有了计较,就道:“在外面始终不方便,不如回家吧,我接你……”

“闫总别说笑。”许恩慈这回倒没无视他,不咸不淡的打断,掀了掀眼帘看他。

他的五官成熟硬朗,线条很分明,只是脸色不怎样,下颔长了小胡茬也没有理,一股子面瘫帅大叔的味道。

许恩慈收回目光,扯扯嘴角继续道:“回家?我丈夫就在这,您是要接我去许家,还是进闫家?许建强在医院半死不活,许家女主人给他戴了顶绿油油的帽子,我能回去?至于闫家……呵呵,您确定闫老爷子看到我,不会打断您的腿?”

闫钧临张嘴要反驳,但是到口的话却是一噎。只觉得自己真是越老越沉不住气,喉结滚了滚,最后还是忍住没开口。

“闫总,原来您在这,吓死我了。”

大开的门外站着一个男人,手里拿着文件夹,正是那天许恩慈在许建强病房外看到的男人,张霄。

哪怕闫钧临几次勃然大怒,最后却仍旧被张秘书给带走。

许恩慈的心情却因为他的出现,有些不好。她最恨的就是这些,当初她被逼至绝境,却仍然袖手旁光隔岸观火的人,现如今又一脸好好先生回到她身边,羞不羞耻?

人们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都说天理循环报因不爽。

都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现在,他们落得这样的处境,她就该手软心软?

如果不是威廉,也许她一人在英国举目无亲,谁知道能撑多久,会不会没有半点求生欲,直接了断自己?

一个人能够多惺惺作态她不知道,就算是悔过,当初的恩怨,也不是一句歉意就能抵消。

她从来是个小气的人,自己的爱人,不容忍染上别人的气息。

自己的家庭,也容不得第三者插足。

当初受到的委屈,她不求十倍,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罢了。

被送进来的女人被单独的关在一间病房,被绑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时不时左右看一下,说目光警惕不如说疑神疑鬼。

她已经清醒,只是嘴里呜呜咽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女人还算不上蓬头垢面,只是青丝被剪得长短不一,脸上蒙着头巾,被绑着的双手……不知是先天还是后天,断在手腕处,有新绷带缠着。

“医生说,她没有双手,所以,很显然是有其他人帮她在包扎绷带的时候同时包裹进刀片。也许是因为她神智不清,经常乱动,那人将刀片一端深深嵌进手腕截肢处,截肢伤口整齐划一,而且很新,就是这两三天。”

“她的面巾……”许恩慈怔怔。刀片一头露在外,一头陷进她手臂里?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么……

“医生帮她取下过,但是最后还是不忍,给她戴上了。她舌头被割掉,整个下巴……因为被卸下,很久不曾接回去加上各种扭动,已经脱臼断裂,医生帮着简单缝合了一下。”

一应一答,商翊之说的很平静,他轻轻的拥着她,感受到她浑身轻颤,紧了紧手臂,“这个女人是……”

“什么?”

“秦唤。”

这个名字落下,许恩慈的表情一瞬间僵住了,半晌后,然后动作幅度极大的伸手开门。

商翊之紧跟上前,随之还有庄谨。

只有林傅一个人站在病房门口,静默的看着三人,然后转身离开。

“呜呜呜……”女人看到她来,眸子瞬间瞪得椭圆,在椅子上挣扎的更厉害,下意识要向她挥动双臂。

“秦唤。”许恩慈叫她。

女人呜呜咽咽的,也许是动到脸上的伤口,疼的眼泪直掉,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半分,如果不是因为椅子是固定在地上,说不准就被她的力道给掀翻了。

“她看到你,就会有这样的反应。”庄谨发现了这点,身子一侧挡住许恩慈。

只见女人目光凶狠的瞪着他,似乎想要穿过他看到他后面的女人,但是挣扎着挥臂的动作却安静了下来。

许恩慈在酒店门口被划伤的时候,就觉得她眼熟,那双含恨的眼睛,除了秦唤……

心中的某个猜测被肯定,许恩慈银牙暗咬,“我知道了!”

她转身就走。

商翊之连忙跑着跟上,“恩慈你去哪?”

“你别跟来。”许恩慈看他一眼,停下脚步,抿唇,“翊之,你帮我一件事。去许家,想办法把许英鹏给弄出来。”

他看着她,许久后,颔首,“好。”

这其实算为难,商翊之能不能进许家都还是未知数,何况还要让他将被保护的那么好的许氏未来继承人偷出来。

但是这只是后路而已,失败也没事。

许恩慈走出医院,就看到林傅靠在停在正前方的奥迪R8面前,长腿惬意的舒展,冲她微微挑眉,“需要搭便车么,美女。”

许恩慈一歪头,没有拒绝,直接上了车。

“去兴德医院?”林傅打着大转问她。

许恩慈不置可否的沉默着,只觉心跳声十分快。

这残忍的手段……当初,许建强发现那个女人出轨,将她囚禁,日日夜夜叫各种各样低俗下流的男人来玷污她,甚至还录下录像。

而现在,秦唤竟然直接被……

她有些乱,秦唤是对她不起,但说她圣母也好,说她惺惺作态也罢,秦唤就算再错,也没有理由沦落到此。

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才该落到这地步!

她没有看到秦唤的样子,但听到商翊之说的,就能够想象那惨不忍睹的模样。

秦唤……

她去高中报道时,因为无意间和闫钧临走失了,才会阴差阳错的走进某个地方。那个时候,她还穿着芭蕾的舞蹈裙,在草地上和她的同学一起在练习。

她的身姿柔软,也许是眼睛亮,才发现迷路的她。

那时的秦唤披了件衣服,就帮她指路,带她去新的班级报道。

是了,明明是她迷路,才会遇到秦唤,当初的遇见怎么可能是设计?

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等到她和秦唤相交渐渐深了,那人觉得有利用的价值,才会收买秦唤?

可许建强……那个好时候她还和闫钧临关系要好,彼此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他没必要做这些……

不行,她的脑袋太乱了,需要释放一些复杂的东西,将事情想的简单浅显一些。

“林傅。”

林傅以为她要安静,才一直没有开口。此时听到她唤自己,看了她一眼,“嗯?”

他继续注意路况,修长的手指,指尖在方向盘上轻轻的有节奏的点着。

“你会说笑话吗?”

“……”林傅咳了咳。

许恩慈重重吸了口气,然后呼出,“待会儿你能陪我一起进去吗?”那样会有安全感,不管是谁,在这个时候,只要站在她身边,就能给她力量。

“可以。”

“到时候,帮我录下我和许建强的对话。”

“好。”

“林傅……”

“嗯?”反问带着性感的鼻音,他的眉微微一挑,却一直注意着路况。

许恩慈看他,他侧面的轮廓,线条流畅棱角分明,很认真的模样。她弯唇,仿佛刚刚经过一场四两拨千斤的大战,带着释然,“谢谢你。”

林傅不语,却对她的注视十分了然,侧头对上她,莞尔笑,“要报答,留以后。”

……

兴德医院前。

入口两边停着正牌黑色奔驰,每辆轿车的司机都穿着西装,双手别在身后大刺刺站在车前,只有一辆加长林肯停在最中间。

见这场面,许恩慈心一跳,才解开安全带,就被林傅摁住……

“等等。”

他的手指节骨分明,十分颀长好看,但是许恩慈却拧眉,看着他手背上的一颗并不起眼的红痣有些失神。

“出来了。”他不动声色的收回手,将她往自己座位这边微微一揽,让她看到医院入口的情形,“是许建强,他的病好了?”

“不是!是他想要跑!”许恩慈心中一凛,拿下他的手,也不记得自己刚刚那一瞬间的失神,关上车门,朝那缓缓下阶梯的男人跑去。

“小姐,请您五分钟后再进入。”两边的“司机”训练有素的一人一只手拦住她。

许恩慈心急的抓住其中一只手就要咬,却听到沉闷的一声,接着是整齐的脚步声纷沓而至……

她腰间一紧,后脑勺就砸到了一个坚硬而宽阔的胸膛上。

林傅扫了眼眨眼间,将他们围成一圈的十几个黑衣人,再扫了眼不远处明明知道这边动静却连眉毛都没抬的男人。

“许建强!”

他低喝。

余光却看到右侧的一个黑衣人先动手,搂着许恩慈,抬脚一个横踢叫人踹开。只见另外两人也默契上前,又将怀中女人微微推开,借力在她肩膀,凌空起跳一个分裂踢。

“许建强!”

他沉声再喊,声音伴随着黑衣人倒下的动静,格外引人注目。

林傅握着许恩慈的肩膀,一个转身后踢,踢倒要对她下手的黑衣人。

而许恩慈紧攥着拳头,远远的看着那个男人站在阶梯上往这边看来,他脸上依旧是没有掩饰的苍老,只是那风轻云淡的眸却微微挑着。

而身边,有个男人,在为她以一敌十。

只为了让她和那个人,那个曾经冠名为她父的男人,那个此时面色漠然,眼神却凌厉的男人,对上话。他痊愈了么?

前不久,他还躺在床上,上气不接下气,要死不活的模样,现在转眼间能站能走。她还不能确定什么?

还需要确认什么?

林傅脚下千斤,横扫掉最后一排人。

那群保镖有躺着一动不动的,有捂着胸口哀哀唤着的,也有一些捂着胸口想要站起却起不了身。林傅握住许恩慈的手往那医院走去,没人再来阻拦。

加长林肯周围还井然围着八个保镖,身高和林傅差不多少,木着脸平视,双手背在身后,也许是没有得到命令,站着一动不动。

“你就是林傅吧。”

许建强终于开口,却是抬了眼皮看林傅,又扫了眼远处倒下的不中用的手下,语调无起伏,“林先生好身手。”

“是他们有心承让。”林傅调整着自己的气息,握着许恩慈的手不动声色的松开来到她腰间,侧头看她,“你不是有话和他说?”

许恩慈微微仰头。

因为身边有林傅,她将腰杆挺得笔直,没有丝毫腿软,毫不避讳的直望进他的眼睛,望着那个曾将她举高高逗她笑将她当做宝的男人。

一路上在心头百转千回的话,就那么简单的脱口而出……

“卸了下巴,剪了舌根,砍了双手,精神失常。秦唤她废了,您,知道吗?”

她的话乍听去是质问,可仔细推敲,却又不是。

像质问,却少了那种压迫的语气。像询问,可又多了分笃定。

她像要敲下法槌给人定罪的法官,又像被告席里等待宣判的犯人。

那双眼,定定的看着那个男人。那个带着浑身强者气息的男人,那个明明才五十出头,却周身萦绕着一抹垂垂老矣气息的男人。

他的眸色已经恢复清洌,眼角的皱纹却再也散不去。

许建强走下最后一级阶梯,在许恩慈面前站定。微微抬手,余光扫到她身侧的男人脸色微变却没有阻止,手掌就那么轻轻的放在她发顶,手指略微僵硬的动了动。

他看着她,目露慈祥,她穿着病号服,脸上包着纱布,他的小公主受了点伤,但很坚强。

他说:“我犯过的错,已经足够我后悔一辈子。”

他又说:“如果你觉得是我,就是我吧。”

然后,他没有再说其他,上了车。

听着车子发动的声音,许恩慈垂着眼,耳边那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像她自己凭空想象,又那么真切。

她觉得自己应该责问更多,将所有的证据都扔到他面前,狠狠打他的脸,痛斥他敢做不敢当,还徒有其表的惺惺作态。

可是她没有。

自从那个女人死后,他曾是她唯一的倚靠。

而这个倚靠,却在她被舆论推至风尖浪口时,亲手将刀尖送入她心口,差点丧命。

她能够承受万人的唾骂和不明是非的指责,但她受不了亲近的人丝毫怀疑和稍重一些的语气。她矫情的在他选择宠秦唤的时候,觉得自己在瞬间失去一直能让她觉得踏实的地。

日子过的虚浮而飘忽不定,让她恐慌,直到那种恐慌让她真切感觉到的绝望。

可当她觉得自己腹中空空如也的时候,所有的悲愤,痛苦,绝望,都成了心如死灰。

“还好吗?”

许恩慈没有回答,像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他说,“不是他。”声音有些微哑。

如果真的是他,他不屑于撒谎。

就跟当初他将那个女人关进小黑屋,曾有媒体不知死活的报道这件事,说他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性格极端。

他花了点小手段让那家媒体倒闭,次日就召开了记者会,坦然承认这事,却又警告,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但因为每个人的世界观不同,接受谴责,但如果借题生事,别怪他不讲情面。

强者就是这样,自负到不怕树敌。

所以,如果这次秦唤真的是他让人做的……

“没事,我们慢慢来,对方一定是弃车保帅,免得你顺藤摸瓜暴露自我。”林傅安慰,抬手揉揉她的发。她的发丝柔软,他那深邃刚毅的五官也软了几分下来,“我们回去吧。”

许恩慈收回乱想的心思,“走吧。”

“回医院还是……”

“我不喜欢医院的气味。”许恩慈垂着眼,步伐跟话语一样有些缓,“你帮我把秦唤弄出来,顺便找个精神方面的医生。叫商翊之不用找人了。”

“找什么人?”

“你叫他不用,他就知道了。”

“……”林傅英眉一拧,不喜欢她和其他男人有秘密,哪怕稍微推敲一下,就能得知是谁。

她从医院出来,商翊之却不在,说明是那时候交代的,既然她不知道秦唤背后的人,那么就是和许建强有关。

还有谁能威胁许建强?

除了那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对了林先生,你的珠宝店叫什么想过么?”

林傅颔首,“叫Fly。”

“和青云城那个软件开发公司一个名字呢。”

林傅摸不准她这话什么意思,微微挑眉,“Kindness?”

“你知道吗。”

“什么?”

“我真讨厌被蒙在鼓里。”

林傅:“……”

“我也讨厌被欺骗,讨厌接受莫名的恩惠。”许恩慈却没有停顿,走到他的车前,打开车门,脸色一成不变,连语气都没有起伏,“这世界,朋友会在你背后放冷枪,亲人能没有内疚的随意伤害。”

“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个很要好的学姐。”

林傅也上车,发动车子,沉默着时不时应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可许恩慈却似乎并不在意他有没有在听。

“她对我很好。新学校里,因为我背后是许家,又因为许建强亲手弄死了我妈,很多人不敢接近我。只有她,教我跳舞,画画,教我摄影。”

“她是、是除了商翊之,在高中对我最好的人。”

“后来有一天,我回家没有看到人,连王娘都不在,家里很安静。我上楼的时候……”

许恩慈说着,唇边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像要凭借这弧度来掩饰再次揭开伤疤的痛。她声音轻极了,轻得就跟讲给即将入睡的孩子听一般……

“听到一种很难听,很难听的声音。像女人被掐住了喉咙,急促的喘息。”她眉眼弯着,瞳孔却散着光,微微歪着头认真的回忆,“水声,喘气声,还有些嘶哑的呼救声,不时低哑的赞美声……”

“门是虚掩着的,我轻轻一推。”

“我不敢叫人,越接近,那个声音越明显。我想出去的,可我的脚步移不开,我走到里间。没有人阻止我,于是我看到一个女人光裸着坐在他身上。”

“他们……”许恩慈敛下眉,轻轻的“呵”了一下,眸中凝聚的光又散开,腾升起一层雾气,喉咙像被刀片抵着,艰难的,毫无掩饰的,“他们在我面前无法控制了。”

她哽咽一声。

“她看到我了,她在转头看了我一眼之后,才高高的叫一声,软软的扑在许建强的身上。”

“我从来不知道,那么美丽的脸上,竟然会有那么可怕的一种表情,红的,就跟能滴出血来。”

“许建强让我叫她妈。”

林傅喉结滚了滚,“Kindness……”

原来,他已经将车开到城郊,北城有海,车窗被他微微降了些,空气中有海水咸涩的味道。

难怪,她的眼泪止不住。

林傅拥住她,亲吻着她的耳廓她耳后的发际,他的手温柔却有力的抵着她的背,轻轻的在她耳边唤她的名字。

视线一遍遍模糊,一遍遍清晰,温热的泪顺着泪痕在掉在他的背上,许恩慈扯扯嘴角,“许建强说,等到有一天,肯叫秦唤‘妈’了,再回那个家。”

“我打算一辈子都不回来了的,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林傅顺抚着她的背,“要下车吗?”

许恩慈咬唇摇头。

“边走边说。”林傅就着相拥的姿势,倾过身子帮她打开车门。

许恩慈看到他转身先下车,才抬手擦脸,跟着下车。

临近秋天,远处海水波光粼粼,跟被夕阳染红了一整片,久久不散。

海风有些凉,吹在脸上,让泪痕有些紧皱。许恩慈低头,能隐约看到跟在身后,一步一步保持着距离的他。

他总是这么体贴,从一见面开始。

“六年前,我十八周岁的生日宴,和朋友喝醉了。”许恩慈的声音有些喑哑,她咳了咳,脚下的沙子柔软,不时塌陷,心情终于不似之前那么沉重,“后来,手机落在酒吧,回去找。”

“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和人睡了。”

“两个月后,我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许恩慈樱唇微弯,“真可笑,我竟然是在报纸上看到,才得知我有了孩子。”

“我有个未婚夫,他叫闫钧临,比我大十三岁,几乎算得上是看着我长大的。他很宠我,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都会出现在我眼前,是我小时候深以为然的大英雄。”

“但是,在报纸上言辞渐渐犀利,甚至带上人身攻击,在许建强逼问我孩子是谁的,开始对我用家法的时候……”

“闫家要交代,闫钧临袖手旁观。”

“我真正喜欢的人,对此不闻不问。”

“我的学姐,不,秦唤,冷嘲热讽。”

“许建强绑着我去医院打胎的时候,说我水性杨花,说闫家不会再要我,我没用了,因为我不能嫁入闫家,不能帮他在青云城巩固根基,扩大势力。”

“你看,这就是我的父亲。在那以后我知道,这个世界,从来不会有不求回报的恩宠。”

她转身看他。

林傅随即顿下脚步,对上她的目光。

他身材高大颀长,穿着镶蓝边的运动衫,薄唇微抿,深邃的五官轮廓在夕阳下染了一层薄光,宛若神祗。双手插着兜,又像等待着姑娘搭讪的冷酷小哥。

许恩慈弯唇,“但六年前,我遇到一个好人。我说什么都信,连耐耐都觉得前言不搭后语漏洞百出的话,他都听不出来。你说他傻不傻?”

林傅顿了顿,“傻。”

“那你说,他有什么目的?”

许恩慈樱唇莹莹,杏眸圆溜,双手背在身后,与他隔着三步距离,相望。“也许……”林傅薄唇掀合,看着整个人都陷在夕阳光晕中的许恩慈,她身上的病号服过分的空大,微微仰着头,好像连脸上的纱布都染上了一浅软意。

他忽而哂笑一声,上前两步,再出口,已经是纯正的华文,“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许恩慈笑,就看着他笑,好一会儿后,转身走向大海,背着他的脸上的笑容敛下,“我最讨厌别人骗我瞒……”

林傅不等她说完,就开口:“他当然也是有企图的。”

许恩慈脚下一顿。

好像海风在一瞬间强烈起来,似乎要把摇摇晃晃的她吹倒,又像是那句话没有在耳边响起,被风吹去好远,是她出现了幻听。

但她却也知道,如果到了现在还自欺欺人,那未免太可怜。

“他应该是想要个美丽坚强但内心其实很脆弱的妻子,想要一对可爱粘人却又自立的孩子。”林傅步履坚定的朝着那个站定的单薄身影走去,直到站在她身后,双手一揽就将她整个拥入怀中。

“他也许是知道,知道你不是有心隐瞒,你只是有了难言的苦楚,而他还没有听的资格。”

“他也许觉得,默默的在你身后支持你,宠着你,纵容你,你总会敞开心扉,要么勇敢面对过去,要么勇敢走向未来。”

“因为在他心里,你是个很乐观的女人,是伟大的母亲,却是个……很体贴,却不够称职的妻子。”

他的气息喷吐在她发顶,许恩慈能感受那薄薄的衬衣外面,是男人紧实的胸膛。他的双臂,像烙铁一样,将她整个锁住,动弹不得。

他从来没有这样抱过她,像势在必得,却也像是在不安。

杏眸中那层雾气染上夕阳艳丽的色彩,她抿着唇,嘴角的弧度却往上扬,“他不是米国分公司有事?”

“他觉得华国的事更重要。”林傅将下颔轻轻抵着她的发顶。

“华国有什么事?”

“他的妻子儿女,就要冠上其他男人的姓氏了。”

想到他来华国那天,就是拍卖会之后,许恩慈眼底雾气缓缓凝聚落下,视野顿时清晰明亮起来,就跟被水洗过般。

远处的夕阳点着了一大块海天相间的云彩,红透一整片天空。

她露齿弯眸,似嗔似怨,“他的眼线怎么遍布的这么足。”

“因为他可不想自己宠着的女人,受到欺负。”林傅也跟着笑。

“他叫什么?”

“他叫傅霖·威廉,华国名也叫林傅,他的名字是他拥有华国血统和国籍的奶奶取的,他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丹麦人。他在六年前娶了个美丽动人的妻子,在次年,他妻子勇敢的生下一对龙凤胎……”

男人的声音沉醇,在风中荡漾,就像是在温柔的念着诗歌。

许恩慈动了动,他微微松开手,她得以转身仰头看他。对视下,那双隐隐透着碧绿的眸染着笑染着光。

她抿唇,“我想咬你。”

“别咬脸。”

他的话音才落,她垫着脚尖,一口咬上他线条棱立的下颔。

傅霖·威廉那英俊的脸瞬间皱在一处,双手却来到她臀下,微微一抬,给她力量继续……咬。

许恩慈松开牙关,看着那个牙印在短短青茬中特别的明显,皱皱鼻子,“多久没剃胡子了!”

“容容说这样比较帅。”话一出口,傅霖·威廉立即低下头,示好的蹭蹭她的脸,“你有没有觉得?”

而许恩慈却不由得他转移话题,捏着拳头就往他的背上砸,“混蛋,你竟然叫容容耐耐一起骗我!”

“没有没有。”他赶紧哄,“他们还不知道我是。”

“真的?”

“真的。”

许恩慈撇嘴,就算是假的也成真了,那两个小家伙对这男人有多死心塌地的崇拜,她不是不知道。也怪她,当初明明察觉到不对劲,还越想越偏。

也赖耐耐不断的言语引导,害得她主观意识都潜意识被同化了。

如果不是他手上那颗细小的红痣,让她有了肯定的心思,也不会豁出去的试探。那样的话,还真不知道会这样被蒙在鼓里多久。

许恩慈抬手,食指在他发际边抠了抠,“总感觉你变了好多。”

傅霖?威廉的表情顿时有些讨好,低着脸由她摆弄,现在他能做什么?只能让她亲手一点点把他的伪装都给剥掉,她才可能不生气啊!

不过也有好现象,毕竟如果还是英国那个嫁给他六年,却一直很客气的女人,说不准会很体贴的告诉他,没事,然后叫他回国。才不会这样,会发脾气,会冷嘲热讽,也会心软。

许恩慈沿着一小层薄膜,不由屏息,认真的撕,“你英国的事呢?”

“交给我哥了。”他弯着腰,双手搂着她,一直没放。

“他不是周游世界去了吗?”

“我给喊回来了。”

“……”

“我跟他说,再不回来,他心爱的弟弟可要孤家寡人一辈子了。”

“……”

“不过你放心,我秘书可以搞定他。”

“诶?”

“他喜欢波大的华国女人。”

“……”许恩慈手指顿了顿,继续,“你不喜欢?”

“我喜欢……嗷……”脸上的突然被撕下,疼得他嗷叫,顿时哭笑不得的补充,“我喜欢你这样的,不管别人大小。”

“你好像一见面就吃我豆腐?”许恩慈拍拍他通红的脸,将手上和保鲜膜一样却更薄的玩意儿给扔掉,哼哼着推开他转身走。

他该怎么回答?

林傅抬步跟上。

渐渐沉入海中的夕阳余晖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耐耐容容两个孩子正坐在桌子面前,满桌美味菜肴一动未动。

而一旁的庄谨则一脸无奈。

“怎么了?”许恩慈诧异的带上门。

“你可总算回来了……”庄谨循声看她,连忙迎上去,但有个身影却比他更快。

小身板“蹭蹭”跑到许恩慈面前,小嘴儿瘪着,红着大眼就委屈的哭了,“Mummy。”

许恩慈立马抱起她,“哎哟,容容怎么哭了呀。”

庄谨听到这个,摸了摸鼻子,“我跟商翊之去了一趟许家,让人给耐耐容容送午餐,硬是不肯吃。”

“午餐就没吃?”许恩慈柳眉一拧,正要开口指责,就听得小女孩儿哭得惊天动地,小手指着她受伤的脸,“哇哇哇”上气不接下气的哭,跟她自己哪里痛的不得了似得。

许恩慈一颗心顿时疼得不成样子,“容容别哭了。”

又看了眼正端坐在餐桌前的儿子,许恩慈皱着眉抿唇,得,一下子把两个小祖宗都得罪了。

“叮咚叮咚……”

许恩慈抱着容容,转身开门,就见刚刚前脚分别的男人正站在门口,一脸的心疼,“这怎么哭了?”

容容听到那声音,抬手揉了揉眼泪蒙蒙的眼,透过水光看到他,小嘴儿瘪的更厉害了,“爹地……”

哇的,又哭了。

遥遥的朝他探出双手,有种不抱,就哭到天崩地裂的架势。

听到爹地两个字,许恩慈心中咯噔一下,她不是叫他林叔叔么?余光注意到庄谨也拧眉,立刻皱眉指责,“你爹地还在英国,不能这么乱叫人。”

容容听到这话,顿了一下,抽抽搭搭的抬手揉眼睛,望着门口的男人,怎么看都像是她爹地,顿时更委屈了。

许恩慈咳了咳,她是把他脸上伪装的那层东西给撕了,如果是外人,可能看不出什么差别,无非就是轮廓更加深邃明显一些。但耐耐容容可就不一定了……

林傅却没有多管这些,心疼得不行,忙接过孩子,“小容容怎么哭鼻子了,脏兮兮,都不漂亮了。”

这一句下去,又见是自己那么喜欢的爹地说的,了不得了,容容扯着小嗓子,撕心裂肺的嚎。

林傅:“……”

许恩慈:“……”

原本还吃醋这女娃不让自己抱,却投入这个姓林的男人怀里的庄谨,见此有些庆幸的松口气。

只有耐耐,默不作声的拿起筷子,往碗中夹菜。

许恩慈看了眼温声细语哄着容容的林傅,看着往嘴里扒饭头也不抬的儿子,心中一抽,两个孩子明明一样大,却因为她说他是哥哥,就一直懂事的忍着。

她走到餐桌边,看到他红着眼眶,哪里还忍得住,“耐耐……”

小男儿轻声,“回来就吃饭吧。”

夹杂着几不可见的鼻音,他又往嘴里扒了几口饭。

许恩慈叹口气,探出双手,将他抱到自己怀中。

耐耐顺势将脸埋进她胸口,不肯抬头,却有一小声啜泣闷闷传来。

许恩慈知道他自尊心强,性子也倔,不肯轻易坦露软弱。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抱着他转了个角度,用眼神示意庄谨,让他继续说。

“我回来才知道,原来我前脚走没多久,他俩后脚就去了兴德医院,结果撞了个空,等回到酒店,送午餐来也就不肯吃了。这些都是刚送来的,你手机打不通,我……”

庄谨摸摸鼻子。

“谢谢。”许恩慈朝他点点头,“麻烦你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庄谨觉得自己是真的委屈,这俩小没良心的,枉费他当初对他们那么好,好哄歹哄,就是不肯吃。

不吃就不吃,还十分默契的板着张小臭脸,也不说话,就盯着你,像你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样。

噢,他的偏头痛……

不过碍于有外人在,庄谨咳了咳,“都是自家人,有什么麻不麻烦的,对了,刚电话打来,公司还有点事,我去一趟,你们吃了早点睡。”

“嗯,路上小心。”许恩慈抱着耐耐起身送他,对他强行亲昵的话没有过多在意。

林傅站在门口处,看到庄谨离开前望了一眼他怀中的姑娘,他下意识颠了颠容容示意。

容容瘪瘪嘴,还在断断续续的抽泣,小脸儿上的泪痕被林傅擦得干净,半晌才憋出五个字,“庄爸爸,再见。”

林傅一听那称呼,脸色微变。

而庄谨则感觉瞬间神清气爽,头痛消散,堆着一脸菊花般的灿烂笑容,凑上前,“来亲亲庄爸爸。”

容容乖乖的探出上半身,在他脸上“吧唧”一口。

庄谨顿时心花怒放,抬手在她红通通粉嫩嫩的小脸上轻轻捏了捏,“那庄爸爸明天再来看你们,要记得吃饭哦。”

容容乖乖点头。

动漫关键词:禁忌亲生H肉女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