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yin乱校园性纯肉运动会;对象摸自己小兔兔的感受知乎

2022-03-26 14:12:5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许恩慈看着他,耐耐虽然很聪明,但到底还小,很多人情世故都还不懂。“因为这不是我们的东西,要把它还给庄叔叔。我们和他萍水相逢,而且他对你们都有恩,妈咪怎么还能再收下这么

许恩慈看着他,耐耐虽然很聪明,但到底还小,很多人情世故都还不懂。

“因为这不是我们的东西,要把它还给庄叔叔。我们和他萍水相逢,而且他对你们都有恩,妈咪怎么还能再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她蹲下与他平时,耐心解释。

“可这是我买的啊。”耐耐十分无辜的向她眨了眨湛蓝的眸,伸出食指勾起那条项链。

许恩慈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那莹莹唇角抽动几下,干笑,“儿子你什么时候会说冷笑话了。”

“我没说笑。”英俊的小正太更加认真了,“不过真要追究起来,其实是用爹地的钱买的。”

“……”许恩慈傻眼。

“爹地说,自己女人的吃穿用度,只能花自己的钱。”耐耐以为她不信,搬出他一直信奉着不会有任何怀疑更不会违背的“爹地说”。

“现在爹地不在华国,爹地又把妈咪托付给我,我当然不能让妈咪用别人的钱。”

“你爹地给你卡了?”许恩慈缓过神来,太阳穴突了突,威廉到底在想什么?她都好心好意要给他完美的自由单身生活,自己带着孩子回到华国,他为什么还来搀和一脚?

算了,当他放不下耐耐容容吧。

而耐耐则摇摇头,“爹地把Free公司的百分之三十股份过继在我名下了,但是因为没有签合同,法律上没有产生真正的效益。所以本质上,还是爹地的钱。”

许恩慈并不想听这个,虽然其实本质是不懂,可她清楚一件事就行,但那是威廉的产业,是他在英国的产业。他明知道耐耐不是他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做这些?

他未来还要娶妻生子,风华正茂……钱多也不能这样乱来。

她定了定心思,“那什么股份,他什么时候给你的?”

“就在今天下午三点的时候。”

“……”

“我跟爹地说,妈咪很喜欢一条项链,但是被别人买走了。”

“……”

“然后爹地就给了我这个,说买回来。”

“……”

知道是威廉花的钱,许恩慈依旧戴的不踏实!似乎戴上了,就跟那六年剪不断似得。

但是她十分喜欢这条项链,特别是戴上之后,才有种如果没有拍下它,该会多么让人遗憾的感觉。虽然,她更感兴趣的是,这条项链是出自谁的手。

和之前她在珠宝店买的那对红钻戒指一样,设计者七窍玲珑善于以小见大,制作也巧夺天工,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为了衬这条项链,她挑了锦缎旗袍,暗红色的不知名的花与藤蔓妖艳纠葛,因为过分修身贴合,她不能穿寻常内裤,拎着丁字裤就往更衣间去了。

等到出来,精心裁剪设计的旗袍,前凸后翘的身肢。无与伦比的契合,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一支含苞欲放的玫瑰。而她化着鲜少会尝试的浓妆,虽然最后还是划浅了,但那娇媚却不失端庄的整体感觉还是一分不少。

给人一种,这哪里是含苞待放,明明已经在热烈绽放的错觉。

连容容都凑上来,抱住她的腿,凑上小鼻子嗅了嗅不肯放手,笑弯了乌眸,“妈咪好香!”

许恩慈被逗笑,“妈咪还没喷香水呢,哪里就香了。”

耐耐则沉默的看了半晌,别过头去,耳根悄悄红了起来。

许恩慈不知道,在五岁的儿子心中,永远都留着那样一幅美好的画面:他母亲,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像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花,含羞带怯的热烈绽放。并且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也要跟爹地一样,擦亮眼睛,找个平时很迷糊很大条很好糊弄,然后又十分赏析悦目的Wife。

在两个小朋友各种吹捧下,所以哪怕许恩慈知道一旦下楼,酒店门口将会集结着各种长舌妇八卦大妈,正规媒体娱乐记者等等等人,她还是放弃了喷香水的念头。

出了房间,才关上门,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走来走去,踱步着似乎难以下抉择的身影。

许恩慈少有的优点之一恐怕就是记性好,客气而礼貌的唤了一声,“庄总?”

庄谨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耐耐容容那年轻的妈妈解释,说楼下已经集结着各种长舌妇八卦大妈,正规媒体娱乐记者各种人,哪怕被保安拦着,也有随时冲破突围的可能。

这会儿听到那俩字,眼睛一亮,正好,守株待兔了个正着!

可一转身,就傻了。

只见不远处门口站着一朵娇嫩欲滴的鲜花,一棵冷飕飕的小树丫,还有一只青翠的小豆芽。扑面而来春天的即视感,让庄谨一时半会儿回不了神。

好半晌才大步迎上前去,“抱歉夫人,刚刚在想事情。”

“没事。”许恩慈礼貌的回以一笑,又推了推耐耐容容,“快叫庄叔叔。”

“庄叔叔好。”女娃笑眯眯的望着她,粉嫩嫩的樱唇弯弯。

而耐耐也应了一声,不冷不热的跟着唤了一声。

庄谨见孩子这样听话,有些受宠若惊,连连应好,又想起正事,“夫人,楼下现在可能会有点热闹,您……出行的话……”

“没事。”见庄谨这样,许恩慈已经猜测到楼下是什么场景了。她早已经不是六年前那个面对狰狞面目和犀利提问,被吓得手足无措的小女孩儿了。

她早知道,言语不能彻底击倒一个人。

“那……”庄谨心善,“不如这样,我和耐耐容容先下去,待会儿夫人再下来,先做好掩护?”

“这样怎么行。”其实于私,许恩慈确实有心结交庄谨这号人物。她回来,在青云城,举目四望,也只有没有参与过六年前事情的人,才可能与她站在同边,一致对外。

何况庄谨和耐耐容容似乎相处还算不错,一个喜欢小孩的男人,不会坏到什么程度去。

而眼下,他已经先提出,要给予帮助。

如果说当初在拍卖会的时候,她没有第一时间想清楚,耐耐为何会找到庄谨,还演那么一出“父子”露面,为“妻子”拍下项链的好戏。

那么这么久,也该清楚了。孩子是在不安,在英国,当家有威廉。但是在青云城,她归根结底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无依无靠的女人,随时,都可能再来一场风波。

她受得起,但是孩子不行。

“没事,反正我也喜欢孩子,家里催我结婚也催得紧,正好让我避避风头。”庄谨笑,“而且,我可不曾有过什么绯闻,不会给您再惹其他麻烦的。”

“可,这样欺骗您的长辈,好么?”许恩慈早有松动,却还在为难。

“没事没事,如果您避讳,您可以不说话,我在媒体前稍作提一下就可以。日后的事情日后说,反正印象不大。”庄谨体贴的帮她想好对策,无意间看到耐耐那蓝幽幽的眸露出难得的笑,心松了口气,这总能加不少好感分了吧?

于是几人合计好,先让庄谨三人打头阵,吸引大家的目光,等到事情都解释的差不多,许恩慈再下去,免得一开始就乱成一锅粥。

许恩慈目送他们进电梯,心中直叹,遇到庄谨是运气好。

她真的,在此之前没有想过,自己孤身带着孩子回国,将会给容容耐耐贯上非婚生子的恶名。

这样想着,看着电梯的数字下跳,她突然后悔,早知道和他们一起下楼,然后在低一些的楼层等待。也总比在这里半点动静听不到的要好,而且她没带手机,更没法联系。

这样想着,她走到另一边楼梯,好在电梯在上升,很快“叮”一声,门打开。

她抬步要进,里面的男人长腿迈出,差点就撞在了一起。

好在许恩慈躲闪的快,男人收势也快,但下一刻,明明眼看着就要各自站稳的两人,最后却交叠着倒在一处……

许恩慈懊恼的拧眉,刚刚她是踩到了什么,才会高跟鞋一滑的?好在摔得不疼,有人垫着。

等等,有人垫着?

许恩慈立刻要要起身,却感觉腰上的大手一紧,才起身又撞了回去,那胸膛硬邦邦的,磕得她额头有些疼。但这些小疼,哪里比得上被当做人肉垫子的男人?

听着头顶传来急喘的呼疼声,许恩慈一愣,怕把人给砸坏了,顿时急了,“先生您没事吧?哪里疼?您先松手放我起来。”

男人只是呼痛,大手一直在她腰间,甚至勒得有几分紧,似乎是想要转移疼痛。

一边听着他的哀嚎,许恩慈心急如焚,抬头看他,却只能看到一个不断滚动的性感喉结,和胡茬修剪得十分干净的下颔,隐约可见他脸型线条十分硬朗有型。

不行现在可不是注意这个的时候,完蛋,她的目光才收回来,就看到他穿着的衬衫,眼前一黑,五位数的价格。这要是只脏了衣服裤子赔钱还好,要是把人给砸坏了……

“先生,先生您没事吧?”许恩慈推推他,终于撑起上身。

结果只来得及看到男人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许恩慈吓得脸色发白,推他的力道用力了几分,又连忙抬头四顾,声音慌乱,“有没有人啊!”

而“昏死”过去的男人,悄悄眯起眼,疏而长的睫毛正好做了掩饰,女人十分焦急的模样落入眼眸,她唇彩有磨损现象,哪怕如此,也依旧莹莹引人采撷。而视线往下,精修过的旗袍下丰满在他眼前若隐若现。

他唇边的弧度又几不可见的扬了一分,这女人,身材真好。

许恩慈哪里知道这个男人下流的心思各种婉转,见他闭着眼一动不动的,都快急哭了,起身要叫人时,才听到一声沉沉的闷哼声。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哪里不对劲?”许恩慈连忙跪到一侧,努力搀扶起他,好沉。男人落在身侧的手指尖微动,将不远处的袖扣勾于手中握紧。这才闷哼一声,抬手置于胸口,用力的抵住,略微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外国人的口音,“好疼。”

一看他揉胸口,许恩慈立马心虚了,被她脑袋硬生生砸了两下能不疼吗?却没有傻到此地无银,只拧着眉板半扶着他,“你能动吗?不能动先躺着,我给你叫救护车。”

这话音才落,上上下下着的电梯突然“叮”响起。

几声参差不齐的“林哥”,脚步声也随之纷沓传来,许恩慈抬头,只见看到电梯中步履匆匆走出六七人,都是西装革履的模样。

男人不动声色的拉了拉她掀起的裙摆一角,才“强撑”着完全坐起,捂着胸口的手晴却一动不动,似乎重伤在身难以为继。

许恩慈心乱如麻,却又松了口气,有人就好,还是这人认识的。

许恩慈让出位置,看着其中一人背起受伤的男人匆匆离开。

要不要跟上去?不跟,良心不安,跟吧,一时半会儿肯定走不掉,而楼下孩子和庄谨还在等她……

“我们林哥说了,这不关小姐的事。”

首当的黑衣人去而复返。

许恩慈才发觉自己竟然下意识跟了上去,这会儿听到他的话,连连点头,像获得了特赦令,走之前却不安又犹豫的问了一句:“他……没事吧?”

“不好说。”黑衣人浓眉打着深深的褶,“我从来没见过林哥疼成这样。”

“啊……那、那要不要留个电话号码,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我会赔钱的。”

“小姐,您走吧,我们林哥不差钱。真要有事,您赔的,可不是钱这么简单。”黑衣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

不、不赔钱?

那赔什么?难不成赔命?

想到有这个可能,许恩慈也顾不得其他了,只是干笑一声,转身离开。

回房间连忙换了衣服卸了妆,在洗澡的时候,又隐隐感觉自己被耍了,头大的很,直到茶水厅铃声大作,她才匆匆擦干身子,裹了浴巾去接电话。

庄谨他们已经将媒体搞定的差不多。

许恩慈也不敢再穿旗袍了,挑了件素的不行的裙子,打散了头发重新再草草扎起。她现在恨不得坡头散发素颜直接裹睡衣下去!免得被认出来。

她当然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她要摔倒,男人出于好心伸手拉一把,他也不会重心不稳一起摔倒。何况他还掐着她的腰,转了个角度。

如果不是那个动作,她自己摔倒,脑袋磕着碰着什么,再被这高大的男人一压……

许恩慈心思实在纷乱,以至于连在餐厅吃饭,还有些魂不守舍。

“妈咪,你怎么不吃?”

“吃,吃。”回过神的许恩慈连忙拿起筷子,才看到自己面前是碗开胃浓汤,干笑了一声,放下筷子拿勺。

“妈咪,你为什么把衣服换了。”

许恩慈这会儿穿的是白色碎花棉质长裙,也不戴刚买的项链,发型半系半落没有全部扎起挽成髻。

本来只是随口猜测的耐耐,见她神色更加不自在,当下抿唇正色道:“妈咪,你是不是受谁欺负了?”

欺负真算不上……

许恩慈不知该怎么说,祸从天降?现在她只希望老天保佑那个男人不要出事。

“有庄爸爸在,谁在Hotel里欺负你,我们就去揍他,不让他住!”容容真以为她受到了欺负,捏着小拳头义愤填膺。

许恩慈听到那一声真切的“装爸爸”顿时愣了。

庄谨见她这样,就知道一路上跟她做的解释都没听进去,抱过容容,再次长话短说,“媒体记者前,他们已经喊我爸爸了,我也承认您是我隐婚六年的‘妻子’。夫人您……不介意吧?”

“没、没事。”是为了他们好,她还能说什么?

表示自己不介意后,许恩慈又想起她住酒店快一个月却从没见过今天那男人,“庄总,酒店最近是不是,入住了一个惹不得的‘大人物’?”

“夫人别客气,叫我庄谨就好。”庄谨温润的笑,由着怀中小姑娘双手在他胸口乱摸,侧头想了一会儿,“其实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回去看监控就可以。至于大人物,我不知道您指的是什么,今早倒是有位神秘的男……”

“他姓林。”许恩慈等不及的打断,声音都略微高了些。

“是。”庄谨诧异,“你见过?”

“……”真是他!确认那人身份不简单,许恩慈心中不安更甚,“那他、是什么来头?”

“这个不清楚,他的房间是永森房产老总萧宜林的秘书定的,好像今早才抵达青云城。两人都有‘林’字,应该有什么亲属关系,但不愿引人注意吧。夫人遇到的是他?”

“嗯……”得到答复的许恩慈显然有些魂不守舍。

而庄谨才说完,就感觉衣服被扯了扯,低头就对上一双水汪汪的灵动乌眸,他含笑,语气都软下来,“怎么了?”

“‘林’字是不是这样写啊。”容容捧起他的大手,白白胖胖的手指在他手心上划。

庄谨单眉一挑,讶异,“容容好聪明!”

许恩慈的心又恢复焦虑,却听到女儿那么一句,哭笑不得,她们都要惹上大麻烦了还在认字。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房产大亨的亲属,为什么还要住酒店?

还没想透,就听得容容兴奋的叫,“Iknow,Iknow!是早上电视里的那个帅叔叔,帅叔叔!”

许恩慈微愣,仔细想起来,早上容容确实盯着电视机目不转睛。后悔有些当初怎么没去看一眼,有了印象也许就不会这样大意,虽然现在想起来她的滑倒有些蹊跷。

在大家安静的档口,穿着蓝白相间酷酷的条纹衬衫的容容,又挥挥自己的袖子,“帅叔叔戴着妈咪做的袖扣,超级好看!”

“噢?”庄谨抬头看许恩慈,“夫人您做的袖扣?”

许恩慈颔首应,脸色却没有多少释然,“我是做珠宝设计的。”

自从学珠宝设计,她设计的袖扣就数不胜数,而且自从小有名气后,喜欢她设计的人也不在少数。

那个男人既然穿得起五位数的衬衫,当然也戴得起价位相差无几的几枚袖扣。

只是……她眉头紧蹙,却怎么也想不起早上自己有没有看到他衬衫扣子的样式,甚至对于他的五官很模糊。事情发生匆匆,她当时心情急切,电梯中出现的人又太及时。

“算了夫人,到时候车到山前必有路,别担心了。”

庄谨的安慰没有起什么作用,许恩慈虽然也一直告诉自己别担心那样的事,但心里藏着事总有些坐立难安。

回到酒店,还是这样,连初稿都没心思画。

只有一旁的耐耐时不时抬头看她,却沉默不说话。

他腿上的iPad里,则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男人乌眸乌发五官隽永深刻,身材颀长。同时还放着一小段视频,他自远走来,举手投足间是浑然天成的王者风范。

他很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人,但是这样久居上位者的的气息他却很熟悉,因为身边就有一位。

只是,他爹地威廉发色偏暗棕,眸色碧绿,他喜欢露出饱满的额,显得五官特别立体深邃,爱笑性格又直爽,给人感觉温和而亲昵。

而眼前这位……

乍一眼看过去,很像很像,但细看下,又完全不像。

之前对于眸色不同的询问,傅霖·威廉曾这样解释:耐耐是隔代遗传,和丹麦人的Grandma一样金发碧眼,所以不像他,这是遗传基因方面的知识。

威廉在许恩慈不在的时候,也会给他们说故事,说他们Grandpa在娶Grandma之前的风流韵事。

有没有可能,这男人和威廉家有点关系?

但他找的资料,是看不出任何的问题。

许恩慈这几天都不在状态,然而几天过去,依旧没有任何风吹草动。许恩慈因为知道那男人和她同楼层,所以一直叫的外卖。

却也觉得这样一味做贼心虚的逃避并不是事,将简历给自己感兴趣的公司投发出去。

她想,再过一天,还没有动静,就出去,不然她要疯!她回来可不是当这样缩头乌龟的。

许恩慈吃完午餐没多久,坐在电脑前,突然响的手机铃声吓了她一跳,手下还没编辑完成的邮箱发了出去,却无心顾及。

她拿起手机,看到陌生号码,一颗心又紧张又释然,终于来了。

“恩慈。”

谁知接通了,却是商翊之。

两人见面是几天前的拍卖会,当然,他没有发现她。所以追溯的更前,就是那次餐厅,她假装不认识。

眼下,媒体大肆报道她回国的消息,她也已经没必要再装,于是敛着眉没有否认的低低应了声。

“出来,见个面吧。”商翊之垂着眼不知道看着哪,身侧的手已经捏成拳头。

直到听到那边应允的答复,他才克制着激动,将地点时间约好。道别后挂了电话,整个紧绷的人忽地放松下来,跌靠进沙发,额上几不可见的一层细细汗珠。

他曾有一瞬间,不知道如果她在电话中拒绝和他见面,他又该怎么办。

已经连着两天,文件签着签着就签成她的名字,这样的状态再继续下去,会毁了他。

不过会好起来,等到他跟她解释,她一定会谅解他。

近日闹得纷纷扬扬的消息,他没有当真,当时在拍卖会上,他是当局者迷,才会被庄谨那三言两语给糊弄过去。

一个与生俱来就是居于上位的人,需要和一个不曾谋面的人解释他自己,还把领养孩子的事曝光?如果真苦心隐婚,为什么又带着一对儿女这么高调出现?

恩慈在英国居住长达六年,庄谨这几年去国外也就每年年末那么几次,去英国次数不少也算不上多,撇开他明着的出差不说,私下,他去的最多的是韩国。

所以,这中间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猫腻。

想到六年前那个夜晚,和机场孤零零离去的背影……

商翊之握紧了拳头。

这次,他绝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而许恩慈挂了电话,和孩子打了招呼后才出门。

她没有特意打扮,简单的休闲白衬衫,扎进格子铅笔裤,一双银带高跟凉鞋,长而卷的发随意用同色发圈儿绑起垂着。

好些天没下楼,温柔的阳光打在脸上,许恩慈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她揉揉眉心,自嘲这几天惶惶不可终日的可笑。人又不是豆腐,怎么可能一摔就碎,何况还是个腹肌男?

可没等她心情灿烂多久,就看到秦唤站在酒店南北侧的树下,时不时四下张望低头看表,显然是等人的模样。

也许她是在等合伙人,许恩慈心一紧,想藏在暗处看个究竟,因为只是下意识的退后,也没回头看……

等听到一声“小心”时,已经晚了。

男人结实宽阔的胸膛在背后,灼热的温度透过衣料直直抵达。而腰间的大手手指修长节骨分明,她低头,还能看到他手上中指还戴着一圈银戒,设计简洁大方是出自她手。

突然福至心灵,当初两人明明已经各自站好,她也不是什么蹒跚学步的小孩,酒店电梯前地板平滑,有什么“东西”可以绊倒她?

已经知道身后的人是谁的许恩慈眉梢一挑,面上带分讥诮,招呼:“林先生,可真是巧。”

“哦?”他仿佛听到这话才认出,“竟然是那天在电梯遇到的小姐啊,那还确实是巧,怎么每次都站不稳。”

许恩慈想开口暗讽他一句,却听到他倒打一耙,顿时气极反笑,“谢谢林先生,您先松手可以吗?”

听她这样说,男人十分绅士,从善如流松开。

许恩慈一得到自由,就往后退了两步,微微仰头,这才看到他的模样。

硬朗深邃的五官,虽然发色是纯正的黑,口音也许是常年居住国外的原因。身材不错,身高也可以,算得上是个帅哥,只是这占便宜的行为……

要不是他刚刚手指不安分,许恩慈还想不到,那天在楼梯口,她似乎也被捏了,而且还不止一两下。

“小姐这是要出门?”男人哪里知道她心思婉转了好条黄河那样长,略显细长的眸一勾,“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林……对了,小姐你怎么知道我姓林?”

许恩慈看着他,想起自己这几日提心吊胆,只觉得可笑。

下楼的时候还想千万别遇到他,那个时候是愧疚不安,现在却觉得无聊至极,无非就是富二代的风流游戏,随手捉弄她为趣。

于是也不再做多理会,转身就走。

看着女人没礼貌的行为,林傅没有不悦,只是抬步跟上,长腿优势尽显,两步就轻轻松松追上人家三步。

“我叫林傅,小姐呢?”

“你不是知道?”许恩慈冷笑。

“哈哈,许小姐真幽默,那你叫我林哥,我叫你恩慈好不好?”

“抱歉,我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叫我小姐不合适。”许恩慈着重强调“孩子妈”这几个字,见他脚步也没放下来,柳眉一拧,“要跟到什么时候?”

“恩慈别那么客气,叫我林傅,傅哥林哥都行。”

谁要跟你客气,许恩慈瞪他一眼,没想到这不仅是个花花公子,还是个自恋的不要脸的,死皮赖脸装不懂的花花公子,真是白长了那么好一副皮囊。

林傅只觉得自己被那娇嗔的一眼,看得浑身都酥了,猿臂一伸,就搂住了她的腰。

许恩慈顿下脚,立刻推开他,像突然炸毛的猫恼羞成怒,“你干嘛!”

这话声音有些大,因为男人的纠缠,她竟然忘了秦唤在不远处等人的事情,所以这话才出口就后悔了。但既然已经到这田地,她干脆破罐子破摔,她和秦唤遇见,谁绕道走还不一定!

这样想着,她那双莹莹乌眸燃起熊火,望着这个害得她连着几天不在状态的男人,带着几分咬牙切齿,“我可是有丈夫的人!”

“那个庄谨?”林傅挑眉。

许恩慈注意到,他此番穿着白粉条纹的T恤,衣号稍小,绷得那形状线条完美的腹肌微微突显,搭着一条蓝色的休闲裤,外加白球鞋。身材是好,看模样无所事事的富二代是要去运动。

她收回打量视线,意义不明的冷笑一声,“我丈夫是谁,不关林先生的事吧?”

“当然关我的事。”林傅回答的一本正经,又想起刚刚她那赤裸裸的目光,微微低头想取笑她,余光却扫到某个人影的靠近,笑容未褪,猿臂却不记教训的再次将她整个搂进怀里。

许恩慈不妨他突然这样,额头撞上硬邦邦的胸膛,疼得呲牙咧嘴。

第三次这样搂搂抱抱了!

许恩慈就算是猫性子,也得被惹毛了,何况她自认为自己已经物种进化为老虎了,此时气得抬脚要就往他鞋上踩!

管他是什么来头,光天化日占一个已婚“妇”人的便宜还有理了?

但是还没下脚呢,她靠着的胸腔微微颤动,说出一句慵懒嫌弃的,流利却依旧带着口音的话……

“你烦不烦,还来缠我?”

和谁讲话?许恩慈以为又跟在电梯前一样耍自己,想开口呵斥他停止这无聊的游戏,就听得一个熟悉,又让她恨得牙痒的声音。

“林少。”

是秦唤!

原来她等的人竟然是这个叫做林傅的男人?

那么她背后……以及她的孩子……

许恩慈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心的,别拿碰过那女人的手碰她!垂着的手在他腰上狠狠一掐。

林傅毫不掩饰的“嗷”了一声,安抚的揉揉怀中不安分的女人的发,连连讨饶,“宝贝儿,我向你发誓,我跟她没什么。她昨天莫名其妙跑来,脱光光求我上她。”

“林、林总……”听他直白的这样说,秦唤的脸色突然一白,昨天不是还聊的很愉快,怎么现在就……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浮起无措和难堪。

许恩慈听着那类似“解释”的话语,又没听到秦唤的反驳,心想难不成真误会这男人了?不对,这人看见她两次,就占了她三次便宜,秦唤怎么说也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真要脱光了在他面前,能不心动?

这样想着,她用力的一把掸开他的手,不顾他微愕的神色,愤愤转身。

然而在看到秦唤窘迫又羞愤的脸后,许恩慈又踩着高跟转身回到男人身侧,亲昵的挽住他臂弯,一手指着秦唤,声音又是撒娇又是不屑,“这样的女人,你也看得上?”

林傅扫了眼她挽着自己的手,手肘刚刚抵着她胸口那温香软玉,馨香在侧,他无声的笑,心领神会的附和,“没,我没有碰她,亲爱的你要相信我。”

“许恩慈?”秦唤不可置信的提高声音。

对和林傅有一腿,还让林傅对自己翻脸不认人的女人是许恩慈这件事情,秦唤显然十分诧异和急躁,抬头对男人说:“林总,这女人六年前就未婚先孕,很不检点!”

“哟。”没等林傅发话,许恩慈语调婉转,望着那穿着一身单肩紫色长裙的秦唤腰肢妙曼,“咯咯”的捂嘴笑,“对,我不检点,那请问,您嫁给五十多的老头六年的事,怎么不说?”

“我们的秦小姐,哦不,许夫人,还真是洁身自好呢,自家老公还在医院,就出来勾三搭四了?”

“我能有你会勾三搭四?你老公不是庄谨?”秦唤听到这话,顿时理直气壮了,她和许恩慈半斤八两,拿这个谁都不能说谁!

“是啊,你当然没有我厉害,瞧瞧,我看上谁,谁就能心甘情愿来上我的床,你能么?我老公由着我看上哪个男人,我花心还是爱我爱的要死,你管得着么?”

许恩慈也不管有路人已经注意这边,看着秦唤脸色青青白白,只觉大快人心,却突然态度和话题皆是一转,无辜的眨眼,“不对,我们的许夫人还是很厉害的,她能勾搭上她小学妹的爸爸呢。”

“瞧瞧,那手段高明的,才两三个月,就嫁入豪门,当上了阔太太呢。啧啧,说起这个,我还真是要多跟你学习学习。”话说完,又立即问身侧的男人,眉眼弯弯乌眸灿烂,“你说是不是,Daring?”

“不全是,我们家恩慈宝贝最迷人,我的眼里只有你。”林傅趁机占便宜,凑上去就对着她那白嫩嫩的脸蛋就是一口。

“嘴巴真甜。”许恩慈一边娇笑,一边咬着银牙,将拧着他手臂内侧的力道动作狠狠加重,警告他手脚干净点。

见两人旁若无人,秦唤捏着包,脸色煞白,她没想过,接二连三的,她竟然被许恩慈给戏弄打脸。

“对了,这女人为什么找上你?”许恩慈不忘这个,私下她就要和这男人翻脸,到时候也不能问,还不如现在一并问个明白。

“好像是叫我投资什么企业。”

“林傅!”秦唤突然大声喝断他的话,又连忙反应过来自己语气太刚烈,容易让这些不按牌理出牌的富家公子哥儿受激,当下软了眉眼,带上哀求的上前几步,“求求你,林总,别说,别说好不好。”

“他是我男人,你觉得他听你的还是我的?”许恩慈一扬下颔,冲着秦唤哼了一声,又转身微仰头看林傅,“投资什么企业?”

林傅掀了掀唇,看着不远处的秦唤脸色尽失,又看到身侧的女人真实急切的神情,莞尔的勾唇,十分无辜,“我记性不好,忘了。”

“……”

许恩慈余光看到秦唤松了口气,又狠狠的拧了他一把,愤愤抽回手。

“那林总,您忙吧,我先走了。”秦唤心下本来就忐忑,见他没有放在心上,又见许恩慈那样骄横,总有一天林傅会忍不了她。想到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就又冲男人娇艳艳的一笑,“林总后会有期。”

林傅倒没有无视她,微一颔首。

秦唤见此信心大增,挑衅的给了许恩慈一眼,然后“哼”一声,扭着腰就走了。

动漫关键词:yin乱校园性纯肉运动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