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生说我要顶着你什么意思 舌尖伸入湿嫩蜜汁呻吟

2022-03-26 14:11:2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容容真乖。”耐耐立即眯起眼笑,起身亲了她的额一下,又看了眼时间,“妈咪都出去好久了,我们去找一下她吧。”“但是会有、有坏人……&rd

“容容真乖。”耐耐立即眯起眼笑,起身亲了她的额一下,又看了眼时间,“妈咪都出去好久了,我们去找一下她吧。”

“但是会有、有坏人……”对之前在餐厅遇到的怪蜀黍心有余悸,容容顿时泄了气,大眼睛怯怯的,才消下去的水光又泛。

“有哥哥在,容容别怕。”耐耐安抚的拍了拍她背,“要是有坏人欺负你,哥哥就把他打趴下!”

容容直觉哪里不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半晌后才板着小脸,十分严肃的看他,一字一句,“可是爹地说,你来华国,不能随便打人。”

“……”这个倒是记得真清楚。还好她记不得不能玩电脑这一项,于是耐耐那湛蓝的眸子弯弯一眯,“容容,爹地有没有说过,来华国要听谁的话?”

容容眨眨眼,然后乖乖的抬手指了指他。

“这不就对了嘛,走,我们去找妈咪。”

好像是这个道理,于是她不再反驳。

许恩慈将全身里外都换了,当时强忍着不去注意,换衣服的时候总感觉身上留有火热的毛毛的触感。回去得洗个澡,彻彻底底的,不然她恶心。

脸上的巴掌印擦了药膏之后,倒没过多久就消了下去,麻麻的痛也散去不少。这样一来,时间耽搁的有些久,怕孩子担心的许恩慈直接绕到西餐厅买意大利面。

却在踏进餐厅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一个女人。

说青云城小,不算小。可要说说大,也真的不大。

回来这左不过五天光景,除去许建强是她特意见的,商翊之,闫钧临,秦唤……老天竟然安排着她将六年前那些最让她恨透了的人,一一遇见了个遍。

秦唤显然没注意她这边,一个人走进珠宝店。虽然距离有些远,但看上去她心情十分雀跃,眉梢眼角都是笑,店中应该有人等她。

许家的天眼看着就要塌下来了,她还能笑得出来?

该不是……许建强的心脏病复发其实没那么简单,是她故意陷害?那么,她一定还有同谋。

想到这,许恩慈眸色一隐,进西餐厅将海鲜意大利面和饮品点了,给小费让服务员直接送去酒店房间,还特意留了字条,告诉孩子自己见个老朋友。

这才将帽檐拉低几分,去了珠宝店。

她抬手无声拒绝了迎上来的销售员,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的秦唤。

“帮我把这款这款,还有那款都拿出来看下。”秦唤酒褐色的长发微挽,额边留着几缕垂下发尾大卷。她坐在高椅上,眉目娇软,上身微倚着柜台,鹅黄色的束腰连衣裙,布料熨帖着肌肤,让那柔软优美的腰肢线条淋漓尽显。

许恩慈走上前。

秦唤听到动静侧头扫了她一眼,因为有个大帽子遮着,又只随意的粗粗一眼,竟然也没认出来,转过头继续等服务员。

将三个放着钻戒的红色绒盒放在柜台上,店员笑意盈盈为她介绍,“小姐眼光真好。这对钻戒叫做‘此心不渝’,红钻是钻石当中最为珍贵的彩钻,这里,塔被精心切割打磨为心形,寓意夫妻二人长长久久,一心一意。”

许恩慈能看到,镶嵌着红钻的白金框是做藤蔓设计,恰到好处的包裹红钻,不会掩其光辉,又无端给人两厢缠绵的感觉。

当下好感生起,她有些好奇这是出自谁的手。

“而这款,则是意大利的乔治大师亲自设计……”

另外两款出自什么大师,那“大师”,许恩慈自认在珠宝设计行业也获得小有成绩,却是闻所未闻。而秦唤却十分感兴趣的模样,仿佛自己慧眼识珠。

许恩慈记下那钻戒的编号,又扫了一圈珠宝店,还有一两情侣在其他柜台挑选,除此之外没有看到其他男人。心下疑惑,买这种东西,两个人不一起来,不合常理。

“那就这对,帮我包好。”秦唤喜滋滋。

许恩慈见她在暴风雨来临前,还能有这样的心性,和当初那个牙尖嘴利矫揉“有什么见不得的人没法说?”许恩慈不客气的一把扫开她的手,拍了拍衣袖,不看她,状似无意,“反正过几天许家苦心隐瞒的丑事,就会满城皆知,还有什么需要顾及。”

“你什么意思?”秦唤的声音有些走调。

“啧啧。”许恩慈闻言抬头,颇为怜惜的摇头,伸手去抚她的脸,指尖若即若离的在那薄施脂粉的侧脸擦过,就着她后退的姿势,一步步紧逼,却温言细语的,“瞧这美丽的脸蛋儿,我想想,当初许建强得知我母亲瞒他和其他男人鬼混在一起的时候,给了什么惩罚?”

“是拿手术刀一片片的划开吹弹可破的脸,让它血肉模糊呢,还是把那不安分的‘地方儿’给剪了?”

察觉到她怕得发抖,许恩慈眸色一暗,“我和我母亲一个德行,伤风败俗?”

“那我们高贵的现任许夫人,做的可是什么道德高尚的事?”

掀合几次的唇欲言又止,秦唤要推开她离这疯子远远的,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被拧住,稍作挣扎就疼痛,当下白了脸,尖叫,“许恩慈,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许恩慈注意到她刚刚那么一声,已经有人往这边看,无辜的眨了眨,摸着她脸的手来到她平坦的小腹上,神色仿佛痴了,实则却清醒而嘲弄,压低声音,“许老爷,恐怕还不知道这腹中,还有一个孽种吧?”

秦唤蓦地瞪大眼,终于失声:“许恩慈你到底要做什么!”话音未落,忽然上臂传来钻心疼痛,又连连哀嚎一声,膝盖都随着那力道生生软了几分。

许恩慈看到有保安往这边来,附唇过去,低笑着眸色阴沉,“亲爱的许夫人,我要做什么,你会慢慢知道的。”

随即松开她,捏了捏帽檐,转身离开。

其实在没有看到秦唤“同伴”的状况下,她直接走是最好,不然容易打草惊蛇,反而让秦唤背后的男人有所警觉。

但她发现自己忍不了看她春风得意笑容灿烂的样子!

游戏要有点难度,猫捉老鼠一般的玩弄,看他们慌不择路,撞得头破血流,最后依旧只有死路一条,那样才好玩。

最好热闹些,再热闹些,将这城搅得满城风雨天昏地暗。

时隔六年,“演员”阵容如此强大的重头好戏,导演和看官也是时候换一批了,不是么?

“站住!”秦唤见保全来了,受到欺负哪里忍得下这委屈?连忙气急败坏追了出来,“给我把那乱咬人的疯子抓起来!”

许恩慈的步子一顿,转眼间就看到四五个穿着制服的男人将自己团团围住。

秦唤紧跟着上前,指着许恩慈冲珠宝店的保全叫道:“麻烦各位保安大哥,帮我把这女人送到许家!”

“这……”

许恩慈见他们犹豫,眉头一挑,转身直直往那顿时趾高气扬起来的女人走去,见她下意识往后退一步,这才勾唇停下,“许夫人,你是什么身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说绑架我就绑架?”

“明明是你满口胡言乱语,还出手伤了我。”秦唤被她得手一次,有些心虚,却依旧高傲的将下颔一扬,对上她时,眸中不由划过狠毒,“我要告你诽谤和故意伤害!”

“告我?那我就等法院传单。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处置我?”

“你!”

“我怎么?”许恩慈接话,见她一时哑口无言,朝边上的一位制服男莹莹笑,“没听到许夫人受伤了么?还不赶紧送医院检查一下伤势。”

“是、是。”那保安见那大眼乌亮亮,连连点头,等走到秦唤身边看到她狠狠瞪了自己一眼,才猛的回过神。当下有些抱赧的看了一眼许恩慈,尴尬的摸摸鼻子。

“对了,我刚刚可没对许夫人的肚子下手,如果检查出来有什么小产征兆啊,孩子不保啊,可别赖我。”许恩慈杏眸弯弯,望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秦唤,指尖勾住她的项链微一挑,语气“安慰”,“回去了,心情也别抑郁,这孩子掉的早,许老爷会认为你心虚。真想活命,你要么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要么……就乖乖等着他把你折磨的半死不活,再放你苟活吧。”

“我亲爱的……唤唤,学姐。”

最后一句话,她凑得很近,樱唇开合间,几乎能碰到秦唤的侧脸。

秦唤忽然尖叫一声,将她用力推开!

许恩慈虽然有所提防,却还是意思的踉跄两步,但还没开口,就听到一句声线稚嫩却充满了火药味的话……

“你这个坏女人为什么要推我妈咪!”许恩慈转身,就看到女儿风风火火向自己跑来,她身后的耐耐也加快了步伐,连忙迎上前,“你们怎么来了。”

秦唤刚刚还惊魂未定,看到这情势急转,声音尖细,“哟,了不得啊,这两个贱种是谁的?”

许恩慈起身,恶狠狠的眼刀飞向秦唤,无声警告。孩子在这,她不想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秦唤有一瞬间噎住,但想到这是顾忌的反应,以为是戳到她痛脚了,当下笑得娇艳,一步步走向她,控制着距离停下。再开口时,眼角眉梢言语间已经皆是不屑和讥讽,“我倒要看看,刚刚还义正言辞讨伐我的许家千金,是如何温良淑德!”

她话音一落,不等许恩慈开口,稚嫩的声音就予以简单的铿锵回应,“Sonofthebitch!”

容容这会儿挡在许恩慈身前,嗓子小小柔柔的,却还是仰着小脑袋,双手叉腰,努力拿鼻孔对她,“Fuckoff!”

周围一群人呆若木鸡,只愣愣望着那乌发黑眸精致的小姑娘如此“崩坏”,这上来就是一番流利的跨国“赞美”……又下意识看了眼那被骂的气得浑身发颤的女人,默契的保持了缄默。

许恩慈也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瞠目。今天以前,她一直以为她家小容容和耐耐不同,是软软糯糯可揉可搓的乖萌小萝莉,没想到……说起脏话来,也是……

额,如此一气呵成。

容容却一点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崩塌,看到那坏女人眯起眼一脸要动手的模样,不见丝毫胆怯,挺着小胸膛,叉腰的小拳头霸气一挥,“哥哥,beather!”

许恩慈心口一跳,“别!”

但是已经迟了……

耐耐旋着一脚就朝秦唤飞去了。

明明是个小孩,那动作带起的凌厉风声惊得秦唤连连后退好几步,随着一声哀叫,包掉了,高跟鞋也应声断裂。好在她身边的保安大哥扶了一把,才没狼狈摔倒。

一个漂亮的360度回旋踢完美落地,耐耐还保持着收势动作,冲秦唤挑衅的冷哼了一声。那蓝幽幽冰凉的眸子仿佛随时能蹿出火来,一把烧了她。

容容只是看到妈咪被欺负,但他可是将这恶女人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妈咪阻拦,他才吓唬吓唬她,如果还有下次,绝对不会这么轻易饶了!

秦唤心口还砰砰跳着,又觉得自己被一个小家伙给唬住有些丢人,又急又气,一跺脚,偏又是断了鞋跟的那只,差点又一趔趄摔倒。听到周围传来掩饰着没掩饰住的笑声,脸彻底红了个透,咬牙切齿的瞪了许恩慈一眼,“你给我等着!”

秦唤离开后,围着的众人觉得没好戏看,自觉四散。

只有许恩慈看着她离去前扔下的高跟鞋,神色莫辨。

见她脸色不对,两小家伙你推我让,最后还是身为哥哥的耐耐主动承认责任,“妈咪,我没有踢到她哦。妈咪出去好久,我们怕妈咪被拐走,这才跑出来找的,妈咪不要生气。”

许恩慈撑起一个笑容,收回目光,揉揉儿子的脑袋,“行啦,妈咪当然知道耐耐是个小绅士,不会打女人。”

哼,下次可不一定。耐耐在心中咕哝,脸上却堆出十分听话的笑,用力点点头,“妈咪妈咪,容容说要去游泳!”

许恩慈听儿子这样说,下意识看女儿。

只见容容一愣,便用力点头,十分响亮的回答,“是!妈咪,容容想游泳!”

晚上,许恩慈伺候在泳池和其他小伙伴玩疯了的两小祖宗睡觉,帮他们掖好被角,给了晚安吻,这才回到自己房间。

许恩慈打开电脑,就提示有新邮件,发件人是威廉。

内容就一句话……

“兔死狗烹。亲爱的,我还有用,先别煮我。”末了还附带一个哭泣的表情。

许恩慈的脸色在回房的时候就凝重下来,哪怕看到这略带玩笑的话语,也没有缓和。

想了想,她回了三个句号,然而手指在键盘上停了大半天,最后将那几个句号删掉,关闭窗口。

就那样坐在电脑前,看着碧草蓝天的桌面出神。

今天是她急躁了,如果不和秦唤做纠缠,耐耐容容就不会来找她,虽然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隐瞒这对孩子,但秦唤离去时的神情还在她脑海里挥散不去。

她忘了。

秦唤会有什么下场,那是她自己曾经作死,罪有因得,不配有任何人与之同归于尽。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她身后还有一个神秘的同伙策划人。

一旦逼急了,她破罐子破摔,到时候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伤到容容耐耐……

思及至此,她眸色一沉,重新打开邮件……

造作的女人大不相同,嗤笑一声,仿佛突然才瞧见她一样,“哟,这不是许夫人么?许老爷卧病在床,这是打算另攀高枝呢,还是?”

秦唤本来要拿卡,这会儿抬头见是她,瞳孔一缩,手指不觉揪紧包,“许恩慈?你怎么回来了!”想起她刚刚说的,镇静下来,“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既然能够背着许老爷,不动声色的和别的男人暗渡成仓勾搭成奸,我想,许夫人的智商还不至于听不懂我这浅显易懂的一句话吧?”

秦唤闻言脸色已经不好,拧着眉扫了眼店员离去的方向,下了椅子,一把拉过她,沉声,“去别的地方说!”

动漫关键词:舌尖伸入湿嫩蜜汁呻吟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