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 苏雪|含着了她那肿胀的花蒂

2022-03-26 14:06:0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好咸。”十分嫌弃的声音从一位五官深邃的英俊小正太的嘴里传出。坐在餐桌前的男孩看上去五六岁的模样,身边坐着个戴着白蓝碎花相间小袖套的姑娘,正小心翼翼舀着汤

“好咸。”十分嫌弃的声音从一位五官深邃的英俊小正太的嘴里传出。

坐在餐桌前的男孩看上去五六岁的模样,身边坐着个戴着白蓝碎花相间小袖套的姑娘,正小心翼翼舀着汤团,个子略高几分,因此看上去要比男孩儿年纪大些。

而两孩子的对面,趴着个女人。

没错,是趴着。

纤细白嫩的手臂交叠垫在脸下,小巧的鼻翼随着呼吸均匀起伏,长而卷的睫毛安静的垂着落下一片浅影。而她手肘边上,是没动几筷的几盘美味菜肴。

“Toosalty?”小姑娘拿到嘴里的勺子一顿,侧头问哥哥。

耐耐点头,“这个不好吃,叫……”

不知道这个叫什么,他一边拿过果汁喝,一边打开菜单,照着图例找,然后首肯的点头,“叫做红烧茄子,这个很咸不好吃。”

小姑娘懵懵懂懂的点头。

耐耐见她小碗盅里的汤圆没了,将刚刚自己尝过,味道还不错的的荤菜夹了两筷子给她,“这个叫做糖醋里脊,酸酸甜甜,还可以。”

“Thanks。”小姑娘眯眼笑。

“容容,在这里你得说中文啦。”耐耐支着下颔看低头咬里脊的妹妹,伸手将她胸前的口布理了理,又看了眼正呼呼大睡的某人,转回头看妹妹,“不要怕说错,这里没人会笑话你了。”

容容点头。

“来,跟哥哥学,‘谢谢’。”

“谢……谢谢。”小姑娘乖乖的。

“这个叫做……”

“Iknow,salt!”她眼睛一亮,沾着糖醋酱汁的小嘴儿兴奋上扬。

“盐。”

笑脸顿时垮了几分,“……耶。”

“这个叫做‘茄子’。”

容容小心翼翼的跟着哥哥学发音,毕竟吃得差不多了,又在飞机上睡了那么久,自然没有睡意。

耐耐抽纸巾给她擦嘴,又看了眼桌上的东西已经教无可教,就叫来服务生。

一个负责这区域的女服务员早就萌这兄妹萌得不行了,这会儿笑得特别甜美上前问,“小朋友,有什么事呀?”

“这个叫做,‘服务员阿姨’。”耐耐指了指她,然后对容容道。

“复……复原阿姨。”见到人,容容不自然了,有些怯的揪住哥哥的衣摆。

“服务员。”

被当做教材,女服务员一点都没觉得不舒服,两个孩子长得太精致,她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混血小孩儿了,白嫩嫩水灵灵,而且一动一静,特别萌。

“复、复原……”看那笑得越来越怪的阿姨,容容眼圈儿一红,快哭了。

耐耐连忙安抚的拍拍她的手,然后指了指对面还睡得沉的妈咪,对服务员说道:“等我妈咪醒来,麻烦你告诉她一声,我们就在外面。”

毕竟这里已经没东西可教了。

“小朋友不能乱跑哦,这里可是有很多坏人的。”

“你们这里不安全吗?”耐耐微微凝眉,小下巴一扬,“既然这么多坏人,我们为什么还来你们这餐厅用餐?”

“……”服务员被噎得无言以对,本来只是想让他别乱跑,这会儿也只能赔笑,“阿姨的意思是,你们不要跑远哦,不然你们妈咪找不到人会担心。”

不再受到阻拦后,耐耐跳下沙发,扶着妹妹小心的下来,牵着她往外走。

其实外面也是餐厅,只是靠外的区域,人会稍微多一些。

“这个叫做‘灯’。”他踮着脚,指尖叩了叩餐台里的内饰灯。

容容有样学样,“灯。”

耐耐满意点头,四下扫,突然看到什么,湛蓝的眸子一愣,随即拉着容容往那边走去。

“谁放你进来的?快走快走,我们这里没东西给要饭的。”

只见餐厅经理正不耐烦的冲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挥手。

而被他呵斥的流浪汉面红耳赤,揪着破旧的衣角,神色难堪踌躇,怯怯的指了指柜台上的披萨实物图,又赶紧将钱往前递了递,有些仓皇,“我、我有钱,我就是想给我儿子买个大饼。”

他左手拿着一个破旧却洗得干净的编织袋,右手捏着小半沓毛票往前递。一块五块,大大小小面值的钞票不一。可能是浸过汗,又被反复的摸,所以哪怕小心翼翼的叠着,依旧皱巴巴。

经理看到这个,眉头拧得更厉害了,仿佛空气里有臭味,把手挥得就跟驱赶苍蝇似的,“滚滚滚,你去别地儿买,我们这里没有。”

耐耐观望了一小会儿,见此上前几步,抓住流浪汉的衣襟,昂着小脑袋问一脸不耐的男人:“你为什么要赶他走!”
经理是个识货的,一眼就看出他身上的童装价值不菲,是个贵族小公子,当下弯了几分腰,语气一百八十度的转,哄道:“小朋友,这个人很脏,我们不要碰他,不然会得病的。”

耐耐眉头一扬,没理他的话而是又问了一遍,语气已经带了不满,“你为什么要赶他走!”

见忽悠不过去,经理笑容有些僵,“他……你看他,衣服好脏,其他叔叔阿姨看了没胃口啊,要是把细菌啊脏东西弄到菜肴里面,其他顾客吃了生病就不好了。”说着,手心有些湿,心想谁家小破孩啊快来领走,啥气势,这才五六岁的模样。

这时容容拉了拉沉默下来的哥哥的衣角,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牌子,有些怯却还是撑着胆子,“哥哥,那是什么字,衣不?”

“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内。”耐耐那英气的小眉头折着将牌示念完,安抚着让容容先放手,脱下自己的牛仔小马甲,递给身侧的流浪汉,“叔叔,你穿上这个。”

见他没反应,耐耐踮起脚挂到他小臂上,又四下看了眼,在用餐的人当中,揪来一个顺眼的男人,“叔叔,你抱下我。”

坐在最前桌看戏的男人放下餐具,拿巾帕优雅的擦了擦嘴,笑意盈盈,“好。”

眼界开阔又平等起来,耐耐被男人抱着来到经理面前。他抿了抿秀气的薄唇,十分严肃,“这位叔叔只是想要个披萨,又不是不给钱,你为什么不给他?”

“钱、钱不够。”见越来越多客人往这边看,餐厅经理脸上挂不住,连忙搪塞了个理由。

耐耐闻言,那眉拧得褶皱更深,他没带钱。正想着要不要去问妈咪要,就见抱着自己的人拿出皮甲,蓝眸隐隐一亮,十分干脆的接过他的钱包,“谢谢。”

男人只是笑,没有说话。

耐耐在厚厚一沓红色中抽了一张,又朝流浪汉伸手,“叔叔给我你的钱。”

流浪汉小臂上挂着他的外套,不敢乱动,此时战战兢兢的抬手把钱给了出去,眼圈红红的,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怎么了。

耐耐数好钱,递给经理,“现在够了?我看到,最大型号的披萨也只要一百八十。”

人小鬼大,说的话有理有据。

注意这边的客人越来越多,餐厅经理只想这场小闹剧快点过去,接过钱连连颔首,“够了够了。”

“那快点叫人做披萨。”

“是是。”

“不准报复使小动作和偷工减料哦。”耐耐眯眼,“要是被我知道……”

“是是是,不会不会。”

看着人走了,耐耐将钱包还给抱着自己男人,拍拍他手臂,“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语气有些漠然。

“过河拆桥”庄谨自认为看的多了,却从来没被不及他腿长的小家伙摆一道,不对,是利用。

瞧着小脸儿脸变的,又快又理所当然。

当然,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正义又勇敢,敢于叫嚣的小家伙。

“喂,小朋友,可以告诉叔叔你的名字吗?”

耐耐没理他,而是走到容容面前,拉起她的手,“我们回去吧。”

“衣、衣服……”流浪汉有些无措的追着走了两步。

耐耐却仗义的摆摆手,“给你吧。”虽然穿不上,但多少也算是一份给予。

而庄谨见此,有些不是滋味,这算得上是他生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遭到“无视”,感觉自尊有些受伤,又反应回来自己竟然和个小孩儿计较,轻笑着摇头。

“谨哥,我们走吧。”

庄谨颔首应允,离开前还望了那两小身板一眼,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教出这样懂事的孩子来。

容容跟上自家哥哥,虽然她没完全理解那一连串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就是有种大获全胜的感觉。心情美滋滋的,也没注意脚下,一时不查,竟然被边上彩灯垂下的电线给绊倒。

“啊……”

她哀叫了一声,跌了个结实。

耐耐连忙去扶,却看到她眼泪汪汪,心口一跳,“容容哪里痛?”

小膝盖磕在光滑的大理石面上,容容双手支着地要起身,但也许是真摔疼了爬不起来,那精致的小脸蛋儿瞬间惨兮兮,唇瘪着眼看就要哭,“Mummy……”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耐耐还来不及伸手帮妹妹揉痛的地方,就见她突然被抱起。

商翊之和女伴在餐厅用餐,刚刚那幕他从头看到尾,心口有些触动,这会儿看到小姑娘跌倒,便起身来抱这小娃一把。

容容本来还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愣着,偏头一看,是个陌生的大叔抱着自己,一时间被吓坏,“呜哇”大哭起来。耐耐一听妹妹哭,急眼了,立刻揪住来人的西装裤管,“你干嘛!快把我妹妹放下来!”语气是警惕又不善,还带了抹极力掩饰的急切。

原来真的跟服务员阿姨说的那样,到处都有坏人!

“呜呜呜哇哇……”

小孩还在哭,从没抱过孩子的商翊之觉得自己有些无辜,但也不好跟个孩子较真解释,何况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唐突,于是将小女娃放下,摸摸她的头。

正想开口问他们的爸爸妈妈在哪,就听到有个略带焦急的声音,随着仓促的“蹬蹬”脚步声一起传来,“耐耐,容容?”

他直起身子,缓缓抬头。

这是一间十分古典的华国餐厅,八角灯笼。在并不粲然的灯光下,女人穿着一身被光线染得看不清原色的休闲运动服,步履匆匆往这边而来。

她好像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所以根本没注意到他。

记忆里那个施然离去丝毫不留恋的身影,渐渐和眼前女人重合。好像在那么一瞬间,商翊之觉得自己真真切切体会到什么叫“恍然隔世”。

“Mummy。”听到声音,大哭着的容容率先反应过来,也忘了疼,转身就小跑着扑进许恩慈怀里。

瞧那眼泪汪汪的可怜模样,许恩慈心疼的不行,忙安慰着她。

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终于渐渐停歇,只剩委屈的呜咽。

“妈咪,容容被绊倒了。”耐耐解释原因,话音落下,小脸突然愤愤然,抬手侧身一指,语气难掩愤怒,“还有这个坏人,他想带走容容!”

他只是看她摔倒了,过来询问一下,怎么就成拐卖儿童的人口贩子?

商翊之觉得自己该为孩子纯真的言语,露出一个莞尔的笑。又或者,不理会孩子,用久违的带着怀念语气对她说上一句“你回来了。”

他不想将那些难熬的痛苦难眠的日子说出口,不想说他看尽冷言冷语,如今已经踩着那些鄙夷在上层社会获得一席之位。

因为在此时此刻,那些显得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他也不想去想孩子对她的那称呼是什么意思,不想去想餐厅里面是否会再走出一个男人温柔的搂她入怀问孩子怎么了。

他想上去抱抱她,然后……

再也,再也不放开。

可是下一刻,他看到女人露出一个稍带歉意的笑容。

“抱歉先生,童言无忌。”

许恩慈疏离,态度谦逊的向他颔首,见他没反应,也不再多言,放下抱着的容容,就蹲着的姿势,拭去她脸蛋上的泪痕,让两个孩子手牵手,“好了,我们回酒店吧。”

“妈咪你还没吃多少。”耐耐虽不乐意自己被说成“童言无忌”,但眼下更重要的是:来华国临行前,爹地千叮咛万嘱咐,他是三人里面唯一的男子汉,要好好照顾妈咪和容容。这是多大的信任?所以绝对不能辜负!

“可是妈咪不饿。”许恩慈无辜又困惑的眨眨眼。

小男子汉一挺胸膛,不满她的不听话,“爹地说不吃三餐,身体会不健康!”

“那爹地有没有说,睡眠不足,身体也会不健康啊?”许恩慈脑袋歪歪。

“……”耐耐直觉这里面有陷阱,但扛不住那大眼睛飘来的无辜媚眼,哼哼唧唧的应,“嗯。”

“妈咪现在好困哦。”说着,佯装困倦的抬手打了个哈欠。

耐耐闭了嘴,又看了看她,然后跑到前台,点了一份水果沙拉和小号披萨,让服务员做好送到凌云酒店3022房间,这才又回来,一副操碎了心的模样,“好了,走吧。”

期间,商翊之几度掀唇,最后一言未发,眼睁睁的看着她和两个孩子离开。

“翊之,怎么了?”

商翊之侧头,就看到洗手间补妆回来的女人袅袅婷婷站在身侧,灯光下,出身世家的端庄和这年纪小女人应有的娇羞,都分毫不差。

不真切感再次将他包裹,他转头看餐厅门口,那人身影早已消失。

“没事。”他应。

声音却有着罕见的沙哑,让言行从来一丝不苟的他显得有些失态,但商翊之却没有在意,望着人来人往的门口,话却是对身边女人说的,“嫣然,我送你回去。”

“昨晚你说很不错的电影不看了么?”

商翊之喉结滚了滚,收回视线看她。

季嫣然的柳眉轻蹙,神色微诧,乍一看,有种娇弱西施的莹莹美感。

男人几不可见垄起的英眉褶皱散开,他恢复儒雅的笑,右手抬起,微曲的食指骨节轻叩着自己的额,以示懊恼,“看我,差点忘了。”

见此季嫣然松口气,抿唇笑,两个酒窝浅浅浮现在双颊,眼底尽是娇意:“看过电影,再去我家坐坐吧。”

动漫关键词:含着了她那肿胀的花蒂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