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又黄又肉麻又刺激的小说*继夫调教嗯啊H苏柔

2022-03-26 14:04:3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皇甫聿……这三个字,让原浅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她勾了勾唇,淡淡地说:“我一直在各大家族当园丁,机缘巧合成了皇甫聿的佣人,这次的美容美发节,我跟着他过来了这边!安

皇甫聿……

这三个字,让原浅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她勾了勾唇,淡淡地说:“我一直在各大家族当园丁,机缘巧合成了皇甫聿的佣人,这次的美容美发节,我跟着他过来了这边!安娜,给我化妆吧!记得我刚才的脸么?你只需要在我刚才的容貌上稍微美化一些,弄白一点,五官立体一点,但是,千万别让这张脸有时间的影子。”

“好的,我懂,我保证你不会被认出来!”安娜朝着原浅比了个OK的手势,又笑着说,“我也保证,你的身份,绝不会从我这透露出去!”

原浅微微一笑,坐在椅子上,任由安娜给自己上妆。

那张秀丽绝美的小脸经由修饰变得与之前完全不同,经由安娜的妆容,变成了另一个人,原浅仍然很美,但,完全失去了那张素颜小脸的惊心动魄的美感。

等原浅走出去让皇甫二少检验成果的时候,皇甫二少那张冰块脸终于好看了点,他笑着称赞了一句:“不错,终于可以拿出去见人了!”

对此,原浅翻了个白眼。

皇甫聿接着道:“以后就化这种类型的浓妆,脸不够好看,多擦点粉就是了!”

“……”

原浅默不作声,目光望着其他的方向,皇甫聿,她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皇甫聿眼底一闪而逝的挫败,这一生,除了顾明珠,最让他挫败的女人便是原浅,只是前者身世高贵样貌姣好……

后者呢?

她有什么?她凭什么?

不就是仗着被他上过作得么?

皇甫聿挫败过后,便是厌恶,浓浓的厌恶。

但他仍是走了过来,把一条项链系在原浅的脖子上。

原浅从镜子里看到了那条项链,梨形切割的黑色钻石,整整十一克拉,高贵又完美。

这条项链的名字叫做“泪珠”,是皇朝珠宝今年最昂贵的奢侈品,标价一个亿,有富豪想用两个亿买下这条项链,但皇朝珠宝拒绝了。

不曾想,这条项链在皇甫聿手中。

不过,这也没什么难猜的,在入手皇朝家化前,皇甫聿一直管着皇朝集团最赚钱的珠宝和服侍这两块,皇朝珠宝和皇朝服饰在高端奢侈品领域统领着帝国大半江山,在皇甫聿的掌控下,更是蒸蒸日上,皇甫二少拿一条项链又算的了什么。

这条项链戴上,绝对是整套造型的点睛之笔。

原浅原本刻意化妆得普通的面容,因为珠宝而熠熠生辉。

价值一个亿的珠宝,仿佛给原浅镶了条金边,她整个人高大上了何止一个档次。

也难怪女人都喜欢奢侈品。

皇甫二少看着镜子里的原浅,勾唇轻笑,道:“我这么有钱,我的女伴想丑也难!”

是啊!

昂贵的礼服、天价的珠宝、名师的造型……能丑得了么……

原浅心底腹诽着,脸上木无表情。

站在皇甫二少的角度,恰好居高临下,看到原浅那深深的沟壑。

她皮肤白得几乎透明,胸前到脖子的肌肤更是如雪一般炫目,深V长裙,加上珠宝作视觉延伸,诱惑之极。

皇甫聿的目光一片幽深,声音也暗哑了下来,他低低地说:“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料!白天我好像错过了什么,不过,今晚,我会好好试一试!”

原浅的脸色,登时极其臭,哪怕脸上盖着大浓妆,也无法掩饰她眼底的厌恶之色。

皇甫聿轻轻一笑,轻佻地吹了个口哨,拉着原浅,上了车。

原浅下意识地想缩到角落几降低存在感,但没能成功,这一回,皇甫聿直接让她侧坐在他的大腿上。

汽车发动,皇甫聿把挡板拉了下来,原浅注意到皇甫聿的动作,脸色又是一白。

皇甫聿其实颇有分寸,怕弄乱造型和妆容,都没有吻她,但他的右手,毫不客气地从那深V的礼服里钻了进去……

左手,则在她裸露的背上游移着。

原浅知道,若不是这长裙裙摆太长,皇甫二少那龌龊的手,绝对会探到她裙子下面。

她沉默不言,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神情冷漠,脊背绷得笔直,对那罪恶的手完全无视之。

那高岭之花的样子,叫皇甫聿心底产生了几许恶意,捏着某处的手轻轻一掐,猝不及防地原浅禁不住低低一呼,声音暧昧至极……

皇甫聿邪气一笑,凑过头,在原浅耳边说:“你越是高冷,我越感兴趣!”

原浅脸上的平静和冷漠瞬间崩解,她怒瞪着皇甫聿,眼底气愤至极:“无耻!”

与此同时,抬手,一巴掌甩在皇甫聿的脸上。

“啪”……

那一声,缓缓地在车厢内回响。

场面静极了,皇甫聿捂着自己的右脸,沉黑的眸子满是不可置信。

待到反应过来,抬手,就想抽回去。

可看到原浅倔强的因为气愤红了一圈的眸子,他的心底蓦地一疼,这一巴掌终究没有打下去。

“你等着!”

皇甫聿脸上有些阴森,“我晚上再教训你!”

原浅无所谓地转过头,对皇甫聿的冷话不予理睬,他俩之间,早已然糟糕透顶,不过是被皇甫聿再折磨一通罢了!

一路无话,汽车最终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

原浅看着熟悉的地盘熟悉的地段熟悉的树木熟悉的房屋,脸色……阴沉得可怕。

这是洛家别墅。

原浅从六岁开始就住在这里了,她的脑海里,满满都是关于这里的记忆,开心的、无忧无虑的、不谙世事的,以及痛苦的、充满血腥的、满是背叛的……

“时间……快跑……跑得越远越好……咳……出去之后……不要回来了……咳咳咳……不要想着报仇……你赢不了的……时间……咳咳……好好活着……妈妈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那是她的母亲云晓霜最后对她说的话。皇甫聿下车便看到这样的一幕,一袭黑衣的女子安静地伫立在院子前,抬头望着夜空,目光苍凉,背影寂寥……

周边是云城最豪华的萧山别墅,院子内挺满了整个云城的豪车,明明是如此奢华的场景,而那个女人是如此的寂寞,却又因为这份寂寞而滋生出绚丽的繁华之感……

皇甫聿瞬间有一种,世间一切繁华此刻沦为背影的感觉。

原浅……

明明不是漂亮的女人,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本事,可她身上有一种神秘的特质,吸引着人去去探究,然后,沉迷……

皇甫佑,你找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吗?

皇甫聿走了过去,将这令他沉沦的一幕打断:“装什么忧伤,就你那脸,忧伤不过是东施效颦,丑死了。”

这男人的毒舌功底,还真是……

原浅深呼吸,调整好自己起伏的心境,不咸不淡地回了一个字:“哦。”

皇甫聿瞬间气得额头青筋狂跳,就没见过这么丑还这么高冷的女人,他咕哝了句:“装逼遭雷劈!”

原浅当做没听到。

皇甫聿眼角的余光瞥向原浅那仍然相当难看的脸色,皱了皱眉,沉吟片刻,还是告诉了原浅今日夜宴的目的:“Crystal集团这些年给洛家带来了巨额利润,但这些利润都属于洛雪臣,这家公司的全部股份都是洛雪臣的,就连时若兮也没有任何股份。洛家本身做得并不是化妆品这一块,洛家是靠对外贸易起家的,可是前几年,因为经济危机,洛家占大头的对外贸易开始亏空。起先,Crystal集团还会对洛氏外贸进行援助,但是两年前,洛雪臣的女朋友时间死在一场火灾里,洛雪臣直接和洛家闹翻了。这两年,洛雪臣没有给洛家一分钱的资助,再加上经营不善,洛氏外贸现在面临着破产的风险。这场夜宴呢,说是女儿二十岁的生日宴,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为洛氏外贸筹集资金,当然咯,洛天那个叫洛雪瑶的女私生女,自然是不介意送上别人的床的。”

顿了顿,又道:“这几年云城各大豪门的经济发展不错,但是会对洛家施以援手的却不见得有。这场宴会虽然是生日宴,但也有一个说法,叫做分赃宴,对外贸易素来是暴力行业,云城豪门早就对洛家垄断不满,洛雪臣的放任不管,更是给了各大豪门一个下手的机会,瓜分洛家!如若没有外来资金的注入,洛雪臣又放手不管,这场宴会,会是洛氏外贸最后的繁华了!以后大家谈起洛家,便只知道一个洛雪臣,知道crystal集团。”

皇甫聿三言两语,便将洛家的恩怨是非说得一清二楚。

原浅两年前离开,便没有管过洛氏外贸的事情,不曾想,洛氏已经到了这样的窘境,而洛雪臣,却……

洛雪臣,这是在帮她复仇吗?

旋即,她好笑得摇了摇头,问道:“如果你是洛雪臣,你会放任洛氏外贸被他人瓜分吗?”

“不会!”

皇甫聿勾唇轻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洛氏外贸的资源绝不是任何新建立的公司所拥有。洛雪臣看似对洛氏外贸不闻不问,他其实是在等时机,一举攫取洛氏外贸的控制权。两年了,洛氏亏得差不多了,而Crystal集团,也为洛雪臣带来了足够的资金!洛雪臣的动作,就在最近了!别的家族想插手,就要碰上洛雪臣这块硬石头了!”

是啊!

这才是……一切的真相!

洛雪臣想要的是洛氏,祭奠他的生母!

浅浅地勾了勾唇,原浅笑着问:“你被邀请到云城,美容美发节是其次吧,重要的是其实是生日宴!”

皇甫聿一愣,没想到原浅这么聪明,一眼就看出来一切的真相,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笑着道:“是啊!把我当冤大头了!”

原浅突然想到一茬,笑着道:“洛雪瑶,长得很漂亮!”

皇甫聿扬了扬眉:“你吃醋了吗?”

“不,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

原浅淡淡地说,其实,如若可能,她倒是希望洛雪瑶和皇甫聿发生点什么,这两个都是她不喜欢的人,凑一起,还挺般配的!

“不是吃醋的话,那是想把女人往我床上送咯!”

原浅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皇甫聿眸子一眯,罕见地解释了一句:“我没那么滥情!”

“呵呵呵呵呵……”

原浅呵呵了,人渣,禽兽,变态……

皇甫聿觉得原浅真的一点都不可爱,刚才都聊得好好的,现在又开始阴阳怪气了。

原浅深谙这男人绝不做无用功,便接着问道:“那么,你的目的呢!女人?洛氏外贸?”

皇甫聿眸子半眯,笑得慵懒而华丽:“我就算想……得到什么公司,也绝不是洛氏外贸,而是crystal集团!但,对比现成的品牌crystal,我更爱……创造!我想打造属于皇朝的护肤品牌!”

原浅扬眉:“所以,你的目的,还是女人……Crystal!”

皇甫聿勾了勾唇,笑得邪魅:“得到crystal,就能得到化妆品界的半壁江山,何乐而不为呢!”

原浅好笑:“那你打算……勾引时若兮吗?”

皇甫聿轻轻一笑,目光深深地看了原浅一眼,也不隐瞒:“据我所知,时若兮不是crystal,crystal另有其人!”

原浅眉心一跳:“哦?”

皇甫聿淡笑着宣布答案:“她是……时间!”

原浅脸上露出适当的惊愕:“你不是说,两年前她已经死了吗?”

皇甫聿笑得大气极了:“那样神奇的女人,没那么容易死!我来云城,就是想查一查她到底躲哪去了!我会给她一份庇护,而她则会为我所用!当然,如果她希望的话,我甚至可以帮她……复仇!”

复仇嘛……

原浅思绪有些飘远了,不是没想过复仇,但,对比复仇,不是更该好好活着么,这是,她母亲云晓爽的愿望啊!

所谓的crystal,不过是她随手调配出来的东西,通过洛雪臣的手段在整个国家传播,让这个国家的女人变得更美……

能有这样的成果,她已经很开心了!

复仇,太累……

特别是对洛雪臣复仇,她,觉得自己做不到!

黑色肃然的大理石地板上,跪着一个纤细身影。

面对三堂会审一样的严肃气息,跪着的人单薄的身子轻颤,指尖绞着衣襟用力的泛白。

天色虽然闷热,但厅里空调开的很低,可她脸上却浮满了汗,凝聚成汗珠顺着发鬓滑落,连衣襟都湿透,可见跪的时间不短。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呢,只要说出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就不用受这些苦了啊。”一边的保姆娘看不过去了,又心疼又焦急的皱眉。

支撑着全身重量的膝盖仿佛被尖锐的针扎着,疼痛钻心,许恩慈却死死的咬着苍白的唇,倔强着依旧不发一言。

“跟她妈一个德行,伤风败俗。”秦唤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边用那尖细的声音讽刺,边欣赏自己昨天刚做的新美甲,满意的翻覆着纤纤手指,状似无意道:“好好的闫家大少奶奶不当,非要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听到这话,已经跪得无力的许恩慈恶狠狠横了她一眼。

刚好对上眼,秦唤脸上的讥诮一滞,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被这小丫头的一个眼神唬住了,当下有些不自在,站起身,踩着九公分的高跟鞋,“噔噔”走到她身边。

性感短裙堪堪包臀,她娇媚的翘起手指,装模作样的竖在耳边听许恩慈说话。

许恩慈却不屑的嗤笑一声,别过头去,腿的疼痛渐渐感觉不到,麻痹感蜿蜒而上到腰口,不知觉中脸色已经惨白如纸。

秦唤见她又要撑不住了,有些扫兴,却又看了眼许老爷子。

当下娇滴滴的“呀”了一声,扭着臀来到许建强身侧,软弱无骨的倚靠进男人怀里。

妖艳的手指明目张胆的在他胸前画着圈儿,媚眼儿又委屈又担忧的望着他,“老爷,恩慈还是不肯说,闫家给的期限,可就在晚上了呀,怎么办才好呢。”

许建强扫了眼跪在厅中的女儿,前两天也这样,摇摇晃晃要倒的模样,就心软让人扶她去休息,保不准她以为这样一拖再拖就能拖过去。

想起闫家要的交代,头疼得厉害,他起身,“让大小姐就这样跪着,直到肯说为止。”

“是。”

身后三五个着装统一的佣人领了命令。

保姆娘犹豫了几番,还是开口劝了一句:“老爷,小姐还怀着孩子,久跪身体吃不消的。”

许建强没说话,倒是被他牢牢搂着的秦唤,不轻不重拿刚好大家伙儿都能听到的声音咕哝道:“王娘倒是疼恩慈,到底是从小喂大的,真舍不得不如一起跪了吧。说不定恩慈看不得你受苦,就把一切都招了呢。”

也许是听着有道理,也或许是确实耐心已经耗尽,英俊高大看不出年近五十的男人,薄唇掀了掀,“那王娘一起跪吧。”

“这……”头发见白的老妇对得到这样的反应显然有些郁结,却又不再多言,只重重叹口气,来到许恩慈身边。

许恩慈咬着牙听完这些话,眼前一阵阵模糊,看着那倚靠在自己父亲怀里的女人,无用的咽了咽干涩难当的喉,开口:“秦唤,我自己的错我认罚,何必牵累王娘。”

“老爷……”秦唤不依了,轻扯着许建强的领带,扭着水蛇腰就是风情万种的一声委屈。

“恩慈,以后唤唤就是你妈,别这样没大没小。”许建强拧眉强调,说完不愿再做停留,搂着怀中香喷喷的女人就走。

“爸!”

见男人的步子却停都没停,许恩慈气得眼前一黑。

再次醒来是在车上。

入目是车窗外那被一层暗红光辉笼罩的城市,朦朦胧远处的夕阳就像一团规则的血块,似乎会在某一刻拧出血来,湮没这荒唐的世界。

而她被半斜放在后座上,双手捆于背后,双腿发麻,脚踝紧紧的被麻绳的死结扣在一起。

坐立不能的情况下,许恩慈没有挣扎,只是眼神有些漠然的看着窗外夕阳,听着那个狐狸精对父亲万般谄媚,做作的娇笑。

妈?

让她叫一个年长自己两岁的女人,自己曾经那么信任的学姐,妈?

真是可笑。

小腹有些抽疼,她动了动腰,试图挪动下姿势让自己舒服些。

秦唤听到动静转过身来,见她这样,粲然一笑。

“恩慈醒啦,你委屈一下哦,我本来叫老爷别这样对你的,毕竟你还怀着孩子,但老爷怕你做反抗伤了自己就不好了。”

“呵。”许恩慈给秦唤一声彼此心知肚明的冷笑。

秦唤当做没听到,神情无辜又恍然想起什么一般,“对了,做手术不痛的,恩慈你可别怕哟。”

这两年,她也确实遵从着母亲的叮嘱,掩盖了自己全部的才华,让自己变得普通,甚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只为了好好活着……

可宿命轮回,两年后,母亲的忌辰,她居然重新回到了洛家别墅,以一个全然陌生的身份。

妈妈,您在天堂还好吗?

我遵照您的遗愿平凡地活着,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却……不过,我很好,我会一直好好的,妈妈不用担心……您的女儿那么聪明,生活的小波折难不倒她的!

动漫关键词:继夫调教嗯啊H苏柔

很赞哦! ()

推荐漫画